但是,這東西,到底是什麼?

冰源一點頭緒都沒有,之前這個問題也向蘇雪提起到過,不過蘇雪卻以各種借口躲過了冰源的提問,稍微想了想之後覺得這種東西應該要自己去感悟才有最大的效果,若旁人告知那麼效果就不怎麼好了。

…….難道說,是理?

精神力量的境界,分為碰境,入境,人境,地境以及天境,可為何一定要分為五個境界?冰源覺得這絕對不是因為恰好就有五個境界存在的原因才如此命名,從更深度的角度來看,這樣子的取名絕對有所古怪。

這麼一來,也許冰源所需要理解的,便是精神力量的本體了。

「希望自己不會判斷錯誤。」

在作出以上的判斷之時,冰源不禁緩緩的嘆了口氣,暗暗的想到,並且將自己的精神力量全部都收了回來,似乎對於那到紅灰色的木門再也提不起任何的興趣一般。

上面的判斷,是冰源根據這一段時間以來的經歷和積累所判斷出來的,緊接著,他在內心稍微放鬆放鬆了一下之後,便緩緩的開始了思考。 (本卷即將結束,下一卷就將要步入**段了……今日小封今日還有兩更希望各位讀者不要憋著紅票了…..也還請喜歡本書的讀者不嫌麻煩幫忙收藏一下qaq)

碰境,入境,人境,地境以及天境,這五大境界想必都有各自的意思,早在瞳氣出現之前,精神力量便是這個世界的主宰,只不過隨著瞳氣力量的崛起精神力量變得逐漸沒落下去罷了,但這仍然不會影響精神力量的威力。

數萬年的傳承,精神力量永遠都是強者的第二股力量,但實際上能夠達到地境和天境的人極少,不是因為潛力資質的問題,而是缺乏一種說不清的東西。

起初冰源在聽到蘇雪的話時,還不明白這所謂的缺乏了什麼東西是什麼,但是冰源在經過了一段的時間現在覺得也許自己明白了些什麼。

所缺乏的,應該是理。

冰源一開始靜靜的思考了半天之後,冰源發現自己的內心之中仍然缺乏了一些什麼重要的東西,以至於自己的精神力量並不能算的上完善,而眼前的這一道人境之門想必只要是完善的精神力量便可以通過,但是到底缺乏了些什麼,這是冰源一直在思考的。

思考了半天之後,冰源的內心之中忽然萌發出了一個問題——我是為了什麼而進行戰鬥的?

為什麼我會來到這裡?

為什麼我會被捲入如此麻煩的事情之中?

為什麼我是傳播者的轉世?

為什麼…….

頓時冰源的內心便便的有些慌忙了起來,一個個為什麼充滿了自己的腦海,在即將被這些奇怪的問題塞滿了自己的大腦之時,忽然之間冰源身體內的武神之力猛然的爆發了一下,一瞬之間將冰源從如此之多的問題之中拉了出來才避免了走火入魔的悲劇發生。

「……這是怎麼回事。」

回想起剛才的情況就不禁一陣害怕的冰源不禁納悶的想到,如果按照剛才的情況一直下去的話結果可以說是異常糟糕的,也許冰源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之中!

如果不是最後的時刻冰源體內那隱藏著的武神之力猛然的爆發了一下,強行將冰源整個人的思緒拉了出來的話,會變成什麼樣光想想都覺得害怕。

稍微將心靜下來之後,冰源便開始回想剛才的情況。

之前,冰源是一直在尋找著自己那所謂缺乏的東西,但是找著找著就莫名其妙蹦出了這些念頭。

如果說是因為自己的心開始動搖的話,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冰源已經下定了決心去保護自己所愛之人,愛他之人,無論如何自己都不可能改變這個注意,所以如果是是心意動搖而導致出現這些問題的話,那麼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麼……所缺乏的,應該就是理了。

屬於自己的絕對之理,能夠支持自己做任何一切事情的理。

冰源思考了半天之後,終於明白了這麼一點。

只有力量是不夠的,只有想法是不夠的,還必須要有絕對的理由支持自己的行動,並且一直不斷的行動下去,才可以繼續下去!

「我的理……是什麼!?」

冰源暗暗的想到,並且開始思索起了自己的理。

自己殺敵的理由,自己行動的理由,自己奮鬥的理由…….

這些,無一例外,只需要一個理就可以了。

不需要去守護,不需要去破壞,只要自己想要做什麼,就大膽去做好了!

這,便是冰源自己的理!

為了自己的yu望為了自己的想法,不需要去想太多多餘的東西,全部大膽去做就好了!

那麼,自然眼前的這道該死的人境之門,在冰源的面前也只有乖乖敞開的份!

「給我破!」

「砰!」

在沉默依舊之後,冰源猛然的爆發出了自己的精神力量,徑直奔向了眼前不遠處的那道人境之門,在明白了自己的理之後,冰源的精神力量氣勢一瞬間暴增了數倍,遠比之前的要兇猛的多!

緊接著,在冰源那已經完善了的精神裡面面前,人境之門宛如紙做的一般,在接觸的一瞬間便開始崩潰,頓時冰源便感覺自己的精神力量再次飆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之上,精神力量的瓶頸頓時便被冰源打了開來!

「呼!」

在突破了入境達到人境之時,冰源好好的感受了一下自己那暴增的精神力量,嘴巴上不禁露出了一個細微的弧度。

一年以來的目標,在今日終於達成,這不禁讓冰源感覺到有幾分的興奮,達到人境,也就意味著此時的冰源已經擁有了能夠實用精神力量去攻擊敵人的能力,同時也意味著此時的他已經與有香站在了一起,因為兩人此時的精神境界等級都處在人境上。

「成功突破了呢。」

至道學宮 在進入了人境之後冰源也就好好的感受了一下威力暴漲的精神力量之後,便緩緩的退出了冥想的狀態,頓時便張開了自己的眼睛,而在冰源面前的悍然便是一臉微笑的蘇雪。

很明顯,蘇雪已經察覺到冰源的精神力量發生了些什麼變化,所以面對緩緩退出了冥想狀態之中的冰源的時候便是以一副慶賀的語氣對其說道。

「是的,感悟到了所謂的理才成功突破成功了,可以說是比較好運的吧。」

微微點了點頭之後的冰源,以一副微笑的樣子緩緩回答蘇雪說道。

「好啦,接下來還有幾個月的時間,接下來我們就不用繼續冥想了,現在的你已經達到了人境,在這裡繼續冥想的效果也許就沒有這麼好了,所以接下來的時間我們繼續去幹些別的事情吧。」

笑了笑之後的蘇雪看著冰源,緩緩的說道。

「接下來要做些什麼事情?」

冰源不禁一愣之後,便不禁緩緩的看著蘇雪問道。

確實,達到人境之後再這裡繼續冥想估計也只是浪費時間罷了,這一點冰源十分清楚,在剛才突破到人境之後手感覺到想要在繼續增加自己的精神力量的話已經是十分困難的事情了,如果想要繼續增強的話想必就要到外界才行了。

「接下來就要給你培訓一些其他的東西才行了。」

稍微想了一下之後,蘇雪才緩緩的對冰源說道。

「接下來,進入軍事專題訓練。」

緊接著,忽然之間在原本只有一些杯具之間的桌子上頓時冒出了一本本的書本,每一本書上的厚度都足夠拿去給人拿來當板磚去拍人,其厚度簡直令人感覺到恐懼!

「…….這是?」

冰源愣了一下之後,才臉角抽搐的看著眼前的一本書籍問道,眼前的這些書籍冰源並不是不認得,這些無一例外都是有關於軍事方面的書籍。

「軍事書籍啊,接下來你可就要接受軍事頂級級別的培訓了哦?接下來還有三個月的時間,你必須要在這段時間之內將你的知識完善才行。」

蘇雪攏了攏肩膀之後,緩緩的對著冰源說道。

「現在的你一旦出去就是一名戰皇啊,身為戰皇當然要率兵打仗了,然後你以為你之前接受的呢些半吊子的培訓會有什麼用嗎?如果不好好培訓的話,到時候有的你後悔的。」

蘇雪稍微挑了挑自己的眉毛之後,緩緩的對著冰源說道。

「我知道了……」

無奈的點了點頭之後,冰源不禁的說道。

蘇雪所說的話十分的有道理,確實現在的冰源已然是一名戰皇,返回華爾利之後勢必就要接受相對戰皇的任務了,屆時說不定自己還會摔兵出征,如果不好好研習的話屆時因為知識不足所作出的誤判而導致的後果甚至會讓冰源哭都來不及,所以接受蘇雪的軍事培訓,自然是必須的事情。

不得不說,身為最初一代的噬瞳者,蘇雪不但擅長精神力量的控制,同時對於軍事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詣,在蘇雪的指導之下,冰源在軍事方面同樣也是突飛猛進!

不知不覺之間,時間已經逼近盡頭,在這精神世界之中,已經悄然度過了兩年。

-兩年之中,冰源在黑金的手中獲得了無數戰鬥的技巧和經驗,無數的應對方法,甚至將自己的特技也在其中進行了強化以及完善,在蘇雪的手中冰源徑直將自己的精神力量突破到了人境,同時也學會了禮儀,學會了軍事指揮。

毫無疑問,在精神直接之中的這兩年,冰源收穫的東西比起之前都要大!

「時間快到了,準備好回去了嗎?」

淡淡喝著紅茶的蘇雪看著冰源微微的笑了笑之後緩緩道。

「我準備好了。」

緩緩的點了點頭之後的冰源緩緩的說道,在經歷了蘇雪的培訓之後,冰源的身上不禁出現了一種類似貴族的氣息,同時整個人看上去也似乎十分的平易近人。

「唔,黑金呢邊也結束了的樣子,嘛希望到時候我們還有機會相見吧。」

不禁笑了笑之後的蘇雪看著冰源說道,看起來她十分開心的樣子,但是開心之中似乎又帶著几絲不舍。

「嗯,希望有緣還能再見。」

糊塗媽咪賊總裁 冰源點了點頭之後緩緩道,而與此同時,冰源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逐漸變得透明起來,意識也正在逐漸的消散著,這是離開精神世界返回現實世界的前兆。

「哦對了,返回現實直接之後可能會因為精神上與身體的不同步導致身體有點異常,不過忍忍就好了。」

最後,蘇雪像是想起什麼東西一般,連忙對冰源說道。

「我知道了,再見。」

笑著微微點了點頭之後,冰源緩緩道。

「再見。」

下一秒,冰源便消失在了,整個守望亭之中就只剩下蘇雪孤零零的一個人。 「第六天了啊都。」

薩莎莉有點無奈的坐在椅子上,有點無聊卻又不禁的看著仍然靜靜躺在床上的冰源說道。

此時已經入夜,看外面的昏暗程度便知道現在的時間不早了,而一直無所事事的薩莎莉仍然待在這個房間內,等待著冰源的醒來。

「哎?」

而就在薩莎莉感覺到一陣陣無聊的時候,忽然之間他發現一直躺在床上的冰源手指好像動了一下,這不禁讓她一愣。

「冰源?醒了嗎?」

薩莎莉忽然一愣之後,便立刻來到了冰源的面前,連忙問道,臉上竟是擔心的神情。

「…….」

而此時精神從精神世界返回到現實世界之中的冰源,大腦內一片空白和混亂。

全身上下不知道為何感覺一片躁動,一股股熱血衝擊著自己的大腦,整個人就彷彿在蒸桑拿一般,而與此同時,一股股躁動在冰源的內心之中浮現,讓冰源感覺到身體內似乎有著一種火焰正在焚燒著自己一般。

由於精神上在精神世界之中待的太久,這讓冰源的身體與精神之間反應不過來,頓時冰源便感覺自己身體之中的一股股熱火需要一些東西以來發泄,而此時的冰源基本上可以說是喪失了判斷力,就在冰源這麼想的時候薩莎莉便來到了他的旁邊,一時之間冰源便把持不住了,徑直將眼前的尤物抱住,瞬間便將薩莎莉拉到了床上並且將其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錯付之不悔不歸 「哎?!冰,冰源你要干甚……唔!」

就當薩莎莉因為冰源的忽然舉動而驚愕不已的時候,冰源便宛如一頭野獸一般徑直撲在了薩莎莉的身體上,並且用了自己的嘴巴將薩莎莉的嘴閉上,伸出了自己的舌頭不斷的在薩莎莉那溫暖的口腔之中貪婪的攪動著,原本薩莎莉那還沒說完的話也只能閉上。

「哈……哈……」

冰源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就彷彿是真正的野獸一般,雙瞳之中就只有眼前薩莎莉那美麗身體的存在,腦海之中就只有將薩莎莉的身體徹底佔為己有的念頭,其餘的想法一點也沒有。

「唔!不,不要!」

在被冰源強吻著的時候,薩莎莉也感覺到自己的敏感部隊正被冰源肆無忌憚的觸摸著,這不禁讓她發出了一陣陣的呻吟,失去了武器的薩莎莉不過是普通人,這在冰源的面前便宛如一隻小羊羔一般毫無抵抗力。

雖然本能的想要抗拒,但是薩莎莉明白此時的自己是沒法逃過去的,戈多芬多被她放在了一旁,而且自己也對冰源下不了手。

一時之間,一個小屋內chun意盎然。

……

……

……

次日。

神智已經恢復正常了的冰源緩緩的張開了自己的雙眼,雖然大腦還有點點的小混亂但已經不會出現昨日那樣神志不清的情況了,而就當他想要起身之時,便猛然發現自己的身旁還睡著一個人。

薩莎莉的玉手放在了所有男人都喜歡女人放在的地方上,一旁的椅子上凌亂的放著兩人的衣服,美麗的睡臉不禁再次勾起了冰源的yu望。

可愛的人兒平靜的呼吸著,宛如睡美人一般,這到是讓冰源不敢輕舉妄動。

「你醒了?」

而就在冰源因為薩莎莉的美貌和狀態愣住之時,薩莎莉便緩緩的張開了自己的眼前,看著冰源微微的笑了笑后,道。

一時之間,美人矯情盡出,這讓冰源不禁一愣,頓時大腦內便便是回想起昨日晚上的情況,冰源只記得自己當時大腦一片混亂,然後將薩莎莉壓在了自己胯下之後其餘的事情便再也記不得了。

頓時冰源就想打自己一巴掌!他已經明白自己昨天晚上到底對薩莎莉做了一些什麼事情了,自己居然如此糟糕!昨天的那陣躁火忍耐過去不久好了么!

「噗。」

而看著滿臉尷尬的冰源,仍然縮著躺在床上的薩莎莉不禁笑出了聲來,道:「看你這個樣子,七天前還不強吻我來著嗎?怎麼現在就這副模樣了?」

「……強吻和這種事情是兩回事啊。」

冰源神情尷尬的說道。

「我知道……那實際上不是你的意願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