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沒跑多遠,慕寧安便又感受到了那數道再度向她們所逼近的氣息。頓時,面色顯得有些難堪起來。

然而,下一刻,慕寧安只覺慕寧月的手倏然一緊,隨即便只見慕寧月口中一口殷紅血液噴出,她們三人的速度迅速的提升了數倍!

頓時,慕寧安面色一變。

看著慕寧月慘白到幾乎沒有絲毫人氣與血色的臉,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意。

在慕寧月逃避蟻群的那一天,險些被蟻群吞沒時,她便看出了……

慕寧月的速度完全是在靠秘法提升的。

而秘法,之所以是秘法,定然是有它見不得人之處!

以秘法短暫的提升速度,慕寧安心中清楚知曉,使用秘法,定然是會使用者本身的身體造成極大的影響的!

可是如今……

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慕寧安看了眼身旁的二人,最後終是眸光中浮現一抹狠色。

倏然鬆開了抓著二人的手掌,抬手倏然朝著二人的後背一拍,同時狂風大盛!

在慕寧安與風的助力下,二人迅速的便消失在了慕寧安的視線之中。

而慕寧安卻是轉過身,面色沉靜、眉目間卻透著一股冷厲陰狠之色,令人不禁懷疑,這與往日里那個溫軟柔和的慕寧安,當真是同一人?

慕寧安就這麼站在原地,肩膀上的血已然被她自治的簡單藥丸給止住了。

而她此刻正閉目,慢慢調息著已然虧空的身體,試著將周圍的元素力給斂入體內。 體內金丹也似乎察覺到了慕寧安此刻身體的虧空與虛弱,竟是未等慕寧安運轉,它便已然自行運轉起來,瘋狂的將周圍的元素力調動吸收,速度比起慕寧安之前,竟是快上了無數倍。

慕寧安心中沒有絲毫喜悅。

她清楚的知道,在那幾個人面前,就算自己保留了體內的元素力,恢復到自己原本的實力,也根本無法與之其中一人匹敵。

更何況是大概十來個人!

幾乎只是片刻間,那幾個先前隱藏在暗處之中的人便出現在了慕寧安身前,十來個人迅速將慕寧安所包圍。

見此,慕寧安卻是邪肆勾唇,帶著無盡的冷凝與陰狠,周身那再未掩飾的煞氣瞬間便將圍著她的那十來人給震撼!

一個年齡不過十六的少女,殺的人總共不會超過十個,周身到底是從哪來的那般可怕的煞氣!

儘管慕寧安此刻被眾人包裹著,可她的臉上,卻是未流露出絲毫的畏懼與害怕,反倒整個人的煞氣越來越重,也更是越發顯得陰狠可怕。

前世,慕寧安為組織賣命,再加上她那可怕的鬼眼,幾乎殺人無一次失手!

所以久而久之,她接的任務越來越多,殺的人也越來越多,不管是好人,還是壞人,她都殺過。

因為那個時候,她是為組織而活。

到最後,連慕寧安她自己都不記得自己殺過多少人了。

更何況,她接的任務當中,還有好幾個,是在一個公眾場所,將蓄謀的爆炸,改成了煤氣爆炸。

那個時候的她,已經死了,只是聽從組織安排的傀儡罷了。

殺的人呢,可能上萬?

有沒有超過六位數呢?

她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前世的自己殺了很多人,殺到她都已經麻了木。

可以說她的成長,是踏著無數人的屍骸。

她一直以來,都將她自己周身的煞氣給掩藏著。可是如今,她不再需要掩藏了。

因為這次,恐怕她也躲不過了。

她還記得當初巫浣在自己進入到這魂北煉獄之前,巫浣對自己說的話。

「主子,我開了天眼,發現這次魂北煉獄之行,您將會是九死一生。而你的死活,都會被一人所左右,那人便是君公子。」

所以,到君鳳彥出現的那一刻,慕寧安便知道,巫浣的所說的話,已經開始,在不斷的兌現了。

望著那群黑衣人,慕寧安從空間之中,將一直放在那兒,許久未動過的匕首給拿了出來。

眉心處的那朵不知名的眉心花再度浮現,此刻的慕寧安充滿著煞氣,加上眉心花的出現,令她看上去越發顯得妖艷無比。

像極了踏萬千屍骨而來的女修羅。

妖艷、邪媚。

看著慕寧安的武器,為首的那人一聲譏諷笑意,一揮手,其餘的幾人便朝著慕寧安攻擊而去!

似乎是將慕寧安給看輕了。

沒有使用絲毫的元素力,就靠著近身的比拼,彷彿想要挑逗慕寧安一番,再將慕寧安殺去一般。

見到他們的輕敵,慕寧安涼薄而殘忍的勾起唇畔,笑得絕美而肆然,令人心頭莫名一慌。 「綾音,爸爸要出去一趟,可能不能給你慶祝生日了。」山本重光帶著岩田從房間里走出來,對女兒歉意地說道。

「沒有關係,爸爸,工作最重要。」山本綾音很理解地點點頭,其實眼中難掩失望之色。

「生日禮物我已經放在你的房間里了……」山本重光自然可以看出女兒的失望,但他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而且必須儘快去做。

「老公……」山本留美有些擔心地看著他。

山本重光點點頭:「放心吧,只是一點小事,很快就可以解決的。」

雖然這樣說,但山本留美真的一點也不放心,因為如果只是小事可以很快解決的話,就不會說出不能替女兒慶祝生日這樣的話了。

「我們走了。」山本重光揮揮手,當先帶頭離開。

「抱歉,打擾了!」岩田在跟山本留美鞠了一躬之後,連忙跟了出去。

李學浩看著離去的兩人,暗中對山本重光動了點小手腳。此前他並不知道山本姐弟的父親居然是一個偵探,根據他剛剛所聽到的兩人的對話,這次倒沒有什麼危險,關鍵是那個叫岩田的男人可能會惹上官非,不過為安全計,他還是在山本重光的身上留了一道神識,這樣就算有什麼麻煩,他也能第一時間知道。

吃完早餐,山本良太出門去接逢坂純了,李學浩留在客廳里看電視。

山本留美在廚房裡忙著準備生日用的食材,山本綾音本來也想去幫忙的,不過被她趕出來陪客人。

李學浩就是客人,畢竟他現在還沒有成為山本家的女婿。

穿著公主裙的山本綾音說是在陪客人,其實是在跟哪個人發電子郵件,時不時還笑了出來。

李學浩不知道她在跟誰發,心裡好奇又帶著那麼點吃味,卻不好意思直接過去看,直到她已經不知道第幾次笑出來了,他終於忍不住了。

「綾音,你在和誰發電子郵件嗎?」

「嘻嘻,你猜?」山本綾音回了他一個充滿神秘的笑容。

「是一個男人嗎?」李學浩更加好奇了,當然,心裡也更吃味了,自己身為她的戀人,就坐在這裡,她不陪他聊天也就算了,竟然跟一個不知道什麼人的傢伙在互發電子郵件。

「哈哈,是直美前輩啦。」山本綾音哈哈一笑,不過對於他嫉妒的語氣,還是感到滿意。

「是直美……她什麼時候來?」李學浩故作若無其事。

「直美前輩說她已經起床了,就快來了哦。」山本綾音嘻嘻一笑,忽然問道,「浩二,你要去接直美前輩嗎?」

「這個……」李學浩有些心動起來,反正在這裡也沒有什麼事,去接福圓直美也不錯,但當著山本綾音的面,他就不好說出口了。

山本綾音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鼓勵道:「浩二,你去接直美前輩吧,正好我幫媽媽的忙。」

「…嗯,我很快就回來。」李學浩也沒有矯情,他知道山本綾音是發自內心這麼說的,可不是為了試探他。

「不用太快哦,直美前輩才剛剛起床,還要吃早餐呢。」山本綾音有些意味深長地說道,似乎在暗示著什麼。

李學浩略略挑了挑眉,他明白山本綾音的意思,讓他不用急著回來,就可以有多一點的時間陪福圓直美了。她這樣的大度,倒讓他有些愧疚了。

「不過,晚上你是屬於我的。」臨進廚房之前,山本綾音嫵媚地看了他一眼,邁著輕快的步伐進了廚房。

李學浩聽得心跳不由加速,之前山本綾音就說過,希望在生日這一天,和他到外面去住,就他們兩個人,這已經暗示得非常明顯了。

那麼,他也不會辜負她的。

想起剛剛她聽說父親不能陪她慶祝生日的失望,李學浩暗暗打定主意,起碼不能讓她過一個有缺憾的生日。

從山本家出來,他沒有直接去福圓直美家,而是轉去了另一個地方。

在此之前,他留在山本重光身上的神識已經開始起作用了,他的一舉一動都在「監視」之中,相當於他身上多了一雙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李學浩「看」到,進了警視廳的山本重光和岩田兩人報案之後,立即被重視了起來,對兩人展開詢問工作的,赫然就是身為熟人的女警察西村真名。

西村真名對山本重光似乎很尊敬,連第一嫌疑人岩田也忽略了過去,口裡稱呼山本重光為「山本前輩」,但山本重光好像完全不認識她:「你是?」

「我叫西村真名,家父是西村龍平。」西村真名主動介紹道。

「你是西村警官的女兒?」山本重光有些驚訝。

「是的,山本前輩,我從小就聽說了您很多的事迹,遺憾的是,在我考入警視廳之後,聽說您已經辭職了,並開了一間偵探社。」西村真名一臉崇拜地說道。

「西村,我認為現在最重要的是去案發現場,去得越晚,案發現場就越有被破壞的可能。」山本重光提醒道,現在可不是敘舊的時候。

「對不起,是我失職了。」西村真名見到偶像有些不能自已,經他提醒連忙道歉,恰好這時她的父親西村警官也出現了,不過他僅僅是跟山本重光匆匆打了一聲招呼,便宣布出發了。

一行十多個人包括山本重光和岩田兩人,出了警視廳,分三輛警車前往目的地。

車上,岩田把事發經過說了一遍,儘管他是和山本重光一起出現的,不過作為第一個案件發現者,他仍是第一嫌疑對象。

「山本,你現在就接一些幫人調查妻子外遇這樣的小案件嗎?」身為此行的首腦,西村警官似乎對山本重光非常看不順眼,語氣里除了譏諷之外,更多的是恨鐵不成鋼。

「那是你並不清楚誰是委託人。」山本重光臉上卻沒有任何被羞辱的表情,顯得很淡定。

「那麼…誰是你的委託人?」西村警官神色一肅。

「本來我簽了保密協議,不可能告訴你,但因為出了命案,我可以告訴你,不過還請你保密。」

「說吧。」西村警官不置可否。

「堂本英雄。」山本重光說了一個名字。

「是他?」西村警官神色不由一變,顯然這個人名大大地出乎他的意料。

遠在另一邊的李學浩也有些疑惑,他似乎聽說過這個名字。 然而下一刻,慕寧安詭異而可怕的身影倏然消失,連同著她的氣息,都從空氣之中瞬間消失了。

一人站在原地,整個人還未來的反應,只覺身後空氣倏然波動了一下,同時,他看到了同伴眼中的驚慌。

瞬間,脖子處瞬間便被隔開了一個大口,鮮紅血液不斷從脖子處的血管中噴涌而出,令人莫名寒戰。

周圍的樹木草叢,很好的成為了慕寧安掩藏的目標。

然而沒有人比她更清楚,剛剛那個人,是因為這群人對自己輕敵大意的下場。

如今他們警惕起來,很容易便將她發現,所以她將要再繼續那樣的暗殺,是極其困難的。

但是,她只有這樣一個機會。

不出她所料,幾乎是在下一刻,那她便察覺到了空氣之中元素力的波動,幾乎是在同一瞬間,她身形倏然一動。

風系元素力將她包裹。

她眨眼而至,抬手便將手中匕首朝著離她最近的那個人的胸膛送去!

幾乎是在匕首插入那人胸膛的一瞬間,他倏然抬手,運足了全力,一掌拍在了慕寧安的胸膛。

慕寧安迅速被擊的倒飛出去。

口中的鮮血再也止不住,不斷的噴涌而出,將她的淡紫色衣衫都給打濕。

趴在地上,慕寧安動了動身子試圖從地上爬起來,卻是發現,自己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她不禁苦笑,恐怕……

這次自己是徹底廢了吧。

那群黑衣人的首領看著慕寧安,臉上神色有些難堪。

恐怕連他都沒想到,慕寧安一個體內沒有絲毫元素力的人,哪兒來的那實力,將他兩個手下給抹殺。

這一刻,他心中對慕寧安是帶有一絲恐懼的,難怪君鳳邪那樣的男人,會如此的偏愛這個慕寧安。

心中有個念頭,迅速將他整個腦海給填滿……

不能讓這個女子活下來!

絕不能讓這樣一個女子活下來!

倘若這樣的一個女子活下來了……

他似乎都能看到,日後他被她用匕首一寸一寸沒入胸口的場景!

他心中一寒。

倏然出聲,聲音之中滿是催促之意,可卻不難聽出其中的慌張。

「快!殺了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