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楚歌無匹,鋒芒畢露,像是神魔一般,意氣風發,惟我獨尊,他的拳頭上出現一道道先天道印,玄奧無比,緊緊握著天釋。

「轟!」

他氣勢駭人的一槍徑直打在了山嶽般的白色巨鐘上,天地抖動,像是回到了遠古戰場,似有無邊大軍在劇烈大戰,聲音隆隆作響。

「咔嚓!」

天釋穿透力舉世無雙!

秦楚歌一怒,天地失色,蠻神之槍天釋將白色巨鍾打得崩裂在高天上,發出「咔嚓咔嚓」的響聲。

而後,轟的一聲爆碎,徹底成為齏粉,光芒四射,白色碎屑紛飛,猶如一場煙花綻放。

「啊……」

秦楚歌毀滅白色巨鍾,殺到近前,那名修士一聲大叫,眉心淌血,像是稻草人一樣飛了出去,他差點被秦楚歌活活劈成兩半。

「當!」

天空中一口金鼎鎮壓下來,但是卻被秦楚歌一拳轟得四分五裂,交織出的秩序規則剎那破滅。

所有人都心寒了,這種祭煉多年,烙印下自身烙印的重器都經受不住秦楚歌一擊,這還如何抗衡?

「諸位不用擔心,他一個人,而且身受重傷,並不能持久大戰,我們只要拖到他力竭,必可殺他!」一名封尊者巔峰的修士大叫。

「轟!」

眾人合攏,將秦楚歌包圍,開始刻印符文,要施展秘術,將他鎮封,同時祭出一件件重器勾動天地規則,欲藉助天地之力壓制他。 「砰!」

可惜,他們的打算註定成空,秦楚歌如真龍,不可阻擋,輕易就可洞穿虛空,長槍展出,無論是符紋還是重器根本都攔不住他。

「鏘!」

秦楚歌手中長槍,猛力一抖,將一座壓落下來的古塔挑飛。

他一步上前,持天釋殺了過去,所有人都對他出手,但卻攻不破神諭的防護。

秦楚歌眸光如電,認準那名對手始終不放,穿越虛空而行,終於是追到了近前。

其他人雖然合力出手,阻擋他追殺這位修士,但一切還是晚了,沒有人能讓他停下來。

「啊……」

那名封尊者巔峰的修士大叫,張口一吐,先天本源精氣衝出,這天才拚命,絕對是恐怖的,摧枯拉朽,任何高手都要躲避。

然而,秦楚歌臉色冷漠,沒有任何變化,長槍一點,「轟」的一聲,頓時將那名修士的先天本源粉碎了。

且,長槍在秦楚歌手中蘊含天地法則,將這名修士封在了虛空中,仿若被擁縛在木樁上。

「噗——」

秦楚歌一抖長槍,將這名封尊者巔峰的修士洞穿,活生生地挑了起來,而後猛力一震,「砰」的一聲巨響,血雨紛飛,又一位天才殞落了。

其他人驚悚,這可是封尊者巔峰的修士!天下間的絕頂天才,縱然與人交手戰死,也幾乎不可能被這樣挑殺。

秦楚歌神威蓋世,又有神諭防護,幾乎不可戰勝,到了現在沒有一個人敢上去拚命了。

此時,幾乎所有人都萌生了退意,恨不得立刻逃離峽谷。

「怎麼辦,四周被封,退無可退啊!」

九位封尊者巔峰的修士還有兩尊三眼夜叉全都心寒了,沒有任何辦法。

秦楚歌持槍而立,一步一步向前逼近,殺意更濃了,他沒有怒吼,有的只是殺意,要以這些人的血來告誡所有人,對他和他的人動手的後果。

終於,有人承受不了秦楚歌的殺意,沖向遠方,臨陣脫逃。縱然無法逃離峽谷,也不願這樣面對秦楚歌,能多活一時是一時。

「轟!」

天地震動,那個人一下子又倒飛了回來,其他所有人也都被阻住了,根本不能離開。

「神諭所化的槍影封鎖了四周空間!」

「這是秦楚歌的法寶!」

所有人都臉色慘變,秦楚歌以法寶封住了此地,這顯然是不想放走一個人。

雖是深夜時分,但是此時此地卻一片光明,秦楚歌展出自己的法寶——神諭,所化槍影封鎖了四周空間,讓這些人無法逃離峽谷。

峽谷四周外圍,許多認出秦楚歌的人或喜或憤怒,或驚駭或恐懼。其中有走散的秦盟之人,有之前親眼目睹秦楚歌一人群殺萬劍宗所有的修士,有來自地域的熟悉之人,有著其他大域而來的天驕聖子聖女。

其中一些人的氣息絕世恐怖,極少數人身上的氣息竟然給秦楚歌以極度危險的感覺,那些人絲毫不比四大獸王弱的樣子,或許差的僅僅是底蘊而已。

在遠處一隻巨大的白鶴上,有著十來人,竟然全是白衣飄飄的女子,其中一個女子美若天仙,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她懷中抱著一隻雪白的小兔,極為乖巧。

女子眸光看向遠處的峽谷,那裡大戰連天,卻無法阻擋她的目光,將裡面的一切看得真切,喃喃自語道:「這青年煞氣好重。咦,怎麼會給我一絲熟悉的感覺?」

「小師妹,你認識那位公子么?」旁邊女子見她喃喃自語,不由地好奇問道。

她搖了搖頭:「甚是奇怪,我明明從未見過此人,自然也不認識,卻對他有種熟悉的感覺。」

「嘻嘻,師妹不會是看上他了吧?」那女子調笑道。

「怎麼可能?」旁邊另一名女子連忙否決道,「這青年雖然長得頗為俊朗,但怎比得上我們少宮主,而且這實力雖然也算天才,但與少宮主相比,只是一個天一個地。」

「莫要胡說,我只當少宮主是師兄,那有什麼好比的。」她瞪了兩女一眼,有些嬌惱的模樣顯得更加可愛些。

且不說這些女子的言語,秦楚歌那邊已經戰火滔天。

「秦楚歌你就不怕我們魚死網破嗎?」一名封尊者巔峰的修士喝道。

秦楚歌不答,一手持戰槍,一步一步向前逼來,血色花雨將他環繞。

「這……怎麼辦?在槍影封鎖大陣中,秦楚歌是絕對的強者!」

神諭所化槍影的封陣中,所有人都慌了,現在想逃走都不能了,在這片秦楚歌法寶控制的空間中,秦楚歌是絕對的主宰者。

「我們一起展開法寶,破碎封陣!」一名封尊者巔峰的修士大吼。

「轟!」

各種法寶紛呈,五色神芒衝天,七彩瑞光四射,可是這一切都是徒勞的,秦楚歌頭頂神諭牢不可撼動。

神諭像是永恆的守護之牆,在他頭頂中沉浮,抵消了所有法寶的恐怖神力。

「鐺」、「鏗」、「錚」……

神諭所化槍影的封陣中,所有人全都揭盡全力出手,各種交織出法則的重器一起打向前來,且更有諸多無上妙術,化成炫目的光芒,向秦楚歌罩落。

但是,這一切都不能改變什麼,神諭所化槍影封陣與神諭結合在一起,破不了神諭,不可能徹底滅民槍影大陣。

並非那些槍影真的太強,而是它們有著神諭加持,困住眾人,眾人面對秦楚歌的恐怖殺機,根本不可能全力破陣。

「嗡!」

秦楚歌長槍所向,虛空抖動,無人可以攖鋒,他當場將以一座七層寶塔洞穿,成為粉末。

而後,長槍向前洞穿而去,那名封尊者巔峰的修士縱然法力滔天,法寶萬千,但卻也擋不住這驚世一擊!

「噗!」

秦楚歌一擊,將他刺穿,一槍將他高高挑起,震碎在虛空中。

「轟!」

秦楚歌在槍陣中沒有駐足,挑殺一名修士的同時,一步就來到了另一名封尊者巔峰的修士的身前。

在這片槍陣中,他真的仿若一尊神靈,無所不能,一擊壓落下來,三眼夜叉肌體幾乎直接崩碎。

又一修士一聲大吼,眉心衝出各種神芒,打向秦楚歌,可惜一切都於事無補。

「砰!」

秦楚歌一擊,讓所有神兵都成為了飛灰,一切秘術皆成空,根本不能攔阻他片刻。

「噗!」

秦楚歌將長槍立劈而下,一名修士頓時被劈為兩半,汪洋一樣的神識被絞成了灰燼。

最後一名封尊者巔峰的修士膽寒,當看到秦楚歌鎖定他后,什麼都顧不上了,大叫道:「主人……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

「嗡!」

秦楚歌一步到了近前,長槍抵在他的額骨上,赤色鋒芒吞吐不定。

「噗通——」

這修士一下子跪在了地上,顫聲道:「主人……饒命,與我願意為奴,為主人效犬馬之勞,只求主人饒我一命。」 「秦兄,你饒過我吧,在這地淵中,我們同為修士,將面對太多的妖獸……」修士聲音顫抖,再次乞求饒命。

秦楚歌霍地抬頭,雙眸神芒如電,無邊殺意衝出,冷冷的盯住了他,手中的長槍噴吐赤芒。這些人此時知道同為人類修士了,之前在利益面前為何沒有想過同為修士?!

這修士臉色蒼白,他知道對方殺意已決,不可能手軟,森然道:「咱們一起去死吧!」他的頭顱中神火衝天,像是一尊仙爐在燃燒,化成無邊烈焰向秦楚歌席捲而來,他想破碎本源,重創秦楚歌。

「咄……」

秦楚歌一聲清叱,無邊的恐怖波動瞬息平靜了下來,那修士像是被釘在了虛空中。

他在施展瞳術,震懾一切有形的與無形的殺念。既然它們想要看他的實力,就讓它們好好看看。

「噗……」

秦楚歌手中的長槍向前刺去,將這修士的眉心洞穿,黑色的霧氣飄出,充斥著濃重的死亡氣息。

「哧……」

秦楚歌輕震長槍,赤色神焰洶湧,將一切都焚燒成了灰燼,一名封尊者巔峰的天才徹底形神俱滅。

此時此際,還剩下八名修士,這些人莫不變色,人人自危,到了這番天地還怎麼去打?

在秦楚歌大陣中,秦楚歌主宰一切與神諭合一,根本無法對抗,如一尊活著的神祗!

秦楚歌手持長槍,掃視所有人,依然默默無言邁步,逼向八名天才修士。

「轟……」

突然,浩瀚神威降臨而下,撕裂秦楚歌的大陣,打開一條逃生的大道,恐怖的威壓!

「嘍……」

秦楚歌一擊打出,長槍將一人刺穿,讓其四分五裂,血肉迸濺在秦楚歌大陣中,成為一縷幽魂,又一個天才人物魂飛魄散。

「……」

大陣消失,神諭也不見了,秦楚歌手持天釋,獨立場中。

「盟主………」

峽谷前,秦盟的人齊呼,他們感受到了恐怖的威壓,暗中最恐怖的人物終於要出手了嗎?

「轟……」

像是潮汐澎湃又像是千軍萬馬在奔騰,聲音之大,讓諸多修士都承受不了幾近要栽倒在塵埃中。

「所有秦盟之人後退,退到我身後!」秦楚歌大喝,同時心中喃喃:「終於要忍不住了么……」

前方,無數妖獸大軍、傀儡大軍、鬼物大軍洶湧而至。這景象嚇傻了無數人,太過可怕了。

秦楚歌看見了熟悉之人,千藤老怪,血蝠仙子,冥鬼與冥姥婆子,它們四位便在這恐怖大軍的上空,在大軍的前方。

此刻的秦楚歌,目光不時在那些傀儡魔物身上掃過,臉上絲毫異色沒有,但心中暗暗吃驚不已。

如此多低階魔物,這裡恐怕集中了四名獸王在地淵所控制的大半實力了。

就算這些魔物不說,那些黑風中的鬼兵以及那數以萬計的傀儡,明顯更是兩股更加強大的力量。

這些東西,應該都是這些獸王無數歲月來一起聯手,才能湊出來如此驚人的數量。

他們不惜花費如此大心思,看來真對地淵最深處勢在必得。就不知地淵最深處中到底有何東西,讓他們如此孤注一擲的。難道真的只為逃出這終極戰場?

秦楚歌心中暗自起伏不定。

而就在這時,峽谷外圍,無數修士湧來,同樣聲勢浩蕩,其中幾道氣息之強,竟絲毫不弱於四大獸王。

「天地玄黃,看來四大區域的修士都到得差不多了。」

峽谷中其他區域的修士認出來來人,特別是各大區域的頂尖人物。

「快看,那是我們地域的林雨笛,大秦五王啊,還有戰帝與戰神,靈子和女帝!」

「據說那秦楚歌也是地域之人,那秦盟就是他的勢力,其中有個叫庄夢蝶的,還有莫問,閻屠等,一個個都實力恐怖,是一代天驕。」有其他區域的人在關注秦楚歌,同時也注意到了秦盟。

有人卻不屑,看到近乎所有修士都來了,也見到了自己所在大域的天驕,便有了極大的底氣和傲氣:「切,秦楚歌確實還行,但是與我們玄域的真正妖孽相比,卻絕對不及!」

「可不是,我們天域多才俊,任何一位妖孽出來都要鎮壓秦楚歌。」

「快看,那是我們天域的帝宣諭和南宮紅袖,還有秦雨弦和令狐蛡。他們全都是大陸最中心,天域四大天/朝的帝子,威震四方,無人能敵!」

「哼,這算什麼?我們玄域從雪域仙宮出世的少宮主上官吟雪和第一聖女澹臺妙雪乃真仙轉世,無人能比……」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