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歷年比賽的真題全集,這樣的題目出現在第一題的位置到是不奇怪,畢竟歷屆希望杯的第一大題都是首都工業大學出題,所以郝雲在讀完題之後就很果斷地放棄了!

第二題!

斯爾塔姆病毒席捲非洲大陸,人聯衛生組織派遣專家團隊入駐,請爲阻止疫情蔓延設計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案。(注:從程序設計的角度解決該問題)

這題目好像有點意思?

不知道爲什麼郝雲下意識地想到了一個叫健康碼的東西,但遺憾的是更多的細節他卻是一點兒也想不起來了,只是依稀記得穿越前的哪一年好像用過這玩意兒。

淦!

“咋一個二個都這麼難?!”

再看到第三題的時候,郝雲都快哭了。

比賽已經開始十分鐘了!

雖然比賽時間非常寬裕,主辦方甚至準備了睡袋供參賽者休息,並提供在線訂餐服務,但仍然架不住郝雲在那兒着急。

該不會只有自己到現在一行代碼都沒寫吧?

不會吧不會吧?

第三題!

近年來隨着航天技術突破,火星開發成爲全球市場規模增長最快的熱門行業,爲了適應火星地表巨大的晝夜溫差,請根據夏國航天局提供的火星地表氣候採樣數據,爲部署在火星地表的自動化農場單元設計一款有效的溫控系統。【詳細內容見附件】

好傢伙!

前兩道題還在地球上。

這道題乾脆都飛地球外面去了?!

不過直覺告訴郝雲,這道題雖然讀起來難,但可能實際上做起來反而會比前兩題簡單。

只不過遺憾的是,即便是這道題,以他的編程能力也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琢磨了好一陣子都束手無策,感覺光是讀附件的那些天文數據就像是在看天書了。

第四題的要求倒是挺簡單的,針對“冰川引擎”的代碼進行優化,要求將引擎運行效率提升至少百分之十。

冰川引擎是當今3D遊戲的主流開發引擎,也是目前商業化最成熟的遊戲引擎之一,由龍威集團十年前開發並運營到現在。

表面上看這道題似乎是最容易的,至少坐在這裏的270名參賽者可能沒接觸過流水線、疫情防控和航天,但一定或多或少玩過或者看別人玩過遊戲。

郝雲當然也是這麼想的。

讀完這道題之後的他頓時眼睛一亮,感覺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將附件裏的內容下載了下來,開始反覆地琢磨了起來。

然而……

坐在這裏的主試委員會們心裏都清楚的很,這大概是四道題中最不可能完成的一道題。

是的。

其他幾道題只是難而已。

但這道題是幾乎不可能完成,甚至於壓根兒可以當成是一道浪費時間的陷阱題來看!

一款經過市場的檢驗,並且持續更新了十年的商業化遊戲設計引擎,很多代碼幾乎已經將計算機的性能壓榨到極限了。

說白了,人家用了不知道多少根頭髮、獻祭了不知道多少碼農堆砌出來的算法,憑啥讓你一個大學生用一天的時間,就能給人家的引擎提升百分之十的效率?

嗯?

就問你憑啥? 「你說什麼……」手臂才一放下,傾漓猛地就聽到迦嵐這麼一句,當下怒火又起,丫的,誰是他未婚妻,誰是?

「啊,不要本尊一提起這件事,你就這麼激動,風傾漓,你可是準備好了,等你這邊的事情結束,本尊自然會準備與你的婚禮。」面上笑意更深,迦嵐說話的語氣也隨之變得緩和許多。

「去死!」傾漓一聲落下,身形一閃,一掌揮出,直接向著迦嵐襲去。

幽冥大陸,那進入了範圍之內,就意味著面前就此沒有了日夜之分。

行走在漆黑的地界之上,傾漓一行經過之前的事情,當下自然是變得更為小心謹慎。

「過了這裡只要再過半日就可以走出精輒城了。」此時走在最前方,溫凝心看了看四下后,驀地開口道。

「半日的時間有些長,不如本尊帶著你們快些,用不了一刻的時間就可以到達幽冥帝國的皇城了。」

聽完溫凝心所言,跟在傾漓身後的迦嵐驀地開口說道。

若是依著他的空間移動的能力,想要去到哪裡還不只是片刻的功夫就可以做到,向著他們現在這麼單靠走的,那要走到什麼時候才算是頭?

聽到迦嵐這麼一說,傾漓揉著額角的手臂收回,當下眉頭微微一動。

「真的可以這麼快?」依舊是一身黑衣信使打扮,傾漓為了防止在路上遇到什麼情況,當下自然是要做好保險準備。

見到傾漓搭理自己,迦嵐當即朝著傾漓的方向靠了靠又靠了靠,道:「自然,只要你想去的地方,本尊絕不廢話,立馬就帶你去。」

「風傾漓,你真的準備好了么?」看出傾漓的意思,溫凝心驀地回身,向著傾漓問道。

她之所以要帶著他們一行不行前往,不外乎是想要給傾漓一個思考對策的時間,只是現在既然迦嵐這麼說了,那麼她自然呢是要問一問傾漓的想法。

堅定的點了點頭,既然迦嵐又能力帶著他們快些進入懂啊幽冥帝國,那麼她又和何必在猶豫,風家之人現在依舊在幽冥之人的手上,她再不快些的話,若是這其中出了什麼差錯,她豈不是要後悔一輩子。

「既然你有辦法,那就麻煩你帶我們去到幽冥帝國去。」難得對著迦嵐露出一副嚴肅的神情,傾漓話落,身側的五指也隨之收了收緊。

「難得你這麼和顏悅色的跟本尊說話,風傾漓,記住了,本尊可是為了你才會答應幫忙的。」眼神一轉,迦嵐手臂一揮,周深頓時升起一陣暗紅色靈力。

靈力散出,不過瞬間就將傾漓等人包裹在其中、;

「嗖。」

伴隨著一聲落下,傾漓一行幾人頓時由著原地消失而去。

冷風冷夜,漫無邊際的夜空之上,驀地竄過一道暗紅色光芒。

幽冥帝國,此時的皇宮大殿外,幽冥君上君風謠看著夜空之上閃過的紅光,當下眉眼一動。

「君上,您在看什麼?」

一旁,侍女低頭問道。

衣袖隨風而動,君風謠收回看向夜空的視線,轉身對著一旁的侍女道:「無事,凝夜那邊可是有什麼動靜,想來她嫁到飛魚已然有些時日了。」

「回君上,公主殿下還沒有任何消息傳回,不過女婢算算日子,想來時間也差不多了。」

「如果兩日之後在沒有消息傳回來就派人前往飛魚打探一下,凝夜她從小到大畢竟是第一次離開我身邊。」君風謠眼神一轉,似乎是想到什麼,頓了頓又道:「風家那邊的事情進展的如何,他們可是肯開口了?」

「風家之人似乎都嘴硬得很,這麼多天來我們已經用盡了辦法,可是他們就是不願意透漏出那個人的下落。」侍女走近道君風謠跟前,附耳說道。

「呵,我從前怎麼不知道他這麼的有骨氣,看起來這事情還是需要本君親自去問了。」

冷笑一聲,君風謠看了看天邊的夜色,隨後輕輕轉動了手腕上空間手鐲的開關。

碧色的光芒閃過,下一刻,一顆血紅色的晶石已然出現在君風謠手中,五指撫過那晶石的表面,向著那一旁的侍女道:「你先下去吧。」

冷風吹起,暗夜之中,一道暗紅色光芒如同閃電一般的落下。

「砰。」

幽冥帝國,此時帝國城外,伴隨著一道響聲傳來,傾漓一行幾人憑空出現,落到地面的瞬間,頓時又驚起一陣響動。

「啊啊啊。是誰坐在大爺我的身上啦,快起來,起來。」地面上,火靈大爺不知被誰壓在身底下,此時伸出一雙短手來極力掙扎著。

哀嚎的聲音頓時在也控制中回蕩開來。

傾漓由著地上站起身來,此時循著聲音去找尋火靈的所在。

不遠處,宣兒癱坐在地上,此時看著四下的環境,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幽冥帝國,她終究是又跟著師姐回來了,心上一緊,宣兒身子不由得向著身後的方向縮了縮,卻是她這邊才一動作,那由著身下的方向,頓時傳來一聲。

「哎喲,是誰,大爺喊了這麼久了,還在壓著我。」凄慘的聲音傳出,火靈伸著的兩條手臂頓時一落,顯然已經放棄了掙扎。

傾漓循聲走過來,此時看著被宣兒壓在身下的火靈,不由得撫了撫額。

猛地抬手,將宣兒從地上拉起來,隨後又將火靈拎到手上,拍了拍它身上的灰塵,道:「在亂叫的話,小心我把你丟給你那個聖主去**。」

帶著威脅的話出口,火靈大爺頓時止住了哀嚎,此時一副十分乖巧樣的看著傾漓,那眼中分明閃動著,只要不把它交給迦嵐,其他什麼都好商量的意味。

「這裡就是幽冥帝國?」眼神掃向四下,夜色之中,傾漓已然能夠明顯的看到天上的灑下的月色,月色之下,四周的環境自然也就看得更加清晰了些。

站穩身形,溫凝心朝著身後的方向看過一眼后,轉過身來,回答道:「從這裡進入就是幽冥帝國皇城的範圍了,只是進入之後就要更加小心些,城中的守衛看似鬆懈,實則嚴謹的很。」眼神掃過,溫凝心話落眉頭一皺,似乎是在找尋什麼。

「夜無涯人呢?」看出溫凝心的變化,傾漓當下朝著四周掃過一眼,卻是偌大的空地之上,竟然沒有了夜無涯的蹤影。

「從剛才開始大爺就沒見過哪個傢伙的影子,難道是走錯了空間,跑到其他地方去了?」挑眉開口,火靈大爺一副很有研究的模樣說道。

看出溫凝心面上的焦急,傾漓腳下一動,直接閃身道迦嵐跟前。

「嗯?你竟然會主動的靠過來,實在是難得,怎麼了,風傾漓,才一會沒有與本尊說話,你就開始想念本尊了么?」

面上露出一副欠揍模樣,傾漓靠近的當下,頓時覺得一陣後悔,手腕動了動,強忍住想要動手的衝動,道:「夜無涯怎麼不見了,你把他帶到哪裡去了?」

同樣是被迦嵐的空間之術帶來,沒道理只有夜無涯突然失蹤,傾漓當下不用細想,已然知道其中絕對跟迦嵐脫不開關係,因此下這才向著迦嵐問道。

攤了攤手,迦嵐一副茫然道:「他的下落我怎麼會知道,也許剛才他趁著我使用空間之術的時候誤入了其他地方去了也說不定。」

「誤入,當真不是你動了手腳?」顯然不願相信迦嵐所言,傾漓說話間眉頭皺的更緊,迦嵐的性子她摸不透,但是夜無涯的脾性絕對不像是那種會擅自行動的人,更何況溫凝心還在這裡,他沒理由就這麼不見了。

「你覺得本尊有騙你的必要?更何況依照你我的關係我又怎麼會騙你。」話落驀地朝著傾漓靠近,迦嵐一掌面容幾乎就要與傾漓的側臉貼上。

下意識的向後退去,傾漓猛地呼出一口氣,又道:「既然這樣的話,我就相信你,不過你要告訴我夜無涯可能去的地方,我們是一同來的,自然不能夠把他一個人丟在這裡。」

只覺得迦嵐這個人詭異的很,因此下傾漓自然不想與他靠的太近。

見著傾漓與迦嵐說了半天,溫凝心雖然極力的想要保持鎮靜,卻是心上莫名的感到一陣煩躁,眼神向著四不住的打量,似乎是想要找到夜無涯的下落。

「想要知道你的那個朋友去了什麼地方,本尊需要些時間來查一查,畢竟空間移動不是簡單地術法,你好歹也要給我些時間。」摸了摸下巴,迦嵐臉色一變,向著傾漓說道。

傾漓聽言,朝著身後溫凝心的方向看過一眼,又道:「那好,我給你時間,但是你最好快一些,不然的話……」抬了抬手臂,傾漓朝著迦嵐翻了個白眼後腳下一動,直接向著溫凝心的方向閃身而去。

「放心吧,夜無涯他也不是白痴,不會出事的。」走到溫凝心跟前,傾漓當下開口安慰道。

「我不過是因為之前他對我的照顧,所以才會擔心他罷了。」轉了轉身子,溫凝心聽言將身子轉向一旁,不讓傾漓看清楚自己的臉色。 「我不過是因為之前他對我的照顧,所以才會擔心他罷了。」轉了轉身子,溫凝心聽言將身子轉向一旁,不讓傾漓看清楚自己的臉色。

嗯嗯,我知道,我剛才似乎也美玉說起他的,你也不要多想,我們現在既然已經找不到夜無涯的下落,現在唯有先行動了,我們先來看看要如何進城吧。」

不願意戳破溫凝心,傾漓當即轉移話題。

跟著走過來,迦嵐看著面前傾漓的動作,側身朝著一旁的火靈招了招手。

察覺到迦嵐的召喚,火靈大爺頓時一副小心謹慎的朝著那邊飛了過去。

「咳咳,聖主找我有事?」輕聲開口,或歐諾個用著只有兩個人能夠聽到的聲音說道。

唇角勾了勾,迦嵐在手心之中匯聚出一道靈氣,隨後朝著火靈的額上一點,一道暗紅色的氣息頓時竄入火靈的身體之中。

「有了這個作為,以後若是風傾漓她出了什麼事情本尊也好能夠及時知道。」

「聖主想的果然周到。」火靈伸手摸了摸額頭,忍不住奉承起來。

反手在火靈的腦袋上敲了一下,迦嵐此時背對著傾漓與溫凝心的方向,五指撫上心口后,猛地皺了皺眉。

見到迦嵐的臉色驀地變白,火靈頓時一驚,當下飛身道迦嵐的肩上道:「聖主方才傷愈不久,我早說過聖主現在不適合長時間使用空間之術。」

「沒事,這一點的事情還傷不到本尊,不過是時間太久不曾用過此術有些生疏罷了。」

按在心口的手臂收回,迦嵐笑過後轉身又向著傾漓的方向看去。

悠悠的跟過來,火靈身形一動,朝著傾漓看過一眼側身又道:「聖主將夜無涯送到哪裡去了?」

迦嵐可以騙過傾漓,但是絕對不能夠騙過曉得空間之術的火靈。

眨了眨眼,火靈一臉正經的開口問道。

輕咳兩聲,迦嵐抬手捏了捏火靈的臉蛋,隨後指了指半空道:「這種事情本尊需要告訴你么?你只要安靜的不要亂說話就好,不然的話,你應當知道本尊的手段。」

才緩和了些的臉色頓時又沉了下去來,迦嵐話落,當下邁步朝著面前的方向走去。

夜色之中,傾漓握了握溫凝心的手臂,好一會才鬆開道:「之前那個信使手上所帶著的信因為天色太暗,所以一直沒有來得及看到底寫了些什麼,我們現在既然要進城去,那麼不如就在這封信上做些文章。」

眼神一轉,傾漓話落將放在衣袖之中的信封拿出,轉手交到溫凝心的手上。

接過傾漓手中的信封,溫凝心神色緩了緩,舉到面前看了看。

「風傾漓。」不由得喊出聲來,溫凝心看著手中的書信的當下神色一變。

聽到溫凝心開口喊自己,傾漓當下抬了抬眼道:「怎麼?」

「你的時運果然很好,這封書信乃是出嫁到飛魚的凝夜殿下寫給君上的書信,如此一來你想要進入到皇宮之中就容易了許多。」將信封收好,溫凝心轉手交回到傾漓手中。

「怎麼不打開看看裡面到底寫了些什麼?」看到回到手上的書信,傾漓眉頭一挑,嫁到飛魚的殿下,這麼說來她與慕長風之前所撞到的那個人就是這幽冥的君上的女兒?

記憶快速的在腦中閃過,傾漓握著書信的手臂一抬,面上也隨之露出一抹笑意來,果然是得來全不費功夫,這麼一來倒也當真是簡單了許多。

「這信之上加了密咒,除了君上本人和幾名近身侍女之外沒有人能夠解的開。」看出傾漓的疑慮,若是真的能夠拆開來看的話,她自然也不會等到傾漓來開口,只是眼下對於這事她也實在是無能為力。

「幽冥一族對於咒術之類的頗有研究,想來他們不管做什麼都會運用些陣法咒術之類的在上面。」緩步走近,迦嵐難得將那一身痞氣收起。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