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小玉和穆青青都不相信林天的話。

倒是躺在床上的謝不得卻有點相信了。 睛謝不得聽了林天的話后,一直沒有睜開過的眼睛倏地睜開。

他瞪大著眼睛盯著林天,然後忐忑地問道:「莫非你是藥師?」

林天對著謝不得笑了笑,沒有直面回答。

不過,林天這一聲笑已經讓謝不得安心了。

謝不得激動地對著謝小玉道:「小玉,你還不給恩人磕頭?」

「磕頭?」謝小玉驚愕地回應了一聲,臉上儘是迷茫。

不過,謝不得很快就給謝小玉解釋了一遍為什麼要謝小玉磕頭的原因。

因為林天是藥師。

林天所說的先死而後生其實是有道理的。

謝不得年輕的時候並不是獵戶,而是一名頗有天分的武修者。當時,他的家也在流波山下的青葉城內。只不過他不像林天一樣,生來就是武修世家。他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農戶的兒子。

農戶的兒子世世代代都只能當農民,都只能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苦日子,而且還處處遭受武修者的欺凌。

親自目睹了爺爺和父親的悲慘命運的謝不得立志要改變自家的命運。

所以,在爺爺、父親相繼去世以後,孤苦伶仃的謝不得離開了青葉城。

他遠走他鄉闖蕩,只希望能夠學藝歸來,讓自己揚眉吐氣。

這一路走來,謝不得的確學到了不少的本事,而且還拜入一個著名的門派裡面當了外門弟子。雖然外門弟子處處受到內門弟子和核心弟子的欺凌。但韌性很強的謝不得學到了很多內門弟子都學習不到的本事。

到底是槍打出頭鳥。

謝不得的出身差,本事強自然引起了一些世家子弟的不滿。

他們處處刁難謝不得。

而且還處處設計陷害謝不得。

謝不得雖然每次都有意提防了,可是還是有疏忽的時候。

這一次疏忽,也讓他害死了自己最為心愛的女人,並且還落得個姦殺的罪名。

也因此,謝不得被逐出師門,並且遭受整個門派的弟子的追殺。因為這個門派的勢力太大了,謝不得回到青葉城后都不得安寧,還處處有人前來挑釁。青葉城四大世家的子弟也有不少是出自於這個門派的。

他們得知謝不得的罪名后,也會響應門派的要求。

因此,放眼整個青雲帝國,根本就沒有謝不得的容身之地了。

謝不得想要離開這個國家,只是他沒有盤纏,而且還處處被追殺,處處被攔截。

沒辦法,他只好逃入這荒郊野嶺、蟲獸出沒最為頻繁的流波山當獵戶。

在進流波山的第一天,他就撿到了謝小玉。

因為謝小玉的陪伴,謝不得才找回了人間生活的樂趣。

要問他為什麼相信林天可以救他。

那是因為他在青雲帝國都城——青雲城學武的時候,曾經見識過藥師起死回生的功法。

夏多的耐色瑞爾之旅 所以,當林天不否認他是藥師的時候,謝不得就覺得自己有救了。

謝小玉聽了謝不得一席話,彷彿在黑暗之中見到了光明一般撲通一聲就跪倒在林天的面前。

林天立刻將謝小玉扶起來,並且告訴謝小玉,他答應過要救她爹的,一定會救。謝小玉不需要如此大的禮節。

片刻過後,謝小玉和謝不得的情緒總算得以緩和了。

這時,林天才告訴眾人他要救謝不得的方法。

那就是續魂丹。

為什麼不是淬魂丹呢?

因為林天一路走來的時候,他並沒有發現過可以煉製淬魂丹的草藥,倒是發現了煉製續魂丹的草藥。

腹黑大神賴上僞小白 相比來說,續魂丹比淬魂丹要容易煉製許多,而且消耗的功力不大。

林天已經將煉製續魂丹的草藥收集好了,只是沒有稱量出具體的配方。

並且,據林天初步估計,他現在體內剩餘的元力足以將續魂丹煉成。到時只需要用續魂丹穩住謝不得的命,他去混元峽谷找到混元草,然後再搭配一些煉製續魂丹的草藥。他會另闢蹊徑,研製出一種與淬魂丹功效差不多的丹藥。

屆時別說是讓謝不得起死回生,就是讓謝不得容光煥發,重回青春都有可能。

聽了林天的一番描述后,謝小玉立刻跑到倉庫拿稱出來,然後在穆青青的幫助下,開始按照林天在一旁的吩咐搭配藥方。

林天的藥方也真夠奇怪的:蜈蚣草三隻、螞蟻六隻、蜘蛛一隻、含羞草一根、四葉草七根……人家的藥方是重量算的,但林天的藥方卻按照數量來算的。

起初的時候,謝小玉和穆青青都在遲疑。

不過,伴隨著林天的吩咐更為詳細,她們也打消了懷疑的念頭。

因為林天說得太繪聲繪色了,而且還煞有其事的樣子。

沒多久,兩個人便配好了藥方,並且按照林天的要求去火房燒火煮水,只待林天來掌勺。

燒火煮水是個耗時很長的活兒,所以在謝小玉和穆青青離開的時候,林天得以與謝不得單獨相處的時間。

二人隨便寒暄了幾句后,林天問謝不得道:「謝前輩,在下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道謝前輩能否幫幫忙呢?」

「林公子儘管說。」謝不得道,「只要是我謝不得能夠幫的上的,一定會幫。你就不必客氣了。」

「方才我聽你說你年輕的時候去過青雲城,而且還拜在一個大門派下修鍊武學。那你拜入的這個大門派到底是什麼門派呢?」林天問道。

「這……」謝不得欲言又止。

林天見謝不得不願詳細說的樣子便沒有再勉強,他笑了笑道:「謝前輩不要誤會。小弟目前身負著重振青葉城林家聲威的重任,只是想拜入大門派之下,可以讓自己武修提高地更快而已。」

「如果我猜得沒錯,林公子的修為目前恐怕還只是一個末流武者吧?」謝不得問道。

林天聽后一怔,尷尬地點了點頭。

「不過,林公子身上擁有的武技卻不是一個末流武者能夠擁有的。」謝不得道,「我現在能夠感受到的是,你身上至少有兩種極為玄妙的武技。其中一種名為散元功,另一種名為凌風若葉步。這兩種武技,都是上乘的武技。而且,從來沒有在小小的青葉城出現過。」 「沒想到一下子就被謝前輩看出來了。」林天說道,他倒也不隱瞞,謝不得能夠看出他的武技是上乘武技,一定有兩把刷子。所以,林天更加想要知道謝不得當年到底是在哪裡學藝了。

他說話這話,又要繼續問謝不得。

但這時,謝不得卻主動說了出來。

謝不得道:「其實,我當初在青雲城學醫的門派相信林公子應該聽過。」

「呃……」林天汗顏,他翻了腦海裡面所有的記憶,都沒有想到過青雲城內門派的名字。

這主要是因為林天的前世太過於廢材和紈絝了。

當時的林天不能修武,所以腦袋裡面根本就沒有想過門派這事。

因此,當謝不得這般說的時候,林天臉上是一個大寫的懵逼。

謝不得見林天一副不知道的樣子不免有點好奇了。

他皺眉道:「難道林公子沒有聽過嗎?」

「沒有。」林天尬笑道,「實不相瞞,我以前是無法修武的。只是最近因為一個奇遇才得以修復體內壞了的根基才勉強可以修武。因此,對武修世界很多門派並不知道。」

謝不得聽后一怔,他沉吟了片刻才道:「但就目前來說,你應該還是修不了武吧?」

「呃……這你也看出來了?」林天愕然道,他沒有想到謝不得竟然這般了得,連他目前修不了武也看出來了。

謝不得點了點頭,然後道:「其實要你救我真的是難為你了。我知道,你目前體內的傷勢比我還要嚴重。若不是蛇丹的力量幫你暫且穩住了傷勢,恐怕你比我還要慘。林公子,你能在自己身負重傷的情況下煉製丹藥救我,我真得很感激。」

「客套話就不必說了。」林天打斷了謝不得的話道,「謝前輩,如果你真的感激我的話,就把你在青雲城學藝的故事好好地跟我說說吧。」

假婚真愛:甜妻別想逃 「可是那段記憶太過於悲慘,我不想回憶它。」謝不得惆悵地道。

林天無言以對。

林天不想強迫一個人做他不想去做的事,所以他沒有再追問下去。

他站起來走到床邊,看著窗下那清澈的波光粼粼的湖水,有好幾隻青蛙在飄蕩在湖上上的荷葉上跳來跳去,時不時還發出呱呱的叫聲。

林天說道:「謝前輩,你就跟我說說這個門派是什麼門派,可以么?」

「好吧。」謝不得沉吟良久才道,「它是整個青雲帝國最大的門派——青雲門。」

「青雲門?」林天聽后一怔,這雖然是他第一次聽說過這個名字,但他卻覺得異常的熟悉,彷彿以前就在哪裡聽過,只是他一時半會兒記不起來了。

謝不得道:「青雲門分為天宗、地宗、人宗三個宗派,每個宗派佔據一個山頭,大家各自教導弟子,每七年會舉辦一次三脈會武。屆時勝出的則會選為青雲門的核心弟子。所謂的核心弟子其實就是未來三大宗派的接班人。這些核心弟子有機會去咱青雲帝國的宗主國白雲帝國的白雲學院學習,學成歸來后,有才者接任宗派掌門。唉,說起來裡面還有很多的話。只是我現在太累了,不想再說下去了。林公子,還請你見諒。」

謝不得說了這一通話后,人已經在喘著粗氣,可見為了把這些話說完,他著實費了不少的心力。

林天回到謝不得的身邊,然後問道:「我該怎麼做才能夠進入青雲門學藝呢?」

「首先你得打敗青葉城四大世家所有的青年才俊。」謝不得虛弱地說道。

林天聽後點了點頭。

他明白了,只有先成為青葉城最強的青年才俊他才有機會走出青葉城。

因此,他更加堅定要贏得七日後四大世家所有的青年才俊擂台比武的決心。

這不僅僅是為了重振林家的聲威,更是為了他能夠儘快地提高自己的武修。

一個末流武者,在神武大陸屁都不算一個!更不用說在強大的無盡神域了。況且,按照他目前的修為,也根本去不了無盡神域。

這時,謝小玉走了進來。

她給謝不得請了個安后便對著林天道:「林公子,一切都準備妥當了。」

「好吧。」林天道,「我去火房煉製丹藥,你好好地照顧好你爹。」

林天說完便頭也不回地出了房間。

待林天出了房間后,謝不得才問謝小玉道:「小玉,你是怎麼認識林公子的?」

謝小玉聽后一怔,想了想,便簡短地將認識林天的過程說了一遍給林天聽。

謝不得聽后感嘆道:「林公子這人不簡單啊。他給我一種『金麟豈是池中物』的感覺。小玉,你能結識這般人物,也不知道是福是禍啊!」

火房內,穆青青正在一本正經地燒著火。

林天出現在火房門口的時候,穆青青還沒有察覺。

穆青青顯然是沒有干過粗活的,這火燒得全身都烏七八黑了。

不過,她竟然渾然不知。

在林天的記憶裡面,穆青青是一個很愛美的女人。

如果讓穆青青看到自己這般醜陋的模樣,穆青青一定會氣得直跺腳。

所以,他沒有當著穆青青的面笑,而是走到穆青青的身邊道:「青青,你先回房和謝小姐一起照顧好謝前輩吧,這裡交給我就可以了。」

「死沒良心的,你一個人搞得定嗎?」穆青青擔憂地問道。

「放心吧,我沒事。」林天安慰道,他信心滿滿。

穆青青聽后猶豫了一會兒,還是起身離開了火房。

在穆青青離開后,林天特意將火房的房門關了起來。

因為藥師在煉製丹藥的時候,是不允許外人入場的,更不允許外人在圍觀。

這是藥師這個職業某種約定俗成的習慣。

林天也擁有這個習慣。

這倒不是因為他害怕自己煉製丹藥的方法被人偷學,只不過是他已經習慣了。

關了火房的門以後,他走到鍋爐的旁邊,然後他按照自己腦海深處的記憶開始煉製續魂丹。

續魂丹雖然比淬魂丹好煉製,但也要花不少的時間。

這段時間需要絕對的安靜,而且不能允許外人的騷擾。

想起在蛇王窟裡面訓練有素的猛獸,林天就有點擔心。

如果袁家的人找到了這裡的話,他們肯定會來搗亂。

到時恐怕就不好辦了。

他有點後悔沒有吩咐穆青青和謝小玉做好一定的防禦準備了。

因為他剛才大意了。

他以為這裡是一塊世外桃源,沒有人找得到。

但他沒有想到,他們能夠通過蛇王窟走過來,那後面的敵人也會隨著他們的氣味走過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