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大感不可思議。

而那頭地蠍之王見到林峰來了,立即就是咆哮道。

「你個臭小子,這裡是哪裡,快放本王出去,不然本王絕對殺了你全族!!」

若是以往地蠍之王山一樣的龐大身軀怒吼的說出這些話,還真是頗有威懾,可是如今巴掌大的地蠍,配上這種老氣橫秋霸道之極的話語,林峰只是絕對莫名的想笑。

「殺了我?就你這巴掌大的身軀爬個坑都費勁,怎麼殺我?」

「你……你竟然敢侮辱本王,臭小子,你懂個屁,這是我們地蠍一族的血脈之一,能變大變小,本王和你說這些幹什麼,你現在要做的就是趕快放本王出去!本王發起飆來,自己都怕!」

「原來如此,還能變大變小啊。」

林峰哦了聲,「我還以為是你生命力耗盡,身體發生什麼變化了,既然還可以裝逼,看來好的很,那就繼續待在這裡吧,不愧是妖王,這身體素質還有心理防線就是厲害,還挺能扛的。」

說著林峰就要走。

「別,大哥,我喊你大哥了成不,本王真的扛不住了,這是個什麼鬼地方啊,在這地方呆著,還不如個妖狐那臭娘們折磨,本王這是什麼可憐命啊,咋就這麼苦啊。」

就在林峰轉身的一瞬間,那地蠍之王竟然還哭了起來,千言萬句似乎就是道不盡他心中的委屈啊。

想想他,一堂堂有上古神獸血脈的妖王,剛出狼窩又入虎穴,還一個比一個兇橫。

他之所變得這麼小,就是因為他剩下的妖力已經無法支持他原本那龐大的身軀了,實在扛不住了,再待在這個鬼地方,他這本就脆弱的靈魂體真的就是真的要徹底的消散了。

林峰被地蠍之王前後這麼大的變化給搞得有些始料不及,將信將疑道:「這麼說,你是委曲求全,願意當我小弟?」

「沒問題,小弟就小弟。」

這一次出乎林峰的預料,這地蠍之王竟然還答應的很乾脆,這讓林峰心中不禁懷疑,這活了上千年的傢伙不會在玩什麼把戲吧?

想了想,林峰又是道:「我在你靈魂海內布置道精神印記,免得你反悔。」

說著,也不管地蠍之王答不答應,就是精神力鑽入他的靈魂海之內,留下了一道自己的印記。

只要地蠍之王日後有什麼鬼心思,林峰都可以通過這道印記釋放出強大的攻擊,直接破壞掉地蠍之王的靈魂體,這就等於,地蠍之王的生命就把控在林峰身上。

出奇的是,地蠍之王在這一過程中都保持著良好的合作態度,根本就沒有反抗,就像是認命。

見林峰懷疑的目光,地蠍之王也不隱瞞,說出了實情。 「本王這身體可能以後再也恢復不到以前的巔峰實力,所以當不當你小弟,本王都覺得無所謂了,只求能夠安度晚年……」

林峰聽得是一怔,怪不得,原來這地蠍之王是變成廢物了。

想到此,林峰微微皺起了眉頭。

林峰對他感興趣那就是因為地蠍之王強大的實力,可現在變成廢物,就算是把他吃了,林峰也嫌他那被風乾了千年的甲殼太硬影響口感。

不過不爽這是肯定的。

「怎麼回事?」

地蠍之王嘆口氣道:「實際上兩百年前本王的實力就開始倒退了,畢竟本王被那臭婆娘給困住太久了,實力不進反退也是正常,如今只有三階妖將的級別,甚至是血脈之力,都已經沒有辦法再去催動。」

林峰聞言心中一沉,從妖王實力跌落到三階妖將,這簡直就是暴跌。

鄉村有座仙山 「那你以後就一直是三階妖將了?」

地蠍之王想了想道:「差不多了吧,我現在都已經上千歲,壽元將近,不可能再恢復到以往巔峰實力,當然四階妖將五階妖將還是沒問題的。」

說到最後地蠍之王察覺到林峰眼中的殺機,立即就是補充道。

「當然,本王怎麼說也是帝王蠍的子嗣,只要有足夠的靈草足夠的靈氣,本王相信,不出兩百年,額,不對,五十年就行,五十年後,本王就能恢復到三階妖王的實力!!」

三階妖王是地蠍之王巔峰的實力,比起六尾狐王這頭二階妖王還要強。

林峰本來是想,如果這地蠍之王當真變成一個廢物,那麼他會毫不留情面的把他殺了吃了,畢竟他不會去養一個一輩子都是妖將的廢物。

但是,他聽聞這地蠍之王日後能夠恢復到巔峰實力,只要有足夠的靈藥后,林峰就鬆口氣。

只要能恢復就行,靈藥這些,林峰覺得應該不是問題。

「原來如此,這些都是小事,既然你當了我的小弟,那麼靈藥靈氣這些東西,日後自然少不了你的。」

地蠍之王看著林峰淡淡的語氣,不禁愣了下,將信將疑道:「你沒騙本王?」

林峰也不說話,只是刷的一下,帶著地蠍之王來到了光混沌。

「這裡是……嗯?怎麼這麼濃郁的靈氣?」

地蠍之王本來還在那嘀咕怎麼原本黑黢黢的環境換了,緊接著他就發現這裡竟然到處都充斥著濃郁的靈氣,這靈氣的濃郁程度都結成了看到見的靈霧。

「好濃郁的靈氣啊,比起千年前的內圍都還要磅礴!如果能夠呆在這裡修鍊的話,恢復實力只會更快,連五十年都不需要!」

地蠍之王心驚,深深吸了一口,露出陶醉的神情。

「老大你來了,哈哈,我又突破了。」

高空飛來一道身影,正是金玉雕。

林峰看著金玉雕露出的氣勢,七階妖獸了,這突破的速度可真是快啊。

「咦,這隻蠍子是哪裡來的啊,是老大你給我帶來的點心嗎?」

說著,金玉雕就要去啄。

地蠍之王瞬間就是暴起,妖將的氣勢爆發而出,嚇得金玉雕就是撲騰著翅膀飛開了。

「嚇死寶寶了。」

說著,就是拍打著翅膀消失不見了。

「這是金玉雕,體內也有神獸血脈,以後你就呆在這裡,記住,那些靈藥靈草的東西別去吃,現在還不到時候。」

林峰說完,轟轟轟,陡然就是幾道強烈的靈氣波動,赫然是黑甲蜈蚣他們那邊傳來的,這麼長時間,總算是突破了,沒想到基友就是不一樣,這突破妖將的時間都相差無幾,最先的還是黑甲蜈蚣,變成妖將后,身上的甲殼硬邦邦的,體型雖然沒繼續變大,但是渾身散發出一股凌冽的氣勢。

「嘿嘿,豹子,你輸了!」

「少得意!只是剛才不小心分神一下罷了,讓你一次又何妨?」影豹也是不甘示弱的突破了,妖將后的影豹,渾身漆黑猶如墨水一般,身形變得更加的修長,顯得非常靈動靈敏,四肢上的肌肉特別的強壯。

最後一個突破的則是火焰貓了,火焰貓低吼聲,身上火焰衝天而起旋即就是迅速收斂起來,妖將后的他,身上是真的燃燒起了一層烈焰,看上去霸氣了不少,睜開眼,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林峰,就是開口道:「謝謝你。」聲音很清脆。

「不過我要回我的族群去了,一旦突破到了妖將,我就成為了我們族群的戰士,需要去守護我們的族群。」說到這,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一邊的黑甲蜈蚣和影豹愣了下,都是看著林峰。

林峰笑了笑:「沒什麼不好意思的,既然如此,那你就回去守護你的族群吧。」

「你難道不覺得我很忘恩負義嗎?」火焰貓忍不住抬起頭道。

林峰搖了搖頭,看著她,認真的說:「從你邀請我們三個去你巢穴那一刻開始,我就把你當做我們朋友了,雖然妖獸之間談朋友這兩個字很怪,但是我相信,這兩個字是不分血脈不分物種的,作為朋友,我送你一場造化又何妨?」

火焰貓聞言,眼裡充滿了感恩。

火焰貓回歸族群后,林峰雖然有點失落,但是也沒有辦法,每個妖獸身上同樣有他自己的宿命,火焰貓的宿命,就是保護自己的族群。

林峰讓黑甲蜈蚣他們繼續努力修鍊,他則心神回歸本體,本尊慢慢吸收著日月精華。

如今他是一階妖將,但是他的真正實力肯定是遠遠不止於此。

除此之外,還擁有二十九品的精神力,擁有了一階煉丹師的煉丹技術,另外林峰的身體硬度也媲美二階靈器。

這些都是尋常的妖將不可能做到的。

「若是再來個傳承就更加強大了,只是傳承這種事情,可遇而不可求,該來總會來的。」

林峰暗自嘀咕,當然絕大部分妖獸,到死的那一刻都得不到傳承,林峰不認為自己運氣那麼背。

「目前我的力量足足有六十五石,已經是超過了尋常的三階妖將,但是境界越高,妖將的力量只會越強大,到那時我的這點優勢也就算不得什麼,說到底,我能夠一路披荊斬棘,就是依靠龍族的武技。」

「看來我得想辦法把本尊的力量提升上去,另外精神力也不能落下,畢竟《魂典》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與之對應的,需要的精神力門檻也是很高的。」

林峰想了想,要想提升這兩個東西,最快的方法就是煉製丹藥還有一些諸如草木之晶一樣的靈晶。

「這些東西百寶囊里應該有,但是界幣是個麻煩事,我現在就9000界幣,煉製一顆洗鍊丹都夠嗆。」

林峰頭疼,說來說去,他還是缺少修鍊資源。

「看來是時候搞一波事情了。」

既然沒有資源,那麼就去掙,甚至是去搶,什麼下品儲物袋玄鐵刀武技這些東西,賣到百寶囊里可都是界幣。

另外,他還要去殺秦家人復仇,不過在那之前,林峰需要提升自己實力。

一階妖將,如若林峰一直待在外圍的話,那可以當個霸王了,但是這霸王卻是那種朝不保夕的,指不定哪天就碰到高手被殺了。

要想活下去,只有努力往上爬。

想到此,林峰也懶得再去吸收這日月精華了,趁著夜色就是離開內圍,直接朝青陽鎮爬去。 與此同時。

青岩山脈外圍之地的某處。

楚悠悠準備找個地方先歇息下來,這段時間來,她都在這裡歷練增加實力,如今她,已經突破到了玄氣境六重。

生了堆篝火,楚悠悠小手撐著下巴在那裡烤魚。望著篝火,她情不自禁的又是想到了之前遇到刁豹的情景,到現在她都有些后怕。

在她一邊,躺著個翹著二郎腿,嘴裡叼著根野草的老頭,這老頭髒兮兮的,渾身衣服破破爛爛,看起來就像個叫花子乞丐。

「我的寶貝徒兒又咋啦,又想到那件事情了?唉,這事也怪師傅,沒想到收了他這麼一個衣冠禽獸的東西當徒弟,真是瞎了眼了,師傅和你道歉,誠心誠意的和你道歉。」

這老頭倏然坐直身子來到了楚悠悠身邊。嘴巴上說著道歉,眼睛卻是死死的盯著楚悠悠手裡散發出誘人香味的烤魚。

這老頭就是楚悠悠的師傅,一個寧罡境九重的強者,人稱大悲老人。

楚悠悠哪能不知道自己師傅的鬼心思,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就是輕啐道:「師傅,我看您的心思全都一本正經的放在吃的上面了吧,哪裡還有心思把徒兒放在心上。」

大悲老人嘿嘿一笑:「胡說!你看,師傅這不是不辭千里的急沖衝來找你嘛,為的是什麼,還不就是擔心你一個嬌滴滴的女娃子在外被人欺負嘛。」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救你的控獸師,師傅要是日後遇見的話,肯定會好好感謝一番,不說了不說了,寶貝徒弟,這魚烤好了沒有啊。」

楚悠悠聞言,用樹枝戳了戳魚肉看看有沒有烤熟,正準備說話的時候。

一邊原本還在那搓著手要流口水的大悲老人忽然眼中精芒一閃。

「寶貝徒弟小心!!」

語落的同時,他就是猛然的朝一個地方轟出一掌,磅礴的真氣化為掌印浩浩蕩蕩而出。

如此一幕嚇得楚悠悠是花容失色,烤魚都給撞翻了。

「師傅怎麼了?」

大悲老人原本還一臉嬉皮笑臉的模樣,此刻卻是滿臉的慎重。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啊,沒想到大晚上的還有人在林子里亂竄,寶貝徒弟,看來咋們要有麻煩了!!」

……

林峰花了半晚上的時間一直穿梭外圍,見天色快亮了,才是暫且歇息一下準備吃些東西填飽肚子。

回到光混沌里,林峰沒有看到地蠍之王的身影,精神力釋放而出,才發現,地蠍之王已經挖了個地洞在裡面修鍊。

見他沒有搗亂,林峰就懶得去管,吞了幾隻山雞填飽肚子。

叮!

吞噬靈雞經驗值+300!

吞噬靈雞經驗值+300!

吞噬靈雞經驗值+300!

另外從內圍一路跑來,林峰路上遇到了一共十株一階靈草,也順手全都丟進了光混沌界里養著。

他發現,自己先前種植的九十株靈草里,已經一共有差不多十株開始出現一道羅圈了,代表這些藥材都順利成長為十年年份的靈藥了。

「嘿嘿,看這情況,成長的速度比自己預料的要快的多啊。」

林峰臉上露出喜色。

青陽鎮如往常一般沒有什麼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人流量少了不少,沒有了秦家大比開始時候的熱鬧,但是來往車隊商販依然是絡繹不絕。

這些商販往往都是做著一些靈草妖獸材料的貿易。

大批大批的靈草都被從深山裡挖出來,比起妖獸,這些藥販子他們可不管是多少年份的,只要是靈草統統都會連根挖走。

鳳諭:傾城醫女 此時的林峰趴在一個屋舍之上默默的審視著他們。

甚至不少車隊里的鐵籠子都還關著三四階左右的妖獸。

林峰掃了眼,心中並沒有太大的波動,弱肉強食罷了。

「不知道青陽鎮里有沒有賣靈藥種子的,雖然這種子發芽率極低,但是我這光混沌界可不一般,甚至泥土都是靈土,發芽率應該會提高不少,若是能夠自己用種子培育出靈藥,也算是多了一筆穩定的資源收入,就算自己用不著,賣掉也是筆不菲的價值。」

林峰在心中盤算著如何弄到大量修鍊資源,搶肯定是最後一條路,林峰首先得以人類的思想去考慮。

不過首當其衝的,還是要解決自己的身份問題,這青陽鎮人多耳雜的,要是被發現有這麼一條妖獸溜了進來,肯定會引起恐慌,到那時林峰想做些什麼事情肯定就會難上加難。

陡然,林峰目光落在一人身上,這是個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大概玄氣境七重左右的模樣。

林峰嘿嘿一笑,暗道聲有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