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鬥士們的攻擊招數都擁有著具現化的強大視覺衝擊,就像是天牢星的巨斧粉碎出現了就是一把漆黑如墨的巨大斧頭。

這些攻擊攻擊放在許諾的身上或許僅僅只是讓他的身軀抖動幾下,可是在四周數不清的關注目光以及那些通過匆忙趕過來的新聞記者的鏡頭而看到的人們眼中卻完全不是這個意思。

人性是本善的。

許諾在救人,而那兩個鬥士在破壞。世界觀正常的人都會站在許諾這邊,而他們的信念就會成為一種力量傳導進入許諾的身體之中,從而將其原本已經枯竭的神力快補充起來。

對於許諾來說,這或許就是意外收穫。 這個世界看上去好像和現代世界沒有什麼不同。可是實際上因為聖域與冥界之間綿延了兩千多年時間的聖戰影響,與現代世界之中有著很大的不一樣。

聖戰並非只是在聖域和冥界展開,還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人類世界之中發生。

漫長的歲月里,雙方在人類世界之中爆發了無數次的衝突。互相之間都有輸贏,可是最倒霉的卻是那些無辜被牽連的普通人類。

他們家園被毀,他們受到傷害甚至是失去生命。可是無論聖域還是冥界都不會在意這一點。

雖然人們試圖抵抗,可惜卻拿那些神出鬼沒,戰鬥力超強的鬥士們沒有什麼辦法。哪怕是科技昌盛的時代里也很難做到這一點。因為他們之間的戰鬥同樣都很迅速,而且是來無影去無蹤的類型。就算是想找都找不到。

像是今天這種情況可不是第一次發生了。人們的憤怒早已經是猶如火山一般熾熱,只是一直都沒有機會發泄出來而已。

此時不僅僅是附近的諸多人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幕,因為有著眾多的記者通過攝像器材將眼前這一幕傳遞去了世界各地。數不清的人都看到了。

不能說全部,可是至少絕大部分看到許諾拯救生命卻被那些多年來一直都是破壞的代名詞,藐視人類猶如螻蟻一般的穿戴甲胄的混蛋們攻擊。這一瞬間幾乎每一個人都在祈禱許諾能夠堅持下去,能夠戰勝那些該死的混蛋。

因為現場的情況很是緊張刺激,很多人都沒有注意到許諾單單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就拯救了一座龐大的大廈。可是有心人卻能夠看出來這一點。

許多人與機構已經開始通過許諾的外形來快速查詢與他相關的資料。不需要太久的功夫就能夠找到曾經在溫泉關戰役之中的相關記錄。

等到這個有關許諾身份的消息傳遞出去之後,對於許諾的信仰之力才是真正要大爆發的時機。

好似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可是實際上也不算太長。等到這座大廈內的諸多人員全都撤離之後,吸收了大量信仰之力的許諾直接就將大廈放在了地上。

轟隆聲響之中,巨大的樓宇就這麼直接被放置在了寬闊的街道上。巨大的質量之下原本堅固的地面瞬間為之瓦解,直接陷入其中。

稍稍晃動了幾下之後,這座大廈就這麼略顯怪異的矗立在了這裡。

等到解決了這邊的事情之後,許諾終於能夠轉身看向一直連續不斷從後背方向攻擊他的兩個傢伙。

「你是聖域的?」許諾伸出手指向那個一身銀白色戰甲的身影。

「你是冥界的?」手臂移動,再次指向了另外一邊的黑甲鬥士。

「天琴座奧路菲。」銀白色戰甲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天牢星哥頓。」冥鬥士同樣說出了自己的身份。

然後,就沒有什麼然後了。

『唰~』許諾根本就沒有再接話的意思,直接一個瞬移就來到了天琴座的身邊。雙臂閃電般伸出直接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許諾的瞬移速度太快,甚至快到了天琴座根本就無法反應的程度。等到他驚覺看到許諾的金色面甲就在自己眼前的時候,想要再進行什麼抵抗就已經來不及了。

強大的能量通過許諾的雙手透入天琴座的身軀之中,瞬間就讓他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權無法動彈。

天琴座的心在一瞬間就冰涼了起來。這一刻,什麼小宇宙什麼第幾感的全都失去了作用。唯一佔據他全部心神與目光視線的,只剩下了那具冷漠的金色面甲!

扔鉛球一樣,就真的像是扔鉛球一樣把天琴座給直接向著遠處天邊給狠狠的甩飛了出去。

許諾的力量有多大就不需要過多解釋,更別說這次還加上了神力。全身根本就無法發動力量的天琴座就真的像是鉛球一樣被許諾遠遠甩向了天邊,急速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隨著事態的不斷擴大,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越來越多的媒體加入了轉播這次事件的行列。也有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此時此刻的一幕。

當他們看到那些往日里橫行霸道,永遠都是對普通人高高在上的聖鬥士被許諾干飛出去之後,全都不由自主的發出了歡呼聲響。

這一刻,他們開始為許諾加油鼓勁。而這種信念就會轉化為實質一般的能量向著許諾涌去,將他原本不多的能量逐漸填滿。

「巨斧粉碎!!」當許諾的目光看向一旁發獃的天牢星的時候,這位冥鬥士強行壓下了心頭的恐懼。沒等許諾出手就已經瘋狂鼓起力量向著許諾甩出了自己的最強招數。

都說同樣的招數使用第二遍就沒有用處,不過許諾卻並不這麼覺得。至少他本人能夠感受到這猶如實質一般的巨型戰斧呼嘯而來的威勢。

這一次,許諾沒有選擇瞬移躲避。而是直接揮拳砸向了那道可以直接擊毀一棟大型建築的巨斧。

「轟~~~」一聲轟然巨響與強烈到炫目的亮光之後,天牢星的巨斧粉碎在許諾的拳頭面前徹底煙消雲散。

『哇~~~』四周遠處看到這一幕的人群全都發出了難以置信的驚嘆聲響。

那道巨斧的威力有多麼可怕,附近的人之前可是全都看到過的,直接一擊就將一棟大廈給砸塌了。可是此時卻被許諾的拳頭輕易化解,無數道看向許諾的目光全都已經不同。

感受到越來越多的能量湧入身體之中,許諾嘴角的笑意愈發強烈。

無視天牢星那驚恐的目光,直接來到其身邊之後抓住他的手臂隨即一飛衝天!

萬米高空之中,許諾單手拎著天牢星,目光冷漠的看著他「說說看,去往冥界的大門在哪裡?」

天牢星拚命想要掙扎,可是透體而入的能量早已經完全封鎖了他的身體機能,根本就沒有移動的可能。

「不說?」許諾笑了起來「不知道這裡是多高嗎?如果我鬆手的話…」

「我是冥界的冥鬥士,絕對不會出賣冥界的。」天牢星彷彿是想通了什麼,反倒是不再掙扎,目光疑惑的看向許諾「你真的要去冥界?」

「嗯。」許諾點了點頭「我要去。」

「你是……許諾?」天牢星既然知道冥王的命令,也就知道自己所有尋找的人名字。

「嗯。」金色面甲之後的面孔笑意更盛「我是許諾。」

「好。」天牢星想起了冥王所留下命令就是將那個穿戴著金紅相間戰甲的強者許諾帶去冥界。雖然已經是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不過這道由冥王親自下達的命令卻絲毫沒有被放棄過。

冥鬥士們頻繁出現在人間有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他們是在尋找許諾的蹤跡。

許諾笑了,隨即鬆開了手。

天牢星呼嘯著就向著地面上落了下去,不過許諾在放手的時候也解除了對其身體的控制,自然不會讓他被摔死。

抬頭看了眼耀眼的陽光,感受著映照在身上的溫暖陽光格外舒適。相比於之前拯救大廈內那些人所消耗的能量,從世界各地蜂擁而來的信仰之力非但已經完全填補甚至還大大超過了預期。

在雲層上空感受了一番溫暖的陽光之後,許諾很快回到地面帶上維納斯向著冥界進發。

雖然對於許諾來說僅僅只是過了幾十個小時而已,可是在這個世界之中卻已經是足足兩千多年的時光流逝。不知道那位一直躺在時間之*******的女神怎麼樣了。

這個世界擁有聖域,擁有冥界,擁有位於冥界之下的地獄深淵。擁有這些也就意味著擁有神明。雖然真正的神明早已經多年未曾現身,不過他們的確是存在的。

「這裡就是冥界?」許諾與維納斯站在一條死水一般河流旁邊,舉目四顧的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冥界的特點就是空寂,幽暗。四周幾乎沒有一絲的聲響,目光所到之處大致也就是正常視力的一半左右。再長的話就無法看到遠方究竟有什麼存在。

「上船吧。」天牢星邁步登上了一艘狹窄的小船,轉身看向許諾「你這麼強大居然只是一個人類?真是讓人難以相信。人類想要進入冥界的話只能是坐船過去。」

冥界的天空是昏暗的,沒有陽光的。這種環境讓許諾有些不滿,只是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就邁步走上了小船。

「很久沒有神明來過這裡了。」說話的是正在划動小船的船夫,寬大的帽子和長袍完全遮蓋住了他的身軀。而那好似臉龐的部位卻是看向了站在許諾身後的維納斯。

許諾眯起眼睛看了眼船夫,他能夠感受出來這個船夫並沒有實體,更像是一個精神力量所構築的精神體。

維納斯看了眼船夫,隨即轉頭握緊許諾的手臂沒有說話。

而天牢星卻是一臉震驚的表情,一番打量之後同樣是撓了撓頭髮「神明?什麼神明?」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許諾和維納斯肩並肩的站在船上打量著四周。而船夫則是在說過之後專心致志的划動著船槳。

四周很快就安靜了下來,只有船槳划水的聲音一波波的在空氣之中流動。

就是這種詭異的氣氛之中,這艘專門擺渡亡靈的小船來到了冥界入口大門外。 ps:周末加更,感謝所有書友們的大力支持,感激不盡!懇請各位書友們多多支持正版,感激不盡!拜謝!拜謝!!

「大門還是挺氣派的。八??一?中文???.?8?1㈠Z?㈧.㈠C㈠O㈠M」上岸之後,看著眼前巨大的深色大門,許諾笑著伸手點了點。

「這裡可是冥界的大門,人類進去之後就從沒有再出來的。」彷彿是為了之前自己輕易就被制服的事情而抱不平,天牢星哼哼了兩聲之後看向許諾「雖然你是我所見過的最強大的人類,可是只要進入了這裡,那就別想活著出來。」

「呵呵~~~」這不是許諾在笑,而是身後那艘擺渡船上的擺渡人笑出聲來。

冥鬥士與擺渡人根本不是一個系統的,天牢星一臉困惑的看著擺渡人,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嘲笑自己?

只是,很明顯擺渡人沒有想要解釋些什麼的意思,直接撐開了小船向著冥河之中劃去。在最後離開之前,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已經取下了金色面甲的許諾。

這位雖然的確是人類,可是其實力卻比神明還要強大!這樣的一位強者想要進出冥界的話,誰能阻攔?冥王都做不到!

對於天牢星的話,許諾甚至都沒有搭理的心思。僅僅是翹了翹嘴角就向著冥界大門走了過去。

天牢星神色一怔,隨即沉默著跟了過去。

然後,冥界的大門緩緩打開,只是內里出現的卻並非是一條通往審判殿堂的道路,而是一隻碩大的,堪比許諾曾經在侏羅紀世界之中所見過的霸王龍一樣龐大身軀的怪物!

三頭地獄犬!

三顆巨大的腦袋上是三張留著腥臭口水的大嘴。嘴巴之中布滿了諸多尖銳的牙齒,單單隻是看著就讓人心驚膽顫。

這隻身軀龐大的三頭地獄犬在冥界的大門打開之後緩步向著許諾走了過來。那沉重的步伐甚至帶動地面上的浮塵與碎石不斷跳動。

許諾都還沒有什麼表示呢,這邊天牢星就已經咽著口水忍不住的後退。三頭地獄犬的強大有可怕,再也沒有誰能夠比冥鬥士這種當地土著更加了解了。

然而,讓天牢星看的跌落眼睛的是。許諾非但沒有絲毫畏懼的神色,反倒是皺起眉頭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三頭地獄犬。伸出手向著一旁揮了揮手「滾開。」

『嗚~~~』天牢星都看傻眼了,往日里就連他們這些冥鬥士都不願意過多靠近的三頭地獄犬居然真的在許諾揮手之後出一陣低沉的嗚鳴聲響,緩緩向著一邊走了過去。隨即蹲在了地上。那種姿態與氣勢,看上去就和家養的看門狗沒有什麼區別。

看著許諾緩步走入大門,被嚇傻眼了的冥鬥士這才慌忙跟了上前。路過三頭地獄犬身前的時候還詫異的打量了一番,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作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小嘍啰,天牢星怎麼可能會明白許諾的強大?之所以三頭地獄犬會被許諾的氣勢所懾服,那是因為三頭地獄犬的實力遠比天牢星要強的多,能夠從許諾身上感受到的氣息自然也是更加敏銳。

雖然相比之下許諾的身軀有些渺小,可是實力卻遠遠不是三頭地獄犬能夠相提並論的。強烈的氣息不經意間的流露出來,輕易就將其壓制。

冥界非常大,大到了真正的一望無際的程度。

許諾走入大門之後根本就看不到什麼邊際,更別說是什麼建築了。這自然是讓他心中燃起了怒火,他可沒有時間在這裡閑逛。

「喂,你!」許諾轉身指著身後神色古怪看著三頭地獄犬的天牢星,大聲呵斥「冥王在哪裡?!」

「我不知道。」被許諾嚇了一跳的天牢星下意識的就回應「我怎麼會知道。」

天牢星在冥界只是個小嘍啰而已,冥王在什麼地方哪裡是他能夠知道的?雖然知道有冥王殿,可是冥王現在正在沉睡之中,具體的地點就不是他這個級別能夠獲知的了。

「誰知道?」許諾皺眉繼續詢問。

「可能三巨頭大人會知道吧。」氣勢被壓制的天牢星說話都不由自主的小聲了起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許諾的氣勢太強了。

「他們在什麼地方?」許諾忍著火氣繼續詢問。畢竟對於這種小嘍啰火也沒什麼意思。

「三位大人應該是在三座審判神殿之中。」好似感受到了許諾的怒意,天牢星急忙伸出手指向三個不同的方向。

許諾抬頭推上面甲,拉著一旁維納斯的手腕直接呼嘯而起向著遠處疾馳而去。

而天牢星則是愣愣了站在原地看了一會之後,突然感受到身後傳來了三頭地獄犬的殘暴氣息,嚇的慌忙連滾帶爬的向著許諾遠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冥界還是有建築的,只不過因為面積太大所以各處建築之間的距離非常遙遠。

冥界三巨頭分別掌管著三座審判神殿。用來審判歐羅巴,亞洲與非洲的亡靈。生前有著各種劣跡的人將會被送往不同的地獄接受懲罰,而少量沒有劣跡的將會進入輪迴之中。

許諾飛去的這處審判神殿是三巨頭之一,天雄星艾亞哥斯的神殿。

艾亞哥斯的神殿非常巨大,頂部是一隻展翅高飛的金翅大鵬鳥。這座神殿是專門用來審判來自亞洲地區亡靈的存在。

當許諾經過一段時間的高飛行落在神殿之前的時候,正有一支漫長的,幾乎看不到尾端的亡靈隊伍緩緩向著神殿進。

這些亡靈大都神色獃滯,緩慢的挪動步伐行進。而一旦四處遊離的話,那附近的骷髏兵與魔鬼就會揮舞鞭子等武器將亡靈趕回隊伍之中。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許諾與維納斯剛剛落下,還沒等附近的骷髏兵與魔鬼們過來,神殿內就已經跑出來一個瘋狂喊叫著的亡靈四處亂串「我不要下地獄啊!!!」

這是一個大約四五十歲的亡靈,大腹便便外加腦滿腸肥。雖然已經死了面色蒼白,可是看其此時的身形和神色來說,以前肯定也是一個天天油光滿面的傢伙。

實際上這位亡靈生前的確曾經是一個土豪,只是在不知道小几的身上服藥過度直接馬上瘋了。來到這處審判神殿之後因為生前做過的壞事太多而被宣判下地獄。

無法接受這個結果的亡靈居然衝出了骷髏兵們的攔截跑到了外面大喊大叫,幾乎是一瞬間就將原本寂靜的隊伍給弄的人心,不是,是鬼心慌慌的。

真正一生之中都沒有做過什麼惡行的人的確是不多,至少這處長長的等待審判的隊伍之中就不多。大部分的亡靈在那個腦滿腸肥的傢伙衝出來大喊大叫之後頓時兔死狐悲。深怕自己也落得一個這樣的下場,也開始紛紛四處衝擊警衛試圖逃離這個地方。

相比起數量幾乎數不清的亡靈,負責看管的骷髏兵與魔鬼們的數量要少上許多。整個隊伍都開始騷動之後,很快就變得有些壓制不住。

「拍電影啊?」站在一旁的許諾一臉驚訝的表情,要不是知道這裡的確是冥界的話,他都以為是一處大型的拍攝場地。

這次的混亂並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那處巨大的神殿內猛然間飛出一道光彈精確的命中了那個引這次騷動,還在四處亂竄大喊大叫,腦滿腸肥的亡靈。一瞬間的功夫就將其擊碎成為了無數的碎片,隨即紛紛揚揚的化為點點光斑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這只是開始,轉眼的功夫神殿內就接連飛出一大群的密集光彈擊中那些亂竄嚎叫的亡靈。將他們全都炸成了碎片。

一大群混亂的亡靈被瞬間摧毀,極大的震懾住了那些蠢蠢欲動的亡靈。隨即諸多的骷髏兵以及魔鬼們揮舞著手中的鞭子將混亂的隊伍重新整理起來。

「不錯。」許諾褪下面甲,抬手捏了捏下巴。

剛剛那些光彈無論是準確性還是力度都控制的恰到好處,至少是在操控方面已經是爐火純青的地步。

原本混亂的隊伍很快就在皮鞭的抽打之下恢復了原有的秩序,吵鬧聲響消散之後四周的一切都恢復了沉寂之中。只剩下緩緩挪動腳步邁向神殿的沙沙聲響。

人都是有著從眾心理的,哪怕是做了亡靈之後也不例外。

之前有亡靈帶頭,激了大批亡靈的混亂。可是在帶頭的被幹掉,並且面臨皮鞭的情況下很快就再次恢復了原有的秩序。哪怕他們心中還想著要逃跑,還僥倖著自己不會被送去地獄。可是卻已經沒有了反抗的勇氣。

隊伍恢復平靜之後,許諾與維納斯自然而然的就顯露了出來。

「你們!」一個拿著長長皮鞭的魔鬼向著許諾走了過來,大聲怒斥「快點回到隊伍裡面去!」

維納斯是神明,可是這些真正意義上的小嘍啰們怎麼可能感受出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