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該死!」利劍上人說到此處,目光看相李英瓊道:「小姑娘,你資質不錯,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讓你看一下,我的利劍之道。」

「神禁和道的差別,你們不知道!」

說話間,利劍上人的手掌,朝著虛空之中一揮,一道無形的劍光,從虛空之中凝結而出。

劍光動,無聲無息,沒有絲毫的絢麗,但是所有在劍光掠過的萬物,統統的被斬開。

大倫山的大陣,凝結的虛空,還有一切的一切,在這劍光下,都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就好似它們自己,主動分開一般。

「道者,天地之至意!」天罡聖君看著那緩緩劃破虛空的劍光,嘴裡帶著一絲感觸的說道。

他乃是天下最頂尖的強者,但是在這劍光下,他就覺得自己所學的一切,都難以抵擋。

究其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出手之人,掌握著天地乾坤至理,在這至理之下,所有神禁之力,統統都是塵土。

如果將天地大道比喻成一個將軍,那麼所有的神禁之力,就是他麾下的士兵。

這些士兵雖然個體也不弱,但是在將軍言出法隨的軍令之下,他們卻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別說反抗,就是掙扎,都做不到。

光芒輕輕的掠過,也就是一個瞬間,就已經衝到了鄭鳴的近前,鄭鳴不動,就好似並沒有看到這劍光一般。

站在他身後的李英瓊,此時卻準備再次上前揮動始戮劍,不過還沒有等她走出三步,就被一股平和無比的力量給束縛住,半點都動彈不得。

「公子?」李英瓊能夠感應到這股力量來自鄭鳴,所以她聲音中帶著疑惑。

鄭鳴沒有吭聲,就在那股隱含著天地至意,好似能夠將混沌虛空劈開的劍光將要落下的瞬間,鄭鳴動了。

他揮出了一拳!

這一拳,同樣是最普通的長拳,但是在他這一拳揮出的瞬間,在他的四周,出現了三千婆娑世界。

三千婆娑世界之中,每一個鄭鳴,都同時揮動拳頭,一道道神禁之力,頃刻之間,匯聚在了一起。

這些神禁雖然各不相同,歸屬各自不同的大道,在很多時候,大多數的神禁,是相剋的。

但是,三千婆娑世界的神禁,每一道來源於天地的三千大道,三千大道,匯聚成天地,而這三千婆娑世界的神禁,更是匯聚成了一方真正的小天地。

這種小天地,不同於法則之力形成的小世界,更不同於龍華聖君的小世界,他有天,有地,有陰陽,有五行,有……

所以,這股小天地之力雖然不如大道圓滿,但是三千神禁匯聚在一起,而且形成了一個整體,那麼他就已經超越了神禁,發生了質的變化。

鄭鳴拳頭的神禁之力,在虛空之中,和那一道隱含著至理的道劍在虛空之中碰撞在了一起。

能夠抵擋大道之力的,只有大道之力,其他的力量,在這大道之力下,統統都是塵土。

這是一種深深的刻入在利劍上人腦海之中,猶如天地至理般的認知,但是現在,這種認知卻崩潰了。

鄭鳴出手,三千神禁匯聚一如天地。

雖然這個天地,比之歸元大世界的所處的天地,有著不少的缺憾,但是他畢竟是一個完整的天地。

以一條大道,對抗一個有些殘缺,卻整體完好的世界。不對,應該是三分之一的大道之力,畢竟作為小聖的利劍上人,能夠調動的,只是整天大道三分之一的力量。

「破!」

輕喝從鄭鳴的口中吐出,伴隨著這輕喝聲,一股無形的力量,從鄭鳴的手中,朝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去。而那隱含著利劍之道至理的大道之力,隨著鄭鳴一聲破,直接崩碎了開來。

利劍上人的身軀,輕飄飄的,在虛空之中化成了虛無,這一刻的他,已經融入了自己所貫通的大道之中。

瞬息,也就是萬里!

只是一次的交手,但是這種交手,卻比之剛才李英瓊和沖霄天君的交手,兇險萬倍。

不論是鄭鳴還是利劍上人,兩個人只要出那麼一點點的差錯,他們都要付出讓人感到無比恐懼的代價。

四大聖君瞪大眼眸看著這一切,他們乃是在場眾人之中,最清楚發生了什麼的人。

剛剛交手,讓他們心驚膽寒,他們接不下利劍上人那一道隱含著利劍之道的劍,但是他們同樣接不下鄭鳴那聚集了三千神禁的一拳。

同樣,此時的他們,難以評判,這一戰究竟是誰勝誰敗,但是利劍上人主動離去,可以由此判斷,利劍上人,在那一擊之中,並沒有佔到任何的便宜。

神禁,竟然厲害如斯! 「師兄,收攏一下弟子,我去去就來!」鄭鳴在利劍上人離去之後,沉聲的朝著燕紫電等人說道。

燕紫電和陳東明等人,此時都沉寂在鄭鳴剛剛的出手之中,他們有一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是真的,但是,那個給了他們巨大壓力的利劍上人,真的走了。

利劍上人的離開,讓**沖霄觀的武者以及他們的盟友,就好似失去了主人的野狗一般,四處奔逃。

能夠成為絕頂強者的人,都不是傻子,現在這種情況下,大倫山安能饒的了他們這些人。

雖然他們死去的人數,好似比大倫山還要多,但是在大倫山佔據上風的情況下,沒有人敢說,大倫山會以直報怨。

「師兄,怎麼辦?」燕紫電看著那些逃竄的**沖霄觀的弟子,眼眸中閃動的全部都是殺意。

這些仇敵,不知道葬送了他們多少優秀的弟子,前些時候,他看著那些弟子的死亡,只能緊緊的忍著,但是現在,他知道自己真的無需再忍。

「殺!」陳東明揮手,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絲的冷厲。隨著陳東明的話語,大多數已經做好了追殺準備的大倫山弟子就瘋狂的沖了出去。

殺殺殺!他們要將這些膽敢侵犯他們大倫山的人全部殺盡,他們要將自己心頭憋著的這口惡氣出來,他們……

不過陳東明畢竟不是意氣用事的人,在吩咐燕紫電帶領精銳弟子追殺之後,他就開始和阮香魚等人收拾殘局。

柳冰璞、阮香魚等大倫七子中人各管一面,而陳東明則朝著四天九道的眾人拱手道:「各位道兄能來大倫山,實在是我大倫山的榮幸啊。」

這句話如果平時說,那自然是客氣,但是現在嗎?任誰都能夠聽出在陳東明話語中的那麼一絲譏諷。

如果在鄭鳴沒有出來,沒有一拳驚走利劍上人的時候,四天九道的這些高層,絕對會拂袖而去。

甚至會有人因為陳東明的話,而生出各種各樣的不滿,但是現在,他們一個個臉上堆積的,多時笑容。

「陳兄,我們知道這件事情,我們有點理虧,但是還請陳兄見諒,您應該知道,在這種事情上,我們這些人,是迫不得已的。」說話的,是重玄門的一個老者。

他的話,引起了冰月仙子等人的共鳴,雖然四天高居九道之上,但是此時他們在面對陳東明的時候,依舊覺得自己有那麼一點點的虧心。

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們就有一種討好陳東明的心態。

陳東明也知道,自己在這個時候,還不能四處樹敵。雖然鄭鳴逼退了利劍上人,但是他的心中,對於鄭鳴還是有一絲的擔憂。

畢竟,利劍上人可是小聖!

利劍上人須臾之間,已經出現在了大海之濱,站在無盡的大海上,利劍上人緩緩的伸出了手掌。

他的手潔白如玉,沒有半點的瑕疵,但是隨著他的手掌伸出,一滴滴的血痕,從他的肌膚之中,不斷的溢出。

剛剛那一戰,看似兩個人平分秋色,但是利劍上人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

他雖然不能說輸,但是在剛剛的碰撞之中,他不但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而且還受了不輕的傷勢。

一滴滴的血痕,乃是在碰撞之中,鄭鳴那一拳所蘊含的力量,灌入到了他的體內。

作為小聖,他的身體強大到了無懼普通的先天之寶,但是鄭鳴那一拳,卻讓他吃足了苦頭。

三千神禁匯聚的力量,雖然比不了天地開闢之前的混沌之氣,卻也差不了太多,以至於現在,他都沒有能夠完全將這股氣息逼出來。

鄭鳴!

嘴中念叨著著這個名字,利劍上人的眼眸中,全部都是恨意。他知道,從此之後,這個名字必將名揚四海,而他,則要成為這個名字主人成名的墊腳石。

就在他心中怨恨越加強烈的時候,一種不好的感覺,陡然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也就是一個瞬間,利劍上人扭頭朝著遠處看去,他看到了一個身影,正靜靜的看著他。

這身影同樣立於水面之上,只不過此時,他並不是一如自己,融入大道之中,而是他自己站在那裡,自成一方天地。

鄭鳴,他追過來了!

看到明顯有一絲追殺自己味道的鄭鳴,利劍上人心中的第一個感覺就是憤怒,他利劍上人什麼時候,被一個晚輩追殺。

「你想要幹什麼?」扭過頭來的利劍上人,眼眸中閃爍著冰冷的殺意,猶如太古鴻蒙的殺氣,從無盡的虛空直落而下。

這種殺意,可以將九天攪亂,這種殺意,可以讓天地崩殂,這種殺意,可以讓蒼生變色。

不過這種殺意,對於現而今的鄭鳴,並沒有太大的影響,他三千婆娑世界全部達到了神禁,得到了三千神禁的他,可以說本身,就已經有了巨大的超脫。

「送上人一程!」鄭鳴說話間,上前一步,一拳再次轟出!

利劍上人怒氣沖霄,他雙手掐動,腳下的海水,頃刻之間全部匯聚到了他的手中。

這些海水,被利劍上人用大神通,直接壓製成一柄蔚藍色的長劍,朝著鄭鳴的拳直接應了上去。

東海之濱,海水不知道有多少,更有不知道多少的漁人,在東海之上打漁,但是,隨著利劍上人一念之間,這些海水,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

於是,大魚匍匐於大地,漁舟擱淺在陸地,更有百丈巨龜,想要騰空而起。

轉瞬之間,東海之濱已經是滄海桑田!

不過這些,鄭鳴並沒有在意,他的拳頭和利劍上人凝結東海之水而成的長劍,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

在大倫山外的碰撞之中,利劍上人在力量上吃了鄭鳴的虧,所以這次,他直接運用大道之力,將整個東海的海水聚集在一劍之間。

但是,當拳頭和蔚藍色的海水劍碰撞在一起的瞬間,那蔚藍色的海水長劍,就在虛空之中,直接崩碎開來。無盡的海水,一個瞬間,從虛空之中再次灑落。

鄭鳴此時,正要踏步攻擊,但是那洶湧海水下落的剎那,他看到了一艘艘大小不一的漁船。

雖然在一怒之間,他可以彈指之下,滅殺敵人無數,但是這些漁人和他無冤無仇,卻因為他的尋仇而死,鄭鳴難以心安理得的漠視。

他大手一抓,三千神禁之力匯聚成一個萬丈巨手,將那洶湧下落的海水,直接抓在了虛空之中。

「婦人之仁!」利劍上人本來已經準備後退,此時看到鄭鳴竟然伸手抓向那無盡的海水,當下冷哼一聲,兩根手指如劍,朝著鄭鳴劃出一指。

這一指,一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但是隨著這一指的揮出,一股鋒利無匹的力量,從虛空之中,朝著鄭鳴直接劃了過來。

天地大道,規則之力。

鄭鳴此時,想要躲避,已經有些來不及,他淡淡一笑,衣袖抖動之中,一股狂風,朝著那鋒利無比的劍光,直迎了過去。

狂風吹動,鋒利無匹的劍光後退。也就在這一個瞬間,那本來崩碎的海水,再次被鄭鳴聚集在自己的手中。

他左手托著那東海之水匯聚而成的水球,右手再次揮動三千神禁聚集的拳頭,朝著利劍上人重重的轟擊而去。

利劍上人身影如電,在鄭鳴的四周不斷的閃動。但是無論是利劍上人從何處攻擊,迎接他的,都是鄭鳴的拳頭。

三千神禁成天地,雖然天地殘缺,但是在一次次的碰撞之中,利劍上人卻被那一股股磅礴的力量,撞擊的心神搖曳。

再一次躲避過鄭鳴的拳頭之後,利劍上人騰空,再次消失在了十萬里之外。

這一次,鄭鳴並沒有立即的追趕,而是手指輕輕的彈動,將所有東海之上擱淺的漁船輕輕的抓起,隨後才將那隱含著東海之水的水球,扔進了東海之中。

一個眨眼,東海無水,又是一個瞬間,漁舟重新漂浮於海上,這等的情形,對於那些捕魚的漁民而言,簡直就是在做夢。

而就在他們一個個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鄭鳴已經再次腳步踏動,衝出了十萬里。

此時的利劍上人,出現在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之上,他看到鄭鳴出錢,手指朝著那高聳入雲的山峰一點,那巨大的山峰,帶著無邊的劍道之意,朝著鄭鳴再次橫掃。

鄭鳴無懼,三千神禁匯聚在一拳之間,然後重重的轟擊而出。利劍上人在鄭鳴再次轟擊的剎那,眼眸中,卻露出了一絲的喜色,他朝著天際一點,三千星辰的光芒,被他匯聚在一掌之中。

無限星輝,割裂天地,這才是利劍上人準備對付鄭鳴的手段。

三千星輝,隱藏無盡的鋒利!而在這星輝閃爍之中,更隱含著一種好似脫離了利劍之道的神韻。

對於這些,鄭鳴並沒有太大的理會,他再次催動自己身上的三千道神禁之力,而後直接朝著那三千星輝,重重的轟擊了過去。

拳過,星輝成碎片,讓天際更加的燦爛,而利劍上人的嘴唇之間,卻多出了一絲的血漬。

利劍上人看著騰空而來的鄭鳴,猶豫了剎那,身軀再次融入大道之中,轉瞬消失不見。

上天、入地、火海、冰川!

兩個人一追一逃,幾乎在轉瞬功夫,就已經走遍了歸元大世界無盡的天地。 南無涅槃天內,岩提亞聖盤坐在雲床之上,神色淡漠,一副神遊八極的模樣。

赤紅色的煙氣,在四周不斷的飄動,這些煙氣,一道道漂浮之間,就好似盤龍,席捲於九天之上。

「祖師,重玄門譜葉上人求見!」一個年輕的童子,輕快的來到岩提亞聖所在的雲床外,輕聲的稟告道。

岩提亞聖緩緩的睜開了眼眸,沉吟了剎那,這才淡淡的道;「有請。」

譜葉上人進來的很快,他雖然是小聖,但是在岩提亞聖面前,卻一直都是保持著半師之禮。

「見過亞聖!」譜葉上人彎腰行禮,臉上神色顯得恭謹無比。

岩提亞聖一揮手,輕聲的道:「上人不用多禮,看座!」

侍奉在一旁的弟子,快速的拿出一個錦墩請譜葉上人坐下,譜葉上人落座之後,直接開門見山的道:「現在那一戰,不知道亞聖可曾注意到。」

「自然要注意。」岩提亞聖輕輕一笑道:「利劍為人一向霸道,再加上和長生天那個老傢伙交好,所以有些目中無人。」

「這一次,讓他吃點虧也好。」

說到此處,岩提亞聖哈哈一笑道:「現在應該是那利劍後悔操之過急了。」

譜葉上人對於利劍上人,從來都沒有什麼好感,此時聽著岩提亞聖的話,也跟著笑道:「亞聖您說得不錯,這一次,利劍確實要吃點虧了。」

「不過那鄭鳴,好似太過奇異了,他的修為只是神禁初期,但是卻壓著利劍上人打,這……」

這什麼,譜葉上人並沒有說出來,但是很顯然,他相信岩提亞聖明白他話語之中的意思。他這一次之所以親自來到南無涅槃天,為的就是請教這個問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