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國防護與神國之主息息相關,以他如今實力未必不能破解,可問題是驚動天蟄老魔之後該如何收尾。

當他踏足到天蟄神國百米之後,刑戶手中的印決才看看結束,淡淡的神國防禦開始合攏起來。

趁著神國防禦還沒有發揮出真正威力,葉一鳴眼中殺意爆閃而出,右手長劍向身後一引,左手同時捏起劍訣。

看著他這古怪的動作,韓江和白茉莉不由疑惑起來。

「他這是要做什麼?難道現在就要攻擊天蟄神國的防禦?」韓江看得一頭霧水。

「或許吧,他能一招廢掉白元的左臂,實力絕對不是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這點,或許真有一場大戰呢!」白茉莉冷笑一聲。

兩人交談的瞬間,葉一鳴就完成手中動作。

「白虎殺!」

「吼!」

隨著葉一鳴的喝聲,身上散發著濃郁煞氣的碩大白虎就浮現在高空之中。

見識過葉一鳴蒼龍殺的刑戶和白元兩人心中都是已經,下意識後退半步。

卻不知,葉一鳴本就擔憂白虎殺能否衝過兩人的防禦,直接斬殺跟著兩人而來的那些神君強者,這才會同意讓他們回到天蟄神國之中。

至少當兩人站到城牆上之後,就無法瞬間阻擋自己的攻擊。

白虎虛影的吼聲大有虎嘯震山林之勢,讓站在城牆上的幾名神君九重強者心中都是微微一顫。

轉瞬間,白虎虛影就穿過還未完全成型的神國防禦,直指刑戶和白元兩人而去,嚇得兩人立刻取出各自的防禦寶物準備抵擋。

可就當白虎虛影接近兩人的一瞬,驟然朝兩人右側繞去。

兩人還沒反應過來,道道慘叫聲就在城牆上響起,很快就傳到城中。

「系統提示:恭喜宿主斬殺神君九重強者一名,獲得神源值17萬……」

「系統提示:恭喜宿主斬殺神君八重強者……」

……

白虎殺每次出擊,都讓葉一鳴腦海中的系統提示之聲接連不斷的響起。

不過一息時間,葉一鳴的神源值就已經超過一百五十萬之巨。

刑戶兩人雖然不知道葉一鳴為何費這麼大的心力對付那些普通神君強者,卻也不敢讓白虎那般肆無忌憚的殺戮下去,急忙朝白虎追擊而去。

可白虎的速度快極,饒是兩人以最快的速度追趕、攔截,卻也在兩息之後才追上白虎。

就當他們準備出手之時,天蟄神國的防禦大陣也完全成型,白虎虛影不需兩人出手,就化作一道劍芒消散在空中。

白虎的變化,讓兩人氣得差點噴出一口鮮血。

僅僅三個呼吸時間,他們帶來的神君實力戰士竟然就隕落了七百多人,神將境界強者卻只隕落了不足百人,這讓兩人氣憤之餘,心中卻升起濃濃的疑惑。

要說葉一鳴這一擊的殺戮只是向他們示威,即使打死兩人,他們也不會相信。

旋即,兩人就快速回到城牆之上,正好聽到葉一鳴口中的自言自語聲。

「三名神君九重強者,七百三十名神君強者,六十七名神將巔峰強者,竟然就增長了這麼點神力,不過也夠了,就算升不到神王三重,應該也能突破神王二重吧?」

聞言,兩人立刻怔住。

「擊殺八百人,竟然就能讓他的實力突破神王二重,他修鍊的是什麼功法?」

「不好!他若真能突破神王二重的話,豈不是有跟老仙一戰的實力?再將我們天蟄神國覆滅的話,恐怕實力至少也能有神王七八重,到時候他恐怕真有跟齊聖尊者座下強者一戰的實力,尊者不知道他有殺人修鍊的能力,恐怕……」

刑戶不愧是天蟄神國的智囊,口中一段段的分析,立刻就將葉一鳴敢說出要斬殺齊聖尊者之言的原因。

正因如此,他的面色立刻變得蒼白起來。

事實若真如他的猜想這般,齊聖尊者那邊能否斬殺葉一鳴尚且不說,至少他們天蟄神國今天必然覆滅。

刑戶思索之時,神王級別的氣息就從葉一鳴身上散發出來。

「真…真突破神王實力了?難道真是天亡我們天蟄神國嗎?」

刑戶面色煞白的苦笑一聲,心中卻無比後悔起來。

身為天蟄神國智囊的這些年,的確讓他養成眼高於頂的思想,這才會不去詳細了解葉一鳴的實力,就派人前去尋釁。

「悔不當初啊!」

刑戶再次嘆息一聲,才面色灰白地向白元說道:「你去請神主出關吧!順便讓神主向齊聖尊者位面發消息,不要來為我們報仇。」

說完,刑戶彷彿瞬間蒼老了數千歲一般,原本就略顯佝僂的身材,竟然更加萎靡起來。

「那小子不就是突破到神王了嗎?難道連尊者都收拾不了他嗎?」生死關頭,白元也反駁起刑戶的觀點。

可話才說完,刑戶就突然跳起,一巴掌拍在他的頭上,怒喝道:「你知道什麼!?那小子親自帶隊參加神國之戰,都用了三天時間才把天元小子的手下斬殺殆盡,當時他的實力絕對不會超過神君五重,可這才幾天時間?他就突破神王了?你懂嗎?」

刑戶的分析一項沒錯。

聽完刑戶的分析,白元虎軀一震,嘴唇都開始微微顫抖起來,他終於意識到葉一鳴的可怕,並非那些見所未見的武技,更不是他的實力,而是這種修鍊速度啊!

這一刻,他恨不得抽自己幾個耳光。

暗恨自己當初為何沒有阻攔對葉一鳴的神國出手。

可事已至此,即使他再怎麼後悔也晚了,立刻轉身朝天蟄神國深處飛馳而去。

……

……

「系統提示:恭喜宿主突破神王境界,消耗神源值100萬,當前神源值173萬,消耗150萬神源值可提升到神王二重。」

聽著腦海中的聲音,葉一鳴差點噴出一口鮮血。

實力尚在神君境界時,每提升一重都要增加五萬神源值,就已經夠讓他心疼了,此時卻一漲就是整整五十萬,二分之一。

按照這般計算,那他突破神尊之時,豈不是需要一千萬神源值?

突破傳說中的神帝境界,豈不是需要一億神源值?

要知道,諸天萬界強者雖然不少,卻也不是無窮無盡,且隨著他實力一點點增長,殺敵帶來的神源值也會不斷削減,一億神源值,難道要讓他把諸天萬界的所有人都殺光嗎?

「系統提示:恭喜宿主突破神王境界,可領悟聚神訣,可在斬殺敵人時,吸收敵人神格進行煉製神格丹,每顆神格丹可提升神源值100萬點,領悟聚神訣需消耗神源值100萬點。」

聽到這道聲音在腦海中響起,葉一鳴的雙眼立刻亮了起來。

他的聚靈訣雖然也有煉製的能力,卻僅限於煉製藥草和獸類身上的靈材,對於神境強者卻沒有半點辦法。

雖然不知聚神訣需要斬殺多少敵人才能煉製一枚神格丹,可一枚就是一百萬神源值,這也足夠讓他驚喜。

「領悟聚神訣!」

葉一鳴不假思索,就選擇將神源值消耗在聚神訣上。

至於實力的提升,讓葉一鳴的目光再次轉移到面前刑戶等人身上。

「既然突破了,那就讓我先破開這裡的防禦吧!」

葉一鳴輕聲一笑,反而將長劍收了起來,一步步向天蟄神國的防禦,直至接近到十步範圍時,葉一鳴周圍的空氣就開始出現點點氤氳之色。

旋即,熊熊烈焰就在葉一鳴身上燃燒起來,詭異的是這道火焰竟然呈現出黑色。

緊接著,一道白色火焰再次從葉一鳴身上燃燒起來。

陰陽神火。

這種火焰的殺傷力極大,卻不分敵我,尋常時候他還真不願意施展出來。

可此時攻擊的目標卻是神國防禦,他根本不需要有任何擔憂。

「陰陽神火,去!」

葉一鳴爆喝一聲,籠罩在他身上的陰陽神火立刻就向天蟄神國的防禦籠罩過去,在陰陽神火的灼燒下,那道防禦開始出現明顯的減弱。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還有這種手段?」一旁觀戰的韓江還沒從葉一鳴臨戰突破中清醒過來,就再次被陰陽神火的強悍嚇得面色慘白。

「難怪他總給我一種根本不把刑戶等人放在眼中的感覺,看來以他的實力,即使我們兩個位面和天蟄老魔一方實力加起來,恐怕也不是他的敵手啊!」白茉莉嘆息道。

韓江一怔,有些不信地問道:「他的實力只是神王一重而已,這能戰勝天蟄老魔嗎?」

白茉莉白眼一翻,無奈至極的解釋道:「你難道忘了他能一招粉碎白元左臂神格的能力了嗎?而且我剛才隱約聽到他的自言自語,似乎他修鍊的功法是依靠殺人修鍊。」

「殺、殺人修鍊?時間真有殺人修鍊而不遭反噬的功法嗎?」韓江雙唇微微顫抖,顯然對葉一鳴殺人修鍊的方式忌憚不已。

「反正他現在還沒遭到反噬。」白茉莉苦笑一聲,道:「我們權當觀戰好了,無論這小子和天蟄老魔哪一方贏,我們都不要插手,等這件事後,我們就搬離這裡吧!哪怕只是佔領一個小型位面,我也不願意呆在這裡了。」

「好!」

韓江點點頭,中型位面的確能讓他們神國快速發展,可他們的實力顯然已經不足以守住如今的位面,或許和白茉莉共同佔領一個小型位面才能最安全的發展吧!

兩人交談的片刻時間,葉一鳴就將天蟄神國的防禦完全打開。

隨著『嘭!』的一聲巨響聲,天蟄神國的規則完全擴散開來,雖然如今進攻進去依舊受到壓制,可天蟄老魔卻已經無法完全掌控他們的生死,葉一鳴長劍一抖,白虎殺再次施展出來。

「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竟敢破我天蟄神國的防禦?」

(未完待續。) 話音傳出的瞬間,周圍的天地規則就開始出現劇烈波動。

神國防禦才剛剛破開,天蟄老魔想要控制神國的規則很是簡單。

葉一鳴也是一方神國的神主,深知在自己的神國,神主對神國的一切都有著絕對掌控,雖然天蟄神國防禦已破,致使其中天地之力消散不少,憑藉天蟄老魔的實力也足以碾壓他。

感受著神國深處傳來的神王二重的威壓,葉一鳴眉頭輕輕一皺。

這裡畢竟是天蟄老魔的神國,將天蟄老魔引出來並不是容易的事,若讓天蟄老魔躲進神國不敢出戰,他也一點辦法都沒。

「神王二重嗎?既然如此,那我也先提升到這個等級再說。」葉一鳴口中喃喃一聲,長劍再次一抖,出手就是一朵劍花。

這種攻擊刑戶不久前就見過一次,正是蒼龍現!

「嗷!」

蒼龍身影還沒有完全顯現出來,一道驚天龍嘯就先一步在周圍傳盪開來。

隨著蒼龍身影一點點顯現而出,使得城牆上的刑戶身體劇烈顫抖起來,葉一鳴實力尚在神君九重的時候,憑藉蒼龍現一招廢掉白元的左臂,如今實力高達神王一重,這一招又豈是他能力敵的存在?

想到天蟄老魔已經出關卻沒有立即出現在這裡,刑戶就猜到出現了他無法之情的事情,立刻調轉身形,朝神國深處飛去。

「這,這是怎麼回事?刑戶大人怎麼丟下我們自己逃了?」

「老仙都已經出關了,刑戶大人為什麼就不多頂一會兒?」

「刑戶老鬼這是要拿我們當炮灰啊!混蛋啊!」

天蟄老魔雖然出關,卻遲遲未來,加上刑戶的逃離,讓這些神國戰士感覺到了一絲絕望,不少人都開始破口大罵。

「白虎殺!」

葉一鳴才不會理會那麼多,領悟聚神訣消耗了一百萬神源值后,他距離神王二重實力之差七十多萬而已,這個數字放在以前會讓他頭疼很久,可在白虎殺面前根本算不上什麼事情!

沒有了天蟄神國的防禦,白虎殺施展之後,白虎虛影如同一尊殺神般,瞬間衝進天蟄神國一幹將士之中。

「吼!」

白虎吼聲出口,無數欲要逃亡的天蟄神國戰士如同中了定身咒一般,呆立當場,隨著白虎從那些人周圍一躍而過的時候,那些人連慘叫都沒發出一聲,眉心處就閃過一道血痕,瞬息隕落。

如今尚在城牆處的人,除了刑戶和白元兩名神君巔峰強者外,幾乎聚集了天蟄神國三分之一的戰力。

其中神君九重強者就有十幾位,可在白虎的重裝下卻沒有一人能抵擋住。

幾乎眨眼間,就有不下三十人跌落在地,白虎卻真如虎入羊群一般,瘋狂廝殺起來,無人能敵。

這一幕,看得一旁觀戰的美婦人白茉莉和韓江兩人牙齒都開始不斷打顫。

他們距離葉一鳴不遠,剛才可是清楚的聽到葉一鳴的自言自語聲,如今親眼看著葉一鳴如若玩鬧般展開大量屠殺,讓他們在看葉一鳴時,已經不同之前,反而如同再看一尊惡魔一般。

能夠憑藉殺人升級,還擁有越級挑戰的蒼龍攻擊,又有大面積屠殺的白虎攻擊,這人真是人力可以對敵的嗎?

不對,他好像還是一方神國的神主……

這般算來,別說一個小小的天蟄老魔,恐怕就連他那神尊境界的哥哥親自前來,恐怕都難以斬殺這小子吧?

若是給他一個大量屠殺的機會,實力就會暴漲。

那個時候,恐怕那位神尊強者都有陰溝裡翻船的可能。

想到這裡,兩人同時打了一陣寒顫。

心中不禁有些後悔親自過來觀戰,若早知葉一鳴會這般強大和變態的話,他們一早就搬離那兩個中型位面了。

事到如今,他們知道想什麼都沒用。

心中慶幸著之前沒有幫刑戶等人出頭,想要離去,卻又不敢擅自離開,甚至見識過葉一鳴種種手段后,現在就連向葉一鳴告辭的念頭都不敢升起。

生怕葉一鳴殺戮天蟄神國的人不夠,讓他們正好撞上槍口,只能顫抖著雙腿等待葉一鳴滅殺天蟄神國后對他們兩人的審判。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