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意裝強的話,他不是靈魂,裝出靈魂的樣子,那他意欲何為呢?嚇唬我們,想趕走我們?

如果是裝強的話,那他這裝的技術實在是太差勁了,一眼就看出來破綻了,太明顯了好不好。

如果是在裝弱的話,他本身是靈魂,故意把魂力隱藏了起來,讓人誤以為只是初級魂魄。這樣做的目的估計就是讓人輕視他,從而對他露出不屑和鄙視,不把他放在眼裡。

現在這兩種情況肯定有一種,但是諸葛蹉跎和司馬蓮心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一種。眼看著胡強就要離開了,這可是在逼著他們做出選擇。

「怎麼辦,難道就這樣讓他走了?那我們怎麼跟家主交代。」諸葛蹉跎有點焦急的說了起來。

「是啊!」司馬蓮心一臉的遲疑和糾結,下一秒她臉一橫,似乎是下定了什麼決心。「要不、、、我們就大膽的搏一把,試試看他的虛實。」

「怎麼試?你的意思是、、、和他開打?萬一是真的靈魂修為怎麼辦!」諸葛蹉跎臉色一變,立馬就擔心和害怕了起來。

「不是開打,是切磋,咱們跟他切磋一下怎麼了,萬一真是靈魂修為,冒犯到了他,我們大不了誠心的道歉,他是靈魂修為,不可能真把我們怎麼樣的。」司馬蓮心想出了這樣的辦法。

諸葛蹉跎一聽,覺得這個辦法還是可行的,但是他還是放心不下,心中有點惴惴不安。「話雖如此,不過我看他這人有點古怪,一般活了一兩百年的老怪物,脾氣都是十分的古怪,不按常理出牌,萬一要是、、、、、、」

司馬蓮心一看諸葛蹉跎還在猶豫不決,於是用起了激將法,大為鄙視和不屑的對著他說道:「蹉跎兄,你魂魄後期的修為,也是響噹噹的人物,怎麼現在這麼慫了。」

「你!!!」諸葛蹉跎聽到這話,心裡是一陣的惱火,看樣子這人是很在意別人的眼光和看法。「我哪裡慫了?」

司馬蓮心一看這招奏效,心中一喜,然後接著說道:「怎麼?我難道說錯了嗎?就算這人真的是靈魂修為,咱們本著切磋去的,如果冒犯到了他,相信也不會那我們怎麼樣的,況且我們還有家族撐腰,兩大家族合在一起,也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實力了,相信也能讓他有所顧忌,所以這樣一來,這點險你還是不敢冒,你不是慫是什麼?」

司馬蓮心說的字字戳心,並且特別的在理。諸葛蹉跎聽到司馬蓮心這樣一分析,覺得確實不假,這點險冒了又有何不可。

於是他心一橫,對著司馬蓮心說道:「哼~我這叫小心駛得萬年船。不過這一次,我讓你看看我的勇猛!」

「好呀,小妹可是非常的期待。」司馬蓮心一瞬間變得小女人了起來,模樣還怪好看和可愛的,並且她現在賣萌嗲嗲的樣子,並不會給人一種噁心和想吐的感覺,真是奇了怪了!要知道,她可是已經中年女人了啊。

諸葛蹉跎看到司馬蓮心現在這個sao樣子,心中異樣之感升騰而起,上下掃射了她幾眼,他就直接沖向了胡強。 第186章鎮魂還沒出手

「靈魂大人,小輩斗膽請賜教,還請指點一二。」諸葛蹉跎說著就嗖的一聲閃到了胡強的身前,然後一拱手,右手呈鷹爪,直接朝著胡強抓了過去。

胡強見狀,冷哼一聲,快速的一閃就躲開了。他之所以能躲過去可並不是實力強到可以跟諸葛蹉跎一較高下的地步,他才魂魄初期,哪裡是諸葛蹉跎魂魄後期的對手,他是早早的就做好了準備,只要對方一有動作,立馬就做出反應。

再加上雖然胡強只有魂魄初期的修為,但是他的魂魄初期可不是尋常的魂魄初期,被六道之力淬鍊之後的魂魄,豈能和普通魂魄相提並論!

現在的胡強雖然只有魂魄初期的修為,但是實力可以媲美魂魄中期,並且如果有好的魂術和魂器的話,甚至都能跟魂魄後期走上幾個回合。當然這個前提是,魂魄後期沒有什麼好的魂術和魂器,而他有。

諸葛蹉跎一看胡強如此輕鬆的就躲了過去,這可跟他之前所表現出來的魂力很不吻合。就單單這一手,胡強的實力最起碼有魂魄中期了。

這下諸葛蹉跎心中開始懊悔了起來,自己一向是穩重謹慎,特么的竟被女的給激到了,然後昏了腦子竟然做了冒犯靈魂大人的事,實在是太不衝動了!

一旁的司馬蓮心看到胡強輕輕鬆鬆就躲了過去,臉上的表情開始凝重了起來,心裡覺得自己判斷失誤了,暗道一聲糟糕。

至於諸葛萱苓和司馬武禹,這兩個人之前見識到了胡強的恐怖,一看他們打了起來,趕緊躲的遠遠的,臉上儘是忌憚的神情。之前他們對胡強沒什麼害怕,但是現在一打起來,之前胡強輕而易舉擊殺木爆土爆的記憶就立馬湧現了出來!

胡強肯定不能再跟諸葛蹉跎交手了,因為接下來一交手,那麼肯定是原形畢露,現在已經把他們給唬住了,所以胡強是見好就收,立馬雙手放在後面,冷哼一聲說道:「想跟我交手?你們還不配,不過既然你們這麼想讓我指教一二的話,那我就叫我的魂獸來替我指教你們。」

「魂獸?」這兩個字在他們的腦海中回蕩著,立馬他們的心中就有了不祥的預感。

話音剛落,胡強冷冷的叫道:「鎮魂」

下一秒一股滔天魂壓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瞬間就鎖定了這四個人。此時諸葛萱苓和司馬武禹是驚恐色變,心中是叫苦不已,怎麼這麼倒霉啊,特么的我可不想向你請教一二啊!是他,幹什麼也把魂壓鎖定我了啊!跟我沒關係啊,大哥!

諸葛萱苓和司馬武禹根本就抵擋不住此等強大的魂壓,「撲通~」一下就給跪下了,從一開始的單手捂著頭跪著,然後到雙手捂著頭在地上打著滾。

諸葛蹉跎和司馬蓮心雖然沒有那麼的不堪,但是也都好不到哪去。司馬蓮心魂魄中期頂峰的修為,此時的她只覺得胸口堵得慌,說話已經是說不出來了,並且身體都動彈不得,好似被捆綁住了。

諸葛蹉跎魂魄後期的修為,難堪程度自然要比司馬蓮心要好不少,說話沒問題,也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但是比以往可是要費勁多了。

這四人抬著頭無比恐懼的看著胡強,確切的說是看著胡強肩膀上一個像貓一樣的動物。

「諸葛萱苓,你們怎麼樣了?」諸葛蹉跎擔心的問了起來,諸葛萱苓可是家主的女兒,出門的時候家主也是囑咐了好幾遍,一定要護她周全,諸葛蹉跎也是滿口答應了,所以他可千萬不能讓諸葛萱苓有什麼事。

諸葛萱苓意識到了有人叫她,可是她根本就說不出一句話,痛苦萬分的在地上捲縮著。司馬武禹心裡別提有多鬱悶和惱火了,這尼瑪又一次躺槍,明明跟自己沒有一點的關係,可是卻遭如此大的罪!

不過從另一方面,司馬武禹是完完全全,徹徹底底的服了胡強了,再也不敢對他有絲毫的輕視,現在的司馬武禹看到胡強,心裡除了恐懼那就是無比的敬畏了!

雖然現在諸葛蹉跎還能動,但是他可不敢輕舉妄動,因為如果他只要一動,那就意味著是在反抗,是在挑釁,是在打胡強和鎮魂的臉,那到時候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魂獸!!!這、、、這隻魂獸最起碼靈魂的修為!!!我的老天!!!那他、、、他肯定是靈魂大人啊!不對!!!魂獸都是靈魂修為了,那他、、、他他他是陰魂??!!!!」諸葛蹉跎想到這裡,身上已經是冷汗直冒,不知道是因為想到了這個,還是因為鎮魂的魂壓壓著他導致的。

「草~這死女人!嗎的,用激將法激我,考~就不應該聽她的話,要是剛才再謹慎一點就好了,也不會出現現在這種情況!」諸葛蹉跎心裡是恨透了司馬蓮心,覺得女人果然就是麻煩,沒什麼用盡給添亂。

司馬蓮心這時候也是不停的自責,暗自叫苦不已,真怪自己這張臭嘴,沒事好好的為什麼要去試探!這下好了吧,還不知道怎麼去收場呢!

「靈魂大人!不~~~陰魂大人!求求您讓您的魂獸收回魂壓吧!饒了我們這些小輩吧!」諸葛蹉跎驚恐萬分的哀求了起來。

「陰魂大人!!!」司馬蓮心一聽諸葛蹉跎說的話,心裡是一咯噔,「陰、、、陰魂、、、、、、傳說中的存在!!!不會吧!!!」她已經說不出來話了,所以根本就無法求饒。

「哼~你知道的倒還挺多,你之前不是想要請教一二嗎?怎麼了,我的鎮魂都還沒出手呢,這還沒指教呢!」胡強高高在上,一副天神下凡的樣子。

「陰魂大人,小輩知錯了,我們見識少,哪知道和您的魂獸差距這麼的大,不小心冒犯了陰魂大人,還請陰魂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我們吧!」諸葛蹉跎再也不敢有絲毫的懷疑和輕視了,已經是徹底的服了! 看到從之前的冰冷殺意,到眼下熱情得過分的池鯉鮒大劍,李學浩有些不適應這樣的轉變,不過卻也知道了對方剛剛的那一番動作,是故意在跟他開玩笑。

能叫出父親和母親的名字,顯然是真的和他們熟悉。

只是這麼想著的時候,李學浩心中還有著一種荒唐感,這個世界真的那麼小嗎?隨便去一個人的家裡,就是和他父親或母親有關係的人,就比如之前去的明月結花家。

「怎麼樣,沒有被我嚇到吧,哈哈哈……」揭穿了身份之後,池鯉鮒大劍非常自來熟地上前一把攬住他的肩膀,用力拍了兩下。

李學浩原本可以輕鬆躲開,最後還是沒有避讓。雖然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真的和父母是好朋友,但能以那種親密的稱呼叫他們,至少證明關係是很親近的。

旁邊的池鯉鮒安娜和鈴木美娜子也被這反轉的劇情給弄得莫名所以,前一刻看上去就要打起來了,下一刻就變得這麼親熱。

「爸爸,真中……」池鯉鮒安娜回過神之後,還帶著一絲訝異和吃驚,聽爸爸的語氣,似乎真中家和她們是世交。

「這臭小子是你耕平叔的兒子,說起來,娜娜,還記得你三歲的時候被什麼人抱過嗎?」池鯉鮒大劍大大咧咧地說道,攬著某人的手卻沒有鬆開,又用力拍了兩下。

李學浩懷疑要是換個身體不是那麼好的,估計都能被他拍出內傷來。他現在嚴重懷疑,這個說是他父母好朋友的傢伙,是不是和他的父母有仇,所以現在趁機報復自己。

「耕平叔?」池鯉鮒安娜聽得一頭黑線,三歲時候的記憶,到現在差不多都忘光了,更不用說記住什麼人抱過她。

「不記得了嗎?」池鯉鮒大劍哈哈一笑,繼續說道:「耕平那傢伙,當初抱你的時候,可是說了要你做他的兒媳,現在你喜歡的人又正好是浩二,他就是我為你挑選的未婚夫,我看你們高中卒業之後就可以結婚了。」

「等一下,爸爸。」池鯉鮒安娜有種搬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她之前只是病急亂投醫,拿某人當擋箭牌,可不是真的喜歡他,儘管對他感覺也不錯,而且剛剛還見識了他那神靈般的力量,但是說到結婚的話,這是不是太快了一點。

「怎麼,有什麼不滿意的嗎?」池鯉鮒大劍皺了皺眉,抬起身邊某人的下巴,就像買菜那樣品頭論足了一番,「浩二長得也不錯,雖然沒有我這麼帥氣,但看起來並不討厭,我認為他已經達到可以做我女婿的程度了。」

「那個……」李學浩已經忍無可忍了,就算是父母的朋友,也太不把他當「人」看了,之前是出於對長輩的禮貌所以才沒有反抗,現在自然不客氣一把從他懷中脫身出來,保持著一個安全的距離,淡淡地說道,「我已經有交往對象了。」

「沒關係,只是交往對象而已,又沒有結婚。」池鯉鮒大劍卻沒有絲毫放在心上,或許意識到他剛剛的動作太過熱情嚇到了「好朋友」的兒子,所以沒有再做出什麼不合時宜的熱情之舉。

「我們將來會結婚。」李學浩又補充了一句。

「哦?」池鯉鮒大劍的臉色稍稍嚴肅了一點,但說出來的話卻與臉上的神色完全相反,「沒有關係,浩二,就算結婚了你也可以再和娜娜結婚,我可不介意你和多少個女人結婚,不過將來你和娜娜的第一個孩子要跟我姓池鯉鮒才行。」

李學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聽到的,這真的是池鯉鮒安娜的親生父親嗎?把女兒往「火坑」里推,而且越說越離譜,一旁的池鯉鮒安娜都聽得忍不住臉紅了。

「抱歉,我想起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沒有做,先告辭了,失禮!」和一個神經病爭辯,那隻會讓自己也變成神經病,李學浩乾脆直接閃人。

「喂,浩二,你還沒有答應……留下來用過晚餐再回去吧,等一下我可以派人開車送你……」

身後某神經病的聲音傳來,李學浩充耳不聞,越走越快。

從池鯉鮒家出來,鈴木美娜子就跟在身後,畢竟她也是和他一同前來的外人。

「真中,我可以請求你一件事嗎?」走了沒多遠,鈴木美娜子忽然追上來,與他並肩問道。

「說。」李學浩一邊走一邊說,當然,麻煩的事情他肯定不會同意的。

「把千姬公主給我吧。」鈴木美娜子稍稍猶豫了一下,鄭重地說道。

李學浩聽得腳步不由一頓,瞬間猜到了她的目的,側頭看她:「你是想讓她做你的式神?」

「可以嗎?」鈴木美娜子沒有否認,一臉期待地看著他。

這種滿含了希望的眼神非常熟悉,李學浩這時候也想通了之前在古井那邊她看德川千姬的眼神為什麼會帶有那種期待之色了,恐怕那時候她就想要擁有一個式神了,而德川千姬就是她的目標。

「如果她同意的話,我沒意見。」雖然對德川千姬身上的一些東西感興趣,不過李學浩也並非那種求知慾非常旺盛的人,把德川千姬送出去的話,也能省個麻煩。

「謝謝你,真中。」鈴木美娜子由衷地感激道,她還以為事情不會那麼順利呢。

李學浩停了下來,走到路邊,將德川千姬從戒指中放出。

一得到自由,德川千姬還記得之前和小笠原姐妹抱頭痛哭的一幕,就是被眼前的少年給拆散的,但此時她已經冷靜下來,知道面前的少年看似普通,其實可能是與蚍蜉大人一樣的強大存在,小心翼翼地問道:「大人,您可以把小笠原姐妹還給我嗎?」

「不行。」李學浩直接拒絕,雙胞胎姐妹可不是可有可無的德川千姬,從幫她們把身上的怨氣消掉之後,就已經算是他的「半個人」了,根本不容半點分說,轉而指了指旁邊的鈴木美娜子問道,「她想讓你做她的式神,你同意嗎?」

德川千姬顯然也知道式神是什麼,看了眼這個姿色不遜於她的少女,目光不由一亮:「你們是一起的嗎?」

「是的。」鈴木美娜子也沒多想,以為問的她們是不是一起來的。

「好,我同意做你的式神。」得到確切的答案,德川千姬馬上答應下來。 第187章靈魂不可辱(上)

「剛才吵著要請教的是你們,現在哭著不要請教的也是你們,你們這樣讓我很難做啊!到底是要還是不要呢?」胡強顯得很苦惱,很為難。

「不要、、、不要了,不要了,我們知道錯了,請饒了我們吧。」諸葛蹉跎趕緊低下頭求饒的說著,心裡是擔驚萬分,因為他摸不透胡強的脾氣,覺得胡強這樣子搞不好下一秒就要乾死他。

胡強看了看他們,覺得也差不多了,給了他們這樣的一個教訓,相信他們對自己已經是敬畏到了極點,把自己想象的比實際更加的恐怖了。

於是胡強對著諸葛蹉跎說道:「好吧,我知道你們不是存心的,也沒有半點的輕視和對我不尊重。」

諸葛蹉跎他們聽到胡強的這句話,心裡是大喜,原本緊張害怕的心總算是可以放進肚子里了,可是他們萬萬沒想到,事情怎麼可能就這麼算了!

別忘了胡強只是一個表面很牛逼的存在,實際上只是一個魂魄初期剛踏入門檻的修魂者,他缺的就是資源,現在有幾頭蠻肥的羊子在他面前,如果不好好的宰一頓就這樣饒了他們,那還是胡強嗎?

於是接下來胡強話鋒一轉,接著說道:「但是我這魂獸脾氣有點暴躁和古怪,只要放了出來,就必須得吞噬點什麼,不然的話暴脾氣根本就壓不住,連我都很難壓得住。」

諸葛蹉跎等人聽到這句話,嚇得他們的臉一下子就蒼白一片,不停的顫抖了起來,他們整個人都被籠罩進了死亡之中。

這時候鎮魂心領神會,從胡強的肩膀上跳了下來,然後自身魂壓一凝,體型瞬間暴漲了起來!一眨眼的功夫,就變成了一棟樓房那麼的大,並且模樣極為的恐怖,如同混世魔王一般!

這可把諸葛蹉跎等人給看的嚇尿了,這尼瑪變得這麼大,是準備開始吞噬的節奏啊!

「那、、、那怎麼辦啊陰魂大人,您可得救我們啊!」諸葛蹉跎已經被嚇的喪失了理智了,心裡只想著活命,其它的什麼也不顧及了。

司馬蓮心以及諸葛萱苓和司馬武禹也同樣是如此,他們都已經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所以只要有一絲希望能活下去,他們說什麼也得抓住。

他們哪能想到,本來就是來找找胡強,感謝感謝,順帶著探探胡強的虛實,摸清楚底細,沒人想到會有生命危險,可是現在真特么的有生命危險了!

司馬蓮心他們說不出話來,心裡是焦急萬分,生怕諸葛蹉跎話說錯了,惹得胡強不開心,然後他的魂獸就一口咬了過來,那他們就徹底的嗝屁了!原來死亡離自己這樣的近,死亡原來是如此的容易和簡單!

「鎮魂,幹什麼,變回來。」胡強作勢假裝對著鎮魂說了一句,但是這話在外人看來似乎是這個意思,但是鎮魂已經把魂種交給了胡強,自然是明白鬍強心中真正的所想。

所以這一次它並沒有聽從胡強話語的意思,而是聽從胡強心中的意思,揚天大吼一聲,震的是天地都為之色變!

也因為這一聲吼,司馬蓮心差點沒昏死過去,諸葛萱苓和司馬武禹就更不用說了,在鎮魂變大的一剎那就昏死了過去。

目前也就諸葛蹉跎沒有昏死過去,不過估計也快了,此時的他痛苦難受到了極點,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快被擠爆了!

「陰、、、陰魂大人,饒饒、、、饒命啊!我們不是有意冒犯您和您的魂獸的,求您大發慈悲饒了我們吧!只要能活命,我什麼都可以不要了!求求您了,求求您了、、、、、、」諸葛蹉跎已經是絕望到了極點,拼了命的求饒了起來,他現在混的是有模有樣,要什麼有什麼,家族中也是寄予厚望,所以他是真的不想死啊!

胡強一看他們,知道已經是到了底線了,於是對著諸葛蹉跎說道:「也罷,那我就盡全力壓住我的魂獸,你們交出所有的東西給我的魂獸,這樣的話興許就沒事了。」胡強對著諸葛蹉跎淡淡的說了一句。

「是是、、、是~陰魂大人!」諸葛蹉跎聽到后立即照做,取出了自己的魂帶。

司馬蓮心看到諸葛蹉跎已經取下了魂帶,她正在努力的想取下魂帶。胡強看了看他們,對著鎮魂嚴厲的說道:「快收回魂壓,鬧的還不夠嗎?」

這一次鎮魂聽了胡強的話,立馬就收回了自己的魂壓,然後變回了之前的大小,乖乖的坐在了胡強的肩膀上,不停的蹭著胡強的脖頸。

沒了魂壓的壓制,諸葛蹉跎和司馬蓮心是大感輕鬆和舒暢,有種脫胎換骨,重生的感覺,覺得能活著真的是太好了!不過他們的心並沒有徹底的放下來,因為現在還沒有脫離生死,自己的小命還在胡強的手裡。

沒了魂壓的壓制,司馬蓮心終於是可以動彈了,她倒是很識時務,趕緊把自己的魂帶交了出來,

魂帶里可是有著不少的好東西,都是她千辛萬苦才得到的,雖然心中是萬分的不捨得,但是不捨得也得捨得,畢竟魂帶裡面東西再珍貴,也沒自己的小命珍貴!

胡強一看他們主動的交出了自己的魂帶,於是右手一揮,諸葛蹉跎和司馬蓮心的魂帶就自動飛了起來,落在了他的手上,然後讓鎮魂叼在了嘴裡。

「好了,此事就這樣過去吧,我也不計較你們的冒犯了。」胡強很平靜的說了一句。

「多、、、多謝陰魂大人饒命!」諸葛蹉跎喘著粗氣,撲通一下就跪了下來,然後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這一次他可是嚇的夠嗆!讓他重新深刻的認識到了靈魂的強大!這還只是靈魂魂獸,就讓他如此的不堪,輕而易舉就能殺了他,那如果是人的話,那該恐怖到什麼地步!

「多謝陰魂大人的不殺之恩,我們再也不敢了!」司馬蓮心也跪了下來,膽戰心驚的說著。這一次的經歷讓她想起了族中長輩說的一句話:靈魂不可辱,陰魂就更不可辱了!碰到他們趕緊乖乖跪下,聽憑發落! 第188章靈魂不可辱(下)

諸葛蹉跎和司馬蓮心之前從沒有接觸過靈魂的存在,陰魂就更沒有了,雖然族中長輩都告誡說,如果碰到靈魂大人的話,叫他們一定小心再小心,切忌靈魂不可辱!這方面半點的心思都不能有!!!

他們也只是聽聽,根本就沒有太多的在意,因為從來都沒有碰到過靈魂的存在,根本就不清楚靈魂的強大,腦海中自然就沒有這方面的概念,所以這才會出現了之前的舉動,竟然膽敢試探和發起請教。

胡強並不知道什麼靈魂不可辱這句話,就算知道了這樣的話,他也不可能放在心上。因為如果靈魂強者站在他的面前,只要惹他不爽了,他輕而易舉就把他給滅殺掉,什麼幾把狗屁靈魂不可辱,直接乾死!

就算是更強大、更尊貴的陰魂強者,如果惹到了胡強,照樣二話不說直接滅殺!在胡強面前裝碧,管它什麼靈魂陰魂,管它什麼這個不可辱,那個不可辱,全都直接乾死!

「至於你們請我去你們府上坐一坐,目前沒有時間,留下你們的地址,回去跟你們的家主說,有時間的話我會去拜訪的。」胡強漫不經心的說著。

「是!是!這是我諸葛家的地址。」諸葛蹉跎大喜過望,趕忙把地址告訴了胡強。

「這、、、這是我司馬家的。」司馬蓮心也跟著把地址告訴了胡強,滿臉的笑容。

這兩人已經是徹底的服了,和之前一開始對胡強的態度決然不同,一副奴僕的樣子!經過這一次,他們終於是深刻體會到了什麼叫靈魂陰魂不可辱了!

本來胡強可以什麼都不說,並且想殺就殺了他們,但是胡強並沒有這麼做,相反還客氣的要了他們的地址,並說以後有時間會去拜訪的。

且不說胡強這話是真是假,就算是客套話,其實根本就不會去,但是這可給足了諸葛蹉跎和司馬蓮心的面子了。當然,確切的說是給足了諸葛家和司馬家面子。

頓時諸葛蹉跎和司馬蓮心臉上笑開了花,他們已經把自己當成了奴僕了,現在主人給了他們一點面子,這得是多麼大的榮幸和自豪啊。

要知道,靈魂的尊貴自不比說,想要看到他們一眼,那可是比登天還難!尋常人哪能得此一見!至於陰魂,那就更加的神龍見首不見尾了,傳說中的存在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