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楚越戰越兇猛,不顧身上喋血,咬牙撲上去。各種意境在他的元靈演化下,不斷的變幻,意境變幻不定,配合葉楚的劍戮,戰力恐怖。

王威等人越戰下去,心中就越是湧起來寒意。面前這人太過妖孽了,他居然以一己之力來演化他們的各種意境,雖然無力達到他們真意的地步,但也非凡無比。

這要何其恐怖的感悟力,才能做到這點?

越戰下去,葉楚意境磨練的就越為成熟,演化出來的意境,和他們就越來越接近。一個兩個也就罷了,可問題這麼多人啊。

蘇蓉早已經獃滯了,愣愣的著這個和她有過曖昧的男子。無法想象那個曾經堯城辱罵鄙夷的少年,達到了這種驚人的地步。

蘇蓉面色蒼白,咬著嘴唇,直直的站在那裡,緊緊的握著拳頭,想到堯城的那一年那一月,內心怎麼都不能平靜下來。

王威等人見此,怒吼了起來,各種意境都驅動到極致,再次一擊,直接把葉楚轟的砸在青石之上,葉楚嘴角溢出了股股血液。

這一幕讓眾人深吸了一口氣,心想打到這種地步,應該到此為止了吧。

可是,他們還是低估了葉楚的強悍。一個個瞪眼著從青石上翻身而起的葉楚,他拖著顫抖身體,奪取天地元氣,再次撲向王威幾人。

王威等人也沒有想到,葉楚居然還有戰鬥力。有幾人因為放鬆下來,被葉楚的無息劍貫穿,慘叫倒在地上。

「混蛋!他如何能如此強悍!」王威等人怒罵,這傢伙怎麼如同打不死的小強一般,強悍的讓人恐怖,被他們打的不斷喋血,可他卻未受到影響似的,反而越戰越勇,堅韌的讓人頭皮發麻。

紀蝶也為此好奇,難以理解。這樣堅韌的體質,太過異於常人了。

當然,誰都不知道葉楚是有妖靈藥液的幫助,再加上奪之奧義,才能有責如此神效。

葉楚越戰越勇,繼續和王威等人戰在一起。

王威一群人怒急,意紋震動而出,四面八方向著葉楚震殺而去,要把葉楚徹底打殘。

可就在這無窮的意紋震動而出的時候,葉楚整個人突然氣勢爆射而出,青蓮中的黑鐵顫動,葉楚的元靈沸騰,無數的意境從其中暴動而出,其中不少意境和王威等人有相似之態。

「奪日月之精華!」葉楚吼叫之間,奪之奧義帶著意境衝天而起,在這個瞬間,太陽的光輝徹底被奪取,傾泄而下,沒入到葉楚的身體內,衝擊葉楚的身體,湧入到葉楚的氣海中。

… 第五百二十七章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反應不急,傾泄而下的光華籠罩在葉楚身上,葉楚整個人的氣勢憑空暴漲了起來,全身爆發出灼熱的氣息,熾日的精華被他全部吸收到體內。

「他要突破到王者之境?」不少人驚呼了起來,王威等人更是大駭。要是葉楚步入到王者,那他們必敗無疑,因為這個人太過恐怖了,再蛻變一次絕對遠遠超過他們。

「出手!攔住他!」王威等人-大喊,一個個爆射而出,恐怖的力量直射葉楚而去,要阻攔葉楚突破到王者之境。

葉楚吞噬著傾泄而下的日月精華,整個身體都有著火辣辣的疼痛。彷彿在被火焰灼燒一般,氣海充沛,力量震動。

無窮的日月精華不斷傾瀉而下,葉楚感覺自己的肉身得到了非人的洗禮。每一次洗禮,葉楚的肉身都被洗刷一變似的。

在這樣的洗禮下,葉楚更是覺得自己如入火爐一般,灼燒的厲害。

這恐怖的力量不斷的衝擊到葉楚的氣海中,葉楚的氣海彷彿要被撐爆一樣,這樣恐怖的力量洗禮,讓葉楚都感覺心驚肉跳。

而此刻葉楚身體,也因為這恐怖的力量,身上有著一滴滴血珠從肌膚湧現出來。更新最快最穩定,)這一幕讓沖向葉楚的一群人為之一愣,隨即眾人-大喜了起來:「他未用意煉體就妄想衝擊玄元境,他樣子,身體承受不了突破到王者日月精華洗禮了。」

所有人都失神,只覺得這傢伙是一個瘋子,而且還是一個傻子。未用意煉體,如何能承受日月精華,天地元氣的洗禮?此刻他走到這一步,十之**要身體炸裂了。

「一個如此人傑,難道就要因此而死嗎?」眾人只覺得這是一個諷刺,葉楚沒有死在別人的手中,反倒是死在自身的修行中。

一個未能以意煉體的人,強行突破到王者,不死也得重創。 朕的棄後很傾城 而此刻葉楚,日月精華天地元氣如同洪水一樣傾瀉而下,身體都被洗刷出血液,這是身體爆裂的前兆。

紀蝶在遠處著這一幕也錯愕,心中難以置信。心想葉楚怎麼可能犯這樣低級的錯誤,一直以來紀蝶都只是認為葉楚未能感悟突破到玄元境的契機,卻不知道葉楚居然未能以意煉體,這樣錯誤,正常的修行者都不會犯啊。

王威等人沒有繼續出手了,他們臉帶笑容,原本以為還要你一番激斗,但沒有想到葉楚自廢。

葉楚感覺整個人都要爆裂了,他沒有想到突破到玄元境的洗禮如此恐怖,不是他能承受的,力量在體內奔涌毫無規律,葉楚身上的血珠湧現的更多。

幾乎下一個瞬間,葉楚的身體都要爆裂。葉楚咬著牙齒,手中印結瘋狂的驅動了起來:「奪!」

隨著葉楚一聲大喊,體內衝擊如同洪水的力量被直接抽出,葉楚再以青蓮爆射而出,橫截在葉楚的頭頂,擋住了傾瀉而下的日月精華。

「奪而化劍!」

葉楚怒吼間,在葉楚體內肆虐的力量,如同被神力剝離似的,衝擊而出,化作一道巨大的劍芒,劍芒恐怖非凡,化作劍戮,鋒芒畢露。

任誰都沒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下葉楚還能扭轉乾坤,剛剛要被崩裂的身體此刻就恢復了正常。這誰都不敢相信,因為那種情況下,就算是皇者前來,都無力回天了。

紀蝶著葉楚身前閃動的情花,眼睛更是跳了跳,這道秘法果真絕世,連這樣的情況都能逆轉。這到底是什麼秘法?難道是至尊法?

沒有誰能給紀蝶答案,此刻葉楚化作利芒的劍戮爆射向王威等人而去。這原本要衝擊王者的恐怖力量,激射之間,空間都要碎裂。

王威一眾人根本沒有想到會是如此,一群人倉促的爆射出力量,化作恐怖的意紋,妄想擋住這驚天的一擊。

「碰……」

但王威等人太小葉楚衝擊到王者的力量了,這股力量橫擊而出,近乎大半的修行者被直接轟飛出去,一個個口吐血液,伴隨著葉楚的無息劍而出,慘叫不斷。

僅僅是一個瞬間,倒在地上的就有十多人。這一擊的強悍,展露無遺。

葉楚傲然的站在那裡,隨著風嘯,染血的衣衫飛舞,但卻有著讓人心悸的威勢。

此刻的葉楚,比起之前氣勢更為恐怖。就靜靜的站在那,讓每一個人心頭都發顫,彷彿步入了王者了一般。

眾人都知道這是錯感,可還是忍不住生出了恐懼之心。

葉楚深吸了一口氣,想到之前驚險的一幕,整個人差點就爆裂了。不過,也是極其有好處的,身體得到一次瘋狂的洗禮,氣海力量暴漲了許多,雖然未曾真正的步入王者之境,但也算一隻腳步入了。比起之前,此刻他的實力不言而喻。

雖然未能達到真正的玄元境,但也算半王吧。

「還要來嗎?」葉楚望著王威一群人,剛剛衝擊王者的力量太恐怖了,一擊震出,居然傷如此多人。

到了這種地步,再打下去葉楚已經絲毫不怕了。

王威盯著氣勢如虹的葉楚,面色變的極為難。他們三十人,已經被葉楚干翻了大半,加上他實力又大漲,這還怎麼打下去?

「我們認輸!」無力改變的王威等人深吸了一口氣,從懷中取出了天驕圖。

天蠍子面色陰沉,也只能從懷中取出天驕圖。

望著兩道天驕圖,葉楚手臂一卷,把它們捲入懷中,隨即尋找胖子,卻見胖子氣喘吁吁,偷偷躲到一邊準備下山。

葉楚一道劍芒射出去,落在胖子的腳下,胖子被嚇了一跳,趕緊站起來身來,著葉楚面色凄苦,從懷中也取出一張天驕圖,三章天驕圖到手,葉楚才深吸了一口氣,目光向天蠍子:「青彌山的人以後所過之處,你都繞地三里走。要不然,下一次就不是舔腳趾了。」

天蠍子陰沉著臉,但卻不敢在此時反駁葉楚。這個人太過強勢了,強勢的他起不了一絲的爭雄之心。

總裁只歡不 鋒芒畢露的囂張,讓其他的人都咋舌不已。林文卻興奮的整個人面色通紅!

… 第五百二十八章

一戰之後,葉楚無限戰績上再次添加了絢麗的一筆。更新最快最穩定,)眾人對葉楚更是敬畏有加!一路上,前去找葉楚麻煩的修行者,因此漸漸的變少了起來。

這讓葉楚忍不住嘀咕了幾聲。沒有人來找他麻煩,想要取修行者的血液也難了。不過,在紫山之上,取的血液不少,而且都是極其精純的血液,這讓葉楚稍微有些安慰。

從紫山離開時,蘇蓉已經不知道到那裡去了。這讓葉楚為之意外過,心想這女人難道還如此厭惡自己,居然見都不見自己。

沒能見到蘇蓉,葉楚和紀蝶一起下山。但還跟著葉楚還有那個死胖子,他撲到葉楚的身邊,抱著葉楚的大腿哭訴,說自己丟了天驕圖,會被家族打死,然後以各種理由要和葉楚同行。

葉楚原本準備一腳狠狠的踹走這個胖子的,不過意外的是紀蝶答應讓他同行。 絕色總裁的超級高手 這讓葉楚極其意外,但也不管這個胖子了。

「你確定天驕圖和紅塵女聖有關係?」葉楚著紀蝶在擺弄著天驕圖,很好奇的問道。紀蝶依舊穿著那身寬大的黑袍,把曼妙的嬌軀都給遮攔住,這讓葉楚覺得可惜,紀蝶的身材自然沒法說,玲瓏性感,雖然不能做什麼,但是著也養眼啊。只不過,這樣的享受做不到。

紀蝶見葉楚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轉,秀眉微微的皺了皺,不知道葉楚在什麼。

「你難道不知道,要步入王者,首先要築基。築基就是煉體。這不同於普通的煉體,而是以意煉體。」紀蝶履行自己的承諾,對著葉楚說道。

「以意煉體?」葉楚帶著幾分疑惑。

「玄元境,這不同於玄命境。達到玄元境后,力量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身體要容納超乎想象的力量。而要容納如此多力量,除去要有一個強健的身體外,還需要力量井條有序。因為唯有如此,才能保持力量不暴動。」

紀蝶說到這頓了頓說道:「王者的力量太過恐怖了,要是力量不是井條有序的在身體中流轉的話,只要暴走就很容易撐爆自己的身體。你上次突破就是碰到這樣的情況,差點就被力量撐爆身體。」

「如何是以意煉體?」葉楚好奇的問道。

「就是那意境融入到身體每一處,融入到自身的力量中,所有力量按照自己的意運轉。力量在身體的每一個位置,都有意控制。」紀蝶回答道,「以意煉體,就是把意境覆蓋整個身體,融入到自身的血肉之中。達到真正的意氣一體的狀態。」

「玄元境的強悍,就在於此。因為他們意境融入自身,所以容納的力量恐怖到極致。再加上每一次力量震動,都能有意境與之配合,戰鬥力蛻變到無以復加的地步。這也是為什麼玄命境正常情況下絕對不是玄元境對手的緣故。」

葉楚若有所思:「那如何才能把意境融入到自身。」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路!這需要靠自身,不過融入的手段越詭異,越非凡。所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就越強。此刻你雖然強勢無比,但要是融入的意境太過薄弱,也會對你的實力大打折扣,說不定實力將來不如王威一群人也說不定。」

「那你呢?是以什麼手段融入進去的?」葉楚問著紀蝶。

紀蝶了一眼葉楚,隨即才淡淡的說道:「我以金為媒介,借至尊之法融入身軀中。」

「嗤……」葉楚倒吸了一口涼氣,心驚紀蝶的魄力。金的神奇自然不用說,那是至尊留下之物,更恐怖的是這女人居然還以至尊法融入身體。

這種手段,不說當世最強,但也差不多了。

葉楚原本以為,自己總能追上這個女人的,說不定很快就能壓過她一籌。葉楚現在發現。他太小這個女人了。

「你要達到玄元境,那就必須以意煉體。雖然不知道上次你我們未爆體,但是再來一次的話,不見得有這麼好的運氣。」紀蝶提醒葉楚。

葉楚聳聳肩,自然不敢亂嘗試突破到王者之境了。他著紀蝶在反覆的天驕圖,忍不住好奇的問道:「你出了一點什麼沒?」

胖子在一旁插嘴道:「她要是這麼快出了什麼,這就不叫天驕圖了。嘿嘿……」

葉楚和紀蝶的目光猛的向幸災樂禍的胖子,胖子見兩道目光射向他,身體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搖了搖頭說道:「我可不知道天驕圖的秘密,你們不要打我主意。」

「胖子!我這人呢,最友善了。也樂於幫助人,你說你長的這麼胖,是不是需要讓你恢復到完美的體型。我有大能力,對減肥有神效。別人都說,葉楚出手,值得擁有!」葉楚笑眯眯的著胖子說道。

胖子打了一個寒顫,趕緊跑到紀蝶的身邊,指著天驕圖劃出一條線道:「你這樣划,橫著,把天驕圖上的人像眼睛連成一根線。」

胖子的指點,瞬間讓人眼睛一亮,葉楚和紀蝶同時過去,果然勾勒出起伏不斷的山嶽,和天驕路有著幾分相似。

葉楚向胖子,終於明白為什麼紀蝶願意帶著他了。

「胖子!既然你這麼熟悉,就把要找的地方找出來如何?」葉楚笑眯眯的著胖子。他剛想拒絕,但到葉楚那捏著的拳頭,又趕緊點了點頭,拍著胸脯說道,「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胖子從紀蝶手中取來三道天驕圖,在上面就勾勒了起來,短短時間,就被他勾勒的起伏不定的曲線,速度之快,讓葉楚和紀蝶面面相窺。

沒有多久的時間,胖子就把天驕圖疊加在一起,輕呼了一口氣道:「三張天驕圖,可以找出天驕圖遠古的敗落的聖地之一。感悟先人的風範,但並不是你們說的那樣,三張天驕圖,就能有紅塵女聖的消息。當然,紅塵女聖在這裡也留下的足跡。但卻不知道,是那三張天驕圖才是她足跡的聖地。這個只能靠運氣,我們得到的這三張,不一定就是。」

… 第五百二十九章

葉楚著誇誇而談的胖子,突然有種感覺,感覺這胖子不是被他們利用。更新最快最穩定,)而是這胖子利用他們得到這三張天驕圖。

紀蝶顯然也有這樣的感覺,和葉楚對望了一眼,望著胖子對了幾分不同的神色。

胖子似乎也知道之說的太多了,他訕訕的笑了笑,把天驕圖送給葉楚:「要找的位置,應該距離這裡大概百里。那裡是一處古遺址!」

葉楚和紀蝶點點頭,了一眼天驕圖,發現和胖子說的並沒有什麼出入。

「那麼,你就帶路吧!」葉楚著胖子笑眯眯的說道。

「當然!」著葉楚那不懷好意的神情,胖子拍著胸脯很認真的說道,「我對這裡最熟悉,自然我帶路。」

說完,胖子拖著沉重的身體,就踏步向前走去,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

儘管葉楚不斷抽這個胖子,但這個胖子的速度實在太慢了。每走一段距離,就變的氣喘噓噓了起來。然後整個人癱在了地上,即使葉楚各種威脅,都無法讓他爬起來。

葉楚難以理解,一個九重玄命境頂峰的人,會如此廢材。更新最快最穩定,)

可胖子就是這樣的人,葉楚和紀蝶的速度也被他拉下來。葉楚無奈,只能開始研究以意煉體。

但葉楚卻怎麼都摸不到頭腦,意境融入到血肉中,很快就散掉,根本無法長存。

當然,葉楚不會忘記和紀蝶研討一下。紀蝶確實非凡,和他論證道理,葉楚受益頗多。比起一場血戰都要強烈。

當然葉楚不知道紀蝶心中同樣為此翻起了驚濤巨浪,葉楚或許修行一途不如她走的遠,學識也不如她豐富。可偶爾說出的話,有讓她撥開雲霧之感,有些想法匪夷所思,偏偏卻有道理。這讓紀蝶震驚,覺著葉楚是一個怪才。

紀蝶當然不知道葉楚兩世為人,前世在地球生活。思維方式和他們有著不少的差別,能想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也就不奇怪了。

一百里的距離,在胖子這個累贅下,葉楚和紀蝶整整走了三天。三天兩人相互論證,都感覺自身的實力有不斷的提升。

葉楚感覺自身的力量更為內斂了起來,整個人要是不出手的話,真的不出一絲異狀。

在三天之後,葉楚終於走到了一座禿山上,這座禿山空無一物,連草木都未生長一絲一毫。葉楚對比一下天驕圖:「就是這裡了!不過,這樣一座禿山是以前的一座遺址?」

葉楚心中疑惑,目光向胖子,卻見胖子同樣苦著臉:「你們不要我!我也不知道!」

「葉楚兄台,別來無恙啊!」就在葉楚皺眉的時候,從禿山的另外一處,傳來的一個聲音。葉楚順著聲音過去,見譚塵不知道何時站在他的不遠處了。

「他怎麼在這裡?」葉楚身體繃緊了起來,聖液誘惑太大了。難保譚塵不會出手!

譚塵含笑的走下來,可剛走到葉楚身邊,到葉楚身邊身著黑袍的紀蝶時,他面色錯愕:「紀師妹也在這裡?」

「見過譚塵師兄!」紀蝶淡然說道,站在葉楚身邊,並沒有把面紗取下來。

譚塵原本笑嘻嘻的臉有著幾分尷尬,隨即笑道:「呵呵,倒是沒有想到紀蝶師妹會和葉兄在一起。」

葉楚幾乎已經確定,譚塵是想打聖液的主意。葉楚瞳孔猛的收縮了起來,譚塵不比其他人,他是真正的人傑。而且在境界上,要遠超他。

葉楚和他交手過,雖然意境上險勝一籌,但真正的實力交鋒,葉楚十成不是他的對手。葉楚不由向紀蝶,心想不過有紀蝶在這裡,他就算想要搶奪,也要收斂一些。

何況,他要是真敢搶奪,葉楚也不怕和他拚命。

「譚塵師兄要是無事的話,那我們先行離開了。」紀蝶著譚塵淡淡的說道,紀蝶雖然不願意為葉楚擋住譚塵,可卻不得不如此做。這傢伙此刻捏著天驕圖!

「紀蝶師妹請便!」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