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玄寶不像是之前那麼束手束腳了,直接利用飛行術帶著火猴兒從城內飛起,徑直衝向四面山!

之所以沒有放出赤虹流雲是因為他可以承受這裡的陣威,但是不代表赤虹流雲也可以,就算是火猴兒,如今也不能完全忽視這裡的鬼妖氣息,而玄寶也不能完全的施展神技,只是利用陰力將飛行術恢復如初。

畢竟他可以成為幻靈之體,只要體內有力量可以用,在任何環境下,他都不會輕易的被壓制。

根本就沒有想到在城內還能出來兩個大活人,連山上的那些鬼妖都嚇了一跳,不過他們只是有些慌亂,往後倒退了幾步,然後看清來人之後,又再次面無表情的圍了上來!

見到這些鬼妖的第一眼,玄寶就感覺到他們和之前所見到的樣子有些不一樣了!旁邊的火猴兒也提醒他:「阿爹,這些傢伙的氣息強大了很多,不過妖氣更淡了!」

說話間,幾名距離最近的鬼妖突然出手,手中拿著兵器衝殺過來,速度極快,可是到了跟前的時候,卻砰的一下,消失不見了!

然後就聽到「噗噗」兩聲悶響,兩名原本已經衝殺過來的鬼妖出現在玄寶和火猴兒的左右兩側,身形一陣趔趄,退了好幾步才站穩,看著玄寶的眼神充滿了難以置信!他們竟然被擊退了,而玄寶根本沒有出手! 雖然大部分神技無法施展,可是玄寶的身體卻恢復了正常,也就有了氣盾的保護,那兩名鬼妖就撞在了玄寶的氣盾上面被彈飛了!

有了這兩個鬼妖做示範,其他的鬼妖都下意識的倒退了一步,而對於玄寶和火猴兒來說,卻是信心大增,很明顯,這些鬼妖根本就拿他們兩人沒轍!

越來越多的鬼妖衝過來,從兩人的前後左右出手,想群攻他們,偷襲他們,玄寶根本就沒有心情跟這樣的小嘍啰去動手,反正也傷不到他,有他的保護,連火猴兒都不會受到傷害,所以他也就對身邊的這些傢伙不理不睬,只是一步步的往前走,嘴裡大聲的說著:「黑狼王,你出來吧,我知道你就在這裡!」

接連叫了好幾遍,黑狼王都沒有現身,反而是把那些鬼妖全都招來了,不斷的往這邊移動,將他們兩人密密麻麻的包圍起來。

天上的陰雲開始聚集,那種禁錮人身的小世界又要開始出現了。不過玄寶這一次卻沒有了懼怕,因為他已經知道該如何破解這種小世界了,體內有那麼多的月華之力,他可以在這個小世界里行走自如,當然還是有些神技受到了影響,比如瞬移術就施展不出來,不過用來自保,已經是足夠。

「阿爹,你是不是感覺錯了?那傢伙或許根本就不在這裡?」火猴兒站在玄寶的身旁,看著周圍密密麻麻的鬼妖,低聲對玄寶說著。

玄寶搖搖頭,對他說:「放心吧,沒有錯的,黑狼王肯定在這附近!小心這個傢伙有什麼陰謀,我覺得他在這裡好像有什麼目的一樣!」

「目的?當然是埋伏我們啊,還能有什麼?這種魔崽子,也只會幹這些偷雞摸狗的事情!」火猴兒一臉不屑的撇撇嘴,一腳就將一名衝到跟前的鬼妖給踹飛出去了!

玄寶搖了搖頭,將兩記拳雷打出去,面前的幾名鬼妖被炸的身體都四分五裂,然後對火猴兒說:「這些鬼妖只是圍而不打,至少不是那種一擁而上的群毆,他們應該不是想靠打鬥來對付我們,還有別的後手!你有沒有覺得,這些鬼妖跟之前我們見到的那種樣子不同?」

被玄寶這麼一提醒,火猴兒也冷靜下來,仔細的觀看著面前的那些鬼妖,發現他們的臉色都是帶著一層青色,面無表情,雙眼卻隱隱有些綠光。

最主要的還是他們的身法,變得很詭異,被他一腳踹飛出去,人還沒有落地,就已經身體炸開,就像是一團氣一樣,完全消失,等到落在地上的時候,卻已經變成了一具乾屍!

甚至在這些鬼妖衝殺過來的時候,也會突然消失身形,似乎在那一瞬間變成了幻靈之體,如果是其他的對手,會被他們透體而過,說不定還會留下一些鬼妖氣息在體內,而且這樣的攻擊根本就無法防範!

這是什麼樣的攻擊手段?鬼妖之體可以變成幻靈之體嗎?在虛實之間的轉換,玄寶原本還以為只有自己可以做到,卻沒想到連這些鬼妖都可以運用的嫻熟至極!

現在,這些鬼妖都在向這四周靠攏,只是將玄寶和火猴兒圍起來,頂多有幾個鬼妖衝過來,不像是打鬥,更像是試探!

很快,玄寶就明白了他們這種做法的用意,就是為了在查看他們兩人現在的行動受沒受到限制,還有沒有動手的能力。

雖然玄寶已經從月華那裡領悟到了破除月華禁制的力量,可是鬼妖氣息裡面並不全都是月華的陰力,還有其他的力量,這種力量隨著鬼妖的增多而加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就算是玄寶擁有月華陰力,也受到了極大的制約,就像是背負著一座大山一樣,舉手投足都顯得很吃力!

「不好,這些傢伙要把我們困在這裡!退,先退回去!」玄寶感覺到了情況的不妙,馬上對火猴兒招呼了一聲,然後拉著他一起往山下跑。

不管怎樣,還是要首先突破這些鬼妖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禁制,就算先退回到城裡也沒有事,至少一旦被堵在城裡,到了晚上再承受月華,玄寶也可以從月華中得到陰力,不再是被封的死死的那種情況!

四面山上到處都是人影,好像其他三面山上的鬼妖已經全都跑到這邊來了,面前都是鬼妖,到處都是敵人!

玄寶對火猴兒說:「我的行動受到了限制,現在我把陰力傳給你,由你來開路,咱們先退回城內!」

「可是阿爹,現在退回去,等待咱們出來的時候,還不是一樣要面對這樣的情況?」火猴兒有點不情願,他是有些害怕那種月華沁入身體的可怕了,像冰雕一樣,什麼都動不了!

「咱們可以從別的地方出去,只要離開這個拜月城,那些鬼妖就困不住我們了!」玄寶提醒著對火猴兒說著。

對啊,四面山上的鬼妖全都聚集在這個地方,那其他三面就變成空的了,到時候從其他三面突圍出去,就不用再受到鬼妖的禁制了!

「好,阿爹我背著你,咱們打出去!」火猴兒來了精神,把玄寶背在了身後,借著玄寶輸送過來的陰力,拿出了震天棍,對著那幫鬼妖就沖了過去!

出乎預料的是,那幫鬼妖並沒有對他們兩人多做阻攔,好像是被火猴兒的氣勢給嚇到了一樣,見到他凶神惡煞的衝下來,連忙往旁邊躲開!

一路上從山腰衝到了山腳,兩人並沒有受到太大的阻攔,然後順利的回到了拜月城裡。

「真是一幫慫貨!」火猴兒一臉不屑的背著玄寶往前狂奔,現在他要儘快跑去南城,那裡的山上應該已經沒有鬼妖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玄寶突然在他後背上說了一句:「等下!」讓火猴兒停了下來,然後自己也走下來,臉色奇怪的轉過身,看著山上的那些鬼妖。

「阿爹,你看什麼呢?難不成你還想回頭再衝上去啊?就算是黑狼王在上面,咱們也不要在這裡衝上去了,太吃虧了!」火猴兒拉住了玄寶的胳膊,像是生怕他會掉頭而上似的。

玄寶搖了搖頭,對火猴兒說:「我只是感覺到奇怪,為什麼他們來到這裡了,卻不像是要對我們出手的樣子?他們好像都在等什麼東西到來一樣,到底是什麼?」

這種感覺在山上的時候玄寶心中就有,現在更覺得有這個可能!現在可是大白天,離天黑還早著呢,月華肯定不會在這個時候出現,那這幫鬼妖在等什麼?黑狼王又在什麼地方?他想幹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玄寶突然感覺到天色暗了一下,似乎被什麼東西給遮住了一樣,舉頭望去,卻見到天空中一輪紅艷艷的太陽掛在頭頂,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它面前飛過,遮擋住了它的陽光。

其實現在的太陽就像是最開始原界里的太陽一樣,根本就沒有任何威力,不過最起碼還能區分白天和夜晚,對於百姓來說,同樣很重要。

玄寶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太陽現在很危險,好像隨時都要被毀滅了一樣!連玄寶自己都有些奇怪,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覺,他跟太陽之間,不應該會出現太過緊密的感應才對!

想來想去,玄寶心中一震,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他並非是感應的太陽,而是蝶軒!

此時的蝶軒,應該還在太陽上面,儘力去融合太陽之心,而一旦她感覺到了危險,自己的同心戒和夫妻同心的功法,總會感覺到一點反應!

玄寶急了,蝶軒有危險,簡直比他自己現在命懸一線還要讓他感到緊張!別看小火爆平時總是闖禍,總是管不住自己的脾氣,可她就是這樣直來直往的性子,不管是對他還是對姐妹,都是全身心的關心愛護,沒有人不喜歡她,玄寶也是愛她愛到了骨子裡,容不得她出事!

現在要去救她!無論如何都要去救她!玄寶鐵青著臉對火猴兒說:「咱們快點出城,去南門!」

「好!」火猴兒不知道玄寶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焦急,不過對於出城還是非常急迫的,一把拉住了玄寶的手就往前跑,就在這個時候,天色又是一黑!

這一次黑的比較明顯,好像突然間就暗下去了一樣,玄寶下意識的抬起了頭,看著天上的太陽,腦中轟的一聲炸響,因為他已經看到,那紅彤彤的太陽,竟然像是被吃掉了一塊似的,出現了一個很明顯的缺口!

怎麼會這樣?太陽怎麼會缺了一角?連火猴兒都已經看到了天空上的異象,也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嘴裡說著:「我的媽呀,太陽被吃掉了!這是天狗食日!」

在白鸞大陸的民間,的確有天狗食日的傳說,每隔上幾年,太陽就會被天狗給吞掉一次,沒有人能夠說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天狗把太陽吞掉,過上一段時間,甚至不超過半個時辰,又會吐出來?

按照百姓的說法,這段時間,是魔鬼降臨人間的時刻,天狗是魔王的使者,為了讓魔鬼順利的來到人間,就命令天狗把太陽吃掉,這樣整個天下都變成了黑暗,魔鬼就會趁這個時候,來到人間!

現在玄寶已經感受到,心中的那股危險預感來自於什麼了,如果真的有東西吞掉了太陽,那豈不是連蝶軒都一起吞下去了?

不行?決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玄寶攥緊了拳頭,想著放出赤虹流雲,利用陰力突破現在的禁制,飛上天空!可是突然之間,他駭然的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辦法連通原界了!

現在是大白天,並不是月華降臨的時刻,就算是月華降落,玄寶也有了對付它的辦法,不會受它所制,可是現在,玄寶卻又不能動了! 這是怎麼回事?有什麼力量讓他一動不能動?好像比起月華來還要強大,玄寶雖然沒有被凍住,卻也全身僵硬了!

這種僵硬不是被月華的陰寒氣息給封住的那種僵硬,而是全身的氣息竟然如不受控制的野馬一般,狂奔激流,想剎都剎不住!

玄寶必須要用極大的毅力來控制自己,否則的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這樣的氣息高速運行之下,他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

「阿爹,你的鼻子流血了!」身旁的火猴兒大叫了一聲,一臉的震驚,抓著玄寶的肩膀用力的晃動著說:「阿爹你怎麼了?是不是受傷了?我也覺得自己好奇怪,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想跑上幾圈!」

畢竟是妖尊之體,又是石妖轉世,火猴兒的體質救了他自己,雖然沒有像玄寶這樣口鼻流血,可是體內還是有了一些變化,讓他覺得精力無限,必須要發泄一番才行!

本來就氣血翻湧,現在被火猴兒抓著肩膀用力的搖晃,差點讓玄寶把全身的血液都從口鼻中噴湧出來,氣的他不管不顧的踹了火猴兒一腳,咬牙說著:「想跑就去跑,別動我!」

火猴兒被玄寶給踹了一個大跟頭,不過聽到玄寶的話之後也就站起來馬上就跑走了!他現在就感覺到自己全身都有使不完的勁,這股力道讓他難以承受,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發泄出去!

而此刻的玄寶,就是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利用自己的意志來控制著自己,不讓自己發瘋!

如果他不這樣控制自己,那他的修為將會完全爆開,各種神技怎麼痛快怎麼用,到時候不只是毀天滅地的大破壞,甚至還有可能毀了自己,毀了火猴兒!

這是什麼樣的禁制?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後果?玄寶現在明明可以飛,可以隨便活動,可是他卻要用強大的意志力,來控制著自己,一動不動!

可是遠處的四面山上,卻已經亂了套!那些鬼妖全都自相殘殺起來,他們把彼此都當成了敵人,之前還互相合作共同禦敵的同袍,如今就變成了倒戈相向不共戴天的敵人!

這讓玄寶感覺到恐怖,黑狼王這是在做什麼?難道他讓這些人變成鬼妖的目的,就是為了要讓這些人全都死在這裡嗎?

同時,玄寶也感覺到,天色更黑了,好像太陽又被吃下去一大截,讓玄寶心中焦急萬分,蝶軒現在怎樣了?他有沒有危險?

鬼妖的死活給他無關,哪怕就算是全都死光了,玄寶都不會有任何的憐憫!可是蝶軒卻不能出事,他不允許任何人去傷害自己的女人!

可惜他現在越是心急,就越要壓抑自己,他很清楚一旦他的意志力出現了漏洞,將會面臨完全失控的處境!

這是一種從來沒有遇到過的情況,連玄寶都不知道,如果氣血運行太快,不受控制的話,也同樣會有可怕的後果。

可是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了他現在的氣血如此快速的運行?需要用全部的意志力去壓制?

玄寶也看到,遠處山上的那些鬼妖居然停了手,反而像火猴兒那樣,一個個上蹦下躥的在山上奔跑起來,而且還把那些樹木給拔了!

火猴兒沒有像他玄寶這樣,用全部的意念力來抵抗氣血的肆虐,那是因為,他是石妖之體,體質特殊,一塊石頭的氣血不會像人那樣運行,想要改變氣血的運行方式,對誰來說都是很困難的。

可是那些鬼妖憑什麼?難道他們的體質比起他玄寶還要厲害?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玄寶盡量讓自己平息下來,耳朵裡面的嗡嗡聲響開始逐漸減弱,這個時候,他就聽到了遠處一股若有若無的吟唱,在不斷的傳來,就像是有一隻蒼蠅在耳邊不斷的飛舞,怎麼趕都趕不走一樣。

這肯定是黑狼王,利用了一種來自於西方的技法,來幫助鬼妖壓制自己體內的氣血!因為這樣的吟唱方式,就是西方人才會有的技法,東方大陸從來沒有出現過!

這個傢伙,他到底在搞什麼?玄寶心中很奇怪,他究竟要這些鬼妖做什麼,月華肯定是他的布置,才落下來的,而這天狗食日呢?是不是也是他的手段?

玄寶突然想起這兩天的白天,雖然沒有月華的襲身,可是卻也似乎有一種力量進入到了他的身體,否則他被月華封住的身體不可能會恢復。

開始的時候,玄寶還以為是太陽的餘威,不過仔細想來,太陽之心還沒有融合,現在的太陽,也沒有什麼威力。

後來玄寶想過,有可能是月華沒有繼續降落,也就停止封凍的威力了,可是現在他體內還有被刻意留下的月華,他很能體會到,如果不是掌握了壓制的方法,月華會一直肆虐,封住人的身體,永遠也不會自行打開!

這樣一來,玄寶就知道在白天還是得到了一些力量,雖然很微弱,但是卻足以將月華的冰封力量消除掉了。

這是什麼力量?玄寶其實現在也能夠感覺到,正是讓他氣血活躍的這股力量,只是前兩天,沒有這樣強大而已!

玄寶翻了翻眼睛,終於看到了天空,看到了幾乎要被全部吞下去的太陽,心中霍然一驚,他終於想到這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了,這是虛陽!

先有鬼妖氣息,再有月華之力,最後又有著天狗食日,黑狼王這一場擺了一個好大的手筆,最終的目的已經不言而喻,那就是要製造陰兵,因為虛陽就是專門為陰兵而準備的!

而且這一次,黑狼王做出的是一種從來沒有出現過的陰兵,鬼妖陰兵!這是戰力堪比魔兵的陰兵,而且還沒有魔氣的陰兵,可以避開天道懲罰!

當然,以現在的靈氣狀況,在封天大盾之下,連天道都消失了,就更不要說什麼天道懲罰了,天道的規則還在,一些逆天出現的東西,就會被限制生命或者是力量的傳承!

而月華降臨,再加上現在的天狗食日,就是為了讓這些天兵得到力量,躲過生命的關卡,讓他們得以大量的成活,然後擁有強大的戰力!

現在玄寶也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受到這麼大的影響了,罪魁禍首還是體內的那些月華,引起了虛陽的強烈反應,讓玄寶幾乎難以置信控制住自己的氣血。

現在這個時候,玄寶也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拚命的壓制,一動不能動。他很清楚,最危險的時候還沒有到來,一旦等到上面的太陽全都被天狗吃掉,在黑暗的那段時間,才是虛陽最為旺盛的時候,玄寶也無法預料到,到了那時,自己還能不能控制好身體!

可是蝶軒呢?她能不能應付這樣的危險?玄寶不知道天狗食日真正是怎麼回事,是不是真的有隻天狗在吞吐太陽,他只是預感到,現在的蝶軒非常的危險,如果不能及時救助的話,他就有可能再也看不到她了!

軒兒,等我!一定要撐住!等相公可以動了,馬上就會去救你的!千萬不要放棄啊!玄寶在心中大聲的呼喊著,雖然心急如焚,卻不敢有絲毫的妄動。

現在身體內的情況,太容易引起走火入魔了,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萬劫不復!

天色越來越黑,太陽一點點的在消失,而虛陽的力量,也在明顯的加大,玄寶體內月華與虛陽纏鬥不止,將玄寶的身體變成了一個戰場,都在互相比拼著力量,看誰能夠佔據上風。

而這場戰鬥最直接的後果就是,玄寶現在七竅流血,全身的氣血都像是要爆體而出,噴湧出來,連思想精力都被收斂起來,生怕有一個小小的偏差,就會造成難以控制的崩塌!

火猴兒現在感覺自己要發瘋了,體內好像有一頭怪獸一樣,要把他的身體撐破,從他體內跑出來!

就算是奔跑,也難以壓制自己內心的那種狂躁了!火猴兒呼哧呼哧的喘著氣,把目光放在了四面山上!

在這空城裡面跑來跑去的實在是太沒有意思了,好像還無法傾瀉體內的那股狂躁,那些鬼妖怎麼看都不順眼,還不如趁這個機會,好好的上去發泄一番!

打定了主意,火猴兒就想著往山上跑,本來還想告訴玄寶一聲,可是想了想還是算了,他已經等不及了,大不了吃了虧再跑回來!

哪裡人多就往哪裡去吧!火猴兒直接調頭,衝上了北山,從耳中掏出了震天棍,讓他驚喜的是,妖力好像回來了,震天棍再次變得隨心所欲,變成了一丈長的棍子,被火猴兒一手提起,在跳上一塊石頭的同時,將三名鬼妖打飛出去!

「嗯?」火猴兒馬上瞪大了眼睛,因為他看到那三名鬼妖雖然被一棍子掃飛,可是並沒有死,沒有像之前一樣,先是砰的一下化為無形,然後落地后就變成了死屍!

這三個鬼妖雖然口鼻流血,但是卻依然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了憤怒的神色,身體往前一撲,同時在他面前消失!

緊接著火猴兒就感覺到腦袋和前胸後背三個部分都受到了重擊,可是在他面前根本就沒有人!

「呔!」火猴兒大喝一聲,雙眼中金光閃亮,這是類似於玄寶紅瞳的火眼金睛,一下子就看出了三個已經變為透明,成為幻靈之體的鬼妖,只有他們的眼睛微微浮現綠芒,就站在他的身旁,對他進行圍攻!

「去死!」火猴兒既然看出了他們的身形,當然不會放過,馬上掄起了震天棍,對著那三名鬼妖的腦袋,一棍子一棍子的砸了下去!

之前只是隨便掃了一棍,沒有將這三名鬼妖打死,也算是情有可原,現在火猴兒用上的可是大力氣,就算是幻靈之體,在震天棍的強壓之下,也變得四分五裂! 三具已經不成人形的屍體就倒在了地上,鮮血和**都噴濺出來,撒的周圍到處都是。

火猴兒卻皺了皺眉頭,雖然這三棍並沒有用上全力,可是就算他不用力,單憑這震天棍的重量,都可以輕鬆把一隻鬼妖給活活壓死!

沒想到現在,這三具鬼妖的屍體居然還沒有散掉,可見它們的肉身,比起之前所見到的,要強悍的多了!

怎麼會這樣?僅僅是一天的時間,它們竟然變得這麼強悍了,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火猴兒的心中很是奇怪,但是他可不是玄寶,對於一件奇怪的現象總有個刨根問底的追究,他才不管這些人是變強了還是變弱了,只要明白他們是敵人就行了,所以揮舞著震天棍,再次衝進了人群!

不得不說,實力變強的鬼妖們的確給火猴兒造成了很大的威脅,再加上他們人多,周圍漫山遍野的全都是,火猴兒雖然精力旺盛,可是畢竟雙拳難敵四手,身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記攻擊!

不過他一向皮糙肉厚的,對於這些鬼妖的攻擊還能承受的住,否則的話他已經被殺死了無數次了,根本無法再站在這裡!

令火猴兒有些頭疼的是,每一次的出手,都必須要用上大力氣,否則那些鬼妖就算被打飛出去,也會很快的跑回來,繼續參加戰鬥,好像根本就打不死似的,只有把他們的腦袋打碎了,才能真正的殺死他們!

可惜就算是玄寶,在面對數萬人的攻擊時,也不可能招招都能打碎敵人的腦袋,那簡直太血腥了,也太過殘忍!

火猴兒雖然不忌諱什麼招數,就算再殘忍的打法,他也能做的出來,可是卻也不能招招都是劈頭,更何況這些鬼妖簡直就像是瘋了一般,拼了命的往他身邊沖,近身之後就不顧一切的抱住他,撕咬他,讓火猴兒越來越難以施展!

不過火猴兒卻絲毫不退,他感覺到自己全身都已經要爆開了,如果不發泄出去,就算不被這些鬼妖殺死,自己也會爆體而亡!

所以他不斷的往前沖,招惹來更多的敵人,讓數千個鬼妖將他圍住!這個時候火猴兒很是可惜,如果龍猿和水魅他們兩個在這裡就好了,這樣的場面,一定是他們最喜歡的,想怎麼打就怎麼打,想殺多少就殺多少!

火猴兒的身上已經沾滿了血,大部分是敵人的,也有一些是自己的。他雖然是石妖之體,卻不代表著不會受傷,即便他的骨頭堅硬的像是花崗岩一樣,可是他的皮肉卻更正常人的一樣,只不過稍微厚實了一些,卻不是刀槍不入!

很多地方,都已經見了骨頭,所以這種傷痛,也讓火猴兒齜牙咧嘴的難以忍受,不過臉上卻露出了興奮的神情,他不怕受傷,甚至把受傷當成了一種享受,沒有辦法,誰讓他是石妖之體,能夠傷到他的人其實並不多,看著自己的皮肉綻裂,雖然很是疼痛,可是卻也有一種讓他貪婪的痛快感覺!

天幾乎就要完全黑下來了,太陽只剩下了一角,然後就完全被天狗吞噬!玄寶此刻已經坐在了地上,他必須要用全身心的精力來對付虛陽的大舉入侵,感覺整個身體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完全變成了需要和月華的天下!

現在他有點責怪自己那麼貪心,為什麼要存儲那麼多的月華,如果沒有這些月華的話,他不會受到這麼強大的虛陽攻擊!

現在他最擔心的就是蝶軒的安危,他不敢睜眼,害怕自己看到天下漆黑一片的場面,如果太陽已經被完全吞噬,那軒兒很可能就已經凶多吉少!

可是令他有些奇怪的是,到了這個時候,他心中的擔心卻沒有多少了,好像深信蝶軒不會有事一樣,可是連玄寶也不知道,自己的這種信心是從何而來!

火猴兒大吼一聲,震天棍上面出現了一團洶湧的火苗,將幾名鬼妖掃出去的同時,也將他們變成了幾團火球!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