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可以死在悅耳的歌曲之中,不也是一種解脫?」秦蒼淡淡地笑道。

韓乞嘴角抽搐幾下,冷哼一聲,這是他這輩子聽到最冷的一個笑話。

而後,韓乞心中也是鬆了口氣,幸好秦蒼沒有動殺心,否則楚雲就不會只是吐血那麼簡單。

「臭小子,你的魔音天賦確實很高,但是還沒有達到真正出神入化之境。」韓乞悠聲道。

秦蒼當即眉頭輕挑,眼神差異的看著韓乞。

韓乞繼續道:「你的魔音已經達到前人巔峰,但是你還沒有摸索出自己的魔音道路。」

「不要太倚靠前人,依靠自己的本事去創造,一曲魔音之下天靈皆可殺,這才是魔音的巔峰。」

聞言,秦蒼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以魔音之力斬殺天靈強者,這樣的想法前所未有。

瞧見秦蒼懵懂,韓乞無奈嘆息一聲,道:「看來,對於魔音之道你還是一無所知啊。」

秦蒼內心久久不能平靜,今日所聞,徹底刷新他的世界觀,世間還有更加可怕的魔音。

「那韓乞前輩可否教導晚輩?」秦蒼當即雙手抱拳,目光熾熱的看著韓乞,道。

魔心曲已經達到巔峰,秦蒼還想追求更加至高的魔音曲,想要知道那所謂的:魔音之道!

然而,韓乞接下來的話,猶如一盆冷水倒在秦蒼身上:「我不想再收第二位徒弟。」

秦蒼情緒低落,楚楚可憐,眼神還有餘熱,還抱有一絲希望,韓乞可以告知。

「你不要這樣看著我。」韓乞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楚雲,搖了搖頭,淡淡地道:「這個關於魔音之道的秘悉,老夫也是道聽途說,不完全了解,所以不敢貿然告知。」

修鍊魔音,容易走火入魔靈魂反噬灰飛煙滅,韓乞不想害了秦蒼。

「臭小子你也不需要失望,大千世界,我相信你終會找到魔音之道的秘悉。」韓乞安慰著秦蒼。

秦蒼點了點頭,眼神黯淡無光,不過想到魔心曲心中又高興起來。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找到自己的魔音之道……」

……

金鎖城,某處酒樓。

楚雲已經醒來,可是仍然感覺到耳朵旁一陣嗡嗡作響,很難聽清楚外人講話。

楚雲要秦蒼補償他,在秦蒼同意之後楚雲點了一桌全肉宴,大快朵頤。

「真是一個敗家玩意。」見到楚雲大魚大肉,韓乞黑了臉來,那不是因為生氣,而是沒有吃到肉感到惋惜。

韓乞乾咽口水,離開房間,門外秦蒼已經恭候多時。

「前輩,如今我已經修鍊成太一魂訣,那不知前輩要晚輩所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隨我來!」

酒樓樓頂,韓乞捋著鬍鬚,抬頭望著滿天星斗,眼中露出複雜之色。

秦蒼則是坐在韓乞身後,一起看天。許久之後,韓乞才開口:「你的目的是要去中域皇室吧?」

秦蒼先是一愣,隨即點了點頭,道:「我得到消息,中域皇室是化靈台最後一次出現的地方,那裡或許可以找到化靈台的線索。」

韓乞眉頭緊皺,看了一眼秦蒼,無奈搖了搖頭,嘆道:「你為什麼非要執著化靈台不放,老夫已經告訴你化靈台是災禍,沾之者死,以你的實力加上魔音,在這中域即便是曲不拜也不能傷到你。」

秦蒼抬頭,眼神微冷,漠然道:「因為我要找到化靈台,修鍊化靈訣,我要成為絕世高手。」

聞言,突然韓乞眼瞳一凝,盯著秦蒼,低聲道:「何人告訴你化靈訣的?」

化靈訣,乃是極為隱秘的秘密,即使中域知道化靈台的人,也只有核心人物才可能知道。

察覺到韓乞的變化,秦蒼也是眯起眼睛,秦蒼心中隱隱有種預感韓乞可能知道化靈台,只是不說。

「是從一位前輩口中得知。」秦蒼含糊的應了一句,連忙岔開話題:「現在,前輩可以告訴我要晚輩做得第一件事到底是什麼。」

非婚彼婚 輕嘆一聲,韓乞雙手負背,看著金鎖城的東部,悠悠地道:「竟然你要去皇室,那麼替老夫去見一位老友。」

「這就是第一件事?」秦蒼很錯愕,這麼簡單?

韓乞點了點頭,道:「見到他之後,剩下的兩件事你只要聽他的安排就行。」

秦蒼點頭答應,旋即問:「那不知要我去見誰?」

「他叫白樂仙,是太古皇室護國長老。」

秦蒼被嚇到了,驚愕的看著韓乞,希望自己沒有聽錯,那可是一位大人物啊。

…… ?白樂仙,太古皇朝的護國長老,一位已經蛻凡化靈的強者,在皇室地位尊高。

「臭老頭,你沒有騙我吧?」秦蒼連忙換了一個稱呼,有些難以置信地道。

眼睛打量著韓乞,很狐疑,心裡思考著韓乞話的真實性,看著寒酸的打扮,秦蒼不知道韓乞怎麼會和白樂仙扯上關係。

看出秦蒼的狐疑,韓乞正衣冠,微笑道:「你要相信老夫的為人,老夫從來不騙人。」

秦蒼鄙夷的翻白眼,很嫌棄的態度,哼道:「老傢伙,真是不知道你到底坑蒙拐騙了多少人。」

「不多,就你一個。」

秦蒼瞪了韓乞一眼,眉宇憂愁,肅然道:「那韓乞前輩,我如何才可以見到白樂仙?」

白樂仙地位尊高,地位僅此太古人王,怎麼會隨隨便便會見一個小人物。

因為,秦蒼根本不相信韓乞會認識白樂仙,多半又是在矇騙他,不過竟然答應了韓乞,秦蒼不能失信。

「你只需要將鐵索刀拿出來,告知守城將士,你是梅涅大師的傳承弟子,自然會有人為你引薦。」韓乞道。

「鐵索刀?」

秦蒼愣住片刻,怎麼會扯上鐵索刀,梅涅大師和這個白樂仙又是什麼關係。

秦蒼滿臉憂愁,抬起頭來,剛欲開口,被韓乞直接打斷,肅然道:「不要問我為什麼,如果你想知道化靈台的事情,就照我說的去做就行。」

聞言,秦蒼欣喜若狂,激動的點了點頭,韓乞終於肯吐露出關於化靈台的秘密。

韓乞搖身一變,再次變成那個穿著白色大褂,手拿幡旗的算命先生。

然後,看著秦蒼,道:「好了,休息一晚明天你就可以前往皇室,我們就此別過,後會有期。」

說著,韓乞儼然朝著屋頂的另一邊走去,白色幡旗在那風中飄舞著。

秦蒼臉上噙著笑,目送韓乞離去,有些不舍,雖然韓乞喜歡坑蒙拐騙,但是畢竟住在一起差不多一個月時間,多少有點親近感。

快要到頭的時候,韓乞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看著秦蒼,臉上露出一個神秘而曖昧的笑容。

「臭小子,等你見到白樂仙之後,我相信他一定會給你一個驚喜,希望你要承受住。」

秦蒼點了點頭,朝著韓乞揮手。韓乞笑著轉身,一步踏入虛空之中,消失不見。

夜,歸於平靜。

「幾個月的付出,終於算是有了回報。」

想起韓乞臨走前說的話,秦蒼心裡激動不已,終於得到關於化靈台的秘密。

抬頭看著天空,秦蒼心中五味雜陳,沒有想到當初那個少年已經成長。

秦蒼回憶著來到中域的點點滴滴,曾經那個單純無知,實力弱小要人庇護的少年,已經漸漸羽翼長出。

望著遠方的山,秦蒼想到了曲冰凝,最後想到了聖雨,想到和聖雨第一次見面的場景。

忽然之間,秦蒼才發現,自己一個人居然孤獨的走過了這麼長的旅程。

也許性格改變很多,但是初心不變。

許久,秦蒼收回思緒,嘴角陣陣苦澀,如果當日沒有對聖雨說出那番話,或許現在佳人就在身旁。

「可惜了……」

秦蒼悠悠嘆息,站起身來咆哮了幾嗓子宣洩情緒,竟然已經過去,那就隨他去吧。

聖雨離開了,楚雲和韓乞也走了,這一次又只剩下一個人孤零零的前往皇室。

嗡。

這裡是金鎖城的一角,平靜的夜晚忽然傳來一陣細微波動,緊接著一道黑影從虛空中浮現出來。

妖孽帝妃不要逃 黑影風塵僕僕,雙目幽黑,赫然就是當初被杜閑安排一直跟蹤秦蒼的神秘人,胡斌。

胡斌,雖然才力量枷鎖實力,但是隱匿的本事極高,不然早就被人察覺。

胡斌藉助黑夜掩護,站立在高處觀察著秦蒼的一舉一動,臉上浮現出一抹肅然之色。

「雖然這小子身邊出現不少厲害人物……不過,竟然化靈台的消息已經知曉,也該回去稟報杜長老了……」

話音悄悄落下,胡斌抖了抖身上的黑袍,退後一步,迅速融入黑暗之中。

在胡斌離開后不久,這裡再次出現動靜,兩道身影從虛空中走出來,赫然就是和秦蒼告別的韓乞和楚雲師徒。

楚雲看著胡斌消失方向,臉色難看,握著拳頭朝著虛空揚了幾下,怒道:「想不到居然有人暗中跟蹤秦蒼大哥。」

然後,楚雲偏頭看著韓乞,道:「師傅,不如我們兩個半路將此人劫殺,讓他為跟蹤秦蒼大哥付出代價。」

「就你小子事多。」韓乞狠狠瞪了楚雲一眼。

楚雲小臉一苦,低哼道:「可是任由這樣一個人一直跟蹤秦蒼大哥,萬一他要對秦蒼有殺心怎麼辦?」

「放心吧,現在很難有人在傷害到秦蒼這小子了。」韓乞已經知道秦蒼的本事,這點小人物已經不是秦蒼對手。

緊接著,韓乞神色凝重,目光深邃的看著秦蒼,困惑重重,秦蒼真的讓人看不透。

因為,韓乞有種感覺,不止一個人在監視秦蒼,除去胡斌,還有一股更加隱晦的氣息存在。

這道氣息隱藏至深,韓乞暗中使用神偷之術窺視都不能發現,可以肯定此人的實力,至上在天靈之境。

這樣的人物,在這世間極為罕見,韓乞實在想不出,秦蒼身上到底有什麼引來這種強者重視。

「真是一個神秘的少年……」

而後,韓乞凝視著胡斌離去的虛空,臉上的憂愁變重了很多,隱隱有些擔憂。

「神將你終於還是耐不住了嗎?」

這一次化靈台出世,或許中域的局勢即將發生變化,空氣中彷彿瀰漫著一股腥風血雨。

韓乞深吸口氣,身後金光閃爍。「走吧,臭小子。」

「去哪裡?」楚雲困惑。

韓乞看著遠處,凝聲道:「調查秦蒼這小子的來歷,然後前往太古皇朝。」

「去哪裡幹嘛?」楚雲失落的嘆了口氣,道:「我還以為你要帶我去皇室盜取寶物呢。」

「臭小子,你想氣死我啊,太古皇室戒備森嚴,敢去盜取寶物,你就是在送死。」韓乞氣得跳腳,呵斥道。

「那我們去皇室幹嘛?」楚雲又問。

韓乞強忍著怒火,一腳將楚雲踢進虛空之中,這小子簡直就是老天送來折磨他的煞星。

…… ?太古皇朝,傳承上千年的古老皇朝,也是上古年間至今世間唯一的古朝。

它強盛,皇朝氣韻繚繞,有著古鳳降臨造福百姓,就連太古神魔荒雨四大古族,在君王面前都保持尊敬。

每當太古皇朝舉行祭天儀式,四大古族都會派人前來祝賀,送上靈寶靈物。

可惜,隨著太古皇朝的開國功臣煉器宗突然神秘消失,只有一支分派都以保留下來,皇朝氣韻漸漸式微。

太古皇朝,首都聖城。

守城軍營前,一位穿著甲胄戰甲的中年統領,攔下一位風塵僕僕的少年。

少年一身衣衫寒酸,面容清秀,雙瞳幽黑,赫然就是從千里的金鎖城趕來的秦蒼。

在經歷了三個月的時間,秦蒼才來到太古皇朝的聖城,然後按照吩咐告知守城將士。

「你要見白樂仙長老?」中年統領皺著眉頭,眼神略有不善地看著秦蒼。

秦蒼神色平靜,望著中年統領,點了點頭很平靜地道:「是的,我要見白樂仙長老。」

「滾,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見白樂仙長老的。」

突然,中年統領厲喝一聲,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抬起腳來踹向秦蒼。

中年統領常年訓練,體魄魁梧,加上擁有靈魂枷鎖的力量,兩者融合,可以將一般人踢飛。

曾經,有著不少人揚言要見白樂仙長老,都是故意來鬧事,結果無一例外要麼重傷要麼殘疾。

第一,白樂仙長老地位尊高,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見到;第二,直呼護國長老名諱,是對白樂仙的一種不尊。

所以,中年將軍認為,秦蒼也是和那些來鬧事的人一樣,果斷出手。

然而,面對中年統領的凌厲一腳,秦蒼神色並未出現任何波動,就在大腳即將落下時。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