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柳沉默了良久,才幽幽的說道。

「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的洪荒相柳。」

血衣少女血芸看著相柳,冷笑道:「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勝似聞名。」

血芸無比譏誚的說道。

「我膽小,所以我活得久。」

相柳的臉上,並沒有浮現出什麼生氣的跡象,他只是幽幽的說道:「那個人,真的有滅掉你無邊血海的實力……就算是你無邊血海的冥河祖師還活著,見到他,也要落荒而逃。」

「你知道那第九道尊的身份?」

血芸微微的一怔。

相柳畢竟是洪荒時代活下來的大能。

他的見識,自然要遠遠的超過血芸,這個新仙界誕生之後,才出生的生靈。

「不知道。」

相柳的臉上,也出現了一抹茫然,「似乎,我對他的記憶,已經被人斬殺……我不敢回憶到他的存在。」

「懦夫。」

血芸冷笑一聲。

相柳依舊選擇沉默。

「我兩家既然已經結盟,共同抵制道宮的壯大……那麼接下來的行動,你就要配合我!」

驀然間,血芸開口說道。

「你要幹什麼?」

相柳的心中微微的一突。

「我無邊血海的老祖宗冥河祖師兩大先天至寶『元屠』『阿鼻』兩劍,落到了那尉遲家族尉遲天虎的手裡……我要取回來。」

血芸開口說道。

相柳的心中微微的一突。

無邊血海,傳承自洪荒時代的冥河祖師。

但是冥河祖師以及當初他的實力血海,早已經湮滅在歷史當中。

現在的無邊血海,是繼承了冥河留下來的道統,在冥河祖師往日的修行之地建立起來的一個勢力。算是冥河祖師的隔世傳人,並非是嫡傳。

那元屠,阿鼻兩劍,雖然是冥河祖師留下來的……但是得到這兩把劍的人,與無邊血海並沒有什麼區別,同樣算是得到冥河祖師恩澤之人。

不過此時的無邊血海,卻是以冥河祖師的嫡系傳人自居。也一直在尋找那元屠,阿鼻兩劍。

原本,這兩把劍被有熊世家得到,一直不敢聲張,唯恐將無邊血海的人招來。

但是現在,這把劍已經被尉遲天虎奪走,甚至尉遲天虎成就混元的事情,也被宣揚了開來。

這一次,無邊血海的人來到這裡,第一個是為了至尊,第二個,自然是為了奪回屬於無邊血海的元屠,阿鼻兩劍了。

「這……」

相柳對那個時代發生的事情,自然瞭若指掌。

冥河祖師隕落的時候,整個血海都被蒸幹了,冥河祖師那四億八千萬血神子,也統統化作飛灰。

現在的無邊血海,和當初的血海根本就是兩回事。

但是血海勢大,相柳又不敢多說什麼。

老實說,現在的相柳,擁有道尊級的實力,但是他在幽冥海中,卻並非是真正的核心,只能算是一個外門長老的角色。

幽冥海之主,並不信任相柳。

一個遇到浩劫,便躲起來的強者……哪怕是道尊,也沒什麼用,平日當中,這相柳也只能用來撐個門面,告訴別人,我幽冥海中,還有一尊道尊的存在而已。

相柳在這裡,也只能聽從這血芸的擺布。

……

所有人都離去了。

道主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

他冷冷的盯著林笑,盯著林笑的『兩大化身』。

「閣下究竟是何人,還請明示。」

驀然間,道主對著禹餘道人開口喝問道。

與此同時。

整個道宮當中的陣法,全部都亮起來。

一股天道大勢,從天而降,加持在道主的身上。

「你問我是誰?」

禹餘道人的嘴角微微的勾勒出了一個弧度。

「他老人家的名字,是一個禁忌,這方天地中,還是不能出口的。」

驀然間,林笑接話道。

禹餘道人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輪迴世界中,他的名字,也是在他的實力恢復了五成之後,鎮壓主那方天地,才能說出那兩個字來。

但若是在外界,有人說出了他的名字,那麼一些個異族的禁忌存在,就會感受到這個名字的存在……破空來襲!

對於那三尊大能,以及嬌,西方二聖的的存在,異族的大能從來都沒有放棄過推測。

不過嬌和曦躲在了原始世界,異族大能就算是再強,也無法突破到原始世界中去。

不過嬌在原始世界中,也不敢用她本來的名字,只能用嬌這個別名來代替。

西方二聖至今下落不明。

「不公平,不公平!」

輪迴世界中,陸壓道君大聲的哀嚎道:「為什麼我叫您老人家就不行……他就可以!」

「你若是武祖,隨你怎麼叫都行。但是現在……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嘭——

於是,陸壓道君再一次的飛出了不知道多遠。

「回來!」

禹餘道人一招手,陸壓道君又回來了。

「這小子要殺人,你那釘頭七箭書拿出來,現在這小子想要斬殺混元,我不幫忙,他只能靠你那見寶貝了。」

禹餘道人說道。

陸壓道君欲哭無淚。

他的身上,總共就那麼兩件寶貝,第一個是斬仙飛刀,第二個是釘頭七箭書。

現在,全部被林笑剝削了去。

「別哭喪著一張臉,你在這輪迴世界里,是出不去的,留下這兩件寶貝也是浪費。」

禹餘道人一招手,被陸壓道君藏起來的釘頭七箭書便到了他的手中。

「嘖嘖嘖,好一件寶貝,和斬仙飛刀一樣,同樣看不出來歷。不比先天至寶弱嘛。聽說你當年,想要用這件寶貝算計我?」

禹餘道人的臉上,流露出一抹十分危險的笑意。

陸壓道君哭了。

……

「你只要知道,這尊大能名字叫……」

「徹地。」

禹餘道人的化身介面道:「你只要知道,我叫徹地就行,徹地道人。當年嘖嘖嘖,咱們可是有過一面之緣。」

道主有些茫然。

徹地道人,從來都沒聽過有這麼一號人。

不過道主也反應過來,這尊大能,似乎並不想被人知道他的身份。

「好了你只要知道,這尊大能坐鎮問道山,那麼仙界就穩如泰山就可以了。」

林笑開口說道。

道主苦笑不已。

現在看來,這尊大能,應該是洪荒時代的某位驚天人物了。

沒見到,那洪荒相柳在這位大能面前,都唯唯諾諾,真的好像一隻泥鰍一樣嗎?

雖然道主的心中有過幾個猜測,卻不敢去考證。

傳聞,異族至尊強者,一直都沒有停止對仙界中的幾位絕頂大能的推測。

任何話語,都有可能成為異族大能推測的線索。

「還有。」

突然間,禹餘道人十分認真的說道:「上官邪情是我的弟子,第五大真傳弟子!所以她若是受了半點委屈……哼哼。」

「第五大真傳弟子……還有這護短的架勢……看來真的是那位了。」

道主猛地醒悟過來。

那位的坐下,擁有四大弟子,而且護短成性,為了坐下弟子,不惜對抗天道,與其他四位同級的存在硬碰硬。

道主忍不住縮了縮腦袋。

「還好,還好是這位……他護短的性格,嗯,至少我道宮的人在外行走,不會吃虧了。」

……

林笑恢復了本來的雨師笑的樣子。

上官邪情也變了模樣,從皇甫沉魚的模樣,變回了上官邪情。

兩人就這樣手牽手,在中都當中大搖大擺的閑逛。

那四具異族混元的屍體,林笑其中兩具,林笑已經交給了尉遲天虎,另外兩具,則是被尉遲神羽和尉遲神仙煉化了。

尉遲神羽乃是完美體質,與盤古大神同樣的體質。

他的肉身,可以容納任何力量。

他原本的神魂弱小,所以看似是廢柴體質……但是現在,有魘族混元大能的混元大道融入他的身軀當中,瞬間就彌補了這個短板,可以以混元大道,增強他的神魂。

更為重要的是,魘族的身上,可是有奧義之力!

奧義之力……乃是先天神魔特有的力量,而這種力量,在先天神魔的後裔魘族身上,更是發揮的淋漓盡致。

現在的魘族,為了躲避仙族的追殺,也為了在戰場之上,不給仙族增強實力的機會,強行改換自身的血脈,將這奧義之力廢除。

奧義之力廢除,魘族的實力也相應的被削弱。

但是如同混元級的魘族大能,是不會廢除自身的奧義之力的。

這四尊魘族混元級大能,不但留下了完整的混元大道,連同他們身上的奧義之力,也完整的保留了下來。

這奧義之力,能夠增強生靈對法則的體悟,對法則的力量,對天地的感悟……這正是尉遲神羽所欠缺的。

當然,先天魔神和先天大神,都是同一類,同是混沌中的先天生靈,或者開天闢地之後,先天中誕生的先天生靈。

相柳便是一個最低等的先天大神。

但是相柳已經得到了這片天地的認可,當初相柳在共工麾下為臣,共工氏乃是黑帝,五方天帝之一,是天地意志的代言人。

得到這方天地認可,自身也就融入到天地間的天道當中,他們的後裔,自然也就不需要什麼奧義之力,來增強自身對法則的體悟。

完完全全可以依靠自身的力量,體悟法則了。

這些,就是先天大神。

而先天魔頭,便是沒有得到這方天地認可,時時刻刻想要佔領這方天地,將這方天地中的生靈當成奴隸,當成口糧……自然無法得到這方天地的認可。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