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之中的幾個人正在研究那塊蟲魔的血肉,似乎是覺得沒有人注意這邊,研究人員之中的兩個老者,目光則直接走向了玉棺。

「應該是他們。」阿達的眼睛一亮,然後說道;「你們兩個守在門口。」

阿達推開門便走了進去,而那兩個老者的手已經按在了玉棺之上:「你們要做什麼。」

兩個老者的眼睛一亮,一拳砸向了玉棺。

良本等幾個人也轉過身,他們的眸子都是一凝:「丁飛,丁強,你們兩個怎麼回事兒?」

丁飛看到自己一拳竟然沒有將玉棺砸碎,臉上頓時露出了憤怒的表情:「良本,你說,我們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這種東西,本來就應該我們內堂拿過去研究的,他林陽實在是太猖狂了。」

「姓丁的,我想不是這個樣子吧,林陽說,你們這些人之中,是有蟲魔的手下的,看來,應該就是你們兩個了吧。」

丁飛的眸子一凝,然後說道:「哈哈哈,原來,他都已經知道了啊。他還真的是蠢呢,既然知道了,還讓我們進來,哈哈哈,這一次,劊老祖的分身一旦被我們救出去,我們就會得到血脈上的進化了呢。」

丁飛說著,又一拳砸向了玉棺。而這個時候,玉棺上的符咒閃耀了起來。

一股濃郁的金色光芒瞬間覆蓋了玉棺。

而丁飛一拳剛好砸在了玉棺之上。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丁飛的身體,竟然被玉棺給吸了進去,只剩下丁強一副十分詫異的樣子,看著玉棺。

「怎,怎麼回事兒?」

阿達也是一臉的詫異,而這個時候,玉棺之中的那個蟲魔化身竟然不停的顫抖了起來。

詭命銀線似乎沒有辦法束縛住他了。

「不好,出事兒了。快,放信號。」阿達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了起來,而狼殘牙也直接將信號釋放了出來。

一道七彩的光芒閃耀了起來,整個執法隊都混亂了起來,因為,阿達釋放出來的求救信號,乃是執法隊之中,最危險的求救信號。

如果不是有能夠危害到整個聯盟的事兒,是不允許發這種求救信號的。

所以,一瞬間,所有執法隊的強者,全部都飛向了這邊。

丁強發現求救信號發了出去,他的雙眼也變得血紅了起來。

不過,蟲魔似乎一直都在掙扎,他忽然想到,林陽說,這些詭命銀線,是需要本命精血來驅動的。他一直都在做研究,自然知道,這種本命精血,也是有屬性的。

丁強伸出手,碧綠色的精血滴落在了玉棺之上,果然,本命銀線的束縛變弱了很多。

丁強的臉上露出了興奮之色,而良本和阿達的臉色卻變得難看了起來,良本伸出手,一個漆黑的匕首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匕首閃耀起濃郁的黑色氣息,快速的釋放出了濃郁的殺氣,直接刺向了丁強的身體。

丁強哼了一聲,他的身體之中竟然又分裂出了兩個他,而那兩個他全部都變成了半人半蟲的樣子,而且,這兩個傢伙竟然組合成為了一蟲巢。

蟲巢之中出來的蟲魔,瞬間將空間之中擠滿了。

「這個傢伙,好厲害,還好之前的那個被那個棺材給吸了進去。」良本殺了兩個蟲魔之後,來到了阿達的身邊。

阿達的眸子一凝,之前林陽離開之前,特意在玉棺上貼了一個符咒,然後,他將另外一個符咒交給了良悠。

在丁飛將手按在玉棺上的時候,丁飛便被吸了進去,難道說,是因為這個符咒的原因。

想到了這裡,阿達的眼睛一亮,而這個時候,良悠也帶人趕了過來:「怎麼回事兒,出什麼事兒了。」

「丁飛和丁強兩個人背叛了執法隊,他們是蟲魔的人,他們要將蟲魔的分身弄出來。」良本開口說道。

「什麼?」良悠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了起來:「我就說了,你們過來,肯定會有問題的。你不應該帶他們過來,如果真的出了事兒,你要負責。」

良本雖然話說是良悠的師叔祖,但是,他畢竟是旁系,而且,良悠以後很可能是良家的扛鼎人物。

良本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我知道了,這件事兒,我有責任,等這件事兒結束之後,我會去領罪的。」

「算了,算了。這個時候,大家還是要對付那個傢伙,按照林陽的說法,釋放這些蟲族,是需要很多力量的,所以,這個傢伙,很可能快要支撐不住了。不過,林陽留下這個,肯定是有問題的。」一個符咒出現在了良悠的面前。

看到阿達遞過來的靈符,良悠的眸子一凝,然後說道:「我懂了,你掩護我。」

林陽看著面前的那個大漢然後說道:「你一直都在跟蹤我,是想要知道,我到底要做什麼吧。」

「是啊,劊大人的分身,被你封印在玉棺之中,而你去來到了這種荒山野嶺的地方,不知道,你到底要做什麼呢。」大漢一臉疑惑的看著林陽,然後問道。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還真的是麻煩啊。不過很可惜的是,你應該不能拿我怎麼樣,而你的那兩個同伴,如今,應該被拿下了吧。」

看著天空之中閃耀的求救信號,大漢的眸子一凝,不過他還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就算他們兩個都隕落了,只要我能夠殺掉你,也不會吃虧的。」

大漢說著,他的雙手瞬間變成了兩個三叉鉤:「死吧,林陽,如果你死了,我一定會得到劊大人的賞識的。」

林陽哼了一聲,然後向後退了幾步:「可憐又可悲的傢伙,你得到了這麼多的力量,恐怕也犧牲了很多的東西吧。你之前是蟲族,還是以後變成了這個樣子,為什麼,我沒有在你們的身上,感覺到之前那兩個傢伙的感覺呢,如果不是我聞到了一些蟲族的氣息,也不會對你出手的。」

「哈哈哈,你說的對,我確實不是那種原本就效忠劊大人的,他們都是被蟲體控制了身體,而我是心甘情願為了力量才效忠劊大人的。所以,劊大人讓蟲體成為了我的附屬,蟲體,只是我的力量而已。知道嗎?」

林陽的眸子一凝,然後說道;「原來是這個樣子啊,還真的,讓人意外呢。」

「怎麼,是不是很害怕,很恐懼?哈哈哈,我最喜歡的就是這種表情,當年,我也這樣過,可是後來,我得到了力量,力量,你知道嗎?那種讓人能夠看得起的感覺,真的很好啊。」 林陽有些詫異的看著面前的這個傢伙,而那個傢伙的眼神卻充滿了懷念。

王權是執法隊之中的一個天才,可以說,在當年,他進入執法隊的時候,他成為了執法隊之中一隻手能夠數過來的天才隊員之一。

那個時候,整個執法隊,都以王權為榮。可是,因為一次任務。

那一次,王權他們執行的任務也是和蟲魔有關係的,當時,據說有一些人,在參與一項研究,這一項研究據說,十分的危險。

可是,當王權他們過去的時候,卻發現,那些人,似乎都是蟲族的人,而且,和一些其它的蟲族,還有所不同。

當他殺掉那個人的時候,王權驚訝的發現,這些蟲族之中的一個,竟然是他們王家的人,而且,是他的一個堂哥。

王權十分的驚訝,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而他的同伴卻在這個時候,向他出手了。

王權當時還手,殺掉了他的同伴,不過,他也身受重傷。那個時候,他的堂哥告訴了他自己的秘密。

原來,他那個堂哥,當年也是執法隊的隊員,只不過,他們的老師,忽然變成了一個蟲族的模樣,而且,污染了他們的身體。

當他們變成了半人半蟲的樣子時,執法隊員根本沒有辦法接受,可是,他們回到執法隊找幫手的時候,卻被人當成了異類和叛徒處理。

他們被帶到了實驗室,要將他們解剖掉做實驗。所以,他們進行了反抗,殺掉了那些人。

當他們發現,殺戮可以獲得力量的時候,他們加快了獲得力量的腳步,殺戮的人越多,他們就越想要殺戮,最後達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

當殺戮變得更多,變頻繁,得到的力量更多,而且,成功的讓他們從人和蟲子不停變換的時候。

這些人又回到了執法隊之中,他們小心的行事,甚至拉攏了一些人,讓他們變得和自己一個樣子,而王權,雖然殺掉了那些人,卻因為想要獲得力量,選擇和他堂哥一樣,變成了那種半蟲半人的怪物。

雖然說,他的力量壓制了蟲體,而且,又利用蟲體,感悟到了蟲魔的神魂。

蟲魔傳授給了他一套功法,並且讓他能夠成功的利用蟲體的力量,甚至,將蟲魔所在這邊的暗手交給了一些給他。

那個時候開始,王權便有了強大的勢力,雖然,他看上去不起眼,但是,他的力量卻越來越膨脹。甚至,他利用自己的權力,還殺了一些不聽話的蟲魔手下。

這樣,他立下了戰功,甚至,在執法隊的內部,都有了很大的權柄,成為了學院之中不多的幾位長老之一。

而這一次,蟲魔的分身落在了這裡,他的目光落在了蟲魔的分身上。

可是,蟲魔卻跟他說:「這件事兒,你還是不要去參與了,用幾個人,吸引一下那些傢伙的目光,蟲魔的分身,就算留給他們研究也沒有什麼用的。畢竟,那是一個殘缺不全的蟲魔分身而已。」

「那,大人,我主要要做的事情是什麼呢?難道繼續潛伏下去,您已經回來了,我想要得到更強大的力量。」

聽了王權的話,蟲魔的嘴角微微翹了起來,然後說道;「不錯,不錯。你這麼說,確實很符合我的心意。不過,你在龍鐵學院組織的執法隊,還有一個十分艱巨的任務,那就是,殺掉林陽。」

「殺掉林陽?」王權一愣,然後目光閃耀了起來。

林陽這個名字,蟲魔提起過,學院之中的人經常提起,執法隊的人也收集過林陽的情報。

不過,一個普通的執法隊成員,對於王權來說,並不是十分值得關注的。

可是,這個時候,蟲魔竟然讓自己滅掉林陽,這是為什麼呢?

蟲魔似乎也看出了王權很詫異,他在水晶球之中臉色瞬間嚴肅了起來:「王權,你不要小看林陽這個傢伙,他的手段,比你們任何人都要可怕,確切說,他是我的天敵,我能夠預感到,如果我隕落了,肯定是隕落在他的手中。他製作出來的那些東西,剛好能夠剋制我。」

王權這個時候,不得不正視起了林陽這個傢伙。畢竟,蟲魔的力量,他是知道的,如果林陽,真的可以做到這一點的話,那絕對是十分可怕的存在。

王權的回憶漸漸消失,他的目光落在了林陽的身上。

林陽卻一笑,然後說道:「你的實力,看上去,確實很強悍,不過,你既然和蟲魔能夠扯上關係的話,那你想要對付我,嘿嘿,恐怕要失望了。」

林陽雙手揮動,幾個符咒快速的飛了出去,那些符咒上面的咒文,竟然是用紅色的鮮血繪製而成的。

王權一愣,快速的閃躲了起來,那些咒文,竟然直接落在了一旁的大樹上。

林陽一愣:「什麼?你不是和蟲魔有關係嗎?」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和蟲體的關係,並不是它掌控我,而是我掌控他,你的能力是針對蟲體的嗎?哈哈哈,我就算不使用蟲體的力量,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糟糕了。」林陽的身體快速的一閃,而王權的身體已經到了林陽的身旁。

林陽的身體瞬間被王權一腳踹了出去,林陽的眼中射出了四道光芒:「四象逆天瞳。」

「這是什麼?瞳術?」王權先是一愣,然後身體瞬間被束縛住,又燃燒了起來。

「該死的,這種黑色的火焰,到底是什麼東西。」王權咆哮了一聲,然後大喊了起來。

林陽的身體漸漸變大,變成了四象天妖的樣子:「那是南明離火,嘿嘿,你這種蘊含蟲子血脈的東西,很懼怕吧。」

「只是一點火焰而已,我能有什麼可懼怕的呢。」

王權身上的氣勢快快的變強,他瞬間變成了半蟲半人的模樣,而林陽卻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個傢伙,竟然比蟲魔的分身,氣息還要強悍幾分。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能夠凝聚如此強悍的蟲魔氣息,難道,你是蟲魔的本尊,這不可能,蟲魔本尊的氣息和你完全不同。」

「哈哈哈,林陽,我跟你說吧,蟲魔,雖然給予了我很多的力量,但是,他的力量畢竟是外物,我利用他的力量,刺激了我的身體,讓我的身體和實力變得更強,如果我遇到蟲魔,我一定會吞噬掉他,那個時候,我就和蟲魔一樣,具備強悍而不死的身體。」

林陽哼了一聲,然後說道:「是嗎?你似乎忘記了,之前,我扔出去的那些符咒。」

「四周的大樹上都有那種符咒哦。」

林陽的眼神之中射出了兩道光芒,四周的大樹上瞬間閃耀起了綠色的光芒,一道道銀白色的詭命銀線瞬間射了出來。

王權本來以為,這些東西,應該是沒有辦法對付自己的。可是,這些東西,竟然纏繞向了他。

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原來,這些東西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他,而是他身上那些蟲體帶來的力量。

蟲體的力量釋放在他的身體之中,這些東西,自然就沖向了他的身體。

王權的身體瞬間爆裂開來,一個個蟲型的怪物快速的消失在了原地,林陽的眸子一凝,而卻找不到這個傢伙。

良悠的身體快速的破開了那些蟲魔的攻擊,而阿達也成功的將那個符咒貼在了玉棺之上,符咒貼在玉棺之上,這讓丁強以為,這肯定是加固玉棺用的。

之前,王權可以囑咐他,一定要打開玉棺,救出蟲魔的分省,蟲魔的分身實力強悍,想要成功的打敗林陽等人輕鬆一舉。

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玉棺竟然如此的解釋,而且還將丁飛吸入了玉棺之中。

就在他快要絕望的時候,符咒被貼在了玉棺之上,他想起了之前的事兒,符咒這種東西是鎮壓裡邊蟲魔分身的,之前,丁飛似乎就是因為破壞掉了符咒,所以玉棺之中的蟲魔才躁動了起來。

而之前自己攻擊玉棺,肯定給玉棺造成了很大的傷害,所以,這些人才用符咒來封印玉棺,只要自己將符咒掀起來。

丁強的眼神之中出現了瘋狂:「哈哈哈,你們這是給我製造機會啊。」

丁強的手按在了玉棺上,玉棺上閃耀起了濃郁的光芒,丁強慘叫了一聲,竟然也被吸收到了玉棺之中。

玉棺上的咒印閃耀了起來,裡邊的蟲魔掙扎的更加厲害了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地面上出現了幾個陣旗,陣旗沒有人掌控也自己運作了起來。一道道銀白色的霧氣瞬間瀰漫在了房間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兒。」阿達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而良本卻開口說道:「這個是封印的陣法,大家都坐下來,不要亂動,不要破壞陣法的運轉。我想,林陽這麼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良本怎麼說,也對於陣法十分的了解,這一點,良悠等人,還是知道的。所以,他們都坐了下來,果然,那些霧氣快速的變成了一個個陣法,然後凝聚成了銀白色的咒印,一道道貼在了玉棺之上。

玉棺之中的蟲魔停止了掙扎,而林陽這個時候,也在外面走了進來。

跟隨在林陽身旁的老者讓四周的人都是一驚,因為,這個人,正是執法隊的掌控者火雲帝君。

火雲是火靈的親兒子,也是火靈唯一的後人,自從學院的執法隊建立之後,就一直都呆在學院的執法隊,可以說是學院的靠山,也是龍鐵學院,靈羽部落還有金鱗部落的靠山。

為什麼暗羽一族沒有隕落,似乎都能夠和這個老頭子扯上關係。

而如今,火雲竟然出現在了林陽的身邊:「大長老,是不是出什麼事兒了。」良本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問道。

火雲看了一眼良本,然後說道:「等會你們都要接受調查,王權背叛了執法隊,他是蟲魔的人。之前,林陽就是引開了他。」 「王權長老?」

「怎麼會呢?」

「他不是執法隊長老會的成員嗎?」

一個個疑問在四周響了起來,他們的目光都落在了林陽的身上,他們很希望,林陽說的是假的。

而這個時候,又有另外幾個長老在外面走了進來:「大長老,出事兒了。」

「哦,什麼事兒,我不是讓你們去調查王權那邊的事情嗎?」火雲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

那個穿著黑袍的黑羽一族強者的頭上插著九根羽毛,明顯是剩下這些長老之中,地位最高的一個,他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我們在王權居住的別院之中,發現了很多培養的弟子,那些傢伙的身上,似乎也有蟲體一樣的東西。不過,這些傢伙明顯什麼都不知道,而且,都被當成試驗品,囚禁在囚籠之中。」

「哦,這件事兒,我想林陽你應該有辦法解決吧。」火雲先是一愣,然後目光落在了林陽的身上。

林陽有些憤怒的說道;「你難道就不生氣嗎?」

「生氣可以解決問題嗎?」站在林陽身旁的火雲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聽了火雲的話,林陽先是一愣,然後長嘆了一口氣說道:「我需要蟲魔的身體,既然那些傢伙還沒有死,就都保留原狀吧,等我處理完這邊的事兒,會去處理那邊的事情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