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諸神凈土收縮到達了一畝大小的時候,聖光強烈得出現了天堂的影子。在一畝凈土之中,有蒼生,有天空,有大地,有海洋,地面還有層層疊疊的神魔屍骨。

他在長吟過後,一輪烈日,火紅如血,升騰在凈土之中,那是洪荒之心碎片,諸神凈土的核心。

他的口中,吐出來了八個字。

「諸神凈土,絕對防禦!」

萬馬奔騰,天公震怒,流星降世,大地陸沉,千百火山,一起噴發!在諸神凈土縮小到達一畝大小的時候,十七道大聖的攻擊,十七道足可以洞穿天地的神芒,攻擊在了諸神凈土上面,衝擊之力,使得這凈土上面,出現了許多龜裂的痕迹。

但是,那些龜裂的痕迹,不是真正的龜裂,而是龜甲一般的紋理,是上古神龜一般的絕對防禦。

眾人就看到不可思議的一幕,十七道神芒的力量,衝擊進入諸神凈土之中,轟擊在凈土核心深處,那血日似的洪荒之心碎片上面,全部都被抵擋住。

蘇杉站立在凈土中央,手托烈日,創造天地,締造乾坤。

「什麼?十七位大聖,都無法對他的領域進行破壞?」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可是十七尊大聖啊,聯手一擊,任何大聖都要被殺死,居然被他抵擋住?毫髮無傷,這還是傳奇?這還是人?確定不是仙么?」……

日月領袖,還有許多世家的人,麻木不仁了。

「絕對防禦,這就是絕對防禦,神級氣功的絕對防禦,我若是得到了這門修鍊功法,還怕什麼震旦神廟?天位境的高手都不怕啊。」閻魔鬼帝渾身亂顫:「可惜,諸神印記太強了,我沒有辦法對蘇杉下手啊。」

諸神凈土,絕對防禦。

傳聞之中,諸神凈土一旦修成,就不怕任何攻擊,可以把任何攻擊,轉化為自己的力量。本來,十七位大聖的神芒,足可以把諸神凈土都打破,但是其中核心是洪荒之心碎片,根本不是大聖的力量能夠打破得了的!

蘇杉以洪荒之心碎片為核心,締造出來的諸神凈土,強得不可思議。

這才是真正的絕對防禦。

「他的領域之中,有洪荒之心碎片,我們無法攻破!」海神院主猛然喝道:「我們的力量,在不停的流逝,你們看!他的領域,在吸收我們的力量,凝聚出來了更多的聖痕!」

「怎麼會這樣,他的領域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如此恐怖!」真龍領袖狂吼,在身軀之後,一條真龍出現了,在醞釀絕殺大術。

但是,就在這一刻,蘇杉動了。

十七尊大聖的攻擊,都破不了他的諸神凈土,絕對防禦。

乘著這個機會,他不會放過任何人。

聖光再次劇烈膨脹,光輝萬丈,照耀八千里方圓,上古天堂又出現在了他的頭頂,蘇杉的背後,更多聖痕凝聚出來,都是十七位大聖剛剛攻擊,在諸神凈土之中凝練出來的。

他雙拳橫掃,肉身在凈土之中隨意行走,再次來到了海神院主,真龍院主的面前。

「天堂之拳!」

神聖之光,遍布宇宙,光的海洋,從虛空降臨,浩瀚的光海,徹徹底底淹沒了海神院主,真龍院主。

兩大領袖在光海之中沉浮,遭遇到達了滅頂之災,極端的危險,蕩漾在兩人的心頭。

殺!

兩大領袖各自祭出來了自己的絕殺大術,條條聖痕,龍蛇亂舞,撕裂光海,鎖定蘇杉,進行攻殺。

叮叮噹噹……

那些聖痕絕殺大術,攻擊在諸神凈土上,如刀劍砍殺在盾牌上面,無法攻破,反而被諸神凈土吸收。

蘇杉揮舞雙拳,脊樑如標槍,生生挺立,似乎要破背而出,化為大龍,翱翔天際。他連續出拳,光海洶湧,腳踏琉璃地面,諸神凈土,再次擴張,只一閃,就把兩大領袖的身軀鎖定,籠罩。

砰砰!

兩聲巨響,眾人都看到永生難忘的一剎那,兩尊巨大的光拳,完全轟擊在了海神領袖,真龍領袖的胸膛上,強大的神聖光輝,滲透進入了他的身軀血液之中,使得他們的大聖血液,都化為了聖光,完全溶解。

兩人在凈土之中,大聲慘叫,但是聲音卻傳遞不出來,眾人只能夠看到兩人在凈土中面目猙獰,恐怖亂抓,人人毛骨悚然。

哧啦!

聖光衝天而起,幾乎是要把太空星際中的星球都沖得掉落下來,四周的混沌古氣更加濃密,在這聖光之中,海神領袖,真龍領袖的身軀,化為了白光,凈化在了凈土之中,而眾人都看到了,凈土琉璃地面上,出現了兩尊拓印,栩栩如生,正是海神領袖和真龍領袖的肖像,徹底遺留在了凈土之中。

「塵歸塵,土歸土,凈土不凈,凈土清凈……」蘇杉白色諸神戰袍隨風飄蕩,站立凈土之中,看著那琉璃凈土地面的兩尊肖像和拓印,淡淡的道,似乎是在為兩尊領袖,唱出來最後的輓歌。

兩尊強大的領袖,掌握了真龍,海神兩大學院權勢,在豐饒大陸上,橫行了數千年的絕世無敵大聖,徹底隕落,化為了肖像,遺留在諸神凈土的地面,成為了凈土的一部分,他們以生命,鑄就了凈土的輝煌。

這是蘇杉的戰績,一舉殺聖!

而且是連屠兩聖,真正的大聖,不是浪得虛名的那種,是和天位領袖齊名的海神領袖,真龍領袖。

「啊!」

海神學院,真龍學院的諸多大長老,太上長老發出來了如喪考妣的嚎哭,他們是看得清清楚楚,兩位領袖,隕落了。

兩大赫赫威名,千秋霸主,海神領袖,真龍領袖,就這樣死了。變成兩尊肖像,永遠拓印在了諸神凈土的深處。

這兩位霸主,不是死在了高等級的大聖手上,而是死在了一尊傳奇六變,領域變的人手中。

可謂是死得憋屈,死得冤枉。

與此同時,這也襯托出來了蘇杉的力量,簡直是橫掃千軍,舉世無敵,面對如此之多的大聖擊殺,不但沒有節節敗退,反而還連殺兩尊大聖,把敵人的性命,永遠留在了凈土之中。

尤其是,他面對十七尊大聖的絕世驚天一擊,施展出來了諸神凈土的絕對防禦,使得十七道驚天神芒,居然無法對他造成傷害,這立刻就在眾人的心目中,種植下來了無敵的存在。

兩尊領袖,被殺死在諸神凈土之中,聖痕一道道開始四面消散,但是在消散的一剎那,那洪荒之心碎片爆發出來了劇烈紅光,把聖人都吸收了進去,從而轉化為一道道血色的聖痕,在蘇杉的背後出現,條條聖痕如烈龍在翻滾,遊走,使得凈土之中,翻天覆地,天塌地陷,日月沉淪。

蘇杉吸收了兩大領袖的聖痕。

他的力量,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越戰越勇,越戰越恐怖,此時此刻,混沌古氣在他的召喚之下,更加濃烈,眾人都感覺到了似乎方圓數百里的大地窟窿深處,骨朵朵冒出來了太古仙靈的吐息,一尊混沌古神,在其中冉冉誕生。

眾人都知道,蘇杉毫無疑問,斬殺了兩尊大聖之後,吸收掉他們的聖痕,能夠利用得到的混沌古氣和仙陣的能量更多了,假以時日,甚至他能夠控制整個位面。

「厲害,真是兇猛!兩尊大聖,一起擊殺!才是傳奇六變的境界啊,洪荒大陸,甚至仙之位面,都沒有這樣的人物出現吧。」閻魔鬼帝看得是全身發冷:「這還是諸神印記沒有出現的情況下,就是單獨這他的潛力,如果他修鍊到達大聖境界,那會多麼兇猛?我都奈何不得了他?」

蘇杉現在,傳奇六變,接下來還有七變鬼神變,八變星辰變,九變不死變,半聖境界。每一次突破,都是一個新的天地。

如果全部突破,到達大聖境界,實力會提升到達什麼地步?

閻魔鬼帝都無法想象。

全部把海神領袖,真龍領袖的聖痕吸收,蘇杉體內的玄力,簡直是翻天覆地,諸神凈土之中,容納了聖痕,整個凈土神聖的光明,更加璀璨,無數的神聖詩歌,憑空出現,體內的神象微粒在不停的覺醒著。

十萬!

五十萬!

一百萬!

三百萬!

五百萬!

足足,又有五百萬的微粒在覺醒了,使得蘇杉體內的微粒,足足蘇醒到達了「一千萬」遠古巨象之力的程度。

一千萬的遠古巨象之力,已經遠遠超越了大聖。

海神領袖,真龍領袖兩大高手的聖痕,玄力,非同小可。全部納入了凈土之中,整個凈土都幾乎是支持不住,不過好在蘇杉早就做好了準備,用洪荒之心碎片做凈土的壓軸之寶,化解一切力量,只要沒有人可以一擊把洪荒之心碎片打滅,他的凈土就可以吸收一切攻擊,轉化為自身能量。

這就是諸神凈土的恐怖之處。

正是因為這諸神凈土的恐怖,所以才會在凝聚的一剎那,破空引動了閻浮提劫水!

經過閻浮提劫水的洗禮,蘇杉才最終凝聚這尊凈土。

(未完待續。) ?諸神凈土一旦大成,只要沒有人能夠一擊破碎這凈土,那麼所有的攻擊,都會轉化為能量。實際上,就算是蘇杉修成了凈土,遭遇到達十七尊大聖的聯手一擊,也會立刻破碎,可惜的是他早就有準備,利用洪荒之心碎片,還有混沌古氣,上古仙陣的威力進行削弱。對於他的很大一部分攻擊,都是混沌古氣承受住了,還有一部分被洪荒之心碎片容納,自己受到的攻擊,簡直微乎其微。

現在,他的能量更為厲害,吸收了兩尊大聖,利用聖痕,感應那冥冥之中,諸神天堂的光芒,祭出天堂之拳,威力要比剛才不知道大上多少倍。

體內的玄力,也足足增加了一倍,從五百萬遠古巨象之力增長到了一千萬,這就是海神領袖,真龍領袖帶給他的禮物。

這種變化,是在一瞬之間,從十七尊大聖聯手攻擊,蘇杉絕對防禦抵擋,立刻反擊,斬殺海神,真龍領袖,就是眨眼的功夫,但是在場眾人,如同過了萬年之久。

無數的人腦袋之中,都深深的烙印下來了這一幕,蘇杉帶著強烈的聖光,轟穿了兩大領袖的胸膛,把他們打扁,聖光蒸發了他們的靈魂和血肉,就遺留下來了肖像和拓印。

「蘇杉,你好!很好!我讓我來摧毀你吧!」

太子在一刻,再也忍耐不住,突然動了,他一動,頓時風起雲湧,周身天地風雷,龍虎玄武,全部顯現,周身千百道粗大劍芒,突然出現,每一道劍芒,都是天劍,都是地劍,也是人劍,連續轟擊,把混沌古氣瞬間斬滅。

噼里啪啦!

他帶著凌厲的仙意,沖入了蘇杉的聖光之中,無限接近諸神凈土。

「誅仙戰戟!」

他吶喊一聲,當空一張,大手撕裂虛無,從冥冥的異度空間之中,抓出來了一桿方天畫戟,卻不是以前和遮天少爺戰鬥的那一桿,而是另外一桿,更加的強大,玄妙,力拔山河,氣息蓋世,簡直是如天仙將世,仙王臨塵。

「所有的大聖,都聽著,我親自出手,滅殺這畜生,你們攻破混沌古氣,把他的親戚,朋友,兄弟,姐妹,連同日月學院的所有人,全部格殺!」

太子發出來了命令。

被蘇杉瞬息之間,一連斬殺兩大領袖,實力再度增加,他就知道不能夠在自持身份,不出手了。

要把蘇杉斬殺!

強悍的誅仙戰戟被他把握在手上,那大戟森森,月牙似的刃口上面,冷光四射,纏繞著不知道多少仙靈的冤魂,上面還有血跡斑斑,是誅殺的所有強大存在遺留下來的血液,大戟之上,纏繞著巨龍,饕餮,七修,貔貅……等神獸,不知道是什麼鍛造,稍微一揮動,強大的聖痕就出現在了上面,稍微一劃,居然擊破聖光,直接攻殺進入了諸神凈土之中,大戟一擊,鬼神嚎哭,無數的仙之位面,在他的身軀之後,走馬觀花似的變幻。

太子,終於出手。

「霸天金鐧!」

蘇杉看見太子衝殺進入了諸神凈土之中,臉上沒有半點表情,也是大手一抓,一條巨無霸的金鐧,出現在掌中,當空一擊,萬重金山,波濤席捲,湧向太子。

「塵歸塵,土歸塵,諸神凈土,擴張吧,所有想殺我蘇杉兄弟者,都得死。」

諸神凈土急速擴張,把聖王城全部容納在其中,與此同時,把攻殺向聖王城的諸多大聖,也全部包裹住了。

地面上,那海神領袖,真龍領袖的肖像,也越來越大,栩栩如生。

「太子現在出手,斬殺蘇杉!這個魔頭孽障支持不了多久了。我們一起出手,攻破他的凈土,滅了他的族人,讓他心慌意亂!」

一位震旦神廟的大聖狂吼起來。

呔!

蘇杉的黃金霸天金鐧和誅仙大戟對撞在一起,抵擋住了太子的變化,與此同時,他的背後,突然出現了一隻聖光大手,大手之上,掌握著一桿長矛,那長矛電閃穿雲,上面地獄之力出現,極樂,閻魔,修羅,那伽,無間,泥犁,阿鼻……各種地獄位面,造成幻境。

這長矛攻殺凌厲,大氣磅礴,刺穿虛無,冥神收割生命,黃昏之光,如同人的生命最後輝煌,眾人在一剎那之中,似乎看到了黃昏的太陽,無限美好,但是一尊太古冥神出現了,向著那黃昏的烈日,奮力擊出來了長矛。

啵!

長矛洞穿黃昏的太陽,墜落下去,使得大地,重新歸於了黑暗。

那尊叫得最厲害的震旦神廟大聖,慘叫一聲,還沒有反應過來,他的胸口,就被冥神之矛洞穿,釘死在了地面上。

那諸神凈土的琉璃地面,血跡斑斑,鮮血長河一般的流淌。

隨後,聖光衝天而起,諸神凈土,就把這大聖凈化。

又是一位大聖隕落。

到達現在為止,十八位大聖,一位重傷,失去戰鬥力,兩位領袖死亡,又一位死了!剩下十四尊大聖。

「該死啊,又殺了一尊!他在和太子對抗,太子的方天畫戟,居然都沒有壓制住他,反而被他抽空出來,斬殺了一尊大聖!」

無數的人吼了起來,連連後退,已經被蘇杉殺得膽寒,蘇杉一戰驚天動地,屠殺大聖,如屠豬狗!

他冥神之矛,收割生命,行走人間,黃昏之光照耀之處,死亡的樂章,靈魂的輓歌,在諸神凈土之中反覆迴響。

當!

黃金大鐧和誅仙戰戟反覆碰撞,蘇杉手持大鐧,絲毫不弱於太子。突然,他再次仰天一聲,「煉金地獄!能量溝通!」

嘩啦!

在他的頭頂上,巨大時空蟲洞出現了,無數的黃金古魔,從虛空之中跌落下來,進入了那黃金大鐧之中,使得他揮動大鐧的威勢,崩天裂地。

「誅仙輪迴!天道無常。」太子雙目如刀,砍殺蒼穹,掌中方天畫戟,開始跳躍,劃出來了巧奪天工,如星辰運轉之軌跡的弧線。

十八位大聖,連同太子,一起斬殺蘇杉,想滅他十族。

但是,卻被死死阻擋住,反而被蘇杉一連斬殺諸位大聖,氣息更加熾烈。無人可以阻擋他的凶威。

如果不是太子出手,在場的大聖都被他殺得膽寒,很有可能會完全潰敗。

甚至現在,西方大陸的六位大聖,還有聖祖皇朝的皇帝,都十分後悔,為什麼要跟太子來趟這場渾水。

不過現在他們騎虎難下,就算抽身後退也不能。

轟隆!

無數的混沌古氣再度沖了上來,和蘇杉的諸神凈土結合,封鎖了八千里地面,連大聖都無法闖出去。

「他這是在封鎖聖王城,要把我們一網打盡!」

一尊大聖吼叫了起來,更加增添恐怖氣氛。

所有的人都恐懼了起來,不單單是大聖恐怖,這次太子帶來的無數精英,整個豐饒大陸之中,各大世家的掌門,也都在瑟瑟發抖,如同被老鷹盯上了的雛雞。

誰也沒有料到,蘇杉這樣生猛,絕世無敵,強者氣概,一戰成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