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鑫王,你們三個老匹夫還不快來。等他殺了我之後,你們也別想得到這東西。」四方王怒吼。

火鑫王三人對望了一眼,自然知道四方王說的沒錯。他們四人雖然不對頭,可要不聯手,那東西不可能落到他們手中。

「先把他們解決,至於如何分得到的東西,到時候再說!」火鑫王喝道,向著弱水爆射而去,同時帶出恐怖的力量,震動的虛空顫動不息。

四人向著葉楚和弱水圍攻,葉楚和弱水頓時倍感吃力。

弱水以三千弱水對抗三人,葉楚也以煞氣暴動抵擋。勉強能抗住三人,可還是被打的節節後退。

「不是要殺本王嗎?怎麼還不動手?」四方王騰出手,對著葉楚怒吼,每一擊都暴動,直衝葉楚要害而去。

葉楚不得不反手抵擋,被打的吐血,口吐鮮血,氣息不穩。

葉楚和弱水對抗三個王者可以,可面對四個王者的圍攻,就有些力不從心了。

葉楚身影不斷的後退,神情冷凝。和弱水對望了一眼,想要拼力殺了四方王,可對方根本不給自己機會。

「你先走!」葉楚對著弱水說道,不想弱水拖死在這裡。葉楚下了狠心,就算要死,也要拖一兩個陪葬。

葉楚煞氣震動,瘋狂的抽取寒火皇的元靈之力。

寒火皇此時把葉楚恨之入骨,他好不容易恢復的元靈之力,此刻卻被葉楚用掉了大半。寒火皇當初入主葉楚氣海,就是發現黑鐵雖然能震殺他,可同樣對他有著輔助,能幫助他恢復元靈。

最重要的是,寒火皇打黑鐵的主意,想要感悟黑鐵的紋理,只要他掌控黑鐵,那葉楚這具身體就是他的。

可此刻葉楚卻狠辣,直接把他打回原形。寒火皇想要抗拒,但根本抗拒不了。他絲毫不懷疑,要是自己不順葉楚的心,葉楚此刻就會動用黑鐵震殺他。

葉楚越戰越勇,可即使如此,還是該表不了他和弱水節節後退的局面。

「不是揚言要殺本王嗎?可你也不過如此?」四方王哈哈大笑,面露譏諷。

「殺不了本王,那就輪到本王殺你了了!」

「走?你們一個都逃不了,都要死在這裡!」

四方王譏諷,言語刺激葉楚,要把葉楚震殺。每一擊都直擊葉楚要害而去。

四方王聲音刺耳,笑聲震動四方。

「哈哈哈,本王會讓你們死的很舒暢的!」

這一句句的話,讓葉楚的面色越老越陰沉,身影舞動了起來,以奇怪的弧度扭曲,怪異之極。

「誰告訴你,本公子殺不了你了!」

葉楚著弱水再次被打的吐血,終於怒了,他咬牙怒吼了起來,今天就算要死,也要他們陪葬。當真以為,自己就真的不能殺他了嗎?

… 「你當我就沒有手段能殺你嗎?」葉楚被打的再次吐了一口血,著弱水被震的節節後退,葉楚暴怒了起來。更新最快最穩定,)|純文字||

「你當本王是嚇大的嗎?」四方王不屑,心想都被打的吐血了,還有什麼資格叫囂。

葉楚不說話,身影舞動的更快。在葉楚的舞動之間,額頭出現了一道紋理,這道紋理出現,弱水神情劇變:「葉楚,不要亂來!」

弱水心中驚恐,這道紋理她很清楚,是她族的族紋。葉楚當初在古廟中得到,被葉楚用來對抗至尊意。這是葉楚能保持不迷失的手段。此刻葉楚浮現這道紋理,代表他移開紋理,紋理並沒有牽制至尊意。

沒有紋理的牽制,葉楚的至尊意肯定會暴動,葉楚將會迷失在至尊意中。

至尊意的恐怖可想而知,葉楚迷失的話,很有可能步入至尊的後塵,自絕而亡。

「葉楚,停下來,不要做傻事!」弱水大吼道,「大不了我破開自身封印,他們殺不了我們。」

葉楚對著弱水笑了笑,他知道弱水強悍。但也知道她的封印肯定非凡,要真破開封印的話。弱水怕也要留下後遺症,葉楚自然不願意弱水付出慘烈的代價。更新最快最穩定,)

「我身具他的意,也不知道能活多久。既然有人要殺我,那我就先滅了他們。」葉楚感覺到自己很快被一股悲涼所覆蓋,漸漸迷失自我。

葉楚神情開始癲狂了起來,身上鼓盪出一股悲涼的氣息。這股氣息涌動,讓四方王等人都心悸。彷彿是面對了一個絕世的強者一般。

悲涼的感覺遍布葉楚全身,葉楚漸漸的迷失,腦海中只有悲狂凄涼,心如死灰,被悲苦覆蓋。

這股情緒感染天地,四方都瀰漫這股情緒。即使弱水四方王他們身為王者,都感覺內心情不自禁的湧上了悲涼之感,心生悲苦。

這種感覺讓四方王等人驚恐,一個個駭然的盯著葉楚。葉楚身上的氣息分明還只是王者之境。可是對方的意境卻能影響他們。

他們身為王者,極難被別人的意境影響。可對方意境能影響到他們如此地步,那絕對要比起他們強百倍。

可是要強他們百倍的意境,這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個少年身上……

天地彷彿受到這股意境的影響,儘管此刻赤日當空,可在場的人都感覺到一股陰霾,儘管天地有著陽光,但給人的感覺確實陰雨綿綿。

四方王等人對望了一眼,都到了對方眼中的慎重。這太過驚奇了,讓他們難以理解。

唯有弱水嘆息了一聲,著神情悲哀,淚流滿面的葉楚,知道葉楚被至尊意迷失了。

葉楚癲狂了起來,恐怖的力量從他身體中涌動而出,拳頭直接向著四方王攻擊而去,出手霸道恐怖,根本不顧自身,完全是霸道癲狂的攻擊。

四方王驚懼,擋住了葉楚這一擊,但葉楚身上卻有著一股讓他心悸的意境。這股意境影響他,讓他都生出想要自絕的心。

雖然他把這種情緒壓制下去,但實力也因此受到極大的影響。儘管葉楚暴動的力量比起之前沒有強多少,可一擊打在他身上,直接把他轟飛出去。

四方王驚恐,血液噴吐出來,想要暴動出全力,可在這股意境下,他根本就無法暴動出全力。

但對面的葉楚,卻徹底的癲狂了。葉楚此刻就如同機器人似的,沒有一些神識,只知道瘋狂的攻擊,如同一具戰體一般,瘋狂舞動拳頭,不斷的砸向四方王。

四人對望了一眼,見葉楚如此怪狀,同樣覺得頭皮發麻。

「殺了他!」

他們幾人心中驚懼,想要殺了葉楚來解除心中的驚恐。

四人同時向著葉楚圍攻而去,暴動出恐怖的力量,想要震殺葉楚。

弱水站在一旁,並沒有出手幫葉楚。弱水很明白葉楚是什麼狀態,葉楚已經迷失了,根本不記得是誰。她要是過去,葉楚會連帶他一起攻擊。

四人圍攻葉楚,是恐怖。可在至尊的意下,他們又能爆發出多少力量?

至尊意的震動,足以讓他們的實力壓低三成。而葉楚卻陷入癲狂,已經瘋狂了的他,戰力能提升三成。彼消此長下,葉楚戰他們並不是不可能。

只不過,葉楚迷失了。此次迷失,他還能活下來嗎?當年至尊自絕世間,葉楚極有可能步入他的後塵。

浮生宮始祖都不敢如此做,但葉楚卻做了。

弱水嘆息了一聲,直直的盯著葉楚。神情也有些複雜,那雙秋水般的眸子,流露出別樣的情緒。

「去死!」四方王吼叫,一拳直射葉楚要害,想要震斷葉楚的脖子。

葉楚感知到這股力量一般,眸子猛然的射向四方王,四方王只感覺自己被一股悲涼籠罩,心中忍不住生出凄涼,心生死意,動作為之一頓,氣勢猛然的衰退下來。

那一拳再次轟出,不到之前的七成威勢。

反觀葉楚,卻神情癲狂,肌肉青筋涌動,恐怖的一拳轟了出去。毫無花俏的和四方王撞擊在一起,這一擊撞擊之間,四方王倒飛出去,手臂骨頭咔嚓脆響,血液狂噴。

葉楚也沒有對方一眼,目光再次向著其他三個王者攻擊而去。一拳掃向火鑫王,火鑫王覺得自己的意境在對方面前如同小孩般可笑,忍不住要膜拜,心中毫無戰意,整個人要自絕般。

葉楚一拳掃了出去,火鑫王都不能有效的抵擋,直接被葉楚一拳砸在了胸口上,慘叫砸在地上。

那股凄涼的感覺,讓其他兩個王者駭然,著火鑫王和四方王的結局,他們眼中滿是驚恐。

此刻的葉楚如同一個瘋子,一個能讓人落淚的瘋子。在他的面前,每一個人都要哭泣似的,要自絕世間。這種一種憋屈的感覺。

「媽的,這到底是什麼意境。怎麼可能讓人有這樣的感覺?」

兩個王者大罵,這種感覺太讓人難受了。葉楚的實力還是王者的力量,但那股意境太讓人心悸了,在這股意境下,他們不能保持自我。

「這是什麼手段?要滅世逆天了!」兩人驚恐,這秘法當真絕世了。

… 此刻的葉楚太讓人毛骨悚然了,不是因為葉楚的實力,而是那股影響他們的凄涼。kan。在這股感覺力量下,他們起不了抵擋的心。彷彿是面對一個絕世強者,同時心如死灰,有著無限的悲涼似的,不戰先退。

葉楚癲狂,整個人毫無神智,拳頭震動,不斷的震動而出,沒有花俏,完全是暴力攻擊,剛猛強勢。

四方王和火鑫王強自運起力量,妄想擋住此刻暴走癲狂的葉楚。可他們被悲涼所影響,戰意全無,根本無法抵擋狂暴的葉楚。

其他兩王見狀,根本不敢此時出手。葉楚此刻怪異太讓他們毛骨悚然了,他們和四方王火鑫王本來就有間隙,自然不會為他們拚命。

「啊……」

四方王和火鑫王再次被葉楚一擊打的吐血,兩人心中駭然。可著葉楚再次向著他們撲來,兩人自然壓制心中的恐懼,妄想擋住葉楚。

葉楚意境震動,悲涼的氣息引得天地蒼涼,彷彿有著冷雨飄蕩世間一般,整個四方被凄冷所籠罩,連照射出來的陽光都是冰冷孤寂的。

整個人癲狂,越打也癲狂,身影舞動,劃過不可思議的角度,不斷的攻擊向兩人。

「啊……」

火鑫王和四方王打出了怒火,身體喋血,怒火掩蓋了一些悲涼,強自提起了幾分力量:「本王要你死!」

兩人暴動,以自身最強的大招暴動出來。更新最快最穩定,)恐怖的力量震動而出,引得四周意境變動,壓迫的空間都嗤嗤作響。

「怒焰滔天!」

「震山動海!」

火鑫王和四方王他們動用自身所能暴動的最強招,涌動出他們恐怖的力量。力量涌動間,有著火光暴動,光華照耀了一片天空,有著心悸之勢。

兩人強力壓制那股悲涼,爆發出他們最強的大招,暴動出來的力量是恐怖的,震動之間,虛空震動不息,意境滔天,當真有排山倒海之勢。

弱水著這一幕都忍不住提緊了心,兩人同時爆發大招所暴動出來的力量,絕對是非凡的,葉楚儘管此刻癲狂,有著至尊意的輔助,但面對這樣的力量不見得能擋住。

「死吧!」火鑫王和四方王吼叫,強自壓制那股悲涼,瘋狂暴動出這樣一擊。他們很清楚只有這麼一個機會殺掉葉楚,這一擊沒有殺掉葉楚。更新最快最穩定,)那麼那股悲涼的意境就會反噬侵染,等待他們的是潰敗。

兩者合力一擊,讓弱水心驚肉跳,目光忍不住向葉楚。卻見葉楚眸光突然轉向兩人,葉楚眸光悲涼而又冷酷。

弱水雖然只是和葉楚對視了一眼,但整個人卻如入冰窖。這雙眼睛待任何東西就如同死物一樣,有著絕世非凡的冷酷凄涼。

弱水是什麼人?儘管她此刻只能發揮出王者的實力,但這是因為身體的緣故。她自身的實力深不可測!這樣一個人,就算意境再強,也不至於一眼就讓他如入冰窖。

「這不是葉楚,是至尊的眼神!」

弱水駭然,直直的盯著葉楚,整個人獃滯在原地,無力理解。

兩王排山倒海般的攻擊鎮壓葉楚而去,葉楚眸光猛然射向兩人,兩王也瞬間感覺如入冰窖。下一個瞬間,只見葉楚手臂猛的舞動,有著一道紋絡閃動而出。

紋絡震動而出,閃動著絕世的光華,璀璨無比,宛如一朵絢麗的花朵。這個花朵震動而出之間,在場所有人只感覺意境消失,整個人所能到的就是面前璀璨的花朵。

光華四射,有著一股難以言語的力量,震動而出,蕩漾直衝兩王的攻擊而去。兩萬的攻擊機會瞬間被震碎,兩王整個人倒飛出去。

「這不可能!」兩王駭然,口吐血液,砸在大地之上。

弱水和其餘兩人到,神情同樣大變,目光向葉楚。卻見剛剛浮現在葉楚身前迸射的光芒消失,讓他們如入冰窖的那朵璀璨花芒曇花一現,消失的一乾二淨。

弱水獃獃的著葉楚,那紋理複雜,似乎有著無盡的玄妙,那一個瞬間,弱水覺得碰到的是絕世的秘法。

弱水自然知道葉楚施展不出這樣的秘法,想到葉楚剛剛讓人心悸的眼神,弱水突然想到一個讓她都全身冰冷的可能。

「那是至尊的法?」

弱水心中翻起了驚濤巨浪,要是真是她猜測的那樣,那未免太過恐怖了。

「奧義的秘密,難道就是如此嗎?唯有讓自身迷失,才可讓人無盡升華,感悟至尊留下的道和法嗎?」

「葉楚這是找到了答案嗎?至尊意其中孕育的秘密就是如此?」

弱水眉頭緊皺,並沒有為此而高興。要是真是如此的話,這個秘密誰能得到?在至尊的意中迷失,已經步入了死亡的道路中。就算真是這個秘密,誰能得到?

有人或許能迷失一兩次,可能迷失三次,甚至更多嗎?迷失一次都是九死一生,迷失三次幾乎是必死。

而要是至尊意的秘密當真靠迷失來破解,那迷失一兩次又有什麼效果?

葉楚一擊敗了火鑫王和四方王,目光掃到其餘兩個王者身上。這兩個王者幾乎想都沒有想,身影閃動向著外面激射而走。

面前的這個人太過詭異了,從元靈境可猛然暴漲到玄元境,可戰王者,一身力量更是煞氣籠罩。這也就罷了,但剛剛那心悸的氣息,卻讓他們沒有戰下去的心思。

火鑫王和四方王輕易被對方如此重創,他們上去也吃同樣的結果。他們沒必要為了火鑫王和四方王送死,至於皇者留下的東西,比起命來就不算什麼了。

兩個王者瘋狂的逃竄,瞬間遠離這裡。

弱水見狀鬆了一口氣,著此時一步步走向四方王和火鑫王的兩人。心中同樣震動,葉楚太與眾不同了,以元靈境打到這種地步,說出去誰相信?

而就在葉楚輕呼一口氣時,卻見葉楚抓著四方王,一拳就狠狠的砸在四方王的腦袋上,四方王連吭一聲的機會都沒有,腦袋就瞬間爆裂開來,血液飈射,如同西瓜被砸一般。

血腥殘暴,四周都覆蓋紅白相間的東西,唯有葉楚身上依舊乾淨。

… 葉楚殘忍,一拳一拳砸在四方王和火鑫王身上,這每一拳下去,都帶著煞氣,把對方的肉身都給侵蝕,留下累累白骨。

短短時間,這兩人就以最殘忍的手段死去。留些的累累白骨,也被葉楚一擊一擊折的粉碎。

葉楚癲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只是在發泄,一道道力量不斷轟在兩人身上,兩人死的不能再死。

弱水在一旁都的頭皮發麻,這時候葉楚是完全沒有理智的,只知道瘋狂的發泄。而他暴動的煞氣有陰寒,更是增加了幾分恐怖。

著胡亂攻擊的葉楚,弱水知道再這樣下去,葉楚必死無疑。

弱水咬了一口自己的手指,她的手指有著血液滴出。血液滴出之間,印在她的額頭上,在她額頭出現一道族紋。

族紋浮現,弱水施展功法,以大能力凝聚,額頭的紋絡閃動著虛影,在虛空中凝聚而成。

弱水手指點到族紋身上,帶著道和法,向著葉楚的額頭點了過去。

「啊……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