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原本熙熙攘攘的院落恢復了一片安靜,只有那被踢成了渣的大門諷刺地躺在那地上……

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那名老者轉頭對著那白衣公子皺了皺眉:「是她嗎?」

北冥玄煜緩緩搖了搖頭,唇角輕抿,也有些疑惑:「看氣勢,完全不像。再說,她也沒有受傷啊。這幾日我們找遍了這北冥府的上上下下。唯一沒有看過的也就是這處奇怪的小院兒了。」

「一個廢柴罷了,竟然要派一個七階的高手看護。那人到底是怎麼想的?」老者的眉頭能擠死一隻蒼蠅了。

「不知道,背後的人……」北冥玄煜挑了挑眉,沒有說話,半晌才道:

「既然不是這院里的人,那就還有別處沒有探到。我就不信了。受了我的玄風掌八成之力,不死也該廢了,還能逃到天上去了?實在不行,我就出手,將那老婆子的毒解了,看那人出不出來?」

「不過一個惡婦,也值得公子出手。這個南都北冥的家主實在是不成氣候,我倒是覺得該給他們換換主子了!」那老者不屑地撇了撇嘴角,勾起一抹陰冷的笑來。 第七十四章黃雀在後

「住手——!」

突然,一記罡風襲來,擊中了北冥琳若的手腕,那握在女人手中的長鞭如流星般遠遠飛了出去。直飛了半個院子才落了下來,砸起了一片塵土飛揚。

滿面黑氣的北冥辰疾步走來,而在他的身後,竟還跟著一個一臉玩味的白衣男子和一名老者。

這……竟然正是那之前來到北冥府的貴客,卻不知怎麼會跟來此處的?

正在眾人驚愕之時,那北冥辰卻突然對著北冥琳若揚手就是一個巴掌。清脆的聲音響過,登時,在那粉嫩的臉上,便出現了五個鮮紅的,迅速腫起的手指印。

「父親——!」北冥琳若嚇傻了,他從未見過如此對待他的父親。

「給我跪下!」北冥辰也是要被這一對兒拖後腿的兒女氣瘋了。之前兒子剛一回家就跟他說自己遭了暗算。自己剛求了那北冥玄煜半天才求得他連譏笑帶嘲諷的,總算替北冥皓然治好了那說不出口的毛病,這邊事兒還沒完,就接到了北冥琳若被打的消息。

本來不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兒,他實在是沒有想到,就這麼點兒事兒,竟然驚動了北冥玄煜這尊大佛。

也怪那傳話的小廝,真是不分場合,看到他房中有貴客,就該將事情壓下,容后再說。

這下可好,自己寄予厚望的女兒,如此瘋癲失德的一幕被人看到了。這下子,也不知這妖孽會如何理會此事?

他還沒想到此事要如何處理,卻見那北冥玄煜當先向著地上那明顯已經奄奄一息的女子走了過去。

他躬下了身,素手一搭那瘦弱枯乾的胳膊,眉頭就不由跳了跳,撇了一眼那氣若遊絲的女孩兒,聲音卻依然清冷如冰:「內臟出血,移位,看起來傷得不輕啊!」

直起腰來,他環顧了一下這荒僻的比下人的院落還不如的小院兒,唇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風景不錯!聽說她是你親生的。」

說完,北冥玄煜摸出了一塊絲帕,擦了擦手,隨手一揚,那帕子便突然化作了碎冰掉在了地上。

他沖著北冥辰意味不明的一笑。轉頭對著那黑袍老者道:「隨我出去走走吧,你們就不必跟著了。」

揮了揮衣袖,白衣公子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留下了戰戰兢兢的一眾下人和滿臉黑青的北冥辰。

他恨恨的將捏著北冥琳若的手甩了,環顧了一下院兒內一個個噤若寒蟬的眾人,厲聲喝問道:「誰來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何事?」

還沒等眾人說話,屋中竟走出了一個身穿青衣的美貌女子,她笑意盈盈望著眼前的一幕,沖著滿臉戒備的北冥辰微微一笑:「北冥家主好大的氣勢啊,卻是不知,同樣是北冥家的骨血,一個卻被另一個打得半死,所為何來?」

說著,她竟理也不理周圍的眾人,慢慢走到了北冥芷月的身邊,手掌一翻,一粒藥丸丟進了女孩兒的口中,緊接著,輕柔的將她抱在了懷裡,慢慢向著房中走去。

北冥辰滿面冰寒沖著那陌生女子的背影,突然舉手就要一拳砸去。卻聽那女子理也不理,懶洋洋道:「我勸你休要動手。我背後的人,你惹不起。還有,如果不是小姐不讓我動手,你以為,就憑你這幾個雜毛,想要傷了我家小姐,能有這麼容易?」

蘭鈴的態度倒是讓北冥辰心頭一驚,硬生生讓他收回了發出的掌力。不知為何,他突然就想到了太子的身上。

這北冥芷月莫不是轉了運了,竟然有如此高手護衛在此。這女人看功力至少也是六階,甚至是七階的高手了。卻甘願留在這小院兒守著一個廢物,難道真的是太子……他要反悔了?!

北冥辰這樣一想,突然覺得還很有道理。他陰測測的眼緊緊盯著那堂而皇之走進小屋的女子,良久才沖著那圍了一院子的下人怒吼了句:「還不給我滾回去——!」

隨後,他沖著一臉驚駭不解望著他的北冥琳若,惡狠狠道:「不爭氣的東西,太子來之前,再要給我惹事,休怪為父翻臉無情!」

說完,他當先一甩衣袖,就這樣揚長遠去了。

留下了愣怔在原地,完全沒有回到正常軌道的北冥琳若,心頭如一陣洪鐘敲響。

她懊悔的倒不是打了那廢物,她現在無比鬱悶的是,她撒潑的樣子竟然被那謫仙般的男子看到了。

那個人,他剛才竟然用那麼鄙夷不屑的目光掃了她一眼,這讓她簡直是心痛若死。論地位,南都北冥府還有誰比得過她。論相貌,她自詡可以配得上他,可是……

自己現在這樣子……

「啊——!」北冥琳若瘋了一樣捂著臉往外跑去,直嚇了眾人一跳。那老嚒嚒更是三魂七魄都嚇得丟了一半兒。急急忙忙運起靈力追了上去。

再怎麼樣,最起碼自己平安過了這一關,至於後面該如何,那也是明天該擔心的事情,現在,還是操心這個小祖宗可別再惹禍了。

一時間,原本熙熙攘攘的院落恢復了一片安靜,只有那被踢成了渣的大門諷刺地躺在那地上……

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那名老者轉頭對著那白衣公子皺了皺眉:「是她嗎?」

北冥玄煜緩緩搖了搖頭,唇角輕抿,也有些疑惑:「看氣勢,完全不像。再說,她也沒有受傷啊。這幾日我們找遍了這北冥府的上上下下。唯一沒有看過的也就是這處奇怪的小院兒了。」

「一個廢柴罷了,竟然要派一個七階的高手看護。那人到底是怎麼想的?」老者的眉頭能擠死一隻蒼蠅了。

「不知道,背後的人……」北冥玄煜挑了挑眉,沒有說話,半晌才道:

「既然不是這院里的人,那就還有別處沒有探到。我就不信了。受了我的玄風掌八成之力,不死也該廢了,還能逃到天上去了?實在不行,我就出手,將那老婆子的毒解了,看那人出不出來?」

「不過一個惡婦,也值得公子出手。這個南都北冥的家主實在是不成氣候,我倒是覺得該給他們換換主子了!」那老者不屑地撇了撇嘴角,勾起一抹陰冷的笑來。 第七十五章墨離為難

「換個主子?」

北冥玄煜眼中劃過一抹嘲諷之色:「當初主家也曾對他們這一支特別關照,不是給他娶了陳家的那個女人嗎?這個北冥辰,竟然到那女人死了都沒拿到陳家的那本祖傳丹經,關照這些廢物有什麼用?不過是徒勞罷了。」

那老者聞言點了點頭,隨即慨嘆出聲:「那個陳家的女子還真是可憐,好好的一個高階煉藥師,竟然淪落到最後被人溺亡的下場。倒是可憐了那個小廢物。」

北冥玄煜搖了搖手:「我們且看著吧。那小東西既然有人護著,也不必我們多費那份心了,重要的還是莽山上的那件東西,其餘的,咱們就少管吧。只要他們乖乖聽話,不過就是一個給咱們看著坊市的支族,倒也沒什麼可在意的。」

「是,屬下知道了。」那老者恭敬一禮,兩人隨即遠遁而去。

近旁的一棵大樹上,墨五的唇邊卻是漾出了一抹冷笑。

「莽山上的寶貝?到底是什麼呢?還至於讓這個小祖宗跑這麼遠來一趟。這件事兒,他要不要報告給墨主子呢?……」

而此時的墨離過得也並不輕鬆,他現在面臨的是一個相對兩難的抉擇。

今天,他的墨硫殿來了兩個貴胄至極的人物。

頭戴冠冕的帝王在面對身邊白衣出塵的女子之時,那毫不掩飾的恭敬和小心翼翼讓墨離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這個女人他並不認識,但不可否認,能被他父皇如此恭敬對待的又豈會是簡單的人物。僅看她渾身上下那完全內斂如普通人一樣的氣息,和讓人畏懼不敢直視的氣勢,還有她明明就站在你的面前,卻讓人根本看不清她的長相,這樣的手段……墨離不覺也慎重了起來。

「離兒,這位是瑤台宮的大宮主龍姚殿下,還不快來見過。」

「瑤台宮?」

墨離眼眸微微跳了跳,不動聲色望了望那女人好似謎一般的笑臉,卻連上前兩步都不曾,就只是隨意地抱了抱拳:「見過父王,龍宮主。」

看到墨離的態度,軒轅昊天不由眼角抽跳了兩下。這個可是瑤台宮的大宮主,這個墨離竟敢這種態度對待她……軒轅皇帝感覺自己的腦仁又開始疼了。

對於這個兒子,他每每碰到就會頭疼許久,他們彷彿一直八字不合,總是鬧到最後不歡而散。

對於這個八皇子,他是一直有點掌控不了,每次面對他,總給他一種無力至極的感覺。

可是,偏偏他卻是他幾個孩子之中天資最好,近乎妖孽的一個。

三歲的時候測靈石沒有測出他的靈根,卻在他測過之後,那些測靈石無一倖免,全部化為了灰燼,之後他便無師自通,自動進入了修鍊階。不到十歲就已經是八階高手。

這些年來,他的修為更是不斷精進,連他這個做父皇的也不知他現在到底已經是什麼階別了。

只是,他性子怪癖,桀驁不馴,卻也是他最頭疼的一個兒子。

對於這個八皇兒,他剛開始是不屑管,後來忽然發現了其珍貴開始重視了,卻又陰差陽錯變得管不了,直到現在不敢管。對這個皇兒他也是最頭疼的一個。

「年少英才,果然不同凡響。」

那女人對於墨離這敷衍的態度倒是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用她一雙好似能夠洞察一切的眼眸靜靜盯著男人瞧著,突然彎唇一笑。

「小小的年紀就突破了武將階,不愧是紫薇榜的榜首人物。」女人笑得格外溫柔,可墨離卻皺緊了眉頭。

他第一次仔仔細細打量起這個突然來到墨硫宮的女人。能夠一眼看出他的修為,這女人的修為自不必說。可是,他明明戴了隱藏修為的法寶,她又如何還是第一眼就看透了端倪。

「不過,你身體里有一股十分強橫的力道,他限制了你的修鍊,而且,還會每隔一段時間讓你痛不欲生,我說得可對?」

女人毫不在意的說話,卻讓墨離的心中猶如電閃雷鳴一般。

他沒想到,自己隱藏了這麼多年的秘密,不僅那個男人一眼看破,現在竟然有第二個人能夠一語道出。他可不是那什麼都不懂的傻子,這個人今日來,絕沒有那麼簡單。

「說目的。」墨離冷言以對,可把軒轅昊天嚇得夠嗆。雖說,他已經被剛才自己所聽到的內容嚇到了,可面對眼前的這個女人,他更加忌憚好嗎!

「離兒,怎能對龍宮主如此說話?快給龍宮主道歉!」

龍姚似乎根本不在意墨離的態度,抬手制止了軒轅昊天的話:「我瑤台宮與軒轅帝宮一直比鄰而居,多年來互有溝通,也算交好。如今,欲更進一步……」

墨離皺緊了眉頭,抬手打斷了龍姚的話:

「宮主當知道,墨離只不過是一介閑散王爺,以瑤台宮在江湖上的超然地位,宮主當選擇皇儲才是。況且,墨離對婚配之事也著實是不感興趣。」

龍姚這回當真有些愣住了。她本以為這人雖桀驁不馴,至少該問問自己給他說的是誰吧。少年男女,最是容易動情。想必他見到了凌雲的人才,多半也就該滿意了。

「你可知我要跟你說的是哪個?」龍姚也只不過稍頓了片刻就重新恢復了那份從容和淡然。

「龍宮主,小王是當真對這些沒有絲毫興趣。與其在我這裡浪費時間,還不如去找我皇兄商議更為妥當。況且,太子尚且沒有大婚,我一個八弟卻談婚論嫁,這著實不是聖君所為。」

說完,墨離竟然還好像意有所指般望了軒轅昊天一眼。

軒轅昊天此刻的內心世界是崩潰的,他好想說自己也很想將那月凌雲說給曦兒的,只不過人家根本看不上。瑤台宮看上的就是你這個妖孽,並不是曦兒。

可他卻不能說話,這個時候,面前的兩個人沒有一個好惹的。就算是他自己的親兒子,他也掌控不了。

這一次,就是龍姚都不禁有些不悅,有多少年了,她還從沒有對一個人如此感興趣過。若不是看到那紫薇榜,就憑這一個桀驁不馴的小輩還當真不值得她親來這一趟。 第七十五章墨離為難

「換個主子?」

北冥玄煜眼中劃過一抹嘲諷之色:「當初主家也曾對他們這一支特別關照,不是給他娶了陳家的那個女人嗎?這個北冥辰,竟然到那女人死了都沒拿到陳家的那本祖傳丹經,關照這些廢物有什麼用?不過是徒勞罷了。」

那老者聞言點了點頭,隨即慨嘆出聲:「那個陳家的女子還真是可憐,好好的一個高階煉藥師,竟然淪落到最後被人溺亡的下場。倒是可憐了那個小廢物。」

北冥玄煜搖了搖手:「我們且看著吧。那小東西既然有人護著,也不必我們多費那份心了,重要的還是莽山上的那件東西,其餘的,咱們就少管吧。只要他們乖乖聽話,不過就是一個給咱們看著坊市的支族,倒也沒什麼可在意的。」

「是,屬下知道了。」那老者恭敬一禮,兩人隨即遠遁而去。

近旁的一棵大樹上,墨五的唇邊卻是漾出了一抹冷笑。

「莽山上的寶貝?到底是什麼呢?還至於讓這個小祖宗跑這麼遠來一趟。這件事兒,他要不要報告給墨主子呢?……」

而此時的墨離過得也並不輕鬆,他現在面臨的是一個相對兩難的抉擇。

今天,他的墨硫殿來了兩個貴胄至極的人物。

頭戴冠冕的帝王在面對身邊白衣出塵的女子之時,那毫不掩飾的恭敬和小心翼翼讓墨離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這個女人他並不認識,但不可否認,能被他父皇如此恭敬對待的又豈會是簡單的人物。僅看她渾身上下那完全內斂如普通人一樣的氣息,和讓人畏懼不敢直視的氣勢,還有她明明就站在你的面前,卻讓人根本看不清她的長相,這樣的手段……墨離不覺也慎重了起來。

「離兒,這位是瑤台宮的大宮主龍姚殿下,還不快來見過。」

「瑤台宮?」

墨離眼眸微微跳了跳,不動聲色望了望那女人好似謎一般的笑臉,卻連上前兩步都不曾,就只是隨意地抱了抱拳:「見過父王,龍宮主。」

看到墨離的態度,軒轅昊天不由眼角抽跳了兩下。這個可是瑤台宮的大宮主,這個墨離竟敢這種態度對待她……軒轅皇帝感覺自己的腦仁又開始疼了。

對於這個兒子,他每每碰到就會頭疼許久,他們彷彿一直八字不合,總是鬧到最後不歡而散。

對於這個八皇子,他是一直有點掌控不了,每次面對他,總給他一種無力至極的感覺。

可是,偏偏他卻是他幾個孩子之中天資最好,近乎妖孽的一個。

三歲的時候測靈石沒有測出他的靈根,卻在他測過之後,那些測靈石無一倖免,全部化為了灰燼,之後他便無師自通,自動進入了修鍊階。不到十歲就已經是八階高手。

這些年來,他的修為更是不斷精進,連他這個做父皇的也不知他現在到底已經是什麼階別了。

只是,他性子怪癖,桀驁不馴,卻也是他最頭疼的一個兒子。

對於這個八皇兒,他剛開始是不屑管,後來忽然發現了其珍貴開始重視了,卻又陰差陽錯變得管不了,直到現在不敢管。對這個皇兒他也是最頭疼的一個。

「年少英才,果然不同凡響。」

那女人對於墨離這敷衍的態度倒是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用她一雙好似能夠洞察一切的眼眸靜靜盯著男人瞧著,突然彎唇一笑。

「小小的年紀就突破了武將階,不愧是紫薇榜的榜首人物。」女人笑得格外溫柔,可墨離卻皺緊了眉頭。

他第一次仔仔細細打量起這個突然來到墨硫宮的女人。能夠一眼看出他的修為,這女人的修為自不必說。可是,他明明戴了隱藏修為的法寶,她又如何還是第一眼就看透了端倪。

「不過,你身體里有一股十分強橫的力道,他限制了你的修鍊,而且,還會每隔一段時間讓你痛不欲生,我說得可對?」

女人毫不在意的說話,卻讓墨離的心中猶如電閃雷鳴一般。

他沒想到,自己隱藏了這麼多年的秘密,不僅那個男人一眼看破,現在竟然有第二個人能夠一語道出。他可不是那什麼都不懂的傻子,這個人今日來,絕沒有那麼簡單。

「說目的。」墨離冷言以對,可把軒轅昊天嚇得夠嗆。雖說,他已經被剛才自己所聽到的內容嚇到了,可面對眼前的這個女人,他更加忌憚好嗎!

「離兒,怎能對龍宮主如此說話?快給龍宮主道歉!」

龍姚似乎根本不在意墨離的態度,抬手制止了軒轅昊天的話:「我瑤台宮與軒轅帝宮一直比鄰而居,多年來互有溝通,也算交好。如今,欲更進一步……」

墨離皺緊了眉頭,抬手打斷了龍姚的話:

「宮主當知道,墨離只不過是一介閑散王爺,以瑤台宮在江湖上的超然地位,宮主當選擇皇儲才是。況且,墨離對婚配之事也著實是不感興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