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當日我體內的血魂珠被何夢瑤奪走,在百獸谷暈厥過去,是如何活著回來的?」

楚晨深吸一口氣,想起了這件怪事。

「說起來也怪了,三天前宗門幾個巡山弟子在山腳發現了你的身影,而且更為奇怪的是,你身上的傷口竟然都敷上了靈藥,除了表面的縱橫交錯的傷疤外,卻沒有一絲被重創過的跡象!」

幻香說道:「少峰主,按照奴婢看來,顯然是有高人救了你,而且悉心照料過,還將你親自送到了宗門,你且仔細想想,那人到底長得什麼模樣?」

「我想不起來……」

那時候,因為血魂珠被何夢瑤奪走,楚晨傷勢嚴重,早就暈厥過去。

迷迷糊糊中,他只感覺有一雙溫暖的雙手抱起了他,給他治傷,至於那出手之人的容貌,他完全想不起來。

「這就怪了。」

幻香拖著香腮,喃喃的道。

「對了,半個月後參悟黃極劍閣又是怎麼回事?」

想不通,楚晨只能摁下內心的疑惑。

黃峰耗費了父親十年心血,哪怕付出性命,楚晨也不允許外人染指。

「之前峰主若沒有出意外,在黃峰里還能壓制副峰主何田,可如今峰主失蹤,何田再也沒有顧忌,投靠了天峰,在天峰峰主秦冥的支持下,這才有了開啟黃極劍閣之事。」

幻香說道:「凡是我們黃峰的弟子,修為在肉身一重境的弟子,年紀二十以下的通通可以參加,誰參悟的劍柱多,而且能做到力壓其他弟子,那就是下一任的少峰主了。」

「何田這老雜毛果然是一隻養不熟的白眼狼,在我爹剛剛出事的時候,為了登上峰主的位置,就迫不及待的投靠了天峰,難道他不明白引狼入室的道理?」

楚晨的眼裡露出一絲冰冷的寒意。

劍芒宗天地玄黃四峰,彼此全部都是獨立運營。

若論底蘊的話,天峰排名第一,其次是地峰,玄峰,黃峰則是墊底。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為他父親接任黃峰峰主之前,黃峰早就日薄西山,峰脈里就小貓小狗兩三隻。

這十年時間,在楚晨父親的精心打理下,底蘊已經暴漲了好幾倍。

可若要和其他峰脈比擬,還是遠遠不如。

「這黃極劍閣的參悟,只不過是走個形式吧?」

楚晨嘴角浮現出一絲嘲弄。

武道一途,肉身力量為初始,一共有四大境界,稱之為肉身四境。

每一個境界又有九段之分。

黃峰肉身一重境的弟子將近五百,修為超過何夢瑤的絕大多數年紀最起碼都三四十歲了,人到中年資質不高,全部排除在外。

而二十歲以下的肉身一重境中,最厲害的無疑是達到六段巔峰的何夢瑤了。

「奴婢聽說,好像是宗門高層要求何夢瑤代替他父親何田參悟黃極劍氣,畢竟何田是長輩,和一群小輩一同參悟劍閣有些不妥。

而協議的內容是,若何夢瑤能在參悟中成績第一,被冊封為少峰主,那他父親何田成為峰主便能順理成章,反之擱置再議!」

幻香鼓起勇氣說道:「少峰主,峰脈發生如此大的變故,要不然將所有事全部告知夫人吧?」

她不是看不起楚晨,而是覺得楚晨根本不可能在參悟劍閣中力壓群雄,畢竟天生經脈堵塞,三年修鍊,也僅僅是從肉身一重境一段達到三段。

這等資質,比起尋常弟子不算差。

但楚晨是少峰主,就顯得有些平庸了,更別提如今血魂珠被奪走,修為又跌到一段,回到了三年前。

「我娘十年長伴青燈古佛,心境早就達到了無喜無悲,不被任何親情牽絆的狀態了,爹的隕落都沒有讓她動容半分,我受傷她也沒有來看過一眼,就不要告訴她了。」

楚晨道:「況且母親也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質女流,告訴她也是白白害她擔心,於事無補。」

他娘的名字叫凌瀟瀟,在記憶里每次見到母親,楚晨都感覺非常不自然不舒服。

因為母親看向楚晨的眼神除了冷漠外,還有失望。

那種恨鐵不成鋼的失望。

以前年紀小的時候,母親還會時常來看楚晨,關切楚晨。

可隨著年紀變大,楚晨藉助血魂珠在修鍊上依然庸庸碌碌,母子走動更少。

這些年中,幾乎一年才見到一面。

每次見面,除了生疏的問候,再無其他了。

「少峰主,奴婢去熬些稀粥給你服用,你且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了,雖然奴婢看的出來,你對夫人有些怨恨,但奴婢知道一句話,哪有娘親不疼兒子的,相信夫人是有苦衷的。」

幻香勸說的道:「還有,峰主大人修為那麼高,宗門高層根本沒有找到他的屍首,絕對還活著,不出多久就會歸來的,到時候您面對的所有難題都會迎刃而解。」

「真的是這樣么?」

楚晨茫然,腦子裡驀然想起了抱他離開百獸谷那雙溫暖的大手。

那手的感覺很熟悉,真的是自己的父親?

既然父親沒死為何不會來?

還有,母親這些年對自己不聞不問,當真是有苦衷的?

良久,楚晨依然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摁下疑惑。

「何夢瑤,我待你如至親,在我最無助的時候,還那麼相信你,可你卻如此的惡毒,奪我血魂珠,還妄想奪我父親心血,這仇不報,我楚晨誓不為人。」

楚晨攥緊拳頭,連指甲滲入***都渾然不覺疼痛。

可想起自己血魂珠被奪,肉身氣血流失,導致辛辛苦苦修鍊的修為暴跌到初期,不由一陣頹廢。

龍神大陸,廣大無邊,武道為尊,弱肉強食。

武道境界分為肉身四重境、再上面就是先天強者了。

先天強者修鍊的是什麼,境界如何劃分,楚晨也不清楚。

因為在整個劍芒宗內,沒有人達到先天,哪怕是宗主也是一樣。

何夢瑤年紀和楚晨相當,資質卻無比的恐怖。

根據她之前所言,已經突破到肉身一重境六段巔峰,肉身還錘鍊出了四匹烈馬的巨力。

一匹烈馬等同兩百斤巨力,四匹就是八百斤。

為何用烈馬來劃分肉身力量,楚晨也不清楚,或許是因為這個世界的修鍊法則默認的。

而十五歲的肉身一重境六段巔峰放在其他強大的峰脈算不得什麼,但在底蘊墊底的黃峰已經是非常了不得了!

若楚晨修為未跌之前,在對方的眼裡還是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何況如今?

擊敗對方,無疑是一種看不到曙光的期望罷了。

「混沌初判天地亂,功參造化萬靈殤,欲宰蒼生沉浮路,龍神撼天立道心。」

就在此刻,一道太古滄桑的聲音浩浩蕩蕩的響起。

緊接著楚晨的意識進入到了一個奇異的空間。

這個空間內仙霧縹緲,廣大無邊,宛如天闕仙宮,神聖巍峨。

在楚晨的面前,豎著一根通天神柱。

這根柱子通體金黃,泛著神聖的氣息,百人合抱也未必能繞城一圈,隱約可見,仙霧翻湧間,一條神龍盤繞在柱子之上,給人一種無法言語的力感。

「為何這根柱子和我前世在博物館里那拇指長的龍紋玉柱如此的相似,只是放大的無數倍?」

楚晨高高的仰起頭,直勾勾的打量著柱子上一條神龍,眼裡都是震撼。

這柱子高聳入雲,看不到盡頭,到底有多少條神龍盤繞在柱子上,楚晨根本不清楚。

但是這些神龍卻是栩栩如生,活靈活現,大小也是不一,有的幾十丈,有的幾百丈,龍鱗泛著金色的光紋,非常之刺眼。

更為不可思議的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楚晨凝視著離自己最近的那條神龍的時候,那條神龍燈籠大小的龍眼也在盯著楚晨。

這條金色的神龍顯然是體型最小的一條,大致有十來丈,因為身軀不長無法盤繞,而是整條龍身貼在柱子上的,彷彿就是寺廟古剎那些柱子上的龍像壁畫。

「人族小輩,爬上龍柱,抵達本龍神身邊,只要你能做到,本龍神賜你天大的造化!」

就在此刻,柱子最下方第一條神龍口吐人言,浩浩蕩蕩的龍吟聲響起。

「爬你姥姥,這是什麼鬼地方,快放我出去!」

楚晨摁下內心的震撼,步步朝後方退去。

因為記憶融合,他知道這世界武者強大,可以徒手撕虎豹。

更傳言有大能一掌碎裂山嶽,一劍將江河都切成兩半。

可這畢竟是傳說了,如今他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根柱子,柱子上還盤繞著那麼多條傳說中的上古神龍,換做誰都會害怕,短時間內無法接受。 「你如今處在龍神撼天柱構造的獨特空間內,只要心中想著離去,意識便會被傳送出去。」

龍柱最下方那條龍神說道:「可你不想報仇了么?不想擊敗何夢瑤,不想守護黃峰,守護你父親的十年的心血了?如今你的精神力達到了一級,足以爬到本龍神身邊,只要你能做到,半個月內修為超越何夢瑤根本不在話下!」

「我天生經脈堵塞,三年苦修修為跌入谷底,如今肉身的力量連一匹烈馬之力都不到,你能幫我?你糊弄傻子嗎?」

楚晨眼裡都是質疑。

「什麼天生經脈堵塞?只不過是有人封住了你體內的奇經八脈罷了,如此拙劣的手段,只要隨意請一個醫師就能解決,你還真的以為自己得了絕症了?」

那條龍神譏笑的說道。

「什麼?是有人刻意封住了我體內的奇經八脈?」

楚晨一愣,內心更是疑惑重重。

聽這龍神的話,自己體內的隱疾不過是小毛病罷了。

以父親的能耐應該早就看出來了吧?

為何他不幫自己解決,而是故意將珍貴無比的血魂珠嵌入自己的體內,以此來修鍊?

說修鍊,倒不如說是苟延殘喘罷了。

因為經脈被封,這三年來,楚晨淪為廢物,被無數人嘲諷和鄙夷。

難道自己遭受的這些屈辱都是出自父親的傑作?

那母親身為父親的枕邊人,顯然是一清二楚的呀!

反之,若解奇經八脈暢通,加上血魂珠輔助,楚晨早就一飛衝天了吧?

為何他們如此殘忍的對待自己?

「人族小子,你若願意便爬上來,若不願意,便離開此地,權當彼此沒有見過。」

那條神龍顯然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以我如今的處境,根本沒有選擇。」

楚晨內心浮現出一絲悸動,最終咬著牙朝龍柱上方攀爬。

之前離的遠,此刻他才意識到,原來龍柱下方,每隔幾尺距離,都有一個凹槽,足以承載住他的腳跟。

隨著一步步的爬上龍柱,楚晨感覺腦子一陣陣的刺痛。

這種疼痛是龍柱本身帶來的,蘊含了一定的精神威壓,渾渾噩噩。

不過為了能得到龍祖承諾的造化,楚晨只能硬著頭皮,忍著不適感,一步步的朝上攀登。

也不知道過去多久,楚晨終於抵達了第一條龍神所處的龍柱邊。

龍柱邊緣有一條深深的凹槽,一丈多深,正好可以容納楚晨消瘦的身軀,等徹底爬進凹槽,他這才鬆了口氣。

「我來到這龍神大陸,是你搞得鬼吧?」

凝視著稻痛大小,近在咫尺的龍頭,楚晨沉聲問。

若有的選擇,那真的不想來龍神大陸這種弱肉強食的世界。

因為這個世界到處充滿了殺伐,強者為尊,隨時會丟掉性命的。

「在你精血滴入龍神撼天柱的剎那,你的命運已經註定,必須得承擔起我龍族的使命來。」

那條十丈長的龍神說道:「當然,為了彌補你的虧欠,本龍神就不為難你了,允許你吸納本龍身軀內的龍氣,更賜予你兩種神通。」

「龍氣?」

楚晨的心頭微微一驚。

根據記憶,他得知龍神大陸,武者億萬,吐納的都是天地間駁雜的靈氣。

而龍氣卻是這世界最至高無上的氣體之一,對修鍊者有天大的幫助,足以讓楚晨的修為一日千里。

「小子,讓你吸納本龍神的龍氣,破開經脈封鎖輕而易舉,而且你的修鍊速度最起碼比尋常武者快了三十倍,這算是大機緣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