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室里只有陸朝歌、葉青羽和葉從雲三個人。

白馬塔從外面看起來,並沒有什麼變化,但實際上卻是外松內緊,陸朝歌的狀況堪憂,柳隨風等人自然是不敢怠慢,除了幾大主戰營的大帥之外,陸朝歌身邊的隱形護衛高手,也都在暗中守護。

「我曾感應到哪滴精血的大致方位,就在關主府的西北方向,正是白馬塔的範圍,卻沒有想到,原來這滴精血,果然是落在了侯爺的手中。」

陸朝歌微微一笑,很快恢復了平靜。

他的神態平和,目光滄桑平靜,即便是身體狀況不佳,但身上依舊有一種令人感到壓迫的力量,這已經與修為和實力無關,而是一種長久以來久居高位的決策者的精神力量。

葉青羽心中倒不是很驚訝。

因為他早就猜到,那滴精血可能屬於這位幽燕戰神。

而陸朝歌的話,只是最終證實一下而已。

實際上,在看到陸朝歌現在這幅模樣的第一時間,微微的震驚之後,葉青羽就已經猜到了他來這裡的原因,唯一令葉青羽感到困惑的是,既然陸朝歌可以感應到自己精血的大體位置,為什麼一直到等到現在才來找自己。

不過,事已至此,沒有什麼可隱瞞的。

葉青羽略微理了理思路,就將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都說了一遍。

陸朝歌聽完,點了點頭,並沒有什麼驚訝的表情,笑道:「竟是這樣,想不到我束手無策的傷勢,侯爺竟然有手段解決,這倒是天不絕我,如果方便的話,請侯爺出手一次,為我治傷可好?」

幽燕軍神的態度極為溫和,也沒有任何的扭捏。

葉青羽點點頭,道:「能夠為陸帥療傷,是青羽的榮幸,不過我也並沒有一定成功的把握和信心,只能勉力一試了,那滴靜血之中的異力,畢竟弱小,與關中體內的異力差的太遠……」

葉青羽並沒有盲目自信。

陸朝歌的笑容真誠,道:「放心出手即可,一切後果,我自己承擔。」

葉青羽鬆了一口氣。

門外。

正在等待的柳隨風等人,臉上寫滿了焦急。

這幾位大帥都是屍山血海之中走過來的人物,武道心智純圓如鏡,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的千鈞一髮和危在旦夕,即便是天穹崩塌於前也不會變色,不會如此情緒外露。

但委實是今天情況太過於特殊。

每個人的心中都很明白。

到底陸朝歌能不能撐過這一關,靜室之中的那兩個人,就是最後的希望了。

說實話,當陸朝歌最終確定自己精血所在的方位,竟然是在白馬塔之後,所有人都萬分震驚。

一開始還以為白馬塔之中,隱藏著什麼絕世高手。

但當靜室門被敲開之後,裡面的人竟然是葉青羽和葉從雲。

想象之中的隱世高人並不存在,葉青羽雖然本身就是一個不小的奇迹,但並非是柳隨風等人想象之中那可以拘禁陸朝歌的精血,連陸朝歌神識感應不能確定方位的絕世高人。

至於葉從雲,柳隨風昨日就見過他,知道他的真正身份,而且實力高低,他們一眼就可以看出來,一個不足靈泉境修為的武者,更不可能是那位想象之中的絕世高人。

如今靜室的門被關上。

柳隨風等人不知道裡面到底在進行著怎麼樣的對話。

他們只知道,如果情況不是如他們期待著的方向發展的話,那他們的結義大哥,他們心目之中的神,就真的有隕落的危險了,對於幽燕軍來說,這不啻於一場滅頂之災。

就在這時——

靜室的門,打開了。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但走出來的卻是葉從雲。

這個剛剛獲得了新生的年輕軍官,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面色如常地走出來,輕輕地將門關上,然後轉身看重眾人,開口道:「葉侯爺正在為關主療傷,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關主讓我轉告大家,稍安勿躁。」

「裡面情況到底怎麼樣?」

「真的是葉青羽?他真的能治……」

還是有人忍不住地問。

葉從雲恭敬地行禮,在所有期待的目光之下,如實回答道:「陸關主不讓下官多說,諸位將軍,請耐心等待吧。」

……

……

「這就是你說的【玄天丹】?」

林青衣看著符文玉盒中的兩顆碧綠龍眼一般大小的丹藥,神色將信將疑。

【丹經】有云:葯丹者,草藥之精華,天地之靈韻,其象靈蘊,其香雅雅……凡為葯丹者,其秩高低,以品相、氣味、大小論,可評高低,可分高下。

也就是說,氣味也是判斷丹藥品秩效用高低的一大標準。

林青衣跟隨師尊,不知道見過多少種類品相,味道的丹藥,哪怕是傳說之中的靈丹,也曾見過好幾次,自問對於判斷丹藥效用的能力一流。

但是如眼前這兩枚碧綠龍眼一般的丹藥,一開玉盒,不聞絲毫葯香味道,宛如兩枚死寂玉石一樣,卻還是第一次見到。

抬手取出一枚【玄天丹】,入手冰涼。

「不對,不對……」林青衣搖了搖頭,道:「但凡丹藥,因為以火煉製而出,因此帶有火性,入手應該是溫熱如玉,此丹陰氣如冰,這……怎麼不像是丹藥,倒更像是什麼陰穢之物?」

這話一出,旁邊本就提著心的隋掌柜,頓時心如冷冰。

而和林青衣一起來的其他三人,臉上期待的表情,也頓時消散了。

林青衣將手中的【玄天丹】放回到符文玉盒中,搖了搖頭,興緻缺缺,坐回到椅子上,看了一眼隋掌柜,搖頭道:「以後這種事情,一定要事先確定好了,再傳快訊。」

他已經不想繼續鑒定下去了。

他對自己的眼光,極有信心。

剛開始看到快訊時候的震驚和期待,此時化作了一腔失望。

也是,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麼逆天的丹藥。

即便是自己的師尊,以他的丹術,也不可能煉製出這種無暇丹藥。

此時林青衣已經完全可以確定,那所謂的【玄天丹】,應該是偽丹。

所謂偽丹,是指以特殊手段祭煉製造出來的類似於丹藥的東西,幾乎可以以假亂真,有些道德敗壞的丹師,會做這樣齷齪之事,用來招搖撞騙,或者為名,或者為利。

而且可以確定的是,製造這【玄天丹】的人,必定是不入流的騙子。

因為不但編造出那麼逆天的藥效藥性,而且假造的手段還這麼低劣,自己堂堂百草堂的第一天才,竟然真的大老遠被忽悠過來了……

———–

第一更 林青衣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

自己終日打雁,這一次卻產點兒被雁啄了眼。

居然真的相信了隋掌柜的快訊內容,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只怕自己會鬧個大笑話吧。

「這是一枚偽丹,這次咱們是白來了,不過你們三個,過去看看吧,所謂吃一塹長一智,增長點經驗,以後引以為鑒……」他搖著頭深深出了一口氣,對著身邊的三人說道。

這三人,卻是他的學徒。

雖然都比他的年齡大,但所謂學無先後,達者為師。

林青衣天賦驚人,師門淵博,這三個學徒雖然都出身顯赫,但也是費了不少的功夫,擠掉了不少競爭者,才能勉強跟在他的身邊學習。

三人聞言,接過符文玉盒,仔細觀察了起來。

一邊觀察,一邊品鑒,做出評論。

隋掌柜在一邊冷汗就冒了出來。

這一次真的是擺了一個大烏龍,讓林青衣這樣的天才白跑一趟,雖然傳聞林青衣性情溫和,心胸寬廣,不是睚眥必報的人,但無論如何,這次事件,絕對會給自己在百草堂的前途,抹上灰暗的一筆。

「要是再讓我看到那個故作神秘的帽衫人,我一定好好收拾他。」

隋掌柜在心裡詛咒著。

另一邊。

三個學徒的評鑒也已經結束。

其中一個二十歲剛出頭的年輕學徒,隨意地拿起一枚【玄天丹】,笑著用力一捏,道:「也真是有點兒意思,這麼低劣的偽丹,還敢吹噓成是可以增加三十眼靈泉高手半年修為且沒有副作用的神丹,那個騙子,腦子大概是被驢踢了吧,還敢騙到我們百草堂的身上來……」

說著,捏丹的手指力氣大了點。

咔嚓。

一聲輕響。

像是有什麼東西碎裂。

一個細細的白色裂紋,在【玄天丹】上出現。

一股奇異難以形容的濃郁香味,頓時從那丹藥之中流溢出來。

即便是只有一絲絲,但瞬間卻瀰漫在了整個密室之中,宛如神仙氣息一樣……

……

……

白馬塔。

時間已經過去了整整四個時辰。

漫長如同一個紀元。

就在柳隨風等人已經快要等不下去,想要破門而入一看究竟的時候,密室的門,終於再一次打開了。

陸朝歌從裡面走出來。

他身後跟著葉青羽。

「大哥,怎麼樣,你的傷勢……」柳隨風迫不及待地衝過來。

平日里在外人面前,一直都是稱呼陸朝歌為關主,嚴守軍令,從不會暴露自己等人結義的事情,但今天實在是關心則亂,已經顧不上那些忌諱。

「你看呢?」

也許是心情真的不錯,陸朝歌臉上帶著溫潤的笑意。

柳隨風這時才顧得上仔細看。

他無比驚訝驚喜地發現,陸朝歌原本慘白枯槁的臉,竟然有了血色,如風乾橘皮一般的肌膚,也瑩潤了許多,身形重新變得筆挺,更難得的是血氣恢復,如汪洋澎湃,雖不如全盛時期那般深不可測,但卻生生不息後勁十足。

尤其是陸朝歌的周身氣息,均勻綿長,綿綿不絕,一掃之前的頹勢,顯而易見是好了太多太多。

「這……大帥,你……恢復了?」

彭一真也是不可思議地驚呼。

他的聲音都在發顫。

生怕聽到什麼不好的消息,或者是看到陸朝歌搖頭。

所有人幾乎都屏住了呼吸。

陸朝歌對於整個幽燕關——甚至是整個雪國,都有著舉足輕重的意義,宛如撐天之柱,若有不測,將會影響到整個帝國的氣運和勢力,那將是一場不可估量的災難……當然更重要的是,這個男人,是他們的結義大哥。

陸朝歌臉上露出了笑意。

他點了點頭,道:「已無大礙,調養一段時間,即可恢復了。」

話音未落。

一片激動的歡呼聲難以遏制地響起。

有人還想要說什麼,陸朝歌抬手壓了壓,周圍頓時安靜下來,才笑著道:「這件事情,只有你們知道,不要傳揚出去,我知道將士們都很擔心我的情況,最近一段時間的沉默,對於軍隊士氣的打擊也很大,但現在並非是最佳時間。」

此時白馬塔的四樓,除了柳隨風、劉雨卿等核心六人之外,就只有一個葉從雲不屬於核心層。

而他這個小軍官之所以能夠留在這裡,當然是有原因的。

自從四個時辰之前,他從靜室裡面走出來,柳隨風就在他的身上,感應到了一種極其怪異的氣息,這種氣息像極了陸朝歌,如果閉上眼睛以神識感應的話,真的會誤認為葉從雲是陸朝歌的分身一樣。

當然,葉從雲沒有陸朝歌那般強橫的修為。

柳隨風等人,何等精明老到,心中有所察覺。

所以陸朝歌傷愈的事情,目前只有這麼幾個人知道,想要保密當然非常容易,何況他們來的白馬塔的事情,也沒有什麼人知道。

這件事情,很容易保密。

倒是在陸朝歌身後走出來的葉青羽,臉色相對差了一點。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