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說話的是杜宇軒旁邊的壯碩青年,他說著還展露了自己身上的氣勢,那是凝氣六層中期修為。

對著壯碩青年將人傑的挑釁,林岳滿臉的嘲諷:

「你一個比我大五六歲的人好意思向我出挑戰?真為你感到臉紅!」

似乎想到了什麼,林岳臉上滿是挑釁:

「若你真想和我戰鬥,我們等三年再打,到時候我必然把你打得你爹媽都認不出來!」 ?聽到林岳這樣說,在他旁邊的趙世澤也開口了:

「就是,將人傑你比林岳大了那麼多,也好意思挑戰林岳,要不你去和陳家主練練,看看誰厲害。」

看到趙世澤表態,同樣在林岳身邊的羅建林也不甘落後:

「沒錯沒錯,其實不用陳家主出手,要不這樣將人傑,就我和你練一下吧,反正我就比你大四五十歲而已,就像你挑戰林岳一樣,我們也可以練練。」

聽到趙世澤和羅建林的話,大家都知道了一點,趙世澤和羅建林這是在站隊,在林岳和杜宇軒之間,他們選擇了林岳。

雖然杜宇軒的修行天賦比林岳強一點,但是林岳的玄技天賦比杜宇軒強太多了,以上界宗門的脾性,林岳將來必然會被他們選中,杜宇軒就難說了。

一但林岳能到上界宗門修行,他的前途將是不可限量,況且現在林岳和杜宇軒的背景也相差不大,所以趙世澤和羅建林才會選擇了林岳。

而聽到趙世澤和羅建林為林岳說話,杜宇軒不開心了:

「這麼說你們兩個這是要跟我作對了?」

面對杜宇軒這麼明顯的威脅,趙世澤和羅建林的臉色不變。

九霄丹神 「我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就是!」

趙世澤和羅建林已經表態,林岳自然不會放任他們不管,看到杜宇軒這樣威脅他們,林岳臉上露出了冷笑:

「杜宇軒同學可真霸道,還不許別人說實話了!」

可能是被林岳刺激得徹底失去了耐性,杜宇軒說話了,他的聲音里充滿了刺骨的冷意:

「林岳,我知道你現在的修為是凝氣一層初期,你擁有幻血鴉血脈,身體的各方面機能應該可以達到凝氣二層中期期,我現在的修為也是凝氣二層中期,那我向你發出挑戰總可以了吧!」

林岳對杜宇軒突然發出的挑戰有點意外,他不知道自己是玄技天才嗎,居然還向自己挑戰。

要知道,同樣一等級的修者論強弱一般看的都是玄技,當然還有武器和戰鬥經驗。

但是杜宇軒想找虐,林岳自然也不會拒絕:

「好啊,我答應你,說個時間地點吧!」

逃離塔科夫之垃圾系統 「三天後,學校的挑戰台上見!」

「三天後么,呵呵~」

對於杜宇軒選擇這麼近的時間,林岳嘴角微翹。

看來這個杜宇軒也不是笨蛋,他知道林岳回到陳家后陳雄必然會給一些強大的玄技他,杜宇軒把戰鬥時間放在那麼短,就是以為林岳在這三天內沒辦法學會陳雄給的玄技。

只是,天才的恐怖哪裡是他這樣的凡人能懂的。

哦不~

應該說有外掛的人哪裡是杜宇軒這樣的普通玩家能懂的,分分鐘打爆他。

看到剛剛回答得很快的林岳那麼就沒有回答,杜宇軒臉上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沒錯,和林岳想的一樣,杜宇軒打的就是這樣的主意。

到了這一刻,杜宇軒終於感到找回了一些優勢,說實在,從剛剛開始他就被林岳牽著鼻子走,這讓習慣強勢的他很不爽。

「怎麼林岳,你不敢?剛剛你不是很強勢的嗎?」

聽到杜宇軒的嘲諷,林岳表情不變:

「我不敢?」

「三天後,挑戰台上見!」

「哈哈哈,算你有膽量,我們走!」

得到林岳的回答后,杜宇軒臉上的笑容更甚,最終帶著這勝利的笑容向另外一邊走去。

看著杜宇軒那漸漸消失的身影,趙世澤和羅建林臉上都露出了擔憂的神色,杜宇軒的主意明人眼裡都清楚,他們自然也知道。

和林岳一個班的趙世澤第一個忍不住,首先向林岳開口了:

「林岳,你三天後真的有把握對付杜宇軒嗎?」

「是啊,如果林岳老弟你打不過,老哥我現在可以幫你拉下臉跟杜宇軒說拒絕這比賽。」

這是羅建林的聲音,他對趙世澤的看法表示贊同。

現在已經決定了陣營,羅建林也不再稱呼林岳為賢侄,而是叫林岳老弟。

和趙世澤和羅建林臉上的擔憂不同,林岳臉上全是自信的表情:

「你們放心,我有把握!」

「杜宇軒不就是打著我用三天學不會外公給的玄技嘛,到時候我會讓他知道什麼叫做玄技天才。」

看到林岳這樣自信,趙世澤和羅建林都鬆了一口氣。

林岳知道杜宇軒的主意,也那麼有信心,看來林岳是真的有對付杜宇軒的把握,不像他們想的那樣是一個愣頭青。

而林岳和杜宇軒三天後在南海學院挑戰台戰鬥的消息,也在短時間內席捲了整個宴會。

熱鬧程度甚至比劉雨霏的天賦恢復宴會還強,林岳和杜宇軒的戰鬥可不僅僅是兩個年輕人的戰鬥,他們還代表著背後的杜家和陳家,這也可以說南海市兩大頂級勢力的交鋒。

「聽說了嗎,林岳和杜宇軒三天後要在南海學院挑戰台戰鬥,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是啊,南海市很久沒有這樣的熱鬧看了,到時候我一定要去看看。」

「他們兩個的戰鬥可是還代表著南海市陳家和杜家的交鋒,這次的戰鬥必然會很熱鬧,不行,我到時候也要去湊一下。」

「杜宇軒是南海市有名的天才,修為已經達到凝氣二層中期,林岳是著名的玄技天才,身上又具有幻血鴉血脈完全體,身體機能上也是在凝氣二層中期,兩個看起來勢均力敵,這場戰鬥必然很激烈。」

……

遠處,杜宇軒一行人并行走在路上,他們的隊伍現在多了一個人,那人正是剛剛和林岳作對的寧小龍。

只是和其他三人不一樣的是,寧小龍並沒有和他們并行,而是跟在杜宇軒的後面,像小弟一樣。

但是寧小龍卻沒有絲毫的羞恥,反而滿臉興奮,這表示他已經加入了杜宇軒的陣營。

剛剛杜宇軒走的時候叫了一下他,讓原本失望至極的他彷彿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絲光明。

這時候,剛剛一直沒有說話的胖子梁玉龍開口了:

「軒哥,你有把握對付林岳嗎?」

聽到梁玉龍一說,隊伍其他人紛紛看向杜宇軒,等待著他的答案。

在眾人的注視下,杜宇軒滿臉的自信:

「放心,我有信心。」

「林岳之前一直在寧海市那個小地方長大,根本沒有什麼厲害的玄技可以修鍊,他創造出的那兩個玄技我也了解過,都只能算是荒階高階玄技而已,而我早已經將爺爺給我的幾個洪階中級玄技修鍊到大成境界,到時候吊打林岳完全沒問題!」

聽完杜宇軒這樣的分析,其它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紛紛向杜宇軒恭維道:

「那就祝軒哥旗開得勝!」

「沒錯,打爆那林岳!」

「哈哈哈~」 ?宴會不知道持續了多久,這時候劉清河出現在了講台上.

看著隨處走動的賓客們,劉清河臉上露出了笑容:

「各位嘉賓請安靜一下!」

不用話筒,劉清河就通過深厚的玄氣把聲音傳到每一個人的耳邊,話筒這東西,一般只有普通人才會用的東西,就算是聚氣一層初期的修者,都能用玄氣加大聲音音量。

宴會主人開口了,在場的嘉賓們沒有不聽從他的意思,紛紛停止了走動的腳步和討論的聲音。

「首先,感謝各位能從百忙之中抽空來參加小女的宴會。」

「說實話,自從知道小女本身的天賦無法發揮后,我整天過得都不安,也替小女去找過很多煉丹師,可惜都沒用,最後是我身邊的這位張勝利藥師解決了小女的天賦問題,我在這裡對他表示衷心的感謝。」

劉清河說著,還向在他身旁的張勝利彎了下腰,以表示感謝。

很難想象,劉清河作為一個化海境強者,居然會向劉清河一個普通人彎腰道謝,看來張勝利治療好劉雨霏的天賦問題真的讓劉清河和感謝。

薄情後夫別動我 看到劉清河這樣,場下的眾人徹底震驚了,他們紛紛竊竊私語起來:

「沒想到劉局長作為南海警局副局長,居然會向張勝利彎腰道謝,劉局長還真是真性情。」

「看來劉雨霏在劉清河心中的分量很重,劉清河居然會為了她向普通人彎腰道謝!」

「哎,劉家人還是老樣子,很看重恩情這東西。【零↑九△小↓說△網】」

……

在劉清河旁邊的張勝利看到劉清河這樣,也有點感慨,他連忙擺手道:

「劉先生客氣了,治療病人是我的本職,劉先生不必客氣。」

張勝利的聲音不大,但是在場的嘉賓除他外無不是修為好深之人,自然把他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對於張勝利這樣謙虛的態度,劉清河神情不變:

「張藥師不必這樣說,你有恩與我們劉家這是事實,劉家不是忘恩負義之徒,張藥師的恩情我們自然記得,以後張藥師有什麼需要我們劉家幫忙儘管說,這次算我們劉家欠你的一個人情。」

劉家的人情有多重,在場的眾人可是很清楚,同樣張勝利也不例外,可能他治療劉雨霏的天賦問題就是為了這個人情。

聽到劉家的恩情,台下嘉賓都有點激動:

「這下張勝利可好了,有了劉家的恩情,估計以後都不會有人敢惹他。」

「是啊,張勝利這次是一步登天了,以前只是普通人不敢惹他,現在有劉家罩著連修者也不好惹他了。」

「不過這張勝利也是厲害,居然治療好了劉雨霏的天賦問題,這可是連帝國煉丹師都解決不了的問題,居然讓張勝利這個普通人給搞定了!」

「切,張勝利本就是一個創造奇迹的人,現在再創造一個奇迹也沒什麼,如果你真正了解他,你就會知道他有多麼可怕。」

……

張勝利在聽到劉家的人情后,也露出了笑容:

「那就多謝劉局長了!」

看來張勝利對劉家人情也很渴望。

「應該是我感謝你猜對。」

劉清河說完后,直接大笑起來:

「哈哈哈~」

似乎想起了什麼,劉清河又開口了:

「下面,就有請我們今天的主角,小女劉雨霏出場!」

劉清河剛說完,眾人就向著台上看去,等待著劉雨霏的出現,雖然大家之前見過劉雨霏,但是劉雨霏天賦恢復后大家還沒有見過她。

在眾人的期待下,終於,劉雨霏出現了!

劉雨霏本來就是一個美女,今天她還特意穿上裙子,把自己好好打扮一番,這更是讓她美得不可方物。

而且不知怎麼的,劉雨霏身上居然帶著一股莫名的氣息,使她對眾人的吸引力更甚幾分。

「哇,劉雨霏今天好美啊!」

「我的心是怎麼回事,怎麼跳得那麼快。」

「啊,我都老男人一個了,居然還會對劉雨霏產生奇怪的幻想。」

「我的天,我已經徹底愛上劉雨霏了,怎麼辦,劉雨霏這樣的身世,和她在一起很困難。」

「但是為了我的終身幸福,我會克服這些困難的,哈哈~」

……

和眾人的反應差不多,林岳也感到劉雨霏身上有些莫名的吸引力,他的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幾分。

這時候,劉清河開口了:

「現在小女大家也看過了,那麼接下來就是今天的舞會時間,大家快找好自己的舞伴吧!」

劉清河說完,就向著台下走去,顯然舞會就是今天的最後一個節目。

一聽到尋找舞伴,眾人的眼睛瞬間亮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