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速度不減,仍向自己撲來的花斑豹,林敬修失聲道。

「二階妖獸」

除了二階妖獸之外,一階妖獸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實力,直接震飛中品法器。

怪不得他敢用身體硬憾中品法器,對於二階妖獸來說,別說是中品法器,即便是上品法器它們也不懼的。

不過三個月的生死歷練,早就讓林敬修學會任何時候都不能坐以待斃,因為無論是敵人還是妖獸都不會有絲毫的留情。

屈指一彈,一層紅色的護體光罩出現他的身上。

護體靈光,聚靈期最常用的法術,防禦力雖然有限,但重點是瞬發。

「咔咔」

花斑豹本就以速度著稱,更何況是二階的花斑豹。幾乎眨眼的時間,花斑豹的利爪便落在了林敬修的護體靈光。

火紅色的光芒劇烈的閃爍著,一道道裂痕布滿了整個護體靈光之上。

看到這一幕,林敬修神情不變,右手揚起一團綠光猛然撞上了身前的護體靈光。

原本即將破碎的護體靈光在這團綠光之下不僅瞬間恢復如初,而且更加劇烈的燃燒起來,就像是烈火遇上野草般。火紅色的護體靈光不僅沒有半分減弱,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護體靈光雖然沒有破碎,但在花斑豹強橫力量的衝擊之下,林敬修的身體依舊被狠狠地彈飛出去,嘴角掛著一絲血跡。

躲過了花斑豹的必殺一擊,林敬修仍舊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二階妖獸,可是相當於聚靈後期、甚至是聚靈大圓滿的存在。而此刻林敬修的修為雖然再次突破,但也只是聚靈六層,距離聚靈後期還有一段距離,更不用說是聚靈大圓滿了。

逃跑,林敬修更沒有想過。

速度本就是花斑豹所擅長的,更不說二階的花斑豹了。以它如今的速度,聚靈期中幾乎找不到多少能夠與它相媲美的,逃跑只能死得更快而已。

雙手向前一推,火紅色的護體靈光之上冒出了熊熊烈火,將他全身包裹其中。單論防禦力而言,絲毫不弱於中級法術,更不用說那熊熊烈火所帶的攻擊。

護體靈光本是所有聚靈期靈者都能修鍊的法術,連低級法術都算不上。

而林敬修的護體靈光之所以如此怪異,是因為他所修鍊功法的緣故。

在林家有一上古功法,名為青蓮化焰決。上古功法的威力自不用多說,在林家諸多功法之中絕對是屈指可數的。

可林家千年來卻沒有一人可以修鍊,因為這功法對於靈根的要求很奇特,靈根不符合,即便是天靈根也不能修鍊青蓮化焰決。

首先,要求修鍊之人必須是火木雙靈根,火木雙靈根的靈者雖然少見,但並不至於千年難遇,單單林家就有不少。要知道林家的子弟,向來都是以火木兩者靈根為主。

重要的是後面一個要求,別說是乾西帝國,恐怕整個天州都很難找出。它要求火木靈根必須完全平衡,差一點都不行。

這樣的靈根,恐怕比天靈根更少見,畢竟天靈根的靈者雖然稀少,但百年之內總能出現那麼一兩個。

對於靈者來說,單一的靈根比例越高,修鍊天賦也就越高。

雙靈根的天賦也是僅次於天靈根和異靈根的天賦,對於天靈根和異靈根百年難得一見的天州,雙靈根已經是天才般的存在了。

但火木靈根完全平衡的雙靈根、五五分成也就意味著這樣的天賦可能還比不上一些三靈根的靈者,畢竟一些三靈根的靈者單一靈根比例可能會超過五成。

而林敬修正是這樣的靈根,火木屬性完全平衡的雙靈根,。

上古功法要求嚴格、修鍊艱難、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走火入魔,萬劫不復。沒有龐大的勢力支撐,根本就很難有大的成就,這也是林敬修在聚靈初期瓶頸困這麼久的緣故。

不過一旦有所成就,上古功法的威力也是顯而易見,不僅有著一些秘術,在靈力和靈識的增幅上也有著不小優勢。此時林敬修雖然只是聚靈六層,但靈力和靈識並不遜色於聚靈八層多少。

靈識蔓延開來,再次控制被花斑豹震飛出去的金色長劍。看著頭頂之上的金色長劍,一道道抓痕清晰可見,光芒也黯淡了許多。顯然,中品法器在二階妖獸面前幾乎沒有多大的用處。

隨即袖口一震,數張靈符也緊緊的握在手中。

另一邊,花斑豹察覺到自己的攻擊居然毫無效果,眼中的凶光大盛,冰冷的目光死死的盯著不遠處的林敬修。

利爪不斷的揮動著,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的爪痕。整個身軀拱成弓形,一副隨時要做出攻擊的架勢。<

。 一人一獸的對峙並沒有持續太久的時間,與人類相比,低階妖獸的靈智太過低下了,耐性就更遠遠不如了。

率先忍耐不住的花斑豹整個身軀猶如利箭一般狂射而出,幾乎瞬間就來到了林敬修的面前。那利爪之上的寒光,即便是隔著護體靈光的林敬修彷彿也能感覺到。

更恐怖的是它的速度,根本就沒有給林敬修任何反應的時間。

不過這樣的情況他顯然早有預料,手一抖、數丈靈符飛出形成數個腦袋大小的火球呼嘯著飛出。眼睛雖然跟不上花斑豹的速度,靈識卻是死死的鎖定著花斑豹。

這樣的攻擊花斑豹明顯十分不屑,前爪揮動、密密麻麻的爪影抵擋在它的身前,那些靈符所化的火球頓時猶如泡沫般煙消雲散。

林敬修也沒有想過這些低級法術能夠傷害到花斑豹,這些靈符只是為了給他爭取時間罷了。

頭頂之上的金色長劍猛然一顫,一股灼熱的氣息依附在長劍之上,讓金色長劍之上散發出火紅色的劍芒,狠狠的向花斑豹的腰斬去。

「烈焰斬」

銅頭鐵尾豆腐腰,對於郎、豹、虎一類的妖獸都是適用的。

感受到烈焰斬的威力,花斑豹的身軀明顯一僵,但身為二階妖獸自然不可能只有如此本領。

背後的尾巴高高揚起,猶如一條長鞭迎上了烈焰斬。

「砰」

林敬修感覺自己擊中的根本就不是血肉之軀的尾巴,而是一根完完全全的金屬鐵棒。

二階妖獸的力量之強悍,根本就不是林敬修可以匹敵的。即便是早有準備,金色長劍並沒有堅持多久,就被震退。

不過林敬修也發現,在金色長劍被震飛之時,點點血跡在半空之中洋洋洒洒。

金色長劍雖然只是中品法器,但融合了自己的烈焰斬,已經足以破開二階妖獸的防禦。

「吼」

吃痛的花斑豹不僅沒有後退,反而後爪一蹬,速度不減反增的向林敬修撲去。

看到這一幕,林敬修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一張靈符再次出現在手中。靈力湧入,數道綠色的藤條出現在他與花斑豹之間。

藤條瘋狂的增長著,幾乎瞬間化為一個牢籠將毫無防備的花斑豹困在其中。

黃階、上品靈符木牢符。

面對二階妖獸,林敬修從來沒有想過硬碰硬,實力的差距是很難彌補的,但這並不代表林敬修對這花斑豹毫無辦法。

不過一張黃階、上品靈符林敬修也微微有些心疼,這麼一張靈符甩出,就相當於一百靈石沒了。

所以即便是林敬修,身上黃階、上品靈符也只有寥寥數張,用一張就少一張。(靈符分為天、地、玄、黃,分別對應著聚靈期、築靈期、丹靈期和靈嬰期,不過地階靈符已經是極為罕見的了,天階靈符更是數百年沒有出現過了。)

不過心疼只是一閃而逝,與自己的性命相比,孰輕孰重,林敬修還是能夠分清楚的。

「轟轟轟…」

爆炸的聲音不斷地傳出,只見花斑豹的利爪不斷的落在那些藤條之上,數爪之下,一根藤條便徹底消失了。

大宋寵妃陳三娘 但一根藤條消失之後,木牢之上綠光一閃,一根全新的藤條再次出現。任由花斑豹怎麼掙扎,一時間也難以逃出木牢的束縛。

看到這一幕的林敬修臉色並不好,這藤條看似生生不息,但他很明白一旦這木牢符靈力消耗盡,這些藤條便不會在重生。

按照花斑豹這種攻擊,木牢符幾乎堅持不了太久。

身影一晃,就直接來到了木牢跟前,反手一揚一團火紅色的火焰出現在手中,沖著那木牢扔去。

看到那團火紅色的火焰,花斑豹眼中閃過一絲驚恐之色。妖獸對於火焰有著本能的害怕,即便是二階妖獸也例外。

巨大的嘴巴猛然一張,一顆指甲大小的青色珠子出現。隨著青色珠子的出現,花斑豹眼中出現一絲瘋狂之色。

「不好,是妖丹。」

看到青色珠子的瞬間,林敬修臉色猛然一變。

妖丹乃是妖獸全身靈力聚集而成、是妖獸的本源。但也正因為如此,凝聚出妖丹的妖獸實力絕對會暴漲。

只是一般三階以上的妖獸才能修鍊出妖丹,這個花斑豹不過才僅僅二階罷了。

妖丹一出現,無數青色風刃狂卷而出,原本還牢不可破的木牢瞬間破裂。

在花斑豹瘋狂的攻擊之下,護體靈光在青色風刃的攻擊下破裂開來,帶著恐怖撕裂之力的青色光刃在林敬修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就是現在」

身受重傷的林敬修不僅沒有絲毫的驚恐之色,反而露出一絲冷冽的殺機。

大袖一揮,一道無形的光芒激射而出,目標正是舊力用盡、新力未生,甚至連妖丹都沒來得及收回花斑豹。

而這一切,花斑豹並沒有察覺。

看到木牢破裂、林敬修重傷,灰色的眼中閃過一絲更加瘋狂之色,嘴巴一張就欲將妖丹吞入腹中。而就在此刻,它的身體猛然一僵,重重的摔倒在地、,塵土飛揚。

重傷的林敬修一拍腰間的儲物袋,一個精緻的玉瓶出現在手中,從其中倒出一顆芳香四溢的靈丹,沒有絲毫顧忌的吞入腹中。

與此同時,身上綠光浮現,那些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痊癒著。

傷口雖然消失,但氣息卻依舊萎靡。

看著倒地的花斑豹,林敬修依舊是心有餘悸,那些風刃如果威力在強大一絲,他恐怕就不是深受重傷那麼簡單了。

沖著虛空一抓,一根接近透明的長針猛然出現在他的手中。

上品法器、破空針,當初那艷麗婦人偷襲醜陋老者的法器。最後他們身消道隕,儲物袋自然落在了林敬修的手中,這上品法器、破空針自然也不例外。

如果仔細看那花斑豹的屍體,就會發現在他的腦袋之上有著一個針眼大小的傷口,正是在關鍵時刻林敬修祭出破空針的效果。

被譽為最陰毒法器的長針法器沒有讓林敬修失望,一招致命,即便是二階妖獸的花斑豹也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隨後林敬修取出一個玉盒將那枚妖丹裝入其中,有了這枚妖丹,剛才的黃階、上品靈符木牢符是夠本了。

二階妖獸的屍體同樣是價值不菲,林敬修也沒有放過的打算。<

。 「應該是這裡了。」

將花斑豹的屍體收入儲物袋之後,林敬修順著痕迹來到了花斑豹的洞穴。

靈識放出,在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之後,林敬修方才小心翼翼的走進洞穴之中。

洞穴並不深,只有十米左右,但剛邁入洞穴的瞬間,一股濃郁的香氣便已經散發出來,讓林敬修的神情微微一變。

這麼濃郁的香氣,很明顯是有著天材地寶的緣故,想來也正是因為如此,那花斑豹才死守這裡不肯離去。

「這是凝元果嗎?」

走進洞穴之後,林敬修滿臉驚訝的看著面前一顆一人高小樹、在樹上掛著六個拳頭大小的紅色靈果,那濃郁的香氣也正是從這些紅色靈果之上傳出的。

林敬修雖不喜修鍊,但對於煉丹卻是情有獨鍾,所以對於靈藥也有一定的了解。更何況,這凝元果在聚靈期靈者中更是大名鼎鼎。

雖然猜出這裡有著天材地寶的存在,但林敬修從來沒有想過是凝元果。

聚靈期還未脫離凡人的界限,所以對於大部分靈者來說,突破聚靈期是他們一輩子的目標。只有達到築靈期,他們才算是真正的仙靈者。

而就是這一巨大的天壑不知道堵死了多少仙靈者,如果說一萬人中有一人擁有靈根,那麼一千個聚靈期中的仙靈者也不一定有一個人可以達到築靈期,由此可見突破聚靈期的困難程度。

先不說突破築靈期之時,需要的築靈丹,光是聚靈大圓滿之境就難如登天。

聚靈大圓滿是聚靈後期達到頂峰,將體內氣態的靈力轉化為霧態,為突破築靈期將靈力轉化為液態做準備。

靈力霧態雖也屬於靈力氣態的一種,但性質已有所不同。所以突破之時,所需要的難度完全不是聚靈前十二層可以相比的。

為了突破聚靈大圓滿的瓶頸,一些針對此瓶頸的靈丹出現了,其中效果最佳的便是凝元丹。

而凝元果正是凝元丹的主葯,所以看到凝元果之時,林敬修才會如此驚訝。

不過據林敬修所知,凝元果成熟必結九顆,如今這凝元果只有六顆,想來其餘三顆應該被花斑豹吃了。否則它也不可能突破二階、甚至還凝出了妖丹。

但也由此證明了凝元果的功效,另一方面光是凝元果便有如此功效,更不用說是凝元丹了,但在心中依舊為那三顆凝元果心疼。

想歸想,動作卻是不慢的。

一拍腰間的儲物袋,一個玉盒出現在手中。

如果是一般人,看到凝元果一定會立刻上前將其摘下,但林敬修卻沒有。

他對煉丹情有獨鍾,林霜天自然是全力培養,林家有關靈藥、靈丹的記載,林敬修幾乎都有所涉獵。

夜夜纏綿:顧少惹火上身 所以他知道凝元果不僅是凝元丹的主葯,而且一旦觸碰到血肉之軀,就會立刻枯萎、靈力散盡。

右手一揚,綠色的靈力包裹著右手,然後輕輕地摘下一顆凝元果,放在眼前。

雖然身為林家少主,但由於身份並未公開,並沒有如此近距離的看過凝元果。

只見手中的凝元果如拳頭般大小,表面上如同白玉般光滑,濃郁的香氣沁人心脾,即便是只聞上一口,也能感覺到其中蘊含的強大靈力。

握在手中時,彷彿手中不是固體,而是柔軟的水一般,彷彿隨時都會從指縫中流下去一般。

林敬修並沒有研究太長時間,便將手中的凝元果放入玉盒之中,隨即有用同樣的方法摘下剩餘的五顆。最後又取出一張靈符貼在玉盒之上,防止凝元果靈氣流失。

總裁夜歡無限愛 做完這一切,林敬修才重重鬆了一口氣的坐下。

花斑豹的實力遠遠超乎他的預料,不僅突破成為二階妖獸,更是凝出了妖丹。要不是最後林敬修反應快,最後的結果恐怕很難預料。

當然最後能夠成功擊殺花斑豹,與先前的準備也分不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