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怒很不解:「主上,聖主最近都不和你『混』了嗎?」

「呵呵,不是不和大哥『混』,沒準是和大哥發生了什麼事情,不好意思出來吧,所以就縮在那飛船中消遣呢。」白狼馬抓著一大塊『肉』,正在啃,還不忘來取笑葉楚一番。

葉楚白了他一眼,哼道:「人家有人家的事情,和我『混』什麼呀,堂堂一位大聖主,事∞v,m.情忙著呢。」

「呵呵,咱們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白狼馬笑了笑。

葉怒道:「小白你倒是去看呀,不知道你有幾條命去看。」

「得了吧,就開個玩笑而已嘛,我哪有這空呀,老婆孩子們還照顧不過來呢。」白狼馬邪邪的笑了笑,對葉楚說,「大哥咱們還得飛好幾個月吧,這幾個月你就和人家好好的培養培養感情嘛,還有呀把我和孝潔的事情提一提呀,得讓她下一道旨將我從通緝名單上撤掉呀。」

「你小子就別撤了吧,還是被通緝的好吧。」葉怒笑了笑,有些幸災樂禍。

最開始見到白狼馬的時候,他也有些驚訝,原來這傢伙就是前些年大肆搶奪聖『女』的傢伙,可以說是人盡皆知,甚至毫不誇張的講,這傢伙前些年的風頭比現在的虹漫天還要高吧。

虹漫天其實是大的名頭,還是在這九天之內,九大仙城中不用多說了,其它的八天之內,也是比較有名氣的。

可是白狼馬卻搶了好幾個大域的聖『女』,至少搶了三十來家聖地的聖『女』,這麼大的手筆,橫跨這麼多域,可以說是極為罕見的。

而且這種事情又是人們最喜歡聽到的八卦,其實散修們都是有這種幸災樂禍的心理,可以說是有些『陰』暗的,巴不得你各大聖地不得好他們更開心。

而且有三十幾家超級勢力,對這白狼馬都發出了終生的通緝令,這傢伙想不出名都不行呀。

只是以前他完全沒想到,這傢伙原來是葉楚的馬仔,是他的小.弟。

「老怒呀,你這人心理也太『陰』暗了吧,過了河就拆橋是吧,忘了是誰傳給你上古一百零八式的嗎?現在『春』風得意,連兄弟都忘了是吧。」白狼馬瞟了他一眼。

葉怒老臉一紅道:「你小子這些事情,也當著主上的面說,你沒臉沒皮呀。」

「呵呵,咱兄弟誰是誰呀,還在乎這些?」白狼馬邪笑道,「都是男人嘛,既然是兄弟有好東西當然要分享了,不過是一百零八式嘛,我們大哥誰呀,他自己都創出了好幾千式了吧。」

「呃……」

葉楚都險些噴了,罵這白狼馬:「你這匹死馬,這臉皮還真是越來越厚了,你這些年就凈泡在『女』人堆里了,以後沒出息可怪不得我了。」

「大哥你可就有所不知了,兄弟我是專『門』以『女』人為修行的,沒有『女』人那還修行什麼呀,紅顏不就是我們修行的最好的良『葯』嘛……」

白狼馬恬不知恥的說。

而且還對葉楚和葉怒說:「其實大家都是一樣的呀,我算是看透了,男人修行不就是為了『女』人嘛。」

「越強的男人,就要得到最越漂亮的『女』人,越出眾的『女』人。」

白狼馬還有自己的一套歪理論:「『女』人就是男人修行的動力,沒有哪個男人不愛『女』人的。」

「以前的至尊們,不也有大把的『女』人嗎?」

白狼馬說:「當初不是傳說,情聖之前也有幾百萬個老婆,想讓她們給自己生孩子嗎?」

「呃,你哪兒聽來的,不可能吧,幾百萬……」

聽到這個數字,葉怒也有些無語,這種子虛烏有的事情也能瞎傳。

「這可不是胡說哦,幾百萬個『女』人確實是有所考究的嘛……」

白狼馬神秘兮兮的笑道:「當年我曾經呀,光顧過一個大墓,裡面就有一本傳記,好像還是情聖的一位追隨者寫的。」

「說是情聖在路過一個古星的時候呀,那上面有一個小國,裡面全都是『女』人,完全都是『女』兒國呀,幾百萬的貌美的『女』修行們,當時情聖喝多了呀,結果就在那裡住了五十年。」

「整整五十年呀,據說是一天也沒有歇過呀,天天就泡在『女』人堆里呀,可惜的是最終還是一個血脈也沒有留下來。」

白狼馬說得有板有眼的,不過葉楚和葉怒卻不太相信,這樣的鬼話。

呆在一個有幾百萬美人的國度裡面,住了五十年,睡了幾百萬美人?這也太能胡編『亂』造了。

「誰不知道情聖痴情於某一位不世『女』修呀,哪能做這樣的事情呢,再者說了再怎麼著,也得讓一兩個懷上孩子吧,難道情聖的血脈強到了這個地步,百萬彈都中不了一個?」葉怒說,「你小子就凈胡扯,也沒聽說過情聖有什麼追隨者呀。」

「那有什麼可稀奇的,那『女』兒國中的美人們雖多,可是血脈體質不一定就能承受得住情聖的血脈呀,情聖的血脈哪有這麼容易懷上呀。」

白狼馬說:「而且據說那時候情聖已經幾乎問鼎了至尊了,天下無敵了,那時候他的血脈更是旺盛到了極點了,就算是一起上也不一定能懷上吧。」

「那他還玩個什麼勁。」

葉怒笑道:「反正也懷上上了,瞎造五十年,人不得累瞎呀。」

「呵呵,老怒你這話問的就和白痴一樣,你睡『女』人前還管這個的呀?」

白狼馬無語的看著他,葉怒尷尬的笑了笑。

葉楚道:「別扯這些有的沒有的了,說些正經事。」

這些野史是不是真的,現在無從考究,就算考究也沒什麼意義,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只能是當作一個茶餘飯後的笑談了,不過白狼馬還是問:「啥正事呀大哥,現在咱不就是在這裡等嗎?」

「等是等,但是也不能『浪』費時間,我要利用這兩三個月的時間,煉製一壺回陽丹。」葉楚對他們說,「到時你們都給我出人出力,別想偷懶。」

「煉回陽丹?」

白狼馬楞了楞道:「可是可以叫人起死回生的仙丹,回陽丹?」

「主上,您還會煉製這種神丹?」葉怒也很震驚。

葉楚道:「效果沒有你們想的這麼誇張,只是治療效果會很不錯而已,但沒有到神丹的地步。」

「那要我們做什麼?」白狼馬問,「這種事情還是叫三六,三七出來比較合適吧,他們就是煉丹的宗師呀,我和老怒都不太在行呀。」

「他們有他們的事情,我會吩咐他們去做,也不需要你們做什麼多複雜的事情。」

葉楚說:「只是有時候需要同時放『葯』材,需要幾百種『葯』材一起放,你們給我出點人,出點力就行。」

「原來是這樣呀,那沒問題呀。」

二人立即答應,這種事情他們還是乾的了的。

煉丹一事,葉楚已經有些年沒有試過了。

到現在近百年了,也很少煉丹,主要是以前煉製了不少,用了大幾百年也沒怎麼消耗。

在『亂』星海中的幾百年葉楚並沒有消耗什麼丹『葯』,還不如之後出來之後的這兩百年左右消耗的一成。

因為大家團聚了,也添了不少的新人,現在五階和六階還元丹基本上已經完全不夠了。

五階還元丹還有一些人可以享用到,但是六階還元丹回到這九天十域的時候,就只有區區幾枚了,所以現在是完全不夠了。

身為孩子的父親葉楚,自然是需要再煉製一批的丹『葯』了,起碼是要讓一些主要的人員都服用還元丹。

至於別的丹『葯』,他現在也需要煉製一些,只是現在他手頭上的『葯』材也是有限。

好在葉怒前些年,在怒城給他收集了一大批,當年和紅欒好上之後,紅欒也在雪城為自己找了一大批的『葯』材,新添了上萬種的『葯』材。

所以葉楚現在打算利用這幾個月的時間,主要是煉製一味回陽丹。

這是一種療傷神『葯』,雖然不能添加陽壽,但是卻可以讓上等修行者,可以快速的恢復元靈之力,聚攏天地間的靈氣補充自己。

萬一遇到了麻煩,可以說是一種不錯的療傷神『葯』。

而且葉楚現在有這味丹『葯』的『葯』方,還有需要用來煉製的一千多種『葯』材,而且這種『葯』材煉製的時間也不用太長,一批『葯』的話可以煉製出起碼十壺。

十壺的話,可能能煉製出來二三千粒,一壺就能出幾百粒之多。

選擇這種丹『葯』,也是出於這種考慮的,效果不錯,『性』價比高,而且量還出的多,『花』的時間少,到時候可以攢一批,隨時備用。

……

五天之後,葉楚等人就開始煉製了。

這一回難得出來一回的虹漫天,也出來看熱鬧了,要看看葉楚是如何煉丹的。

她是真沒想到,葉楚竟然還會煉丹,這傢伙還是一個煉丹仙師。

得知他竟然還有五六階的還元丹之後,更是氣得牙痒痒的,這傢伙有那樣的小神丹,竟然沒有和她和三位『女』兒服用。;





(l~1`x*>+` (貓撲中文)3183

五天之後,葉楚等人就開始煉製了。

這一回難得出來一回的虹漫天,也出來看熱鬧了,要看看葉楚是如何煉丹的。

她是真沒想到,葉楚竟然還會煉丹,這傢伙還是一個煉丹仙師。

得知他竟然還有五六階的還元丹之後,更是氣得牙痒痒的,這傢伙有那樣的小神丹,竟然沒有和她和三位女兒服用。

不過葉楚也只能是無奈的向她解釋,現在五階和六階的還元丹都沒有了,答應下回再煉製的時候,首先給她們服用,要不然這女人得怨死自己。

要知道,當初最後一枚六階還元丹,就是給了蝶姬服用了,現在也沒有更多的六階還元丹了。

五階還元丹,估計她們興趣也不是太大,還得慢慢來。

幾天之後,她對葉楚的認知,又不得不再上升一個層次了。

這個傢伙還有許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這貨真是一個全才,法陣,丹藥,法寶,神術,還有這高深的修為,可以說是樣樣都有。

他什麼好像都精通,什麼都在自己之上,這讓她很鬱悶。

葉楚同時指揮著三百多人,幫他一起煉丹,不同的時間,不同的量,不同的角度,還有不同的火候,他都記得是清清楚楚。

這傢伙就像是一個高效的機器,同時指揮著這麼多人,每一個人要做什麼,接下來哪個點,他要做什麼,他都記得是一清二楚,完全不亂。

就沖這一手,絕對是煉丹仙師。

飛船中的浴室中,虹漫天和三個女兒都在這裡泡澡,通過中間的光幕,就可以看到外面黑風背上的情況。

虹飛飛驚嘆道:「母親這傢伙是不是開了掛了?他哪來的這神力呀。」

掛,這個詞,是她玩了一段時間的遊戲知道的。

虹綵衣也說:「確實是太厲害了,這傢伙的確是有問鼎至尊的資質呀,看他現在這手段,煉製仙丹怕都不在話下吧。」

「仙丹倒不至於吧,哪有這麼容易。」

虹雲妮說:「傳說中的仙丹,起碼也得有仙料,最少也得有十幾萬種吧,還得無數人一起煉製,就他現在這樣肯定是煉製不了仙丹的了。」

「不過他都會煉製六階還元丹了,估計七階也不在話下吧,七階還元丹差不多也能叫半仙丹了吧,起碼增加三千年陽壽吧。」虹綵衣說。

「也許就是他吹出來的,這混蛋就愛吹。」虹飛飛冷哼道。

一旁的虹漫天卻沒有說話,只是聽著三個女兒,總是在討論這個葉楚,她感覺很不舒服。

虹雲妮見母親也沒說話,便問她:「母親,這回陽丹,應該算是療傷神葯了吧?」

「當然是。」

虹漫天道:「就算是准至尊,服用個兩三粒,也可以在十息之內,元靈之力重新凝聚,恢復**成之多。」

「這麼厲害?」

三美都有些震驚,虹漫天道:「這小子確實是了不得,竟然還能煉製這樣的丹藥,依我看他要煉製七階還元丹,倒不是什麼能力的問題,只是藥材的問題。」

「如果有了藥材和丹方了,他是可以煉製的,而且極有可能成功率還不錯。」

虹漫天感慨道:「當初是我小看了他,沒想到他真的比我強。」

「母親,這不一定吧,他不過是會煉丹而已,就會比您強?」虹飛飛並不信。

虹漫天苦笑道:「有些事情不承認也不行,沒必要自欺欺人,你們母親我雖然比他大了一千歲,也早他許多進入准至尊之境。」

「可是世上有些人,有些事情就是這樣,不是你越早進入,先一步達到某個境界,就比後人就要強的,修行界只論現在,不論過去。」

她說:「葉楚修為比我高,法陣之術比我強,法寶也比我多,對道的理解也比我更深,煉丹之術就更不用說了,你們母親我從來也沒煉過幾回丹。」

「他各方面的實力都要比我強,整體實力更不用說了,母親我可不想自已騙自己。」虹漫天說出這話來,好像一下子鬆了一口氣。

這些年壓在心口的一口悶氣,好像一下子就出來了,這令她感覺舒服多了。

她的臉上有了笑容:「之前雲妮和我說過葉楚的道,她和葉楚論過道,葉楚對道的理解確實是很獨到,是這世上的絕大部分人從來都不會去想的。」

「現在想想,我這些年也從葉楚的這些道意之中,得到了不少。」

虹漫天感慨道:「若是早一些,與葉楚論論道,互相探討一下,而不是像後來那樣,天天鬥嘴吵嘴,或許我早就有所突破了,是我的自尊心苦了自己了。」

「母親,現在還不晚呀。」

見虹漫天好像釋懷多了,心情一下子豁然開朗起來了,虹雲妮也笑了:「現在葉楚不就在外面嘛,母親您有的是時間和他一起論道呢,我和他論的只是淺道,我修為哪比得上您,您若是掏心掏肺的和他論道,我想你們都會有收穫的。」

「恩。」

虹漫天也笑著點了點頭,不過一旁的虹飛飛卻臉色不太好看,她沒想到母親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這是要和葉楚和解的節奏呀,而且看這樣子虹漫天還要向他去虛心請教了。

這是什麼個情況,自己以後還怎麼教訓他,總不能當著母親的面吧起碼。

可是自己拿什麼教訓他,當初他調..戲自己,這仇不報此生誓不為人。

只是這仇要怎麼報呢,現在母親對他好像印象徹底改變了,這真是要急死個女人了,怎麼辦呢,怎麼辦呢。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