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 Draft

掃描二維碼關注17k官方微信,最新章節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點擊微信右上角+號,選擇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ap_17k」關注我們。回復”大獎+你的qq號”參與活動。10部iphone6,萬名qq會員等您來領! ?在樹木的遮掩下,風韌和凌峰並軀觀望著不遠處和狂暴魔猿纏鬥著的孟天缺。而四周隱隱潛伏著的數十道氣息告訴了他們,觀望者遠遠不止他們兩人。

坐山觀虎鬥,坐收漁利。大家的想法都很一致。能撈一把就撈,不然的話就繼續這樣旁觀下去。總之,天缺門是已經不會能夠獲得多少好處了。事實就是如此殘酷,很多時候,你的努力不過只是做了別人的嫁衣。

槍尖噴發出的一率寒氣凍結了狂暴魔猿的右臂,孟天缺從天而降,身軀一側,右肩狠狠撞在了巨猿的胸口。

嘭!

一大一小兩道身軀迅速分散退後,巨大的衝擊力激起了陣陣飛揚的塵土。

長槍拄地,孟天缺面前穩住腳跟不再後退。而對面的狂暴魔猿更是半個身子都倒在了地上,被冰晶包裹覆蓋著的軀體表面沒有一絲血色。

吼!

狂暴魔猿眼眶中隱隱紅光浮現,而覆蓋在它身上的冰晶突然開始化為一陣水氣迅速融化。

兩支強有力的前臂瘋狂捶擊地面,狂暴魔猿眼中紅光越來越盛,而身軀經脈中更是爆發出一縷土黃色。

地面開始顫抖,天缺門一干人等不由自主地緩步後退。而孟天缺再度握緊了手中的銀槍,冰冷刺骨之感已經貫徹了他整條右臂。

狂化。狂化魔猿的名頭真是來源於此。雖然說很多種類的魔獸都擁有狂化體質,但是論狂化提升的能力、持續時間與後遺症的話,狂暴魔猿的都是最佳的存在。據傳說,曾在遠古時代,狂暴魔猿中的最強者仗著本族血脈的狂化之力,可以成為魔獸中的巔峰存在。

那個時代,現在已經淪為了三等魔獸的狂暴魔猿也是魔獸家族的霸主之一。可是時間可以吞噬一切,在歷史長河中被淹沒的種族實在是太多了,往日的輝煌現在只剩一些零星的記載還能見證當年的榮耀。

魔獸的等級區分比較模糊,或者說定製的人也並不清楚這個奇異種族究竟能夠擁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五等魔獸,這個世上最低級的存在,終其一生也不能達到界級修為,絕大部分都只能止步於武級九重,它們也是人類市場中最廉價的獵物。四等魔獸,就有一定可能突破到界級實力,但是其中能夠達到界級五重實力幻化人形的基本很少。三等魔獸,基本上成年後基本都擁有界級實力,相當一部分可以達到界級五重,卻鮮有能夠問鼎域級的。

至於二等魔獸,那就已經是十分可怕的存在了。這類魔獸基本上擁有著自己的家族,獨霸一方。能夠達到界級五重實力的雖不多,但也不少,也有一小部分擁有著突破到域級的可能。

一等魔獸,大陸上的霸主之一,擁有著自己的王國。任何一等魔獸種族之中都擁有著至少十名域級強者的坐鎮,根本不懼怕任何人類勢力。一等魔獸由於自身血脈的強大,甚至一部分天賦出眾之輩,一生下就擁有界級實力,絕大部分成年後都能夠達到界級五重化為人身。一旦一等魔獸種族動怒,要覆滅一個人類帝國都不在話下。

血脈的稀薄與時間的流逝同在,這對於人類和魔獸來說都是一樣。人類中一些傳承自遠古時期的宗族,也開始走向了陌路。比如,風韌所在的龍魂一脈。

「狂化了,這下孟天缺恐怕難辦了。」凌峰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

風韌道:「你不會準備等會出手吧?」

凌峰聳了聳肩膀,道:「恐怕輪不到我。等著坐收漁利的人多的是,就看誰先沉不住氣。這種時候,先出來的人反而要遭殃。」

吼!

狂暴魔猿人立而起,身上冰晶盡數破裂,突兀的經脈交錯縱橫在強壯的身體上。結實高鼓的肌肉如同花崗岩般,還泛著一股金屬的光澤。

孟天缺冰魄透甲槍斜指地面,一圈銀光寒氣成圓圈狀,繞著他腳底盤旋而起,緩緩匯聚成一股風暴。蒼白的雪花瀰漫天際,溫度驟降。

六品下等功法,雪暴漫天。

「孟天缺竟然被逼到了這個地步,看來他已經放棄了後面的寶藏。不過對於後面未知的神秘獲取,現在見好就收也是不錯的選擇。可是,他能夠順利將戰利品帶出去嗎?」凌峰自言自語道,又似乎是在向風韌訴說。

狂暴魔猿的獸性已被徹底激起,它直接無視了孟天缺的雪暴,憑著血肉之軀強行衝撞進了漫天飛雪之中。

嘭!

一道狼狽的身影狂噴鮮血地從雪暴中被撞出,一道銀光先他一步插到了店面上,顫抖不止。

孟天缺重重地砸在了地上,而他的身邊便是那桿冰魄透甲槍,不過原先亮銀色的槍刃已經黯淡了幾分,槍桿更是瀰漫著暗紅的血跡。

雪暴散去,一道高大的身影搖擺不止。狂暴魔猿如同一座冰山立在正中,不同它仍然還剩一口氣,硬撐著沒有倒下。

一聲嘆息從天而降,又彷彿就是在人耳邊響起。

快勝閃電的一道身影轉瞬間浮現在了已經化為冰山的狂暴魔猿人前上方,一掌對著它腦門轟然拍下。

轟!

狂暴魔猿人碎成數十塊,被凍成冰塊的血肉亂飛。

而那道身影搶先一步一手奪過血肉冰塊中的那顆土黃色魔核,同時他真氣外放,硬生生震開了三位突然出手試圖強搶之人。

兩個指頭捻起魔核放在陽光下觀賞一番,那人淡淡一笑,隨後扔給了掙扎著站起身來的孟天缺。

「走吧,擁有這樣一個戰利品也不錯了。」

孟天缺拱手作揖拜謝,聽從了此人的建議率著手下離開。不過在他步入叢林之後,數道黑影緊隨其後。至於他最後能不能回到黑石域,就有些難說了。

興許,這次黑石域的四位霸主之一就要這樣換人了。

目送孟天缺離去之後,先前那人看著被自己震退的三名高手似乎還有戰意,笑道:「在下淵鴻殿上官榮宣。各位想趁火打劫前,還是先掂掂自己的斤兩吧!」

淵鴻殿,晉軒境內的一流勢力。而上官榮宣是晉軒十大高手最末位的存在,他二哥上官天英名列第九,他大哥上官星月更是名列第五。仗著自己家族中三位掌權者同為晉軒有名的高手,淵鴻殿的威望甚至能夠與蒼宇教齊名。

「這人,好強。」風韌感慨道。

凌峰點頭道:「那是當然,這不過上官容宣可是淵鴻殿的副殿主,實力豈能弱了?他都出手了,恐怕我這趟是白來了。」

風韌自是聽說過淵鴻殿的名頭,問道:「他都只是副殿主?」

「是啊,他二哥才是殿主。而他大哥更是為晉軒皇室效命,身居高位。不然的話,淵鴻殿又如何能夠與蒼宇教齊名?」

「那他的修為有多高?」風韌繼續問道。

凌峰搖搖頭,說道:「比我高。具體的我也感覺不出,恐怕是界級三重吧。晉軒排得上號的高手,又豈能不強。」

風韌沉默不語,現在的他還是太弱了。不過他相信,有朝一日,這上官容宣必將成為自己的手下敗將。

經過上官容宣的出手后,很多勢力都收斂些,不再明目張胆地打著自己的小算盤。而在漸漸開始進入叢林的核心部位之時,終於,大部分勢力從樹木的遮掩下現出了真身。

粗略一算,恐怕已經有二十多股勢力,在角落上,風韌更是看到了惑生宮的人,沈月寒也在其中。而剛好,在風韌瞭望之時,沈月寒也好像忽然感覺到了什麼似的,望向了這邊。

遠遠的四目相對,二人臉上一陣尷尬,隨後立刻看向了別處。

「接下來就是幻獸叢林真正的核心部位了,這裡以往可是人類的禁區,尋常魔獸根本不敢進犯。據稱,裡面活躍著的都是二等魔獸,甚至有一等魔獸作為這片叢林的王者盤踞其中。如果大家還想趁此機會分一杯羹的話,就最好把心裡那點詭計給我藏起來。現在是聯手的時候,不然等待我們的只有死亡!」

上官容宣如同領袖般地發話,而周圍儘是竊竊私語。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includevirtual=””.qrcode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

掃描二維碼關注17k官方微信,最新章節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點擊微信右上角+號,選擇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ap_17k」關注我們。回復”大獎+你的qq號”參與活動。10部iphone6,萬名qq會員等您來領! ?確實如同上官容宣所說,這幻獸叢林的核心部分一向是人類禁區,進去之人一向是有來無回。現在這幫人中,實力最高的是上官容宣,這也不過是表面上的現象。暗中還隱藏著怎樣的高手,就只有那些人自己才知道了。

「一等魔獸出沒?那麼我們這幫人就算合力也不夠它塞牙的吧?」風韌心中有些怯意了。

「你不知道嗎?現在這裡面可是至少有兩隻一等魔獸啊!」凌峰有些疑惑,按他的想法,既然蒼宇教派出了風韌前來,就不可能不告訴他這個消息。要不然,他為什麼要來這裡。

風韌驚道:「什麼?兩隻!那我們還不快跑?」

盲目的勇氣是最不可取之物,實力的懸殊面前,知難而退方是正途。一等魔獸,這片大陸上頂尖的存在,它的威望與凶名同在,根本不是風韌這個等級能夠觸犯的。

有的時候,膽怯往往卻是生存之道,總比送死要好。沒有任何必要的犧牲根本不可取。

凌峰終於忍不住說道:「你別告訴我你根本不知道叢林深處兩獸相爭,兩敗俱傷之事。不然的話,沖著兩頭一等魔獸的凶名,我們誰敢來?蒼宇教都讓你來了,難道會不告訴你這些嗎?」

「蒼宇教?我和它沒有任何聯繫啊……」風韌一臉茫然。

無需再說什麼,光從風韌的臉色變化凌峰就可以看出他沒有說謊。這個時候,就有些東西值得他深思了。風韌和蒼宇教有關聯,那是毋庸置疑的。可是蒼宇教似乎採取的只是暗中保護,並沒有擺在明面上。那麼……

一個突發靈感的念頭浮上了凌峰心頭。

如果說,風韌其實是風恆的私生子的話,那麼一切都解釋得過去了。風恆並不想讓風韌這麼快知曉自己的身份,又怕他遭遇什麼不測,於是讓人暗中保護卻不顯露自己身份。沒錯,就是這樣。

凌峰此時覺得自己實在是太聰明了,這麼複雜的關係都能想清楚。要是風恆知道自己竟然遭到了如此誹謗的話,果斷二話不說,一掌直接拍死這個自作聰明的傢伙。

在利益驅使下,一群人還是結成了臨時的聯盟。他們都是聽說了叢林中內亂的消息才連忙趕來的,為的就是趁機撈一把。一等魔獸通常都可以化為人形,他們遊歷的地方註定不少,再加上遠超人類的壽命,這些一等魔獸累積的財寶與各種功法必定達到了一定的數量,這些絕對可以讓人類為之眼紅。

剛剛步入核心地區不足一里處,一陣狂風襲來,樹葉蕭蕭作響。

伴隨著怪風襲來,三道白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樹叢中竄出。

只一照面,五六人就被攔腰截斷,鮮血噴洒了一地,而周邊之人才剛剛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雲生龍,風生虎。

三隻背生羽翼的吊睛白額猛虎呈三角之勢,站在眾人面前,眼中凶光大盛。

「二等魔獸,風翼白虎!」

有人認出了眼前的魔獸。

為首的那隻風翼白虎實力足有界級三重,而它身側的兩隻也有二重實力。這不過只是人類擅自進犯幻獸叢林核心的第一盤開胃菜,權當警告。

「剛才我似乎看到上官容宣的手微微顫了一下,卻沒有出手相助。憑他的實力,在剛才風翼白虎偷襲之時想要救人,應該不難吧?」風韌冷笑道。

凌峰搖了搖頭道:「說是聯盟,但是依舊各懷鬼胎。能夠現在先變相削弱別人的實力,等會自己能夠撈到的好處自然更多。在這裡的每一位恐怕都是這般想法。」

上官容宣在三隻風翼白虎的注視下緩緩走出,長袖一甩,道:「如果你們還想繼續前進的話,現在就趕快一起聯手做掉這三隻畜生。」

此話一出,人群中走出了八名高手,皆為界級一重修為。

「你不上?」風韌略帶疑惑地望向凌峰,他已經認出了出手之人中有著唐克和東方珊琴這兩位黑石域的霸主。

凌峰笑道:「既然有人忍不住搶先出手了,我還上去做什麼?後面的危險還多的是呢,留一分實力也好。」

風韌點了點頭,並沒有因此而認為凌峰卑鄙,人群中尚未出手的界級高手可不止凌峰一人。

此時,人類高手和二等魔獸風翼白虎已經開戰,一時間飛沙走石,元素暴亂。界級高手的交鋒確實恐怖如斯。

晉入界級,就如同名字一樣,突破了最基本的界限,能夠初步掌控天地屬性之力。而界級高手對於自身力量與元素屬性的融合的掌控,已經達到了極為融洽的地步,舉手抬足間儘是各種屬性自身的毀滅氣息。

吼!吼!吼!

在人類高手聯手之下,三隻風翼白虎更本占不到上風。它們突然一齊退後,仰頭高聲咆哮怒吼。吼聲中,樹木顫抖不已,而四周突然響起了陣陣附和的咆哮之聲。

「我曾經聽聞,這幻獸叢林核心地區活躍著一支二等魔獸族群,是作為叢林的守護者而存在的。現在看來,恐怕就是這風翼白虎。這下子,有些難辦了。」凌峰對風韌說道。

狂風大作,數道身影從叢林中竄出。猝不及防間,又有不少人類武者被偷襲致死。

而其中一名界級一重實力的武者,在目睹同伴喪身魔獸之手后,一時眼紅,追隨著那隻風翼白虎衝進了叢林之中。一陣慘叫與憤怒的咆哮聲夾雜在一起從林中傳出,強勁的狂風將四周樹木盡數卷斷。

一道黑影從林中飛出墜落地面,正是先前那名沖入叢林的界級高手,不過此時,他只剩殘缺的半具身軀,臉上已經凝固的表情儘是恐懼與不甘。

一隻體型碩大的風翼白虎從林中走出,它身後跟隨著五六隻同伴。它冰冷的目光掃視了在場的所有人類,巨顎一張,一股勁風席捲而出。人類武者在這陣狂風之下,修為弱者有數十人被直接吹飛了。

風韌在凌峰的幫忙下穩住了身形沒有被吹飛,他望向這隻風翼白虎頭領的眼中已經全是凝重與震驚。光是一口氣就能夠讓界級以下的武修者穩不住身形,這隻魔獸的實力由此可見一斑。

「界級四重巔峰的風翼白虎,它們怎麼只派出了這種實力的成員?我記得當初著幻獸叢林中能夠化為人形的風翼白虎足有數十隻啊。」無道哥的聲音再次出現在風韌腦海中,讓風韌更為吃驚。

能不能別再火上澆油了,打擊人自信心了,風韌心中把無道哥詛咒了好幾遍。

「人類,滾出去!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我不知道你們是從何處得知了那個消息,但是這並不是你們來到這裡的原因。這背後的陰謀,遠遠超出你們的想象。」為首的那隻風翼白虎口吐人言,警告著在場的人類。

光憑界級四重巔峰的實力,確實擁有著可以將在場人類盡數嚇退的實力。但是既然那些各地的大型勢力把主意打到了這裡,就不可能沒有考慮這支作為叢林守護者的風翼白虎族群的存在。

「呵呵,如果你們可以拿出一些讓我們在場之人滿意的東西來,我們自然願意主動退去。大家來這裡都是為了撈些好處,也自然知道你幻獸叢林發生了內亂。只給我們想要的,我們自會不再糾纏。」一人從人群中走出,他原本界級一重的氣息猛然爆發上漲,足足達到了界級五重才停了下來。

「他是陳昊,晉軒十大高手中名列第七!」人群中有人報出了此人的身份。

風翼白虎的首領一聲冷哼:「人類,別得寸進尺!這次幻獸叢林遭受的不是內亂這麼簡單,你們這麼做,會後悔的!」

此時,叢林深處突然傳出了響徹天地的怒吼之聲,震耳欲聾。其中夾雜的強橫氣息讓風翼白虎與在場人類全部為之一振。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includevirtual=””.qrcode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

掃描二維碼關注17k官方微信,最新章節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點擊微信右上角+號,選擇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ap_17k」關注我們。回復”大獎+你的qq號”參與活動。10部iphone6,萬名qq會員等您來領! ?聽到了叢林深處的怒吼聲,為首的風翼白虎神情一陣緊張。它本身的想法是先把這些人類震懾住的,而陳昊的出場明顯反壓了自己一頭。族中更強的高手確實不少,但是現在根本脫不開身。偏偏在這個時候,人類還得到了自己這邊戰亂的消息,想趁機撈一把,這實在是值得深思啊。

陳昊留意到了風翼白虎的神色變化,繼續增加籌碼道:「看來你們那邊告急了。這樣吧,在場的每位都給一顆至少是三等魔獸的魔核,我們就此退去。當然,界級以上的,必須再多給一顆二等魔獸的。」

風翼白虎怒斥道:「別太過分!沒有可能!」

魔核,風翼白虎族中確實不少,大多數都是獵物或是敵人留下的。當然,還有自然死亡的風翼白虎留下的。但是對於趁火打劫的人類,風翼白虎是絕對不會妥協的。

陳昊眼中一道冷厲之色閃過,下一刻他的身形已經出現在了風翼白虎的右側,一拳帶著呼嘯風聲狠狠砸出。

嘭!

電光石火間,一道身影突然攔在了風翼白虎身前,與陳昊硬對了一拳。而被震退的那道身影反而是陳昊的!

被震退的陳昊連退數步才停了下來,他的手臂不住地顫抖著。

一道修長的身影攔在前方,傲然而立。有些雜亂的褐色長發迎風飄擺,一襲紫黑色長袍合體地穿著在身上。雙手很自然地垂在身體兩側,冷峻而蘊含威嚴的目光緊緊盯著陳昊不放。

來者雖是孤身一人,但是往那裡一站,磅礴的氣勢排山倒海而至,大有睥睨天下、捨我其誰的萬丈豪情。又似千軍萬馬,雄渾壯闊。

「墮徒……風恆……」陳昊眼中閃過了一絲震驚,還暗含著一絲莫名的恐懼。

雖然在晉軒十大高手的排名中,風恆僅比陳昊高上一位,但是實際上的實力差距絕非如此。有些事情無須說的那麼清楚,有些虛名,並不是什麼人都會去斤斤計較。

風恆就是這樣一個人。而且關於他的過去,無人知曉。他行事手段從來不能按常理去揣測,一向隨心所欲,亂無章法。至於他的真正實力到底有多高,知曉的人寥寥無幾。他曾經與名列第五的上官星月一戰,五十回合勝負未分,最後是自己認輸而去。但是上官星月卻私下與人說過,風恆那次並沒有使出全力。

至於風恆的蒼宇教,穩穩佔據晉軒境內大型勢力之首,黑白兩道都有交情。而蒼宇教最為可怕的便是它的情報機關,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知道的事情有多少。只知道的是,蒼宇教的人脈之廣遍布過半大陸,與它較好的種族何止數十個。由於這些種種,就是晉軒皇室也只能拉好蒼宇教,敬它三分。

而風恆能夠成為蒼宇教的掌教,自然更是一身神秘。

「有些東西,不是你們能夠染指的,退去吧。」風恆的聲音很是柔和好聽,但是卻無法遮掩裡面蘊含的威嚴。

「讓我們退去,你是想獨吞不成?風恆,我承認你蒼宇教很厲害,可是能夠敵得過我們這裡這麼多人嗎?」人群中一部分人叫囂著。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