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一出,那些空姐頓時驚叫起來,紛紛沖著乘客喊著。

「各位,東西到底在誰身上啊,趕快交出來啊!」

「錢財乃是身外之物,你們不能把大家都害了。」

「到底是誰,快點交出來吧!我求求你了,我還年輕,我還不想死!」

……

面對這個情況,結果仍舊是沉默。

惱羞成怒的為首匪徒一拉,直接拉起了一名蹲在地上的空姐,用槍拍了拍這名空姐的臉,感嘆道:「多漂亮的人兒啊!可惜,很快這張臉就將在砰的一聲過後,徹底的爛掉了!」

那名空姐的臉上寫滿了恐懼,渾身驚恐得直打哆嗦,莫不是那為首的劫匪用手拉著,早就已經癱軟在了地上。

「現在,我開始倒計時!十,九……二,一!」

當那名劫匪數到一的時候,他把槍口對準了那名空姐的腦袋上。

眼看著悲劇就要發生,所有人全都捂上了自己的眼睛,不忍心看到接下來的血腥場景。

就在這時候,葉天站起身來,沖著劫匪叫道:「喂,你們這麼多大男人,欺負一個女人算什麼本事?」

說話的時候,將幾枚太極八卦扣在手指間,葉天打量著這些劫匪的站位,準備趁機擊殺這裡的幾個劫匪。

然後在對方沒反應過來之前,趁機撲路頭等艙以及駕駛艙,將剩下的劫匪全部擊斃。

可在一番觀察后,葉天發現這些劫匪的站位,簡直讓他沒辦法下手。

除了站在最前頭的為首劫匪,剩下的五個劫匪並沒有站成一團,而是每人一個位置的拉開了距離,並且有一個直接靠在了經濟艙通往頭等艙的門上。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自己突然下手的話,除非能夠一擊將在場六人全部擊殺,否則這些劫匪絕對能夠將信息傳給其他的劫匪。

到時候,剩下的劫匪就算不來殺他們,只要將機艙的門打開,帶著降落傘跳下去,一整個飛機上的人都得死。

包括葉天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恐怕都沒辦法活下來。

當下,葉天不得不暫緩想要下手的想法,繼續等待最佳的時機。

這時候,看到葉天突然站了起來,劫匪首領不禁有些意外,看向葉天問道:「怎麼?難道東西在你身上?那就快點交出來!」

「沒有!」葉天搖了搖頭,神情淡然的說道。

劫匪首領彷彿失去耐性了一樣,將槍口對準了葉天,神情猙獰的喝道:「東西不在你身上,那你是在你玩我嗎?」

「我有說錯了嗎?你們一幫大老爺們欺負幾個女孩子,這算什麼本事?」葉天看著那些劫匪冷笑道。

說話的同時,他迅速打量著整個飛機的內部情況,尋找任何可以突然發難的機會。

同時大腦急速的轉動著,模擬著一次又一次突然發難,如何以最快的速度將眼前這六個劫匪擊殺。

看到葉天這個神色,劫匪首領更加的憤怒,問道:「小子,我很佩服你的勇氣,能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說這樣的話!可你知道,我手上的是什麼東西嗎?」

「槍!」葉天簡單明了的說道。

劫匪首領惡狠狠的說道:「我只要扣動手上的扳機,你的腦袋上就會出現一個洞,難道你一點都不怕嗎?」

說話間,他抬起了手中的手槍,將黑洞洞的槍口對向了葉天。

面對這為首劫匪的威脅,葉天仍舊神情淡然,看著劫匪首領說道:「我不信你敢開槍!」

聽到葉天的話,全飛機的人一副看傻逼的神情,顯然都認為他是sb。

面對這麼多槍的時候,居然還敢站出來,而且還敢說出這樣的話,這不跟找死沒什麼區別嗎?

讓我們將友誼升華一下 與此同時,就在葉天站起來的時候,他身邊的那個女明星頓時顯得十分慌亂,連忙用圍巾將自己的整個臉都圍上了。

「那你就看看我敢不敢開槍。」為首的劫匪冷笑著,手指已經向扳機扣去了。

看到這一幕,葉天的身體頓時緊繃,體內的內氣運轉著,迅速的注入到了扣在手指間的太極八卦。

一旦對方真的開槍,他便只能鋌而走險,儘可能在最短的時間下,擊殺機艙內的六名劫匪。

然後,迅速的上到頭等艙及駕駛艙,將剩下的劫匪都幹掉。

否則,整個飛機上的人,恐怕將無一人能倖免。

與此同時,機艙內的所有人臉色盡皆發白,他們都明白這個為首的劫匪恐怕是真的要開槍了。

一旦大開殺了第一個,恐怕接下來就停不了了。

眼見著為首劫匪的手指,已經扣到了板機上,下一刻便要扣動板機。

葉天也已經做好準備,隨時全力爆發。

就在這時,一名五十多歲的人站了起來,大聲喊道:「等一等!」

這話一出,眾人頓時將目光投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葉天原本緊繃著的神經也鬆了一下,不需要現在立刻動手,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

畢竟,以現在的情況他無法保證,在這些劫匪毫無反應之前,將機艙內的這六個劫匪全部擊殺。

如果漏了任何一個,恐怕等待他們的,將是更加悲慘的結局。

這時候葉天,也不禁循聲看去,只見著站起來的人,身材高大筆直,一身氣勢頗為不凡,顯然來歷不簡單。

劫匪首領轉頭,打量了這個站起來的人一眼,冷聲問道:「你又是什麼人?也想要阻止我嗎?」

那站起來的人淡淡的說道:「我是什麼人不重要,我也不是想要阻止你!主要是你們要的東西可能在我這裡!」

說話間,那人拿出了一個黑色的盒子,盒子看上去有點古樸,一看就知道有些年頭了。

聽到這話,那名劫匪頭領示意邊上另一個劫匪,上去將盒子接了過去。

隨後,他拿著盒子跟手上的照片對比了一下,發現跟上面的東西一模一樣。

當下,為首的劫匪滿意的點了點頭,冷笑道:「呵!不錯,這正是我要的!算你識相!」

那人神情不為所動,問道:「既然東西你們已經拿到了,那麼現在是不是可以放人了?」

「放了你們?當然可以!不過我要的東西還沒都拿到!」那名劫匪頭領說道。「只要你們交出剩下的玉!

我敢保證你們一個都不會死,飛機也會安全降落,但是如果你們不交出來,我就一個一個的殺。」

那人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你說的玉是什麼,我這裡只有這個盒子。」

為首劫匪冷笑著說道:「那我不管,我只知道那塊玉,就在你們這些人中的某一個手上!

現在,如果你們不交出那塊玉的話,我就先殺了這個空姐和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 說話間,他再次將槍沖向了葉天,並示意邊上的另一名劫匪將沖著被他拿出來那個空姐。

當下,他大聲說道:「現在,我查三個數,你們正好把東西給我交出來,不然我們就開槍了。」

看著這一幕,所有人都憂心忡忡起來,大家都知道這次這個為首的劫匪是認真的。

「一。」

話音一起,所有人都稟住了呼吸。

「二。」

這時,那名空姐的眼淚已經流了出來,俏麗的臉上滿是驚恐的神情。

與此同時,整個機艙內異常的安靜,沒有任何人說話。

「三。」為首的劫匪冷聲道,「很好!既然不肯拿出來,那就不要怪我了!現在給我……」

「在我這!」

不等為首的劫匪說完,便有一道聲音響起。

那道聲音是從葉天的身邊傳來,站起來的正是那位女明星楊子琪。

這個時候,只見她的手中拿著一塊月牙形的石頭,這塊石頭雖然形狀很怪,但是看上去還跟普通的石頭沒有什麼區別。

葉天不禁有些奇怪,這些劫匪為什麼想得到這塊石頭,這石頭究竟包含了什麼樣的秘密?

看到這一幕,那名劫匪頭領示意邊上的另一名劫匪,卻將那塊古怪的石頭拿過來。

拿著那塊古怪石頭,為道劫匪在確認無誤之後,當下滿意的點了點頭,冷笑著說道:「很好!恭喜你們,我不會殺你們的!」

說著,他轉過身去,臉上現出了嗜血的神情,嘴唇微微的動著,隨後便向著機艙門走去。

看到這一幕,機艙內的乘客們頓時鬆了口氣,一副劫後餘生的樣子。

這些劫匪真的會這麼容易就放過他們嗎?

心裡想的,葉天不禁皺起了眉頭。

在他看來,這些劫匪竟然大費周章的做出了劫機的事,那顯然就不可能這麼輕易的結束。

要知道在華國,劫機可是天大的案子。

一旦出現這樣的情況,整個華國的警務及軍事部門將會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將劫機的人擊斃,以達到殺雞駭猴的目的。

這樣的事情,早在幾年前就有發生過。

幾個來自新月地帶的恐怖分子,連帶著他們在新月地帶的整個組織上千個成員,一起成為華國震懾群猴的那隻雞。

從那以後,再也沒有哪個組織,敢打華國飛機的主意了。

很顯然,眼前這幾個劫機的匪徒,從他們說話的語氣和口音,也可判斷他們應該是華國人,至少也是在華國生活了很久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這個事情。

那麼,他們體會留下這麼多線索,等著警務部門和軍方的追殺。

就在這時,坐在葉天前排的那名侏儒淡淡的說道:「老大,剛才那個劫匪頭子用唇語交代了,要將這裡的人全都殺了!」

聽到這話,葉天頓時恍然,明白了那個猥瑣劫匪的做法。

顯然,那個劫匪頭子剛才之所以沒有殺人,就是為了讓這些乘客以為他們只是為了東西,只要他們肯交出東西,那這些劫匪就不會殺人。

這是他最常用的手法,他知道一旦他殺了人,那些人心中就只有恐懼,到時候想要找到東西就麻煩了。

從一開始,這幫子劫匪就沒打算放過飛機上的乘客。

「啥,他們要殺人?」高個子這次沒有打侏儒,小聲的反問道。

侏儒說道:「大哥,他剛才就是這麼對那些人說的。」

啪!

高個子又是一巴掌打了過去。

高個子一巴掌打了過去,氣呼呼的罵道:「你個sb,既然他們都這樣說了,你還傻乎乎的說這些什麼吊用,還不快動手啊!難不成真的要等死啊!」

話音一落,侏儒愣了一下,隨即從腰間拿出了兩把木質飛刀。

下一刻,便迅速的投擲了出去。

噗!噗!

兩把飛刀劃過空間。

這時候,兩名劫匪瞪大著眼睛,不敢置信的捂著自己的脖子。

這是原來,剛才侏儒突出的木製飛刀,已經直接刺穿他們的脖子。

與此同時,再次出兩把飛刀后,侏儒和高個子同時在地上一滾。

在他們剛離開自己坐的位置,兩個人的位置已經被子彈打穿了,周圍的那些乘客全都跑的遠遠的。

看到這一幕,為首的劫匪陰狠的說道:「給我動手,一個不留!」

這次,所有人都滿臉的恐懼。

「你們兩個,速戰速決!」

電光火石之間,一個聲音響起來,說話的人正是剛才拿出盒子的那個人。

還不等兩人行動,葉天已經雙手拍在了座椅上,整個人頓時騰空了起來。

下一刻,他的手一揚,幾道流光憑空閃過。

頓時,剩下的幾個劫匪盡皆捂著自己的脖子,瞪大著眼睛不敢置信。

隨後,緩緩的跪倒了下來,撲倒在了地上,沒有了氣息。

沒有絲毫停頓,葉天身形前撲,迅速的拉開了經濟艙的艙門。

雙手再次一揚,頓時便再次有數道的流光閃過。

下一刻,在頭等艙的幾個劫匪也重複著經濟艙中那些劫匪的動作,盡皆瞪大的雙眼捂著自己的脖子,滿臉不敢置信的緩緩摔倒在地上。

看到這一幕,之前交出盒子的那人頓時回過神來,看向了葉天問道:「你……你是什麼人?」

不僅是做人,機艙內的其他人全都被葉天這神奇的一手給鎮住了。

在他們眼中,葉天已經變成了超級英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