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比耀眼的紅色星輝,在丹藥上放光,宛若二十多顆小星星在他的手心綻放。

隨即,他笑眯眯地給了獨孤不貳一顆,給了柳缺五顆,給了李婉清五顆。

任性隨即淡淡地道:「你們都給吞下去!」

什麼?八品丹藥,吞下去?

眾人頓時要瘋掉了,這種高階丹藥,極為少見,能有一顆,那就是天大的造化了!

但是,任性卻說,吞下去?真他瑪的是王八吃大麥呀!

「任性哥哥,這太珍貴了,就這麼吃,是不是有點浪費了?」李婉清遲疑著道。

卻見任性大手一擺,冷哼道:「別廢話,吃,吃完了不夠,老子還有!」

三人再不遲疑,直接吞了。

望著他們如此吞八品丹藥,特別是看著柳缺和李婉清兩人,直接吞了五顆,那些少年少女,俱都睜大了眼睛,他們無不心疼而難過。

五品以上的丹藥,便是高階丹藥,一般只用來在修行遇到困難,關鍵的突破時候,才會用,不然就是浪費。

這一顆八品星元丹,更是在關鍵時刻,可以救命的。

但是,任性卻直接讓三個人,吞了十一顆丹藥!

望著迅速坐下來,開始星魂修鍊的三人,他們心中一萬個*******他們恨,為何自己沒有像任性這樣的朋友,可以如此肆意妄為!

任性數了數,還剩下正好十顆丹藥。

他忽地走到昊輪面前,輕笑道:「昊輪兄弟,這十顆,我想給你們日天戰隊的兄弟們!」

「真的,那可就多謝任爺了!」昊輪臉上一驚,隨即笑眯眯地就要接過去。

任性卻將丹藥往回一收,說道:「不過,有一個條件,你們得告訴我,在我被牛傲羽的爆裂彈擊中墮入幽海深處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李婉清和柳缺,獨孤不貳醒來之後,卻沒有看到你們,而只有江鵬那幾個狗.日的在折磨他們?」

任性眼神像一把刀子,盯著昊輪,以及日天戰隊的其他人。

他原本的計劃,丹藥是有他們的份的,但是,這個問題不搞清楚,他不會給!

昊輪面色卻無比平靜,他攤開手,笑道:「任爺,這個問題,我在幽海的時候就和你說過了,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日天戰隊的其他人,表現不一,有人面色平靜,與昊輪一樣,有些人臉上起了一絲波瀾。

沒有人知道,任性此刻已經激發了狂情技能,用情緒微波,感應著他們的情緒變化。

任性忽地笑了笑,口中說道:「我明白了!我相信你!」

說完,他竟然真的將十顆丹藥,全部給了昊輪,讓他分給了十個日天戰隊的弟兄。

那些人,接過八品丹藥星元丹,個個臉上狂喜,同時,有些人的心裡,卻也更加忐忑了。

任性仿若真的相信了他們,臉上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忽地又走到了李婉風的面前。

「想要嗎,我還剩下最後一顆喲!」

任性將手中最後一顆八品丹藥捧在一隻手心,笑眯眯地道:「只要你說『我想要你』,我就給你!」

「我……」

李婉風頓時有點心慌,眼睛中神色複雜。

說不想要,那是騙人的,這可是能夠迅速提升人的武修境界的丹藥!

但是,李婉風卻有點不想說那句話,「我想要你!」

這句話,並不是說我想要丹藥,而是說,我想要你!

李婉風雖然還沒有經歷過男人,但是她卻和李婉清絕不一樣。

她從小的圈子,與妹妹李婉清是不一樣的,對這些套路,無比熟悉,不用經歷,就能明了。

這就像沒有經歷過雲雨之歡,不代表不懂一樣,比如任性,他的那方面的教育,大多來自島國的A.V。

「我想要!」李婉風輕聲說道,聲音小的彷彿只有自己能聽見。

「抱歉,我沒聽見,你大聲點!」任性笑眯眯地說道,眼睛盯著她胸前的波濤,大飽眼福。

「我想要!」李婉風聲音大了一些,控制得很好,只有任性剛好能聽見。

任性笑道:「還差一個你字啊,你若是不願意,那就算了啊!」

說完,任性將丹藥收了起來,轉頭就走。

「我想要你!」李婉風一急,忽地脫口而出。

她心中卻將任性恨到了極點,這個少年,明顯抓住了自己的軟肋。

他已經覺醒星魂,自然能夠晉級,但是,李婉清得到了五顆丹藥,如果排名在她的前面,那是不可忍受的!

即使她能放下驕傲,在家族那邊,也過不去,一向做任何事情,都將李婉清壓得死死的姐姐,忽然在玄級訓練營的排名拍在了妹妹的後面。

這個消息,如果傳回家族,必定會引起軒然大波!

這是她無論如何,都受不了的!

所以,她終於還是說出了那句話,只是,說出來之後,她竟然感覺放鬆了,因為她發現,其實也沒那麼難。

(第二更) 任性笑眯眯地拉起李婉風的一隻手,將丹藥放入了她的手心,笑道:「我知道你想要我,不過,我現在不想要你,我現在最想要的,是李冰冰教主!我簡直迫不及待的想要讓她兌現承諾,睡她!」

「哈哈哈……」任性大笑著走了,留下驚愕嬌羞難過的李婉風。

這個任性,太狂妄了,太無恥了,太打擊本小姐了!有朝一日,我一定狠狠地打壓打壓你這囂張的氣焰!

李婉風心中嘶吼著,她拿著閃耀紅色星輝的丹藥,趕緊坐了下去,開始進行星魂修鍊。

其他眾人,頓時為任性的如此做法,驚訝得目瞪口呆。

「我擦,這絕逼是拿下雙胞胎美女的節奏啊!」

「他要是直接娶了兩個雙胞胎美女,真是人間艷福無邊啊!」

「我日,不用做,想想真就感覺刺激!」

「最關鍵的是,還有一個冷艷的御姐李教主還等著他睡,那腿,那腰,那臀,天哪,每個部位老子都可以玩三年!」

「蒼天吶,人和人的差距,怎麼可以這麼大?」

「嗚嗚,任爺,求收下我的膝蓋!」

……

丹藥的作用,最大的特點是快,星元丹,自然是提升星元快!

很快,獨孤不貳、柳缺和李婉清、李婉風,紛紛從修行狀態中醒來。

他們的臉上,無不露出了異樣的光芒。

其他人俱都太羨慕了,他們眼看著李婉清和柳缺二人,在他們的面前,進行了星魂覺醒,從觀星境突破到了凝星境。

他們還看到,李婉風和獨孤不貳,又突破了,從凝星境一重,突破到了凝星境二重!

這八品丹藥,效果太立竿見影了!

星魄石上,榜單也迅速發生了新的變化。

前五名,分別是任性、獨孤不貳、柳缺,李婉風和李婉清。

屈別,則被從第二,擠出了前五。

此刻,他正好從昏迷中醒來,發現自己沒死,心中一喜。

只是,親眼看著自己從榜單的第二,擠出了前五,他的心又是一陣抽搐。

望著在那樂呵呵地任性,心情十分複雜。

這個任性,在幽海,自己衝擊去奪取幽靈珠的時候,被雷霆烈焰擊中,他讓獨孤不貳救了自己,此刻,他又親自讓人將自己從榜單第二擠到了第六。

這讓他對任性糅雜著一種又恨又感激的複雜,他心裡嘆了口氣,至少,自己還沒死,只要還活著,什麼事情,都會有轉機!

任性,這個混蛋,你不可能總是壓住老子!等回到皇城,老子就讓你好看!

屈別的心中,幻想著自己能夠回去,參與奪嫡之爭,一旦成功,他將改天換地!

「嘟嘟嘟……」

李冰冰旁邊,那隻長有一雙粉紅色翅膀的粉粉嘟的小豬,忽地又開始嚎叫起來。

這意味著,幽海之行的比拼,徹底結束了,這也是集合的哨聲。

在兩個副教主的帶領下,所有營員迅速集合。

李冰冰絲毫不廢話,直接開門見山。

「咱們這個玄級鬼裂營,是成績最好的!有六個營員,直接進行了星魂覺醒,他們是:任性、獨孤不貳、柳缺,李婉風、李婉清和屈別!」

「你們六人,將直接跨越地級鬼裂營,進入天級鬼裂營!」

「其他事情,請副教主艾開筆作安排!」

「這次的第一名,是任性!你跟我來吧!」

李冰冰說完,便轉身向著一個方向而去,那裡,正是教主的宿營區。

任性哈哈一笑,在眾人的艷羨中,跟著李冰冰的背影,往前走去。

「我日,這就要睡教主去了?」

「我擦,太羨慕了!」

「嗚嗚嗚,任爺,你要好好整,回來給咱們吹吹牛逼啊!」

……

李婉風望著任性的背影,神色中竟然帶有一絲失落之色,她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

看著旁邊的妹妹李婉清,她提醒道:「你喜歡的人,這會兒要去和別的女人睡覺了,你莫非不難過,不吃醋,不嫉妒?」

「我要是你,必定直接告訴他,不許去,要去睡李冰冰,就沒有我!」

李婉清神色一呆,沉默了一會,忽地輕聲說道:「是我的,跑不了,不然,也得不到!」

「我和他,又沒成親!再說了,如果他真的覺得這樣做,他喜歡,他高興,我又何必強迫他,束縛他?」

李婉風望著妹妹痴情的神色,搖了搖頭,心道這個妹妹,也真是讓自己無語了。

擺弄著手中的吒鳳劍,李婉風心中狠狠地想道:只是,自己為什麼要生氣呢?他是妹妹喜歡的人,又不是自己喜歡的!真是瘋了!

「姐姐,你接受了這吒鳳劍,是不是因為你也喜歡任性,或者說,你接受了他的定情信物?」

「才不是呢!」李婉風神色有點不自然,「這劍,我是從你這裡拿到的,又不是從他那裡拿到的,所以這和他沒關係!」

李婉風輕聲說道,只是,她感覺這裡有,連她自己都不能上說服自己。

聽著人群中傳來的羨慕聲音,任性心中暴爽,他跟在李冰冰後面,望著皮衣緊裹的修長有勁的長腿,兩個挺拔的凸起,在風中搖曳著強勁的風瀾。

最讓他感覺爽的是,她的腰還很細,將整個身子,襯托得曲線感十足!

我擦,哪怕是地球過的那個寶島的林什麼志玲,只怕也比不上這個李冰冰教主啊,那女的,身高170+,聲音嗲嗲的,但是這李教主,估計都有185+了!

而且,李教主可是御姐型的,征服這種高挑御姐,成就感爆棚!

任性心中YY地爽了一路,走了許久,終於到了一排木質的房子前,這正是教主住宿區。

只是,李冰冰卻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往前走,又到了一處木質別墅區。

在一座看著豪華的別墅前,李冰冰帶著任性走了進去。

任性笑吟吟的跟過去,發現裡面很典雅,牆上有很多夜明珠,將整個空間襯得無比溫馨明媚。

最惹眼,卻正是客房的牆上,掛著的一副圖畫,卻正是自己為李冰冰畫的鞭法圖,上面的李冰冰穿著皮衣,看上去十分魅惑。

只是,她用墨筆在圖上,又加上了功法的名稱,原來這套鞭法,名為追風鞭!飛馬踏燕,幽姬朝歌,紫雲落雁,這些招式的名字,也被她盡數添了上去。

(第三更。感謝青蛙王子、D.K々人生的終點在QQ閱讀客戶端的打賞!) 任性笑眯眯地道:「李教主,這不是上次我畫的並且親過的那副美女圖嗎?」

他摸著下巴,笑道:「可是,美是美,不夠勁爆啊,不然,今天過後,我再給你畫一幅完全赤果果的吧?」

「你……」李冰冰俏臉一寒,本欲發怒,但是瞧著任性手中的幽靈珠,忽地怒氣又消散了。

她笑眯眯地道:「好!」

我草,什麼時候,聲音這麼輕柔了,簡直是百變女王啊!

任性聽得耳朵都酥了,他望著李冰冰那輪廓分明的嬌美容顏,就要上去抱她。

「別急,先把幽靈珠給我!」李冰冰卻身子一閃,避開了他,冷哼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