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跟我知道的信息差不多。」隋戈說,「師姐,你還知道一些別的東西么?」

「我想想看——嗯,對了,這個僧皇,身上好像有一件成名法寶,也是紫雷劍竹,這一點倒是跟你那女弟子有些類似呢。」孔白萱說道。

「紫雷劍竹?」隋戈微微驚訝,「這東西可算是佛宗的一件寶物了,佛宗之人能夠煉化吸收這東西,好處的確不少。看來這僧皇,很有點門道呢。」

「不過,我見過你那女弟子,她雖然不是佛宗之人,但是也將紫雷劍竹的威力發揮利用得很好。」孔白萱贊了一句竹問筠,以她的境界修為,可是很少稱讚人的。

「那是當然,畢竟是我的徒弟嘛!」隋戈嘿嘿地笑了一聲。

孔白萱橫了隋戈一眼,這才繼續說道:「不過,僧皇的本領,可比你徒弟強橫千倍萬倍呢。因為這傢伙不僅僅有紫雷劍竹,還有佛宗至寶大梵音金輪配合。」

「我擦!」隋戈忍不住驚呼道,「大梵音金輪,傳聞這東西可以吸納煉化天劫神雷,然後轉為佛宗神雷——大梵音金雷!若是跟紫雷劍竹相互配合的話,威力暴增啊!」

「你倒是很清楚嘛。」孔白萱說,「所以,這個僧皇絕對不那麼容易對付的!」

「我只是覺得,如果這大梵音金輪被我奪過來給了問筠的話,她的實力可真的會飆升呢。」隋戈這傢伙輕鬆無比地說道。

「你就有這麼有信心,覺得自己一定可以完勝僧皇不成?」孔白萱問道。

「本來沒有十足的信心,但是有你在,我的信心就十足了!」隋戈微笑著說道。 ?早上起床,喉嚨很痛,悲催地感冒了。但今天是周末,唯一可以全天候碼字的時間,大家若是儘力支持,小米也將儘力回報!昨天忘記投票的讀者們,都給點力啊!

======================

雖然從孔白萱和黑羅天等人的口中得知僧皇的厲害,但隋戈也只是一笑置之。

因為無論對手實力如何,這一戰都是無可避免的了。

更何況,隋戈已經踏入了化神初期的境界,經過了這兩天的積蓄,比之他和武煌決戰的時候,力量修為提升了何止百倍,這也是隋戈知道武煌沒死,但是卻毫不在意的原因。若是總惦記著被自己擊敗的對手,如何能夠向前看,如何能夠向前走?

接下來的時間,隋戈留在了神草宗,一心修行。

而唐雨溪和沈君菱,便遠程指揮仙靈草堂生意上的事務,好在如今都是信息化時代,而且仙靈草堂集團的管理層和營銷團隊都已經磨合成熟,根本不需要唐雨溪和沈君菱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了。

隋戈專心修行,化神初期的修為境界逐漸圓滿,他開始領悟到空間法則的一些奧妙了,並且可以輕鬆地進行空間穿梭了。

無論是孔白萱還是黑羅天,都沒有向隋戈透露僧皇是什麼境界的消息,不過這一點並未讓隋戈感到困擾,因為在隋戈看來,目前他所能夠掌控的就只有自身,只要自身的修為境界不斷提升就行了,反正他只當對手是一塊磨刀石。

不過,就在隋戈閉關修行的期間,整個修行界卻是風起雲湧。

首先,崑崙宗宗主武煌頻頻現身,這一條消息一經讓許多隱世宗門重新不安了。尤其是天嵐劍宗,蘇彥仙等人都清楚地知道,武煌不死,意味著崑崙宗的威嚴並未徹底倒下,他們一定還會捲土重來,跟隋戈和神草宗做一個了斷。而一旦神草宗真的失敗,下一個倒霉的肯定就是他們天嵐劍宗了。

隨後,僧皇挑戰隋戈的事情,也在整個修行界中傳播得沸沸揚揚了。僧皇何許人也,也許一些「年輕」的修士並不知道,但是很多修為厲害的老怪物都是聽過僧皇威名的,如今僧皇挑戰木皇,在修行界中許多人看來,簡直就是一場萬眾矚目的戰鬥。

就算是崑崙宗的人,也被這一個消息給吸引住了。

琅嬛洞天的神秘宮殿之中,崑崙宗的宗主武煌正在和他師尊姜月飛談及此事。「師尊,這個僧皇我曾經聽人提及過,這個禿驢真的很厲害么?」武煌問道。

「不,他比那些人所說的更加厲害。」姜月飛平靜地說道,「因為師尊當年親自會過這個僧皇,但是在他手中,完全占不到任何便宜。」

「什麼!」武煌駭然,「那樣的話,隋戈那小子豈非是必死無疑了?」

「怎麼,你還替他擔心不成?」姜月飛冷哼一聲。

「不是,我只是很想手刃仇人,一雪前恥!」武煌冷冷地說道,「多謝師尊成全,讓我修為境界再有突破,我恨不得立即找那小子算賬,卻不想僧皇插了這麼一腳。可惜,聽師尊說來,僧皇這傢伙肯定會將那小子徹底斬殺了?」

「未必!」姜月飛搖了搖頭。

「不可能!那小子我已經領教過他的修為,也就是比我高出一線而已,怎麼可能跟師尊您比肩?若是那僧皇真有師尊的修為,就算是師尊一半的修為,都足夠斬殺那小子了!」武煌有些激動地說。

關心則亂,武煌如今倒是非常「關心」隋戈,因為隋戈是殺他的仇人,就算是他沒有徹底死亡,但是武煌也知道,他的威嚴和名聲已經被隋戈奪取了大半,唯一的辦法就是殘殺了此人,武煌才能贏回他失去的威嚴和名聲。

「別將事情想得這麼簡單。」姜月飛說道,「我讓你不要低估了僧皇的力量,但是也不要低估了木皇的實力。你的修為境界固然是提升了,但是你怎麼知道那小子的修為就沒有提升?跟你這樣強大的對手一戰之後,他怎麼可能完全沒有進步?勢均力敵的對手,就如同是修行之路的磨刀石,可遇而不可求,而他遇到了你,並且戰勝了你,他的修為境界必然會再次提升的,若是你還抱著對方原地踏步的想法的話,下一次交手,你必敗無疑!」

「多謝師尊教誨!」武煌一身的冷汗,作為強者,他當然知道姜月飛這一番話的意義所在。

「另外,這一次僧皇雖然出手,也未必就能展現出當初的實力。」姜月飛道,「所以,這一戰未必會如同大家所想的這麼容易。」

「為何?」武煌不解,若是僧皇真的很強的話,那麼隋戈肯定會秒殺才對啊。

「僧皇為何現在才現身?」姜月飛道,「他以前一直都要藏在小雷音洞天之中,就如同我只能藏身在琅嬛洞天中一樣。那是因為修為越強大,越是受到如今的天地法則排斥。如今這天地,天地靈氣大幅衰減,已經不能容忍化神期以上修為的存在了。僧皇就算是有辦法抵禦天地法則的排斥,也不可能完全不受影響。否則的話,他何必在小雷音洞天龜縮千年之久?」

「師尊高見。」武煌心悅誠服,「那僧皇這時候忽然現身,應該是另有所圖?」

「沒錯,僧皇的目的不是隋戈,而是木皇!」

姜月飛的話大有玄機,「僧皇,傳聞是佛宗的佛子。你也知道,仙佛不同流,佛宗和我們仙道、魔道的道義截然不同,自然不可能和平共處。當然,五台山、普陀山的佛宗也算是和尚,但是他們並非純粹的佛宗,已經是被我們仙道同化過了。至於這個僧皇,選擇在這個時候出手,無非是要帶上屠皇的光環,畢竟現在隋戈這小子已經成了到我們仙道的木皇了,威勢正濃,這個時候斬殺了他,僧皇完全就可以將威名迅速散播開去,為他們接下來的行動做準備。」

「所以,隋戈對於僧皇來說,只是一個踏腳石?」

「在僧皇的眼中是這麼認為的。不過,事實估計也差不多。」姜月飛道,「就算是僧皇的力量被限制一部分,隋戈那小子肯定也不是對手的。別看這小子如今得到了什麼木皇名頭,但不過是一個虛銜而已,在仙道人眼中,他屁都不是,除了天嵐劍宗跟他們走得很近之外,其它隱世宗門,根本就不會理會他的。所以,他要跟僧皇斗,跟佛宗斗,完全都是孤軍奮戰,就算是不死在僧皇手中,也會死在佛宗人手中。」

「師尊,究竟僧皇的天外佛宗,究竟是什麼來歷呢,師尊可知道?」武煌問了一個極其關鍵的問題。

「僧皇這傢伙,以為他可以瞞天過海,但是為師等人卻猜測出,這個天外佛宗的來歷可能是天外星空中的另外一個世界——極樂佛界!」姜月飛道,「這幫禿驢,真以為外來的和尚好念經,所以一到了我們華夏神州之後,就開始瘋狂地招收弟子,而且不關鍵是仙道、魔道還是妖道的,這些和尚都有辦法吸納進去,美其名曰是渡化他們,實際上卻是控制了這些人的思想。不過,佛宗因為什麼垃圾貨色都招進去,仙魔妖通吃,所以勢力壯大得很快,以至於後來我們仙魔兩道不得不聯手剷除他們。當然,妖族的人也暗中幫忙,才將他們徹底擊敗。」

「我明白了。」武煌說,「讓隋戈那小子和僧皇拼一個兩敗俱傷,最好是同歸於盡,這樣我們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接管了小雷音洞天?」

「沒錯。若是那小子真有本事將僧皇擊傷的話,對我們崑崙宗就是一個莫大的好處。小雷音洞天之中,不知道藏了多少佛宗秘寶,如果我們制住了僧皇,這些東西當然都是我們的了。還有那個神草宗,傳聞財大氣粗,也不知道有多少丹藥在宗門中,若是那小子死掉了,我們正好大肆屠殺、搶奪一番,也算是為你一雪前恥了!」姜月飛的話中,透著一種「姜還是老的辣,人還是老的毒」的感覺。

「師尊高明。」武煌道,「那我立即在五台山附近進行部署,隨機應變!」

姜月飛點了點頭,臉上顯現出少許的興奮之色:「看來,用不了多久了,我們這些老骨頭就可以出去活動活動筋骨了。也好讓我看看,如今這修行界中,還有幾人能夠擋我全力一擊!」

※※※

天還未亮,隋戈已經提前來到了五台山境地。

五台山佛宗的山門入口,的確就在五台山附近,並且山門入口已經開啟,似乎五台山佛宗的人已經表明了態度:歡迎修行界各方人士來觀戰!

這種情況是不可思議地,因為僧皇和隋戈決戰的琉璃峰,也算是五台山佛宗的一座主峰了,山峰頂上有一尊巨大的藥師琉璃光佛雕像,這幾乎算是五台山佛宗的「標誌性」建築了。僧皇和隋戈在這裡決戰,擺明會打一個天昏地暗,五台山佛宗居然會如此「配合」實在是有些破天荒地的感覺。

說白了,這就表明了五台山佛宗直接向僧皇屈服了!

是屈服,而不是示弱。

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概念,僧皇能夠在短短時間內讓五台山佛宗屈服,將琉璃峰讓出來成為僧皇和隋戈的戰場,就足以證明了一切。

隋戈之所以早到,就是為了探明情況。

雖然隋戈在孔白萱等人面前表現得信心十足,目空一切,但是他並且低估僧皇這個神秘的對手,他提前來這裡勘察地形,其目的就是為了熟悉環境。當隋戈看到那琉璃峰的時候,忍不住冷笑了一聲,因為這五台山的琉璃峰上,一株草木都沒有,完全是琉璃石堆砌而成的,恐怕是當年哪個佛宗變態,直接收颳了一個琉璃礦脈,而建成了這麼一座山峰,難怪能夠成為五台山佛宗的象徵。

不過,隋戈知道為何僧皇會選擇在這裡決戰了,因為隋戈是木皇,擁有號令天下草木的手段,所以僧皇選擇了一個完全沒有草木的地方,擺明了要削弱隋戈的力量。

對於僧皇的念想,隋戈只是報以冷笑。 ?再更一章拉票,兄弟們,多票多動力啊!

=======================

的確,以隋戈當下的修為境界,號令天下草木的能力,豈是止於一座山峰。

就算是隋戈不離開琉璃峰,只要神念一動,完全可以將整個五台山佛宗的草木都號令起來,為自己所用,所以僧皇的這個想法,只能徹底落空了。

而此時,隋戈的神念就已經跟五台山的一草一木徹底融和了,通過它們來窺探所有人的動靜。

五台山佛宗,地域也是極其廣闊,裡面山峰無數,不過相對於仙道的瓊樓玉宇,五台山佛宗諸多山峰上卻多是佛宗廟宇,四周的空氣之中,也可以隱約聞到一種檀香氣息。

當隋戈的神念延生出去之後,他很快就明白為何五台山佛宗要屈服於僧皇了,因為五台山佛宗之中,真正的強者並不多見,最大的氣息,似乎也只是化神後期。而僧皇的修為,顯然已經超越了化神期,那麼屈服和退讓也就是必然的了。

更何況,僧皇也是佛宗之人,正所謂不看僧面看佛面,隋戈相信僧皇所在的小雷音洞天和五台山佛宗之間,肯定也是有些聯繫的,至於是什麼聯繫,卻不是隋戈能夠看透的了。

除了五台山的人之外,其餘隱世宗門的人也陸陸續續來觀戰了。不過,這一次前來觀戰的人,全都是高手,修為最低都是元嬰後期,大概是因為很多人都知道了隋戈的威名,所以猜測這一戰威力十分驚人,以至於修為太低的人,根本都不敢來觀戰,生怕被殃及池魚。

隨著時間推移,觀戰的人越來越多,不僅有隱世宗門的人,連魔道和妖族的人,也有不少趕過來了。

說起來,關於僧皇和木皇決戰的消息,懸命客棧還進行了一番「推廣」,幾乎搞得整個修行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隨著觀戰人數的增多,天色也逐漸明亮。

「阿彌陀佛!」

當東方天際顯現出一抹紅色的時候,琉璃峰的峰頂忽地傳來一聲莊嚴的佛號。儘管「阿彌陀佛」這四個字,很多修士已經聽過了不下千萬遍,因為但凡是佛宗之人,逢人都會來這麼一句。但是,此時聽見這四個字的時候,眾人都覺得心神為之一震,目光不約而同地向琉璃峰頂上看去,就像是聽見了佛陀的召喚一樣。隨後,就看到琉璃峰頂上藥師琉璃光佛雕塑的頭頂上,端坐著一個黑衣僧人,寶相莊嚴,渾身上下,釋放著十方佛光,當真是萬眾矚目。

這僧皇一出現,當真是先聲奪人。

隨後,僧皇的目光毫無阻隔地投向隋戈所在的地方,喝道:「木皇既然已經到了,為何還不現身?」

隋戈知道這僧皇已經感應到了自己的所在,再藏下去也就沒有絲毫的必要了,於是從一座矮小的山峰上現身,凌空緩緩地向著琉璃峰一步一步走去。

相對於僧皇的先聲奪人,隋戈這個木皇這一次顯得十分低調,低調得有一種極端的感覺。因為隋戈雖然騰空而行,但是完全沒有採用飛行之術,也沒有利用空間穿梭,他就這麼在虛空之中,緩步而行,向著琉璃峰走了上去。

這種情形實在太詭異了。

因為四周觀戰的人都是高手,個個見識不凡,但是誰都不知道,隋戈是如何做到在虛空中緩步而行,卻完全不動用一絲的元氣,也不對四周的天地靈氣產生一絲的影響。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隨風而來,隨風而去,完全不留一絲痕迹。

就連僧皇的目光之中,也顯現出了少許的驚訝之色。

只是,誰都不知道,隋戈只是利用躡空草的藥力罷了,就算是不動用絲毫的元氣,隋戈也可以在虛空之中行走,隋戈已經用這一招唬住了許多人,如今故技重施,依然是十分有效。尤其是,現在隋戈已經擁有了木皇頭銜,裝高調反而未必會引起人的注意和看重,更何況僧皇已經非常高調了,所以隋戈乾脆低調才是王道,直接凌空步行,一直向琉璃峰走去。

隋戈走得很慢,但是每一步,都是萬眾矚目,因為每個人似乎都在猜測下一步是否他就會立即爆發,可惜隋戈的每一步還是這麼低調,就如同一個凡人在步行一樣。不同的是,凡人只能在地上步行,而隋戈卻是在虛空之中步行,似乎完全不受重力影響。

隋戈的緩慢,讓僧皇有些不爽,恨不得立即出手,但是作為僧皇,在眾人面前,他必須要保證自身的威嚴,必須等待隋戈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才能動手。

隋戈一步一步,話了大約半個小時時間,這才「步行」登上了琉璃峰的峰頂,來到了僧皇面前,並且踏出了最後一步。

喀嚓!

本來是低調之極的隋戈,最後一步踏出的時候,卻是聲威無匹,因為當隋戈踏出最後一步的瞬間,腳下竟然是出現了雷霆之海,然後他腳下的虛空似乎忽然開裂,就好像是他一腳將空間給踏碎了一樣!元嬰期修為的修士,一些人無法承受這種巨大的反差,個個頭昏目眩,更有甚者只覺得胸口煩悶異常,忍不住噴出一口精血,才能化解體內的煩躁氣息。

隋戈最後這一步受到如此巨大的震撼效果,除了跟之前「氛圍營造」有關係,而且也顯現出了自身的強大的實力,顯現出了木皇真正威嚴。以天劫神雷的雷霆之海震懾眾人,自然可以受到極好的威懾效果;而踏碎虛空的實力,卻是鴻蒙樹的能力,是鴻蒙樹的根須,瞬間扎入虛的情形。

毫無疑問,隋戈的出場派頭已經蓋過了僧皇,這並非是僧皇修為境界不如隋戈,而是他沒有隋戈這麼會「包裝」,他也不懂什麼叫「氛圍營造」,而隋戈,畢竟是現代人,看過無數的大片電影,各種燒錢的大會小會開幕式,當然深知什麼叫做製造聲勢。

隋戈踏出了最後一步之後,立即站定。

萬千道天劫神雷形成的雷霆之海也消失,四周再次回復平靜,一切如同沒有發生過一樣。

「木皇!」

僧皇向著十丈開外的隋戈大喝一聲,「你知道本佛子腳下的塑像是什麼來頭么?」

隋戈當然知道,僧皇腳下的雕像是藥師琉璃光佛,也被稱之為大醫王佛,是佛宗之中救濟眾人於病痛之苦的佛陀,說起來這藥師琉璃光佛的的性質跟隋戈這木皇還是有些類似,都是研究藥草的嘛。而僧皇故意站在藥師琉璃光佛的頭頂,顯然也是有要將隋戈踩在腳下的含義。

「仙佛不同流,本人是仙道流派,怎麼知道你這佛宗雕像是什麼來頭!」隋戈冷哼一聲,「只是,你號稱是僧皇,但是卻將佛宗雕像踩在腳下,實在是大不敬吧!」

隋戈不按常理出牌,讓僧皇有些惱火,不過他沒有絲毫示弱,用理所當然地口氣說道:「我乃是僧皇,僧中皇者,不受世間戒律約束,世間一切,皆應在本佛子腳下!你——木皇,也不例外!今天,就是我屠皇之時!大梵音金輪!」

僧皇一聲大喝,在他背後的虛空之中,忽地顯現出一個巨大的無比的佛宗金輪,這個金輪顯現出來,四周的觀戰者立即鴉雀無聲,因為這金輪實在太恐怖了,它竟然比琉璃峰還要巨大!金輪在虛空之中緩緩地轉動著,輪身上的俘虜文字,金光閃現,莊嚴肅穆,產生一種攝人心魄的力量。

一些修為較低的修士,似乎感覺到心神都要失守,不自覺地向著那金輪飛去,似乎那金輪之中,隱藏著真正的極樂凈土,似乎比仙界的吸引力還要巨大!

「不好!」

幸好這些觀戰的修士基本上都不是獨自前來的,往往都有朋友、同門陪同,所以相互之間有些照應,感覺到心神失守之後,這些人立即互相提醒,趕忙閉目靜坐,鎮壓體內這一股蠢蠢欲動的念想。這些人都清楚地知道,一旦走進那金輪之中,進入所謂的極樂凈土之中,也就徹底得到了「極樂解脫」了,因為一個人若是失去了自我,當然也就完全解脫,也就得到了所謂的極樂了。

試想,觀戰的人尚且如此,跟僧皇對面抗衡的隋戈,要承受何等巨大的威懾和吸引力?

在隋戈看來,這大梵天金輪,絕對是仙器級別的存在,而且很可能是中品仙器,雖然這大梵天金輪的力量還未真正發揮出來,但是強大的力量已經讓人感到驚懼了,且不說這大梵天金輪別的功用,單單是這巨大的金輪碾壓過來,就足以將許多人直接碾壓得屍骨無存。

僧皇這廝能夠如此輕易地催動這大梵天金輪,實在是厲害!

隋戈早就從孔白萱口中得知了這大梵天金輪的厲害,並且知道這大梵天金輪真正的厲害所在,是它可以在虛空之中汲取雷電之力,然後完全轉化為佛門之中最厲害的雷法:大梵天金雷!

在各種雷法之中,道家最著名的雷法是大五行神雷;佛宗的雷法為大梵天金雷,兩種雷法達到極致之後,幾乎可以媲美天劫神雷。不同的是,大五行神雷受身體五行屬性限制,很少有人能夠將五種屬性的神雷煉到極致,而大梵天金雷,雖然不受五行屬性限制,卻對修行者自身要求極高,因為大梵天金雷是從修士身體內部發出,若是自身修為不夠,大梵天金雷還未發出來,就已經毀滅了自身。正因為如此,佛宗的大梵天金雷雖然厲害,但是煉成的人卻是極少。

而僧皇不僅練成了大梵天金雷,而且藉助大梵天金輪,幾乎讓他擁有無窮無盡的雷力,只是憑藉這一樣佛宗至寶,就可以將僧皇的修為提升許多。更何況,僧皇擁有的佛宗至寶,卻不止這麼一件!

「木皇!命運之輪已經開始轉動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僧皇一聲大喝,催動大梵天金輪向著隋戈碾壓過來,四周的天地之間,立即響起了轟隆隆地巨大聲響,當真如同是命運之輪在轉動了! ?大梵天金輪被全力催動,變得比琉璃峰還要巨大,但是隋戈卻知道,這並非是大梵天金輪全部的力量,因為僧皇的力量並未提升到最強狀態,似乎僧皇的力量也受到天地法則的影響。

這是必然的事情,到達了煉虛期境界之後,天地法則就開始排斥了,因為煉虛期的修士,全力出手的話,能夠給這一片地造成難以修復的破壞,所以這一片天地不容這樣的強者存在。這就好比,一個池塘的水中,不可能誕生出鯊魚這樣的龐然大物,一旦出現了超越了池塘生態系統的龐然大物,這一個小型的生態體系就會崩潰,而只有海洋的巨大水域,才能誕生出巨大的魚類。

同樣,如今的地球靈氣和地域都只有這麼大,也就只能容納化神後期的修士了,超越了化神後期的境界,就會受到天地法則的排斥、束縛,讓其無法發揮出全部的力量,也無法更進一步了。

不過,但凡是能夠達到煉虛期境界的修士,本身都是天賦卓絕之輩,總是能夠找到一些辦法來抵禦天地法則,比如洞天,就是那些煉虛期修士修行之所。當初,孔白萱也是為了進一步突破,才冒險潛入了崑崙宗的琅嬛洞天之中,不想仍然被崑崙宗的人發現了。

僧皇,一直呆在小雷音洞天之中,就不出世。如今陡然出現挑戰隋戈,一是因為他有辦法抵禦天地法則,二是因為天地大劫臨近,天地法則已經開始出現紊亂了,所以僧皇受到天地法則的影響很小,讓他有十足的信心可以斬殺隋戈,為自己加上「屠皇」的光環,然後統一整個佛宗,進而達到統一整個修行界的目的。

看著大梵天金輪向著自己碾壓過來,隋戈也知道這東西很難抵禦,不過高手相爭,若是一開始便示弱的話,就會讓對方氣勢高漲,此消彼長的情況下,很容易陷入捱打局面,甚至直接被逼入絕境之中,若是連僧皇第一擊都無法抵禦的話,接下來還如何與之抗衡?

只是,這大梵天金輪一看就是威猛無比的大傢伙,如果以拳頭抵禦的話,吃虧的就是隋戈了,因為以小擊大,這種感覺就如同是螳臂擋車,所以隋戈也需要一個龐然大物的法寶才行。

「鴻蒙樹!」

隋戈大喝一聲,將鴻蒙樹的虛影顯現出來。

自從吸收了從海瑟薇那裡「收刮」而來的大量神魔精血之後,鴻蒙樹的生長速度再一次猛然提升,其高度已經用三千多丈高,足以算一件龐然大物了,不過在隋戈看來,這還遠遠沒到鴻蒙樹最牛叉的時候。要自動,傳聞之中的天草扶桑,其根須可以貫通地底三泉,向上可以直通九天。

不過,如今的鴻蒙樹雖然還未完全成長起來,但是也進入了「生長旺盛期」階段,成長的速度極快,吞吐鴻蒙紫氣的量也是十分龐大。另外,上一次剛結成的「鴻蒙仙果」雖然被隋戈報銷了,但是這一次又重新生長起來了,而且這一次結出的鴻蒙仙果不只一個,而是九個!

更讓隋戈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這九個鴻蒙仙果竟然並不相同,其中八個跟上一次結出的鴻蒙仙果一樣,完全就是一團九陽真火,裡面孕育出的是火之精——三足金烏。而之前那一個「早產」的三足金烏,大部分時間仍然棲息在鴻蒙樹上,因為它需要通過鴻蒙樹才能吸收到最純凈的九陽真火和鴻蒙紫氣。但是,還有一個鴻蒙仙果,裡面孕育的卻不是三足金烏,而是另外一件東西,只是這一隻青果裡面應該不是活物,因為隋戈目前還感應不到裡面有任何的生命氣息,而只是一團十分龐大的元氣。

除了九枚仙果之外,其餘的就全是花朵。

無論鴻蒙樹如何變化,它的枝頭上花朵的數量至多保持在三百六十朵,這是一個大周天之樹,似乎意味著大圓滿,鴻蒙樹是天草,所以其生長過程和生長階段,都跟天地法則有一些關係,無不蘊含著天地至理。

此時,隋戈將鴻蒙樹顯現出來,就是要以鴻蒙樹來抵禦僧皇的大梵天金輪。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