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說道:「你們放心走!王府里有我們三人和一百八十位弟兄,保證萬無一失。」

陸青峰問道:「劉兄,修鍊上還缺少什麼嗎?你想想,我給你留下,我一走就是幾年,到時候沒有了修鍊資源,會影響你們修為的進步。」

劉強說道:「陸兄,我們什麼都不缺,你就放心走就是了。」陸青峰伸手取出了一枚儲物指環,遞給了劉強,說道:「我給你放下五千萬元晶,王府里用錢的地方很多,你看著安排就是。」

陸青峰接著又對劉強說道:「劉兄,我們明天上午直接離開dìdū,南榮那裡就不去辭行了,你抓時間替我和南榮說一下就好了。」

劉強接過了儲物指環,說道:「沒問題,你們一走,我馬上就進皇宮去見陛下。」

第二天早晨,陸青峰一行七人很早就出了王府,直接沿著皇宮北宮牆向東而去,這條路走到盡頭,就有一家專門出售代步妖獸的集市,在這裡,買了七匹獨角獸,眾人騎上它向南邊走去。

向南走不到一百里就是dìdū的東城門,出了東門,就是向東的官道,官道的兩旁,不時的出現一個個的小鎮子。

偶爾還經過一個小城市,一行七人每到一處,就會停下來,看一看當地的風土人情,吃一些當地的小吃,一路走來也是好不愜意。

這天旁晚,七人從一個小城市出來,繼續向東趕路,此時距離dìdū已有萬里之遙,官道的兩邊行人十分稀少,很久才會有一兩個人和七人擦肩而過。

官道兩旁是一望無際的良田,四月份的季節,天氣乍暖還寒,所有的耕地已經犁過,只是尚未種植應季的作物。

就在眾人十分悠閑地向前行走的時候,看到前面極遠的地方,有一閃一閃的火光明滅不定,隨著距離的越來越近,火光逐漸清晰起來。

修為到了陸青峰這樣的層次,即使不用神識,幾里以外的事物也能看的很清楚,距離五六里的時候,所有人都看到了火光的源頭。

這是一個被燒毀的村莊,到處都是殘桓斷壁,目光掃過這個村莊,入目的儘是一片黑sè,這時被火燒過的明顯特徵。

火光是出自一間尚未燃盡的房屋,看到被燒毀的村莊,陸青峰瞬間就想到了周家村的一幕,這裡距離地球不知道是多麼遙遠,相同的一幕同樣也發生在這裡。

想到了往事,看到了眼前的一幕,陸青峰的雙眼不由得有些濕潤,沒有任何的猶豫,陸青峰就下了官道,直奔被燒毀的村莊而去。

七人來到村口下了羚角獸,緩步向村內走去,陸青峰神識向周圍掃面過去,試圖發現一兩名倖存者,以便詳細的了解事情的始末原由。

受周家村事件的感染,陸青峰對這種事可以說是達到了深惡痛絕的程度,他想找到一個活人,問明了情況,為這個村子死去的人復仇。

神識一遍遍不停地來回掃描,終於在村子的東北角,一處尚未完全倒塌的斷壁下,反饋回來微弱的生命波動。

陸青峰跳下羚角獸,閃電追蹤步施展到極致,修為到了虛真境,在施展這門身法武技,真的如同閃電一般,眨眼間就到了神識掃描到的地方。

向著斷牆看去,一位年紀在十二三歲的小女孩,正趴在一個已經死去了的年輕婦人身上,兩隻小手不停地搖晃著婦人的屍體,小女孩的嗓音已經哭的沙啞,卻仍然還在發出羸弱的聲音,一聲聲『娘,娘』的不停呼喚,使得看到之人都不由得生出一種撕心裂肺的感覺。

小女孩看到了陸青峰的到來,停下了抽泣,抬起頭看著七人,當目光看到陸青峰的時候,兩隻大眼睛緊緊地盯著陸青峰,臉上的表情充滿了錯愕,震驚,疑惑和不解。

陸青峰看到這個小女孩時,也瞬間呆立在那裡,心裡卻是湧起了滔天巨浪:「這個小姑娘怎麼和小茹長得如此相像,她看我的表情也是十分複雜,難道說,她發現了我與其他人有什麼不同之處不成。」

想到這裡,陸青峰開口問道:「小姑娘,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啊。」小女孩臉上的表情,根本就不像一個十一二歲的女孩應有的樣子。

小女孩的臉sè也瞬間恢復了平靜,看著陸青峰說道:「我叫周茹,請問這位大叔,您可是姓陸?」

聽了女孩的話,陸青峰心如cháo涌,強忍心裡的激動,陸青峰點點頭,得到陸青峰肯定的答覆,小女孩暮然間站起身,顧不上臉上掛著的淚痕,張開雙臂向陸青峰撲了過去,同時大聲的喊道:「陸叔叔。」

陸青峰伸開雙臂,把周茹抱在懷裡,周茹依偎在陸青峰的懷裡,早已經泣不成聲,陸青峰瞬間明白了一切,伸出手撫摸著周茹的秀髮,哭了好久,周茹才止住了哭泣,抬起頭看著陸青峰,陸青峰為周茹擦掉眼角的淚水,看著周茹,臉上充滿了慈愛,稍後,一股無名的怒火湧上心頭,伸出雙手抱起周茹,溫和地說道:「小茹,告訴陸叔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 ?其他六人看到這種情況,心裡都是滿腹疑惑,不知道怎麼回事,在六人看來,陸青峰和小姑娘根本就不像是初識,倒像是久別的親人重逢了一般。【風雲閱讀網.】

炎無情有一個兒子名叫炎赤火,是一個欺壓良善、無惡不作之徒,被陸青峰除掉以後,炎無情懷恨在心,始終在尋找機會試圖報復。

陸青峰有一個至交好友周倉,在女兒周茹十六歲那年,周倉給女兒cāo辦大婚,給陸青峰發去了請柬,炎無情得知后,殺了周倉一家一百多人,並且埋伏在周家,等候陸青峰到來。

陸青峰來到周家后,和炎無情展開了一場生死之戰,最後和炎無情同歸於盡,陸青峰這才穿越到了隕神星

周茹一家被炎無情殺害以後,周茹的靈魂也穿越到了隕神星,依附在一個即將出生的嬰兒身上,這個即將臨產的婦人,就是隕神星上的這個周家村一個名叫周樹康的妻子汪氏。

周樹康是子車帝國境內一家超級門派『血天劍派』的真傳弟子,在周茹出生到八歲的這段時間,周樹康一隻陪伴在母女身邊。

隕神星上有一個不成文的定律,孩子在八歲以前必須修鍊,錯過了這個時間段,就會極大的影響以後的修行。

檢查了女兒的體質以後,周樹康驚喜若狂,原來周茹的體質竟然是十分罕見的水靈體,水靈體就是像水屬xìng神幻珠一樣的體質,體內純凈無比,無瑕無垢。

周樹康檢查了女兒的體質以後,傳授給女兒一部水屬xìng的人級功法,等到女兒入門以後,便離開了周家村,回到了血天劍派。

在南榮帝國的南部是公上帝國,公上帝國南部有兩個國家與之接壤,靠東南方的是公玉帝國,這是一個臨海的國家。公玉帝國西邊是子車帝國,這個國家是一個內陸國家,子車帝國的西邊不遠處就是神斷山脈。

血天劍派在子車帝國西部,距離神斷山脈很近,血天劍派的掌教叫宮氏良,宮氏良有一個獨子叫宮氏無雙。

有一次,宗門組織門下弟子到神斷山脈試練,周樹康得到了一株世間罕見的靈草,惹得宮氏無雙垂涎yù滴,就要上前搶奪。

周樹康當然不會讓出這株靈草,二人就此大戰起來,最後,宮氏無雙被周樹康斬殺,見惹了大禍,周樹康直接向神斷山脈深處逃去。

抓不到周樹康,宮氏良大怒,對身邊的護法說道:「派五十名虛真境弟子,給我把周家村夷為平地,雞犬不留,我就不信他周樹康會看著全村之人被殺而不顧。」

雪天劍派大長老名叫易賢德,是周樹康的授業恩師,看到宮氏良如此,急忙說道:「掌教,萬萬不可如此,隕神星上有著不成文的規矩,修士間的恩怨,不能禍及家人。」

宮氏良冷笑一聲說道:「我現在管不了那麼多,我唯一的兒子死於周述康之手,無論是用什麼手段,哪怕是搭上血天劍派也在所不惜。」

易賢德聽了宮氏良的話,馬上怒道:「宮氏良,你聽好了,血天劍派不是你一個人的血天劍派,你這樣做,早晚會讓劍派走向滅亡。」

宮氏良大笑道:「大長老,我知道周樹康是你的弟子,雖說如此,你也不能袒護你的弟子。」

聽了宮氏良反咬一口的話,易賢德指著宮氏良喝道:「宮氏良,你身為掌教,如此心胸狹小,宮氏無雙被殺的原因,宗派里人人盡知,事實不是你宮氏良說歪曲就能歪曲的。」

宮氏良和易賢德之間,你有來言,他有去語,二人爭吵不休,最後,所有的長老表決,通過了宮氏良的決定,果真派出了五十名虛真境的高手,橫穿公上帝國,來到了南榮帝國境內的周家村,最後實施了眾人看到的這慘絕人寰的一幕。

直到把全村人殺光,也沒能引周樹康出來,因為此時周樹康早已穿越神斷山脈來到了南隕神洲,汪氏把周茹藏到了地窖之中才逃得了一命,剛出來就碰到了陸青峰一行。

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陸青峰陷入了沉思之中,九長老萬不悔出逃,不知道隱藏到了哪裡,這始終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東方雲飛和歐陽劍兩位前輩被神秘黑衣人掠走,至今生死不知,陸青峰始終把這件事深深的記在心裡。

如今又多了一個血天劍派,陸青峰的前路可謂是任重而道遠,而這些,又是自己不得不報之仇。

血天劍派的強大,不用猜,陸青峰也十分明了,南榮帝國八大門派之首的青雲劍宗,當年因為剿滅青湖島而實力大損,即便如此,宗門內尚有真神存在,像血天劍派這樣的門派一定還會有更加強大的存在。

想到了這些,陸青峰覺得時間越來越是緊迫,前世已經愧對周家之人,今天說什麼也不能讓周茹再受到任何委屈,血天劍派之仇必報。

陸青峰抬頭,看到眾人疑惑不解的神sè,緩緩地說道:「我知道你們心裡都很疑惑,不過這裡不是講話的地方,我們到前面的臨海城,在那裡休整一下,我會告知你們一切。」

陸青峰把周茹交給了冷如冰,冷如冰愛憐的把周茹抱上了自己的羚角獸,二人同乘一騎,七人又重新上了官道,直奔臨海城而去。

進了臨海城,已經是深夜,找到這座城市裡最豪華的酒店,冷如冰先給周茹洗了澡,換上了一件自己的衣服,等到了天亮的時候,在專門為周茹添置新的衣服。

第二天早晨,七人來到臨海城大街上,首先找到一家服裝店,把周茹衣服的問題解決,不然的話,穿著冷如冰的衣服也實在是寬大。

給周茹買了許多漂亮衣服,放到一枚儲物指環里,又放進去一百萬元晶,把這枚指環遞給了周茹,告訴了她使用之法。

六人看到陸青峰對周茹如此關心,誰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在周家村裡的疑惑至今未除,不過所有人都沒有問陸青峰,因為他們知道,該說的時候,陸青峰一定會告訴他們。

七人之所以提前出來,就是為了到各地領略一下風土人情,到了臨海城自然也不例外。

到了中午,一行八人又回到了前一天入住的那家酒店,幼小的周茹十分乖巧懂事,所有人都特別喜歡她。

到了晚上,眾人來到了入住的房間,陸青峰親自檢查了一下周茹的資質,果然是水靈之體,這樣的資質修練起來,不僅能事半功倍,而且領悟的能力超乎尋常。

周樹康給周茹留下的功法只是人級,如果沒有遇到陸青峰,周茹的資質很有可能被就此埋沒。陸青峰取出一枚空白玉簡,把水源經前六層的功法拓印在上面,遞給了周茹。

陸青峰對周茹說道:「小茹,這是一部神級功法水源經,我給你拓印了前六層,等你修練完了這前六層,我再把後續的六層功法給你,現在一次xìng給你,這對你不一定是什麼好事。」

周茹接過玉簡,神識浸入其中,三個小時后,周茹睜開了眼,看著陸青峰說道:「陸叔叔,我覺得神級功法比人級的好多了,我已經全部記下了。」周茹臉上久違的笑容又重新露了出來。

陸青峰說道:「很好,小茹,努力修鍊,不必在意元晶不夠,陸叔叔最不缺的就是元晶,你的儲物指環里我暫時給你放下了一百萬快,用完了我再給你。」

經過了一天的接觸,周茹的心情好了許多,洗過澡,換上一身漂亮的衣服,再看此時的周茹,就像脫胎換骨了一般。

命運多舛的周茹,如今遇到了陸青峰,從此將改變他的一生。雖然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好女孩,此時卻是盡顯少女的成熟,。前世的十六年加上這個世界的十二年,二十八年的人生經歷,怎麼能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所能比擬。

現在周茹表現出來的成熟和她十二歲的外表極不協調,卻又有一種無比和諧的美感,除了陸青峰以外,其他人都覺得十分好奇。

接下來的時間,陸青峰和幾人述說了自己詳細的經歷,並且和周茹的關係也告訴了眾人,在說這些的時候,陸青峰還表現出了對周茹一家極度的愧疚。

陸青峰剛說完,周茹就說道:「陸叔叔,這件事不能怨您,我父親既然和您是至交好友,就不存在愧疚的問題,你能夠來到這裡,也和父親脫不了關係,如果不是因為父親的一封信,你也不會遇到那伙人的圍殺。如果換做你不認識的人給你寫信,你也不可能去,凡事有因必有果,正是因為您和我父親如同親兄弟一樣,你才會置自己的生死於不顧,所以說,陸叔叔以後千萬不要再有愧疚的想法了,而且,這次如果不是遇到了陸叔叔,我一個女孩子孩子真的不知道怎麼生存下去。」

聽了周茹的話,所有人都是頻頻點頭,紛紛稱讚周茹的懂事乖巧,陸青峰聽在心裡,也覺得很是欣慰。

所有人都被陸青峰講述的事震驚的無以復加,他們從來不知道世界上還有此事,在他們的認知中,只有隕神星上才有生命存在,陸青峰的一席話,徹底打破了他們心中的想法,原來世界竟是如此的遼闊。

冷如冰好奇的問道:「青峰,你生活的那個叫做地球的地方,武者的最高境界和這裡相比,相當於什麼境界。」

「我估計,相當於上真境巔峰境界!」陸青峰說道:「因為我在地球上就是宗師的境界,來到這個世界恢復到巔峰后,只能和上真境的修士旗鼓相當。」

「你在地球已經是最巔峰的高手了!」冷如冰說道:「怎麼才相當於上真境的修士啊!這不是說明你們那個世界的修鍊很落後嗎?」

「錯,你的看法完全錯了!」陸青峰更正了冷如冰的看法:「我們那裡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天地元氣已經枯竭,再怎麼修鍊也達不到這個世界的水平,要說起人的聰明程度,這個世界的人遠遠不如,我也把太乙玄門劍傳授給你了,你覺得不怎麼樣嗎、」

冷如冰說道:「的確,這門劍法十分玄妙,到如今我也沒有全部悟透,宗門大比的時候,你也用過,確實是神奇無比。

冷如冰說完話,所有人都沉默不語,凡是看見過陸青峰施展武當劍法的人,無不從內心深處感到它的神奇。

..

..

其他六人看到這種情況,心裡都是滿腹疑惑,不知道怎麼回事,在六人看來,陸青峰和小姑娘根本就不像是初識,倒像是久別的親人重逢了一般。【風雲閱讀網.】

炎無情有一個兒子名叫炎赤火,是一個欺壓良善、無惡不作之徒,被陸青峰除掉以後,炎無情懷恨在心,始終在尋找機會試圖報復。

陸青峰有一個至交好友周倉,在女兒周茹十六歲那年,周倉給女兒cāo辦大婚,給陸青峰發去了請柬,炎無情得知后,殺了周倉一家一百多人,並且埋伏在周家,等候陸青峰到來。

陸青峰來到周家后,和炎無情展開了一場生死之戰,最後和炎無情同歸於盡,陸青峰這才穿越到了隕神星

周茹一家被炎無情殺害以後,周茹的靈魂也穿越到了隕神星,依附在一個即將出生的嬰兒身上,這個即將臨產的婦人,就是隕神星上的這個周家村一個名叫周樹康的妻子汪氏。

周樹康是子車帝國境內一家超級門派『血天劍派』的真傳弟子,在周茹出生到八歲的這段時間,周樹康一隻陪伴在母女身邊。

隕神星上有一個不成文的定律,孩子在八歲以前必須修鍊,錯過了這個時間段,就會極大的影響以後的修行。

檢查了女兒的體質以後,周樹康驚喜若狂,原來周茹的體質竟然是十分罕見的水靈體,水靈體就是像水屬xìng神幻珠一樣的體質,體內純凈無比,無瑕無垢。

周樹康檢查了女兒的體質以後,傳授給女兒一部水屬xìng的人級功法,等到女兒入門以後,便離開了周家村,回到了血天劍派。

在南榮帝國的南部是公上帝國,公上帝國南部有兩個國家與之接壤,靠東南方的是公玉帝國,這是一個臨海的國家。公玉帝國西邊是子車帝國,這個國家是一個內陸國家,子車帝國的西邊不遠處就是神斷山脈。

血天劍派在子車帝國西部,距離神斷山脈很近,血天劍派的掌教叫宮氏良,宮氏良有一個獨子叫宮氏無雙。

有一次,宗門組織門下弟子到神斷山脈試練,周樹康得到了一株世間罕見的靈草,惹得宮氏無雙垂涎yù滴,就要上前搶奪。

周樹康當然不會讓出這株靈草,二人就此大戰起來,最後,宮氏無雙被周樹康斬殺,見惹了大禍,周樹康直接向神斷山脈深處逃去。

抓不到周樹康,宮氏良大怒,對身邊的護法說道:「派五十名虛真境弟子,給我把周家村夷為平地,雞犬不留,我就不信他周樹康會看著全村之人被殺而不顧。」

雪天劍派大長老名叫易賢德,是周樹康的授業恩師,看到宮氏良如此,急忙說道:「掌教,萬萬不可如此,隕神星上有著不成文的規矩,修士間的恩怨,不能禍及家人。」

宮氏良冷笑一聲說道:「我現在管不了那麼多,我唯一的兒子死於周述康之手,無論是用什麼手段,哪怕是搭上血天劍派也在所不惜。」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易賢德聽了宮氏良的話,馬上怒道:「宮氏良,你聽好了,血天劍派不是你一個人的血天劍派,你這樣做,早晚會讓劍派走向滅亡。」

宮氏良大笑道:「大長老,我知道周樹康是你的弟子,雖說如此,你也不能袒護你的弟子。」

聽了宮氏良反咬一口的話,易賢德指著宮氏良喝道:「宮氏良,你身為掌教,如此心胸狹小,宮氏無雙被殺的原因,宗派里人人盡知,事實不是你宮氏良說歪曲就能歪曲的。」

宮氏良和易賢德之間,你有來言,他有去語,二人爭吵不休,最後,所有的長老表決,通過了宮氏良的決定,果真派出了五十名虛真境的高手,橫穿公上帝國,來到了南榮帝國境內的周家村,最後實施了眾人看到的這慘絕人寰的一幕。

直到把全村人殺光,也沒能引周樹康出來,因為此時周樹康早已穿越神斷山脈來到了南隕神洲,汪氏把周茹藏到了地窖之中才逃得了一命,剛出來就碰到了陸青峰一行。

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陸青峰陷入了沉思之中,九長老萬不悔出逃,不知道隱藏到了哪裡,這始終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東方雲飛和歐陽劍兩位前輩被神秘黑衣人掠走,至今生死不知,陸青峰始終把這件事深深的記在心裡。

如今又多了一個血天劍派,陸青峰的前路可謂是任重而道遠,而這些,又是自己不得不報之仇。

血天劍派的強大,不用猜,陸青峰也十分明了,南榮帝國八大門派之首的青雲劍宗,當年因為剿滅青湖島而實力大損,即便如此,宗門內尚有真神存在,像血天劍派這樣的門派一定還會有更加強大的存在。

想到了這些,陸青峰覺得時間越來越是緊迫,前世已經愧對周家之人,今天說什麼也不能讓周茹再受到任何委屈,血天劍派之仇必報。

陸青峰抬頭,看到眾人疑惑不解的神sè,緩緩地說道:「我知道你們心裡都很疑惑,不過這裡不是講話的地方,我們到前面的臨海城,在那裡休整一下,我會告知你們一切。」

陸青峰把周茹交給了冷如冰,冷如冰愛憐的把周茹抱上了自己的羚角獸,二人同乘一騎,七人又重新上了官道,直奔臨海城而去。

進了臨海城,已經是深夜,找到這座城市裡最豪華的酒店,冷如冰先給周茹洗了澡,換上了一件自己的衣服,等到了天亮的時候,在專門為周茹添置新的衣服。

第二天早晨,七人來到臨海城大街上,首先找到一家服裝店,把周茹衣服的問題解決,不然的話,穿著冷如冰的衣服也實在是寬大。

給周茹買了許多漂亮衣服,放到一枚儲物指環里,又放進去一百萬元晶,把這枚指環遞給了周茹,告訴了她使用之法。

六人看到陸青峰對周茹如此關心,誰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在周家村裡的疑惑至今未除,不過所有人都沒有問陸青峰,因為他們知道,該說的時候,陸青峰一定會告訴他們。

七人之所以提前出來,就是為了到各地領略一下風土人情,到了臨海城自然也不例外。

到了中午,一行八人又回到了前一天入住的那家酒店,幼小的周茹十分乖巧懂事,所有人都特別喜歡她。

到了晚上,眾人來到了入住的房間,陸青峰親自檢查了一下周茹的資質,果然是水靈之體,這樣的資質修練起來,不僅能事半功倍,而且領悟的能力超乎尋常。

周樹康給周茹留下的功法只是人級,如果沒有遇到陸青峰,周茹的資質很有可能被就此埋沒。陸青峰取出一枚空白玉簡,把水源經前六層的功法拓印在上面,遞給了周茹。

陸青峰對周茹說道:「小茹,這是一部神級功法水源經,我給你拓印了前六層,等你修練完了這前六層,我再把後續的六層功法給你,現在一次xìng給你,這對你不一定是什麼好事。」

周茹接過玉簡,神識浸入其中,三個小時后,周茹睜開了眼,看著陸青峰說道:「陸叔叔,我覺得神級功法比人級的好多了,我已經全部記下了。」周茹臉上久違的笑容又重新露了出來。

陸青峰說道:「很好,小茹,努力修鍊,不必在意元晶不夠,陸叔叔最不缺的就是元晶,你的儲物指環里我暫時給你放下了一百萬快,用完了我再給你。」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