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奴隸了。從此以後就要跟著安雅,跟著她去參加角斗比賽。勝負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們一定要保護住她,不能讓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這數名黑暗精靈齊齊下跪,腦袋深埋,聽完墨菲主母的話用著整齊劃一的口氣回到:「是的,主母大人。」然後又對著安雅說道:「主人,請接受我們卑微的侍奉。」

「親愛的,滿意了么?」墨菲主母的手摸上了安雅·劉易斯臉頰,萬般情意的看著到。

到了這裡,安雅·劉易斯終於流露出了一絲笑意。

神之劍理查,不管你為何出現在這地底,你,都是我的!

……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進來吧。」湯姆老爹的聲音在門后響起。

「吱呀……」卡婭拉開門,走入了湯姆老爹房間。

湯姆老爹依舊是一身棕色的長袍,躺在藤椅上,似乎剛才在假寐著,他微微睜眼看著進屋來的卡婭。此時的卡婭,表情沉穩內斂,依然穿著一身青銅製造的鎧甲,拿著一把長長的青銅長矛和一面巨大的青銅圓盾。她就站在那裡,淵渟岳立,如一把隨時出鞘的寶劍。

「喲,卡婭啊。你找我什麼事?你這打扮是要去打獵嗎?」 重生八零之種田撩夫 湯姆老爹笑著對卡婭說道。

「我的訓練結束了。」卡婭站在湯姆老爹面前,恭敬的說道。

「哦,這是好事啊。這麼說來那個世界的阿克琉斯和我的帳也就一筆勾銷了。」湯姆老爹聽著卡婭的話,神情一轉的說道。忽然,他抬起手,一抹金色的光芒出現在了他的手上。隨即,這抹金光飛向了卡婭,匯入了卡婭的身體當中。

沐浴在這金光中的卡婭,一時間感覺到所有疲憊都消失不見,自己的身體和靈魂被細細的洗滌了一番。這其中的滋味,是那樣的美好,美好的如同來到了傳說中的天堂。

當金光徹底融入了卡婭的身體中后,卡婭睜開眼有些疑惑的問著湯姆老爹道:「這是?」

「這是諸神慶祝你畢業的獻禮。」湯姆老爹毫不在意的笑著說道。

卡婭一怔,然後非常恭敬的朝著湯姆老爹施了一禮。當卡婭抬起身子時,她又回到了剛才那如同士兵般嚴肅認真的模樣。

「明明以前是個可愛的小姑娘的……」湯姆老爹看著卡婭的樣子,小聲的嘀咕起來。

「老爹,我還有一件事。」卡婭向前踏了一步緊接著這麼說道。

「噢?」

「我來是向您辭行。」

湯姆老爹眉頭一皺道:「你要去哪裡?」

「我要去尋找理查。」

湯姆老爹雙眼微亮的看著卡婭。

「我知道他回來了。」卡婭毫不畏懼的和湯姆老爹對視。

「嘖嘖……說說,你是怎麼知道的。」

「因為您回來了。」

湯姆老爹站起身來,來到了卡婭身前,眼睛略帶犀利的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卡婭依舊保持著恭敬態度,沒有遲疑的答道:「是教官告訴我的。」

「還是阿克琉斯啊!」湯姆老爹撫掌一笑,然後點點頭,如果是他,這就不意外了。

「這個世界如此廣大,你知道去哪尋找理查嗎?」湯姆老爹圍著卡婭轉了起來。

「所以,我來懇求您。」說著,卡婭居然半跪了下去。

「你這孩子……」湯姆老爹一下扶起了卡婭,不讓她真跪了下去。

「請你告訴我,告訴我理查在哪吧!」

湯姆老爹搖晃著腦袋,不緊不慢的說道:「這是他必須經歷的,也是這個世界所需要他去經歷的。所以,我不能告訴你……」

卡婭神情暗淡下來。

「不過嘛……」湯姆老爹忽然話鋒一轉道。「現在是不能告訴你,你再等等,時機還沒到。」

卡婭這才恢復了過來,朝著老爹笑著點點頭。

「去吧,去做好你的事。該你出發時,我會通知你的。」湯姆老爹對著卡婭擺擺手。

「吱呀……」房門又被關上了。

湯姆老爹定定的站在房間內,房間里的窗帘自動的拉上了,一絲絲陽光被阻隔在外面。房間里幽黑一片,唯一的發光點就是湯姆老爹那雙如同寶石般的眼睛。

「智腦,現在給我統計一下該世界的進程恢復得如何了……」忽然,湯姆老爹張嘴自言自語的說道。

一排數字在他的腦海內閃過。

「哎,真是麻煩啊,果然還是變成了這樣。看來在這最後不得不那樣做了。不過,時間還早……」 湯姆老爹走下樓去。

酒館的一層,依然是那樣的熱鬧非凡,喧鬧嘈雜無比。看著那一個個要麼熱情洋溢,要麼臉紅耳醉的傭兵冒險者們,湯姆老爹不禁感嘆道:「多麼有趣的世界啊。看看這些短暫的靈魂,燃燒得是那麼的旺盛!」

隨著湯姆老爹下樓,酒館里凡是能看見他的傭兵冒險者們全部都舉杯高聲的向著他致敬。湯姆老爹笑容和熙的向著這些今天有酒今天醉的傭兵冒險者們一一頷首。

來到了吧台邊上,裡面正在調酒的依然是那具骷髏架子。走進吧台,對著骷髏架子微微示意,然後從他手裡接過調酒杯,湯姆老爹開始了他一天的工作。

酒館里,其他人也已經開始「上班」了。今天的凱恩似乎有些高興,組織起了大批傭兵冒險者正在進行著一場盛大的賭局。林奇站在那小小的舞台上,拉起魯特琴,嘴裡唱著近來最火的那個傳說——神之劍。法師埃蘭,依舊打扮得跟個老農一樣,背著籮筐拿著鋤頭,推開一個個醉鬼,朝著門外走去。

半人馬辛巴扛著一卷乾草從窗口邊走過。女妖瑪麗的歌聲從廚房裡傳來,依舊是那麼的「動聽」。白貓愛德華趴在吧台角落上,正呼呼大睡著。而鸚鵡巴博薩依舊在假扮成「鬧鐘」。

看著骷髏架子拿起掃帚,湯姆老爹好像想起了什麼的朝他問道:「那隻蠢牛呢。」

骷髏架子聞言指了指後門的方向。

老爹拍了一下腦袋,有些惱怒的對骷髏架子說道:「去把他給我喊進來。」

骷髏架子扛著掃帚就推開後門出去了。不一會兒,一個巨大的身形,跌跌撞撞從後門進入了酒館內。而他這個巨大的傢伙一進入酒館,一股壓過了酒館里所有酒味的酒味就這麼撲面而來。

傑克小子醉醺醺的站在湯姆老爹面前,言語不詳的問道湯姆老爹:「嗝……老爹,你找我……」

湯姆老爹的手放在鼻子上扇著,一副恨鐵不成剛的樣子看著這頭醉牛說道:「你你你……你到底喝了多少。」

「嘿嘿……」傑克小子傻笑一聲,然後撓著頭說道:「嗝……沒多少……」

「他喝了多少?」湯姆老爹問著傑克小子身後的骷髏架子。

骷髏架子放下掃帚,亮出兩隻骷髏手掌,豎起十根骷髏指頭。

「特么的!你一頭牛喝了十桶酒?」湯姆老爹瞪大眼睛,氣沖沖的對著傑克小子吼道。

「嗝……還行啦,我還能喝……」傑克小子搖晃間,一把拿起湯姆老爹放在吧台上那杯才調好的酒一下子灌入了自己的嘴巴里。

「你!」看著這頭醉牛,湯姆老爹簡直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是什麼讓傑克小子變成現在這幅模樣的呢?主要來說還是四個字,思子心切。傑克小子有多久沒見過他的兒子理查了?特別是後來還聽說了理查已經死了。這讓傑克小子一下子難以承受,性情大變,從以前勤勞耐苦的好牛牛,變成了現在這幅模樣的醉牛。

任何人向他解釋理查沒死,他都不信,特別是時間一天天過去,依然的沒有理查的消息。而傑克小子呢,從此就愛上了地窖,愛上了裡面的那一桶桶的各種好酒美酒烈酒。

「凱恩!」湯姆老爹大喊了一聲。

不像往常那樣打瞌睡,正在專情賭博的凱恩一下子抬起頭來,然後把手中的骰子扔給了一名冒險者,朝著湯姆老爹走去。

看著凱恩過來了,湯姆老爹怒指著傑克小子說道:「把這頭蠢牛扛出去好好的幫他清醒清醒!」

凱恩點點頭,一撫袖子就走上前去。別看凱恩在人類中也算威猛高大,但和這牛頭人比起來,特別是這種神種牛頭人。但,只見凱恩來到傑克小子身邊,雙手按在傑克小子腰間,做出一個倒拔楊柳的架勢。

隨著一聲悶哼,傑克小子就這樣被凱恩給一下子舉了起來,然後抗在了肩上,朝著朝著後院走去。

「哼!」看著那依然醉醺醺的牛頭,湯姆老爹依然怒氣沖沖。然後對著縮在一邊做著白日夢的白貓愛德華一腳踢了過去。

「喵嗚!」一聲慘痛的貓叫聲響起。

看著那抱成一團瑟瑟發抖的肥貓,湯姆老爹依舊怒氣不消的說道:「去,告訴那隻死鳥,它的刑期結束了,然後你們兩個到我房間里等著我」

白貓愛德華忙不迭的點著貓頭,然後一下子竄出了吧台。

湯姆老爹收拾了一下儀容,然後一抖長袍,走出吧台,推開酒館後門,朝著後院走去了。

一來到後院,就看見傑克小子被凱恩扔在水井邊上,然後凱恩提出一桶桶的井水朝著傑克小子腦袋上淋去。每當傑克小子想要反抗,凱恩就是一拳砸了過去,直把這隻牛頭怪獸給砸得腦袋更暈。

湯姆老爹走了過去,示意凱恩結束對傑克小子的「清醒」。然後自己伸出手,兩耳光扇在了這頭蠢牛的大臉上。

「啪啪!」兩耳光下去,讓這頭蠢牛真正的清醒了過來。湯姆老爹直視著傑克小子的眼睛說道:「一個月後,當月亮最亮的時候,你朝著西邊走,去到另一塊大陸。然後再朝著北走,嗯,等你到達盡頭,就能找到你的兒子了。」

本來還一臉懵逼的傑克小子聽到這最後「兒子」兩個字,一下子剩下的酒意全消,兩眼炯炯的就像是要冒出光來一般的對著老爹激動的說道:「您……您是說真的?」

「廢話!老爹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湯姆老爹甩掉手上的水漬,神情篤定的說道。

「他……他沒死?」傑克小子繼續激動的問道。

「誰特么告訴你他死了?」老爹一副看著傻逼的樣子看著這隻蠢牛。

「不是那從西邊傳過來的傳說……」

「傳說能信?那狗都能生出人來。現在,你給我站起來,然後收拾收拾,準備出發。」

傑克小子蹭的一下站起來,朝著他的那間房子跑去。

身後老爹的聲音繼續的傳來:「把卡婭也帶著!」 推開門,映入眼帘的是一場激烈的貓鳥大戰。

白貓愛德華身上毛髮根根豎立,四隻爪子上尖銳的指甲閃閃發亮,一雙貓嘴大張,裡面獠牙倒鉤。而在它對面的鸚鵡巴博薩則是翅膀張開,不斷的撲扇著,鋒利的鳥喙上下張合,兩隻小鳥爪論起尖銳程度也不論多讓。

一團團的貓毛和一片片鳥羽掉落在在地上,一隻只的杯碟摔得稀巴爛,在床上的什麼被單枕頭此時也全都變成了爛布條。

看著這一幕,湯姆老爹臉色陡然一沉,然後他舉手握拳放在嘴邊,咳嗽了兩聲。

「咳咳……」當一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時。白貓愛德華一下子跳了起來,一蹦三丈高,都要撞到天花頂了。而鸚鵡巴博薩則一下子收起羽毛,整個身體一下子癱軟下來栽倒在了地上。

湯姆老爹走進了自己這間已經亂七八糟的房間里,看也不看這兩個罪魁禍首,徑直來到了自己的藤椅上。還好,這個藤椅還沒被他們給弄壞,只是上面多了幾個爪痕。

一屁股坐了上去,湯姆老爹隨即閉上了眼睛,假寐了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當湯姆老爹養神足夠后,終於睜開了眼睛。然後就見得先才還打生打死的兩隻「動物」,此時抱在一起縮在藤椅邊上不住的瑟瑟發抖。當看到湯姆老爹睜開眼,看了過來時,兩隻「動物」抖動得更厲害了。

「看來,你們兩個精神挺好。靈魂力十足。」湯姆老爹那張黑色的面孔此時更加的黑了。

「老爹……聽我說,我可以解釋的……」白貓愛德華戰戰兢兢的想要解釋。

「老爹……」而才從體罰中出來的鸚鵡巴博薩此時更是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既然你們兩個精神這麼好。那正好,我這有件事就交給你們了。」湯姆老爹根本不聽兩隻「寵物」的解釋,直接安排起了任務。

「嗯,你們就去地底吧,理查也在那裡,你們就負責起不要讓他死了。」湯姆老爹站了起來。

白貓愛德華一下子鬆開抱緊的鸚鵡巴博薩,四隻爪子匍匐在地的說道:「老爹,留下你卑微的僕從吧……」

「噢?你還敢和我講條件?」湯姆老爹說著就一腳踩在了白貓愛德華的尾巴上。

「喵嗚……」

「見到理查,先不要暴露,等你們在地底看見『我』的時候,就可以出現在理查面前了。」湯姆老爹一邊使勁的踩著白貓愛德華的尾巴,一遍繼續安排到。

然後,湯姆老爹看向鸚鵡巴博薩,面色嚴厲的說道:「你要是再敢胡作非為,那麼……」

「老爹,放心,我絕對按照你的要求來。」鸚鵡巴博薩一下子就跪了。(一隻鳥怎麼下跪?書友們自己腦洞吧。)

就在湯姆老爹說完的時候,只聽見外面傳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湯姆老爹皺眉的走到窗邊往外看去,只見在數千米外一隻巨大的鋼鐵戰車正在向著這邊開炮。

「真是個討人厭的穿越者啊。一起送到地底去吧!」湯姆老爹一揮手,遠處那巨大鋼鐵戰車之下的地面就裂了開來。

……

李密坐在自己的魔改坦克內,眼睛死死的盯著數公裡外的那座石制建築,雙眼通紅,手掌使勁的握拳。

「哼!魔法嗎?我今天就要讓你們這些用魔法的傢伙知道什麼叫做科技!」李密狠狠的一拳砸在空氣中說道。「336號,啟動坦克的攻城模式!」

「嘀!是的主人!天啟改進998型開始架設為攻城模式。」代號為336號的坦克AI那不帶任何感情的機械聲音響起。

李密,一名得到了一輛能隨意改裝的坦克的穿越者。在經歷了前幾次的失敗,他深深的恨上了理查,以及這個名叫「湯姆老爹酒館」的所有人。既然你們有著能讓我兌換大量積分的物品,為什麼你們不上繳給我?為什麼要反抗?為什麼要比我強?我只是想要你們的東西兌換積分,然後把我的坦克變成宇宙飛船回家而已!為什麼你們不滿足我!

經過了前幾次的失敗,李密知道了,這是個有著魔法的世界,是個魔法文明非常閃耀的世界。但是李密可不會認輸!既然我有這麼大的一個金手指,那麼我必將用科技來擊敗你們,首先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原子彈」、「核彈」、還有「氫彈」!

李密蟄伏在迷霧森林外圍,一點點的收集能兌換積分的該世界各種物品。終於在今天,他覺得自己已經把這輛坦克給改造得很完美了。首先是以天啟坦克為基本設定的外形。兩根長長的200毫米炮管,二十對負重輪,整體車身還可以彎曲,能適應任何的地形,炮塔變得精密而狹小。

然後,李密又給它加上了幻影坦克的「幻影」能力,坦克上面還有著宇宙驅逐艦級護盾,搭載無數小型蜘蛛維修機器人,能隨時對坦克進行精密修理,關鍵時刻還能把這些蜘蛛機器人派出去自爆。還有著抵抗零下1000度的和上萬度高溫的先進科技。然後這個坦克還能像星際爭霸的坦克一樣進行架設,不但提升威力,還再也不用怕什麼被一陣魔法風給吹飛。反正,李密能想到的遊戲,小說,電影等等高科技能裝的都給這坦克裝上了。

「我就不信了!先開兩炮告訴這些土著們,我胡漢三又回來了!」李密說著按到了發射。

然而,這發射出的炮彈在精準瞄準之下卻被某種立場給帶偏了,射到了一邊去了,那座房子並沒有像李密想象那樣被轟成渣。

「可惡啊!是你們逼我的!」李密說著手向著一個巨大的紅色按鈕按了下去。「給我發射核彈!我要讓他們知道,科技的力量!」

然而,就在此時,突然間地動山搖。李密一下子按偏了,隨即坦克內警報聲響起。他忽然發現自己坦克架設的地面正在往下塌裂。

「這是怎麼回事?」李密一臉驚慌。

但就在他想要啟動飛行模式時,一個巨大的地洞出現,把這輛坦克給吞噬了…… 被關在牢房裡的人終於等來了他們的律師。

不不不……是被關在鐵籠子里的理查、克林還有阿拉丁·阿尤布·本,終於等到了巫妖巴巴羅斯來領取他們了。

站在鐵籠外,巫妖巴巴羅斯打量著裡面的三人。理查和克林還算好,阿拉丁·阿尤布·本則是渾身繃帶的躺在地上。而在巫妖巴巴羅斯身後則是一臉看見理查高興得不得了的小男孩萊茵·哈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