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

還不等夢蕁天想出對策,一道冰冷渾厚的聲音突然從遠方傳來。

隨之而來的,還有四聖獸的聲音。

一道閃電閃過,四聖獸家族四位老祖的身影出現在了夢蕁天的周圍,將他保護在中間。

龍祖看了一眼空中的暗天,恨得牙痒痒,但是仍舊保持理智看向夢蕁天道:「本祖沒有來晚吧。」

夢蕁天哭笑不得,怎麼不晚,你再不來我們就要打完了。

看出了夢蕁天的意思,龍祖嘿嘿一笑:「本祖是去調查關於成神的事情了。」

夢蕁天心底一驚,似乎預感到了什麼,心跳在一瞬間加速起來。

龍祖一臉正色,直視著夢蕁天道:「如今大陸動蕩,所有人應該同仇敵愾,四聖獸家族自然不會落後。」

「現在,本祖就助你成神。」 話音落下的一瞬間,龍祖一掌拍在了夢蕁天的胸口,接著,其餘三聖也將手掌按在了夢蕁天的身上。

聖獸氣息一瞬間瀰漫全場,四聖獸的虛影分別在四人的身後凝現,看起來極為雄偉霸氣。

龍祖這一次算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夢蕁天的身上了,為的就是他當初說的那句,讓人類和靈獸一族和平相處。

沒有人是喜歡爭鬥的,即使是靈獸也不喜歡。

夢蕁天的話讓龍祖看到了希望,他決定豁出一切賭一把,就賭這些年自己跟在夢蕁天,不會看錯人。

隨著四聖獸釋放力量,以夢蕁天為出現了一個青白紅黃四色能量漩渦。

夢蕁天第一次感受到了四聖獸老祖真正的力量,也明白了上一次與龍祖交手,他竟然在故意留手。

「龍祖前輩,謝謝了。」

感受著龍祖此時的氣息,夢蕁天很清楚,如果龍祖施展全力,即使自己使用獸魂變也不是對手。

龍祖看著夢蕁天的雙眼,明白了他的意思,難得收起了心中的高傲,露出一抹笑容道:「別以為本祖就不知道關心大陸的安危。」

「閉上雙眼,每個人的成神之道都不一樣,你已經感受到了成神的道路,但是需要足夠的力量支持,看看我們四祖的力量夠不夠。」

「等你成神了,本祖還要和你大戰一場呢。」

夢蕁天笑了:「多謝前輩。」

說完,夢蕁天旁若無人地閉上了雙眼,快速收斂心神,尋找著心中那個閃亮的光點,窺探成神之道。

而站在雲端的暗天,也看出了這邊的不對勁,他可不希望夢蕁天能夠成神。

他還沒有成神都能將自己打傷,萬一讓他成神了,那豈不是要空虧一潰了。

只是,他想要阻止夢蕁天貌似也沒那麼簡單。

四祖來臨的時候帶來了大批的四聖獸家族的強者,見夢蕁天已經開始了,便在一位龍族強者的帶領下朝著暗天衝去,為夢蕁天爭取時間。

連四聖獸家族都出手了,人類自然也不甘示弱。

聖祖婆婆聯絡了各大勢力的首領,緊隨其後,為夢蕁天爭取一分一秒的時間。

而在夢蕁天那邊,彷彿進入到了一種奇妙的境界,好像來到了一個黑暗的世界。

他感覺自己彷彿變成了一個嬰兒,在他的面前有一個光點晃動著,而他不能走不能跑,只能跌跌撞撞地朝著那光點爬去。

雖然慢,但是卻一直在逐漸靠近著。

「眾生皆在為了大陸的和平努力著,所有人都在保護我,我絕對不能失敗。」

在他第一次跌倒的時候,在他的旁邊便漂浮出了一棵泛著七彩光芒的小草,用草葉托起他的身體。

雖然以小草的柔弱沒有什麼作用,但是卻能給夢蕁天無限的動力。

因為他知道,那是自己的愛人啊,那是為了救自己而隕落的愛人啊。

「紫晴……」

夢蕁天的臉上掛著淚水,更加賣力地朝著那光點爬去。

此時,人類以及四聖獸家族的強者如同雨點一般被暗天打落一批又一批,死傷無數,昔日的巔峰強者在暗天的手中根本走不過一招。

暗天的臉上掛著猙獰的笑容,連續的殺戮已經讓他的神經變得瘋狂了,他現在的樣子跟一個殺人瘋子沒有什麼分別了。

「全都給我死吧。」

暗天全身一震,散發出無邊的神光,直接將所有人震飛了出去。

一時間,人類強者以及四聖獸家族的強者全部失去了戰鬥力,躺在地上等候著死亡的宣判。

暗天哈哈笑著,掌中快速聚集起能量。

「玄幻大陸的末日到了,我贏了。煙兒,你終於可以重生了。」

暗天雖然贏了,雖然在笑,但是兩行淚水落了下來,一點看不出勝利者該有的喜悅。

就在他想要將掌中的能量丟到地面徹底毀掉這個世界的時候,突然愣住了,猛然朝著夢蕁天的方向看去。

只見一股浩瀚虛無的上古之氣瞬間瀰漫開來,比之自己之前所散發而出的還要強大。

「他真的要成神了。」

暗天頓了一下,將掌中的能量朝著四聖獸老祖的方向丟去。

夢蕁天現在還沒有成神,必須趁著現在將他殺死。

四位老祖看著暗天的能量越來越近,虎祖喊道:「大哥,咱們先撤吧。」

「不行。」龍祖輸送力量的速度更加快速了,咬著牙道,「咱們已經沒有退路了,把本源力量也給他。」

「本源力量離體,咱們會死的。」

「給他!!!」

龍祖一聲大喝,身後的龍形虛影瞬間消失化作一顆泛著青光的能量球,朝著夢蕁天移去。

而當龍形虛影消失的一瞬間,龍族毫無預兆地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變得極為蒼白。

看著龍祖已經做下了決定,其餘三祖眉頭大皺,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同時選擇了後撤,只將龍祖留下了。

龍祖大驚,想要罵人已經來不及了。

只是,在那顆青色能量球剛要觸碰夢蕁天的一瞬間,他突然睜開了眼睛,一把抓住能量球,伸手打入了龍祖體內。

就在這時,暗天的攻擊也到了,夢蕁天想也沒想一巴掌打了上去,直接將能量球擊上了九天之外。

「龍祖前輩,謝了。」

龍祖已經將本源力量逼了出來,雖然被夢蕁天還了回來,但是卻已經受傷慘重,彷彿全身的力量都消失了。

就在這時,另外三祖沖了上來,一掌拍在龍祖的身上。

「大哥,只有這樣才能保住你的性命。」

三聖獸的虛影變得虛幻,將身體內最後的力量送給了龍祖幫他穩定傷勢,而龍祖那消散的虛影也逐漸重現,只是比之前要虛幻得多。

夢蕁天來到四祖中間:「四位前輩,你們沒事吧?」

龍祖搖了搖頭:「死不了,不過我們四個已經沒有力量了,恐怕百年之內很難再戰鬥。」

聽他這麼說夢蕁天就放心了,不禁長出了一口氣。

「四位前輩先去休息吧,這裡就交給我了,從今天之後,四聖獸家族會是人類最尊貴的朋友。」

龍祖感受著夢蕁天的氣息,發現他的力量似乎並沒有什麼變化。

龍祖大驚:「你沒有成神?」

夢蕁天聳了聳肩道:「我已經找到成神的方法,只是成神需要的力量太大了,我需要吸收整個大陸的力量,只是那樣一來大陸就徹底毀了。」

「沒有成神,怎麼對付暗天?」

夢蕁天笑了,一臉的無所謂,看向暗天道:「沒關係,反正他也沒有成神。」

四祖滿臉的疑惑,不知道夢蕁天是什麼意思。

夢蕁天淡淡一笑,取出七彩素心草輕撫了撫,放在唇邊輕吻了一下。

「紫晴,今天以後我只做你一個人的英雄,但是今天我要為了你做拯救世界的英雄。」

說完,夢蕁天將七彩素心草放在了肩頭,釋放出一股能量將她保護住。

而七彩素心草彷彿有意識一般,伸展葉子摟住了夢蕁天的脖子。

夢蕁天看向暗天:「你輸定了。」

暗天臉上的震驚逐漸收攏,再次布滿了狂喜,剛才還以為夢蕁天真的成神了,但是現在看來,他和之前也沒有什麼兩樣。

不但成神失敗,還耗盡了四聖獸老祖的力量,唯一的不同也不過是獸魂變的後遺症治好了而已。

「哈哈哈,夢蕁天,你一個卑微的人類,也敢妄想與神斗嗎?」

夢蕁天淡淡一笑:「神,也只不過是厲害的人類而已,神雖然強大,但是卻被其思想禁錮住了潛力。」

「人類的潛力是無限的,今天我就要……」

「以人之力,滅神。」 之前夢蕁天進入了那奇妙的境界,已經徹底清楚了成神的道路。

暗天雖然擁有護體神光,但是現在也只不過是人類的神級強者而已,與那傳說中的神有本質的不同。

剛才夢蕁天所領悟到的,才是真正的成神之路,只是為了避免世界被毀掉,他放棄了成神。

暗天狂笑著:「夢蕁天你瘋了,憑你也想滅神?本神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神的力量。」

夢蕁天哼了一聲,嘴角噙著一抹冷笑,突然伸出一掌拍在了自己的胸口。

所有人大驚,夢蕁天在幹什麼?

他當然不是瘋了,你不是在自虐,而是他想要將一篇鬥技重新修鍊一次,那是他到達這個世界之後修鍊的第一篇鬥技。

六脈神劍!!!

之前交戰的時候,夢蕁天每次需要使用鎮古劍才能傷到暗天,他終於想明白了,是因為鎮古劍擁有無視部分護體鬥氣效果的原因。

而經過夢蕁天改良的六脈神劍擁有百分之百無視護體鬥氣的效果,只是後來修鍊了六脈落陽掌將六道真氣融合為一了。

他現在就要將這股氣擊散,重新化作六脈真氣。

暗天不過是擁有一層護體神光而已,而護體神光,在六脈神劍面前連一張紙的防禦力都比不上。

丹田處的一團氣被直接擊散,化作六道氣流順著六條經脈快速流竄,流過四肢百骸五臟六腑,最終落在手指上。

「商陽劍。」

夢蕁天大喝一聲,一道勁氣順著他的手指射出,竟是直接穿透了暗天的護體神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六脈神劍雖然只是玄階鬥技,但是以如今夢蕁天的實力去施展,也足以穿山裂地,斷海破浪。

暗天因為大意被擊中,頓時惱羞成怒,展開神光朝著夢蕁天撲來。

兩人暫時放棄了鬥技,展開了肉搏戰。

兩人的速度皆是奇快,一時打到地上,一會打到空中,所有人只能看到兩股不同顏色的氣在空氣中不斷閃動,卻根本看不到兩人的具體情況。

夢蕁天得到了四聖獸的幫助,再將獸魂變運轉到極限,再加上之前對境界的理解,如今的實力已經完全能夠與暗天匹敵。

而且,暗天那最重要的護體神光在夢蕁天面前形同虛設。

「破浪拳。」

「九龍焚天拳。」

兩人同時大喝一聲,雙拳抵在了一起,狂猛的勁風和九條金龍盤旋在一起,能量漣漪四處激射,落在任何地方都會引起一連串的爆炸。

只是夢蕁天此時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暗天身上,根本不知道他們兩人的戰鬥餘波正在逐漸摧毀著玄幻大陸。

一道道的漣漪化作狂風吹得底下的人們睜不開眼睛。

那些與夢蕁天相識的人臉上全都露出了自豪的神色,這一幕他們將永遠記在心底,因為他們曾經與夢蕁天結交,大陸上最強的人。

轟……

伴隨著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天空中升起了一道巨大的蘑菇雲,兩道人影快速從蘑菇雲中倒飛而出。

兩人的嘴角全都溢著鮮血,不過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夢蕁天已經佔了上風。

再次與暗天拉開距離,夢蕁天冷聲道:「暗天,你知錯嗎?」

暗天雙臂一震,兩團電光在雙掌中凝現,泛起了噼啪的聲響。

兩團電光的中間主線出現了一條閃電光流,在暗天的扭轉下變成了一個圓形,竟然是一副太極的圖案。

「夢蕁天,如果你能接下我這一招,以前的恩怨一筆勾銷,我自絕於此向天下謝罪。」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