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一定讓他知道厲害!這一拳,不能白挨。摸著自己依舊腫脹的面龐,謝邂心中就怒火勃發。

冥想之後是晚飯,晚飯之後再冥想。笨鳥先飛早入林,唐舞麟對於勤能補拙這四個字的理解是非常深刻的。

清晨,當第一縷陽光透窗而入時,唐舞麟就睜開了雙眸。

一夜冥想,神完氣足,魂力似乎又有些微的進步。進入十級之後,魂力提升速度明顯加快了一些,但是,進階所需要的魂力無疑也是更多的。這需要日積月累。

他剛要下床的時候,正好看到,對面下鋪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開始冥想的謝邂睜開了雙眼。

四目相對,謝邂眼神一冷,唐舞麟臉色淡漠的直接下了床,去洗漱了。

在他眼中,謝邂就是城裡的有錢人,跋扈、強勢、目中無人。他寧可和周長溪做朋友,都不願意理會這種人。

洗漱完了,就是唐舞麟心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吃飯。

他並不知道的是,昨天那一場包子大戰,已經讓他在還沒有正式開學之前就有了綽號,傳說中的飯桶……

他起得早,食堂里還沒什麼人呢,早餐同樣是分為甲、乙、丙三類。唐舞麟很自然的走到丙餐這邊。

早餐豐盛,牛奶、雞蛋、香腸、麵包、蔬菜。

唐舞麟裝了滿滿一大盤子,自己找了個角落就開始大吃起來。

食堂大師傅都已經認識他了,本來他還認為昨天這孩子恐怕會撐壞了,可看現在的樣子,顯然是沒這回事兒。

他正吃著,謝邂也來到了食堂,和唐舞麟一樣,他也沒有看另外兩個窗口,直接走到了甲類那邊,打了一盤食物出來。

表面看上去,似乎和唐舞麟的食物並沒有太大區別。但仔細看就會發現。同樣是奶,他的卻不是牛奶,而是一種圈養魂獸的奶,其他食物也都有來歷,營養要豐富的多。

當然,謝邂的飯量和唐舞麟相比,就是十不足一了。

兩人相隔很遠,各自吃飯,謝邂還偶爾向唐舞麟這邊看上一眼,而唐舞麟所有的精神卻全都專註在了面前的早餐之上。

食堂內的人開始越來越多了,就像昨晚唐舞麟前來吃飯時一樣,不少學員都對他指指點點的。

日上三竿,開學典禮。 求收藏、求推薦票。舞長空大大出場,未來,你們一定會愛上他的。相信我。

-------------------------------------------

典禮在東海學院巨大的廣場上舉行,高級部和中級部每年只有這個時候才會全員聚集在一起。

唐舞麟在新生方陣,他的個頭在新生中算很高的了,被安排在了靠後的位置。正好能夠放眼看到全學院的學員。

中級部這邊,每個年級大約有百人左右,六個年級加起來大約七、八百人的樣子。高級部那邊的人數就要少得多了,一共才只有不到兩百人。據說還是分成三個年級的。由此可見,從中級部升入高級部將有多麼困難。大約只有百分之二十多的幾率。

「同學們大家好,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開學典禮。下面,我們有請郁院長講話。」

東海學院院長是一名看上去六十多歲的老者,身材中等,看上去並不起眼,頭髮花白,帶著眼鏡,一副書卷氣的模樣。

「同學們,你們好。每年的這個時候,我心中都會有些感慨。因為一批中級部和高級部同學畢業,離開了學院。但同時,也有一些同學從中級部升入高級部,還有新生的加入。」

「在我看來,學院就像是聯邦的造血機構,不斷地為聯邦輸送合格人才。未來,我希望你們也能夠……」

這位院長的口才很好,也沒有稿子,說的聲情並茂,足足講了一刻鐘的時間,才漸漸收尾。

院長講話之後,就是開學典禮最重要的事情,分班。

不需要參與分班的學員率先退場,高級部新生到高級部校區去分班了,留在原地的只剩下中級部一年級新生。

「下面進行分班。眾所周知,在我們東海學院,班級數字越小,代表著學員越優秀。但也並不是絕對。我們希望,排名靠後的班級也能夠通過努力向前追趕。今年新生一共一百零八人,分為五個班,下面,我念到名字的出列,進入一班……」

聽了龍恆旭的話,唐舞麟這才意識到,昨天他說的懲罰謝邂、雲小和周長溪進入五班是什麼意思。

一共五個班,越靠前的班級學員素質越高,無疑,五班就是最差班了。

「唐舞麟、周長溪、謝邂、雲小……」果然,在分到五班的時候,四個人的名字被分別叫了出來。

五班一共只有二十個人,是五個班級中最少的,被分配到五班的學員大多都蔫頭耷拉腦的,沒什麼精神。

「各班班主任帶你們的學員返回班級,熟悉學院。」

五名教師走了出來,其中一人,走向了五班這邊。

這位老師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樣子,當一眾五班的學生看到他的時候,都不禁愣了愣。

這位老師,實在是太英俊了。

唐舞麟、謝邂雖然也是相貌出眾,但他們畢竟還是孩子,還沒有長開,但這位老師卻是成年人,身高超過一米九,猿臂蜂腰,一雙穿著白褲子的大長腿。他看上去有些瘦削,但一雙眼睛卻是炯炯有神,鼻樑高挺,嘴唇纖薄適度,整個人都給人一種異常挺拔的感覺。一頭長發披散在腦後,風吹過,隱約能夠看到,他這一頭湖藍色的長發居然足足長至腰際。

他的眼眸是墨綠色的,與藍色長發相配,有幾分奇異的氣質。面無表情,眼神冰冷。

一名五班的女學員低呼一聲,「老師好帥啊!」她這句話無疑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謝邂撇了撇嘴,一臉的不以為然。

「跟我來!」青年教師簡單的三個字出口,卻令所有學生身上都是一寒,那是發自內心的寒意,這種感覺……

雲小喃喃的道:「老師好像很強的樣子。」

只是氣場就能讓人感受到他的氣息冰冷,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五班教室就在一層,而且在最內側,要走的路最遠。

教室有三十套桌椅,講台在最前方。

「入座。」青年教師冷聲道。每次他開口,都會有同樣的感覺,好冷!

唐舞麟選擇了一個靠邊上的位置,他個子高,坐在邊上是為了能夠靠前一些。

不知道謝邂是出於什麼心理,直接坐在了他旁邊,雲小坐在了他前面,而周長溪也鬼使神差的坐在了他後面,同寢室的四個人倒是坐在了一起。

青年教師走到講台後面,他的目光只是從這些學生們身上掃過,世界就變得安靜了。

「我叫舞長空!」青年教師淡淡的道,「未來六年,你們都會是我的學生。」

「我首先要強調的一點是,剛剛龍恆旭主任的話,你們就當做沒聽到好了。就算你們是一群廢物,我也會讓你們成為同齡人中的最強者。除非你們退學,否則,這就是你們未來六年的目標。」

用平淡的語氣說著狂傲的話,瞬間就吸引了全班所有學員的注意。

「下面開始自我介紹,姓名、武魂、魂力等級,想要成為什麼樣的魂師,都要說。開始!」

簡單直接,沒有什麼過場。

唐舞麟這邊是最靠邊的一排,舞長空手指的方向也是他們這邊,於是乎,坐在第一排的雲小就成為了第一個介紹的人。

「大家好,我叫雲小,武魂星盤,魂力十二級。目標是能夠成為智慧輔助型戰魂師。」雲小那智多星的綽號不是說說的,迅速就反應過來,落落大方的做出了自我介紹。但聲音卻略微有些顫抖。

他之後就輪到了唐舞麟,唐舞麟站起身,舞長空的眼神直接落在他身上。他立刻明白為什麼先前雲小會有些顫音了,舞長空的眼神實在是太犀利了,有種要將人洞穿一般的感覺。

「唐舞麟,武魂藍銀草,十一級。目標是……」說到這裡,唐舞麟停頓了一下,「我還沒有目標。」

下面不知道是誰嘀咕了一句,「廢武魂啊,當然沒有目標了。」

「嗖!」一枚粉筆頭就像是制導導彈一般準確的飛射而出,剛好落入那名學員口中。

「嘔!」那粉筆頭上帶著一股螺旋的力道,竟然直接鑽入他的嗓子眼,令這名學員立刻乾嘔起來。

舞長空冷冷的道:「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廢物的武魂,只有廢物的人。說別人廢物的時候,先想想自己是什麼德性。你不廢物,你會被分到五班?」 求收藏、求推薦票。

-----------------------------------------------

舞長空的冰冷、強勢,頓時令全班學員噤若寒蟬。

「繼續。」

「我、我叫周長溪,武魂大力神猿,魂力十一級,目標是能夠成為一名力量型戰魂師。」

……

「謝邂,武魂光龍匕,魂力十八級,敏攻系戰魂師。」

當十八級這幾個字出口之後,頓時引起了全班學員一片驚呼。十八級,九歲十八級,這可是真正的天才啊!而且還是戰魂師。再提升兩級,就能進入大魂師層次了呢。凡是十二歲以前能夠成為大魂師的,都可以被稱之為天才。

不過,謝邂令人驚訝的魂力級別也是全班唯一的亮點了,除了他之外,雲小的十二級都算是高的了,其他學員大多數都是十一級剛剛可以入學的水準,武魂也是千奇百怪。幾乎沒有什麼強勢武魂。

當然,唐舞麟的藍銀草,還是最差的。這似乎已經成為了定律。

「明天開始,正式上課。我的教學方式會和其他老師有些不一樣。如果你們怕苦、怕累、怕疼痛,儘快轉學或者想辦法換班,留下來的,做好心理準備。下課。」

舞長空邁著一雙大長腿身形挺拔的離開了,班裡瞬間炸了窩。絕大多數,都是議論這位又冷又帥老師的。

「走吧,該實現你的諾言了。」謝邂扭頭看向唐舞麟。雖然還是上午,但今天已經沒有課了,明天才開始正式上課。

「好。」唐舞麟站起身,率先向外走去。

才一出門,他就看到,樓道里亂鬨哄的,遠處,似乎有很多高年級學院簇擁著什麼向外走去。

他們是在幹什麼?

「咦,唐舞麟?」正在這時,略微有些熟悉的聲音響起。

唐舞麟扭頭看去,一個秀美的身影已經來到他面前,正是昨天入學時帶他來到學院的高級部學姐劉語心。

「學姐。」唐舞麟臉上頓時露出笑容,對這位學姐,他很有好感。

「舞麟,你在五班啊?」

唐舞麟點點頭,「我的武魂是藍銀草,廢武魂,自然就只能在這裡了。」

劉語心趕忙道:「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舞長空老師是你們班班主任?」

唐舞麟道:「是啊!」

劉語心一雙美眸頓時亮了起來,「舞麟,學姐有點事想要麻煩你。」

唐舞麟愣了一下,「好啊!」

劉語心將一個東西塞到他手中,低聲道:「以後你們上課的時候,有時間幫我拍一些冷傲男神的照片,哦,就是你們的舞長空老師。」

「冷傲男神?」唐舞麟疑惑的看著她。

劉語心俏臉一紅,「你們肯定不知道,舞長空老師可是咱們學院的第一大帥哥。就是人冷了點。無論是年輕的女老師們,還是我們高級部的女生,都特別喜歡他。他本來也是教我們高級部的。不知道犯了什麼錯誤,被發配到中級部這邊來了,而且還是做你們班的班主任。我們都很為他不平呢。但學院已經決定了,現在也是沒辦法。可我們都很思念他,你幫我們拍點照片,學姐不會虧待你的。」

唐舞麟呆了呆,他沒想到劉語心讓他做的是這種事,「學姐,這不太好吧?」

劉語心嘻嘻一笑,「沒事,沒什麼不好的。學姐可以透露一些有關於舞老師的情況哦,對你們也是有好處的。」

謝邂跟在唐舞麟身後,看他跟劉語心說話本來是有些不耐煩的,但聽她說到這裡,頓時打消了要拉走唐舞麟的念頭,也聽了起來。了解一下那位有些奇葩的班主任,還是非常有必要的。

劉語心道:「舞老師是咱們學院最厲害的老師,不但人長的帥,身材好,而且博學多才。教學生也特別好。而且他的一身修為也非常強大。有人說他是學院第一高手呢。有次我隱約看到,舞老師好像有六個魂環之多。當之無愧的魂帝級強者。」

魂帝?這對於唐舞麟來說實在是太遙遠了。以他現在的魂靈等級,未來想要修鍊到六環根本就沒可能,因為他根本就沒有購買強大魂靈的能力。

人類能夠吸收的魂靈是有限的,因為精神力無法承受太多。白色魂靈只能提供一個魂環,而目前為止,魂師能夠吸收的魂靈,一般最多也就是三個。如果只是三個白色魂靈,那麼,三環修為就是極限。

黃色魂靈有可能可以產生兩個魂技,也就是可以當做兩個魂環來使用。這也是為什麼,這種百年魂靈價值高昂的原因。至於更高的紫色千年魂靈,黑色萬年魂靈,這就是唐舞麟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了。

舞長空老師竟然擁有六環,這可是非常強大的存在啊!六環魂帝。整個東海城恐怕都沒有幾位吧。而且,她還那麼年輕。

「好啦,我先走了。記得幫我拍照啊!」她塞給唐舞麟的,正是一部魂導攝影機。

「學姐!」唐舞麟叫了一聲,但劉語心已經跑得遠了,速度快的很,也是追著舞長空老師離開的方向去了。

「你最好先把攝影機交給別人保管,省得待會兒壞了沒法交代。」謝邂冷冷的道。

「不用了,走吧。」唐舞麟瞥了他一眼。

昨晚冥想他收穫不小,讓他驚訝的是,收穫最大的地方竟然不是來自於鍛造,而是那一場打架。第一次用武魂打架,再加上謝邂帶給他的壓力,竟然令他明顯感覺到自己對武魂的理解增加了一分。所以,對於今天這場較量他並不排斥。

老師說了,自己的藍銀草已經有些變異了,並不是那種純粹的廢物武魂了。

走出教學樓,唐舞麟向謝邂問道:「去哪裡?」

謝邂道:「我們去東海公園,那邊人少。你放心,我把你打傷了會找人給你治療。」

唐舞麟:「事實會證明一切。」 東海公園就在距離東海學院不遠的地方。出了學院,從側面街道繞過,大約走路十分鐘,就看到了公園大門。

東海公園是對民眾免費開放的,此時時間還早,依舊有不少民眾在此晨練。

走進公園,植物的清香混合著花香撲面而來,沁人心脾。唐舞麟頓時感覺到放鬆了許多。他的藍銀草就是植物類武魂,而且,在這裡,隨處都是藍銀草。這種環境是他最喜歡的。

他隱隱有種感覺,如果自己能夠在這裡冥想修鍊,一定要比在宿舍中效果好。這一點,他在傲來城家裡的時候已經驗證過了。而那個小花園和眼前看上去無邊無際的東海公園相比,簡直是差的太遠了。

謝邂顯然不是第一次來這裡,輕車熟路的向公園深處走去。

延著一條條碎石小徑,越是深入,公園內的樹木就越是高大。東海公園有著近千年的歷史,在剛有東海城的時候,這座公園就已經存在了。因此,在這裡能夠看到很多珍稀樹種。

越是深入,唐舞麟的感受也越好,這種回歸大自然的感覺,甚至讓他體內的魂力有些躍躍欲試的感覺。

真是個好地方啊!以後一定還要再來。

唐舞麟如是想著。

到了公園深處,已經很少能看到人了,謝邂在樹林中的一片空地處停下腳步。

「就這裡吧。」他轉身看向唐舞麟。

唐舞麟也同樣停下腳步,目光謹慎的看著他。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