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進入房間,兩大脈輪便同時運轉,一下子便將那烈酒毒素煉化消融。

與此同時,在幾個胭脂水粉正寬衣解帶的瞬間,配合強大的凌煙步法,幾乎眨眼間便將所有女子封住了穴竅,失去行動能力。

快,太快了!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甚至即便防備著洛塵假裝醉意,但眾女還是沒有想到洛塵這麼強,竟然擁有瞬間制住所有人的恐怖身法手段!

不過此時,早有打算的洛塵,也不理會幾個大眼骨碌碌直轉的風塵女子。快速從懷裡掏出數枚丹藥,分別送入了她們口中,接著雙手在幾人周身數道大穴接連拍落。

「這是九曲噬魂丹,一種奇異的劇毒丹藥,若無施法者解除,十日內必然骨肉崩裂,血水流盡而亡。不信的話,現在你們可以感覺一下心脈,是否有酸麻瘀阻之感?」

洛塵將聲音壓到最低,掃視幾女,侃侃而談:「不想這樣慘死的話,就給我老實點兒。你們平日怎麼玩弄謀害客人,就還繼續那樣,不能停。若是被外面察覺到有異樣,你們絕對會比小爺我先死,而且死狀極慘。聽清楚了么?聽清楚了就給小爺我轉轉眼珠子……!」

啪!啪!啪!

恐怖的生死後果之下,沒有人敢嘗試冒險。眼看六女驚恐答應了要求,洛塵也沒有遲疑,直接出手解除了她們的行動限制。

這六人都沒有武道修為,很容易讓人放鬆警惕,不知不覺服食毒酒。想來這黑店藉助她們之手害了不少人,但沒料到會碰上他這個根本不怕毒的異類。

更湊巧的是這九曲噬魂丹還是剛剛從赫連商會據點內搶來的,路上才弄明白使用法門,沒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

「哈哈,小哥哥,你的內衣好花花呀!」

「內衣有什麼好看的,不如我們和小哥哥玩個刺激的遊戲好啦……!」

六個平凡的女子,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成了這裡惡霸謀財害命的幫凶。

但不管如何,現在已經被洛塵完全懾服。她們逢場作戲的本領早已爐火純青,知道了後果,便絲毫不敢對洛塵再有歹意,頓時言聽計從。

搞定了她們,洛塵也立即取出儲物戒指內搶來的中品晶石,閉眼垂目催動脈輪,開始了他離開武府後的第一次修鍊靜坐。

一個九指黑鷹,就險些讓他性命不保,要是遇到更強的對手怎麼辦?

無論是連家還是赫連商會,相信背後一定還有更強大的修士,甚至武君強者!

「咦,這酒樓的人呢?」突然一道驚疑聲猛地從樓下傳來,一下子便讓洛塵睜開了雙眼。

緊跟著,又是一道中氣十足的拜山頭的大喝聲傳來:「赫連商會,花骨犬左千峰,追魂刀右一河拜訪此間無名酒樓主人,還請出來一見!」

「花骨犬?」洛塵雙眼猛地圓睜,一下子就想到了什麼:「還真是陰魂不散吶……!」 一路急行,屁股還沒暖熱,強敵就已經追上來了!

此人正是洛塵劫掠琉璃鎮赫連商會財物時,那裡的武者護衛提到的一個商會強者。

甚至更讓洛塵震驚的是,經過精神力感應探查發現,跟隨兩人的還有十二道黑袍劍客。

雖然十二人都只是普通武師五階戰力氣息,可不知怎地,卻讓洛塵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

而且帶頭的武師七階修為的左千峰和右一河,似乎對他們也很看重,一同不分主次地坐到了大廳內的一張大圓桌上。

「花骨犬左千峰,追魂刀右一河前來拜山!」

又是一聲斷喝,猛地在大廳內炸裂開來。這一聲比之前,更加氣勢雄渾,多了分不客氣。

很明顯無人應答,讓這些不速之客有些沉不住氣了。

洛塵也有些奇怪,目光疑惑地看向房間內的六女。方才明明還有兩個身穿紅白兩色紗衣的風**子,怎麼現在一個都不見出面了?

不過也就在這時,一道粗狂而又沙啞的男聲,猛地從樓下一個房間傳出道:「區區山野陋室,竟然引得赫連商會兩大護法大人親臨,甚至還有黑鷹十三劍的隨駕,難道諸位大人來我這裡是遊山玩水的?」

隨著話音響起,洛塵的精神力就感應到一個拄著雙拐的老者似乎走進了大廳,正是兩個八階武師強者之一。與此同時,大廳內的十幾人,全都劍拔弩張,一副就要血戰廝殺的模樣。

而且洛塵發現,眼前方才還表現自然的六女,一聽到雙拐老者的聲音,臉色瞬間煞白!

「風神腿,血拐李?」

似乎也很意外雙拐老者的出現,左千峰聲音猛地一顫道:「怪不得這裡會出現這麼一座酒樓,若沒有你黑風山五霸之一坐鎮,想來也根本不可能,呵呵!」

「少廢話,我這裡不歡迎你們,滾!」

聽到左千峰的言辭,洛塵就猜測到這所謂的風神腿血拐李不好惹,但也沒有想到如此囂張,直接讓對方滾?

而且讓洛塵詫異的是,這老者分明是一個雙腿殘疾之人,卻號稱什麼風神腿血拐李,簡直是無稽之談。

難道是雙腿殘疾之前混出的名號?洛塵心中如此想。

不過也就在這時,那一直沒有開口的追魂刀右一河開口了。似乎對於對方的冷酷強勢極其不爽,語氣相當不善地回道:「老傢伙,我也不跟你廢話繞彎子。別以為這裡是你的地盤,我們就拿你沒辦法,要知道我赫連商會追殺的人進了你的這處酒樓,交出來便罷,否則酒樓難保不說,你這把老骨頭也要被拆個七零八落了……!」

洛塵心底咯噔一沉,一下子精神緊繃起來,大氣兒不敢出。

他知道赫連商會這次在連峰的主動布局下,早已布下天羅地網。但他來黑風山前,明明避過了攔截武者眼線,可為何還是這麼快被追上了?

現在身陷狼窩還沒理清頭緒不說,追兵又殺了進來。依照他現在的修為,對付一個八階強者就不錯了,但這麼多強者他根本抵擋不住。

「哈哈,哈哈哈!」

不過還好,雙拐老者一陣狂笑后,僅僅道:「我開店迎客,你們住店吃飯我歡迎,但非要耍什麼威風,恐怕真的找錯了地方!」

刷!刷!刷!

話音落地,整個酒樓的明間暗房,眨眼間衝出了數十個著裝不同的修士武者。

有的滿臉灰塵穿著破爛像個叫花要飯的,有的光腳扛著扁擔像是行腳挑夫,還有如同洛塵見過的紅白紗衣的女子般,打扮性感妖艷。但無一例外,這些人身上全都涌動著殺機氣息。

而且讓洛塵凝重的是,之前感應的另一個八階武師強者也出現了,正是調,笑勾,引他的紅衣女子。而他之前卻沒有感應到,甚至近距離接觸也沒有察覺。

「厲害,此女一定修鍊有隱藏修為的法門!」

洛塵暗暗猜測,同時密切感應著房間外面的一切動靜。

此刻赫連商會的十幾人,也全都站了起來,殺氣騰騰。只要形勢不妙,他便打算逃逸。

這酒樓做的是斷頭生意,現在幕後主人都走了出來,就一定不會放過他。而追殺他的赫連商會武者,就更不用說了。

不過還好,那個懷抱花骨犬的左千峰,似乎很能忍!

眼看事態不妙,立刻哈哈一笑道:「我大哥說笑呢,血拐李大人竟然當真了。不過要不當真,還真試探不出這小小的酒樓,藏了這麼多好手啊!」

說話間,左千峰的目光著重地在紅衣女子身上多看了幾眼。緊接著啪地一聲重新坐下,又道:「我們一路來此,又累又餓,現在既吃飯還要住店,血老頭兒,您看著給個方便吧!」

左千峰很聰明也很明智,知道要是和眼前對手起衝突,對於他們的行動絲毫於事無補。

只有先穩定下來,才有機會徐徐圖之。反正根據眼線消息,有可疑目標進入這座酒樓后,還一直沒有離開。而且那目標,很可能就是不久前消失的洛塵。

「哼!」

似乎對於左千峰的回應很不屑,雙拐老者眉頭緊皺,話也沒多說,直接轉身離開了大廳。

與此同時,雙方劍拔弩張的緊繃殺機,也隨著雙拐老者的一聲冷哼,消弭無形。酒樓各處的奇異人馬,也快速離開消散。

不過那個之前調,戲洛塵的八階武師強者,紅衣女子卻扭,動著魔鬼般的豐,滿,嬌,軀,誇張地來到大廳圓桌前,彎腰招呼道:「左千峰大人,不知道想給兄弟們點些什麼菜,要不要花姑娘啊?咯咯,咯咯咯……!」

「我想要的菜,閣下未必肯給呀!」左千峰猛地頃身探頭,貼著紅衣女子的脖,頸耳垂道。

甚至更誇張的是,他懷裡那條花骨犬,直接舔,著舌頭沖著紅衣女子飽,滿的胸,前拱了幾拱。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若非紅衣女子胸前兀自的顫抖還在,眾人一定會以為自己看花了眼!

「咯咯咯,你個死狗……!」還好,紅衣女子像是並沒有動怒,只是留下一句不知是罵人還是罵狗的話,飄然而去道:「你們都是貴客,老娘就自作主張,給你們上最好的菜。不過我們酒樓的消費可是很貴的嘍,幾位大人可要備足了銀子才行喲……!」

感應探查到這些,洛塵緊繃的心弦這才猛地鬆了下來!

只要雙方在這裡動手,他也絕對難以置身事外。但沒動手,他就還有時間想其他辦法。甚至只要給他時間煉化手中的晶石材料,他的修為戰力還可增強,到時應對強敵也更有把握。

但就在洛塵重新閉眼垂目,準備開始修鍊之際。眼前輕歌曼舞正調,情嬌,笑的六女,像是中了巫蠱邪術般,一下子齊齊口鼻噴血倒地,死於非命!

與此同時,一個拄著雙拐的瘸腿老者,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鬼魅般憑空出現在房間內。

洛塵眼皮猛地一陣急跳,一骨碌從床榻上跳下,強大的戰力修為頃刻催動,席捲而起! 「風神腿.血拐李?你要做什麼?」

隨著呼吸起伏,洛塵屏氣凝神,強大的攻擊手段也蓄勢待發!

這時洛塵才發現,此人正是八階武師強者血拐李。而一旁的側牆上,竟然還有一扇暗門,不知何時已經被他打開了。能神不知鬼不覺地侵入房間,足以說明其實力的恐怖。

「呵呵,果然是為你而來!」

一句話,血拐李就判斷出了洛塵是左千峰等人尋找的目標。

他雙眼不以為意地掃了眼洛塵,沙啞的聲音低沉道:「我很好奇,以你的實力,到底怎樣得罪了赫連商會,竟然引得九指黑鷹身邊的兩大護法和黑鷹十三劍的追殺!」

洛塵心中陡然一動,這才知道一路猶如跗骨之蛆般甩不掉的追蹤者身份。連血拐李都不敢輕看的對手,想來一定有過人的強大之處。

「呵呵,他們因何仇視你們,就是為何要追殺我的理由!」洛塵雙眼一眯,也不隱瞞。

他知道也隱瞞不了,而且這時候,不到萬不得已,也絕對不能和此人起衝突。一出手就抹殺了六個手無縛雞之力弱女子的殺人惡魔,這樣的人極度兇狠殘忍。

但是血拐李似乎另有所圖,沙啞的聲線中帶著幾分輕蔑道:「搶了多少,拿出來吧,我便不為難你!」

洛塵猛地一怔,怎麼也沒有想到老者這麼直接,竟要劫持他的所得。

不過一想方才他面對左千峰等人時的作風,這倒也符合他的性格。而且開這處黑店,乾的就是那些趁火打劫的勾當。

洛塵不免苦笑,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只得從儲物戒指內接二連三地拋出那十餘箱價值過億的銀票金幣,同時道:「東西在這裡,不過前輩是酒樓東家而我是住客,閣下要答應我,只要我人在酒樓,就要護我周全,否則現在就是死,我也要引起樓下那些人……!」

「少廢話,護你周全不是難事,但就這些錢財恐怕不至於吧?」血拐李微微冷哼,眯起的眼縫中,閃現一抹精明的賊光。

不過此刻,洛塵心中卻是七上八下。他不知道血拐李是否知道他劫持了琉璃鎮的商會據點,更不清楚對方是否知道他劫持了些什麼。

但想要讓洛塵乖乖交出剩下的一萬枚中品晶石,不吝於等同殺了他。以他現在的戰力,即便能夠活著走出酒樓,也很難躲過左千峰等人的圍殺。

「前輩,還有這些丹藥,除此之外再無他物。殺人不過頭點地,既然到了您的地頭,小的也算認栽。不過既然在下交出了財物,希望閣下不要食言,護我周全!」

洛塵想了想,還是選擇了賭一把,只是將從煉丹工會得到的那些高級療傷和恢復丹藥,全部一股腦兒交了出來。

四十餘種三階丹藥的市價,依照市價加起來,價值至少也是四五千萬金幣!

但是還好,洛塵賭對了。血拐李確實不知道他搶劫琉璃鎮的事情,自然不清楚他搶了些什麼。想來赫連商會也是要臉面的,並沒有將相關內幕公佈於眾。

而且眼看他將一堆瓶瓶罐罐一股腦兒的交出,血拐李也相信了他所言,慢悠悠開口道:「你很聰明,本來還想你若不老實,我便可直接殺了你,奪了儲物戒自行查看。不過現在從你的處境看來,諒你也沒那個膽子!」

「這些財物,權當你使用九曲噬魂丹對付我酒樓侍女的代價吧。你修為太差,否則看你這麼上道兒的份上,老夫不僅會護你周全,還可以拉你入伙。可惜啊可惜……!」

說完這些,血拐李一揮手,便將滿地的財物收攝一空,甚至連那六個女子的屍體也一併帶走。而後在洛塵獃滯的目光中,慢悠悠從一旁的暗門走了出去。

「老東西,就先替我保管一下吧,我的東西,你拿走多少,小爺就讓你數倍吐出多少!」

隨著暗門關閉,洛塵木然的神情也瞬間恢復冷峻。

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人趁火打劫。但偏偏這麼憋屈的事情,他還沒有反抗的餘地。

「衝擊修為戰力!」

感受了下大廳內左千峰等人的動靜,洛塵狠狠一咬牙,直接握住了手中的儲物戒指。

本來他還打算好好鞏固下傷勢和修為,甚至有機會的話,還想嘗試衝擊開闢第六道九極神脈。但是現在,他改變了主意。

實力,還是實力!

他打算不計後果地增強戰力,因為目前已經無路可退!

為了安全起見,洛塵還將從商會據點內搶來的數十枚防禦陣紋,一股腦兒全部布置在房間各個角落。

要是沒有個防範措施,再被血拐李衝進來,知道他還有存貨,那就危險了。而且在修鍊中,同樣不能遭到外界干擾。

但是還好,自身兩大脈輪加上脈輪印記的配合下,煉化外物能量的速度簡直駭人聽聞。

不過數個時辰而已,一萬枚中品晶石盡數被煉化,實力也從五階順利跨入了武師第六階!

「呼!」

洛塵輕吐了一口氣,掃了眼窗戶縫隙外的靜謐夜色,心中難免泛起一絲惆悵。

正常修士即便是八階衝擊九階武師境,使用晶石能量也超不過三千枚。但是現在,他竟然用了整整萬枚,竟然才從五階突破踏入六階。

「六階,沒有強大戰技輔助,即便踏入六階也一樣舉步維艱啊!」洛塵有些懊惱,後悔沒有在北風城武府時,多找些高級的攻防戰技習練。

這裡強敵環伺,他不見得抵擋得住。要是九指黑鷹得到消息親臨,那就更加絕望了。

嗡!

然而也就在這時,一道防禦陣紋的氣機波動,陡然傳來。

波動很微弱,弱到微不可聞,可在時刻警覺安全的洛塵看來,卻如同晴天霹靂!

「來了?」

眼角寒芒劃過,洛塵猛地一揮手,房間各處的防禦陣紋盡數被收回撤掉。

與此同時,他如一隻黑暗中的老狸貓,一個騰身翻轉,便倒掛在了門頭房梁。

呼~~!

側面窗戶隨著夜風吹動,看起來像是很自然的打開了一條縫隙。

一根拇指粗細不起眼的竹管從縫隙中塞了進來,一股難以察覺的氣流湧進了房間! 毒攻?

精神高度集中的洛塵,一下子就感受到了窗縫氣流的變化。

不過這種老套的把戲,已經威脅不到他。現在他要做的,是怎樣給予入侵者致命一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