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臂老者還在瘋狂揮動手掌鋪天蓋地籠罩,正面拍擊碾壓過去,面對那瘋狂刺來的一槍,他獰笑著,無比自信這個人類超凡肯定擋不住!恐怕一掌就得重傷,三四掌內必定斃命。

忽然——

刺出這一槍的東伯雪鷹,竟然整個人帶著長槍消失了!

憑空消失無蹤。

而後又憑空出現在了四臂老者正前方也就兩三米外!那一桿黑色長槍槍尖更是出現在眼睛前方僅僅一尺之外。

「怎麼可能?」四臂老者驚駭,全身戰慄。

怎麼忽然消失?

又穿過一段空間,突然出現?

長槍槍尖距離自己這麼近,擋都來不及擋啊!

「嗤!」

太快了。

四臂老者僅僅是驚駭,即便是超凡生命也根本來不及其他反應,那槍尖瞬間就劃過了一道黑線軌跡,穿過了四臂老者的頭顱眉心。雖然頭上也有著一層真意庇護,也有著超凡鬥氣護體!可此刻長槍槍尖帶著的可怕穿透力,不但穿透了空間,連時間都隱隱受到影響。

刷!

長槍槍尖所過之處,僅僅留下一道黑線,貫穿了四臂老者的頭顱。

雙方身體交錯而過。

東伯雪鷹站在了四臂老者的後方。

四臂老者獃獃站在那,他的頭顱看似沒有任何傷口,可實際上只是那攻擊太快,甚至都影響時空層面,才會肉眼看不出任何傷痕。

「死在這樣的真意雛形下,我無話可說。」四臂老者喃喃道,「這是二品真意雛形,還是一品真意雛形?」

太可怕了。

那絕對不是真意,因為連規則奧妙都未曾實質化顯現。

應該只是真意雛形罷了。

可僅僅真意雛形就如此可怕!比他的完整七品真意都強太多了,絕對是傳說中的存在,至少也得是二品真意雛形,又或者是這一方世界從古到今都從未出現過的一品真意的雛形?

能死在這樣的真意雛形下,的確該榮幸了。

「蓬!」跟著他眉心處突兀的有鮮血緩緩流淌,他身體一軟,直接倒在地上。

……

薪火宮的一座偏僻院落,書房內。

司空陽腰桿筆直,坐在書桌前,面前堆放著一堆卷宗,他冷漠看著卷宗上所記載的隱秘訊息,這都是夏族六大超凡組織,包括血刃酒館、大地神殿在內調查的有關魔獸一族、魔神會的訊息。夏族的高層元老們是時時刻刻警惕著魔獸一族和魔神會的。

「嗯?」司空陽眉頭一皺,他的傳訊手環忽然收到了消息——

「赤雲山世界候補元老『東伯雪鷹』,完成特殊任務『登山路』任務。」

******

開始上架了,呵呵,心情很激動很複雜啊,終於又開始vip章節了,哈哈,嗯,新書上架第一天,也請大家投一下月票!投月票支持下番茄,謝謝啦~~~ 站在懸浮大石上,體表隱隱有蒙蒙光芒,手持赤雲神槍再度刺出,這一刺似乎很尋常,卻攜帶著整個虛空的力量,最終更引起匯聚那原點的虛空本質的破碎,槍尖所刺處,出現了極為微小的裂痕。不愧是當初赤雲尊主的兵器,這一刺下,裂縫比之前大了數倍。

要打破虛空本質,破開樊籠,太難了。

像混沌虛空的『虛空始祖』都沒做到,許多宇宙神都是做不到的。

並非威力大就可以,更需要找對『方向』。

就像分身術,尋找對方向,混沌境就能學會!如赤眉山主就是如此。而如果茫無頭緒,便是聖主、石老怪一級數,都創不出分身術。

『破蒼穹』同樣如此!

這是在虛空一道的極為精妙的運用,是利用自己攻擊處周圍整個空間進行轟然一擊,那片空間承受不住的同時,最終更引起本質的些許崩塌!

『破蒼穹』,乃是混沌境十層招數!其實它同一條道路簡化招數,便是混沌境九層招數『粉碎虛空』,再簡化變弱,就是混沌境八層招數『煙塵散』……

同樣道理。

『美如畫』,也是秘傳兩式,是混沌境十層招數。它簡化下,便是混沌境九層的『界心刀』。

南雲聖十二式……

實際上主要就是沿著兩條路線,不斷深入。『美如畫』『破蒼穹』原本是宇宙神招數,在玄妙程度上已經超乎了東伯雪鷹前世自創的任何招數,藉助十層大圓滿的南雲聖體才勉強施展。而這兩招還可以繼續深入變得更強,然而那必須是宇宙神才能學了。

「方向對了,混沌境十層招數,都能打破樊籠。」東伯雪鷹借著眾多黑霧球體碎裂形成的極微小裂縫,再度『看』著外界,他這種『看』,也是一縷意識滲透進行感應。

界心大陸浩瀚的很。

東伯雪鷹看到了一塊無比巨大的陸地,也看到陸地周圍的一顆顆星辰環繞。

更隱約看到了『界心大陸』這源世界之外,無比遙遠,模模糊糊還有另一個龐大的源世界。

「另一個源世界?」東伯雪鷹輕輕點頭,「混沌虛空、界心大陸,除了這兩個源世界外,還有其他源世界。」

「不過,元,讓混沌虛空中的絕世天才有機會來界心大陸投胎轉世,看來,界心大陸,在眾多源世界中都應該算是底蘊極深的。」東伯雪鷹暗暗想著。

一次次施展『破蒼穹』,一次次觀看。

雖然每次觀看都很震撼,那彷彿跨入另一個層次生命的感覺讓他痴迷,可他明白,他如今依舊是樊籠內的生命,只是勉強才打開一條很小的裂縫。

「呼——」

一縷縷神秘氣息,從更高層世界滲透進源世界。

東伯雪鷹立即運轉『分身術』法門,這法門其實是靈魂秘術,立即開始吸引那一縷縷神秘氣息,迅速朝自己靈魂湧來,被靈魂吸入,在秘術引領下逐漸融入靈魂中。這一刻,讓東伯雪鷹有一種靈魂戰慄感,靈魂在發生著變化,可他隱隱明白,這是一種好的變化。

自身和虛空似乎都更加契合,舒服,彷彿自己生來就該是虛空中的一份子。

……

因為裂縫轟破的太小,逸散進來的神秘氣息也很微弱,東伯雪鷹僅僅修行十餘天,便感覺靈魂再也無法提升。

「嘩。」

盤膝坐在大石上的白衣東伯雪鷹,忽然一道模糊身影從體表飛出,落在旁邊也盤膝坐著,那身影瘋狂吸收天地之力迅速在凝實,最終化作了一位金衣東伯雪鷹。

「成了。」兩個東伯雪鷹彼此相視。

雖兩個身體,記憶卻完全一樣。

不過新凝聚成的身體,只是普通肉身,沒有南雲聖體,又沒赤雲神槍,根本無法施展出混沌境十層的招數。

「我的靈魂吸收的神秘氣息太少,蛻變並不多,在至高規則壓制下,僅僅能分化出一個分身。」東伯雪鷹暗道,他得到完整分身術也明白,無法施展分身術純粹是至高規則緣故。不過吸收樊籠之外的神秘氣息,能讓靈魂進化。

這種進化,是有別於源世界內其他生命的,若是不吸收神秘氣息,便是宇宙神都無法分身。

而隨著這種蛻變的提升,分身數量也可以提升。

兩個分身相視。

金衣分身,實力更弱些,在東伯雪鷹計劃中是不出去征戰殺戮的。所以他將『界心令』殘存的能量也留在了金衣分身的靈魂中。畢竟『靈魂兩分』,界心令能量也只能選擇一個分身。雖然白衣分身戰力更強,可終究在外冒險,誰知道哪天身隕?

******

修行無日月。

東伯雪鷹一方面鑽研虛空道,秘傳兩式早就練成,他自然在參悟『赤雲神槍』中蘊含的玄妙,以及在推演『虛化』,他一直想要在混沌境就做到虛化極致!虛空的不同方向同時鑽研,對於最終跨入宇宙神自然是有幫助的。

另一方面,他如今過半時間也修行『虛界幻境』。

虛界幻境早就達到混沌境,如今也是在不斷進步!前世境界夠高,所以如今並沒碰到瓶頸,不斷的修行,直至最終再度創出虛界幻境九層招數。

虛空一道,他還有些磕磕絆絆,畢竟前世他雖然積累深厚卻並無創出九層招數。

虛界幻境,雖然剛開始慢,越往後卻越快,直至一氣呵成創出九層級數的幻境世界。他得到的十八本虛界幻境典籍也都鑽研過,甚至讓自己的靈魂強度都比尋常混沌境極致高手強上了三四倍之多。這也是靈魂方面道路才有的好處。

而『虛界幻境』,也屬於靈魂方面。

「在混沌境,正常情況下,這已經是極致。」東伯雪鷹暗道。

「除非有混沌境十層的秘術,或者虛界幻境的強大秘寶。」東伯雪鷹思索著。

和其他道路不同。

靈魂道路,是極為罕見的。像在混沌虛空,東伯雪鷹是第一個將規則奧妙體系中『虛界幻境』達到混沌境的!便是算上古修,一個宇宙神級的虛界幻境高手都沒有。

這條道路……顯然比更加能觸摸的水、火、雷電、粒子、空間等許多能感受到的更加難修鍊,虛界幻境,純粹是重新架構一個世界,彷彿創造世界般,難度極大。

即便是底蘊更深的界心大陸。

任何一門混沌境十層的虛界幻境秘術,都是絕不外傳的秘傳!珍貴性,不亞於直指巔峰的其他秘傳。

**(未完待續。) 「分身術。」東伯雪鷹很期待。

他無法捨棄界心大陸,畢竟這裡高手如雲,絕學典籍也多的多,在這修行自然有種種助力。可成宇宙神后他也很想要回家鄉混沌虛空,因為他怕時間久了,混沌虛空中出一些大麻煩。想要兩全,唯有『分身術』,留分身在界心大陸,也有分身回混沌虛空。

「我猜,很快夏風古國的樊氏,可能會來主動邀請你,拜入他們樊氏。」應山老母道。

「樊氏?」東伯雪鷹驚訝。

「嗯。」

應山老母點頭,「夏風古國三大家族,另外兩大家族都不太瞧得上外在國度。唯有『樊氏』海納百川,願意結交各方,吸收各方天才子弟匯聚於他們樊氏。你的天資悟性太高,十五億年就達到混沌境十層,在夏風古國歷史上都能排在前列,樊氏一定會來邀請你,而且給你的條件可能還很好。」

「拜在誰門下,你自己定。」應山老母說道。

「我是南雲聖宗入門弟子,不能拜入其他勢力吧?」東伯雪鷹說道。

「對於尋常的入門弟子而言,的確如此,一旦改拜入其他勢力,那就是叛宗!是要遭到南雲聖宗追殺的。可你若是拜入樊氏那就不一樣了。」應山老母感慨道,「在夏風古國周邊的國度,不管是我們這邊的黑魔四國,還是夏風古國北方九國,乃至是臨近的其他一些二流三流國度……即便培養出個天才出來,面對樊氏的招攬,天才拜入樊氏,周邊國度根本不敢說是叛宗,更不敢追殺了,反而還得去恭喜樊氏。」

「你若是拜入樊氏,國主也得恭喜樊氏。」應山老母感慨,「樊氏太強大,單單一個家族力量就比月花古國、摩天古國任何一古國都要強些,底蘊還更深。」

東伯雪鷹微微點頭。

樊氏的強勢,他感覺到了。

南雲國主這等絕世強者也得乖乖低頭,不敢得罪,畢竟他本人能夠在樊氏追殺下活命,可整個南雲國其他人可扛不住樊氏。除非能做到勾雪國主那般,不在乎麾下死活。

「老祖宗,你的意思是?」東伯雪鷹看著應山老母。

「我給你個建議。」

應山老母道,「國主這邊更大方,你一旦拜師,修到南雲聖體十層大圓滿所需的各種奇珍就會立即賜予。這可是價值二十億宇宙晶。並且修行過程中,國主也會對你更用心,在外物方面,他會盡量的幫到你。」

「而樊氏?畢竟是界心大陸上的巔峰勢力之一,內部規矩森嚴,想要得到?就必須得付出!不過隨著你實力越強,樊氏也會越來越重視你。」

「如果你的野心,只是成為一個正常的宇宙神,那麼,國主對你的幫助更大。國主畢竟是十大宗派之一的宗主,寶物眾多,捨得在你身上花費寶物。」

「如果你想要成為整個界心大陸上的巔峰強者!要達到國主那一級數,甚至欲要自身開創一座古國,達到堪稱無敵之境。樊氏對你的幫助就更大了。畢竟樊氏底蘊要深的多,且整個夏風古國的三大家族也會相互扶持。」

「你自己決定。」應山老母說道。

應山老母自己內心都有些彷徨。

若為了應山氏,東伯雪鷹自然是拜師國主更好。

為了站在界心大陸最巔峰行列,則拜師樊氏更好。

不過國主很富有,也能給東伯雪鷹一些外物幫助,這也算助力。

「就算拜入樊氏,對我幫助也沒那麼大吧。」東伯雪鷹搖頭,「據我所知,整個樊氏能和國主媲美的也屈指可數。」

「當然。」

應山老母點頭,「國主那層次,想要達到何等難?樊氏最多給你一些指點,給你絕學典籍指引!最終還是要靠自身。而國主呢,適合你的直指最巔峰的絕學典籍怕是沒有,不過能給你些外物幫助。」

「那我還拜師國主吧。」東伯雪鷹笑道。

「不急著決定,你見了樊氏的人之後,再將決定告訴我。」應山老母勸說道,「畢竟關係到你未來修行前途,作為修行者,此刻當慎重。」

……

第二天清晨時分,霧氣朦朧。

樊天寵親自來拜訪,湖邊亭子下,二人相對而坐。

「天寵兄,請。」

「哈哈,這酒聞起來就香,全身筋骨都舒坦,雪鷹老弟也是好酒之人啊。」樊天寵盤膝坐下來,立即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先嘗了一口,「好酒,雖之前沒吃過,似乎也沒太厲害珍材在其中。可就是舒坦。」

東伯雪鷹的確喜歡美食美酒,行走各地總得嘗嘗,自然搜集了許多美酒:「這酒並不貴,一宇宙晶能買來十壺酒。」

「好喝就行。」

樊天寵笑著道,「我也有話直說,我這是奉家族之命前來,我家的那位老祖可點頭了,願意收你為徒。」

「樊祖?」東伯雪鷹心中一緊。

樊祖……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