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歸明撇了下嘴,馬上追問道:「那我要怎樣練?」

洛歸明就是按照功法裡面的修練,但是一直都沒有成效。修練之道,雖然主要是靠自己,但有人偶爾的提點,會讓人走很多彎路。雖然知道這個道理,不過洛歸明習慣靠自己的領悟去修練,所以無論遇到什麼難題,都不會去找夏秋或是問殘。

「讓你調動每塊肌肉的力量,並不是讓你把每塊肌肉都繃緊來,繃緊看似每塊肌肉都調動了,其實損耗是巨大的,更不可能讓力量連貫起來。你要撐控其中的意境,要有一種很自然的撐控力才行。就好像你打籃球,你光是盯著籃筐然後把籃球丟過去,你能投的進嗎?你會打了,你撐握了,你就算閉著眼睛,也能將球投進籃筐,就這是手感,也就是相當於撐控力。這《七寸勁》的關鍵,就是你要熟悉你身體的每一塊肌肉,然後完完全全的去撐控它他,然後你施展這樣的動作,方可達到應有的成效。還有你的出招動作,也是僵硬無比,脫節嚴重。想要練這《七寸勁》,你還得下苦功夫。」

聽完殘的一席話,洛歸明心中瞭然,這才認識到了自己的嚴重不足。

對意境,撐控的意境,就是這樣。

「練這些東西,沒意思,不建意你多浪費時間。」殘又說道。

「啥?」洛歸明一陣不解,不過殘再也不肯說話。 「噝噝!」

洛歸明耳朵一動,聽到一聲極微弱的聲音傳來,眼睛打量過去,卻是什麼都沒有發現,並沒有凶獸出現。

「難道聽錯了,不對」,洛歸明相信自己的感知,手握到了劍上,警惕的打量著四周,月球上的凶獸沒見過,也不知道實力到底如何。

「嘩啦!」

洛歸明猛然轉身,一劍斬出,只見一團黑影從地里沖了出來。

「蓬!」

一劍斬在了那團黑影身上,直接將它打入地底,洛歸明微有些訝異,這隻凶獸猶如成年的獵一般大,全身彷彿都是由岩石構成的一般,通體青灰色,防禦能力卻是有些變態,自己一劍竟然沒有將其斬成兩半。這凶獸的實力並不強,估模著也就是五級凶獸的樣子,當然給洛歸明造成不了絲這和的威脅。

「想跑」,洛歸明化做一道流光沖了過去,然後劍猛然往地上一插,岩石爆裂了開來,碎石飛揚,劍身全部沒入了岩石當中,只聽見一聲凄厲的『嘰』叫聲傳來。洛歸明將劍一提,那隻凶獸被帶了出來,然後一腳對準那已經奄奄一息的凶獸腦袋跺了下去。

「咔嚓!」那凶獸的腦袋猶如岩石一般的碎裂了開來,洛歸明一看,這凶獸還真是由岩石構成,整個腦袋除了兩隻如水晶般的眼睛,其他全是岩石。

「好奇特的生命」,洛歸明驚訝,第一次見到如此奇特的生命,沒血沒肉,竟然全是岩石,這完全是超出了人類對生命的認識和定義。洛歸明到是一時好奇,用劍切開了那岩石凶獸的身體,最後才發現一顆半個拳頭般大的猶如心臟般的物體,金燦燦的,猶如一顆黃金球一般。隱約可以看見裡面有金色的液體流淌,估計有一小碗之多。

「奇怪,明明是岩石身命,卻有個有液體的心臟。」

「這個,不會就是我們的食物和水吧?」看著手中這個金色心臟,洛歸明不由挑了下眉頭,沒食物沒水,月球上也根本不可能有水源,所以水的來源,肯定是從凶獸身上去找,喝凶獸的血,吃凶獸的肉為生,到是讓洛歸明微感到有些怪異。

暫時還不須要,洛歸明將這顆金色的心臟收進了裝備袋裡。

看了看外面,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月球上的白天時間可要比地球上短上不少。此時洞內的溫度已經降到了零下二十來度,戰甲的隔寒效果一般,洛歸明只能催使血液的快速流動來維持身體的溫度。走出洞外,洛歸明都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冷,實在是太冷了,凍的每人上細胞都在打抖,外面的溫度,在零下六七十度。

夜晚的月球,仰望星空,璀璨的星空沒有大氣層的遮擋,是那麼的絢爛,是那麼的美,比太陽還要大的地球更像是一塊巨大無比的玉懸挂在空中。但是此時的洛歸明,卻是沒有半點心思欣賞這美麗的夜景。一出山洞,就隨便選了個方向狂奔了出去,不用劇烈的運動來維持體溫的話,恐怕自己就要被凍僵了。

沒有大氣,狂奔之中,卻是感覺不到一絲的風,這種感覺到是有點奇怪。速度快點慢點,都沒有了一個評判的衣據了。洛歸明只是憑直覺感覺在月球上,自己的速度比在地球上快了許多。六分之一的重力,還沒有空氣的陰力,爆發出來的速度,自然是要比地球上快上許多。

「嗯」,洛歸明忽然心頭一警,背後一股殺意襲來,有凶獸,洛歸明身體一側猛然轉身一劍斬了出去。但是馬上發現,這樣的環境中,自己出手竟然感到非常的彆扭,手腳像是被束縛了一般,根本就難以施展出來,手中的劍,也好像不聽了自己的使喚一般。

此時洛歸明才看清楚,一隻如狼狗般的凶獸向自己撲殺了過來,那黑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顯得有些森然可怖。在這裡,洛歸明的視力受影響,動作受影響,還有重力的影響。凶獸的速度很快,劍一斬出就閃了過去,洛歸明根本就難以再抽回劍來,凶獸已經殺到了自己胸前。

無奈,洛歸明只能揮臂去擋。

「蓬!」

凶獸猶如一輛飛奔在高速路上的大客車一般狠狠的撞在了洛歸明的手臂之上,手臂又重重的砸在了胸前,這一撞之力,竟然達到了三萬斤。洛歸明感覺手都快斷了,痛的發麻,胸口更是悶的透不過氣來,肋骨生生的作痛,似是快要斷了。

洛歸明倒飛了出去,飛出了幾百米才堪堪穩住了身形,那頭岩石凶獸卻是沒了蹤影。

洛歸明警惕的打量著四周,卻根本一點痕迹都發現不了,好像那凶獸已經離開了這裡,但是洛歸明知道這岩石凶獸肯定沒有離開。這凶獸到是狡猾的很,一擊得手,馬上躲了起來,等待下一次機會突襲。這凶獸的實力,也就是六級凶獸的樣子,在這樣的環境下,就算對上強生八重的武者,也有一拼之力,卻狡猾的躲起來搞偷襲,到是讓洛歸明一陣頭痛。

天時和地利都對自己極為不利,沒了空氣的阻力,這凶獸的出動更是神出鬼沒,如果自己不是打破了禁區之門,恐怕還難以發現。

環境逼人,確實如此。

「哼,我就陪你玩玩」,洛歸明心裡輕哼了一聲,卻是飛奔了出去。果然,洛歸明感覺那隻凶獸跟在了自己後面,他依然快速進前,根本不理會後面。

沒多會,那凶獸終於是忍不住氣了,從岩地里沖了出來撲殺向了洛歸明。

早已經做好了準備的洛歸明猛然轉身一劍揮斬了過去,這次劍到是斬到了岩石凶獸的身上,不過還是斬偏了一點,只斬到了岩石凶獸的背上。

「蓬!!!」

洛歸明感覺自己的劍斬在了鋼鐵上一般,震的自己的手都有些發麻。

「嘰!」

那岩石凶獸發出了一聲怪異的叫聲砸到了地面之上,一落地它就往岩土裡一鑽,身體就沒入了岩土。洛歸明追了上來一劍插了進去,卻是沒有插到那岩石凶獸。收回了劍,洛歸明無奈搖了搖頭,這岩石凶獸太難對付了,一躲到地下,根本就奈何不了它了。

「怪不得說這裡比的上危險級的惡魔基地」,洛歸明身體一股熱血升騰了起來,這種危險而又充滿著刺激的生活,他還是很喜歡的,只有這樣的壓迫感,才能把自己的潛力更大的逼發出來。危險感四伏,生存環境極其的惡劣,這樣的修練環境對於武者來說,確實有一種很大的激發潛力作用。

「怪不得很多人打破腦袋都想擠到一個名額」,洛歸明有些瞭然。

「咕嚕!」

肚子忽然傳來一陣聲音,在這裡僅呆了十幾個小時,卻讓洛歸明感動又飢又渴,比在地球上七天不吃不喝還要感覺能量消耗大。要時時刻刻抵抗如此低的溫度,還要催發原力維持機會的正常運行,消耗自然是無比的巨大。洛歸明拿出了那顆金色的心臟,劃開心臟膜,裡面金色的血液呈現在自己的眼前,聞了一上,有腥濃刺鼻的血味,與一般凶獸的腥無異,但是顏色卻是金色,到是讓人覺得奇特。

咬了咬牙,洛歸明仰頭一口氣將心臟裡面的血液倒入了口中喝了下去,吞完之後,洛歸明有種想吐了衝動,滿嘴都是血腥味。第一次飲血,滋味確實不好。

金色血液一下肚,就像是一瓶烈酒下了肚一般,頓時生起了一股曖流,瞬速的流淌向了全身,騰騰的熱量升了起來。這種感覺,很熟悉,對就是以前自己在重力橋掉進河水裡的那種感覺。

「這」,洛歸明有些驚訝,這血液還有強化機體的作用。

境階超是高,想要提升身體的力量就越難,如果僅僅是靠修練《萬心引原訣》的話,恐怕一輩子都難以提升多少。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武者達到了一定的境階之後,終其一生也難再提升一重境階。

半個小時后,洛歸明才將所有的血才全部消化,身體重新恢復了能量。

「還真是好東西」,洛歸明舔了舔嘴唇,把殘留在嘴唇上的血液吞了下去,明顯感覺身體力量提高了不少,對於這金色的血液,有點渴望了起來。

原來,這岩石凶獸,才是這次域外厲練的最寶貴的資源。

殺的多,得到的好處自然也就多。

「噝噝!」

聽到這聲音,洛歸明嘴角露出了幾分笑意,這麼快就有凶獸送上門了。

「咻!」

一道黑影突兀里從岩地里沖了出來,還是剛才那頭被自己擊中了一劍的岩石凶獸。洛歸明一劍斬了過去,岩石凶獸躲了過去,用爪子拍開了洛歸明的劍。洛歸明早已經在那蓄勢待發的拳頭咻地打了出來,重重的砸在了岩石凶獸的腦門之上。

蓬!

咔嚓!

凶獸的腦門被砸的開裂,洛歸明的拳頭也震的發麻,完全像是打在鋼鐵上一般。

「嗚嘰!」岩石凶獸發出了一聲怪異的慘叫,想要逃遁。洛歸明豈會如它所願,馬上追了上去,一路追出了十幾里,費了近半個小時的時間,才最終將其斬殺,刨開了它的身體,裡面果然也有一顆拳頭般大小的金色心臟。

獵殺,開始! 「呼!」

凄涼的大地,冰寒的黑夜,一道黑影猶如鬼魅一般從沒有一點生機的岩地里竄了出來,快如閃電一般的撲向了黑衣中的一道人影。

黑夜之中,寒光一閃,仿若將空間劃開,直接將那黑影斬落再地,再一個補刺,那道黑影發出了一聲怪異的慘叫聲后,便已然死去。

洛歸明熟練的剖開了岩石凶獸的身體,取出了裡面如橘子般大小的金色心臟隨手扔進了裝備袋內。

不知不覺來到月球已經二十天了,通過二十天的接觸,洛歸明也大致的把岩石凶獸分為了三個等級,第一個等級就是如自己剛才斬殺的岩石凶獸,實力約模相當於五級的凶獸。第二個等級就是洛歸明來的第一天遇到的第二個凶獸那般,實力約模相當於六級凶獸。第三個等級有點可怕,實力約模七級凶獸,而且還是很歷害的那種。面對一二等的岩石凶獸,洛歸明現在還能輕鬆斬殺,但是遇到第三等的凶獸,洛歸明也不敢戀戰。必竟來說,在這樣的環境下,自己根本發揮不出十層的實力。

這二十天來,洛歸明一共斬殺了六十二隻岩石凶獸,其中第一等級的49頭,第二等級的13頭。當然這二十天中,洛歸明也一共遇到了三次危機,三次都是險些喪命。第一次他遇到了一群岩石凶獸的圍攻,其中就有一頭第三等級的岩石凶獸,十幾頭第二等級的岩石凶獸,以及五六十頭第三等級的岩石凶獸。那次洛歸明使出了《落葉斬》第一重意境才拼著重傷傷到了那第三等級的岩石凶獸,才得已逃出生天。

第二次洛歸明誤闖進了一處險地,用了三天的時間他才從險地裡面脫險出來。

第三次被一隻第三等的岩石凶獸偷襲,如果不是殘及時提醒,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二十天的拚命獵殺岩石凶獸,也讓洛歸明收穫頗豐,身體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打磨刺激,也是蛻變的很快。現在,洛歸明感覺自己的身體力量增加了有許多,保守估計不低於一萬斤。

「嗯」,飛奔中的洛歸明忽然停了下來,明銳的感覺到了眼前這座小岩丘之後有情況,他悄悄的靠了過去躲在岩丘之後,慢慢的看了過去。不多會,一幕不堪入目的場景映入了洛歸明的眼帘,他看到兩隻犀牛般的岩石凶獸正在做著『老漢推車』這種高雅的動作。

這兩頭,都是第三等級的岩石凶獸啊,一隻就夠洛歸明喝一壺的了,兩隻想都不用想,只有逃的份。或許這兩頭沉浸在『藝術』世界里的岩石凶獸工作太投入了,並沒有察覺到洛歸明的存在。一陣訝異之後,洛歸明可不敢在這裡久留,悄然離開,一離開幾百米的範圍,就朝相反的方向奔去。

跑出了幾里,眼前出現了幾道人影。

洛歸明挑了下眉頭停了下來,只見余超鄭飛兩人正朝這邊走來,看到洛歸明兩人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怪異,特別是余超,火辣辣的眼神看了過來。

「洛歸明」,余超眼裡爆出了幾分寒意。

打鬥在這裡是絕對不允許的,不管是誰只要打鬥就會受到懲罰。

洛歸明心中一動,嘴角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來,他轉身就原來的方向奔去。

看到洛歸明離開了,余超撇了撇嘴,一聲譏誚:「哼,膽小的傢伙,賬我遲早會跟你算清的。」

洛歸明一跑奔跑,不多會就來到了那岩丘之下,看了一眼,那兩頭岩石凶獸還在,而且還在做著那高雅的動作。洛歸明嘴角一絲冷笑,抓起了一塊岩石,猛然對準兩頭岩石凶獸砸了過去。

兩頭岩石凶獸馬上感應到了有人打擾,撇頭咆哮了一聲,向洛歸明沖了過來。洛歸明一扔出岩石后,馬上飛逃,待到岩石凶獸追了出來,他已經跑出了好幾百米了。兩頭岩石凶獸看到洛歸明,追殺了上去,速度比洛歸明還要快上不少。看到身後殺氣騰騰追來的岩石凶獸,洛歸明把速度催發到了極限,不多會眼前就出現了余超和鄭飛的身景,洛歸明速度不減的向兩人跑了過去。

「嗯」,余超和鄭飛頓時警惕了起來,不明白洛歸明是想幹什麼,難道想跟他們動手不成?

當接近到了兩人身前一百米左右時,洛歸明身形才忽然一轉,向另一個方向飛了出去。此時余超和鄭飛才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定眼一看,只見兩隻殺氣騰騰的岩石凶獸正朝這邊撲殺而來,看體型和速度,就知道是這裡最可怕的一類岩石凶獸,如果僅僅是一隻,兩人聯手到不畏懼,但是兩隻,他們也不敢大意。

「該死,卑鄙的傢伙」,余超咬牙罵了一句。

「操,快走」,鄭飛也啐罵道。

兩人撒開腳丫子轉頭就跑,兩隻岩石凶獸看到余超和鄭飛的影子,並沒有看到洛歸明的影子,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朝余超兩人追了過去。不多會,兩人兩獸就消失在遠處。洛歸明一臉淡笑的從一岩石丘後面走了出來,陰人的感覺還真不錯。

「爆怒中的兩頭第三等級岩石凶獸,也夠你們喝一壺的吧」,洛歸明看著那個方向撇嘴說道。

——

時間又過了九天,來到月球已經二十九天了,後面的九天洛歸明一共斬殺了20頭岩石凶獸,十五頭第一等級的,五頭第二等級的。這九天還算是順利,大的危險到是沒有遇到過。

「呼,要結束了」,洛歸明看了看時間,差不多該往回走了,趕回飛船那裡。總結了一下,這一個月的收穫最大的是力量的提升,沒有測式,洛歸明也不知道提高了多少,但自我感覺不會低於一萬五千斤。僅僅一個月的時間提升如此巨大,主要是靠這岩石凶獸金色的血液,而且這種血液不會有飽和的情況,洛歸明也只是留下了三顆金色心臟,其他的全部都喝掉了。

如果能一直喝岩石凶獸的金色血液的話,洛歸明相信只要幾個月的時間,就可以讓自己達到強生九重的巔峰,達到強生境階武者所能達到的身體力量極限。這岩石凶獸的血液,確實是寶物。可惜,只有這月球上有,而這域外訓練,要半年才一次,還要等半年,確實讓人心痒痒啊。

洛歸明真恨不得現在就被一大群岩石凶獸圍住,然後拚命的撕殺一番。

「鏘!」

「蓬!」

忽然一陣打鬥聲傳來,洛歸明豎耳一聽,打鬥很激烈,應該是有人在和第三等級的岩石凶獸在戰鬥,而且好像這岩石凶獸還不止一頭,應該是兩頭。不知是誰這麼倒霉被兩頭第三等級的岩石凶獸圍住了。

洛歸明本想轉身離去,但是隱約聽到一絲熟悉的聲音,想了想還是飛奔過去一看,赤然發現楚天河正被兩頭犀牛般大的岩石凶獸圍攻著,這兩頭岩石凶獸,好像就是自己九天前看到的那兩隻。在兩頭岩石凶獸的圍攻下,楚天河顯然有些招架不住,打的很吃力。

「這個小妖孽,看來又進步不小」,洛歸明心中暗道,對同時戰兩頭第三等級的凶獸,足以看出楚天河的實力有多強悍。就算是現在的自己,洛歸明也沒有多大的把握。

如果是別人洛歸明肯定頭也不回的離去,但是楚天河洛歸明還是要出手幫一下的。

雙腳猛然蹬地,洛歸明揮劍向岩石凶獸殺了過去。

「洛歸明」,楚天河看了眼洛歸明。

「嘰!」

一頭岩石凶獸對著洛歸明發出了一聲刺耳的尖叫撲了過來。

「蓬!」

它那岩石爪子重重的拍在洛歸明的劍上,把洛歸明的劍拍到了一邊,洛歸明借力身體一側就躲了過去,抽劍再次揮斬了過去。

「蓬!」劍精準的斬在了岩石凶獸的身上,火星四射之後,硬是被斬碎了一塊岩石。

「嘰!」岩石凶獸的嘴裡發出了一聲怪異的尖叫,爆怒的撲了過來。

洛歸明身法催發到極致,極力的閃躲,一劍劍斬出,第一次斬在岩石凶獸的身上,都會斬碎一塊岩石,這岩石凶獸的防禦,確實有些恐怖。不多會,那岩石凶獸身上就破敗不堪,好在這岩石凶獸沒血沒肉,只要不把身體打碎,就沒什麼影響。

「這怪物還真是難殺」,洛歸明搖了搖頭,再次衝殺了上去。

「蓬!」

「死吧!」,隨著一劍將岩石凶獸的腦袋斬碎,這隻岩石凶獸才真正死去。洛歸明呼了口氣,身上都快被汗水打濕了,足足花了一個小時才將這岩石凶獸殺死,也把自己累的夠嗆的。還好這一個小的戰鬥,並沒有惹來其他的岩石凶獸,不然恐怕就有的受了。

越是敵害的岩石凶獸,就越是難殺死。這也是為什麼洛歸明磁到第三等級的岩石凶獸,都不願殺的原因。一旦在戰鬥其間惹來了其他的岩石凶獸,那恐怕就會讓自己陷入困境了。

楚天河那邊,也將那頭岩石凶獸殺死了。

「謝謝,那顆金色心臟歸你」,楚天河對洛歸明點了點頭。

洛歸明也不客氣,廢了幾分鐘才把那岩石凶獸的金色心臟取了出來,比自己的拳頭還要大。這一顆第三等級的岩石凶獸心臟,足以抵的上十幾顆第三等級的岩石凶獸心臟。不僅是量多,而且金色血液的效果也好不少。洛歸明把這顆金色心臟收進了裝備袋,才向楚天河走了過去。

「哼哼,今天我到是佔了你一個大便宜,走吧,一起回去」,洛歸明說道。

「嗯」,楚天河點了點頭。 「呼,總算是活著回來了,真是刺激。」

「哈哈,你肯定收穫不錯吧。」

「沒,才得到了三十幾顆心臟,肯定沒你多。」

「去死吧,三十幾顆你還不嫌多啊,我才二十幾顆,還差點把命都搭上了。」

「唉,結束了,就結束了,真想在這裡呆上個一兩年。」

「呵呵,再過半年不是還有機會嘛,努努力,爭取下一次也拿下一個名額。」

飛船的大廳之內,回來的人個個臉色神彩孌孌,互相交談了起來。當洛歸明和楚天河一起走進來的時候,免不了又引來了一道道目光,很多人更加的確信這兩人關係走的很近。這個可怕的組合,也讓他人多了幾分忌憚。

洛歸明掃量了下大廳,到了二十來人,卻是沒有發現余超和鄭飛兩人,找了個沒人的角落兩人坐了下來。

「洛歸明,你個卑鄙無恥的傢伙。」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