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烏鴉更是不好受,到射回去,身體立刻炸開,化成一團血肉,全力一撞,差點身損,肉體、法寶都是相差巨大,同時獵狗化成的白光又是撞擊過來。王天頭頂青光冒出,兩儀乾坤圖出現,瞬間變得無比巨大,頓時擋住了那白光的轟擊。

同時王天化光繼續遁走,就在同時旁邊的聖武開始想著王天,木青攻擊過去,只要當上一檔,王天、木青就會被靈貓、獵狗纏住。不過他們的攻擊顯然沒用。這時候,王天和烏鴉全力一撞,體內經脈都是破裂,立刻施展大祭祀術,修為瞬間暴漲。

化成白光激射過去,轟擊過來的法寶,神兵全部都是破碎,光芒速度達到極致,瞬間就是撞上擋住去路的聖武。直接穿過那聖武的身體,揚長而去。那聖武這才身體爆炸開來。化成血霧。

木青更是無敵,青光所過,什麼法寶神兵,術法全部破碎。幾乎毫無阻攔就是衝出包圍,幾個呼吸就是消失不見。追出億萬里的靈貓、獵狗也是無奈的長嘯一聲。他們的速度比起木青,王天差遠了。

遁出億萬里,王天才和木青,藍狼他們聯繫起來。最後匯聚到一個山谷。王天等人立刻開始療傷。這一戰,除了木青毫無損傷,其他人都是受傷。藍狼、土狼,禿鷹他們在地底戰鬥,雖然擊殺兩個聖武,也是受傷不輕。

這一戰他們徹底明白了,變化之術,對方已經識破。擊殺那兩個聖武,搜魂之後。那真實之眼的修鍊方法,他們也是獲得。更是明白了變化之術,瞞過真實之眼,比較困難。除非修為低於他們。或者禁止不動。當然天地一體境界的例外。

若是對方修為高明太多,比如不滅期高手,怎麼也是躲不過真實之眼的觀察。很快幾人就是恢復傷勢。明白這些之後,一番商議,王天決定自己和木青成為主要的襲殺者。至於藍狼他們,就是偷襲,外圍作戰,襲殺落單者,或者冒進者,一擊不中,必須逃跑。

那邊烏鴉等人依舊不甘心,打算繼續尋找王天他們的下落。發覺對方,居然還是讓對方逃走,怎麼甘心。就在這時空中突然出現一道門戶,白虎族長,帶著幾個高手前來了。這些高手個個都是不朽期的高手。

修為最高的不是白虎族長,反而是他身邊一個身材苗條。看起來誘人無比的女子。那女子看起來三十歲,一副熟婦的模樣,只要是男人看了都有一種蠢蠢欲動的感覺。這人正是原先胡祖長老,狐媚。是不朽期後期的聖武。

白虎族長這一出現,靈貓他們立刻飛了過來,一起施禮,大聲說道:「見過族長!沒有想到族長親自來援。」白虎族長手臂一揮,一股柔和力量發出托起大家。這時說道:「諸位辛苦了,這一次我前來,主要就是那些叛逆餘黨,鬧的太凶。老祖讓本族長出手,全部格殺。這段時間辛苦大家,擊殺那些叛逆,讓領地安寧許多,對了青羊,你發出求援信號,可是遇上叛逆了。」

青羊等人立刻把遇上王天等人的情況通報一番。白虎連連點頭,接著耳語一番,布置下誘餌。又是運用秘法讓大家看起來就是聖武初期的模樣,四散開來搜尋王天他們的下落。只要發現,就打盡。王天這邊做好決策之後,就是向著其他方向而去。雖然王天恨不得返回去擊殺烏鴉他們。不過一擊即走這是早就想好的戰術。這樣一來王天等人無意間逃過一劫。

依舊四處襲殺白虎部落的聖武,一時間運氣較好,倒是沒有遇上白虎族長一行。擊殺了一些聖武。不過現在越來越難以擊殺。那些白虎部落聖武似乎越來越多的人學會真實之眼。更主要的是每一對人馬都有不朽期聖武一起。

就是那些部落之中也是布置下來防禦陣法。這段時間遇上的防禦陣法,越來越高明。幾乎王天等人突破陣法就被發覺。襲殺成為強攻。弄得收穫越來越少。同時那白虎族長一行,在白虎族長的指揮下,也是擊殺很多四處逃遁,躲避的聖武。

神魔戰場內,一方大鼎飄在空中,無盡人族文字縈繞,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大,一個聲音幽幽說道,「總算等到這一天,好在發現這陣法,不然小爺氣運太強大,積累太雄厚了。這天劫還真的沒法度過。這裡怎麼有這樣多的清濁二氣形成的碎片。好像全部都是先先天之物,也不知道哪個敗家的打碎用來布置陣法,和王天的乾坤圖好像還有點類似。」

這大鼎正是離開王天的烈山鼎。在神魔戰場內,不知道吞食多少先天之物。終於化後天為先天,可以化形而出了。本來百年前就是可以渡劫化形。不過一想到渡劫就是覺得心中莫名恐懼。頓時烈山鼎這個老古董明白,自己化形天劫太厲害了。弄不好就要魂飛魄散。

這才在神魔戰場四處遊盪,想要找一個渡劫的好地方。這些年來,烈山鼎收取吸收的先天之物不少。戰鬥更是不少。遇上了很多強大的妖魔。幾乎隔幾天就是一場大戰。戰鬥力提高不少。好在烈山鼎已經是頂級後天至寶。威力宏大防禦力強悍,才沒有被妖魔煉化,奪取。

這神魔戰場越到中心,妖魔越是強大,就連准聖大圓滿的妖魔都是不少。烈山鼎小心翼翼潛伏,慢慢遊走,近百年才找到這樣一個地方。列山鼎哪裡知道,自己選中的渡劫地點。就是當年鴻鈞老祖運用乾坤圖殘片鎮壓羅睺的地方。千年前,王天的分身,也是到達過這裡,反而讓乾坤老祖復活了。烈山鼎也是挑選在這裡。這也是一種緣分。 更新時間:2012-11-06

這裡在烈山鼎眼中就是一個天然的先天大陣。進入這裡那心中驚悸的感覺才輕鬆許多。顯然這裡是渡劫的好地方。頓時烈山鼎放開氣勢,一股股莫名的威勢散發出去,這血紅色的神魔戰場之內。頓時發生極大變化。

風起雲湧,無盡威壓出現,彷彿一種莫名的禍事就要發生,就是附近的妖魔也是心中不安。立刻遁走,遠遠離開。這時劫雲滾滾而來,遮天蓋地,彷彿一瞬間,就是變成烏天黑地的模樣。進入晚上。

接著劫雲縮小,凝聚起來,但是那威壓越來越強大。彷彿瞬間,事件萬物都是停頓下來。萬千妖魔,凶獸都是不敢發出聲音,天地一遍寂靜。沉悶的壓力彷彿讓人煩悶無比,幾乎發狂了。

就在這時劫雲閃現,似乎電閃雷鳴起來。轟的一聲巨響,電閃雷鳴,一股雷光轟殺下來,混沌氣息湧起,居然直接就是混沌之風劫。那劫雷所過,混沌之風涌動,淡淡的雷電縈繞其間。

所過之處,全部湮滅,就是空間彷彿也是缺失一塊,久久不能癒合。直接向著烈山鼎轟擊過來。烈山鼎處於那莫名陣法之中,混沌之風轟殺過來,一接近那如山似岳的乾坤圖碎片。陣法立刻緩緩移動起來,黃白二色靈光衝天而起,直接向著那混沌之風卷了過去。

速度極快,滋滋滋的響聲不絕於耳,混沌之風和黃白光芒交擊,居然消散不少。黃白二色光芒更是不堪,直接被混沌之風湮滅。頓時混沌之風衝進大陣向著烈山鼎而來。

烈山鼎光芒閃耀,三千人族文字,彷彿大道符文一般,這時化成道道靈光向著混沌之風卷了過去。噼噼啪啪一陣響,除了混沌之風縮小一些。所過之處,那些靈光全部湮滅。瞬間攻擊力減低大半的混沌之風就是吹到烈山鼎身上。

烈山只覺得渾身疼痛難忍,身體似乎都是消散一些,那烈山鼎出現絲絲裂隙。不過人族文字閃耀,法則本源涌動,破開的絲絲裂隙,很快又是被修補完全。轉眼間就是恢復如新,這樣一來一往,那後天雜質就被淬鍊不少,烈山鼎身上的先天氣息,混沌氣息更加純凈,強大起來。

高空之中,雷電交加,雷劫不斷,混沌之風源源不絕。向著烈山鼎轟擊。那先天大陣似乎激怒了似的,黃白光芒不停激射出來,攪得空中一塌糊塗,那混沌之風進入陣法就被削弱大半。

即使這樣,烈山鼎依舊覺得身體幾乎破碎。幸好挑選這樣一個地方。天劫消散大半,不然直接轟擊到烈山鼎身上。烈山鼎都是認為,自己在天劫下邊就要消散。跟本度不過這一劫。

法寶化形本來就是困難無比,何況後天法寶轉化成為先天法寶,加上化形大劫。這天劫一來,就是混沌雷劫。凌厲異常。慢慢的烈山鼎彷彿適應了這種攻擊,疼痛,身體消散的感覺越來越弱。這時光芒大盛,人族文字化成的靈光卷了出去。不是抵擋,而是完全牽扯那混沌之風進入烈山鼎內,烈山鼎發出無窮吸力。

吸收雷劫入內,慢慢煉化,烈山鼎的混沌氣息越來越濃厚了,一股股後天雜質,從烈山鼎壁上邊掉落下來。天劫似乎被激怒了,這時衝擊過來的混沌之風一變,彷彿颶風湧起,直接卷了過去。

烈山鼎被籠罩其中,雷電,颶風不停轟擊,不過烈山鼎似乎豪不受影響。光芒越來越盛,混沌氣息,先天氣息越來越強大。就連大鼎都是變得越來越古樸,越來越悠遠。整整一天這混沌風劫才算過去。

這一劫過去,天空的劫雲又是一陣收縮,無盡靈氣涌去,接著轟轟的聲音不斷響起無盡雷電閃耀,就有混沌之火轟殺下去,混沌之火燃燒萬物,所過之處全部虛無,化成混沌,瞬間就是轟殺下來。

好在那大陣又是發動,無盡黃白二色光芒閃耀,清濁二氣衝天而起,直接就是刷了過去,彷彿大道符文閃耀,各種法則本源涌動,和那混沌之火碰到一起。不過在混沌之火前邊還是不夠看,立刻虛無,即使如此,那混沌火劫也是消散不少,威力大降。

混沌之火來歷不凡,燃燒萬物,這大陣乃是道祖所布,鎮壓魔祖,威力無邊。若是真的爭鬥起來,還不知道誰強誰弱。不過這陣法主要鎮壓羅睺,產生的也不過就是一般變化,本能反應,實力發揮不多,這才被混沌之火,直接擊穿轟向烈山鼎。

當然這天劫所化的混沌之火,比起真正的混沌之火還是大有差距,真正的混沌之火毀天滅地。就是洪荒世界也可以毀滅。這也不過是天道的一種考驗,威力不及萬分之一。因此落下也被大陣消弱不少。

這可就是便宜的烈山鼎,大陣的消弱下,混沌之火雖然厲害,不過看看被烈山鼎擋住。烈火熊熊中一股股雜質被提煉出來。剛好燃燒虛無的部分,又被三千人族文字化成的靈光修補一新,又是一天一夜。

這混沌之火才慢慢熄滅。接下來又是混沌之水,混沌之土。化成滔天大海,無盡隕石,大山等等轟擊過來。在大陣削弱下,雖然砸的烈山鼎不停破碎。裂紋不停出現,依舊被烈山鼎抗住。

兩天兩夜之後,這兩樣雷劫也是度過。這時天劫變化更大,就是那劫雲似乎也是變成一遍紫色。紫霄神雷又是轟擊下來,直接破開大陣,轟擊到烈山鼎身上。

只見每一擊似乎烈山鼎都是裂開一道口子,無盡雷電在烈山鼎上邊不停閃耀。不過口子剛好出現,無盡混沌氣息,先天氣息化成靈光,三千人族文字閃耀間。那口子又是恢復。

轟轟轟的響聲不絕於耳,那烈山鼎的附近百里似乎都是混沌一團,雷霆轟鳴,電光閃耀,久久不絕。烈山鼎感覺到疼痛到了極點,好在每一次破壞,被自己修復,身體都是強大一些。一股飄飄欲仙的感覺在心中不停湧起。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紫霄神雷才是消退。剛好恢復完全,又是都天神雷轟擊下來。都天神雷破壞力強大無比,就是大陣消弱不少,轟擊到烈山鼎身上,烈山鼎依舊破壞,破裂,一塊塊的碎片飛射開來。

瞬間烈山鼎就是殘破不堪起來,不過每一塊擊飛的碎片,一陣光芒閃耀,瞬間又是飛了回去,不停修復,都天神雷就像一柄大鎚不停捶打著烈山鼎。慢慢的烈山鼎的氣勢更是強大起來。

彷彿發生了質的變化。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一次雷劫才算過去。就在同時天劫又是一變,混沌毀滅神雷轟擊下來。毀滅神雷威力更大,就是那大陣散發出去的黃白二色光芒,依舊不能絲毫抵抗。直接化為虛無。彷彿大陣都被洞穿一個大洞。

瞬間那神雷就是轟擊到烈山鼎身上,烈山鼎冒出的靈光,大道符文都是不堪一擊,直接就是毀滅虛無。轟轟轟的響聲不絕於耳。那劫雷每一擊,烈山鼎就是瞬間虛無一大片,還未修復,更多的劫雷就是轟擊過來。

到最後,烈山鼎似乎都是消失了,空中只是剩下一團靈光,三千人族文字縈繞,久久的,毀滅神雷都是不能消滅。消失一塊,又是恢復一塊,一時間僵持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一道雷劫總算過去。那光芒猛然氣勢大盛,無盡靈氣滾滾而去,彷彿空間都是扭曲起來。光芒一閃,一個年級看起來十五六歲的年輕人出現在那裡,身穿麻潢色的長袍。

面目清秀,顯然化形成功了。烈山鼎哈哈大笑起來:「千萬年了,我烈山終於化形出來了!」話音一落,眼中精光射出,眉頭鄒了一鄒,那天劫依舊沒有消失。這倒是出乎烈山鼎的意料之外。

就在烈山鼎一愣之間,那天劫發出一道黑光直接穿過大陣射到烈山鼎身上。天魔劫,烈山鼎哈哈大笑起來。雖然他被無窮魔氣,天魔包圍依舊狂笑不已。要知道烈山鼎可是法寶成道。七情六慾對於他來說幾乎就是毫無影響。

這天魔劫對於烈山鼎來說,比起其他天劫好度過許多。除了化成王天,神農的模樣的時候稍微有點影響,其他時候,幾乎毫無影響,無盡天魔衝進烈山鼎的靈識空間,就被那靈識空間內的烈山鼎本體煉化吞噬。

整整一天,烈山鼎這才完全消滅了這些天魔。天魔劫一過,烈山以為天劫完了。誰知道劫雲依舊沒有消散,久久醞釀著,威壓越來越大,最後所有劫雲縮成一個小點轟擊下來。

直接就是突破那大陣封鎖,來到烈山面前,接著變成一遍劫雲把烈山包圍。無盡混沌雷電,各種法則雷電轟擊,似乎這一瞬間烈山鼎就是面臨三千大道的考驗。

轟轟轟的響聲不斷,烈山破開肉綻,甚至肢體破裂,瞬間就是鮮血淋淋。烈山頓時明白這一劫居然是針對自己領悟的三千人族文字法則發動的。三千混沌劫。只要度過就能完全掌握人族文字成為神通。

好在烈山鼎化形成功之後,烈山鼎本體已經算頂級先天靈寶,若是高手施展,雖然不如那太極圖,盤古幡卻是不在七寶妙樹單一的誅仙劍之下。肉體強橫無比。又有先天靈寶本源不容易摧毀的特點。

這一劫又是一天一夜,最後烈山身體都是消失又是成為烈山鼎本源拼力抵抗,幾乎消散。最終還是度過這一劫。這一劫度過,也不知道哪裡射來一股光芒,烈山身形又是出現。最後完全復原。

一共度過八大混沌大劫,這也是僅僅次於先天至寶成型的混沌天劫了。烈山這會兒只覺得身體力大無窮。一舉一動天地迎合。似乎可以毀滅天地。心神一動頭頂出現一畝混沌色的慶雲,慶雲之中,一方兩耳三足的大鼎出現在其中。

大鼎身上布滿山川河流日月星辰,又有無盡人族文字形成莫名花紋。看起來古樸蒼涼!一拳擊出,無盡混沌之氣湧出,立刻擊穿空間。烈山又是高興起來,沒有想到化形成功就是領悟混沌之力。

那可是准聖大圓滿,才能具備的能力。烈山現在雖然僅僅只是不朽期後期到巔峰的修為,領悟這個,就是一般不滅初期的聖武也是可以一戰。相當於准聖大圓滿初期的高手了。明白自己的修為。烈山鼎這才慢慢走出大陣。心中暗暗想到不知道王天現在怎麼樣了。立刻破開神魔戰場向著洪荒大陸而去。

就在這時,遭受大劫轟擊,有了破綻的大陣之中,一股魔氣冒了出來。化成一個二十多歲的面貌美到極點,就是很多美女都是遠遠不如。這時吶吶說道:「難道是天意。哈哈,分身出來本體也該出世了,鴻鈞這一次,看你能奈我何!」話音一落這分身立刻離開。洪荒混沌深處傳來一聲嘆息。魔界不出,大劫不止。恐怕洪荒都要毀滅。 更新時間:2012-11-06

王天他們這樣襲殺又是過去一月時間,幾乎行遍億萬里地,發動襲擊十八次,僅僅三次大獲成功,襲殺聖武二十多人,不朽期聖武一人。這樣的襲殺越來越困難了。

王天他們的襲殺技巧不斷提高。對方防止襲殺的辦法也是越來越多。兩方都是在不斷進步。這天王天他們還在休息,思考著向什麼目標動手,猛然間,王天,木青都是愣了一愣,眼中露出一絲喜色。

沒有想到,又遇上他們了,這一次兩億裡外,二十多個聖武,每個相隔千里搜查過來。正是烏鴉他們一行,人數似乎又是增加十人,不過都是聖武初期的高手,不朽期聖武,僅僅還是烏鴉,獵狗靈貓三人。

千里距離說起來有點距離。不過聖武那可是轉眼就可以達到,不用瞬移就是速度最慢的也是眨眼間就會過來。因此不算距離。不過這樣就可以預防王天他們的襲殺,簡直太異想天開了。

襲殺他們。王天幾人可不想講面子。直接王天、木青出手,不朽期戰鬥力襲殺掌法期聖武,幾乎手到擒來。頓時安置好藍狼他們,王天木青慢慢潛伏過去,就在百萬里之外,王天。木青就是停止前行,這裡設伏,恰好就是檔在搜尋聖武的面前。

很多聖武能夠施展真實之眼,王天、木青也不前行了,就在這裡守株待兔。等待他們送上門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那些聖武就是慢慢搜查過來,很快就是來到王天他們面前。

木青變成一顆大樹,王天化成一塊頑石,搜查過來的聖武,兩人間隔千里,就在王天,木青相隔幾百里的地方之外。靈識一陣掃描,頓時商議好,一人對著一個聖武下手。於是青光,白光一閃,兩人瞬間來到兩個聖武面前,展開的攻擊。

王天來到那聖武面前,速度太快,幾乎不見人影,就是那聖武都是來不及反應,王天的拳頭已經轟擊過去,只見法則本源涌動,彷彿一方世界碾壓過去,轟的一聲就是轟擊到那人身上。

那聖武立刻被擊飛出去,並沒有像王天想像的一拳轟殺,化成血霧。反而王天拳頭隱隱作痛,這人的肉體強度不在無天之下,王天頓時知道撞上鐵板了,除了特殊功法,身體強度要達到中級聖器,那修為至少也是不朽期中期的層次。

王天暗叫一聲不好,再是幾拳轟擊過去,不看結果就是遁走。那人被王天轟飛出去,胸前都是出現一個拳印,體內氣血翻湧嘴角流下一絲血絲。還未回過神來,王天的拳頭又是轟擊過來。

世界之力涌動,彷彿一方世界碾壓過來,而襲擊自己的人僅僅就是聖武初期的修為,這聖武簡直肺都要氣炸了。不過王天的速度太快了,幾拳又是轟擊過來,那聖武僅僅來得及渾身法則本源涌動出來,就被王天幾拳又是轟飛出去。

剛好穩住身形,王天已近轉身遁走,瞬間就是遁走億萬里。好在光芒一閃,白虎族長突然出現擋住了王天的去路,不然又被他溜走了。這聖武急忙追殺過去。王天剛好遁出億萬里,就被一個掌法期的聖武擋住去路。

毫不猶豫,王天化成一道白色光芒直接撞擊過去,那人正是白虎族長,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他可是不朽期中期,戰鬥力直逼後期的高手。那裡會把王天這樣的一個掌法期聖武放在眼中。

毫不躲避,右手光芒一閃,白虎刀出現在手中,人刀合一化成一股刀光直接撞擊過去。轟的一聲巨響,王天化成的白光立刻震飛出去,那刀光微微一頓就是追殺過來。同時後邊的聖武也是追殺過來,人還未到,靈魂風暴已經轟殺過來。

大手一揮,一隻遮天巨掌向著王天拍了下來。王天被撞飛千里這才穩住身形,心中暗暗罵道,太無恥了。居然不朽期聖武,裝成掌法期聖武。扮豬吃老虎,這一碰撞王天就是吃了大虧。

身上裂開一刀口子,散發著法則本源的刀氣在口子之中。那傷口久久不能癒合,還未回過神來,那刀光,靈魂風暴已近卷了過來。王天那裡還敢怠慢,顧不得恢復傷勢,心神一動間,頭頂冒起一畝慶雲,那兩儀乾坤圖飛了出來,瞬間就是變的無比巨大,黃白色光芒閃耀,護住自己全身。

同時一拳轟擊出去擋住那落下的巨掌。頓時法則本源涌動,一隻巨大拳頭衝天而起,向著巨掌撞擊過去。同時嗤的一聲響,兩儀乾坤圖顯然不能擋住刀光,直接就被刀光洞穿,瞬間就是擊殺到無天面前,倒是那靈魂風暴被兩儀乾坤圖擋住,吸收,沒有造成損害。

刀光一閃即逝,王天都是汗毛豎立,毛骨悚然,就在那刀光就要劈砍到王天身上的時候,一枝樹枝突然出現擋住刀光,刀光都是被震飛出去、耳邊傳來木青熟悉的聲音:「走!」

王天、木青頓時化成青。白兩道光芒激射出去就要遁走,就在這時一個誘人的聲音出現:「兩位小弟弟,走!往哪裡走,方圓萬里都被我們隔絕天地,不擊敗我們不要想走了!」

話音一落,狐媚烏鴉他們都是出現團團圍住王天他們。王天、木青化成的光芒剛好激射過去,就被他們攔住,神兵,法寶轟擊過去,攔住了王天、木青的前行方向。一共十二個不朽期高手。

法則本源涌動,渾身氣勢練成一遍,王天。木青身邊萬里都被鎖定,法則凌亂,逆到、想要遁走簡直就是不可能,除非擊敗他們,才有可能殺出一條血路。

王天木青,立刻顯露出來身形,眼中一副凝重之色。這一次撞上鐵板了,弄不好就要身損在這裡。剛才木青向著那聖武襲擊過去,狠狠一樹枝抽到那人身上,立刻擊飛那人,接著那人氣勢大漲,居然殺了過來。

木青立刻意思到上當了,襲擊的居然是一個不朽期聖武。靈識掃描出去,立刻發現王天的危險,這才離開飛射過去,搭救王天,接著就是想要遁走。

誰知道還是晚了一點,立刻被白虎族長他們發現了。 八卦女王 頓時被攔截下來。十多個不朽期聖武形成包圍圈,就是王天,木青心情都是沉重起來,這樣一來,幾乎就是沒有遁走的機會。

這時白虎族長露出身形,大聲說道:「你兩個很好,身手不錯,不虧本族長費盡心思因你們入伏。立刻投降,本族長看在修行不易的情況下可以繞你們一命。現在大劫降臨,沒有勢力就是死路一條!」

王天呵呵一笑說道:「投降,也不是不可以,不知道投降過後有什麼好處。需要做些什麼?」「我知道你是拖延時間想要恢復傷勢,不過就算你們恢復傷勢也算難以逃脫,本族長就給你們恢復傷勢的時間,慢慢考慮一番,傷勢一好,就回答本族長的問題。至於好處嗎,就是可以得到不滅期高手的指點。先天之物的賞賜。當然這也要功勞足夠才能獲得!」白虎族長又是說道。

暗中還有烈獅老祖,白虎族長不怕王天。木青他們遁走。這話一出場面立刻冷靜下來,王天默默恢復傷勢,靈氣像潮水一般湧來,身體上邊的刀傷,一點點恢復,刀氣一絲絲被逼出來或者被世界之力同化吸收,大約一炷香的時間,王天這才恢復傷勢。

這時說道:「你能夠做主,又憑什麼要我們投降!」「我乃是白虎部落族長,你說能不能夠做主,憑什麼,就憑我的人數比你多,你們兩個落入重圍之中。」白虎族長,淡淡一笑,回答道。

王天心中頓時盤算起來,只有擒賊擒王還有一線生機,這時說道:「除非你們能夠單獨出手勝過我們兩個不然寧可戰死也是不降!」王天沒有想到這就是和暴虎齊名的白虎族長。那可是當年武殿的天才。只有和他交手擒住他才有機會逃脫。

這時狐媚說道:「兩位小弟弟不知道天高地厚,不若就由本座前來切磋切磋,讓你們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要知道活著就是什麼都有死了,什麼都是沒有了。」這話點醒王天兩人只有投降才有活路。

王天靈識掃描過去,這狐媚不過就是不朽期後期的修為,不過法力波動深不可測。感覺上比起白虎族長都要厲害多了。臉色一正大聲說道:「好男不跟女斗,再說要投靠,也是投靠白虎族長,白虎族長都還沒有說什麼,那裡輪到你說話。族長不會是不敢一戰吧!」

白虎族長撫掌大笑起來:「好,湧起可嘉,居然想要和本族長戰鬥,想要從本族長身上找到生機,有點意思,那本族長就答應你們,看看你們有沒有那個運氣,你們是一個個上,還是兩人一起上!」顯然白虎族長一眼就是看穿王天的打算,直接就是挑明出來。

王天淡淡一笑說道:「族長修為高明,一個個上,就是看不起族長了,那麼我們兩人就一起上!」話音一落,就是一拳轟擊過去,同時木青也是出手了。 更新時間:2012-11-07

王天這一出手直接就是施展大祭祀術,把修為弄到自己能夠承受的極限。拳頭揮舞中,世界之力涌動,無盡白光閃耀,彷彿大道符文閃耀,直接就是擊破虛空,空間坍塌。凌厲至極。一出手就是瞬間百拳。密密麻麻的拳影彷彿包圍了白虎族長。

木青也是同時出手,這白虎族長,給木青一種較大的壓力,顯然戰鬥力比起木青都要厲害一些。頓時樹枝揮舞,青色光芒不停閃耀,轟擊過去,每一擊氣勁四溢,法則本源涌動,似乎包圍白虎族長。

面對這樣的攻擊,白虎族長露出一絲興奮的神色,右手白虎刀劈砍出去,左手拳頭轟擊不停,一招一式,簡單至極,彷彿又是蘊含天地至理。看起來普普通通不見威勢,卻又是威力不凡,看起來出手比起王天。木青兩人慢了很多。

不過招式巧妙,幾乎一招就能擋住王天、木青幾招似的。不管拳影樹枝都被刀光,拳頭擋住。轟轟轟的響聲不絕於耳,拳頭,樹枝、刀光不停碰撞。頓時空間坍塌,混沌亂流四射亂成一團。

交手不過瞬間,就是進入白熱化的程度,方圓萬里都是只見刀光,白光,青光,彷彿大道符文相互撞擊。雖然王天、木青兩人攻勢如潮。不過那白虎族長依舊守的密不透風,想要戰勝白虎族長,毫無機會。

交手幾招,王天就是覺得不妙起來,那刀光每一次和拳頭撞擊,就是王天中級聖器的身體強度,拳頭依舊被刀光劈破。這還沒有什麼,更厲害的是那凌厲精純到了極點的刀氣衝進王天體內。

王天強悍的世界之力,居然不是對手,逼出刀氣都是艱難無比。攪得氣血翻湧,經脈疼痛不已。這就是差距。雖然白虎族長僅僅就是修鍊庚金之力,這樣一個法則本源之力。不過精純到了極點,比起王天的世界之力似乎都要高明一些。

這樣的戰鬥,幾乎就是不能獲取勝利的戰鬥。更麻煩的是白虎族長,身邊法則本源涌動,似乎身體十里以內,都是一個領域,就算王天攻擊過去,速度都是限制不少。越是靠近就是越有一股壓抑的感覺。

反而白虎族長,飛灑自如,守了一個四平八穩。萬一大祭祀術的時間一過,王天兩人就要到大霉了。這樣的結果王天不想看到。立刻心神一動,那兩儀乾坤圖猛然出現罩住王天,加上一副保護。王天幾乎毫不防守。拚命攻擊起來。

同時木青也是感覺到了白虎族長的難纏。雖然木青最擅長的就是吞噬法則本源。可是木青依舊是草木出身,就連手中的樹枝,也是木之本源為主。和那白虎族長交手起來,先天上邊就有一種壓抑的感覺。彷彿束手束腳一般。

就連頂級先天靈寶的樹枝,加上木青發揮威力,居然也是不能攻破那白虎族長的防禦,一時之間,打了一個難解難分。空中光芒璀璨撞擊不停,彷彿一幅世界末日的樣子。就在這時,白虎族長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這就是你們的戰鬥水平,不堪一擊,簡直不堪一擊,小心本座要反擊了!」

話音一落,刀光霍霍,頓時轉守為攻,每一刀似乎都是開天闢地,每一拳都是裂碎虛空,看起來簡簡單單,又似乎帶動一方天地轟擊過來。 高冷總裁的獨有寵物 給王天,木青一種避無可避躲無可躲,必須一拼的感覺。

轟轟的響聲不絕於耳。王天拳頭和刀光不停撞擊,拳頭破碎,瞬間又是恢復,臉色發白,每一擊氣血都是震蕩不休,忍不住吐出一口口精氣,逐步後退。就是木青也是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這種情況下,木青也是覺得不妙起來,立刻燃燒精血,頓時修為猛然增長起來,青色光芒大盛,攻擊更加凌厲起來,瞬間似乎又把白虎族長的攻勢壓下。三人奮戰不休,熱血沸騰。戰鬥越來越白熱化。

時不時都要被對方攻擊到身上,留下一道道傷口。好在幾人肉身強悍,換一個肉身差一點的,恐怕一擊之下就是身體崩裂了。即使這樣,傷口也是久久不能癒合。這時白虎族長又是哈哈大笑起來:「痛快,痛快,好久沒有這樣痛快戰鬥過了。不過本族長時間不多,就不跟你們啰嗦了。白虎真身現。絕殺天下。給我破!」

話音一落,頭頂立刻冒出一畝慶雲,慶雲之中,一隻白虎咆哮不已,時間那白虎飛射過來,立刻化成另外一個白虎族長,這分身,右手張開,立刻一柄白虎刀出現在手中。直接向著王天狂攻過去。

刀刀追魂,招招奪命,凌厲異常,和本體大開大闊的刀法大不一樣,似乎詭異無比,都是從不可思議的地方攻擊過去,只見銀白色的庚金之力瞬間就是籠罩王天,殺氣漫天,割裂一切。

王天鬱悶不已,在這樣的攻擊下,王天只有游斗,才勉強維持不敗,就是這樣,依舊時不時被刀光擊中,好在兩儀乾坤圖,還能夠抵擋一些攻擊不然就是被分屍了。那邊本體也是展開狂攻,彷彿刀光不要錢一樣向著木青轟殺過去,遠遠看著。青色光芒在白光的轟擊之下,逐漸破碎,消散。佔據的地盤越來越小。

不久就是被刀光完全包圍,這時白虎族長又是大聲喝道:「速速投降,不然本座就要下死手了。」這話一出,久久不見王天,木青兩人回答,立刻攻擊更加凌厲起來。口中說道:「不知死活,就別怪本族長手下無情。大切割術,割裂一切。給我死來!」

話音一落,密密麻麻的刀光,似乎瞬間威力倍增。什麼都是割裂,就連王天的兩儀乾坤圖都是抵擋不住,千百刀下來,也是破破爛爛,身上的傷口更是多了起來,就連木青的青色光芒也是一鬨而散。同時無盡刀光猛然合一化成兩道巨大刀光。

劈開空間,似乎開天闢地一樣,割裂一切。王天,木青心中驚悸起來,那一刀還未落下,凌厲的刀風,都是讓王天身上裂開口子。就連木青都是覺得一刀下來,自己就要身首異處。這時王天覺得終於到了最後時刻。

大聲喝道:「木青,反擊!看你的了!」話音一落,那還未完全恢復的斬仙葫蘆飛了出來,王天精氣不要錢一樣,拚命的噴向那斬仙葫蘆,頓時斬仙葫蘆光芒大作,瞬間就是發出無窮毫光,激射出去。

就是白虎族長也被定住瞬間,就在同時木青化成一到青光,撞擊過去,接著那白色光芒激射過來,向著白虎族長本體分身斬殺過去。同時王天心神一動,那破破爛爛的兩儀乾坤圖飛射出去,向著那白虎族長分身罩了下去。

就在同時白虎族長猛然用力一掙,法則本源涌動,咔咔的響聲發出,毫光潰散,立刻掙脫斬仙飛刀的封鎖,同時白光已經斬殺過來。直接破開法則本源之力,斬殺到白虎族長脖子之上,頓時出現一道口子,不過就是如此罷了。斬仙飛刀再也不能斬進分毫。

同時木青已經撞擊到白虎族長本體身上,頓時轟的一聲響,白虎族長頓時身體破碎。要知道木青的身體強度,那可是頂級先天靈寶層次。沒有頂級聖器的身體強度,對撞之下,白虎族長頓時吃了大虧。

同時王天的兩儀乾坤圖也算罩住白虎分身猛然爆炸開來。頓時一股蘑菇雲在高空升起,同時王天。木青兩人立刻飛遁而走。只有乘亂遁走,這白虎族長戰鬥力太強悍了。等他回過神來,就要倒霉了。

同時那兩道刀光這時也是掙脫鎖定,向著王天,木青追殺過去。這一爆炸頓時空中亂流橫飛,空中出現一個巨大黑洞,久久不能癒合,無盡混沌亂流四處飛濺,亂成一團。不過這些對於不朽期的聖武,傷害不大。

看到白虎族長遇險,頓時包圍王天,木青的聖武,就有兩個飛射過去。同時胡媚咯咯咯笑了起來:「兩位小兄弟,算計不錯,不過想要逃走沒門。」話音一落,就是狐狸尾巴猛然射出,瞬間變得無比巨大,向著在亂流之中遁走的王天。木青卷了過來。

速度極快,彷彿打到極致,同時又有兩個聖武衝殺過來,立刻攔住王天,木青。王天木青知道,不能被擋住,不然稍微耽擱,其他聖武包圍過來,就是麻煩了。頓時王天對著斬仙葫蘆又是幾口精氣噴了過去,毫光射出,就是前來阻擋王天、木青的兩個聖武,都是被定住一瞬間。

定住一瞬間,對於王天。木青來說,那就是足夠了。於是兩人立刻飛射而出。向著遠處遁走。就在同時,刀光已近逼近王天,木青,兩人只好反手攻擊過去,藉助那一刀之力,反震出去,快速向著遠處奔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