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

撞擊的巨大聲響就好像鐘鳴一樣,陰陽太極圖在這個一招劍法招式之下轉眼之間爆裂散開。

許多人看的眼皮子不間斷的跳動,不管是什麼人都可以看明白,葉天掌握的劍法還沒有練到純熟,甚至還是很生疏晦澀。

但縱使就算是這麼一種情況,他所施展出來的這套劍法,威力也非常強悍可怕,居然以硬碰硬的方式,將陰陽太極圖硬生生的爆裂散開。

亞山一第一時間面對陰陽太極圖爆炸開來后,所產生的巨大衝擊波,當下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蹬蹬蹬退後了三步,臉上的神情無比難看。

他沒想到眼前這人實力居然這麼強,明明剛才還是被自己所壓制,這時候居然悍然反擊,不僅擊潰了自己的得意攻擊,還讓自己被當眾擊退,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第三劍。」

可這時,亞山一是又驚又怒,葉天卻沒有給亞山一反應過來的時間,第三劍轉眼之間施展而出。

接下來的時間裡是第四劍,第五劍……第十劍。

第十劍時,亞山一再也扛不住,被十丈紅芒劈中了胸口,整個人往後飛了起來,胸口一道深可見到骨的傷口,停不下來的往外冒著鮮紅之血,失去意識的倒在地上。

「大哥。」亞山本慘聲尖叫,滿眼無比驚訝和不甘,敗了,大哥竟然敗了。

葉天兩隻眼睛當中的神色冰寒冷漠,重新施展第十劍,紅芒劃過天空而過,直接了當的劈殺了亞山本,鮮紅之血濺飛起三尺高。

隨著亞山本死況凄慘,亞山本身邊兩個方向的那四個青年和那唯一的女人見到事態非常的不好,轉過身去又迅速的逃跑。

「老子說過,借你的劍殺人,一個也不用想逃掉。」

葉天低吼一聲,沖了上去,火神天地本源能量激蕩,將四個道心宗男弟子全部劈殺。

在這個之後,劍鋒直指道心宗那唯一的女弟子。

這名女弟子身上穿著的暴露,還可以算有幾分姿色,她的身體顫慄抖動著,卻強行展現出嫵媚風騷的笑容,直直看向葉天,說道:「大……大哥,只要你放了奴家,奴家願意付出所有的所有。」

葉天淡然微笑著搖了搖頭,其實,他也並不願意想多弄出殺戮。

可就是在這個轉眼之間,道心宗女弟子竟突然之間出手,好看的兩隻眼睛深邃之處殺機劇烈的閃動。

「死。」葉天大為憤怒,直接了當的一招劍法招式劈了過去,強大濃烈龍形天地本源能量摧古拉朽的斬下了道心宗女弟子的斗大腦袋。 到了這裡,葉天大獲而勝,超出所有人的預料,這個地方一時間很寂寥安靜。

葉天沒有再去管昏過去的亞山一,反正這件事是掩蓋不住的,與道心宗這個仇怨,說得上是結下了。

葉如驕等人也微微變了顏色,葉天竟完成了越級挑戰,且大獲而勝,這種程度的實力,讓人不敢小視。

「葉易晨,你不是說道,這個人身無血脈之力本源,不能凝聚天地本源能量嗎?」

葉如驕緊皺著眉頭,兩隻眼睛當中的神色閃爍,注意力落在了葉天的身上。

既然自己的親弟弟與葉天已經結下了大仇,那麼自己自然也不可能跟葉天成為朋友,兩人之間早晚會有一場大的衝突。

而在這之前,任何的輕視和情報上的缺失,都將可能釀成巨大的悲劇,更不用說像這種實力方面的情報了。

試想兩人交手的時候,其中一方得到的情報中,只知道對方是沒辦法修鍊的廢物,那哪裡會拿對方當一回事,更不可能認真對待。

這樣一來,一旦交起手來,對方猛的展現出了強大的實力,那結果會是怎樣?恐怕用腳後跟想想都知道了。

葉易晨的喉結艱難的動了動,臉上驚駭惶恐之色還沒有退散消去,說不上一句話來。

「葉師兄,我有幾個朋友在外門,他們都有和我提起過,葉天在宗門內時確確實實沒辦法進行修鍊,經常被人欺負侮辱。」有個男弟子這麼一種情況說道,非常的迷茫疑惑。

「呵,恐怕以後的煉霞宗,將會變得很有趣。」葉如驕的臉上的神情恢復平靜,平靜淡然的說道出這一句話后,邁開腳步轉過身去走向遠處。

待他們走了之後,葉天走了回葉清弱二女身邊,將劍交還給了澹臺淡月。

澹臺淡月死死的直直看向葉天,葉天給她的震動也過於太大了,她沒有想到葉天的戰力會這麼一種情況的強大。

葉清弱更是臉上的神情恍然若失,在這個之後深深不安,出了這樣子的事,我還有辦法回道心宗嗎?

「不用害怕,天大地大的,哪裡不可去?」葉天微笑著安慰葉清弱。

葉清弱望向了葉天那燦爛的笑容,不自覺的安了心,重重的點了一下頭,笑了一下百花失色。

「走了,諸神墓地應該也快要打開了。」葉天眼睛深邃起來,這一次來諸神埋葬的這處地方,想要的就是尋一份機緣,怎麼可以空手而歸?

隨著三人轉過身去走向遠處,其他勢力的人和一些散修也前前後後的趕了過去,趕向了埋葬的這處地方最裡頭的地方。

諸神埋葬的這處地方,出現在這個世界的時間不可謂不相當長的時間,有非常多神奇隱秘。

最裡頭的地方的諸神墓地,算是其中一個可怕區域,說得上是境界高到能橫掃楚南州一方的大高手,也不能真正進了來諸神墓地最裡頭的地方,只可以在墓地邊緣徘徊。

關於諸神墓地,有前賢做出過推演測試,認為最裡頭的地方恐怕還有真正的神靈存在,否則不會那樣子可怕,連楚南州最頂尖的高手也沒辦法進了來,強行進了來必定不可避免的身死道消。

葉天三人不眠不休的趕了二十四個小時的路,終於到了諸神墓地外。

這個地方現在已經聚集齊了上千人,每一個人都臉上的神情嚴厲肅穆,直直看向前方一大片黑色的濃郁霧氣似要遮掩天空的大地,大地最裡頭的地方模糊一大片,深邃而又神奇隱秘。

葉天心裏面震撼,這個地方當真太不同普通到尋常可見到了,天上血紅色的太陽高高的掛著,地面上黑色的濃郁霧氣似要遮掩天空,幾乎接近於一大片無邊魔土,讓人神魂都顫慄抖動。

「我……我不想進去了。」葉清弱膽子比較小,緊緊的抓住了澹臺淡月的胳膊。

澹臺淡月臉上的神情帶著嚴厲肅穆,沒有開口說話。

「諸神墓地開啟,怎麼個開啟法?就這麼走進去不行嗎?」葉天好奇的問身旁的澹臺淡月。

澹臺淡月聽到了這話,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說道:「什麼都不了解,就敢過來諸神埋葬的這處地方尋找機緣,我不得不佩服你了,傻的可愛。」

葉天第一時間臉色發黑,說道:「不要說這些有的沒有的,快說。」

「所謂開啟,其實是因為封鎖諸神墓地的陣法存在年月太相當長的時間了,出現了問題,在運行轉變時,會出現漏洞,這個漏洞五年出現一次,每次出現的時間在一個小時左右。

也就是這樣說,如果一旦進入這處墓地,一個小時之內還沒有從墓地中出來的人,就要永遠被留在墓地中。」澹臺淡月嚴厲肅穆的說道。

「那陣法很恐怖可怕?」葉天直直看向前方那片黑色的濃郁霧氣擴散布滿的這處地方,內心深處有些震動。

「很恐怖可怕,據說是為了斷絕高手進了來的可能,曾經有位超越靈神境界的前輩想強行去闖陣法,但結局很凄涼悲慘,幾乎被轉眼之間便干挺。」邊上,有個青年這樣說道。

嘶,葉天倒吸了一口涼氣,超越靈神境的高手,對現在的他來說道,簡直與神沒有差別。

內氣七重過後,就算是靈神境,靈神之上是法相之境,這一境界有諸多神奇隱秘,可以達到這一境界的人,萬萬不可能是凡俗之輩,若青年所說的是真實無誤,那這個地方當真有些可怕。

「兄弟,請問一下,這麼多人,都可以在墓地開啟時,全部進了來諸神墓地?」葉天又再次好奇的問那個青年。

青年點了一下頭,隨後又搖了搖頭,臉上的神情嚴厲肅穆而深沉的說道:「在這時候的前面說過了,陣法斷絕高手進了來的可能。

即使陣法出現了漏洞,但高手進了來便會引動了變化。靈神境以下的進去不算困難,不過,出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便極度困難了,別看這裡這麼多人,恐怕到最後能出來的,不會超過一半。」

「竟這麼一種情況可怕。」葉天掃了一眼黑色的濃郁霧氣籠罩著的地方,心中隱約有著不詳。

聽了青年的話后,葉清弱明顯更加懼怕了,楚楚可憐的模樣令葉天起了憐香惜玉之心,忍不住壓低著聲音說道:「不用害怕,進去之後我拉著你。」

「哼,是要想吃我們柔柔的豆腐吧,一邊去。」澹臺淡月狠狠的瞪了葉天一眼。

葉清弱俏麗動人的小臉紅了一下,突然之間的回想起了峽谷中的事。

「要不是他,我恐怕已經被亞山本那豬狗不如的畜生玷污了吧?」葉清弱暗地裡想道,根本不會有任何疑問,對於葉天,她是打心眼裡感激的,也有點身心悸動,不過也就是這個樣子罷了。

「那傢伙也來了。」葉天的嘴角突然之間勾起了一道冷冷的笑了一下,他看到了亞山一。

其實,他也看到了葉如驕一群人,煉霞宗是有長老帶領隊伍的,而且帶領隊伍的那個人,葉天之前也見到過,正是身材無比火爆,而且還劍法超群的莫貝兒。

另一邊,亞山一正和一群道心宗弟子共同站在附近,這群道心宗弟子也有老一輩帶領。

亞山一也看到了葉天,第一時間臉上的神情陰寒森冷,臉上的神情很不好看。

一會兒時間后,帶領道心宗弟子的那一位似乎是長老的老人,殺伐之氣翻滾不休的掃了葉天一眼。

這麼一個眼神,彷彿帶著某種詭異力量,穿破了天地空間,令葉天肌體生寒。

「那人百分之一百是靈神境巔峰的強大的存在。」澹臺淡月無比警惕的壓低聲音說道。

「如果那老匹夫想要動手,為亞山本那豬狗不如的畜生報這個仇的話,你們兩就立馬自己離開,不需要分心管我。」葉天聲音冷清淡漠的說道,他不願意就這麼牽連葉清弱和澹臺淡月。

葉清弱聽到了這話,內心深處為之一震,即使她膽子很小,但現在這個時候卻下意識的猛搖腦袋。

「不行,我們絕對得在一起,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怎麼可以自己一個人逃走。」葉清弱堅定的說道。

「就是,哼,才沒有這個可能允許你做成英雄,本……小姐才沒有這個可能拋棄自己的戰友呢。」澹臺淡月也堅定無比的說道。

葉天暗地裡嘆了口氣,同時又有些感動,他與兩位女孩,其實也才認識不到兩天而已,但是這短短的時間裡,卻建立起了一種無法用言語說出來的友誼深情。

這種奇怪的友誼深情,是以前的葉天從不敢奢望的。

轟,就在當下這個時候,就好像炸雷一樣的聲響突然之間接連不斷的響起,似乎連天地都為之震動,在諸神墓地邊界分明的地方,有數不清的赤紅如血的巨大光芒立柱向著天空直衝上去,又好像是一股股通天徹底的赤紅如血龍捲風,與幽深的天空連接了起來,場面之恢宏浩大讓人難以置信。 與此同時,一股可怕的陰寒森冷殺伐之氣向四面八方浩蕩而去,令每一個人都變了顏色。

「啊。」突如其來的變化,令葉清弱臉上的神情滿是驚嚇,猛然間抱住了澹臺淡月,澹臺淡月卻也被驚的轉過身去抱住了葉天。

「呃。」本來也嚇了一大跳的葉天,突然之間聞到了一股子讓人身心悸動的幽蘭香氣撲面而來,感受到了兩團柔軟緊緊的貼住了自己的胸膛,他愣在了當場。

反應過來之後,澹臺淡月臉上的神情僵硬了起來,葉清弱也愣了一下,三人都顯得有些茫然了。

很快,澹臺淡月便反應過來,柔嫩的肌膚紅暈動人,惱羞成怒的一腳踩在了葉天的腳上,壓低聲音罵道:「色胚,敢來占我便宜,出去之後我一定要收拾你不可。」

「明明……」

「不許說。」澹臺淡月又羞又急的嬌聲怒吼著打斷了葉天,俏麗動人的小臉更紅了。

「咯咯。」葉清弱被兩人逗得笑出聲來,氣氛被澹臺淡月這麼一鬧,倒是輕鬆了許多。

其他人全然被突然之間出現的壯觀景象震驚的無比驚訝了,沒有人關注在意葉天三人。

「墓地開啟了。」有人聲音顫抖著道,興奮中也帶著對未來未知的恐懼。

「你們進了來之後,千萬千萬一定要記住,不要去接近那些墳墓,絕對要牢牢記住。」有老一輩人嚴厲肅穆提醒他的弟子們。

「快點看,漏洞出現了。」不知道是什麼人激動的大聲怒吼了一聲,第一時間,這個地方沸騰了。

只見到那不計其數密密麻麻的赤紅如血光芒立柱間,有一條彎彎曲曲的黑得連光都無法逃脫的古老通道顯現了出來,不知名的慘烈氣息從這條黑得連光都無法逃脫的古老通道上擴散開來。

「沖。」

「進墓地。」

許多人狂聲大聲怒吼,沖向了黑得連光都無法逃脫的古老通道。

就在當下這個時候,葉天的兩隻眼睛當中的神色卻猛然間陰沉起來,因為他看到道心宗的那個長老,竟殺伐之氣翻滾不休的向著自己走了過來。

葉清弱和澹臺淡月因為從始至終集中注意力的看著那條神奇隱秘的黑得連光都無法逃脫的古老通道,也因為這個原因沒有關注在意到道心宗長老已經居然在向著這邊靠了過來。

「我們也走。」葉天兩隻眼睛當中的神色一閃后壓低聲音說道,推了兩位女孩一下,兩位女孩也沒有太多考慮,向著黑得連光都無法逃脫的古老通道跑了過去。

葉天卻極快的速度往後退散消去了幾步,在兩位女孩沒反應過來之下,衝擊向了人數最多的地方。

道心宗長老關注在意到了葉天的動作,第一時間兩隻眼睛當中的神色寒冷了下來,知道自己是被葉天發現了,但這又能怎麼個?

一個才內氣境四重天的小蝦米而已,有這個可能逃脫嗎?

「葉天呢?」澹臺淡月臉上的神情一變,看了下四面八方的環境,顯得非常的不安,發現葉天看不到了。

葉清弱也有些驚訝慌張,壓低著聲音說道:「月姐,是不是人非常多,葉天一時沒關注在意到,所以先衝進去了?」

「有這個可能,我們先進墓地再繼續說。」澹臺淡月當機立斷的說道。

……

葉天在激動振奮的人群中穿行,不斷繞著圈的朝黑得連光都無法逃脫的古老通道跑了過去,但道心宗長老的速度非常的快,眨下眼睛的時間,距離葉天已經不到五丈的距離。

距離著五丈的距離,道心宗長老突然之間出了手,他只是五指曲起成爪狀,對著天地空間抓了一些,其他人完全沒有任何覺察,但葉天卻臉上的神情劇烈的變了起來。

「老匹夫,連臉都不要。」葉天憤怒到了極點,額頭上全然儘是汗水,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無比的無形力量,正壓制沖向自己。

「年輕人,你殺我道心宗弟子時,就應該考慮到這個後果。」道心宗長老聲音陰寒森冷的說道。

也許對他來說,殺死一個像葉天這樣的小魚小蝦,完全然儘是舉手抬足間的事,根本不算得什麼。

然而,就在這個一一轉眼之間,一道璀璨劍光卻猛然出現,凌厲氣息橫貫長空。

轟。

可怕的劍意氣息爆裂擊發了,擴散布滿數丈距離,強大無比,讓人忍不住心驚膽戰。

道心宗長老始料未及,根本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頓時間便被這一股突然間出現的強大劍意氣息,震得踉蹌往後倒著退去數步。

只覺得體內氣血沸騰,臉上的神情更是驚駭惶恐,快速轉過頭看了過去,要看清楚到底是誰出手。

這意外來的太過突然,葉天也完全沒有想到,當下也快速轉過頭。

等到看清楚出了手救了自己的人後,他的臉上顯現了出來一道驚詫,隨後頓時驚喜起來。

「美女姐姐,謝謝。」葉天反應過來后,顯現出了燦爛笑容。

還沒有進了來黑得連光都無法逃脫的古老通道的葉如驕等人,在聽到葉天的這句話后,一個個都呆了一下。

東方曦兒更是直接了當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出於好心的提醒道:「你叫葉天是吧?還不抓緊時間給莫長老道歉?」

「敢對莫長老不恭敬,蚍蜉螻蟻般的東西,你死定了。」葉易晨陰笑。

葉天卻有些沒反應過來,在這個之後醒悟過來,不將這事放在心上,他跟莫貝兒有過接觸,知道她的性格不會計較這些。。

果然,在葉易晨等人目不轉睛的集中注意力的看著下,莫貝兒並沒有如葉易晨等人所想的那樣,狠狠的出手胖揍葉天一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