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像有反應了,我們…我們誰先吸他體內的蠱蟲呀?」李伊伊嬌羞的問道。

「我看夢琪你先吸吧!他是你帶回來的!」於馨也嬌羞的說道。

「對呀!夢琪你先吸。」蘇寧雪附和道。

「我不要,人家還是第一次,我不好意思!」夢琪紅著小臉低著頭說道。

「我們還不都是第一次!」李伊伊也低著頭小聲喃喃道。

「我們猜拳決定,誰輸了,誰就先來。」於馨提議道。

其餘三女都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三女通過猜拳決出順序,第一個是於馨,第二個是李伊伊,第三個是蘇寧雪,最後一個夢琪。

於馨紅著小臉來到我身邊,如同新婚小媳婦一樣嬌羞的說道:「你跟我到房間里來吧!」

我下面早就一柱擎天,聽到了於馨的話,我趕忙跟了過去,進了房間,我立馬就關上了房門,抱住了於馨的嬌軀,瘋狂的親吻著於馨香唇。

我還是個處男,目前為止女朋友也沒交過一個,不要說性經歷,就連接吻也不會,只是在我的三個舍友看島國動作大片的時候偷看過。

我就這樣有樣學樣的開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性福生**驗,於馨也是第一次,我衝破了伴隨了她二十多年的守護,她痛的額眉緊皺,也許是藥物的關係,我異常的瘋狂,她突然緊緊抱住了我的背,我感覺到了有東西從我身體被吸了出去,我儲存了二十年的寶貝也跟著追了出去。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 第六章幸福的開始

小爺我就這樣在四個屍鬼的脅迫下失#了,狗#的節操如玻璃般破碎,灑落一地。

於馨嬌羞的躲在被子里穿著衣服,穿好衣服尷尬說道:「她們還等著呢!我先出出去了!」於馨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看著她那潮紅的臉蛋,我又不爭氣的有了反應。

於馨剛剛出去,李伊伊就圍著一條粉色浴帕走了進來,原本坐在床上的我站起來,惡狠狠的抱住了伊伊,壓在了身下,開始了瘋狂的肉搏,我身體內的蠱蟲又一次被吸了出來。

伊伊穿好衣服出去后,寧雪走了進來,一場大戰過後,寧雪也從我體內吸走了一隻蠱蟲,看著她那緋紅的臉蛋,迷離的眼神,我又忍不住想要再好好的疼惜她一幡。

「不要啦!我想出去給你煲一鍋雞湯補補身子,我讓夢琪進來陪你吧!」大戰過後,寧雪也累了,原本是摟著我的腰靠著我的臂膀休息,看到我又想要使壞,就吻了我胸膛一下說道。

「嗯,好吧!」寧雪不同意,我也沒有強求她,我吻了她脖子一下就讓她出去了。

夢琪進來后我直接傻眼了,她穿的是白色弔帶紗裙,若影若現的可以看見她極致的嬌軀,看得我心中一股#火爆發,血脈膨脹,恨不的立馬吃了這小美女。

「看什麼看,把你的眼睛閉上!」

「啥,讓我閉上眼睛?」

「廢話,我剛剛不是說了嗎,你耳朵是不是有問題?」

「好好,我閉上,我閉上還不行嗎?」我只好無奈的閉上眼睛。

感覺到了夢琪壓到了我的身上,我立刻就抱住了她的嬌軀,睜開了眼睛,開始了瘋狂的征戰,被溫柔緊緊包裹著,讓我#罷不能的衝刺著,幾度衝刺后,我和夢琪早已累的疲憊不堪,靜靜的趟在床上休息。

也許是太累了,夢琪竟然在床上睡著了,她睡得很甜,兩隻眼閉得緊緊的,像兩條線;兩根眉毛像兩隻彎彎的新月;小嘴巴一動一動的很可愛,小巧玲瓏的鼻子微微向上翹,肌膚如凝脂般柔美,就像剝了殼的雞蛋,感覺只要碰一下就會破,我忍不住的在她的小臉吻了一下。她渾身被被子包裹住,就如同熟睡的嬰兒。

我怕會吵醒夢琪,於是躡手躡腳的下來床,穿好衣服就出了房間。於馨剛好在房門外,見到我出來嬌羞的說道:「你去先洗個澡吧,寧雪的雞湯已經煲好了,你洗完澡就可以出來喝了。」

「嗯,我知道!」聽到於馨的話,我心裡那叫一個爽快,溫暖。#情過後的我早已汗流浹背,感覺全身#漉漉的,就像剛被雨淋浴過一樣。

洗手間的位置很顯眼,我一眼就看到了,我進了洗手間脫了衣服就開始沖洗疲憊的身體,腦海不時的回憶起和幾女的#情時刻,心裡都笑開了花。

「咚咚咚…」

聽到有人敲門,滿腦子浮想聯翩的我被驚了一下,慌亂下就這樣赤##的打開洗手間的門,於馨看到了赤##的我,一也驚了一下,獃獃的看著我。

兩秒的靜止后,於馨緋紅著臉,底下了頭,卻剛好看到了我那抬頭挺胸的傢伙,頓時猛的抬起了頭,尷尬的把手中的白色浴巾遞給了我,嬌羞的說道:「你洗完澡就…就先圍著浴巾吧!你的衣服已經髒了,就不用在穿了,伊伊和寧雪已經去給你買衣服了!」

「哦!我知道了!」我接過了白色浴巾,尷尬的關上了洗手間的門,見到洗手台旁邊掛著幾張面巾,隨手拿起就往#漉漉的頭髮上撲來,擦拭了幾下,聞到了面巾散發著淡淡的香味,我不由自主的拿到了鼻子前,用力了嗅了嗅,真香啊!也不知道是誰的?

我在洗手間磨磨蹭蹭的擦乾了身上水,圍上浴巾就出了洗手間,於馨已經把煲好的雞湯盛在一隻小碗里,放在了客廳的玻璃茶几上。我坐到了沙發上,拿起了雞湯嘗了嘗,味道還真好!

「咔嚓…」

聽到了有開門的聲音,我還以為是夢琪睡醒了,回過頭去一看原來是於馨,她換了一身淡黃-色的連衣裙,完美的顯現了她的嬌美纖細,淡淡的黃-色衣裙配上她白皙透亮肌膚可謂相得益彰,美不勝收。

「劉羱,你一個人自己先呆一會兒吧!外面下雨了,伊伊,寧雪她們出去的時候沒帶雨傘,我要給她們送雨傘去,雞湯,廚房裡還有,你要是還想喝就自己去盛,那我就先走了!」於馨和我簡單的交代了一下,跟我揮揮了手,就急匆匆的出了門。

我走到了窗前,拉開了窗帘,看著窗外絲絲如綢的細雨,心情也不禁變的暢快了。

幾個女孩不在,屋裡就我一個人,冷冷清清的,挺無聊的,我打開了電視,打算看看電視打發一下時間,搜了一下台,也沒找到什麼好看的電視節目,關了電視,靠在了沙發休息。

我突然看見了不遠處的電腦主機開著,就打算去上網,我坐到電腦桌前,動了動滑鼠,電腦屏幕亮了,電腦屏幕里竟然是一部被暫停的島國##動作大片,我靠,這幾個丫頭還挺重口味的,竟然還看雙龍戰一鳳,看來以後在床上要努力了,不然給小爺我帶綠帽子了,那以後小爺我還有什麼臉面見人。

電腦屏幕里這定格##三明治,看得我心痒痒的,方正現在也沒人在,就偷偷看一會,等幾個女孩回來了再趕快退是啊出來,又沒有人知道。

滑鼠點擊了一下開始,看著三人瘋狂的大戰,我心中#火熊熊燃燒,口水直流三千尺,某個傢伙抬頭挺胸,想要出來透透氣,白色的浴巾上多了一座小山。

「啊…禽~獸…」

完蛋了,我竟然把在房間里睡覺的夢琪給忘了,看的太入迷,不但沒聽到夢琪開門的聲音,而且還沒察覺到她在我身後。看到了我正在看島國##動作#片的,夢琪直接過我印上了一個禽~獸的烙印。

夢琪這一叫,把我那#情澎湃的傢伙給嚇的暈了過去。我靠,不會把小爺我嚇成#萎了吧,我的#福生活才剛剛開始呀!

「你叫魂啊!你把小爺這傢伙都給嚇暈了,要是以後出了什麼問題,你就等著用黃瓜自#吧!」我怒氣沖沖的吼道。

「你說什麼,你那東西被我嚇出病了?這可不行,我們體內的蠱蟲還需要你的精華滋養呢?」夢琪一副驚慌失措,自責慚愧的說道。

「我倒是有一個方法可以知道,我這傢伙有沒有被嚇壞,只是怕你不願意?」

「什麼辦法,你說吧我都願意!」

我咽了咽口水說道:「用你的小嘴幫我##我這傢伙看看它會不會有反應!」

「你做夢,劉羱你信不信我殺了你?」

「好好,不用嘴,用手行了嗎?」

「行…」

我靠,我沒聽錯吧,她竟然願意用手幫我那個!我心中不由暗自興奮。

「行你個大頭鬼,你自己沒長手嗎?你自己到洗手間去慢慢弄吧!」我做夢也沒想到,夢琪突然又加了這麼一句話,所有的美好幻想啪…啪…的碎了一地。

「哈哈,好吧我自己去洗手間弄!」唉,女人是老虎啊!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小爺我又一次認慫了,垂頭喪氣的一個人進了洗手間,把弄了一翻了我那傢伙,還好沒事!

「劉羱,怎麼樣,你那東西到底有沒有事?怎麼磨蹭了半天還不出來?」夢琪在洗手間外面嬌呼道。

「放心吧!今天晚上和你血拚還是可以的!哈哈!」

「你這個混#,沒事就給我滾出來,別在裡面磨蹭,我要用洗手間。」

「哎呀!這是怎麼了!又沒有反應了!我看要到醫院檢查一下才行你!」想用洗手間,門都沒有,你就憋著吧!

「你這混#,我數到三,你要敢不出來,我就讓你永遠都出不來。」夢琪厲言威脅道。

「一…」

「二…」

「哈哈,沒事了!你用你用我去看電視!」我滿臉堆笑的說道。

「哼,滾開,別當道,沒聽說過好狗不擋道嗎?」

「夢琪,你他#的別給老子我蹬鼻子上臉,小爺我對客氣,純屬是看在同床共枕一場,你要非給小爺我鬧騰,我也不畏!」我盛氣凌人的吼道。

夢琪見我有些生氣了,於是撒嬌道:「老公你別生氣了,人家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說著還摟著我的手臂,撒嬌的搖晃我的手臂,原本還一副霸氣的我,被夢琪這樣搖呀搖,心一下就軟了。

「好了好了,我不生氣不生你氣就是了,你趕快進去吧。」我就像泄氣的皮球一樣的說道。

「老公你真好!」夢琪撒嬌的說道。

這女人還真是善變,這樣下去遲早要被她們玩死了不可。

「老公,我們回來了,我和伊伊給你買衣服了,你過來試試看吧!」蘇寧雪大包小包提著一堆購物帶走了進來,看見我就喊老公,說實在的被她這麼喊我還真有些不自在,不過心裡卻是美滋滋的。

本書源自看書罓

… 「你剛剛叫我什麼?」我心中不禁暗爽道。

蘇寧雪白了我一眼,忍不住對我嬌呼道:「當然是叫老公了,小傢伙你想吃霸王餐嗎,把我那個了還想不賬!」

李伊伊也白了我一眼說道:「怎麼,你剛才都那樣對我們了,你難道你還不想要我們?」

「我要,當然要!」我心中暗喜,老天爺也太照顧我了,一下就有了四個極品老婆,我就像小雞啄米似的狂點頭,「我當然要你們了!這麼漂亮的老婆我要是不要,我這腦子豈不是淋雨淋多了!」

「算你識相,這還差不多,要不然我可饒不了你,非把你殺了養蠱不可!」蘇寧雪調皮的笑道。

「我那捨得!」我滿臉堆笑的說道。

蘇寧雪溫柔的一笑,我挽住了我的胳膊,柔情似水的說道:「小傢伙,來看看我給你買的衣服,這可是我第一次給男人買衣服,你就半夜睡著偷偷樂吧!」

寧雪和伊伊給我買的是一件白色的短袖襯衫,一條到膝蓋的白色短褲,說實在的挺好看的,這倆丫頭的陽光還真是不錯。

「小傢伙還有,你看看喜不喜歡!」寧雪看我挺喜歡她和伊伊給我買的衣服,她從旁邊又拿起了一個購物帶,從裡面拿出了兩條內褲,在我面前晃悠,「怎麼樣小傢伙喜歡嗎?」

我靠,竟然是兩條白色的紗制內褲,看上去隱隱約約是透明的,要是穿上這內褲,我看我那家和裸奔也沒多大區別。

「寧雪,這內褲下次我自己買就行了!」我也是醉了,提出了下次我自己去買,免得以後在她們在弄什麼妖蛾子來,自找苦吃!

「好吧!對了我們明天要去看房,小傢伙你也跟我們一起去吧!看看你喜不喜歡?」寧雪溫柔的笑著說道。

「看房!你們要買房子?」我驚訝的問道,我在還在上大學,還不能自食其力,我你有前買房子呀?她們是想要肯死小爺我才開心呀!

「你這什麼表情呀?我們又沒說讓你買,你驚訝什麼!」看到我驚訝的表情,伊伊不滿的瞪了我一眼,埋怨道。

「哈哈,我這不還在上學,還不能自食其力,所以…」我慚愧的說道,我還真的很內疚,本該我賺錢養家糊口度日的,現在竟然還要幾個女孩自己出錢買房,心裡還真是不是滋味!

「小傢伙,你別想太多了,我們現在人都是你的了,我們還在乎錢嗎?」夢琪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洗手間出來了,在我身後安慰道。

「你們放心吧!我以後一定會看看讀書,以後找一份好工作,努力賺錢然你們過好日子!」我信誓旦旦的說道,要這心中暗暗發誓,以後要更加努力,不讓幾個女孩跟著我受苦!

「小傢伙,你以後只要真心帶我們就夠了,錢對我們來說跟本就不算什麼,我們幾個已經商量好,過今天要成立一個公司,到時候你就等我們賺錢養你吧!」於馨溫柔的笑著說道。

「於馨你怎麼把我說的跟個小白臉似地,我的內心會受傷的!」我一副無辜的說道。

「怎麼,你還不願意?」於馨嬌哼道。

「願意!有這麼四個能幹的老婆,那可是我的福氣,我怎麼會不願意,我高興還來不極呢!」我滿臉堆笑的說道。

「對了,你們又要買房,又要成立公司前夠用嗎?要不我給我老媽打個電話吧!」我疑問的說道。

「你放心吧!我們的師傅給我們留下不少的財產,我們已經計劃好了,錢絕對夠用的!」夢琪溫柔的對我笑道。

「夢琪,你笑起來真美,你以後要多笑哦!」我嘻嘻笑這說道。

「討厭!」夢琪緋紅著臉,瞪了我一眼,對我撒嬌道。

「哈哈,老婆撒嬌還真是可愛,來讓老公親一下,犒勞犒勞你!」說著我就隨手攬住了夢琪的腰,一用力,夢琪就順勢坐到了我的大腿。

夢琪自然不依,坐著我大腿上掙扎了幾下,弄得我一陣爽快,我忍不住的輕呼了一聲,夢琪聽了不在掙扎,靠在了我的懷裡。

「你這壞蛋!」夢琪感覺到了我那傢伙有了反應,抬起粉拳,輕輕的捶了我的胸膛兩拳,嬌羞的說道:「小傢伙,不專你打壞注意!」我心裡那叫一個爽啊!

「好好!我不打壞注意!但是你可別亂蹭了!」我滿臉堆笑的說道,見夢琪不在掙扎,我在她的脖子吻了一下,聞著夢琪淡淡的體香,中心一股火熊熊燃燒起!

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現在變的欲異常旺盛,總是不時的想那種事,也許是被她們下了葯的緣故吧!

「老婆,你們說說你們的師傅吧!」我好奇的問道。

「我們四個都是孤兒,是師傅他收養了我們,還教我蠱術,供我們上學讀書,不過師傅他已經不在了,就只剩下我們姐妹四人了。」夢琪有些悲傷的說道。

「對不起,讓你們想到了傷心事,以後就然我照顧你們吧!好嗎?」我安慰幾女說道。

「嗯…」夢琪在我懷裡小身噥道,看的我一陣心酸。

為了打破這低沉的氣氛,我開口道:「老婆大人們,你們想開一家什麼樣的公司呀!和老公我說說吧!我可是經濟學高才生,我給你們把把關!」

「我們因為從小跟隨師傅學習蠱術,所以我們大學都選擇了生物學,我們想來想去,最終決定做美容護膚產品!」於馨一本正經的把她們的想法告訴了我。

「這個想法不錯,現在人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女性都越來越在意自己的形象,現在化妝行業挺吃香的,你們有什麼具體的方案嗎?」

「我們現在有兩個具體的產品開發方案,一個是瘦身茶,一個是美顏丹,都是我們從自己養的蠱蟲和一些植物中提取的一些有效成分精華製作的,我們也得到藥物監督管理局的認可!等我們培養出自己的人就可以正式開始生產了!」夢琪在我懷裡嬌羞的說道。

「等等,夢琪你們都大學畢業了嗎?」我突然想起於馨剛剛的話,疑惑的問道。

「嗯,怎麼了小傢伙?」

「那你是怎麼知道我體內有蠱蟲的的?」如果夢琪不是學校的學生,她怎麼會這快就知道我體內有蠱蟲,這不科學呀?

「哦,我原本是去找伊伊的弟弟的,結果我就不小心聽到了你和劉曉彤是談話了!」夢琪對我解釋道。

「你認識劉曉彤?」夢琪怎麼會知道曉彤名字?難道她們認識?

「劉曉彤好和我們都是出自一個村子的,我當然認識她了!不過我們沒什麼交情!」夢琪微微一笑說道。

「哦,原來是樣,伊伊的弟弟叫什麼名字?說來聽聽,我看認不認識!」我隨口問道。

「我弟弟呀!你肯定認識,就是你的舍友李華,這次夢琪去找他,就是他給我們打電話說,你體內好像封印著蠱蟲,讓我們去確認一下。」伊伊溫柔的笑了笑說道。

原來是這死小子出賣了小爺我,我還正納悶,好端端叫我去看什麼女屍,原來是打算把我騙出去,好讓夢琪混在圍觀的學生群眾中,我查看我體內是不是有蠱蟲。

李華這混蛋,他要是知道了我把她姐那個了,他現在還成了我的下舅子,光想想都能想到他臉上的表情會有多豐富,說不定會氣的噴血吧!我還真要謝謝這小子,要不我有怎麼會擁有這麼四個極品的老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