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經過十多分鐘的行走之後。葉問就來到了一處滿是蛇類生物的地方。

在這裡。各種各樣的蛇類生物,它們都能夠和睦的生活著,甚至有的蛇類生物,它們還當著葉問的面,在進行著『造蛇運動』呢!

至於血蟒所說的那一棵蛇類聖物『碧血蘭花』,葉問通過『神識』自然就看到了。

因為這一棵『碧血蘭花』正長在一處懸崖峭壁的上面,而這一處懸崖峭壁上面,正有三條大蛇在守衛著呢!並且每一條大蛇的實力都達到了『築基期』的程度。也就是『七級魔獸』的水平。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這三條大蛇的同意,那麼任何生物都無法靠近這一處懸崖峭壁,以品嘗那美味的『碧血蘭花』。

而這『碧血蘭花』,葉問也是第一次看見,因為這『碧血蘭花』的長相實在是太稀奇了。

簡單的說,這一株『碧血蘭花』就是一株巨大的藤蔓植物,植物的葉片當然就是綠色的,而這一株藤蔓植物上面所結出來的花朵自然就是『碧血蘭花』了。

而這『碧血蘭花』的大小卻是各不相同的,大的有臉盆般大。小的卻只有拳頭般小。

至於顏色也很新奇,如果非要形容的話。那就是『碧色中帶了一點兒鮮紅』,給人的第一感覺,那就是十分的怪異。

把這一些情況全部都看完了之後,葉問立刻就開口問道:「血蟒,你是不是這一些蛇類生物的頭啊?我怎麼看到這一些蛇類生物,對你非常的恭敬呢!」

「主人,我的確是這一些蛇類生物的頭兒,而那三條守衛『碧血蘭花』的大蛇,也同樣是我安排的手下,如果主人有吩咐的話,那麼我可以讓它們都過來,聆聽主人的教誨。」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這一條血蟒立刻就無比恭敬的回答道。

「呵呵,不用了,你還是把你們種族的實力介紹一番吧!如果介紹的好,那麼我不介意給你們一場造化的哦!」聽完了血蟒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笑呵呵的回應道。

「好的!主人。」

接著,血蟒就把蛇類生物的大概情況介紹了一番,從中,葉問了解到了許多自己所不知道的消息。

首先血蟒的實力處在『八級魔獸』的層次,是魔獸森林當中少有的高手之一,至於『九級魔獸』,魔獸森林的內部卻只有兩頭,它們分別是『六翼獅王』和『長臂魔猿』。

也就是說,除了這兩頭『九級魔獸』之外,血蟒的實力在這一片魔獸森林的內部,那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啊!

因此,受到『碧血蘭花』的影響,這一片魔獸森林的蛇類生物,基本上都歸血蟒統治。

至於這一些蛇類生物的實力,葉問也大致的了解了一番。

其中,『八級魔獸』就只有血蟒一條,『七級魔獸』一共有五條,除了看守『碧血蘭花』的那三條之外,其餘的兩條,都外出覓食去了。

而『六級魔獸』則多達上百條了,至於『六級魔獸』之下的蛇類生物,那更是不計其數了。

由此可見,魔獸森林的內部,果然就是魔獸們的天堂,不然的話,這裡也不會出現如此多的蛇類生物了。

等了解完了這一些信息之後,葉問立刻就開口說道:「血蟒,不知道你聽過『神明』嗎?」

「神明?聽說過啊!不過這都是很遙遠的事情了,但是,我卻聽說無盡之海的另外一塊大陸,還留有『神明』的遺迹呢!」

「嗯?你竟然也知道無盡之海的另外一頭,也留有『神明』的遺迹,那麼你怎麼不去無盡之海呢?」

「唉……..主人有所不知,我們魔獸森林的存在,就是為了抵抗人類的,因為人類的高手,並沒有全部離開,所以我們魔獸一族自然也就不能先行離開了,否則的話,兩族之間要是沒有了約束能力,估計戰爭馬上就會爆發了吧!」

「再說了,前往無盡之海的路途也並不是一帆風順的,我聽『六翼獅王』說過,無盡之海的內部可是非常危險的,比如傳說當中的龍族,也偶爾會在無盡之海出沒呢!」

「所以說,如果實力沒有達到『八級魔獸』的程度,那麼最好不要輕易嘗試著渡海,否則的話,你就可能被海中和天空中的凶獸給吃掉了。」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血蟒立刻就解釋的說道。

「呵呵,這麼說來,你們老大『六翼獅王』已經去過無盡之海的那一片大陸了?」聽完了血蟒的話語之後,葉問眼珠子一轉,立刻就想到了其中的一處關鍵地方,接著便開口問道。(未完待續。。)

… 「不錯!不僅『六翼獅王』去過,而且『長臂魔猿』也去過呢!只不過它們回來了之後,卻很少提及無盡之海那一片大陸的事情,好像有什麼忌憚讓他們無法開口似的!」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血蟒立刻就肯定的說道。

「好了,無盡之海那一邊的事情,我們還是先放在一邊吧!現在我給你的造化,可是有關於『神明』的哦!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接受呢?」

「主人,我當然願意接受了…..」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血蟒立刻就非常興奮的說道。

要知道,『神明』可是這一個魔法世界當中,至高無上的存在啊!所以但凡能夠跟它扯上一點關係的物品,那可都是了不得的物品啊!

所以說,當聽到『神明』二字的時候,血蟒當然就非常的高興了。

「呵呵,不急,我們先去找一個空曠的位置再說吧!」看到血蟒有一些迫不及待的樣子,於是葉問頓時就覺得有一些好笑的說道。

「嗯嗯,屬下知錯了。」

等這一句話說完了之後,血蟒就帶著葉問來到了一處非常空曠的地方。

畢竟剛才的那一處蛇谷,放眼望去,全部都是各種蛇類,所以那一處地方當然就不符合葉問的要求了。

「主人,您看這一處地方合適嗎?」

「嗯嗯,合適……你現在就呆在一旁,看著我施法就可以了,記住了。沒有我的允許。不許任何生物靠近哦!」聽完了血蟒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吩咐的說道。

「好的,主人!」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血蟒立刻就保證的說道。

接著,葉問就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拿出了許多玉石,而這一些玉石的主要作用,自然就是為了雕刻『信仰雕像』了。

很快,在葉問『神識』和『真元』的大力配合之下。葉問只花費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就把一座高度達到二十多米長的『信仰雕像』雕刻了出來。

雖然這一座『信仰雕像』,在蛇類身軀的面前,顯得微不足道,但是這一座『信仰雕像』,它代表著卻是『神明』,所以它的威嚴,可不是任何生物所能夠隨意冒犯的哦!

因此,『信仰雕像』雖小,但是它的作用卻是無比巨大的。

把『信仰雕像』雕刻好了之後。葉問就把如何祈禱的方法告知了血蟒,並且要求血蟒組織一些蛇類生物過來。對著這一座『信仰雕像』進行祈禱。

當然了,為了防止『信仰雕像』被蛇類那龐大的身軀給破壞了,所以葉問就在『信仰雕像』的周邊,布置了許多禁制。

相信有了這一些禁制的保護,這一座『信仰雕像』絕對不可能被破壞了。

而且,為了能夠快速的傳播信仰,葉問還允許血蟒,參照『信仰雕像』的樣子,仿製出了許多大小不一的『神明』雕像呢!這樣的話,哪怕蛇類的生物,遠在海角天邊,它們都能夠隨時隨地的進行祈禱了。

忙完了這一些事情之後,葉問也決定要閉關修鍊一段時間了,畢竟魔獸森林裡面的靈氣濃度,那可是相當不弱的啊!

所以趁著機會難得,葉問自然就要好好的閉關修鍊一下了,相信等葉問出關了之後,葉問就可以考慮如何收服這一座魔獸森林當中的王者了。

畢竟葉問現在的實力,只不過是『金丹期初期』的水平,雖然能夠對『九級魔獸』造成一定的威脅,但是想要收服『九級魔獸』的話,那難度可是非常大的啊!

因此,為了儘快的收服這兩隻『九級魔獸』,葉問自然就要把自己的修為,再往上提升一到兩個層次了。

而且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收集,葉問腦海之中的信仰之力,也已經儲存了很多,所以提升實力對於葉問來說的話,那還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呢!

於是,有了想法之後的葉問,立刻就找了一處比較隱秘的地方,然後就在這一處地方的周圍布置了一些『聚靈陣法』以及防禦陣法。

等這一些陣法全部都布置完了之後,葉問又開啟了一段為期不短的閉關了。

…………

而此時的艾克王宮,正在發生著一段並不愉快的爭吵呢!而爭吵的主題,自然就是權力的分配不均了。

「父親,您作為我的父親,享一享清福,有什麼不好的啊?」看到艾克有一些固執己見的樣子,愛麗絲立刻就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要知道,就在剛才,艾克國王,哦!錯了,不能稱之為『國王』了,因為現在可是『大中華帝國』的治下,所以國王也只能適用於愛麗絲了。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愛麗絲女皇和艾克正在發生爭吵呢?原來艾克始終都不能成為信徒,而艾克所佔據的位置又十分的重要,所以愛麗絲女皇的意思就是讓艾克留在皇宮之中,養老享清福的,但是艾克卻不同意,他說自己的身體還非常的健朗,還能夠勝任帝國的職位。

而且艾克還私自做主,罷免了幾位信徒的職位,並且還把這一些空缺的職位分給了自己的親信,擺明了就是不配合自己的女兒。

所以愛麗絲女皇得知了這一些事情之後,自然就要找艾克好好的理論一番了。

「哼!我還是你父親嗎?你怎麼胳膊肘朝外拐啊!難道我任命幾位官員,都不行了嗎?」聽完了愛麗絲的話語之後,艾克立刻就冷哼的說道。

「父親,您當然是我的父親了,雖然您曾經不顧我的幸福,執意要把我嫁到蠻人國,但是您在我心裡,始終都是我親生父親啊!」

「只不過剛剛成立的『大中華帝國』,可是葉大人的心血啊!所以父親您這樣做的話,就不怕葉大人親自怪罪嗎?」聽完了艾克的話語之後,愛麗絲依然不死心的問道。

「呵呵……..少拿葉大人來壓我了,你都是葉大人的妻子了,難道這一點兒小事,你都不能做主嗎?」聽完愛麗絲的話語之後,艾克絲毫不以為意的說道。(未完待續。。)

… 「唉……..父親,您這不是為難我嗎?」沒想到自己的父親竟然如此的不體貼自己,於是愛麗絲頓時就有一些苦惱的感嘆道。

畢竟愛麗絲的身份,不僅是『大中華帝國』的女皇,而且還是葉問的信徒,所以愛麗絲一方面要忠誠於葉問,而另外一方面,又不能做出不孝之事,因此,愛麗絲自然就有一些難以抉擇了。

「女兒,為父的要求也不高,為父只需要一個地方,當一個小國王就可以了,還望女兒能夠成全啊!」看到自己的女兒有一些為難的樣子,於是艾克也有一些不忍心的說道。

「父親,既然你都如此要求了,那麼父親就選擇一處地方,我立刻就安排父親去那裡當一個小國王好了……..」

「不過我的醜話可得說在前頭,如果父親做出了有害『大中華帝國』的事情,那麼就別怪女兒不顧念父女之情了。」

「呵呵,放心吧!只要是帝國的合理要求,我一定會遵從的。」聽完了愛麗絲的話語之後,艾克立刻就保證的說道。

接著,艾克就把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位置說了出來,而這一個位置可以說是艾克王國僅次於艾克王城的經濟中心,它的名字叫做『焦作』,是一個美麗而又富饒的地方。

對此,愛麗絲的心中雖然有一些不舍,但是為了自己的父親,愛麗絲還是咬牙把這一處地方劃撥給了艾克,從此之後,艾克就是『焦作』的土皇帝了。

除非『大中華帝國』有需求。否則的話。『焦作』將不會受到任何人節制了。至於『大神教』以及『問天門』,則被艾克國王選擇性的忽略了。

而此時,艾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後,就滿臉笑容的離開了王宮,至於目的地,自然就是自己的府邸了。

看到艾克已經走遠了,愛麗絲這才有一些感嘆的說道:「父親,女兒能幫你的就只有這麼多了。希望你能夠當一個好國王吧!」

…………

而此時的艾克,回到了府邸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那就是把自己的心腹羅賓叫了過來,並且還把自己與愛麗絲所達成的協議告知了羅賓。

等羅賓聽完了這一條消息之後,羅賓立刻就激動的說道:「陛下,我們的復國大計又往前進了一大步啊!真是可喜可賀啊!」

「呵呵,那當然,看來關鍵時候,還是得靠我女兒啊!好了,別說這一些沒有用的事情了。我們還是趕緊收拾行李,連夜趕往自己的封地吧!對了…..那一些正在訓練當中的死士。也一併帶走,知道了嗎?」聽完了羅賓的話語之後,艾克立刻就笑呵呵的說道。

「嗯嗯,好的。」聽完了艾克的話語之後,羅賓立刻就無比恭敬的回應道。

只不過羅賓的心中卻忍不住的暗道:「嘿嘿…….通過我的了解,艾克你想要復國,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信徒的戰鬥力遠比死士來的強悍,所以你是不可能復國的。」

「但沒想到的卻是,你竟然弄到了如此好的一塊封地,看來我得找一個機會,把你的位置取代了才好啊!這樣的話,我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國王陛下了…..哈哈……」

於是,一場針對艾克國王的陰謀正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

終於,當時間過去了一個月之後,愛麗絲女皇收到了一條非常難過的消息。

而這一條消息的內容,那就是艾克所屬的封地『焦作』,竟然發生了驅逐信徒的事情,甚至有一兩位信徒,還受到了迫害……….

「父親,這一些事情,當真是你做的嗎?」面對這一條消息,愛麗絲女皇還是有一些不敢置信的自語道。

「唉……..不管這麼樣,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我必須要給帝國人民一個交待….」

接著,愛麗絲女皇就把獨角虎召喚了過來,並且還把『焦作』所發生的事情,全部都一絲不漏的告訴了獨角虎,希望能夠聽到一絲不同的意見吧!

「女皇陛下,依微臣所見,此事我們必須徹查,否則的話,這會讓我們『大神教』的信徒產生信仰危機的,而這一點也是葉大人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聽完了愛麗絲女皇的話語之後,獨角虎立刻就建議的說道。

「不錯,我的意見也跟你一樣,但是『焦作』畢竟是我的父親在管理,如果真的是我父親所為的話,那我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我父親了…..」聽完了獨角虎的分析之後,愛麗絲立刻就把自己的難處說了出來。

「呵呵,女皇陛下,此事就交給屬下去辦好了,我保證還你一個完整的父親,只不過你父親若是不配合的話,那麼屬下也只能採取非常的手段了,而這一點還請女皇陛下多擔待一些啊!」

「唉……..也只能如此了…….」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愛麗絲就揮了揮手,然後示意獨角虎可以先行離開了,畢竟此事若由愛麗絲出面的話,多少有一點兒不妥,但是由獨角虎親自出面的話,那麼愛麗絲也不用做出艱難的抉擇了。

很快,獨角虎趕到了『焦作』之後,立刻就發動自己的眼線,開始調查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終於,經過認真仔細的排查之後,獨角虎立刻就發現了問題的癥結之所在了。

驅逐信徒這一件事情,的確是艾克國王親自下的命令,而他的理由,也非常的簡單,那就是他的封地,只需要一個聲音就足夠了。

至於有個別信徒受到傷害的事情,好像艾克國王真的不知情,但是能夠這麼明顯的迫害信徒,肯定也跟艾克國王脫不了干係。

但不管怎麼說,驅逐信徒這一件事情是絕對不能被允許的,畢竟獨角虎就是一名狂信徒,如果連『神明』的威嚴都保不住的話,那麼獨角虎就不配稱為一名合格的『狂信徒』了。

所以獨角虎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部都調查清楚了之後,自然就是非常的震怒了。

「哼!別以為你是愛麗絲女皇的父親,我就不敢拿你怎麼樣!如果你不干涉信仰的話,那麼你做什麼事情,我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但是你若是干涉信仰傳播的話,那麼你就是公然與『神明』作對了,所以回歸『上帝』的懷抱,才是你最終的歸宿……」(未完待續。。)

… 要知道,獨角虎唯一忠誠的對象,那就是葉問,如果有人做出了損害葉問的事情,那麼獨角虎說什麼也不可能放過他的,哪怕這一個人是愛麗絲的父親,那也不行!

畢竟狂信徒,之所以稱之為『狂信徒』,那就是因為他們的信仰無比的狂熱,任何人都不能做出損害『神明』的事情,如果真的有人做出損害『神明』的事情,那麼這一個人絕對會受到所有『狂信徒』討伐的。

因此,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之後,獨角虎就變幻成了一位中年漢子,並且來到了艾克國王的面前,然後語氣質問的說道:「艾克,是誰給你的權利,讓你驅逐『大神教』信徒的?」

「啊!虎大人,您怎麼親自來了啊!快端茶…….快準備點心!」沒想到獨角虎百忙之中,竟然跑到自己這裡來了,於是艾克國王連忙招呼著自己的手下端茶送水,然後還有一些心虛的說道。

「哼!別給我扯那一些沒用的,我不吃你這一套,如果你的解釋不能讓我滿意的話,那麼你也只能跟我走一趟了,到時,是生是死,就由不得你做主了。」看到艾克國王慌裡慌張的表情,獨角虎忍不住就鄙視了一番。

只不過艾克國王畢竟是葉問的岳父,所以獨角虎考慮了再三之後,還是決定先聽一聽艾克國王是怎麼解釋的。

如果解釋說得過去,那麼獨角虎就把艾克國王帶回去,讓愛麗絲女皇發配就好了。

但是。若艾克國王的解釋說不通的話。那麼獨角虎也只能把艾克國王帶回『大神教』。聽一聽信徒們的意見了。

只不過『大神教』的信徒,都是一些非常忠誠的信徒,所以艾克國王的罪名一旦被坐實了,那麼留給艾克國王的,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虎大人,稍安勿躁!請容我慢慢道來…….」看到獨角虎有一些興師問罪的樣子,於是艾克國王小心翼翼的答道。

接著,艾克國王組織了一下語言之後。然後就有一些模稜兩可的說道:「虎大人,整個『焦作』地區,可都是我的封地啊!所以我想在封地裡面做一些什麼,那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再說了,『大神教』只不過是帝國的一個教派罷了,而我這一個封地可是女皇陛下親自首肯的,因此,只要我服從帝國的命令就可以了,至於『大神教』,我覺得沒有必要在我的封地裡面開設分部了吧!」

「哈哈……..艾克。你真的是很傻…..很天真啊!我現在只問你一句,那幾名被害的信徒。是否與你有關係?」聽完了艾克國王的話語之後,獨角虎不怒反笑的說道。

「虎大人,雖然我不贊成『大神教』在我的封地裡面傳播信仰,但是殘害信徒的事情,我是絕對做不出來的,還請虎大人明察!」

要知道,信徒可是『大中華帝國』絕對的中堅力量,如果真的有人敢殘害信徒的話,那麼這一個人絕對無法在『大中華帝國』當中生存的。

所以面對這一個大是大非的問題,艾克國王當然就要第一時間否認了。

「呵呵…..艾克,跟我走一趟吧!」聽完了艾克國王的話語之後,獨角虎立刻就笑眯眯的說道。

「虎大人,我並沒有違反帝國的法律法規啊!你怎麼能帶我走呢?」沒想到自己說了這麼多,獨角虎依然要帶自己離開,於是艾克國王頓時就有一些憤憤不平的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