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啊,這世界上沒有良心的人真的少了。

「哪都疼。」我沒好氣的吼。

「那,那我摟輕點好不好?」吳天昊看著我。

一副討好的樣子看著我問。

我沒甩他,直接冷冷的吼:「不行。」

「我輕點還不行啊?」吳天昊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望著我。

「不行。」我很堅定。

不行就是不行。

哼……

「真的有這麼疼嗎?我看看?」吳天昊『毛』手『毛』腳的居然想扒我的衣服了。

我拉著自己的衣服:「喂,你有沒有人『性』啊,這個時候,還想占我便宜啊?」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關心你,看看哪裡受傷了。」吳天昊被我這麼一說的。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關心你,看看哪裡受傷了。」吳天昊被我這麼一說的。

倒是一副沒好氣的樣子看著我。

「哪都受傷了,傷的最重的是在這裡。」我很用心的點了點我自己的心。

不過,很快的,我就看著他說:「不過,你是不會懂的。」

「我懂……真的,懂。」吳天昊一臉認真,一本正經。

估計,他內疚的心裡又開始了吧。

哼,我就是要讓你內疚。

「哼,你懂?你懂什麼?」我又是一副沒好氣的問。

「我知道,當初,你叫那個小弟去叫我的時候,你一定抱著期待在等我吧?是不是?」吳天昊一副溫柔的看著我。

他說中了我心中當時的想法。

「呵呵……是啊,那又怎麼樣?你還是沒來。」我淡笑著。

「我不是不去,我是根本就不知道。」吳天昊緊皺著雙眉一副內疚的樣子。

「也是,你根本就不知道,所以,這件事情根本就不能怪你的。」我帶著諷刺。

「你不怪我,我怪我自己。你就在我的眼皮底下被人打,受傷進醫院,我……我對不起你。」吳天昊緊緊的握著我的手一臉真誠的道歉。

從未看過這樣子的吳天昊。

道歉的這麼的真切。

「是我的錯,是我沒有好好保護你。」吳天昊又是一副內疚的樣子看著我道歉的。

看得我都有些不忍心了。

事實,我被打,不能完全怪他。

雖然說他也逃不出這責任。

「算了算了……」我這人心軟。

「那你的意思就是原諒我了?」吳天昊聽著我說算了算了的時候。

突然一副興奮的樣子看著我。

我心裡的那一份心軟又馬上硬了。

「不可能。」我很堅定。

「我都道歉了,你還要怎麼樣才能原諒我呢?」吳天昊似乎很介意我這一次生氣。

「你很介意?」我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問著。 ?「你很介意?」我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問著。

「嗯?什麼?」吳天昊似乎不明白我的話。

我抿了抿雙唇:「你很介意我願意不願意原諒你嗎?」

不知道為什麼。

跟吳天昊在一起。

我的好奇心總是這麼的重。

「嗯,是啊。」吳天昊重重的點點頭。

「為什麼?」我繼續不明白的問。

「因為,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在乎你。」吳天昊一臉認真。

當我聽著吳天昊說在乎我的時候。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裡就好沒出息撲通撲通的跳著了。

「為什麼?」我不想繼續問下去。

可是,有一種欲*望一樣的指責著我問下去。

問題總是很順口的脫口而出。

「反正,我就是在乎你,這哪有為什麼?」吳天昊輕挑著雙眉半眯著雙眼看著我。

呃,也是。

「哦,呵呵,那你當沒問吧。」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過頭。

裝得一副不屑的樣子。

「那你呢?」吳天昊溫柔的將我的腦袋扒回去。

「我怎麼了?」我又是一副不明白的看著他。

「你在乎我嗎?」吳天昊問了一個我最不願意回答的問題。

「在乎?呵呵……」我淡笑著。

其實,我的心裡也不知道。

「算了,不問了,你現在正氣頭上,一定不會跟我說實話的。」吳天昊快速的說著。

我沒理他。

管自己看電視。

「宛芝,其實,……」吳天昊說兩個字的又沒再說下去。

「嗯?」我很好奇他接下一要說些什麼。

「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其實,這件事情不是我一個人的錯啊,是你錯在先的,我才一氣之下去找別的女人發泄的。要不然的話,我都會在學校里乖乖的陪著你不是嗎?」吳天昊一副委屈的樣子看著我。

他呆在學校是為了我嗎?

「沒事,你愛找誰找誰去,我沒有權利去管,我說過,只要你讓那些女的不要來找我就好了。」我淡笑著。

(書網) ?「沒事,你愛找誰找誰去,我沒有權利去管,我說過,只要你讓那些『女』的不要來找我就好了。」我淡笑著。

吳天昊聽我這麼一說。

結果,臉『色』就變了:「你……」

「我這麼大方還不好嗎?非要把你管得死死的,像佳佳一樣,一有『女』的靠近,就跑去把人家教訓一頓?」我諷刺。

「你這『女』人怎麼回事啊?說話的時候,一定要帶著這篤酸?」吳天昊臉『色』一放。

冷冷的沖著我說。

我一聽,心裡就委屈了:「是你多想了,我很平常的說。」

說完后,別過頭去不看他。

故意看著電視。

假裝在看電視。

「是嗎?」吳天昊此時的語氣又好多了。

我沒理他。

這種人。

「又生氣了?」吳天昊緊鎖著雙眉看著我。

我又是沒有理他。

就是不理他。

「我說,你這『女』人怎麼這麼容易生氣啊,動不動就生氣。」吳天昊又摟著我抱怨著。

我這一回沒有掙扎。

愛摟就摟吧。

誰讓我現在是他的『女』朋友呢。

「好了,不要生氣了,寶貝,來,笑一個,別生氣了嘛。」吳天昊哄著我。

說完后,就快速的在我的臉上親了一口。

我依舊沒有說話。

他愛怎麼樣就怎麼愛。

「餓不餓?要不要,我出去給你買吃的?」吳天昊又是一副體貼的看著我。

「內疚了吧?我告訴你,你現在對我再體貼再好也沒有用,我已經受到傷害了。你以為你這樣子,就能減清你心中的內疚嗎?」我帶著鄙視。

「是是是……我是內疚,誰讓我沒有好好保護你呢,我內疚,我後悔。」吳天昊又是哄著我。

要是,他沒內疚的話。

他會這樣子哄著我嗎?

「哼……」我冷哼著。

「到時,我抓到佳佳與你說的那小弟后,你愛怎麼處置都可以。我把人『交』給你處置了,行不行?」吳天昊討好的看著我。 ?時,我抓到佳佳與你說的那小弟后,你愛怎麼處置都可以。我把人『交』給你處置了,行不行?」吳天昊討好的看著我。

「給我處置?我愛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我有些興趣的看著吳天昊。

如果真是這樣子的話。

這一回,我倒是要讓佳佳看看。

老娘是怎麼處置她的。

別以她在道上認識幾個人就拽了。

就可以隨便欺負我了。

「嗯。」吳天昊看著我來興趣了。

臉上帶著笑意的點頭。

「那……你能保證以後他們不來找我麻煩嗎?」這些後續的問題。

我總要想好。

我可不想以後我又惹上什麼麻煩。

要是我跟吳天昊分手了。

他們來找我麻煩。

鄭思天又沒跟我同一個學校的。

這樣就麻煩了。

所以,要事先說好才行。

「放心,一定不會。我負責。」吳天昊拍著『胸』脯保證。

「行……這可是你說的。」我看這個行。

這剛好是我在佳佳的面前揚眉吐氣的機會。

還有那些跟在佳佳屁股後面的賤人。

「那現在沒事了吧?不生我的氣了吧?」吳天昊一看著我開心了忙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