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最近這一年內,兩人親密太頻繁,是否她不喜歡了,但是他不知道是哪裡讓林夕荷反感和後悔了,還是說他自己哪裡做錯了,沒給她一個正式的名分和婚禮。

林夕荷心中微微酸澀,她哪裡是為了這件事,「逸風,我已經這麼大的年紀了,不知道能不能給你留下一兒半女的,你再娶一個,我不會多心的,好么」。

見此,夏逸風卻重重的鬆了口氣,「原來是為這事,我還以為夕荷你後悔和我在一起了」。

「怎麼會,但是我想知道一件事,若是逸風你娶了別人,是否還會對我這樣好,嗯,我也就是問問,不是嫉妒」。 林夕荷的眼神閃爍著,手指不安分的攪動著,不敢去看夏逸風的眼睛。

她心中是鄙視自己的,既不想讓別人來分享她的愛,又不希望夏逸風為難,雖然皇室那邊夏逸風的父母都已經不在了,沒人會逼他做決定,要延續香火什麼的。

但她還是怕他會後悔,以及自家什麼都沒能幫他做,從而有所愧疚。

看著身子微微顫抖的林夕荷,夏逸風伸出雙手,緊緊的捏著她的手心,「被多想,你還沒有嫁給我,怎麼讓我去娶別人」。

「那我嫁給你,你就要娶別人?」林夕荷下意識的抬頭,心一點一點的沉下去。

果然男人是不可信的么,沒得到之前,費盡心思得到,等到擁有了,就開始不珍惜。

見林夕荷鑽牛角尖,夏逸風是苦笑不得,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小女人竟然心裡裝了這麼多的東西。

「只娶你,只娶你一個,沒有孩子無所謂,我一直都把紫涵和天羽當成自己的孩子看待,而且他們不是對我也挺好的么,我還需要害怕老了沒人養我么」。

夏逸風反問一句,眼中滿是揶揄的笑意,但是神色那般認真,他不是說假的。

林夕荷的心中一暖,嬌嗔的掃了一眼夏逸風,「這個我知道」他對自家一雙兒女的好,她都是知道的,做不得假。

「我是說,逸風你難道就不想有自己的孩子么,沒有的話你會不會很遺憾」林夕荷見夏逸風說只會娶自己一個,心裡美滋滋的,和他一起往樹林走去。

夏逸風勾唇一笑,認真的側過臉,看著身側的女子,「想啊,但是沒有也沒事,有你就好,我可不想再有一個小孩子來分享你」。

等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夢想成真,和心愛的女人在一起生活,直到一年前,他才算是得到了完美的幸福。

要是有個小孩子,那豈不是不能和林夕荷親密了,還得照顧小小的孩子,當然,有的話他會更喜歡,所以有些糾結。

自己也不確定林夕荷願不願意為自己孕育孩子,他當然也就不問。

林夕荷白了夏逸風一樣,「沒個正經!」。

「那夕荷願意為我生一個孩子么,當然,我不會逼你,看你自己,不管你願不願意,紫涵他們我都會當成自己兒子一樣看待」。

林夕荷聽到這溫暖的話,眼淚差點就要掉出來。

見此,夏逸風再問了一句,「要不夕荷你給我生一個好不好」說道孩子,不知怎麼的,夏逸風頓時緊張起來,有些期待。

他也想要看看自己和最愛女人的孩子會是什麼樣,這個孩子出生一定會很幸福,有兩個那麼優秀的哥哥姐姐。

「好,我努力」林夕荷心中砰砰直跳,臉色羞紅,既然不介意自己的過去,那她還介意什麼,那就生吧。

「可是逸風,我不知道我這情況能不能有那個機會」身受毒的侵害那麼久,恐怕她沒有那個機會再有孩子了,而且年紀這麼大了。

夏逸風勾唇一笑,眼神火辣的看著林夕荷,「當然會有機會的,我努力就一定行!」這話充滿著自信。 聽明白夏逸風話里的意思,林夕荷一時間覺得非常的羞澀,「注意點形象!」。

「我這不是太激動了么,夕荷,我覺得我好幸福」夏逸風的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雙眼開心得都眯了起來。

而林夕荷這個時候徹底的明白,夏逸風是不同的,他愛的是自己,他包容著自己,這樣的男人她能擁有,真是三生有幸。

等下次見到雪蘿玥的時候,她一定要讓她幫自己找一個療養的藥方,把身子養好,為夏逸風孕育一個孩子。

不管是什麼代價,她想要給夏逸風一個幸福的禮物,算是報答他這麼多年的付出和等待,也算是為了她自己,因為她也想要一個兩人愛情的結晶。

「我也很幸福」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的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邊的夏紫涵揮揮手,「我說娘親,你們兩個不餓么,東西可是要被吃完了哦」。

揚起手中的東西,夏紫涵正要吧食盒打開,這些東西,都是出發之前準備好了很多,放在戒指里的,還溫熱著。

兩人對視一眼,「走吧」既然解決了心中的困擾,兩人也就沒什麼問題,帶著幸福的氣氛,靠近了夏紫涵他們。

待到他們坐下,其他假扮成為傭兵,護送東西的侍衛也休息的時候,周圍的氣息一下子變得安靜起來。

這世上用空間戒指拿來運送貨物的東西也很多,但是,空間戒指有的時候也不能滿足貨物太多的商販,因此,需要人陪送。

夏紫涵和夏逸風還有君卿若眾人,眼神不由得凜然,下意識的握緊了手中的武器。

「等下不要離開我太遠」夏逸風低下腦袋,在林夕荷的耳邊輕聲說道,遠遠看去就像是親昵咬耳朵的戀人一樣,不會有人懷疑。

林夕荷也不是什麼都不會的人,微微點頭,「我知道,放心」。

夏逸風抿唇,忽然大喝一聲,「戒備!」話音剛落,眾人剛剛捏好手中的長劍時,一陣鋒利的箭頓時射向眾人。

夏紫涵冷哼一聲,「雕蟲小技!」隨後扔出幾枚陣符,頓時空間像是升起一片無形的壁壘,那些箭完全在空停下,緊接著緩緩掉在地上。

令人心寒的便是,箭刃上哪烏黑髮亮的顏色,竟然是染了毒的箭!。

「嗯?」來人沒想到夏紫涵等人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就將他們的第一道攻擊給擋下,且毫髮無損,忍不住疑惑的嘀咕。

這攻擊,已經將他們的位置暴露出來,索性便也沒有繼續第二波放箭,再說了,也來不及,就算他們不出手,夏紫涵他們也準備出手。

唰唰幾下,周圍出現了上百個身穿黑衣的蒙面者,一身殺意的看著夏紫涵眾人,「打劫,把東西留下,繳械投降,我們可大方的饒你們一命!」。

夏逸風某種冰冷,掃了一眼他們統一的佩劍,以及靴子,「是宮裡的人派你們來的吧,這身感覺,跟土匪相比,差得遠了!」。

見被發現,這人也不再解釋,露出的眸中滿是玩味的笑容,「這都被看出來了,果然比一些人更有眼光,我們可是恭候幾位多時了」。 早兩天就守在這裡,裝作土匪打劫一些進城的商販,他們可是被嚇得連滾帶爬的,到了這裡竟然沒有一點用處。

果然是逸王他們的人,就是不一般,竟然在他們準備出手的時候有了對策。

但是,那又怎樣,他們已經有了好的威脅方式。

「說吧,你們這是想要殺人滅口還是活捉我們」夏紫涵冷笑連連,捏著手中的長劍,目光冷厲的看著眾人。

為首的人一愣,「這不是紫涵公主么,許久不見,更加霸氣了,星河學院不愧是修鍊者的天堂,能夠把你教得這麼好!」。

「本公主一直很霸氣,至於你說的星河學院,抱歉,我已經從那裡早早的學成歸來,不像你的主子,恐怕是收買了導師,才畢業的吧,呵呵……」。

這人臉色難看,「哼!大家給我上,能活捉最好,若是不能,主子說過了,就地格殺!」。

眾人說完,輕輕的嗯了一聲,沖向夏紫涵等人,渾身帶著殺意,招式狠辣無比,招招致命。

君卿若和夏紫涵背對著背,林夕荷也夏逸風也是,她不知道從哪裡拿來一把劍,也是一副英姿颯爽的模樣,巾幗不讓鬚眉。

「就地格殺,看誰殺誰」說著,夏逸風帶領著自己的手下,和這些人戰鬥到了一起。

原本以為君卿若和夏紫涵兩人是女子,比較好對付,因此兩人的對手少了些,這可便宜了夏紫涵和君卿若,一下子就解決了好幾人。

還有一幫人不注意被夏紫涵的毒粉給毒得口吐白沫,氣進少出。

而君卿若見此,勾唇冷笑,「看這裡」。

眾人下意識的看向她,頓時一陣無形的風吹向了眾人,他們頓時覺得被君卿若耍了,一個個憤怒無比。

「卿若,他們這麼聽話,等下一定要讓小寶貝它們多咬幾口才是」夏紫涵邪惡的一笑,緩緩說道。

君卿若抿唇,眼中笑意滿滿,「一口怎麼夠,小傢伙們胃口可大了,不吃完浪費了知道么」。

聽不懂夏紫涵和君卿若說什麼,但是眾人的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

而那些被風吹過的人忽然速度降下來,一個個痛苦的捂著肚子或者臉,驚恐的打滾,喊叫。

「好疼啊,你這個魔女,在我的身體里放了什麼東西,疼啊……」。

雖然被夏逸風和他的手下解決的人,還沒有君卿若和夏紫涵解決的多,但是加起來,他們也就是戰鬥了一個回合,就損失了將近一半的人,領頭之人驚恐了。

「可惡!你們居然用毒!卑鄙無恥」。

夏紫涵不屑的說道,「是你們用毒在先,才給我靈感的,說起來要謝謝你們才是,要不然不一定有這個效果」。

說著,隨著夏紫涵和君卿若兩人的步伐移動,對手下意識的往後退,別的不恐怖,就這兩個魔女可怕。

果然,能夠做出最狠的事情,還是要女人來。

「夏天羽已經被玖藍皇打入天牢,現在就是為了抓你妹回去,若想罪名小一些,最好給我們束手就擒!」。

這人的眼珠閃了閃,憤怒且威嚴的看著夏逸風眾人,看來,只有用這個方法了。 此人一說話,很明顯的看到林夕荷緊張的神色,不由得更加得意。

「娘親,二皇子是您的兒子,我想你不願意看著他身首異處吧?」這人眯起眼睛,邪笑的看著林夕荷。

林夕荷聽言,舔了一下因為緊張而變得乾燥的嘴唇,「少忽悠我,天羽怎麼說也是皇室血脈,我相信蕭皇不會把他怎麼樣,而且,你身後的主子都沒那個能耐對付他,要不然怎麼會在這裡?」。

見林夕荷不上當,這人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和狐疑。

「娘娘你出了那樣的事情,你以為皇上還會相信二皇子的身份么,別天真了好么」這人嗤笑的說道。

且原本戰鬥的雙方人都安靜下來,互相對峙著,夏逸風這邊的人幾乎沒有人傷亡,正虎視眈眈的看著對手。

「少拿我娘親的事情來說,想要說什麼,痛快點,陪你演戲很累的,又沒有出演費」夏紫涵不耐煩的擺擺手。

和自家師傅在一起習慣了,有些話她學到不少,用起來蠻順口的。

對手以為她又要下毒,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才發現她臉色揶揄的笑容,臉色不由得難看起來。

「咳咳」那些人面面相覷,不敢看自家領頭之人的臉色,太丟人了,竟然害怕區區一個小丫頭。

君卿若忍不住捂唇一笑,「紫涵,你本事真大,他們怕你怕得不行」。

「誰說的,你不也一樣,令他們害怕到頭皮發麻么」夏紫涵嬉笑著說道。

看著兩人談笑風生,對手愈發的不淡定,眉頭狠狠的皺著。

「公主,二皇子怎麼說也是你哥哥,哥哥有危險,你竟然一點都不擔心,真為你哥哥感到難過,虧他之前那般疼你」。

說著,別有深意的看了林夕荷一眼,想要破壞兩人之間的關係。

夏紫涵冷笑連連,「真是為你的智商感到心碎,我和我哥哥的關係豈是你一兩句話就能夠挑撥的,而且,你別浪費口水,沒人會相信你的話,麻利點,三皇子想要你們這些小嘍啰做什麼」。

如此侮辱的話語說出,對方是敢怒不敢言,就怕她那神出鬼沒的藥粉,放都防不住。

「你們怎麼就是不相信我的話呢,我皇馬上就要立三皇子為太子,二皇子被打入天牢,為了讓我皇開心,這不是來迎接娘娘和公主回宮么,當然,還有逸王」。

這人一邊說著,一邊捏緊手中的長劍,同時伸出手往自己的袖口裡抓什麼東西。

「憑你們也有那個本事將我二哥關入大牢?要是有這個本事,怎麼不把上面那位推下來,你的主子好上位,成為萬人敬仰的人?」。

夏紫涵譏笑的說道,想要以此打亂他們的心智,門兒都沒有。

「紫涵,被跟他們廢話,弄死他們留兩個活口就行,反正這種人渣,留著也是浪費空氣!」君卿若臉上噙著笑容,輕描淡寫的開口。

眾人的瞳孔微張,握緊了手中的武器,死死的盯著夏紫涵和君卿若。

「你們想要做什麼,跟我們作對沒什麼好處,最好束手就擒,到時候我主子念在兄弟情,會給他求情,留他一命」。 這人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還不忘威脅一下夏紫涵和君卿若幾人。

他們最害怕的不是夏逸風的親衛隊,而是害怕這兩個他們之前都沒有將之列為對手的女子。

但是讓他們想不到的是,往往看起來無害的兩人才是最恐怖的,舉手投足之間就能夠下毒弄死大半他們的人。

這等恐怖的能力,能不害怕么,唯有的辦法就是讓他們對自己產生忌憚。

可是編造出來的謊言,他們根本就不相信,這令他們也為難了。

就在這個時候,這人咬咬牙,還是決定將那個最保險的方法拿出來,只不過可能後果要慘烈一點。

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他們都快要被對方弄死,與其被殺,還完不成任務,不如就拿出那東西。

「念兄弟情,少假惺惺,三皇子是什麼貨色,我豈會不知道,別噁心我,去死吧你們」夏紫涵勾唇一笑,扔出去一枚東西。

這些人眼中一閃而過的笑容,太好了不是毒藥,想著,舉起劍就是狠狠的一劈,哪知道這東西在空中爆炸,爆炸產生的東西,落入幾個人的眼中,頓時疼的幾人大喊大叫,在地上翻滾著。

這人驚恐的看著夏紫涵,「既然不聽勸,那隻好我們強動手了」隨後,這人揮手,戒指一閃,兩個臉色烏青的人出現在夏紫涵眾人的面前。

「紫涵小心!」林夕荷和夏逸風不約而同的開口,緊張的看著她,這兩人一出現,一種不舒服的感覺頓時籠罩在他們的心頭。

君卿若也來到夏紫涵的身旁,低聲呢喃,「小心點,這兩人很不對勁」。

和雪蘿玥一起見過不少世面,這些人給她的感覺不像人,倒是感覺很像別的什麼。

見夏紫涵他們臉上的凝重,這人更加得意了,對著這兩個臉色烏青的人撒了什麼東西。

片刻之後,這兩人的眼珠子眨了眨,張開嘴巴,露出黑黑的牙齒,「吼……殺!」。

「不能殺,重傷活捉」身後的男子冷聲提醒道。

這兩人身形一頓,忽然將兩隻手放在地上,抬起腦袋,眼神仔仔細細的將夏紫涵這邊的所有人看了一遍,像是要記在腦海中一樣。

「什麼情況?這是什麼招式?」夏紫涵皺眉不已,捏著手中的武器,警惕的看著這兩人。

君卿若腦海中閃過一道光,快得抓不住,不由得皺眉,差點,差點就想起什麼了。

就在這個時候,則兩人吼叫之後,身上的衣裳爆裂,整個人的血管和容貌大變,身形大了足足一倍多。

而且身上還泛起鱗片和一些毛髮,看起來就像是野人和魔獸的結合體。

「獸族人!」夏紫涵和君卿若忍不住異口同聲的說道,和雪蘿玥在一起的時候,這種人她們見過的,沒錯,肯定是獸族人。

這邊的夏逸風和林夕荷皺眉,獸族人怎麼會在這裡,還是三皇子帶來的人,有什麼陰謀。

「你們竟然和獸族人勾結!簡直可惡!」夏紫涵咬牙切齒,惡狠狠的盯著這兩人。

獸族人狼子野心,三皇子竟然和魔鬼做交易,只為了達到他的目的,簡直可恨!。 那人見夏紫涵和君卿若一眼就道出了這兩個奇怪人的身份,下意識的愣了一下。

「沒想到竟然被你們發現,眼力不錯,很可惜,你們註定要死!」這人用看死人一般的眼神看著夏紫涵等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