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這番動作,自然也是引起了大廳內其他青年俊彥及一眾天之驕女的注意,大多數人都翹首以待,希望接下來能發生點有趣的事。

燕逸塵自然是察覺到了眾人那各不相同的眸光,對於柳雲狂咄咄逼人的問話,他不僅沒有答話,反而是轉頭看向了一直飲酒的北冥神宮,笑道:「北冥兄,不知道這位是何方英雄?莫不是大名鼎鼎,威震南北聯盟的陳二狗?」

他這番姿態,似乎真的不認識柳雲狂一般。

「陳二狗?」眾人聞言狂暈,汗,暴汗,成吉思汗。

尼瑪,我們怎麼不知道有陳二狗這號人物?還威震南北聯盟,這麼牛逼的人物,我們咋沒聽過?就算沒見過,難道還能沒聽說過?

倘若真的沒聽說過,那也並不能說明我們孤陋寡聞,那陳二狗又怎麼能算威震南北聯盟?

「哦?」北冥神宮放下手中的酒杯,拍了拍額頭,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笑著說道:「雖然好奇燕兄弟口中那位威震南北聯盟的二狗子兄弟,但你眼前的這位真不是,這是柳家柳雲狂,二皇子眼前的紅人呢……」

「二皇子眼前的紅人……」

這八個字的語調北冥神宮有意無意的發的很重,聞言,周圍的一眾青年俊彥具是嘴角抽搐起來。

那感覺就像是有人在你面前說:這位魏忠賢魏大太監,可是皇帝陛下眼前的紅人呢,你們可悠著點啊!

不怪北冥神宮這般說辭,柳雲狂在私底下,被眾人稱作二皇子身後的狗呢,專門跑腿開口,替二皇子咬人。

他手下的聖堂,曾經便是扮演著這個角色。

柳雲狂聞言臉色發黑,強忍著心中的怒氣,看著北冥神宮道:「北冥兄,我柳家與貴家族一向交好,北冥兄如今何出此言?」

北冥神宮對此並不答覆,笑著搖了搖頭,又是自顧自的飲起酒來。

顯然,他也不想太與柳雲狂死磕,畢竟柳雲狂又沒找他的麻煩,他剛才那般開口,也只是為了表明他的立場。

聽得北冥神宮的話,不僅柳雲狂臉色發黑,柳雲狂身後的幾位世家弟子也是臉色不好看,但對於北冥神宮這位北冥世家的大公子,他們卻也不敢太過於得罪,否則雙方下不來台,那後果不是他們能承擔的起的。

瞧得柳雲狂等人發黑的臉色,燕逸塵舉杯輕輕抿了一口酒,嘴角的笑意愈發玩味。

「卧槽……你笑你媽……」柳雲狂身後,一位虎背熊腰,目如銅鈴的青年瞧得燕逸塵嘴角的笑意,頓時找到了出氣的地方,指著燕逸塵怒喝道。

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是被打斷。

「主人說話,哪有你這個當狗的插嘴的地方?」燕逸塵姿態高昂,眸光中掠過一抹冷冽之色,只見他右手一甩,翡翠酒杯便是在空中劃出一條優美的弧線,在朦朧月光的照耀下,向柳雲狂身後激射而去。

「咻!」

翡翠酒杯在空中極速的旋轉著,杯中半杯清酒不曾掀起一絲漣漪,彷彿在平度一般,水面平穩,波瀾不驚。

柳雲狂見狀眸光一閃,他身上散發齣劇烈的寒氣,只見,他右手輕抬,激發出冰屬性玄氣,演化一道寒冰巨手,欲握住那激射而來的酒杯。

隨著他的出手,冰屬性玄氣擴散在空間之內,整個大廳之內彷彿驟然間變成了千年冰窖,冰冷刺骨的寒氣瀰漫。

「這柳雲狂的確不俗,竟將冰屬性元素掌控到如此地步!」大廳之內,眾人皆是臉色一凝,盛名之下無虛士,柳雲狂當真實力不弱。

明月之舟高處,九爺慕無天與忘憂仙子慕冰顏透過晶瑩剔透的水晶看著下面的局勢。

慕冰顏倒是沒有在意柳雲狂,美眸一直停留在底下那一襲白衣之上。

當看得柳雲狂出手之後,慕冰顏只是柳眉微蹙,慕無天卻是淡淡笑道:「這柳家小子的確不錯,倘若能領悟寒冰意境,感悟寒冰本源,將來便是可以邁進宗師境的門檻,成就宗師之位!」

然而,不等他的讚美之聲落下,他臉上的笑容便是一僵,瞧得慕冰顏戲謔的眸光,九爺這位武痴頓時訕訕一笑,低聲咒罵道:「這不爭氣的柳家小子,凈打本王的臉!」

只見,燕逸塵激射的酒杯宛若流光,混亂了空間,毫無壓力的突破了柳雲狂的阻擋,穿透了寒冰巨手。

只聽「砰」的一聲,柳雲狂身後那位虎背熊腰的青年俊彥,便是被酒杯擊得吐血橫飛,身影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飛射。

「哼!」柳雲狂也是被狂暴的勁氣擊中,頓時發出一聲悶哼,身軀搖晃間後退了三步,一絲嫣紅,順著他的嘴角滴落。

瞧著身形劇烈顫抖的柳雲狂,大廳之內徒然死寂,鴉雀無聲。

眾人看了眼嘴角滴血的柳雲狂,又轉眼看了看紋絲不動,低頭又牽倒了一杯酒的燕逸塵,眼中充滿了震驚。

揮手之間,便是重創了柳雲狂,這就是這位邪公子的實力嗎?

就在眾人驚嘆燕逸塵的強大之時,又一道雄渾的聲音響起,溫和中透著不可抗拒的霸道及冷意。

「誰這麼有興緻,在飛行舟上傷本皇子的人?」

(下章更精彩)

PS:實在抱歉,上一章更新出了點問題,清晨也是在今天有讀者說后才發現,已經更正了,但是也有許多人已經訂閱了,為了補償大家,清晨申請了下,將這單章設置成免費章節!再次說聲抱歉!順便感謝一下SP1JN大大的打賞,謝謝! 就在眾人驚嘆燕逸塵的強大之時,又一道雄渾的聲音響起,溫和中透著不可抗拒的霸道及冷意。

「誰這麼有興緻,在飛行舟上傷本皇子的人?」

冷冽的話音瞬間響徹大廳,回蕩在眾人耳畔,任誰都聽得出,那話音之中不加掩飾的冷意。

大廳之內,再次死寂。

踏踏踏!

隨著清脆的腳步聲響起,只見,人群自動分了開來,以二皇子慕千風為首,有著數十位青年俊彥走了過來。

二皇子身後的幾人具是當世一流的俊傑,他們數十人走來,彷彿一座移動的山嶽瞬間壓在人的心頭,龐大的氣勢攝人心魄。

帝都幾大世家的繼承人,白虎郡的天驕蕭破軍,朱雀郡的火靈兒,具是在這些人之中。

面對來勢洶洶的二皇子眾人,燕逸塵與北冥神宮卻巍峨不動,老神在在的端坐在座椅之上,頗有『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的意味。

二皇子眸光如炬,爆射出一片璀璨精光,盯著燕逸塵看道:「燕逸塵,同為帝國俊彥,天驕戰在即,你如此重創同伴,是何居心?」

「不錯,馬上就是天驕戰開啟之時,你怎麼能對雲狂公子下如此狠手,削弱我明月帝國的有生力量呢!」

「就是,你這麼橫,到時候我們看著,你倒是用來顯耀在其他帝國的武者身上,那樣才算英雄呢!」

「在這個緊要關頭,你卻對自己人下手,恐怕是居心不良啊,看來,我等有必要建議九王爺,暫時將你拘禁!」

隨著二皇子慕千風的開口討伐,頃刻之間,其身後的眾人具是斥責燕逸塵,斥責聲如潮水般蔓延整個大廳。

對此,燕逸塵表現的十分淡然,他眸光玩味,嘴角掛著高深莫測的笑意,就那樣端坐在座椅之上,不曾發一言。

「都說完了?」片刻后,等二皇子身後的數十人輪番轟炸了一遍之後,他才抬起頭,笑道:「說完了那就滾!!!」

「說完了那就滾……」

燕逸塵眸光驟然變得冷冽,一片寒光閃爍而起,身上驟然間涌動的氣勢,讓人懷疑他是不是準備大打出手。

「聽見沒有?讓你們說完了就滾!莫不是有耳朵不好使的?」石之軒一襲黑袍暗如永夜,邪魅英俊的臉頰上悄然浮現一絲冷意,他雙手抱胸,斜倚著牆壁,淡淡的瞥著二皇子等人道。

「怎麼,蕭破軍,莫不是你又手癢了?是想讓我陪你切磋一番?以後切磋你就找我,你與燕兄差距太大,就不用自取其辱了吧?」武沖霄不知何時也是出現在燕逸塵旁邊,他微笑看著蕭破軍說道。

林青崖與莫纖柔等一眾明月學院的青年俊彥走過來,林青崖眸光犀利如劍,掃視四周道:「想欺負我明月學院的人,也得問問我們手中的劍答不答應呢!」

「對……」林青崖身後頓時響起一片應和聲。

燕逸塵雖沒有去過明月學院,但在國主慕無敵的安排之下,早已名義上加入了明月學院。

南風破緩緩走來,一襲黑袍獵獵作響,他渾身玄氣鼓動,剛毅的臉龐上兩道劍眉龍飛九天,宛如一位不朽霸君,無雙霸氣充盈,攝人心魄。

霸兵黃泉閃耀出一片青色光華,沉聲道:「有想切磋的,我倒是可以奉陪,贏得了我,才有資格挑戰公子!」

「如果是廢品,那便順手清理了,免費浪費資源!」

說罷,南風破犀利的眸光掃視眾人,他此刻雖是玄師四重天中期的境界,但那無形之中散發而出的濃烈霸氣,讓得人心神顫抖,不敢與其眸光直視。

二皇子慕千風眸光幽深,他看著雲淡風輕的燕逸塵,口中卻淡淡道:「風清揚,你去試試他的斤兩,讓他知道,有幾分本事才能說幾分話,否則被人打了臉,那可就貽笑大方了!」

「遵!」風清揚聞言從二皇子身後走出,向著南風破走了過去。

風清揚,明月帝國八大世家之一風家的少主,如今玄師四重天巔峰境界的修為,被讚譽為帝都十大俊傑之一,聲名很是響亮。

燕逸塵微微抬頭,淡淡瞥了眼風清揚。

風清揚大約十八九歲的模樣,身著一襲青袍,面如冠玉,劍眉星目,模樣頗為俊逸,隱約間倒是出塵俊郎,稱得上風流倜儻,一表人才。

燕逸塵嘴角掀起一抹譏諷的弧度,風清揚雖境界高於南風破,但卻不足以與南風破爭鋒。

斗戰聖體,可不是說說而已!

「風破,你也讓他明白一下,不是說,帝都出來的,就都可以稱王稱霸,有人可以,但他不行!」把玩著手中的酒杯,燕逸塵抬起頭看著南風破笑道。

聞言,南風破點了點頭,身為傭兵之城四大俊傑之一的他,還真的不曾將一個風清揚放在眼裡。

南風破與風清揚四目相對,頓時激射出一片火花,氣氛愈發緊張,大戰一觸即發。

(下章更精彩) 南風破乃是傭兵之城聲名赫赫的四大俊傑之一,人稱『狂刀』,後跟隨燕逸塵之後,被賜封為『霸君』!

由此不難看出燕逸塵對他的重視。

南風破得天獨厚,受天地恩寵,天生為斗戰聖體,雖如今還未曾完全覺醒,但其逆天戰力卻十分強大。

南風破與風清揚四目相對,頓時激射出一片火花,氣氛愈發緊張,大戰一觸即發。

大廳之內,鴉雀無聲,眾人具是屏氣凝神,觀看著大廳內那一觸即發的戰鬥。

這不僅是簡單意義上的一次爭鬥,也是二皇子集團與三皇子集團的一次交鋒。

旁邊,二皇子慕千風眸光閃爍,他本想趁三皇子不在,重創他那個弟弟手下的勢力,打擊其氣焰。

卻是沒想到,這些人在慕千晨不在之後,以燕逸塵為核心,相互襯托輔助,他先前的打算顯然沒有奏效。

「動手吧!」看著燕逸塵的眸子中掠過一抹冷意,慕千風臉色深沉,淡淡說道。

燕逸塵也是對南風破輕輕點頭,對這場眾人期待的爭鬥,他似乎沒有一點興趣,只是喃喃自語道:「毫無意義的戰鬥!」

「嘩——」

南風破與風清揚兩人爭鋒相對,未曾動手,他們兩人身上的氣勢便是狂湧起來,大廳內的玄氣極速涌動。

「我的大刀早已饑渴難耐!」南風破發出一陣低沉的喝聲,渾身綻放璀璨的金光,宛如一尊古佛臨塵,不朽不滅,不傷不壞。

「喝!」南風破黃泉刀揮動,斬出一道青色刀芒,朦朧的青色光華傾灑而出,斬天破地,威勢恐怖絕倫。

飛行舟上,眾多青年俊彥具是臉色一凝,南風破這一刀霸道無匹,那霸道的刀勢讓人心神顫抖,比之一般的玄師四重天巔峰境界武者也不遜多讓。

「嘩——」

風清揚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弧度,青衫飄舞,滿頭黑髮都是被玄氣鼓舞的飄蕩起來,他手中浮現一柄青色長劍,托斬出一道璀璨劍光,迎向那剛猛霸道的刀芒。

他十分自信,他乃風家少主,帝都俊傑,又怎是一個無名之輩可比。

哧!

頃刻之間,刀芒劍光劃破長空,極速撞擊在一起,宛若兩片青色的雲霧撞擊,一股狂暴的能量隨即擴散,震蕩的整座飛行舟都是巍然一顫。

恐怖的能量波席捲大廳,眾多青年俊彥具是臉色凝重,閃身而退,那涌動的能量宛如兩位頂尖俊傑的合力一擊,誰都不敢小覷。

「轟——」飛行舟邊緣隱隱間升騰起一道藍色光幕,那一股讓眾人心悸的恐怖能量波,便是輕易的被藍色光幕吞噬。

「不愧是風家第一順位繼承人,風清揚的劍道堪稱恐怖,靈巧多變,且不失剛猛,好一位青年俊彥!」

「那南風破也是不錯啊,憑藉玄師四重天中期的境界,竟能打出如此剛猛的一擊,堪稱人傑啊!」

眾人身影退至遠處后,方才將目光看向了那青色煙雲下的兩人,熾盛的青色光芒逐漸黯淡,露出南風破兩人的身形。

朦朧的青色光華之下,南風破持刀而立,宛如不朽霸君臨塵,神威滔天,蓋世無雙。

風清揚同樣不凡,他青衫仗劍,飄逸絕塵,宛如絕代劍聖復甦,凌厲的劍氣激蕩而出,攪碎著空間。

「他們這一招,似乎是平分秋色啊!」看著南風破與風清揚,大廳之內的眾多青年俊彥具是眸光一閃,暗暗想道。

「他們兩個,似乎是不分上下?」北冥神宮劍眉微皺,摸著下巴,轉頭看向舉杯輕飲的燕逸塵說道。

輕輕放下酒杯,燕逸塵嘴角微微上揚,眸光瞥了眼風清揚的右手,道:「你若看到了他的右手,便不會這般說了。」

北冥神宮眸子一閃,順著燕逸塵的眸光看去。

果然,風清揚持劍的右手輕微的顫抖著,在遮擋的袖袍下,依舊隱約能看到,手腕紅腫著一大塊。

場中,風清揚氣血翻騰,他眸光凝重,看著南風破時,眼眸深處浮現一絲忌憚,南風破的刀勢太過剛猛霸道,那一招甚至重創了他的神魂。

努力壓制下胸腔中沸騰的氣血,風清揚眸光冷冽,看著南風破沉聲道:「當真是小覷了你,再接我一招試試!」

說時遲,那時快。

風清揚身影閃爍,幾個踏步之間,眾人只覺一襲青衫舞動,隨即便是激蕩長空的凌厲劍氣,縱橫八荒。

「大風起兮雲飛揚——風靈無形劍!」

霎時間,數不盡的劍影凝聚而出,那每一柄劍影之上,具是釋放著凌厲的劍氣,切割著空間。

「風家的『風靈無形劍』,乃是玄階初級玄技,威力很是強大!」燕逸塵身旁,北冥神宮凝視著那激蕩長空的劍影說道。

「這一劍,乃是風清揚目前的全力一擊,面對玄階初級玄技,那南風破,只有敗亡一途!」二皇子身後,臉色依舊蒼白的柳雲狂嘴角牽扯出一絲獰猙的笑意,冷笑道。

不僅是大廳內的眾多青年俊彥不看好南風破,即便是觀看著此地局勢的九爺慕無天及慕冰顏,都是不太看好南風破。

忽的美眸一轉,盯著下方那一襲白衣勝雪的身影,見得那平靜且帶笑的俊逸側臉,慕冰顏忽然鬼使神差的道:「或許,會有驚喜也說不定!」

燕逸塵表情那般平淡,說明對南風破很有信心,因為如此,慕冰顏也不由得想法一變,覺得南風破會勝。

聽得身旁這個侄女的呢喃聲,隨即順著她的眸光看去,慕無天眼眸中掠過一抹異色,笑而不語。

場中,面對風清揚毀天滅地的恐怖一擊,南風破不慌不亂。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