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讓你看看我的爆發力。」

極為配合的話語從星相大臣的嘴裡吐出,下一刻,星相大臣就雙手成拳,隔空對著神炎緩緩打出。

看到這一幕,天地間的人都是一愣,誰都不知道這星相大臣是在幹什麼,嘴裡說著讓人看看他的爆發力,出拳卻那麼的慢。

「有些意思。」

偏偏就在這時,神炎卻是目光一亮,笑著說了句,同時身體一側。

這一下身體一側,就是一個很簡單的動作,在外人看來,這就是隨意的一個動作,偏偏就是這麼一個動作,卻讓這星相大臣的臉色一下變了,同時緩緩打出去的雙拳也是一下停滯,下一刻就再次收了回去,之後再次緩緩打出。

「呵呵。」

看到這一幕,神炎卻是再次一笑,身體再次一側,這頓時再次讓星相大臣的雙拳僵住。

天地間的人此刻都有些愣住了,他們真的不知道,這個星相大臣只是在幹什麼了,怎麼每一次神炎變換一下動作,他的拳頭就會猛然停滯。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這就是你最強的本事了?攻擊之前,還得用氣息鎖定別人?」

神炎這時候也是笑道,「如果這就是你的本事,那你那所謂的爆發力,我也不感興趣了,因為你連什麼是真正的爆發力都不懂。」

「好吧,看來我平常的攻擊手段對你是完全無效的。」

聽到了神炎的話,這時候的星相大臣也是點點頭,「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用一些非平常的攻擊手段了。」

轟!

話語剛剛傳出,爆炸聲就猛然響起,肉眼可見,星相大臣的身體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直接出現在了神炎的面前,同時在出現的瞬間,他的拳頭就已經轟擊向了神炎的臉頰,無數空間,都在他這一拳下紛紛爆裂。

「這才有些意思了。」

看到這一幕,神炎也是一笑,下一刻手掌就一下抬起,對著星相大臣的拳頭就拍了過去。

砰!

悶響傳出,神炎身體震了震,氣息依舊穩定,星相大臣也是身體一震,氣息也非常穩定。

「流星神拳!」

見到神炎空手接自己的拳頭都毫髮無傷,這時候的星相大臣也是眼神一縮,口中再次喝了一聲,轟轟爆炸聲在此刻接連開始響起,肉眼可見,卻是星相大臣的拳頭,突然一下打出了上千次,帶出了上千道的拳影,同時每一道拳影,還都帶起一道白色的光華,如同流星一般,全方位覆蓋了神炎的身軀。

看到這一幕,所有看熱鬧的人此刻都是驚呆了,天海皇室的人此刻卻都是鬆了一口氣,這種攻勢太強了,就算無法獲勝,只是獲得優勢,拖一些時間還是夠的,這對他們來說是好消息,他們已經暗中動用關係通知守界門現在他們面臨的麻煩了,守界門高手一定會來,在守界門高手來之前,那自然是能拖多長時間就拖多長時間。

砰砰砰的對撞聲在這時候開始傳出,瞬間,剛剛高興沒一會兒的天海皇室的人,眼神都一下僵住了。

他們都清晰的看到,在那如同流星雨一般的拳影中,無數的掌影開始出現,全方位的和星相大臣的流星神拳碰撞,最終的結果,卻是無窮的流星拳影,全數被掌影拍散。

等到最終砰的悶響再度傳出的時候,所有人的身體也都是一顫,他們都看到,星相大臣的身體,直接被神炎一掌拍中了胸口,接連在虛空中翻了十幾個跟頭,最終靜止在了虛空中,張口就噴血!

噗!

鮮血如雨,此刻的星相大臣,氣息也是一下就開始衰弱下來。

「這就是你的所有了吧。」

就在這時,神炎也是淡笑一聲,道,「很不錯,或者說,非郴錯,你的力量,完全夠你和神武高階爭鋒了,可惜,你遇到的是我。」

這話一出,噗的一聲再度傳出,卻是星相大臣再次吐出一口血,氣息更加虛弱了。

「看你的樣子,是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其實也沒什麼,到了這時候,還有什麼好說的?你最強的手段對我來說都不算什麼,更不要說別的了,所以,我送你上路吧。」

喀拉!

話語說完,神炎的手掌就直接再星相大臣的脖頸上敲了一下,當懲讓這星相大臣的脖頸骨骼斷裂,一下就沒了聲息,剎那就死了。

看到這一幕,天地間的人也都是一下驚呆,這時候的神炎卻是連停留都沒有,身體一晃,就離開了虛空,來到了方恆的身邊。

何天海的身體這時候也是再次從天海飛雲樓上飛出,一把薄了星相大臣的屍體,回到了原位,這時候的天海皇室成員,臉色都變得蒼白起來。

連續兩辰斗,戰爭大臣死,星相大臣死!

天海皇朝九大臣,九個朝廷基石,瞬間就死了兩個,同時,還都是被瞬殺,敵人,甚至連一點傷都沒有!

如此的結果,已經完全體現出了雙神堂等人和他們的實力差距。

這已經不是碾壓能夠形容的了,這已經完全是到了單方面屠殺的程度。

再打下去,他們還是得死人,或者直接一點,不管上幾場,他們都得死人。

那他們怎麼能舒服?

「父皇,單打獨鬥,我們只有被個個屠殺的結局。」就在這時,何天海也是對著何飛說話了,「想要不被個個屠殺,那我們只有群戰。」

「呵呵,這樣的話,你們死得更快。」

這話剛剛說完,一道笑聲就開始響起,卻是方恆說話了,「正是因為知道群戰你們根本就不行,所以你爹才同意一對一的,不然的話,你以為他會同意?」

聽到這話,何天海也是雙拳握緊,只是他卻不理會方恆,只是目光看著何飛,自己的父皇。

何飛這時候也是眼神閃爍,下一刻就道,「皇兒說得對,在這麼打下去,那就是一個一個的送死,與其這樣,那還不如合力拚一拼。」

「哦?」

站在上空的方恆這時候眉毛一挑,下一刻就笑道,「原來如此,看來你何老前輩已經是搬了救兵了是吧,我想想,何老前輩一定是暗中通知了守界門,剛才的那兩個,戰爭大臣,還有星相大臣,都應該是你們派出來拖時間的,你們指望守界門的人,過來調停,而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一部分,你何老前輩卻突然說要拼一拼,那這麼看來,守界門的人,這是快要到了?」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聽到這話的天海皇朝皇室等人,此刻也都是一下呆住了,何飛更是想看怪物一樣的看向了方恆,「你怎麼知道的這麼多?」

「呵呵,沒什麼,只是你留下的線索比較多,我想的也比較多而已。」方恆笑了笑,「現在看來,我說的全對,死了兩個人,你們不打算再死人了,想要合力抵擋我們一陣子,這一陣子的功夫,你們還是有信心的是吧。」

「信心當然有。」

何飛這時候也是一曳,醒過來神來道,「要是連這個都沒有,我也不會說這種話了。」

「有道理。」

方恆笑著點點頭,「罷了,剛才我還想一口氣把你們滅掉,不過現在看來,這樣也太沒意思了一些,你不是指望守界門的人過來調停么?好,我等他們來,不過在他們來的這片刻時間中,我個人,可是要和你們好好的玩一玩了。」

嗖!

話語說完,方恆的身體就是一閃,當懲站道了虛空之上,目光看向了下方的皇室成員。

「在守界門的人來到這裡之前,你們覺得,我能殺幾個?」

聽到這話,天海皇室的人臉色都是變了,方恆卻是淡淡一笑,轉頭對著黃天等人道,「你們就不要出手了,我倒要看看,他們能有幾個逃過我的手段。」

轟咔!

話語說完,爆響傳出,血肉紛飛,只見一個天海皇室一個王爺的身體,當懲被方恆的拳頭給一下打爆了,骨無存!

「可惡l海,跟我上!」

看到方恆一拳就殺了一個皇室的一個王爺,太上皇何飛也是怒吼一聲,何天海這個現任皇帝更是連停留都沒有,跟著自己的父親就沖向方恆了,他們都非常清楚,不能讓方恆放開了手殺,不然他們皇室,定然是血流成河!

「呵呵。」

同樣,就在何飛何天海父子沖向自己的時候,方恆也是笑了一聲,身體一晃,竟直接就和何飛父子拉開了距離,再次沖向了另外兩個中年人。

「六弟,八弟,躲啊!」

看到方恆動向,何天海也是大急,直接吼了一聲,一聽到這吼聲,那兩個中年人也是身體一震,只是還不帶他們做出什麼具體的反應動作,轟轟兩道爆炸聲響起。

只見方恆的雙拳,當懲打爆了這兩個中年人的身軀,瞬間讓他們死亡!

看到這一幕,天呵看熱鬧的人都是身體顫抖起來了,有的人甚至顫抖的都跌在了地上。站都站不起來!

太恐怖了#眼間,就有三個神武被方恆打爆身軀,直接死亡!

神武,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值錢了?

「都散開!」

同樣,就在眾人震撼的時候,何飛也是大吼一聲,「都離開這裡越遠越好!」

聽到這話,一眾皇室的人才是如夢初醒,下一刻連話都不說,就紛紛身體震動,開始四面八方的逃竄起來了,想要和方恆拉開距離。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方恆的笑聲卻再度傳出。

「在我的面前逃跑,這真的是愚蠢到了極點的行為,難道你們忘了么?我的手段。」

轟!

話語說完,方恆的身上就爆發出了一股黑色的光華,這光華在出現的瞬間就直接形成了一座黑色的大門,轟隆隆的恐怖吸收力從其中爆發出來,當懲讓那些向著四面八方逃跑的天海皇室成員身體頓住,當然,也讓那何飛父子的身影更快的來到了他的身邊了,攻擊直接就到了方恆的面前。

「太慢了。」

就在這時,方恆卻是笑了笑,身體一晃,就極為輕鬆的躲過了那近在咫尺的攻擊,身影剎那就到了那幾個皇室成員的背後,拳掌齊出,轟轟炸響不斷,眨眼間,整整八個中年人的身軀,紛紛被方恆打爆。

算上剛才的三個,一共十一個神武,被方恆輕鬆幹掉了!

這讓無數的人都是張大了嘴巴,茫然的看著方恆,此時此刻,無數的人,都已經被方恆那強得不像話的力量驚呆了,高階神武,在方恆的手裡面弱的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這讓他們怎麼能理解?

「可惡啊V!」

就在這時,何飛也是大怒,猛的吼道,「方恆,你可敢和我一戰!我要和你對決;對一!」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哈哈,一對一?我哪裡有這個閑心和你玩,而且,你和你的這些晚輩合力都碰不到我的一根毫毛,你有什麼資格和我一對一?」

聽到了何飛的怒吼,方恆也是大笑起來,下一刻,他的身體再次一閃,又是砰砰聲音想起,眨眼間,又是四個天海皇室的王爺,被方恆打爆身軀了!

眨眼間,方恆就殺了十五個神武!

看到這一幕的天海城之人,已經完全是說不出話來,那天海皇室的一眾成員,更是個個都露出了絕望之色!

太強了!方恆,實在是太強了!強的和他們好像完全超越了他們一個大境界,好像此刻的方恆,就好像是聖武境的存在一樣,他們連反應都做不出來,那豈能不絕望?

「可惡啊!可惡!為什麼!」

何天海這時候怒吼道,「為什麼你會那麼的強!為什麼神武中階,就會擁有這樣的力量!為什麼……」

「哪有這麼多為什麼。??一看書」

方恆的話語突地響起,直接打斷了何天海的怒吼,「力量這東西,全都是通過修鍊得來的,我之所以這麼強,就是因為我修鍊的比你們快,比你們勤,我經歷的東西,更是你們從來都沒經過的,這些經歷,造就了我,成就了我現在的力量,和我相比,你們就是一群生活在密室里的花朵,有什麼資格和我抗衡?」

轟!

話語說完,爆炸聲傳出,只見方恆一拳直接就擊中了何天海的胸腹,當場讓何天海的身體一頓,下一刻就猛然撞破了無數空間,向後爆衝過去。

「皇兒!」

看見何天海被方恆一拳擊飛,何飛也是大吼一聲,身體一動,就瞬間破空來到了何天海的身後,砰地一聲接住了何天海的後背,只是同時,他的嘴角也溢出了一抹鮮血。

看到這一幕,天地間的人身體再次一震,方恆一拳擊飛何天海,何飛去接,都被何天海向後爆沖的力量給帶出了傷勢,就這一點方恆那恐怖的力量就完全得到了體現,高階神武,在方恆手裡根本不行!

「呵呵,何老前輩,你應該還有隱藏的手段。?一看書?·CC」

就在這時,方恆看著嘴角溢出鮮血的何飛笑道,「你是天海皇朝太上皇,換句話來說,你們傳承萬年的何家秘密,都在你的手上,你不可能一點手段都沒有,就這麼等死的,所以,現在施展出來吧,讓我見識見識,統治了天海皇朝萬年的皇室,到底有什麼樣的手段。」

這話一出,頓時間,無數的人也都是看向了何飛,確實,方恆說的話實在是太有道理了,天海皇室,傳承萬年,不會沒有隱藏手段的。

何飛這時候的眼神也是冷了起來,卻沒有對方恆的話做出任何回應,很顯然,他這時候還是有些猶豫。

「哦?」

看見何飛那猶豫的目光,方恆也是眉毛一挑,笑道,「看來何老前輩認為這時候還不是最危險的時候,所以不想動用最後的好手段,呵呵,何老前輩這麼考量,可是錯了。」

嗖!

話語說完,方恆的身影就是一閃,下一刻就再次回到了原地。

只見此刻,回到了原地的方恆,雙手突然多出了兩顆腦袋。

這兩顆腦袋,正是天海皇室另外兩個王爺的腦袋。

這一下,就讓所有人都驚呆了,直到下一刻,砰砰聲音響起,那天海皇室的人群中有兩個人的身體炸開,天地間的人猜都是身體一震,反應了過來。

原來剛才的瞬間,方恆就再次殺了兩個天海皇室的王爺!

現在,天海皇室死在方恆手裡的神武,已經足足有十七個了!

加上之前的兩個死亡的大臣,天海皇朝的神武力量,已經瞬間就少了四分之一左右,同時所有人都清楚,要讓方恆在這麼殺下去,那恐怕一刻鐘之後,天海皇朝的皇室力量,將會損失過半!

「好!方恆!你厲害!既然你非要見識見識我天海皇室的真正手段,那我就讓你見識見識!給我出來,天海歷皇圖!」

轟隆!轟隆隆!

一道喝聲從何飛的嘴裡吐出,隨著這道話語的吐出,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也突然從下方的天海皇宮中響起,只見浩瀚的天海皇宮建築群,此刻突然撕裂了一個巨大的口子,下一刻,一道玄黃色的光華就從裂縫中升騰起來了,在升騰起來的瞬間就到了虛空之中,緊跟著,就化為了無數副畫面。?壹????看書

這些畫面,有無數人的混亂大戰,有金戈鐵馬,有氣吞山河,更有人心所向,眾志成城種種感動之景,讓人震撼的同時,更讓人沉迷,似乎一瞬間,天地間的無數人,都通過這些畫面中看到了天海皇朝那浩瀚的歷史,以及那歷史中沉澱下來的底蘊和玄機。

最終,這些畫面再次一變,一下就變為了一個橫貫天地的巨幅畫卷,在這畫卷上,一共畫著十六個身穿海藍色長袍的人影。

這些人影,有的嚴肅,有的安靜,有的狂傲,有的大氣,氣質種種不同,卻又都非常強大玄妙,讓人一瞬間就感覺到了自身的渺小。

「呵呵,原來如此,天海歷皇圖,這個名字倒是很符合實際,天海皇朝歷代皇帝的力量,印記,都在上面了。」

方恆這時候也是笑了,「到底是傳承過萬年的皇室,底蘊非同小可,這幅圖一拿出來,怕是半聖之人,都很難佔到便宜。」

話語吐出,天地間無數看到這一幕等人也都是震撼無比,原來這畫像上的是十六位天海皇朝的歷任皇帝,怪不得氣息如此浩瀚。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