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妙秋搖了搖頭,然後轉身就要走。

「那個……」小景媽媽突然叫住她,看著張妙秋的背影,有些彆扭的說道,「剛才……謝謝你。」

張妙秋沒有想到她看到是自己之後,還能這樣說,想著,她就轉過身來,看著她搖了搖頭:「不用客氣,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小景媽媽的笑容有些難堪,不過這一次,她真的是很感謝張妙秋,其實之前她就已經知道是自己錯怪她了,只是因為面子放不下,這一次,張妙秋又不顧前嫌救了她,她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

「我等一下就要回去了,我看你的腳好像有點受傷,不然,我捎你一程?」張妙秋看著她,忍不住說道。

小景媽媽趕緊搖頭:「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只是一點小傷。」

張妙秋也不推辭:「那我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點。」

小景媽媽點頭,看著她們走。

等到走遠了之後,曼妮才看著張妙秋說道:「你剛才嚇死我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個孕『婦』啊,做那樣的動作實在是太危險了!」

「我一著急就那樣了么,不過,我不是好好的嗎。」張妙秋笑了笑。

「要不是我拉著你,你就摔倒了!」曼妮想起來就害怕,「還有,她之前那麼對你,你幹嘛每次都那麼客氣的對她啊,還要不顧自己安全救她,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

「那我都已經看到了,總不能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吧,再說,你看她最後不是也謝謝我了嗎,這說明其實她的心裡不壞。」張妙秋一邊走,一邊笑著說著。

「是啊,是啊,別人都好,就是我沒事找事,還說這些話。」曼妮故意酸溜溜的說道。

「你怎麼那麼說呢,我知道你是擔心我的啦。」張妙秋趕緊拉著她的手,「寶寶剛才還在說謝謝你救了她的媽咪呢!」

「你就吹牛吧!」曼妮鄙夷的看著她說道。

「真的啦,是真的,她剛才真的和我說話了,你怎麼不相信呢,不然,你趴到我肚子上聽一下。」張妙秋還真煞有其事的將肚子『挺』了起來。

「行了,行了,我才沒有那麼無聊呢,相信你的話我就是傻子。」曼妮哼了哼,不過還是忍不住往她的肚子上看了一眼,小聲的嘀咕,「知道我救了你們母子兩你出來的時候就乖乖的聽我的話。」

張妙秋偷笑:「你不是不相信嗎!」

「什麼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又沒有和你說話……」曼妮極力否認。

「好了,好了,我不說了還不行嗎,趕緊走吧」張妙秋笑著摟住了她的手,然後兩個人去了地下室。

張妙秋開車送曼妮回公司,然後曼妮還說等她有時間了就去張妙秋的家裡找她。–23215+dsuaahhh+25564259–> 「好了,我到了,你趕緊回去吧,路上開車小心點。.訪問:щщщ.。」曼妮一邊朝著她揮手,一邊說。

張妙秋點了點頭,說道:「你快進去吧,我走了,什麼時候有空了就來找我,我等你!」

「知道了,回去吧,路上小心。」曼妮揮了揮手,然後轉身回到公司。

………………………………………………………………………………………………………………………………

等到張妙秋回去的時候,劉宛芝正在喝下午茶,吳媽在旁邊收拾著一些『毛』線。

「媽,我回來了。」張妙秋進『門』,就看到了地上那些五顏六『色』的『毛』線。

「妙秋,回來了。喲,買新衣服了,真好看!」劉宛芝一眼就看出來了。

張妙秋被說的有些不好意思。

「吳媽,你看看,你看看,妙秋那麼火辣的身材,像不像個當媽的。」劉宛芝笑著放下了茶杯。

吳媽也在笑:「少夫人天生麗質,穿了這個衣服,簡直就和天上下凡的仙『女』一樣呢。」

「我哪有你們說的那麼誇張啦,只是裙子好看而已。」張妙秋笑著,將東西放了下來,也和她們坐在了一起。

「衣服好看,那也要有好看的人撐得起來啊,如果是一個本來就長的很醜的人,就算給她再漂亮的衣服,她也穿不出來你這樣的效果。」劉宛芝繼續誇她,心裡更是因為有這樣的兒媳『婦』高興。

「媽,你們在做什麼啊?」張妙秋只能轉移話題。

「哦,這個啊,是給寶寶準備的,到時候,我要親自給你們的寶寶織衣服,你看這些,都是挑最好的買的,天氣冷了,穿這個暖和,而且,這個又柔軟,不會扎『肉』的。」劉宛芝說著,就有些得意的比劃著。

「買了那麼多,那要織多少呀,而且,還有那麼多顏『色』……」妙秋看著就覺得有些誇張。

「不多,不多,寶寶長的快,很快小的就會穿不到了,所以,小時候的織完了,還要織再大一點的,再加上因為要多織一些款式,所以嗎,這些根本就不算多。」劉宛芝說著,也幫著吳媽整理。

「媽,織這些太累人了,你還是不要織了吧。」張妙秋擔心劉宛芝的身體。

「這有什麼累不累的,我現在還年輕,如果連這種小事情都做不好,那我還能做什麼!反正,接下來我也沒什麼事情,等到你生孩子為止,剛好還有一段時間,現在開始織正好。」劉宛芝說著,就把書上的幾個款式給張妙秋看。

「你喜歡哪種?這種怎麼樣?還是,你喜歡這個?你挑幾件最喜歡的,我先織,等到寶寶生下來就能穿,好不好?」劉宛芝顯得很興奮。

張妙秋低頭看了看書,那些小衣服都很好看,那麼小小的一件,看著覺得很有意思。

「你也挑不下來是不是?」劉宛芝笑她,「剛才啊,我和吳媽也在說哪個款式好看,但是後來發現哪一件都好看,看著看著,就挑不下來了,然後我想,反正有時間,我就每一個織一件。」–23215+dsuaahhh+25568926–> 「太太,這些衣服款式是都很好看,但是也分男孩『女』孩的吧,如果你織了『女』孩的,少『奶』『奶』生了男孩,那怎麼辦?」吳媽好像的提醒她。.訪問:щщщ.。

「這樣啊……」劉宛芝想了想,看著張妙秋的肚子說道,「不管是生什麼,我還是一樣織,大不了我男孩『女』孩的都準備嗎,這一次生了男孩,那就先穿男孩的,如果生的是『女』孩,那就先把男孩的留起來,這樣就行了!」

「對,太太說的對,少『奶』『奶』還年輕,應該多生兩個,到時候家裡就熱鬧了!」吳媽也跟著很高興。

張妙秋被說的有些無地自容:「媽,我覺得我生一個就夠了……」

「不夠!不夠!一個太少了,你看我,就只有一個兒子,他不在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人陪我了,而且,他自己小的時候也沒有兄弟姐妹陪著一起玩,太孤單了,你不知道我有多後悔呢。妙秋啊,你聽媽的,不會錯的!」劉宛芝說的有些『激』動。

「媽……」張妙秋紅著臉,更加的不好意思,「現在這一個都才那麼一點大,說這些會不會有點早啊。」

「不早啊,你現在先做好心理準備嗎,到時候孩子生下來,你好好調養身體,然後最多隔一年,你就又可以準備懷孕了,到時候,孩子的歲數也不會差很多,你就能一起教育他們,還省事呢,對不對?」劉宛芝說著,自己都高興的不得了。

省事?

兩個孩子一起,還能省事一點?

張妙秋沒有說話。

劉宛芝馬上又說道:「我現在還年輕,還能幫你帶孩子,如果你之後再生了,我們忙不過來的話,我們還能再請保姆,不會讓你太辛苦的。」

「媽……」張妙秋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聽劉宛芝的語氣,她是要生幾個才夠啊?

「瞧我,是不是一下子說太多了,你覺得有負擔了?」劉宛芝趕緊檢討,「其實你不用有什麼負擔,一切都順其自然就好了,現在,你呢就好好的保重身體,這些事情,也可以以後在想。」

「對啊,少『奶』『奶』,你剛從外面回來,要不要去休息一下?」吳媽一邊卷著『毛』線,一邊說道。

張妙秋搖頭:「現在還不困,我想看看你們怎麼織衣服。」

劉宛芝聽她那麼說,趕緊挑了一個顏『色』,挑了一個款式,然後有模有樣的織了起來。「你看,就是這樣,其實很簡單的,剛才我挑了一個最簡單大方的款式,織起來『挺』方便,到時候穿起來也好看。」

張妙秋點了點頭,圖片上這件衣服確實『挺』好看的,還有針法的教學,但是她根本就看不懂,總覺得那些『花』紋實在是太費解了。

其實,之前她也想過到時候親自給寶寶織衣服,但是光是想一想就已經覺得織衣服很困難了,現在看到了之後,就更加覺得不可能了。

看來,她還要『花』時間好好的學一學才行。

反正她已經不用上班了,白天的時候織衣服還能打發時間,剛好。

…–23215+dsuaahhh+25573170–> 正想著呢,沒過多久,她就覺得困了。。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

劉宛芝看出來了,就趕緊催她上樓睡覺:「你先去睡覺,真的要學的話那也等到你休息好了之後,放心吧,到時候我一定教你好不好?」

「那好吧……」張妙秋實在是困的不行了,睜不開了。

只能上樓睡覺。

『春』天本來就容易困,再加上她現在特殊情況,躺下之後,張妙秋很開就睡著了。

等她醒過來的時候,太陽都快下山了,她這一睡,又睡了兩個小時。

想想這個時候吳綿念應該也快回來了,張妙秋起來,簡單的洗漱了一下,重新穿回剛買的裙子,然後準備下樓。

剛走到樓梯口的時候,她就聽到了吳綿念和劉宛芝在說些什麼。

張妙秋狡黠的笑了笑,然後故意將頭髮放了下來,一邊故作不經意的出現,一邊看著吳綿念說道:「老公,你回來了。」

吳綿念轉過頭,剛好看到張妙秋站在樓梯上,風吹起了她的長發,揚起了她的裙角,她的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就這樣站在絢麗的晚霞里……

她真的就像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但是偏偏,她的骨子裡有有著濃濃慵懶和愛意。

就這樣看一眼,吳綿念就有些醉了,心,忍不住礦挑了起來,心動的感覺讓他幾乎失控。

張妙秋當然知道現在的自己有多麼的美了,她就是故意的!

不過,看到吳綿念那種痴『迷』和驚訝的表現,她還是『挺』滿意的,總算是扳回了一成。

張妙秋笑著,走下了樓梯,走到了吳綿念的身邊,拉著了他的手,說道:「下班啦,累了嗎?」

吳綿念點了點頭,突然的,他好像忘記了說話一樣。

「兒子,你傻了,怎麼不說話呢。」劉宛芝笑著捅了捅吳綿念的手臂。

吳綿念依然直直的盯著張妙秋看,眼底充滿了濃濃的愛意,聽到了劉宛芝的話之後,他拉住了張妙秋的手,直接說道:「老婆,我有話和你說。」

說著,他就直接將張妙秋拉到了樓上。

「有什麼話就在樓下說好了嗎,我才從樓上下來呢。」張妙秋一邊被他拉著走,一邊抱怨。

吳綿念根本就不聽的話,依然快步的拉著她走,到最後,他顯然是覺得張妙秋走的太慢了。

突然的,他停了下來,然後直接將張妙秋攔腰抱了起來。

「老公,你幹什麼?」張妙秋驚呼,又不敢太大聲。

吳綿念抱著她,快步往他們自己的房間走,之後,一腳踢開了房間的『門』。

「老公……」張妙秋有些被他的急切和粗暴嚇到,摟著他的脖子不敢鬆手。

一走進房間,吳綿念直接將張妙秋放了下來,然後低頭,直接封住了她的『唇』,將她死死的壓在了『門』上,狂烈的『吻』就這樣狂風暴雨一般落了下來。

剛開始張妙秋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不過很快,她就明白了為什麼吳綿念那麼著急將她拐上來了,說起來,自己美人計似乎讓他有些上火呢。

…–23215+dsuaahhh+25574127–> 他身上滾燙的溫度熨帖著她的身體,一隻手撐著她的後腦,另外一隻手很不安分的開始在張妙秋的身上摩挲。。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

張妙秋只能仰著頭,承受著他熱切的狂『吻』。

他的手略過她的肌膚,『激』起了一陣漣漪,她的身體跟著一陣陣顫抖,那種酥麻的感覺瘋狂的在她的身體里游『盪』者。

他的動作少了一絲平時的忍耐和溫柔,多了一份狂烈和急切,讓張妙秋有些應接不暇,戰慄的感覺一『波』一『波』衝刺著她的神經。

吳綿念強烈的身體變化早就已經讓張妙秋無處可躲,從他遠遠索取不夠的『吻』就能感覺的出來,這些天,他真的悶壞了。

正想著呢,吳綿念就直接將張妙秋抱了起來,將她抵在『門』和他的『胸』膛之間,之後,毫不猶豫的想要扯開她的裙子,只是一個不小心,裙子直接就被他給撕開了。

「唔……」張妙秋想要阻止他,但是這一刻的吳綿念只剩下了本能,不顧一切的想要貫穿她的身體。

「不……不要!」張妙秋到最後一刻,躲開了他的『吻』,阻止他。

她的聲音嬌媚的不成樣子,變音的厲害,更像是一種嚶嚀。

不過吳綿念到最後一刻,還是停了下來,然後靠在她的肩窩,深深的親『吻』著她,以此來平息身體裡面的火。

張妙秋抱著他,貪婪的感受著這最後一分纏綿,她的呼吸很急促,『胸』膛起伏的很厲害,剛才那個『吻』,差一點就讓她也跟著失去了理智,差一點就淪陷在那種絕妙的感覺中。

吳綿念也好不到哪裡去,身體的反應遠遠超出了張妙秋的預計,差一點,他真的就要控制不住了,忍了那麼多天,他真的太想念她的身體里。

還好,在最後一刻,他還是停了下來,吳綿念一邊急促的呼吸著,一邊『吻』著張妙秋,只是,這樣的『吻』根本就解不了他的渴,反而只會越來越讓他深陷煎熬。

剛剛才覺得好一些的張妙秋,突然的又感覺到他的變化,她連忙掙脫開了他的懷抱,站到了地上,然後改成靠在他的懷抱,靜靜的抱著他。

吳綿念也沒有再有什麼其他的舉動,極力剋制著他的衝動。

過了好一會,兩個人的心跳才漸漸的恢復正常。

「老婆……」吳綿念摟著張妙秋的身體,沉聲叫著,聲音透著致命的『性』感。

「恩?」張妙秋靠在他的懷裡,柔聲應著。

「老婆……」吳綿念再叫了一聲。

張妙秋笑著回答:「恩?怎麼了?」

「老婆,還有兩個多月,我怎麼辦?」吳綿念悶聲訴苦。

張妙秋忍不住笑:「為了寶貝,只能辛苦你了。」

「老婆,等她大一點,我們就可以了吧?」吳綿念還是很難消火。

張妙秋害羞的閉上了眼睛,靠在他的懷裡,不說話。

吳綿念重重的吐了一口氣:「老婆,我還是去洗澡吧。」

張妙秋明白他現在的感受,點了點頭,從他的懷裡出來,偷笑著說道:「去吧。」

吳綿念苦著一張臉,拿了衣服去沖冷水澡。–23215+dsuaahhh+25576721–> 張妙秋等到他走了之後,重重的坐了沙發上,剛才差一點他們都要控制不住了,還好,還好……

寶貝,你放心吧,爸爸媽媽不會傷害你的,你一定要乖乖的哦。–

張妙秋『摸』著肚子,在心裡自顧自的說著。

只是,還有幾個月,他們要怎麼忍啊,她還好說,吳綿念向來胃口都不小,之後,他真的有罪受了。

張妙秋無奈的笑著搖頭。

等到他們重新下來的時候,劉宛芝和吳媽已經準備開飯了。

劉宛芝一看到張妙秋下來,就眼尖的說道:「妙秋,你怎麼沒穿新裙子了,晚上冷了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