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嘛,我現在才意識到,我正好差了一個戀愛參謀,我覺得非你莫屬!」陳壘激動地大聲喊道。

「別…千萬不要打我的主意…如果讓紋兒知道,我背地裡和你站在同一條戰線上,友誼的小船必將迎來史無前例的海嘯…結果會慘不忍睹的。」高妍渾身打顫,慌張的搖頭拒絕道。 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剛剛裝修好的公司又被砸掉,而且還是葉無天自己讓人砸的,這樣的事情讓很多人都無法接受。請使用訪問本站。

為了這次公司裝修,於家下了重本,哪知一個照面時間,又被葉無天給砸了,他想怎樣?

有道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公司被砸一事很快就傳來,當人們得知公司是葉無天自己讓人砸時,一個個都驚訝得幾乎掉下下巴,都不明白葉無天的意思。

那可都是錢,就算他葉無天再有錢,也犯不著這樣燒錢吧?剛剛裝修好的公司,並且還是裝修得那麼高擋,這小子倒好,一聲不吭就砸掉,這叫什麼事?

「啪!」於少奇回去將事情說了遍后,於家上下都怒了,尤其是於老爺子,他已經主動忍讓,為了能讓老首長開心,刻意向一個年輕後輩低頭,誰料對方並不買賬。

「他真是這樣說?」於老爺子畢竟是個上位者,語氣間透著一股威嚴。

於少奇感受到一股壓力,連大氣都不敢喘,伴君如伴虎,他雖姓於,卻不算真正意義上的於家人,或許將他說成一顆棋子更加適合,對於家而言,他就是枚棋子。

「是。」

「哼!當真以為我好欺負?」於老爺子冷哼一聲,看得出來,他在極力忍著。

於少奇動了動嘴角,似有話想說。

「你有話要說?」於老爺子發現於少爺的異樣。

「於爺爺,有些話不知該不該說。」

於老爺子聲音一沉:「你也姓於。」

於少奇說道:「葉無天想故意激怒你。」

萌寶歸來:這種爹地,我不要 於老爺子眉頭緊皺,被於少奇一提醒,這老頭瞬間冷靜下來,「說說你的分析。」

「葉無天已明說,他接受於家的裝修,也能感受到於家誠意,可他還是要將公司砸掉,原因只有一點,那就是他想故意激怒於家,想落於家的臉,公司是他自己砸的,表面上看,不再跟於家有關係,但事實卻並非如此,公司再次被砸,意味著傾城丸無法恢復生產,這是重點,其次,於家雖幫他們重新裝修,可歸根到底還是因為於家,很大一部份壓力還得於家來承擔。」

於老爺子陷入深深的沉思,無疑,於少奇說到他心坎上,剛才那些話也正是他心中所想,他不明的是,葉無天為何要這樣做?這樣做對他有什麼好處?

「你認為他的動機是什麼?」這事上,於家的確不能說葉無天什麼,人家砸公司關你屁事?人家復不復工又關你屁事?從一開始就沒答應過於家說公司重新裝修后就可以復工。

這一剎,於老爺子有種無力感,所有打出去的力氣全都砸到棉花里。

「他不相信於家。」於少奇想了一會說道。

「原因。」

於少奇說道:「兩年後。」

於老爺子大驚,兩年後?那不是正是換屆的時間?

「於家轉變太快,讓葉無天產生疑惑,他很聰明,稍稍一分析就能猜到,而且他不是孤軍一人,有很多幫手,想猜出這事不難。」

不知為何,於老爺子內心竟有些不安,這可是從未有過的事情,那種深深的不安讓他很煩躁,憋得難受。

「找死,他敢搗亂那事,給他十條命也不夠死。」話雖這樣說,可於老爺子卻沒多少自信,更多是自我安慰。

兩年後的事絕不容有失。

有些話於少奇不敢說,葉無天不敢擾亂兩年後的換屆,卻敢將於家拉下來。

於老爺子很頭痛,這事的確是他沒想周全,於家當實的態度的確是轉變得太快,可當初他因為想討好老首長的歡心,想用實際行動去告訴老首長,他有胸懷,敢做敢認,能知錯能改,正是這樣,才沒深想,卻沒想到竟會被葉無天如此拿來做文章。

小狐狸啊!

這種人若果進入政壇,怕是會讓他的對手很頭痛。

此時,於老爺子什麼都明白過來,葉無天不相信於家,等於不相信於家會放過他,所以他才想辦法阻止於家的人上位。

這事絕不能發生,絕對不行!

於家不怕葉無天,但於家不能惹事,不能在這種事情上斤斤計較,老首長那一關還未過,失去老首長的支持,就什麼都完了。

「你認為怎樣才能讓他感受到於家的善意?」弄清楚事情前因後果后,於老爺子迅速冷靜下來。

「於爺爺,我認為,無論於家做出什麼行動,葉無天都有可能不相信。」於少奇說道:「今天少爺應該去,事由少爺而起。」

於老爺子啞了,是他不讓孫子親自去找葉無天,為的就是於家,說穿了也是為了面子。

於少奇沒再說什麼,借了個機會退出去,不管這事怎樣,他的任務算完成了。

今天這事上,於家做法有些欠妥,於啟城應該去,至少能證明於家的誠意,單靠裝修,單靠那筆錢,葉無天就會罷休?只派了這麼一個於家的外圍成員過去,換成是誰都會覺得不舒服。

葉無天讓人砸掉公司一事牽動著很多人的神經,也讓很多無語,不愧是紈絝子弟,剛裝修好的公司一聲不吭就砸掉,甚至連眉頭都不皺一下,既然他要砸,當初也就不要讓於家裝修,又何必呢?

精明的人不止於少奇一個,很多人都猜到葉無天的用意,這廝想打於家的臉,想藉此事告訴外人,他對於家仍然不滿意。

寧朋靜靜地坐在書房裡看著牆上那個忍字,愣是盯著半天沒將目光移開,彷彿那個忍字是什麼稀世珍寶。

別人不清楚,寧朋知道,葉無天那小子開始動手了,回想起那天的對話,寧朋又不免有一絲激動,那小子真能成功?

此時此刻,寧朋甚至有些後悔,當初答應得太過於草率,這事成功了倒好,萬一失敗,很有可能會讓寧家陷入萬劫不復之地,風險太大。

老了!寧朋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老了,沒有了以往的魄力與膽色,開始喜歡瞻前顧後,開始害怕失去。

可惜,現在後悔已經遲了,從葉無天動手砸公司那一剎開始,寧家就沒有回頭路可走,死死的與葉無天綁在同一艘船上,現在退後,結果只有一個,兩頭不討好。

「去他娘的,管它呢。」突然,寧朋自罵一聲,目光從那個忍字上面離開,這事就按葉無天所說,寧家不參與到其中。

葉無天自砸公司一事吸引無數人的目光,幾乎世界各地的媒體記者都蜂擁而來,長槍短炮對著葉無天,為求一個解釋。

「葉先生,請問你有什麼需要解釋?為什麼要砸掉公司?」有記者問。

葉無天笑道:「解釋只有一個,我突然想換一種風格。」

「這事是否針對於啟城?據我們所說,當天他並未親自出現,你是為這事而砸掉公司嗎?」

「呵呵,這位記者朋友,你不是一般的可愛,這樣也能聯想到,請問,你把我當什麼人?我是那種小氣的人嗎?我不是,所以,請你們不要亂猜則。」葉無天說道。

眾人狂汗,葉無天的人品絕對是有目共睹的,這廝十分記仇。

「砸掉公司,是因為我突然想到換一種風格,跟任何人沒關係。」

美漫喪鐘 「那麼請問貴公司打算什麼時候換再重新裝修?」又有記者問。

「不知。」葉無天答道:「兩個原因,一是暫時未定要裝修成什麼風格,二是我們想好好休息一段時間。」

一位將秀髮束起,顯得幹練的女記者問:「那是不是意味著貴公司未定何時復工?」

「可以這樣認為。」

葉無天被記者纏了十多分鐘,最後使出渾身解數才從中擠出來,兩腳抹油,溜了。

世人皆知,葉無天說的全是借口,必定另有所圖。

很多患者望穿秋水盼著傾城丸生產,哪知卻盼來這樣一個結果,一個讓人無法接受的結果,於是,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抗議中去,越來越多的人向華夏政府發出抗議,要求儘快讓天欣紅顏集團恢復生產。

為了能儘快買到傾城丸,很多極需要傾城丸且又有錢的人甚至主動提出可以加價,他們只想儘快買到傾城丸,錢不是問題。

據傳有人將目光轉向黑市,給出比正常價格高出數倍的價錢,就是希望能買到傾城丸,不惜一擲萬金。

除了葉無天與程可欣,沒人可以回答別人,傾城丸到底什麼時候生產,然而葉無天遲遲不給答覆,遲遲不給出一個明確的答覆。

葉無天想還搞於家,這是很多人的想法,事情遠遠沒完,什麼時候會結束,最終結果是什麼,更沒人知道。

司徒薇妖繞無比地扭著懷感水蛇腰坐到葉無天大腿上,一雙白嫩如藕般的玉臂纏上葉無天脖子。

軟玉滿懷,香氣襲人!

某人瞬間有了反應,瞬間硬了。

「爺,要不要妾身張開給你看?」司徒妖精發現某人的目光總是往她大腿看去。

葉無天老臉通紅,「現在是上班時間,穿這麼性感幹什麼?」上班都穿著這種緊身超短裙,這妖精到底想要幹什麼?

「妾身當然是為爺你了,為了方便你看。」說到這,司徒妖精竟將腿微微張開幾分,「爺,你猜猜妾身今天是什麼顏色?

某人咽了口唾沫,這樣被誘惑下去,遲早會讓他犯罪,他有種抓狂的感覺。

「爺,妾身想告訴你,你的手法很爛,想扳倒一個人,犯不著與人家面對面干,吃力不討好,可以背後不時剌敵人一刀,豈不痛快省事?」

葉無天背涼颼颼的,黃蜂尾后針都不是最毒的。

「爺,你今晚讓妾身舒服了,妾身也有一個辦法讓你很舒服,有沒有興趣?」

網為你提供精彩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高妍的話驚嚇到陳壘了,他只是想要打聽一些消息而已,絕對不會對蘇紋兒不利,更加不會出賣高妍,所以,那有高妍說的那麼嚴重。

「不是,你說的也太誇張了吧!你放心,我有分寸,一定不會連累你的。」

「再說,你也不想想,之前,你叮囑我的事情,我不是一直遵守承諾,沒有把你賣了。」

高妍聽陳壘這樣解釋,仔細一想,確實也在理,畢竟陳壘也算是言而有信的人。

她也意識到自己剛才說的確實有些誇張,

那還不是因為,蘇紋兒的脾氣太怪,如果沒必要,實在不願意捅馬蜂窩。

陳壘瞧著高妍低著頭,一聲不吭,還以為她真的不願意幫助自己。

頓時有些坐立難安,心急如焚,慌張的開口解釋:「我說的都是真心實意的,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實在是走投無路,才來懇求你幫忙的。」

陳壘張嘴還想繼續嘮叨下去,高妍趕緊抬手制止他繼續說下去,

佯裝無奈的嘆口氣:「唉!我真是上輩子欠你的…你找我從來都沒好事,不過,你也要為我想想,上次我被臭罵了一頓,到現在還心有餘悸呢,你不是心知肚明嗎?」

史上最強手機地圖 高妍自認為對陳壘已經做的夠多了,可惜,他不爭氣,連累自己不說,還讓蘇紋兒對他的印象沒有一點好轉。

再說,他們之間,連朋友都算不上,頂多是個熟人而已。

犯得著為他再冒險嗎?

說真的,高妍對陳壘真的沒有信心…

正巧服務員送來了咖啡,陳壘趕緊站起身,恭敬的接過咖啡,雙手送到高妍的面前。

「我知道,都是我的錯好吧!這杯咖啡就當做我給你道歉了!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人一般見識。」

陳壘既然已經放下姿態做到這一步了,高妍也沒必要繼續端著了,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真小氣,一杯咖啡就把我打發了?」

「哪能呢!你想要什麼,儘管說,我盡量滿足你。」看到高妍破涕為笑,陳壘明白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看來事情已經成功一半了。

「算了吧!我給你開玩笑的!你的花花腸子瞞不了我。看在你還算有誠意的份上,我也可以幫你。」

「不過,你可不要高興的太早,就你天天不見人影的,我看成功的希望不大。」

高妍不是小看陳壘,而是實話實說,他的工作是個很大的問題,除了太忙之外。

最重要的是,犯了蘇紋兒的忌諱。

陳壘聽了高妍的話,最初是高興,但是,當他察覺到高妍對他沒有一點自信的時候,情緒就變得有些激動。

「能否成功和我的職業沒有多大關係…我有信心一定可以讓紋兒接受我的。」

陳壘沒有完全理解高妍話中的意思,不過,高妍對她的態度,更加激起了他的鬥志。

高妍明知陳壘理解片面,卻不打算解釋,因為,她覺得,這些事情需要陳壘自己去發現。

「鬥志昂揚是不錯…如果成功了,就請我吃頓大餐!」 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葉大爺很想答應司徒妖精,今晚讓她爽,可是他不敢,也不能,皆因剛才又讓他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發現司徒妖精的某處似乎鼓得特別厲害,像剛剛弄好的麵包一樣,這讓他聯想到上次。請記住本站的網址:。

不對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算算時候,也正是這個時間,所以咱們這位葉大爺不敢冒險,女人,每月總有那麼幾天,他可不想再被這妖精玩得體無完膚。

明天就是楊家老爺子的大壽,看著手中這份請柬,葉無天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去,沒想到楊浪子會給他這麼一份請柬,並且還是親自送來。

站在他個人角度上,他是不想去,對楊家不敢冒。

楊浪子不但請了葉無天,對方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竟還請了歐陽幸月、司徒薇、許影、程可欣。

一次過將她們全請了,楊浪子想幹什麼?

「你怕了?」歐陽幸月突然一句。

葉無天被嚇一跳,這女人,太聰明,自己只是微微皺眉,就被她給看穿。

「楊浪子不安好心。」

歐陽幸月說道:「你可以不去。」

葉無天笑容帶著點邪惡:「為什麼不去?他想看我的笑話,我又何嘗不想看他的笑話?」

「我會派個代表去。」歐陽幸月這話等於說明她不會去。

「如果有空就去吧,身正不怕影子歪。」

歐陽幸月暗想,「身正?正嗎?與這混蛋之間的不清不楚關係,讓她都迷糊了。」

「別說那些,去吃飯。」葉無天隨手將請柬一扔,站起來就去拉歐陽幸月。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