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宇瞳站在岸邊,挑了挑眉,今天還真是好運,竟沒有遇見一隻妖獸,直接就到了迷霧沼澤的中圍了!

迷霧沼澤的外圍是一道很寬的森林帶,到了中圍才是那一望無際的沼澤,沼澤中還有森林,只是那個時候,這森林便就是迷霧沼澤的中心地帶了!

那巨大的沼澤就像是一個保護帶一般,保護著中心處的那一片小小的森林和其中的妖獸!

刑宇瞳看著眼前的沼澤,毫不猶豫的踩著飛劍,拿起定位羅盤,看著指針直直的朝東方飛去!

而在她走了不久之後,接二連三的黑衣人出現在了岸邊,只嗅了嗅空中的氣味,便好毫不猶豫的朝東方飛去!

刑宇瞳一路急行,快速的朝迷霧沼澤的深處潛行,碰到低階妖獸毫不客氣的隨手幹掉。

只是這般隨意的日子並沒有過多久,第二天清晨刑宇瞳還和往常一般繼續趕路,只是腦海中突然響起了元寶急切的叫喚:「主人,不要朝那邊去,那裡有厲害的東西!」。

刑宇瞳眉頭一皺,聽元寶這般急切的聲音,定是有不好的事情!

這一路上還多虧了元寶這個探路能手,讓她避免了很多的麻煩,只是現在這一條路是她必經之路了,要到達那鹿鳴山,這裡萬萬不可繞過!

刑宇瞳只好神識傳音在心裡問道:「元寶,你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元寶在刑宇瞳的肩膀上,顫抖著身體,只結結巴巴的說道:「主人,我,我聞到一股很危險的味道,那,那是一股很隆重的腥臭味,還有一股很強的威懾力,就好似,好似你大師兄那樣的感覺!」。

大師兄?

那可是元嬰修士啊!難道前方有一個相當於元嬰修士的四階妖獸?

刑宇瞳不禁張大了嘴巴,上次能殺了金丹七層的陳泰已經是她的極限了,元嬰期可是很金丹期有著天壤之別!

可以說,一千個普通的金丹大圓滿修士都解決不了他大師兄這個剛剛結嬰的人。

但是這樣就能讓她後退了嗎?

不可能!

修仙本是逆天而行,不過是只厲害點的妖獸就能讓她放棄她籌劃已久的異火嗎?

太可笑了!

如果這樣,她還修什麼仙,問什麼道?

刑宇瞳只肆虐一笑,目光堅定,毫不猶豫的朝前方掠去!

果然!

一陣濃烈的腥臭撲面而來,刑宇瞳只將頭上的簪子取了下來,注入靈力,腳尖一點站在了簪頭的芍藥花上,單手拿著她的飄絮劍,目光凝重!

此刻她已經感覺到了不知一股目光集中在她身上了!

周圍傳來沙沙的聲音,刑宇瞳雙眼緊緊的注視著腳下泛著泡泡的沼澤!

沼澤中有東西!

「吼!吼!」

突然,還飄著薄霧的沼澤中慢慢出現了七頭,渾身色彩斑斕的巨型蜘蛛!

巨大的腹部,長長的八隻鐮刀一般的長足,頭上還有一雙血紅色的複眼!

渾身有七種顏色交替出現!

這是七彩毒蛛!

蜘蛛類妖獸中的高級貨色!

一出生便是二階妖獸,最強的還可以修鍊到六階!

它最厲害的地方就在於它的毒,一般中了七彩毒蛛的毒,沒有四品以上的解毒丹,根本解不了!

若是中了此毒,一刻鐘之內不解,身體就會化為黑水而亡!

而這種毒的毒性,隨著七彩毒蛛的修為而增加!

真的是顏色越鮮艷的東西,越毒!(未完待續。。)

ps:謝謝各位親的支持,秋瞳一定努力更新!

… 刑宇瞳看著眼前的七頭七彩毒蛛絲毫不懼,因為,此刻出來的不過都是三階妖獸而已,那讓元寶感覺到害怕的四階妖獸還沒有出現!

「吼!吼!」。

七頭蜘蛛從四個方向攻來,將刑宇瞳包圍在其中!

刑宇瞳眼睛微微眯起,只手上劍光一閃提劍便劈向面前最小的一隻蜘蛛!

這一劍好不客氣的使用的是她目前來說最強的一招,千重斬之五重斬!

長劍微顫間,海潮之聲愈發明顯,劍勢一重疊著一重,甚至隱隱顯出了銀色的波紋,演化出星辰隕落的景象。

巨大的劍光秉著雷霆之勢而下,只衝那七彩毒蛛而去!

一劍便將一頭蜘蛛一分為二!

先下手為強!

這是刑宇瞳的一貫行為標準!

只這一劍,就讓剩餘的六頭七彩毒蛛暴怒不已,血紅色的複眼更加的紅了,身上色彩斑斕的花紋好似更加的艷麗了!

刑宇瞳只感覺到四周撲面而來的殺機!

冰冷的殺機臨身,一頭半丈高的七彩毒蛛閃電般撲來。八條長足飛快划動,滾圓的肚子上一圈一圈的七彩螺紋。

血紅的眼珠凶光連閃,音浪滾滾直穿刑宇瞳耳朵,腹部收縮蠕動著,忽而彈射出一團幽藍色的物什,驀地張開化作一張蜘蛛網,向著刑宇瞳當頭罩來。

刑宇瞳心念一動,只提起飄絮劍,素手輕揮!

雪亮的劍芒陡然暴起,彷彿世間最為鋒利的利刃,切割著頭頂落下的蜘蛛網。

蜘蛛網毫不意外地被刑宇瞳切開,裂成十幾塊散落在身周。

刑宇瞳一擊奏效。七彩毒蛛到了眼前。

八條長足像是八柄大刀,化作一道道朦朧的刀影,一次次招呼向刑宇瞳要害,只要她稍一鬆懈,就是被攔腰斬斷、或者一劈兩半的命運。

刑宇瞳足尖輕點,身形好似沒有絲毫重量。輕移騰挪。因著速度實在太快,留下了一個個清晰的虛影。

她在六八四十八隻長足中間快速穿梭,一時之間,竟讓那七彩毒蛛奈何不得!

刑宇瞳避過蛛橫劈而來的長足,長劍發出一聲悅耳的長鳴,重重地一劍橫斬。

「叮!」

這一劍正好斬在七彩毒蛛左後腿關節處。

劍過,腿斷!

「吱!」

七彩毒蛛一聲凄厲慘叫,一時收不住勢,巨大的慣性讓它深陷沼澤中央。只露出一個七彩的頭顱。

刑宇瞳自然不會放棄大好機會,只一劍斬向它脆弱頭顱。

三階中期的七彩毒蛛死!

碧綠的血液噴濺,滴落在黑中泛綠的沼澤之上,冒出陣陣青煙,一陣難聞的惡臭瀰漫開來。

如此,刑宇瞳便像是找到了捷徑一般,只快速的朝剩餘的七彩毒蛛飛速略過,專朝著那脆弱的關節下手!

素手輕揚。長劍拉出一道雪亮劍芒,四下里氣溫驟降。飄起朵朵晶瑩的雪花。點點寒梅雪中怒放,好似還能聞到幽幽梅花香。

寒梅開了謝,謝了開,只散落片片花瓣!

「落英繽紛!」

七彩毒蛛的四周緩緩飄下的六角晶瑩的雪花夾雜著血紅色的梅花花瓣!

刑宇瞳瞟了瞟有些反應不過來的七彩毒蛛,嘴角勾起了一個微笑!

那櫻花般的嘴唇輕顫,吐出要命的字眼!

「落英繽紛。起!」

六角晶瑩的雪花夾雜著紅梅的花瓣瞬間變成了凌厲的劍氣,四散飄落轟擊在了七彩毒蛛的關節上!

「轟!轟!轟!」。

刑宇瞳抬頭,看見接二連三的七彩毒蛛掉在了沼澤之中!

只是露出的頭顱,依舊不肯認輸,只不停的朝刑宇瞳噴著帶著劇毒的幽藍蛛網!

「吼!吼!」

刑宇瞳只運起步步生蓮步伐。身影如霧,快速的躲避著那帶著劇毒的蛛網,手腕微動,一個接著一個的劍氣,只將那剩餘的五頭七彩毒蛛斬殺!

「咕嘟,咕嘟……」。

沼澤之上橫七豎八的陳列著七彩毒蛛的屍身,只是不過片刻,便被那冒著泡泡的沼澤吞陷一空!

只留下蜿蜒一地的碧綠血液和污濁的空氣見證著這一場廝殺!

這場惡鬥,讓刑宇瞳的靈力耗費一空,她只默默的將一瓶回靈丹倒入口中,快速的恢復這自己的靈氣!

那四階的七彩毒蛛還未出現,此刻她不得不保持著最高的警惕!

她只翻手拿出兩顆轟天雷,緊緊的握在手中!

就在刑宇瞳注視著波瀾不驚的沼澤時,身後的三撥合一的黑衣人轉瞬及至!

足足有二十一人的黑衣人隊伍飛速向前,只朝著刑宇瞳的方向飛來!

「咕嘟,咕嘟……」。

四周一片寂靜,這安靜的沼澤上空只回蕩著冒泡泡的聲音!

「嘩啦!」

一聲刺耳的水聲響起,刑宇瞳只低頭一看,眼前的一且讓她只恨不得戳瞎自己的雙眼!

眼前的是一個怎樣的怪物啊!

七彩毒蛛櫻桃小口大張,露出兩排極不相稱的鋒利尖牙,發出一陣悅耳的聲音:「賤人,就是你殺了我的七大護法嗎?」。

刑宇瞳看著眼前人身蛛腳的怪物,背上只冒著寒意!

這純正的人聲告訴她,這是一隻貨真價實的四階妖獸!

這隻七彩毒蛛頭顱的位置是一顆美人頭。

細白皮膚,柳眉杏目,櫻桃小口,粉面桃腮。

頭顱之上還飄散著一頭七彩的長發,眼角帶魅,當真是一個勾人的妖精!

高聳的胸部,細膩的肌膚,那粉紅的頂端像是雪山上的紅梅,就這樣大刺啦啦的暴露在空氣之中!

隨著視線的下移,入眼的便是那盈盈一握的柳腰,那潔白如玉的肌膚。還泛著瑩瑩光彩,好似一掐便能掐得出水一般。

精巧的肚臍好似會勾人一般,隨著腰肢的扭動而變換著形狀,只讓人咽了咽口水!

在往下便是那神秘的三角地帶!

看到這兒,刑宇瞳只默默的抽了抽嘴角,多麼誘人的小妖精啊!怎麼長成這樣了?

再往下?

已經不能在往下了。那怪物的胯部連接的卻是一個巨大的蜘蛛肚子,硬殼之上全是七彩的花紋!

美人兒的雙臂乃是兩個巨大的長足,蜘蛛的腹部卻是六條長足!

這是一隻沒有化形完全的七彩毒蛛!

七彩毒蛛見自己的問話沒有人回答,臉上只露出一個猙獰的表情,氣勢更盛,眼裡明顯帶上了些許殺意。

刑宇瞳只覺得空氣逐漸變得稀薄,呼吸漸漸困難,雙足站立不穩,整個人都要往地上癱軟。

這便是元嬰之威嗎?

沉重!窒息!

身上像是壓了一座大山。四周的空氣都被抽幹了!

又彷彿被強行塞進一個狹小的容器,擁擠得血肉都快扭在一起,全身骨骼發出不堪重負的呻吟。

刑宇瞳口中全是腥甜的味道,背脊挺得筆直,用力的握緊手中的飛劍,暗自運氣混沌金蓮訣的功法!

等等,再等等,此刻還不到時候。

刑宇瞳指間用力。捏緊了掌中的飄絮劍,左手握緊了手中的轟天雷!

靈力一絲一縷灌入轟天雷!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