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戰區外,江五月瞪大了雙眼,唐舞麟一臉人畜無害的模樣。

「什麼情況?剛才?好疼。你贏了我?」江五月總算是醒悟過一些來了。

唐舞麟眨了眨眼睛,「贏了嗎?剛才結束的太快了,我還沒什麼感覺?怎麼就贏了啊?」

「是啊!怎麼就贏了呢?」江五月也是滿臉的不解,他心中最大的誤區,就是沒有朝著有同級別斗鎧師能夠一招秒掉自己,瞬間破開防禦這方面想。所以,雖然這次感覺到了疼痛,他卻依舊沒有完全想明白。

唐舞麟一臉嚴肅的道:「看來,戰網的問題還不小。我們必須要多試驗幾次,如果真的有問題,也好及時向軍團上報。走,我們再試試,這次我出錢。」

看著唐舞麟好不容易大方一回,而且義正言辭的模樣,江五月也就信了,兩人又一次進了戰網。

一分鐘后,兩人先後被傳送出來。

「我去。太疼了。唐舞麟,怎麼回事?你那白金色槍芒是怎麼回事?這次我可是低頭看到了,是你的黃金龍槍破開了我的身體,還在我身上炸了個洞。你這是什麼情況?是不是利用了戰網的漏洞?你這是耍賴啊!」江五月跳著腳說道。

唐舞麟嘴角牽動了一下,咳嗽一聲,道:「沒有啊!我怎麼可能能夠利用戰網漏洞。這可是全聯邦的科技結晶啊!是不是你自己出問題了?防禦上有了問題,還是說你自身修鍊出了問題,導致自身防禦脆弱。」

—————————

求月票、推薦票。 江五月眉頭緊蹙,「會嗎?可是,我自己感覺很好啊!在我的感覺中,我的防禦明明是應該變強了才對,怎麼會減弱呢?」

唐舞麟聳了聳肩膀,「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這可是大問題,在戰網中無所謂,要是在面對深淵生物的時候你身上出問題,那可就麻煩了。事關生死啊!要不我們再進去,你好好感覺一下自己的防禦變化?」

江五月立刻點了點頭,有些緊張的道:「好,我們再試試,這次你慢一點,不要急著攻擊我。」

兩人又一次進入了比賽台。

當江五月反手用自己的巨錘狠狠的砸了一下胸膛,感受著自身防禦以及斗鎧防禦力的時候,他眼中的緊張頓時消失了。

「沒有啊!我防禦很正常啊!你看看,剛才這一錘起碼有幾萬斤,一點問題都沒有。哈哈,我就說嘛,我自己沒什麼事兒。再來,我就不信了……」

一分鐘后!

「唐!舞!麟!」江五月氣急敗壞的看著在自己後面出來的唐舞麟,「不對、不對,你的槍有鬼。 寂寞城市,寂寞情 你的力量也不對。這次我的鎚子砸到你那黃金龍槍上了,怎麼一下就被彈飛了,而且還在我鎚子上留下了那麼深的痕迹。我的防禦力對你的黃金龍槍根本就沒用,跟熱刀切牛油似的。到底怎麼回事?」

唐舞麟眨了眨眼睛,剛要開口,江五月就繼續說道:「別跟我說你也不知道啊!我才不信你不知道呢。你這傢伙,一肚子壞水。你肯定一開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不是戰網的問題對不對?是你的能力有什麼進化了。」

江五月雖然憨直了一些,但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也絕不是笨蛋。在數次嘗試,尤其是在他刻意觀察之後,終於明白自己上了唐舞麟的當。這傢伙,從一開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卻誘騙著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給他當靶子。

但同樣的,他心中也大為震驚,以自己的防禦力,在魂帝而這個層次已經絕對是巔峰中的巔峰了。可這唐舞麟的攻擊力,居然能讓自己的防禦完全無效。這就算是魂聖和一般的魂斗羅也做不到啊!尤其是一開始的秒殺,就算是自己估計不足,那也要他的攻擊力足夠恐怖才行。

這些都是江五月完全無法理解的,可事實擺在眼前。

唐舞麟一臉無奈的道:「沒有啊!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是有點突破,但我也不懂為什麼會一下差了這麼多。應該是你變弱了吧?」

「你少來這套,我魂力旋渦已成,未來必成魂核。怎麼可能是變弱了。」江五月怒道。

唐舞麟頓時臉色一變,得意洋洋的道:「那就是我變強了。你也不用這麼色厲內荏的模樣。怕了就是怕了,沒什麼好不承認的。沒事兒,我不會歧視你的,我們還是朋友。」

「誰怕了?我才沒怕。只是不熟悉你變化后的能力。」江五月怒道。

「切,你都不敢跟我打了,還不是怕?都打了好幾次了,那你現在適應了吧。還敢不敢再來?」唐舞麟一臉驕傲的模樣。

「來就來!我還就不信了我。你出錢!」

「好。」唐舞麟毫不猶豫的答應一聲,兩人就又進了比賽台。

兩分鐘后。

光影一閃,身體晃動著江五月就出來了,駭然之色從臉上一閃而過。

唐舞麟隨後出現,得意洋洋的道:「就說了你不行吧。這是差距!」一邊說著,他還朝著江五月比了比手臂上的肌肉。

「不可能!我就不信了,再來!」

又是兩分鐘后……

「再來!」

再次兩分鐘后……

「不打了!」

江五月一臉挫敗的看著面前的唐舞麟。如果說,一次是失誤,兩次是大意,那麼,三次、五次呢?還是失誤?

這傢伙簡直就是個怪物,無論是力量、攻擊、速度、防禦,任何一個方面都已經遠遠凌駕在自己智商。他那黃金龍槍怎麼看都不該是重武器,可是,就算是和自己的巨錘硬碰硬,也能把自己震飛。然後自己那一身引以為傲的防禦,根本就不能給他造成任何麻煩,只要一次機會,自己的身體就會被直接貫穿。

更可怕的是唐舞麟的槍意,當他那槍意釋放出來的時候,江五月立刻就會感覺到如同透心涼一般,全身彷彿都被穿刺的通透了。

面對這樣的對手,他雖然戰意強大,但挫敗感是會累積的啊!繼續再這樣下去,他的信心就會徹底動搖了。哪還願意和唐舞麟繼續打下去。

「沒事兒吧,五月?」唐舞麟一臉關切的來到他身邊。

「你走開!」江五月喘息幾聲,好不容易從之前的痛苦中恢復過來。

唐舞麟嘆息一聲,「我也不知道會這樣,原來我竟然已經如此強大了嗎? 月未央:江山美人決 五月,對不起,我知道,過大的差距會讓你自卑,可我真不想這樣。沒事兒,不要自卑,繼續努力。」

「誰自卑了?你才自卑!」江五月的暴脾氣又忍不了了。

唐舞麟聳了聳肩膀,「你都不敢繼續了,不是自卑是什麼?」

「誰說我不敢繼續了?」江五月頓時瞪大了眼睛,但在下一瞬,他的眼神卻突然變得平和了,哼了一聲,道:「少來這套,我不會再上你當了。你這傢伙太壞了,又想用激將法激我。我才不上當呢。」

唐舞麟聳聳肩,「隨你好了。本來我想給你個恢復自信的機會,下一場不用斗鎧呢。既然你不需要,那就算了。走吧。出去了。」

「等等!你說的?不用斗鎧?」江五月一把拉住唐舞麟。

「是啊!」唐舞麟一臉懇切的道:「總要給你點恢復自信的機會。 重生暖婚:天價老公超好的! 不過算了,看你樣子,你也沒怎麼氣餒。我還省得被你揍呢。」

「別啊!舞麟,你是好人。來、來、來,再來一場。這次,我來付錢!」

再次進入比賽台,兩人相對而立,唐舞麟臉上已經流露出了微笑。

江五月目光灼灼的看著他,「說話算數啊!不能用斗鎧啊!」

「當然!」唐舞麟向他點了點頭。

「三、二、一,開始!」

伴隨著電子音一聲開始,江五月再次釋放出武魂、斗鎧,把力量提升到巔峰。

看著他,唐舞麟心中不禁暗暗讚歎,如果換了是其他的對手,他絕不會這麼激對方,持續戰鬥。儘管他很需要一個強大的對手來感受自己現在的實力。

但江五月不一樣,這傢伙的戰意絕對是唐舞麟見過的人中最強悍的一個。而且神經極為大條,心理素質那絕不是一般的好。當真是越挫越勇。

唐舞麟果然沒有釋放斗鎧,黃金龍槍橫在身側,四圈金色光環從腳下升起,圍繞在身體周圍。

第一圈金色光環亮起,赫然正是黃金龍體。金色鱗片覆蓋全身,雖然沒有斗鎧增幅那麼強烈,但這一刻,他全身的鱗片都散發出了淡淡的白金色光芒。

———————————

求月票、推薦票。 腳尖在地面上輕輕一點,沒有雙翼,但他卻直接施展出了自己的金龍飛翔。

背後隱約有一雙翅膀的光暈閃爍,只是須臾之間,唐舞麟就到了江五月對面,手中黃金龍槍上挑,直接迎向了江五月的雙錘。

「叮」的一聲脆響,沒有斗鎧,面對二字斗鎧又極其擅長力量的江五月,情況果然出現了一些變化。江五月的雙錘只是被他挑起,卻沒能完全震開。

但就在這時,唐舞麟突然怒吼一聲,黃金龍吼!

巨大的金龍頭透體而出,直徑足有五米開外,就在近距離向江五月發出一聲怒吼。

江五月只覺得一股極其恐怖的壓力伴隨著聲波正面衝擊而來,身體應聲爆退,大腦完全陷入一片空白,自身血脈更是被瘋狂的壓制。

唐舞麟懸浮在半空之中,手中黃金龍槍綻放出奪目的白熾色光芒,悍然一槍刺出,槍意凝聚,化為三十米槍芒,瞬間就到了江五月面前。

江五月不愧是同階近戰的強者,斗鎧受到攻擊,自然產生應激反應,防護層出現的同時,也刺激著他清醒了幾分。下意識的雙錘回護。擋在身前。

「轟——」

白金色槍芒刺穿了第一柄戰錘,壓迫的第二柄戰錘直接砸在江五月胸口處。砸的他眼前一黑,斗鎧防護險些破碎。

緊接著,唐舞麟長槍一抖,激昂的龍吟聲中,一條金色巨龍騰空而起,瞬間追上,再次轟擊在他正面。

江五月只來得及激發自身魂技,一層暗金色光芒綻放,硬撼金龍。

「轟!」

江五月的身體被掀飛,魂技被震碎。唐舞麟身形閃爍,瞬間就到了他升空。無數燦金色的藍銀皇藤蔓蜂擁而出,黃金龍槍前指,那些藤蔓都釋放出同樣的光芒。彷彿有數百柄黃金龍槍同時刺出,覆蓋江五月全身。

金龍突刺陣!

江五月瞬間感覺到自己彷彿撞擊在了釘板上似的,全身瞬間僵硬的同時,無數血洞也隨之出現在身上。

緊接著,唐舞麟黃金龍槍一甩,身體周圍金色光芒大盛,正是金龍狂暴領域。只是,在敵對的情況下,領域覆蓋江五月,對他產生的是壓製作用。

手中黃金龍槍突然分化出無數道光芒,每一道光芒似乎都有一根藍銀草依附於上,然後上百道光芒瞬間合一,白金色槍芒驟然轉盛,整個比賽台彷彿都被那光芒覆蓋了似的。就從空中斜向下方悍然刺出。

在江五月的感知中,周圍的空氣彷彿都已經化為了槍意,數百柄長槍在瞬間溶為一體的過程中,也將空氣壓縮到了只有之前的數百分之一的體積,自己的身體就在這擠壓中迸發著骨骼碎裂的聲音。而當那一槍刺向自己身體的時候,自己所有的一切彷彿都已經被那一槍貫串。不只是身體,甚至連靈魂都是如此。

「噗——」

江五月直接被釘在地上,白色槍芒驟然炸開,將他整個身體都炸成了齏粉。

千夫所指!

唐舞麟心中狂喜,他雖然還不能真正幻化出那麼多猶如實質一般的槍芒,但在藍銀皇的幫助下!他終於能夠用出千夫所指的一部分威力了。這是他最接近千夫所指感覺的一次攻擊。雖然距離完整版千夫所指還差得遠,但至少,他找到了那種感覺。

多日練槍,再加上魂核的形成,終於讓他有了質的飛躍。而且,伴隨著魂核完成之後,兩大核心產生的陰陽互補漩渦讓他在使用血魂融合技的時候,自身消耗大幅度降低。

如果說以前他只能使用三次血魂融合技的話,魂核完成之後,他現在已經能夠使用十次,甚至更多一點了。

當唐舞麟來到比賽場地外的時候,他看到的,是獃獃的站在那裡的江五月,他整個人彷彿都失了神似的。

唐舞麟心中一驚,千夫所指對精神力也有影響,江五月不會是靈魂受損了吧?如果是那樣的話,可就麻煩了。

幸好,星斗戰網對於使用者的保護非常強,片刻之後,江五月的身體開始輕微的顫抖。

伴隨著顫抖變得強烈,他的雙眸之中也漸漸的重新有了神彩。

腳下一個踉蹌,江五月就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然後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在他的雙眸之中,已經滿是恐懼之色。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啊?」他輸了,輸的徹徹底底。從唐舞麟一開始爆發攻擊,他就完全被壓制,一直從頭壓制到尾。

雖然唐舞麟並不是每一擊都是血魂融合技,但在陰陽互補漩渦的作用下,他的武魂和血脈本身就是溶為一體的,二者相輔相成。雖然他現在只有魂帝級別的魂力,但六十五級魂力也不比江五月差多少了。而且他們之間還有血脈壓制。再加上血魂融合技的恐怖威力。所以,哪怕是身穿斗鎧,江五月也同樣是一場慘敗。

這絕對是江五月事先想不到的,可事實擺在眼前,卻又容不得他不信。

「五月,你沒事吧?」唐舞麟關切的問道。這次是真的關切。

「不想跟你說話!」江五月一臉的無語。

唐舞麟在他身邊坐下,「壓力同樣也是動力。彈簧柔軟,但壓迫的越強,反彈的力量也會越大。你天賦卓絕,和我打本身對你就不公平,我們血脈相近,你被我血脈壓制的厲害。本身差距沒有那麼大的。」這次他是由衷的勸說了。他也懂得適可而止。

「你走!」江五月沒好氣的道:「無論你說什麼,我都不會再跟你打了。我要回去好好想想,我還就不信了。肯定是我有沒想到的地方。」一邊說著,他爬起來就往外走。

看著他離去的身影,唐舞麟不禁撓了撓頭,以後再想找他切磋恐怕是不容易了啊!不過,看起來,他確實也不應該成為自己的對手了。

經過和江五月這幾場比拼之後,唐舞麟充分認識到了自己現在的狀態。

魂核完成,兩大能量核心形成陰陽互補漩渦之後,他的整體實力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就算是面對三字斗鎧師,他現在都有一拼的能力。

不能找五月了,看來要換個人才行。比賽還有幾天呢。

斷開了星斗戰網,唐舞麟盤膝冥想,將剛剛實戰的收穫消化吸收。不過,因為江五月對他造成的壓力著實有限,所以,實戰收穫並不算太大,只能算是更清楚的了解自己。

有魂核和沒有魂核果然不一樣啊!

如何整合自身各種能力,完全發揮出自身所擁有的戰鬥力,是他接下來這段時間要做的。

魂力修為一下提升到六十五級,兩大魂核形成旋渦,這已經讓他質變了,沉澱、積累,是他未來一段時間的方向。

當唐舞麟再次從冥想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

血神環上傳來魂導通訊的鈴聲。

「血一,您好。」

「來我這兒一趟。你的軍銜好了。」

軍銜?上校?

唐舞麟頓時心頭一熱。想想自己就能成為少校了,這還真的是意外之喜啊!要知道,他從來到這裡到現在,也不過是數月時間罷了。事實證明,他來對了,不但修為有了質的飛躍,還擁有了上校軍銜,在軍方也算得上是中層軍官了。

來到血神營。

唐舞麟驚訝的發現,不只是血一在,從血一到血九,血神營九大血神竟然都在。

「長官好!」唐舞麟立正行禮。

血一臉色嚴肅的看著他,道:「按照你的要求,經過和軍團方面核實、商量之後。決定授予你上校軍銜,作為你之前累計功勛以及本次生命洗禮的獎勵。血神營編外人員唐舞麟,上前來。」

「是!」

唐舞麟大步來到血一面前,血三手持托盤走了上來,托盤的紅布上,赫然有兩枚肩章。

兩杠三星,金燦燦的光芒閃爍。

———————————————–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