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關係不好嗎?不能住在一起?」大嬸為難的看著白雪兒與葉秋。

白雪兒也知道大嬸與大伯的為難,想了許久后,笑了笑,「大嬸,大伯,你們誤會了,其實我與葉秋的關係很好,我們住在一起並沒有什麼,我想了那麼久,是因為葉秋受了傷,我只是在考慮,今晚怎麼照顧好葉秋。」

說完,白雪兒臉蛋紅了起來,她是沒辦法下才這麼說的,說出來后,又有點羞人。

葉秋看著白雪兒,目光轉了轉,似知道白雪兒這麼說話,是迫不得已。

「哈哈,原來你們是兩口兒啊,這樣就好辦了!」大嬸與大伯大笑了起來。

聽著大嬸與大伯的話,葉秋與白雪兒的臉色,都是有些怪異。 「你們沒吃東西吧?我去弄些吃的給你們吧!」大嬸說著,就跑到廚房去了。

大伯與葉秋兩人呆在一起,聊著天。

「你的傷勢怎麼樣?讓看看?或許我能幫得上一些忙!」大伯看著葉秋,想知道葉秋傷勢重不重。

葉秋不知道怎麼回答自己的傷勢,乾脆將衣服脫了下來,露出了滿是傷痕的身體。

白雪兒就坐在葉秋的身旁,葉秋將衣服脫下,她瞬間就臉紅了,不好意思看向葉秋。

大伯目光閃爍了一些,沒想到葉秋的傷勢那麼嚴重。眼前的年輕人,傷勢是怎麼弄出來的?

「我這裡有著治療傷勢的祖傳秘方,等下吃過東西后,我再為你們準備吧。」大伯說道。

葉秋與白雪兒感激了起來,「謝謝大伯!」

沒多久,大嬸就端著幾盆菜出來了。

白雪兒看著還光著身子的葉秋,伸出手,往葉秋光溜溜的身體擰了一下,「你還不快點穿回衣服!」

葉秋撇了撇嘴,自己剛想要穿回來的,「你叫就叫唄,還亂摸!」

白雪兒不滿的看向葉秋,她什麼時候亂摸了?她只不過是碰了一下葉秋。

葉秋沒有繼續與白雪兒開玩笑。

吃過東西后,大伯找來了許多的藥草,

「我這個治療的方法,是寖泡法,燒一鍋水,燒熱后,人要進到水裡面去泡,中途還要再添加一些藥草,等到出鍋后,再擦一些藥水就差不多了……」大伯將他的治療方法,一一說了出來。

葉秋目瞪口呆,怎麼還有這種治療方法?怎麼有點像是在煮人?

白雪兒也是有些驚訝。

為了早點治療好傷勢,葉秋沒有想太多,就同意了大伯的治療方法。

「治療有些不方便,既然你們是兩口兒,那治療的事,還是你們自己弄吧!」大伯將需要的東西,全都給葉秋與白雪兒準備好了。

白雪兒有些不情願,她與葉秋並不是兩口兒,她幫葉秋治療,不是在幫葉秋洗澡嗎?她還真的不想。她一個女兒家,怎麼可以隨便幫別人洗澡?

只是她也沒有別的辦法,治療葉秋的傷勢是很重要的,她怎麼可以推脫?無奈之下,白雪兒只好點頭同意。

白雪與葉秋進入了一間房屋之中,在屋中架起了一口大鍋,在裡面放了水,用柴火燒著大鍋。

白雪兒還將一些準備好的藥草,丟入了大鍋里。

沒多久,大鍋里的水熱了,冒起了一絲絲的氣體,一股草藥的味道,也是隨著氣體,瀰漫在了整個房屋中。

「葉秋,水燒好了,你快點進去。」白雪兒提醒著葉秋。

葉秋點來點頭,將衣服脫了下來。他看了看穿著的褲子,褲子這麼厚,就這樣進鍋裡面去泡?

葉秋的舉動,白雪兒都看在眼裡,她一時臉紅了起來,葉秋不會是想要脫褲子吧?他要真脫了,可怎麼辦?

「白雪兒,你說,我就這麼進鍋里嗎?」葉秋看向了白雪兒。

白雪兒非常的尷尬,臉蛋還有些微紅,「你隨意……」

說著,白雪兒還將臉蛋撇向了一邊。

看到白雪兒如此,葉秋搖了搖頭,他還是穿著褲子進鍋裡面去泡水吧,等下白雪兒還要為他添加藥草,在這裡照顧著他,他將衣服全部脫光,不好吧?

想到這,葉秋爽快了起來,踩著凳子,進入到了鍋里。

水非常的熱,葉秋泡在水裡有些難受,「白雪兒,大伯說了,水燒熱就行,現在會不會太熱了?」

「不會啊,水沒有一點熱度,藥草的藥性怎麼出得來?你忍一下就好了!」白雪兒安慰道。

宋道 葉秋有些不滿,卻也只能聽白雪兒的。

時間漸漸的過去,葉秋的額頭滿是汗水,「白雪兒,我真的要不行了,水還是太熱了!」

白雪兒為難了起來,她要幫葉秋降低水溫嗎?水溫降低了,那藥草的藥性怎麼出得來?

「有什麼辦法,能讓你分散注意力嗎?或許這樣能讓你好過一些。」白雪兒目光直直的盯著葉秋。

葉秋搖了搖頭,哪裡有什麼能讓他分散注意力的?這水那麼熱,一般的玩笑,也不能讓他分散注意力啊。

「我想不到,你想吧,這樣能讓你好過一些!」白雪兒想了許久也想不到有什麼辦法能讓葉秋分散注意力。

葉秋白了白雪兒一眼,她都想不到,自己怎麼可能想得到?

許久后,葉秋戲謔的笑了笑,「你一起進來泡的話,或許可以讓我分散注意力。」

「你……」白雪兒臉蛋通紅,葉秋怎麼可以想到這種辦法,她一個兒女家,怎麼可能會與葉秋一起進到鍋裡面去泡水?

「你不可以開這樣的玩笑!」白雪兒不滿的看著葉秋。

葉秋尷尬的笑了笑,「好啦,不開不開。」

又過了數分鐘,白雪兒按照大伯說的方法,不斷的在鍋里添加草藥。

每次添加草藥,看著葉秋光滑的身體,白雪兒總會臉紅,她還是第一次這樣為別人服務,葉秋還是個男的。

半個時辰后,葉秋出了鍋里,看著濕透了的褲子,他的眉頭鄒了起來,穿著濕透的褲子,非常的不舒服。

「白雪兒,你出去一下,我要換褲子!」葉秋對著白雪兒說道。

白雪兒知道葉秋穿著濕透的褲子很不舒服,點了點頭,就向屋外走去。

剛走出房門,白雪兒就看到了坐在桌子前的大嬸,她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她可是說過,她與葉秋是兩口兒,要是讓大嬸知道她出來是因為葉秋要換褲子的話,可就有些不好了。

「白雪兒,怎麼了?你不是在裡面照顧葉秋嗎?」大嬸疑惑的看著白雪兒。

白雪兒不知道怎麼回答大嬸的話,想了許久,「我……我只是出來,想要看看,有沒有藥草忘了拿。」

大嬸詫異的點了點頭。

白雪兒假裝在屋中轉了轉,然後又往葉秋的房間走去。她覺得,那麼長時間了,葉秋應該也已經穿好褲子了。

打開房門,白雪兒目瞪口呆了起來,葉秋是穿褲子了,只是褲子才穿了一半,白花花的一片,她都看在眼裡了。

白雪兒的臉蛋,瞬間通紅了起來,一直紅到了脖頸處。 害羞中,白雪兒想向屋外跑去,她想到了大嬸在屋外,怕解釋不清,硬是忍著不出房屋,她害怕大嬸知道屋內的情況,更是將房門關緊了來。

葉秋被白雪兒撞見,整個人都驚呆了,白雪兒又是把房門關緊,他整個人都是疑惑了起來,白雪兒一個女兒家,見他不穿褲子,不往屋外走去,還關緊了門,白雪兒到底想幹什麼?難道現在的女孩子,已經不知道害羞了?

葉秋足足呆泄了數秒,讓得白雪兒俏媚直直豎起,敢情葉秋還不想穿上褲子了?

葉秋恢復正常后,迅速的將褲子穿了起來,他看了看白雪兒,「你膽子越來越大了。」

白雪兒臉蛋一陣發黑,葉秋這混蛋,讓她看光了就算了,還這麼說她?她雙手緊握,真不知道怎麼回答葉秋的話。

氣憤的白了一眼葉秋,白雪兒就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不再理會葉秋。

葉秋有些無語,白雪兒這個樣子,是真的生氣了?

葉秋光著身子,疑惑的向白雪兒走了過去,坐在了她的身旁,「你不開心了?」

白雪兒撇了一眼葉秋,鼓著嘴,依舊不說話。

「別生氣了,是我不對,下次不敢了!」葉秋誠懇的看著白雪兒。

努了努嘴,白雪兒看向了葉秋,「是你說的,下次可不能讓我不開心。」

葉秋不斷的點著頭,「我想讓你開心都來不及呢,哪裡捨得讓你不開心,今晚只是個例外!」

白雪兒不說話,她本來就不是很生氣,只是有些不滿葉秋的舉動罷了,葉秋如此說,她的氣也消了。

在葉秋的一翻主動下,白雪兒漸漸多話了起來,與葉秋有說有笑。

「對了,大伯說泡完熱水后,還要在身摩擦藥水呢,你看,身後的傷口我夠不著!」葉秋可憐巴巴的看著白雪兒。

白雪兒沒好氣的看了一眼葉秋,就知道叫她幫這種忙。只是已經答應了的事,她也不好悔改,她看著依舊光著身子的葉秋,臉蛋微紅,「好啦,幫你擦行了沒!」

葉秋笑了笑,然後走到了一張床邊,直接趴在了床上,笑眯眯的看著白雪兒。

白雪兒看著光著身子的葉秋,有些不好意思,她嬌羞的拿起了一旁治療傷勢的藥水,就向葉秋走去。

葉秋的目光一直盯著白雪兒,讓得白雪兒更加的尷尬了,「不許這樣看著我!」

葉秋撇了撇嘴,「好吧,我的大美女……」

白雪兒坐在了床邊上,將藥水倒在了自己的玉手上,然後為葉秋輕輕的擦拭著光滑的身體。

剛開始,白雪兒還很害羞,擦著擦著,白雪兒卻是有些心疼起了葉秋,葉秋一身的傷勢,可見當時葉秋受的傷有多嚴重。

白雪兒的手很滑,剛開始沒什麼,許久后,看著美麗的白雪兒,葉秋的心裡生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到底是什麼異樣的感覺,他也說不明白,只知道這這一刻,他與白雪兒很親密。

「好啦,你將身體翻過來,我為你擦另一邊!」白雪兒拍著葉秋的身體,提醒著葉秋。

葉秋嘻嘻一笑,就將身體翻轉了過來。

白雪兒已經將藥水倒在了自己的手中,剛想為葉秋擦拭傷口,看到是葉秋的正面,她有些下不了手了。

擦拭背面就算了,還擦拭正面,白雪兒有些不願,她像是在撫摸葉秋的身體一樣,她很不喜歡這樣。

「怎麼了?在想什麼呢?」葉秋疑惑的看著白雪兒。

白雪兒白了葉秋一眼,為葉秋擦拭身體,她還能想什麼?強忍著不願的心,她一點點的為葉秋擦拭起了受傷的身體。

擦著擦著,葉秋呵呵的笑了起來,似是有些忍不住笑意。

「你幹嘛,我好心為你擦拭傷口,你還笑?」白雪兒不滿的看著葉秋。

「我沒有笑你,實在是你亂摸,弄得我好癢,我忍不住,呵呵,呵呵呵呵……」葉秋說著說著,又笑了起來。

「你……」白雪兒有些生氣,她受了那麼大的委屈,照顧葉秋,為葉秋治療傷勢,葉秋竟然說她在亂摸?

生氣的白雪兒,冷哼一聲,一掌拍在了葉秋的胸膛上,讓葉秋直喊疼。

看著已經為葉秋擦拭完了身體,白雪兒走到一邊坐了下來,也懶得理會葉秋了。

葉秋有些無語,他只是隨意說說罷了,白雪兒竟然又生氣了?

想到一男一女呆在一間房中,不穿衣服,實在是有些不妥,葉秋拿過一旁的衣服,就穿了起來。

葉秋為了討好白雪兒,自然又去逗白雪兒開心了。

兩人呆在房間之中,有時不說話,有時則聊聊天。

時間漸漸的過去,夜深了,白雪兒也有了一絲睡意。

「要不你去床上睡覺吧!」葉秋知道白雪兒有些困了,說道。

白雪兒是有些想要去床上睡覺,她想到了葉秋,「那你呢?你一身的傷勢,總不能睡地上吧?」

「我……」葉秋有些答不上來,讓他睡地上,卻是有些為難。

咬了咬牙,白雪道看向葉秋,「要不你睡床上吧,我今晚就隨意算了。」

「不不不不,你不能不睡床上!」白雪兒一個女兒家,葉秋可不能讓白雪兒睡地上,或睡其它的什麼地方。

「可是,就一張床!」白雪兒可惜的搖著頭。

葉秋目光轉了轉,「這床那麼大,要不你我都睡床上唄!」

白雪兒臉色大變,「不行,我怎麼可能與你一同睡在床上?」

與一名男子睡在床上,白雪兒想都不敢想,打死她也不願意。

葉秋有些無奈,「你看,這床那麼大,你我各睡一邊,有什麼要緊?中間還隔著很大的距離呢,如果這裡有兩張床,你我各睡一張,還不是差不多一個樣嗎?」

「不行,反正就是不行!」白雪兒不斷的搖著頭。

葉秋有些無計可施了,他乾脆找了一塊薄布,鋪在了地上,然後睡在了地上,「反正,我是不會讓你睡地上的,你愛怎樣就怎樣吧!」

葉秋一個大男人,讓一個女子睡地上,這算什麼?打死他也不願意。

這回輪到白雪兒為難了,掙扎了許久,白雪兒上了棉床,睡在了床上。

她的心裡有些過意不去,一時也睡不著,她扭過頭來看著葉秋,想到葉秋一身的傷勢,她又是有些心疼了起來。

時間漸漸的過去,白雪兒實在是不想看著葉秋睡在地上,她遲疑了一下,「要不……你也上來睡吧。」 葉秋瞬間睜開眼睛,剛才白雪兒死活都不肯與他睡在一場床上,如今是怎麼回事?白雪兒竟然主動叫上了自己?白雪兒到底在想著些什麼?

「你不介意?」葉秋看向了白雪兒。

白雪兒臉蛋微紅,她怎麼會不介意?她只是不想看到一身傷勢的葉秋,睡在地上罷了,葉秋問起她,她也只能回答,遲疑了一會,她語氣極低,「不介意了。」

盯著白雪兒,葉秋一頭霧水,白雪兒變化得也太快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