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起來,吃過早飯。

蘇泠風跟墨問塵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

客棧一樓的大廳里,肖明朗和那四個護衛,坐在一起喝酒、划拳,耗時間。

還有兩天多的時間,才是秘寶拍賣會,就這麼在客棧干呆兩天,實在是有些無聊。

蘇泠風和墨問塵最後決定,還是決定出去轉轉,溜達溜達。

蘇泠風想起夜微涼是個化妝高手,就在出門之前,把夜微涼召喚了出來,讓她幫她和墨問塵改變一下形象。

要求,讓他們在人群里,不那麼顯眼就行。 夜微涼不愧是個高手,居然用化妝技巧,把他們的膚色、臉型、唇形等都改變了!

雖然變化不是那麼太明顯太誇張,但是成功的讓他們看起來不那麼惹人注意了。

穿著倒是沒多做改變,因為他們簡單低調的穿著,在這個愛美愛享受愛打扮的國家,已經是很「寒酸」的了。

現在,他們看上去,只是長相還算俊秀的一對青年男女,不再像之前那麼耀眼,打扮又不出眾,是不會惹來太多目光的。

蘇泠風、墨問塵對自己的形象改變很滿意。

作為交換條件,夜微涼要求跟他們一起去逛街,蘇泠風同意了。

夜微涼要出去玩,愛吃愛玩的糰子當然不願意呆在隨身空間里,也一定要跟著,蘇泠風也同意了。

離開盛都后,鬼魅也不那麼抑鬱了,看湊熱鬧的本性,自然也不甘寂寞呆在隨身空間里,也要出來透透氣,蘇泠風又同意了。

於是,不能在人前露面的小白小幼龍,只能獨自留守隨身空間。

小白蹬腿抗議無效后,一雙胖乎乎的小龍爪子捂臉,抽搭著抹淚,好傷心啊……

作為珈藍國的都城,華城還是很有特點的。

建築風格,和人們的穿著打扮,除了炫目的奢華外,還多了幾分很時尚的感覺。

夜微涼很喜歡那些珠寶首飾,還有貝殼製作的小飾物,精美包包等,掃蕩了不少她眼中的寶貝。

沒一會兒,後面跟隨的幾個護衛,手裡就大包小包的拿了一堆東西,大多都是夜微涼的東西。

因為在外面使用空間戒指太招搖了,可憐幾個師階的護衛,竟然成了人力購物車。

「噢這裡簡直就是購物天堂」夜微涼用主寵溝通,表達自己高興的心情。

糰子也沒閑著,夜微涼掃貨的時候,它就不停的吃,一直不停的吃,幾乎每到一條街,它就要把街上的各種美食吃一遍。

「這裡的食物不錯,我喜歡那個魚丸、炸蝦、蟹黃、貝殼裡的肉也好吃……」糰子根本分不清貝類種類,只知道好吃。

「這個城市可真熱鬧啊,噢,亮晶晶的東西好多,寶石、珍珠,真漂亮……」鬼魅絕對是故意說這話的。

於是,愛吃、愛金幣、愛珠寶,愛一切美食和一切亮閃閃東西小白童鞋,更加鬱悶了,在隨身空間里哭得更加傷心了……

蘇泠風其實已經有些後悔帶夜微涼和糰子出來了。

有這兩個傢伙在,她和墨問塵,就算偽裝的再普通,想不惹人注意都難啊!

已經有不少人,跟在他們的後面,觀看這兩隻古怪異獸了。

逛到下午,夜微涼和糰子意猶未盡,還想繼續逛,蘇泠風卻不管它們盡興沒盡興,強行將它們帶上馬車,回了客棧。

很難得的,糰子居然還惦記著小白,好吃的都給小白留了一份帶回來了。

小白原本受傷的小心靈,瞬間得到了治癒和撫慰!

「團、糰子,你、你對我真好……」小白用水汪汪的淚眼,凝望著糰子,嘴裡還咬著一隻大蝦,口齒不清的說。

還有最後一天就是秘寶拍賣會,糰子、夜微涼提議再出門逛一天,被蘇泠風毫不猶豫的給否了。

糰子很感覺很可惜,夜微涼很鬱悶,小白終於心理平衡了。

不過鬼魅卻成了這三小隻的羨慕嫉妒恨對象,因為蘇泠風琢磨著,鬼魅隱身狀態,也沒人看得見他,就沒有約束他,讓他自己出去嗨皮去了。

這最後一天,蘇泠風和墨問塵就在客棧里窩著。

他們的房間里有個小陽台,陽台下面是個小花園,幽靜雅緻,花香陣陣,景色雖算不上極好,也別有一番趣味。

二人在陽台的小桌子上,擺了一些瓜果、點心,又沏了一壺好茶,面對面坐著,聊天、品茶,享受美好愜意的二人世界。

蘇泠風想起什麼似的,忽然問:「那個秘寶拍賣會,什麼人都可以去?」

墨問塵回道:「外圍,是隨便進的,不過裡面的拍賣現場,就要憑牌子進去了。」

「牌子?」蘇泠風眉頭微挑。

「嗯,其實就是坐位號和包廂號,都是一些有錢有身份的人提前訂下的,位置越好,號牌就約貴。」墨問塵解釋道。

「哦?」蘇泠風的眉頭揚得更高了,「我怎麼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訂了那個什麼號牌?」

墨問塵微微一笑,說:「我沒訂。」

主要是他們到珈藍國的時間太晚,根本來不及訂了。

「你沒訂!」蘇泠風瞪墨問塵,「那我們留在這裡,參加什麼秘寶大會啊!」

「別急,晚上你就知道了……」墨問塵神秘兮兮的笑道。

天黑之後。

墨問塵脫下身上的白袍子,換上了一身墨色長衫。

蘇泠風臉上有微訝的神色閃過,很快就變成了滿眼的欣賞。

墨問塵自此恢復大安國塵王殿下這個身份之後,平時就常穿白衣,看上去如出塵謫仙般,不染世俗。

不過蘇泠風還是覺得,他還是穿墨衣的樣子,更加的慵懶魅惑,動人心魄。

墨問塵換好衣服,低頭親了親蘇泠風的額頭,曖昧的說道:「風兒,別這樣看我,我會忍不住把你吞吃入腹的……」

蘇泠風媚眼如絲,懶懶的說:「好啊,我等著你吃我……」

墨問塵看著蘇泠風那勾魂兒的小樣兒,眸子瞬間黝黯下來,喉嚨滾動了一下,最後聲音暗啞的說:「小東西,等我回來,一定會好好品嘗你的!」

說罷,努力將視線從蘇泠風身上收回來,低聲念了空間咒語,消失在房間里……

蘇泠風大概能猜到墨問塵幹什麼去了,也不擔心,他一個聖階靈武雙修者,真要碰到什麼人,倒霉的肯定是對方。

蘇泠風從隨身空間里拿出一本書,閑閑的看了起來。

那是一本煉金筆記,是她那位已過世的婆婆留在隨身空間里的。

墨問塵的母親,也是一位煉金師,而且,看這筆記就知道,她的煉金等級非常高!

筆記上的很多內容,蘇泠風看起來就很是生澀難懂,只能一點點的慢慢摸索,慢慢研究。

墨問塵並沒有出去多長時間,很快,蘇泠風就感覺到了房裡出現了熟悉的波動感,隨後,空氣一陣扭曲,墨問塵從空間隧道里走了出來。

墨問塵看著蘇泠風,露齒一笑,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枚金屬卡牌,邀功道:「怎麼樣,你夫君我厲害吧?」 夜微涼不愧是個高手,居然用化妝技巧,把他們的膚色、臉型、唇形等都改變了!

雖然變化不是那麼太明顯太誇張,但是成功的讓他們看起來不那麼惹人注意了。

穿著倒是沒多做改變,因為他們簡單低調的穿著,在這個愛美愛享受愛打扮的國家,已經是很「寒酸」的了。

現在,他們看上去,只是長相還算俊秀的一對青年男女,不再像之前那麼耀眼,打扮又不出眾,是不會惹來太多目光的。

蘇泠風、墨問塵對自己的形象改變很滿意。

作為交換條件,夜微涼要求跟他們一起去逛街,蘇泠風同意了。

夜微涼要出去玩,愛吃愛玩的糰子當然不願意呆在隨身空間里,也一定要跟著,蘇泠風也同意了。

離開盛都后,鬼魅也不那麼抑鬱了,看湊熱鬧的本性,自然也不甘寂寞呆在隨身空間里,也要出來透透氣,蘇泠風又同意了。

於是,不能在人前露面的小白小幼龍,只能獨自留守隨身空間。

小白蹬腿抗議無效后,一雙胖乎乎的小龍爪子捂臉,抽搭著抹淚,好傷心啊……

作為珈藍國的都城,華城還是很有特點的。

建築風格,和人們的穿著打扮,除了炫目的奢華外,還多了幾分很時尚的感覺。

夜微涼很喜歡那些珠寶首飾,還有貝殼製作的小飾物,精美包包等,掃蕩了不少她眼中的寶貝。

沒一會兒,後面跟隨的幾個護衛,手裡就大包小包的拿了一堆東西,大多都是夜微涼的東西。

因為在外面使用空間戒指太招搖了,可憐幾個師階的護衛,竟然成了人力購物車。

「噢這裡簡直就是購物天堂」夜微涼用主寵溝通,表達自己高興的心情。

糰子也沒閑著,夜微涼掃貨的時候,它就不停的吃,一直不停的吃,幾乎每到一條街,它就要把街上的各種美食吃一遍。

「這裡的食物不錯,我喜歡那個魚丸、炸蝦、蟹黃、貝殼裡的肉也好吃……」糰子根本分不清貝類種類,只知道好吃。

「這個城市可真熱鬧啊,噢,亮晶晶的東西好多,寶石、珍珠,真漂亮……」鬼魅絕對是故意說這話的。

於是,愛吃、愛金幣、愛珠寶,愛一切美食和一切亮閃閃東西小白童鞋,更加鬱悶了,在隨身空間里哭得更加傷心了……

蘇泠風其實已經有些後悔帶夜微涼和糰子出來了。

有這兩個傢伙在,她和墨問塵,就算偽裝的再普通,想不惹人注意都難啊!

已經有不少人,跟在他們的後面,觀看這兩隻古怪異獸了。

逛到下午,夜微涼和糰子意猶未盡,還想繼續逛,蘇泠風卻不管它們盡興沒盡興,強行將它們帶上馬車,回了客棧。

很難得的,糰子居然還惦記著小白,好吃的都給小白留了一份帶回來了。

小白原本受傷的小心靈,瞬間得到了治癒和撫慰!

「團、糰子,你、你對我真好……」小白用水汪汪的淚眼,凝望著糰子,嘴裡還咬著一隻大蝦,口齒不清的說。

還有最後一天就是秘寶拍賣會,糰子、夜微涼提議再出門逛一天,被蘇泠風毫不猶豫的給否了。

糰子很感覺很可惜,夜微涼很鬱悶,小白終於心理平衡了。

不過鬼魅卻成了這三小隻的羨慕嫉妒恨對象,因為蘇泠風琢磨著,鬼魅隱身狀態,也沒人看得見他,就沒有約束他,讓他自己出去嗨皮去了。

這最後一天,蘇泠風和墨問塵就在客棧里窩著。

他們的房間里有個小陽台,陽台下面是個小花園,幽靜雅緻,花香陣陣,景色雖算不上極好,也別有一番趣味。

二人在陽台的小桌子上,擺了一些瓜果、點心,又沏了一壺好茶,面對面坐著,聊天、品茶,享受美好愜意的二人世界。

蘇泠風想起什麼似的,忽然問:「那個秘寶拍賣會,什麼人都可以去?」

墨問塵回道:「外圍,是隨便進的,不過裡面的拍賣現場,就要憑牌子進去了。」

「牌子?」蘇泠風眉頭微挑。

「嗯,其實就是坐位號和包廂號,都是一些有錢有身份的人提前訂下的,位置越好,號牌就約貴。」墨問塵解釋道。

「哦?」蘇泠風的眉頭揚得更高了,「我怎麼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訂了那個什麼號牌?」

墨問塵微微一笑,說:「我沒訂。」

主要是他們到珈藍國的時間太晚,根本來不及訂了。

「你沒訂!」蘇泠風瞪墨問塵,「那我們留在這裡,參加什麼秘寶大會啊!」

「別急,晚上你就知道了……」墨問塵神秘兮兮的笑道。

天黑之後。

墨問塵脫下身上的白袍子,換上了一身墨色長衫。

蘇泠風臉上有微訝的神色閃過,很快就變成了滿眼的欣賞。

墨問塵自此恢復大安國塵王殿下這個身份之後,平時就常穿白衣,看上去如出塵謫仙般,不染世俗。

不過蘇泠風還是覺得,他還是穿墨衣的樣子,更加的慵懶魅惑,動人心魄。

墨問塵換好衣服,低頭親了親蘇泠風的額頭,曖昧的說道:「風兒,別這樣看我,我會忍不住把你吞吃入腹的……」

蘇泠風媚眼如絲,懶懶的說:「好啊,我等著你吃我……」

墨問塵看著蘇泠風那勾魂兒的小樣兒,眸子瞬間黝黯下來,喉嚨滾動了一下,最後聲音暗啞的說:「小東西,等我回來,一定會好好品嘗你的!」

說罷,努力將視線從蘇泠風身上收回來,低聲念了空間咒語,消失在房間里……

蘇泠風大概能猜到墨問塵幹什麼去了,也不擔心,他一個聖階靈武雙修者,真要碰到什麼人,倒霉的肯定是對方。

蘇泠風從隨身空間里拿出一本書,閑閑的看了起來。

那是一本煉金筆記,是她那位已過世的婆婆留在隨身空間里的。

墨問塵的母親,也是一位煉金師,而且,看這筆記就知道,她的煉金等級非常高!

筆記上的很多內容,蘇泠風看起來就很是生澀難懂,只能一點點的慢慢摸索,慢慢研究。

墨問塵並沒有出去多長時間,很快,蘇泠風就感覺到了房裡出現了熟悉的波動感,隨後,空氣一陣扭曲,墨問塵從空間隧道里走了出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