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輪鋒利如刀,一路選擇切割,竟然直接將太清老祖的生死二氣輕鬆切割成了數段。

這樣的情況實在是出人意料,誰也沒有想到之前還被太清老祖殺得慘敗,轉眼之間,顯法突破之後竟然開始反壓太清老祖了。

外人的感觸還只是處於顯法和太清老祖鬥法不落下風的驚訝,而太清老祖作為和顯法相搏殺的當事人,對於顯法的進步確實感觸最為清晰,此時的顯法果然對大道領悟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那金輪之鋒銳是太清老祖生平僅見,這種金輪的切割之力竟然有一種斬斷人意志的力量存在。

如果是一般古寶法術切斷他的生死二氣,太清老祖只要一個念動之下便能夠恢復過來,可是這一次被顯法金輪斬斷之後,他的生死二氣竟然一時間無法接續,以為在創口上有著一股極為詭異的力量彌留,不抹去這股力量便無法令生死二氣重新接續化龍。

太清老祖不知道這是精純佛力帶來的心力,那是一種心念之力也是一種信念之力,這種力量極為特殊,想要抹去不是那麼容易的。

顯法在大恐怖之中崛起,是因為金隅一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點醒了他,讓他心中的恐懼之意盡消,隨之而來的便是克服心中的恐懼之後心力滋長,從而讓他對佛理有了深層次的領悟,令他的佛心從來沒有的堅定了起來,也讓他的佛力進行了一次蛻變,令顯法的實力大漲。

如果不是佛心堅如磐石,令顯法的佛力進化,顯法的佛力根本就不可能衝破得了太清老祖的生死劫封印,心力堅定,銳不可當,可超脫生死,可以說顯法現在的佛力已經超越了太清老祖的生死氣,進入了另一種境界,所以它能夠衝破生死的束縛。

所以顯法的金輪能夠輕鬆斬破太清老祖的生死二龍,甚至令它們短時間內不得恢復。

金輪如剛,斬斷生死二龍之後直插太清天境域,直接洞穿太清天境域,斬缺了太清天一角。

嗷!

太清老祖遭受重創,要知道太清天境域現在就是太清老祖的肉身,肉身被顯法斬去一角,太清老祖豈能不痛。

太清老祖到了這個時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可恥的敗給了顯法這個後輩,他雖然心中不服,但是感受過顯法金輪的恐怖之後,他心底又浮起深深的恐懼。

到了這個時候太清老祖即便嘴上不承認自己不如顯法,但是心底卻知道此時的顯法已非昨日之顯法。

想到這些,太清老祖越發的心慌,他忌憚顯法,但是更加害怕一手造就顯法出來的金隅,這個妖孽究竟是個什麼存在,這麼會如此妖邪,不但自己厲害,竟然一言便能夠令顯法脫胎換骨到如此境地。

太清老祖駕馭著太清天卷裹著那被顯法斬斷的一角軀體,直接破空而去,竟然可恥地逃跑了。

這樣的結果實在是驚掉了一地的下巴,之前張狂不可一世的太清老祖,竟然被突破之後的顯法如此輕鬆地就擊敗了。

觀戰的眾人有一種夢幻般的感覺,彷彿太清老祖以前不過就是一隻紙老虎而已。

不過大家都知道這只是自己的一種錯覺而已,太清老祖的確是一個恐怖的存在,只是還有一個更加恐怖的存在死死地將他壓制住了而已。

這個人就是身處在九天之巔的金隅,此時的金隅已經徹底在仙界修士心目中買下了一顆神化的種子。

之前顯法在太清老祖面前就像一隻悲哀的弱雞,但是經過金隅一言點化之後,竟然瞬間便超越了太清老祖,輕鬆就將他擊敗逃亡,這樣的手段不是神仙手段又是什麼人能夠做到。

此時的金隅就是一尊高高在上的神明,如果他此時現身的話,絕對能夠獲得仙界億萬修士的膜拜。

即便沒有現身,此時那些渴望變強的修士們一個個心中都有一個熱切的期盼,那就是自己一定要拜入金隅門下,去傾聽他的講道,如果能夠獲得他指點的話,說不定自己就能夠像顯法一樣從此一飛衝天。

此時再也沒有人對顯法拜入金隅門下有異議,這樣的機緣實在是太難得了。

現在所有人心目中想的是,難怪顯法一經突破就如此乾脆地拜入金隅門下,顯然他是看到了金隅的神奇。

面對太清老祖落荒而逃,顯法並沒有去追擊,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后力不濟,他雖然成功突破,讓他的佛力得到進化,但是畢竟底蘊不厚,能夠一輪斬斷太清天一角已經是他的極限了,如果太清老祖不心虛落荒而逃的話,恐怕很快顯法又要被太清老祖逼得原形畢露。 可惜這個世上沒有如果,太清老祖被嚇破了膽落荒而逃了。最快章節就上txt之家小說網

所以顯法的強大震撼人心,金隅的厲害深入人心。

顯法嚇跑了太清老祖之後,再次對著九天之上躬身行禮開口道:「求金師恩准!」

「可!」金隅終於開口,吐出這一個字,表示准許顯法拜入他的門牆。

顯法再拜,道:「多謝恩師收留。」

接著顯法的金身慢慢消散,天地重歸寂靜。

金隅沒有再理會外面的情況,他的煉化已經到了緊要關頭,天穹之上的世界已經快要被他徹底煉化,所以他需要一心一意煉化世界,既然顯法成功突破了,他相信假以時日一定能夠遏製得住太清老祖作亂。

只要煉化了九天之上的蒼穹,那麼整個仙界就基本在他的監察之下,他就佔據了主動,甚至可以重塑九天,然後在將整個仙界煉化,一步步將整個世界蠶食掉。

十年時間一晃而過,金隅終於徹底掌控了整個天穹,這十年時間過得極為平靜,太清老祖不知道躲到什麼地方去****傷口去了,xt之家小說網txtjia.com

整個仙界都處於極度平靜的狀態之中,不過大家都知道太清老祖必將捲土重來,甚至在世界的角落之中還有一些極度兇險的妖魔鬼怪隨時都有可能跳出來擇人而噬,所以整個仙界的修士都處於極度緊張的狀態,每個人都在加緊修鍊,希望自己能夠在接下來的亂世之中多一份自保之力。

掌控整個天穹之後,金隅的觸手伸向了仙界大陸,他此時就像一種病毒的病原體,一點點地蔓延著,向著整個世界侵蝕。

金隅沒有貪心,這個時候他需要穩紮穩打,一點點地蠶食,所以他先向著自己熟悉的四聖境域伸出了自己的觸手慢慢侵蝕著四聖境域。

天道珠賦予了他掌控世界的能力,但是想要吃下整個世界他還需要自己的根基,這些支離破碎的境域就是他的根基,或者說是這方世界的殘骸,只有把這些殘骸收攏過來,他才有力量去修復世界,將世界復原,修復這方世界的傷口,恢復境域與境域之間的域界深淵,將這方世界的秩序重定。

眨眼又是十年時間過去,金隅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將仙界三十境域納入了自己的版圖之中。最快章節就上txt之家小說網

這個時候金隅依然沒有去修復世界,他的觸手向著界壁神去,他要將仙界界壁納入自己的掌控之中,然後將仙界和下界重新連接。

界壁的侵蝕比較困難,因為界壁本來就是一種超級堅硬的存在,同時它還想活物一般,能夠自我恢復,甚至金隅在侵蝕它的時候,能夠感受到反抗之力,儘管這種反抗之力並不強烈,好像是一種本來意識一般,但是金隅卻能夠感受到它與尋常境域的不同。

金隅這一次花費的時間比較漫長,甚至比他侵蝕九天之上的蒼穹還要費力,他足足花費了兩百三十年的時間才將仙界的界壁給掌控住了,同時在掌控界壁之後,金隅發現自己的實力竟然進行了一次質的飛躍,也就是說他進行了一次進化一般,他發現自己能夠藉助界壁的修復之力去修復世界了。

這樣的情況實在是出乎他的預料,界壁的修復之力好像是一種活性物質,這種活性物質天然擁有修復世界的作用,他的世界或者說他的法力之中由於吞噬了這種活性物質之後,也具備了這種能力。

這樣的進化令金隅有些迷惑不解,不過這個時候金隅依然沒有著手去修復世界,因為這種活性物質雖然具有修復作用,但是過程極為緩慢,需要經歷漫長的歲月來成長,這不是他想要的,時間對於他來說很重要,並且在這方世界之中還有許多未知的兇險存在,他需要一種快速修復世界,並將這方世界之中的毒瘤剷除的辦法。

所以金隅繼續下行,他的觸角深入到了下界,沒有驚動任何人繼續講下界的大陸海洋逐漸吞噬,然後繼續下行,來到了魔域之中,整個過程速度快了許多,畢竟下界面積小他只花費了一年的時間,下界界壁因為他吞噬了仙界界壁所以吞噬起來也很快,僅僅只花費了兩年的時間。

不過進入魔域之後他遭遇到了極大的阻力,這方世界有些不似山河社稷圖的世界,進入對天道珠產生了極大的排斥之力,金隅吞噬起來變得相當困難。

這更加令金隅迷惑了,難道說這魔域本來就不屬於山河社稷圖?

那它為什麼又在山河社稷圖之中呢?

金隅很快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他發現自己動用天道珠的力量束縛魔域的時候會有極大的排斥力,但是當他動用自己的洞天世界之力去吞噬卻好像並沒有那麼大的阻力。

這方發現雖然不知道意味著什麼,但是對於金隅來說畢竟算是一件好事,所以他開始全力動用自己的洞天世界的吞噬之力去侵吞魔域,這一次金隅足足花費了五百年的時間,才漸漸將魔域納入自己的掌控,唯有剩下一角他的吞噬之力也遭遇到了強大的阻力,那就是鎮壓魔神的神陣,這座神陣極為獨特,即便是以金隅的洞天世界吞噬之力竟然也無法攻破,這樣的情況很棘手。

甚至金隅動用了天道珠和自己的洞天世界吞噬之力的雙重力量也無法攻破神陣的反噬。

金隅沒有硬來,他知道這次神陣來歷不凡,還是不要用強為好。

金隅採取了一包圍的方式來應付這座神陣,既然你我吞噬了不了,那我就先將整個世界煉化,我把整個世界煉化掉了,你身處在世界之中,那麼到時候想怎麼弄你都行。

金隅開始侵蝕整個世界的界壁,界壁相比於神陣要好吞噬多了,在金隅的不懈努力之下金隅漸漸將整個世界的界壁全部給納入了自己的掌控之中。

這個時候金隅足足花費了一千年的時間,在這一千年的時間裡,金隅一直都化身成為虛無之力遊走在這個世界各處,將這個世界侵蝕了一遍。 金隅將整個山河社稷圖的世界成功納入自己的掌控,不過他竟然沒有現太清老祖和青龍之主的藏身之地,這就讓金隅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了。

以前金隅還能夠現青龍之主的藏身之地,現在掌控了這方世界的實體之後竟然找不到青龍之主的蹤跡,不但青龍之主的蹤跡消失了,就連太清老祖也不知所蹤。

這樣的情況就顯得有些詭異了,他們究竟藏身在了那個角落呢?

到了這個時候金隅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了。

因為接下來金隅就要開始修復世界了,想要修復世界就先要將這個世界之中的那些毒瘤給清除乾淨,青龍之主無疑是最大的一顆毒瘤,太清老祖金隅反而不是十分重視。

不過現在太清老祖神秘失蹤了,這就不得不讓金隅也跟著重視起來,這個兩個傢伙究竟藏身到了哪裡去了呢?

金隅開始搜尋,他的意念開始遊走在世界的各處,包括哪些域界深淵,包括世界的界壁各處,包括魔域的一些特殊地方。

可是接連搜尋了兩遍,他都沒有任何現。

太詭異了,金隅心中漸漸生出不安,因為青龍之主和太清老祖兩人消失得太徹底了。

本來金隅以為自己已經掌控了這方世界,不過現在看來自己掌控得好像還不夠徹底,這個世界還有很多神秘之處是自己沒有達到的,還有很多秘密自己沒有現。

只是這些秘密究竟隱藏在哪裡呢?

金隅開始梳理自己來到這一方世界的全部經歷,希望能夠從自己這一生的經歷和走過的那些地方尋找到線索。

先,自己從地球穿越而來,這裡有一個問題,自己是怎麼來的,為什麼是自己?

第二,自己進入過十萬大山,這是一座遠古神陣,自己到現在都還沒有探尋明白它。

第三,萬神封魔陣中鎮壓著魔神,因為魔神被異族靈識侵蝕,這個異族究竟是什麼種族?

第四,自己捕捉馴服了一頭墟族妖獸,這頭妖獸為什麼會進入這方世界?它本來屬於哪個世界?

第五,青龍之主手中那尊骨塔究竟是什麼存在,它看起來像是魔族之物,但是十分邪性。

第六,太清老祖說過,九天之上有一種高貴血脈,只有擁有這種血脈的人可以自由出入這方世界。

第七,自己手中還掌握著一塊雕刻著清明上河圖的壁畫,它的主人究竟是不是地球人?

金隅通過這幾個疑點慢慢梳理出一些脈絡,讓這方世界的隱秘變得清晰起來,總結起來就是骨塔、神陣、異族、墟族和血脈。

骨塔疑似魔器,但卻有著不似魔器的疑點。

神陣現在不可破,自己對它了解得還不夠深。

異族關乎外面的界域大戰,墟族似乎和異族有所關聯。

血脈似乎涉及到這方世界的來歷,同時還有可能跟地球有所關聯。

這些是金隅目前能夠猜得到的一些信息,不過這些信息串聯在一起依然像一團迷霧一樣。

金隅覺得最關鍵的還是自己應該弄清楚這方世界和地球之間的關係,這至少和自己有著切身的關聯。

金隅再次在整個世界遊走,他希望自己能夠探查到這個世界和地球之間的通道,如果能夠找到這條通道的話,也許就能夠現這方世界更多的秘密。

不過仔細探查了好幾遍都沒有任何現,金隅悄悄拿出那方清明上河圖的壁畫仔細打量,希望能夠從中得到一些啟迪。

可惜依然沒有任何現,那就是一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壁畫而已。

金隅神識開始搜撿自己侵蝕的那些仙界境域,希望能夠從仙界境域的古遺迹中獲得啟,不過整個三十境域的古遺迹都搜撿了一遍,依然沒有任何現。

金隅茫然了,接下來他實在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了,好像重重迷霧徹底遮蔽了他的視線,令他身處茫茫迷霧之中根本看不清任何方向。

金隅忍不住心生沮喪,這方世界即便被他掌控了,他卻好像依然無法一窺全貌,斑斑駁駁之中總好像有很多地方他窺視不得。

這種感覺令人很煩躁,金隅感覺自己好像被一團亂麻束縛著,說不出的難受,偏偏又掙脫不得。

心緒不寧,煩躁不安。

金隅覺得自己心中好似有一團無處泄的怒火,他想要宣洩,想要毀滅,想要爆,很快他便意識到自己的情況不對勁,這是一種心魔作的節奏,似乎心中隱藏著一隻魔鬼。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金隅悚然心驚,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竟然產生了心魔,他想要壓制心中的那股衝動,可是越壓制,他越現自己的情緒不對勁。

這令他很苦惱,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似乎心中的那團火不宣洩出來的話,他隨時都有可能崩潰。

他越是努力想要平心靜氣,卻是是無法做到。

他開始尋找自己的心靈寄託,想要用分散心力來令自己平靜,他去看望被自己封印的小玉和孩子,去看身處下界依然懷孕卻一直沒有生育下來的宣無塵。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現情況不對勁,小玉懷胎可以說是因為她的靈體出現異常解釋得通,可是宣無塵情況不同,她是一個正常的人類,為什麼在懷孕之後竟然千年沒有生產下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這樣?

這方世界究竟是怎麼了?

為什麼自己在這方世界留存的血脈會出現這樣的異狀?

難道是……

血脈的問題?

對了,血脈,九天之上的血脈。

自己不屬於這方世界,和這方世界的人孕育生命,是不是無法得到這方世界的承認?

所以才會出現小玉兒為了生育金小玉而幾乎身死,宣無塵孕育胎兒千年不產,是不是這方世界做怪?

金隅越想越覺得有這種可能,這個時候他心中又懼又恨,為什麼自己沒有早點想到這個問題,小玉兒出事之後,自己就應該更深層的去考慮這個問題才對,現在宣無塵懷孕,如果她再出事,自己該怎麼辦?

是不是自己要殘忍地扼殺自己的骨肉?這樣宣無塵能承受得住這樣的打擊嗎?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金隅心中生出無限的恐懼,他竟然有些不敢面對這個問題,因為他已經受過了一次打擊,他不敢再去承受另一個女人因為自己和她的愛情結晶而隕落。百度搜索txtjia.com

金隅因為心中的恐懼整個人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他的意識都徹底散亂了,整人陷入了無窮的黑暗和混沌之中。

金隅不知道宣無塵一直在期盼著自己歸去,在等待著他們二人的結晶墜地,可是現在問題是金隅徒有滔天法力,竟然沒有任何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金隅不敢去面對宣無塵的失望和絕望。

他第一次生出了逃避的心理,所以他的意識開始渙散。

天道珠在金隅的神魂體之中緩緩運轉,而金隅的神魂竟然在漸漸渙散,這種情況下金隅渙散的神魂漸漸被天道珠吸收,慢慢和天道珠融為了一體。

金隅不知道自己的變化,他已經完全喪失了正常的思考,或者說他在自我放逐,他不敢面對現實。

之前是金隅的神魂操控著天道珠,天道珠作為工具為金隅所用,但是隨著金隅的神魂為天道珠所吸收,漸漸變成了天道珠在控制金隅,一旦金隅的神魂為天道珠掠奪,那麼金隅的神魂就將成為天道珠的給養,天道珠將徹底替代金隅,這算是一種另類的奪舍。最快章節就上txt之家小說網

金隅的沉淪給了天道珠機會,一個替代金隅的機會。

金隅自己也許都沒有想到,天道珠竟然還能夠對他進行奪舍,所以他心中一直不曾提防過這個被自己視為神物的東西。

都說神物自有其靈,這可不是隨便說說的,天道珠從一開始就有著自己的靈識,它又豈是那麼容易被煉化降服的,即便被金隅煉化了一角,但是隨著天道珠圓滿的那一瞬間,它便誕生了自己的靈智,只是它隱藏得夠深,所以沒有被金隅發現而已。

也正是因為如此,金隅心中誕生心魔,金隅吞噬整個世界,卻依然感覺世界與他隔著一層迷霧。

金隅其實沒有真正掌控這方世界,因為天道珠的靈識屏蔽了一部分至關重要的東西,沒有為金隅所得到。

天道珠暗算了宣無塵,令她的孕期無限期地延長,這一切都是為了打擊金隅。

金隅萬萬想不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竟然會遭受天道珠的暗算,還會被天道珠奪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