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金龍想要徹底掌控影響雲霧的手段,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畢竟相比風雨雲,小金龍所擅長的,應該是雷霆。

對面的白色龍魂,相比之下所擅長的,應該就是風雲了。小金龍憑藉著一知半解的能力,能夠瞬間影響一個玄庭強者的絕殺招數,已經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可是吳天一衝入所有雲霧大劍的縫隙之中,反過來而言,就相當於是被所有的雲霧大劍給包圍了,這可不是一個好狀況。

果然,雲龍真人立刻抓住了這個機會,瞬間引爆了所有的雲霧大劍!

逼急正面攻擊,這些雲霧大劍顯然還不能夠發揮出最強的威力,可是這可是十把巨劍,而不是剛才的一把。

一瞬間,十把巨劍齊聲爆炸,恐怖的威力直接席捲方圓數里的範圍,這樣的威勢,讓兩邊的戰鬥都出現了停頓,有些驚訝的看著這一邊。

「這下,我看你還能不能活下來,哈哈!」

雲龍真人大手一揮,全然已經把剛才的攻擊失利忘在了腦後,這一次,他覺得吳天無論如何也應該死了,死定了!

一陣風突兀的吹氣,吹掉了肆虐的雲霧,雲龍真人小心的觀察者,道:「不會全都變成了碎末了吧,希望神劍不要遭到破壞才好。」

「喲,你在找什麼?」

正當雲龍真人滿懷希望的尋找吳天的屍體的時候,一道戲謔的聲音,傳入了雲龍真人的耳中。

雲龍真人的身體僵硬了,看著從雲霧中漸漸顯露身形的吳天,此時的吳天,甚至連金御甲都沒有穿,一身樸素的長袍,長發飄散,笑吟吟的看著雲龍真人。

毫髮無傷!

「這怎麼可能!」

雲龍真人驚得後退數步,感覺吳天現在已經瞬間變成了一頭不受掌控的野獸,那笑吟吟的目光卻蘊含著無盡的殺意,要讓雲龍真人俯首認誅。

不僅僅是雲龍真人,就連天魔也投來了驚訝的目光,剛才一瞬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沒有人知道。

只有知道幻靈天存在的楚行空,露出了一絲瞭然的微笑。吳天這個傢伙,竟然在關鍵的時候耍起了滑頭。

吳天嘴角微微一挑,實際上說來也簡單,他剛才只是一瞬間聯繫劍靈兒,躲到了幻靈天之中了。

以前無法這麼做,是因為進入幻靈天需要一點兒時間,沒有強大防禦力的吳天,除非想要肉身頂著傷害,否則只能優先選擇躲避。

只不過現在不一樣了,吳天有了金御甲,哪怕剛才雲龍真人的攻擊異常強悍,吳天也能夠憑藉金御甲稍微撐過一點兒時間,於是,吳天便趁著這個時間,進入了幻靈天。

之後,趁著大霧瀰漫,吳天又悄然出來了,才造成這種攻擊無效的強悍效果。

之所以吳天敢這麼干,跟這處秘地壓制神識也是脫不開關係的,吳天可不敢隨便用這種方式,否則的話暴露的幻靈天,後患無窮。

吳天自然知道痛打落水狗的道理,趁現在雲龍真人神智不穩,正是下手的好機會!

「嗡——」

沒有任何的預兆,吳天瞬間出手,一抬手便是兩道烏黑的光環朝著雲龍真人射去。

黑龍波!

吳天剛剛掌握的,能夠包容一切力量,將所有力量化為古怪黑龍波的這一招,真正面見天日。

古怪的黑色光環無聲無息,卻又瞬間無比,薄如蟬翼的光環掃過之後,僅僅留下了一道黑色的細線,似真似幻,讓人感覺這道攻擊似乎卻不存在一樣。

可是,真正被攻擊鎖定的雲龍真人,卻遍體生出一股刺骨的寒意,那兩道黑龍波,彷彿索命的鐮刀,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這感覺好生古怪,就像是一邊處於烈焰之中,一邊處於寒冰之內。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玩意的雲龍真人,卻也絲毫不敢大意,因為他已經被吳天嚇到了。

能夠完好無損的接下他的雲霧大劍,這意味著他除了最強的一招,對付殘月老鬼的一招之外,已經完全沒有了其他的招式能夠傷到吳天。

而這,也是吳天第一次對他正式攻擊,而且不是吳天最擅長使用的紫色雲霧,是一種全新的手段,一種強大的手段。

雲龍真人瞬間把這種力量,歸結到了神劍的身上。心中無比憤恨,他卻只能夠選擇躲避。

「哼,想躲,哪有那麼容易?」

吳天臉上露出了冷笑,這可是黑龍武魂的本命神通,看黑龍跟小金龍都能夠平分秋色的架勢,黑龍的來歷也一定不簡單,他的本命神通,又豈是隨便能夠多的開的?

而且,這一招可不是吳天學習而來的,而是小金龍用了自己的本命神通,萬物化龍訣,給硬生生的掠奪過來的招式。

這種掠奪,是規則性的,也就是說,現在吳天對於這一招黑龍的掌握程度,跟以前的黑龍不分上下,甚至可以說,吳天的這一招,完全已經成為了他的本命神通。

只是不同的是,吳天的本命神通,可不近會有這一個,只會越來越多!

「追!」

吳天心念一動,兩道烏黑光滑瞬間九十度轉彎,如此不可思議的大幅度轉彎,顯然再次出乎了雲龍真人的意料。 雲龍真人看著追來的烏黑光環,一聲怪叫,再次轉身。吳天見狀,樂了,大有一種貓捉老鼠的快感,雙手指引,烏黑光環頓時再次急轉。

因此,滑稽的一幕出現了,雲龍真人一個玄庭強者,竟然被吳天一個玄魂強者操縱的招式追到抱頭鼠竄,偏偏那兩道烏黑光環,看起來毫無威脅。

吳天心中冷哼,黑龍波的靈動,豈是一般的招式所能夠比擬的,作為本命神通,也就意味著這是黑龍身心的一部分,自然靈動非常。

「可惡啊!」

雲龍真人自從成名一來,還從來沒有如此狼狽過,哪怕面對天魔,他身體異變,卻依舊保持了理智,保持了身體大部分沒有被改變形態。

對上天魔,他無法反抗,可是對上了吳天,怎麼也落到了這樣的下場?

「幻雲千化!」

雲龍真人一聲低吼,身體瞬間爆炸,竟然變成了一團流雲,模糊之間沒有了實體。

這讓吳天一驚,竟然有如此的躲避手段,這比著他的流雲步,甚至還要高級,倒是跟吳天剛才吳天耍的小手段有些類似了。

「哼,吳天,別被他騙了!據我所知,想要徹底變換肉身形態,他這個層次是完全不可能的,這是一招幻術!」

吳天一愣,隨即瞭然,烈陽夫人專修化形之法,現在也只能夠凝聚一身火焰的金烏外形,自身肉體仍然不肯能變化,就憑一個雲龍,他憑什麼真正變換成雲霧?

一瞬間,吳天便猜出了這一招的本質,那就是放出大量雲霧,整個人隱藏在雲霧之中,然後消弭身形,實在是沒有太大的技術含量。

只不過,唯一讓人頭疼的是,一瞬間,那團雲霧便擴散到了近百丈的範圍。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一不小心,恐怕這個傢伙就要照機會逃走了。

「嘿嘿,既然如此,小鳳凰,看你的了!」

吳天雙手握拳,眼中閃過一絲激動,低吼道:「爆!」

「轟!」

烏黑的兩道光環瞬間暴漲,一紅一藍道光暈從黑龍波之中閃現出來,這是火焰還有冰霜的力量,吳天這兩道黑龍波,注入的是火靈珠、水靈珠的力量。

一條冰龍,一條火龍,一分二用對於小鳳凰而言,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有了小鳳凰的加持,兩條龍頓時發揮出了最強的威力。

兩條龍咆哮連連,一條路噴吐炙熱的火焰,讓雲龍真人焦頭爛額,可是一旦等到雲龍真人離開了火焰的範圍,等待雲龍真人的,就是冰龍的冰霜咆哮。

頓時,防不勝防的雲龍真人身上黑一塊,冰一塊,狼狽異常。

火龍的火焰,冰龍的冰霜自然也不可能是樣子貨,炙熱的火焰灼燒著雲龍真人的血肉,而冰霜則把雲龍真人的肉體徹底凍僵,讓雲龍真人的血肉壞死。

相比之下,或許火焰帶給雲龍真人的是決裂的疼痛,火焰把雲龍真人的血肉燒得焦糊,卻能夠憑藉天魔強大的恢復能力,有新的血肉把枯死的焦糊皮肉頂掉重生。

然而,凍死的血肉可就沒有這麼簡單了,雲龍真人的左臂覆蓋上了一層厚厚的冰霜,裡面凍死的不僅僅是血肉,還有所有的經脈血管,偏偏凍死的血肉還有連在原本的位置上,哪怕天魔的恢復力再強,頓時也無法修復。

「可惡啊!」

雲龍真人不斷的怒吼,想要憑藉自己幻化身形的手段,從兩條龍的絞殺中逃走,可是這兩條龍不是一般的招式所化,操縱他們的實際上是小鳳凰,真要打個比方的話,除了沒有肉體,這兩條龍的戰力跟智慧,恐怕跟真正同等級的龍相差無幾。

哪怕雲龍真人變成成為了方圓百丈的雲霧,但是仍然被兩條百丈長的龍給圍了起來,一個噴吐火焰,一個噴吐冰霜,繞著那大團的雲霧不停的旋轉。

任憑你百般變化,兩條龍就是要把你徹底的絞殺,甚至要把這百丈的雲霧也徹底的摧毀,你雲龍真人藏在雲霧之中又有何用?

火焰將雲霧蒸發,冰霜將雲霧化為冰凌,幾個呼吸之間的功夫,雲龍真人所幻化出來的雲霧已經被驅散一空,雲龍真人終於露出了身形,半邊焦黑半邊冰霜,背後的龍頭也萎靡不振。

「雲劍式!」

雲龍真人知道,這麼藏下去不行了,如果不做任何的改變的話,結果只會被吳天的這兩條龍慢慢磨死。

所以,他選擇了顯露身形,甚至不顧自己的招式,召喚了兩把雲霧大劍,要把吳天的這兩條龍給震碎。

「轟!」

兩把大劍剛一出現,便迅速的射入兩條龍的身體,轟然爆炸之中,兩條化為了一團火焰,一團冰霜。

「哼!」

吃了一個大虧的雲龍真人,再也顧不得面子,飛身後退,咔咔作響之中,左臂右臂雙雙被他折斷,只留下了扎眼的骨渣。

不過接下來,從肩膀的斷口出,無數的黑泥湧出,彷彿捏泥人一般形成了他的左右雙臂,接著黑泥顏色變換,逐漸變成了白色,形成了一雙新的手臂,跟先前無二。

「吳天,我要你……」

雲龍真人滿意的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一絲獰笑,剛想要跟吳天再來一個回合,可是一抬頭,臉上的表情僵住了。

江湖異界行 明明已經被他炸成粉末的兩條龍,竟然再次重新凝聚,從冰霜和火焰之中鑽出,氣勢洶洶的朝著他衝來。

「這到底是什麼鬼玩意!」

雲龍真人臉色大變,吃過虧的他,可再也不想繼續跟著兩條龍耗下去,果斷的選擇了閃避。他無法理解,明明是已經被他粉碎的招式,怎麼能夠重新凝聚。

難道吳天對於這種招式的掌控能力,竟然到了這樣的地步?

掌控一種招式,除了內在的力量運轉之後,現在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更多的額需要是神識的操控,可是現在明明所有人神識受到了壓制,神識飛出去十幾米之後便不再受到控制,所以雲龍真人才會用雲劍式這種威力大,操縱簡單,喪心病狂的招式。

這種招式,跟吳天的雷霆劍實際上是一樣的道理,吳天用雷霆劍能夠把敵人逼迫到灰頭土臉,而雲龍真人現在用的一樣的手段。

可是,這兩龍絕對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明明他沒有感受到任何神識的存在,然而這兩條龍卻活靈活現,簡直就可以說,他們本來就是活的。

不過,他猜不到,小鳳凰同樣身為吳天的武魂,吳天幾乎從來沒有暴露過小鳳凰的存在,加上前一段時間,小鳳凰涅槃成為鳳凰蛋,本質上除了吳天更加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夠察覺小鳳凰,所以小鳳凰的秘密才保留了下來。

先婚後戀:邪魅首席的小新娘 也只有知曉小鳳凰的人,才能夠看到冰火而龍的眼中,那調皮興奮的眼神,非小鳳凰莫屬了。

形式對於自己不利,雲龍真人毫不猶豫的立刻後退尋找其他的機會,至少在在摸清這兩條龍的底細之前,他不會輕易再跟吳天正面碰撞。

「哼,想走,問過我的同意了么?」

吳天一看到雲龍真人的舉動,便知道他要幹什麼,恐怖的力道瞬間發動,吳天宛如一道人形風暴,朝著雲龍真人沖了過去。

「欺人太甚!」

雲龍真人的速度,哪能跟吳天相比,吳天一個呼吸的時間,離著雲龍真人僅僅只有十數米之遙,雲龍真人臉色漆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會被一個小輩給逼迫到了這種地步。

「盪劍式!」

雲龍真人雙手掐訣,忽然用出了一招吳天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招式,之間一把雲霧大劍突兀的出現,在空中劃過了一個圓環一般的軌跡,產生了重重幻影。

接下來,令人驚訝的一幕出現了,那重重幻影竟然沒有消失,反而變得更加清晰起來,一瞬間,數百道幻影竟然全都變成了實體。

「殺!」

雲龍真人劍指一揮,頓時數百把雲霧大劍浩浩蕩蕩的衝來,大有一股遮天蔽日的感覺。

見狀,吳天臉色一變。一把雲霧大劍,吳天還能夠正面接下來,不過這數百把大劍,吳天稍有不慎,就只能被炸成灰啊!

不過吳天本能的感覺,這些大劍不可能全都是真的,否則的話,雲龍真人的攻擊力豈不是太過於嚇人了?

幾百把蘊含數百萬斤力道的大劍,估計連鱷頭鯨也要被炸死了吧,這怎麼可能?

「小金龍?」

吳天立刻給小金龍傳音,詢問狀況,兩人心意相通,小金龍自然也知道吳天在問些什麼。

「快躲開,吳天,全都是真的,有古怪,不過一時間我也分不出真假!」

吳天神色一凜,已經明白了這一招的意義。幾百把大劍,確實都是雲霧大劍,有著很強的威力,但是卻不是每一把,都有剛才那一般的威力。

舊愛難違:黎先生,好久不見 幾百把一模一樣的大劍,雲龍真人完全可以在其中隱藏上幾把威力超絕的陷阱,如果吳天認為這些都是假的,正面直衝,則很有可能上當。

「果然老奸巨猾!」

吳天明智的選擇了閃避,可是在閃轉騰挪之間,手腕上的黑色光環再次閃動。

「去!」

兩道光環再次從吳天手中出發,黑龍波薄如蟬翼,輕易的穿過了大劍的間隙,朝著雲龍真人殺去。

雲龍真人看到兩道黑環,又看了看背後追殺的兩條龍,眉頭都皺在了一起,簡直就是前有虎,後有狼啊!

「我就不信,你還能夠召喚出如此強的龍來!」

最終,雲龍真人一咬牙,再次化身雲霧,要從黑環的間隙中逃脫開去。

「白痴!」

剛剛躲開數百把大劍的吳天,看到了雲龍真人的選擇,臉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小鳳凰,轉換載體!」

「轟!」

黑龍波再次爆炸,在雲龍真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中,冰火雙龍再次凝聚成形,而他背後的兩條龍,則化為了兩團光球,凝而不散。

吳天的手段很簡單,所謂冰火二龍,不過是有水靈珠、火靈珠出力,小鳳凰擔任控制的兩個傀儡而已。

只要吳天的靈力仍在,隨時能夠再次創造冰火二龍,小鳳凰只要願意,隨時可以進入其中,把兩條傀儡龍盤活,變成強大的殺器。 這樣的現象,立刻讓吳天心中警鈴大作。

兩種強大力量的撞擊,竟然沒有發生任何的碰撞,這太過於匪夷所思。正常情況來看,無論招式的強大與否,有著什麼樣的特性,與其他的招式碰撞到了一起,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應,這絕對是不正常的。

這樣的現象,只讓吳天想到了一種情況,那就是這種招式沒有任何的實體。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